妙笔阁 > 穿越小说 > 太平驸马 > 279 安定之下烂摊子
隔着两千里,遥控指示了一次谋略的薛蟠,这时正站在码头上,等着一艘官船靠近。
只见官船上站着一人,赫然是此前的长安守备马八地。
江南彻底被掌控后,薛蟠便立即上书给了凤仪女皇,凤仪女皇当即让早就商议好的人选马八地南下接掌江南大营提督一职。
这日四月十五,马八地终于赶了来,薛蟠提前听到了消息,便亲自来码头迎接了。
船刚靠岸,马八地便急匆匆下来,小跑着来到薛蟠身边,恭敬行礼:
“下官马八地参见驸马。”
薛蟠则虚扶着他起身,又笑着说道:
“马将军何必如此客气,咱们也算是旧相识了,这次南下掌江南营,可得靠马将军你努力了。”
马八地早在京城时,就已经见过了凤仪女皇,也从凤仪女皇口中得知,举荐他成为江南营提督的人,正是薛蟠。
也是因此,让他对薛蟠很是感激。
此前他就觉得薛蟠颇为贵气,此后定当不凡,去年腊月初八时,眼看着薛蟠被刁难,马八地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薛蟠这边,替薛蟠说话。
马八地是想因此而结交上薛蟠,却怎么也没想到,结交了薛蟠没多久,就已经有了巨大的回报。
江南营的提督可是从二品的武官,他原本长安守备才正四品,一跃三级,可以说是天大的幸事。
如此,马八地心里对薛蟠充满敬重的同时,也很是感激。
这时见薛蟠亲自来迎接自己,更为感动了,心想着此后要好好回报薛蟠的大恩才是。
二人上了马车后,薛蟠便满脸凝重地说道:
“马将军,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想来你南下时,圣人见过你,也跟你说了南下的目的。”
“我想告诉马将军你的是,眼下江南营刚刚平复,目前还有大量将士空缺,因此一切还得马将军你自己着手掌控。”
“圣人的意思,江南大营必须掌控在咱们手中,其次,江南大营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要发挥巨大的作用。”
说到这里,薛蟠先看了看马八地的神色,见他满脸严肃且认真在听,便又接着说道:
“比如,镇守江南,万一某地发生暴/动,可以及时镇压,又此如,进京勤王……”
最好的话,薛蟠不想直接说完,停顿了一会,留给马八地自己去想。
马八地神色微变,沉默了好一会,便拱手回应:
“请驸马和圣人放心,臣自当尽心竭力掌控好江南营,保证江南一地太平,若京城有变,臣将是第一个顺势入京勤王之人!”
薛蟠见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满意点头:
“嗯,马将军既然已经明白,那就有劳马将军了。”
“我在节使府已经准备了酒宴,替马将军接风洗尘!”
马八地听了,十分感激:
“末将多谢驸马恩赐!”
薛蟠则摆了摆手,又问起了京城的事情来,马八地则一一回答。
眼见没什么值得重视的,薛蟠便又和其闲聊起来。
没一会,马车就停下了,薛蟠还以为江南节使府到了,刚准备起身,就听外面的侍卫统领黎懂请示:
“驸马,前面有不少百姓拦路,要不要绕过去?”
薛蟠闻言,皱起了眉头,掀开车帘一看,发现前头竟然有不少衣衫褴褛的人跪在了他们马车面前,似乎有好几百人。
一旁的马八地初来乍到,还以为这是有人故意和薛蟠作对,便义愤填膺地说道:
“驸马,这些刁民定然是有人故意怂恿而来的,不如喊人全部抓起来?”
薛蟠则脸色凝重地说道:
“不是有人故意怂恿的,看样子,这些百姓是真活不下去了。”
“马将军,真是惭愧,你才来金陵城就碰到了这样的场景。”
马八地愣了愣,随即笑着回道:
“驸马这是哪的话,江南一地本就被东安郡王等人弄得乌烟瘴气,留下一些问题,和驸马你无关啊。”
薛蟠再次摆手,先挥手让黎懂去前面问这些百姓到底什么诉求,随后又轻叹道:
“马将军不知,眼下江南一地,多数田地种的是桑麻棉花等作物,很少有种粮食的。”
“想来这些百姓,定然是因为受不了地主士绅们的压迫,才来向我告状的。”
话音刚落,黎懂返回来了,说道:
“驸马,这些百姓说他们一点吃的都没了,如今还要被主家催着去地里干活,实在没办法,才来求驸马您给他们做主。”
薛蟠闻言,眼神微闪,还真被他猜中了。
一旁的马八地则气呼呼地说道:
“真是岂有此理,不种粮食,那吃什么?谁让他们种这些作物的?”
薛蟠脸色一沉,道: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毕竟对于地主士绅们来说,种粮食和种桑麻棉花相比,其中能够赚钱的差距太大。”
“久而久之,南边多数田地里种的都是桑树棉花等物,粮食则是从周边几道调运而来。”
“只是不知为何,如今这些百姓却无法生存下去了。”
马八地只是一个武将,对于这样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待薛蟠说完后,也不再多说。
眼见薛蟠要下马车,马八地也跟着下来,待看到眼前跪着不少百姓,皆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面色蜡黄,一看就像是逃荒的饥民。
这让马八地不由得问道:
“驸马,这些百姓…可是乞丐?”
薛蟠听了,哑然失笑,随即无奈地摇头:
“马将军,这些就是正经百姓,只不过被地主士绅们压榨得太狠了,如今倒被马将军当做了饥民来对待。”
早在此之前,薛蟠就已经遇到了不少这样的百姓,因此并不觉得奇怪。
彻底掌控江南后,薛蟠开始接手了一些政务,这才知道,在东安郡王等人的肆意妄为之下,不仅仅是江南官场纲纪败坏,就连民间,也是显得很是混乱。
各级官员只为了讨好上级,对于底层百姓根本就不多管,同时只顾着搜刮民脂民膏,各种巧立名目,胡乱加税。
眼下来看,虽然薛蟠掌控了整个局势,可留给他的,无疑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虽然他可以不用在乎,留给新任江南节使等人去收拾就是,但是他如今看到了这些不公不妥之处,自然要去弥补,否则心里有些过不去。
?t=20221003104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