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当社畜穿成孤寡仙二代后 > 第17章:你是个好人
待到日落西头,祭典走向结尾。
一弯新月如钩。它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大地。
丛林里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叫声,夜的味道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它们被染上一种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
恋恋不舍的民众渐渐散去。
新晋弟子们也都逐个离开。
在四散飞行的修真者中,潘安仁截住正在御剑飞行的杨容姬:
“杨师妹,请留步。”
她蹙眉:
“何事?”
潘安仁虽注意到对方的疏离,但还是鼓起勇气朝她拱了拱手:
“最近修行新有体悟,可否与你切磋一二?”
宝珠发现异色瞳少女被截住时的不耐,便坐着纸鹤过来插了一句:
“潘师兄,可以请你先来指教一下更弱的我吗?”
杨容姬看着宝珠,若有所思:
“那请你先帮帮这位同学吧。”
她不待潘安仁回答,就另选个方向飞离了。
潘安仁望着迅疾远去的杨容姬很快变成一个小点,对松宝珠苦笑道:
“松师妹,你这是何意啊?”
松宝珠保持着十分礼貌且萌萌哒的表情:
“师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
“行,师妹,师兄向你保证下次一定哈。”
说完,不待宝珠挽留,潘安仁就朝杨容姬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
夜色如水,繁星满天。
月牙弯弯,还在黑黝黝的森林上方慢悠悠地徘徊。
河水不时泛着银光,潺潺声十分奇妙地穿过广阔寂静的夜。
清风徐来,树梢微微摆动,树木在肥沃的土地上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
正在飞行的宝珠面前的空气一阵波动,露出杨容姬清冷的身形:
“请问,可以和你以剑术切磋一场吗?”
宝珠微讶:
“呦,容姬同学的隐身术用的挺溜啊。”
“可我不一定打得过你哦。”
在杨容姬对面的女孩朝她摊了摊手,夜风吹拂起二人的发丝。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重在参与,不论输赢。”
“况且,我们也可以互相添个彩头。”
宝珠发现冰美人说完这句后竟朝自己露出微笑,宛若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
一向颜控的她顺其自然地应允。
---------
演武场。
“戈矛成山林,玄甲耀目光。”
“猛将怀暴怒,胆气正纵横。”
剑气与刀光纠缠,灵力震起的烟尘四散。
宋玉璘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动辰泰剑斩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
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化解了落败之噩。
而后辰泰剑挥洒、舞动,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天上的星宿连接到一起。
此起彼伏的爆气声形成蜂鸣。
丰满的秋刀虞姑娘坐在裁判席上,脂肉透过椅间缝隙略微溢出。
她没有像上次应天梯那样吃韭菜角导致腥味飘飞,而是听从布兰度的建议,改成购买保和堂新培植的绛红灵果来解馋。
嘎吱。
酸甜的汁水在口里蹦开,味觉上十分舒爽。
秋刀虞宣布了宋玉璘和路邵棠的对决结果:
“宋玉璘胜。”
场上的二人互相致礼:
“路师妹,承让。”
“多谢宋师兄指教。”
秋刀虞朝二人扔了两个果子过去:
“喏,吃吧,对补充灵力有好处的。”
宋玉璘开口说道,“那就多谢秋同学了。”
路邵棠则是含笑点了点头,眼神一转,发现宝珠和杨容姬一齐进来,不禁开口:
“诶?那不是松宝珠么。”
宋玉璘咬起浆果,咀嚼咽下后,说道:
“很少见她们二人一起呢。”
他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秋刀虞看着场上即将的对决疑惑道:
“我记得杨容姬不是今年新晋弟子中的第一人吗?她素来独来独往的,怎会找上松宝珠了?”
宋玉璘的兴致愈发高涨起来:
“松宝珠,十二年前传闻中的小女主吗,也不知最后谁会赢?”
---------
彼此朝对方作揖施礼。
这个流程过后,预示着战斗的开始。
铿锵。
剑起刀落。
二人眸若冷电,长剑如虹。
宝珠与杨容姬间的战斗愈发激烈。
“破军”与“惊鸿”之间彼此碰撞。莲步生风,似浮扁掠影一般彼此追逐。
宝珠朝前突刺,她在开打前就预先往口里塞了补灵丹含着,根本不计较灵力的消耗。
她若旋风一般进攻,而对方只是摆出佯攻和格挡的招式,不起什么杀伤力,只能拖延攻势。
宝珠想要加快速度,可杨容姬不紧不慢地黏着她,牵制住对决的节奏。
杨容姬带上老将特有的谨慎戒备,继续保存实力试探。
又是两个回合过去了,杨容姬节省着力气,宝珠却大量地浪费。
宝珠凭借年轻时的那种蓬勃朝气,不惜以大肆挥霍方式的输出她的力量。
杨容姬则以冷静的目光和头脑注视着,动作缓却准,等着宝珠把年青人的活力泡沫发散完。这是准备以点滴细节来积累优势。
对于大多数旁观者来说,似乎杨容姬比他的对手差得老远,所以有的旁观者发表看法,提议押三倍的注在宝珠身上。
但是宋玉璘了解旧时的杨氏一脉,他赌在了这一处。
数回合过后,场面一如既往地一边倒,宝珠主动拼命痛击。
半刻钟以后,宝珠过于大开大合,露出了一个空挡,杨容姬的眼睛和右臂在这一刹那之间像闪电一样迅动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打击——一个弧形剑击,把胳膊扭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拱形,使这一剑打得扎扎实实,同时把转动了半圈身子的所有分量都加在了这一击上。
这就像一头似乎睡着的狮子,突然闪电般地伸出了它的爪子。
宝珠的右肩一边挨了这么一下,像阉牛似地倒了下去。观众们张大嘴,有的大为吃惊地发出喝彩。
宝珠哆嗦,单膝跪着。
她很快站了起来,摆开迎战的架势。
宝珠第一次重视起她的对手来,而杨容姬则仍然动作不急不缓,眼神如霜。
宝珠暗中咽下补灵丹,力量骤起,更上了一个台阶。
这时,宝珠一连串迫使对方打速决战的尝试搞得杨容姬很不舒服,因为雨点般打在她身上的无数打击,有相当一部分都击中了痛处。
而杨容姬还是坚持她顽固的慢条斯理,尽管那年轻的女孩急切地要求她加入激斗。
在某一回合中,宝珠又一次过于急切,杨容姬的弧形剑击再次闪电般飞起,宝珠又费了很大劲才爬起来。
时间渐渐流逝,宝珠的身体状况开始变得不行了。
她平静下来,接受了已认识到的事实:这是她将要经历的艰难战斗之一。
杨容姬在战斗中十分老练——从不头脑发热,且善于防卫,她的打击中暗藏的分量很重,能左右开弓,击倒对方。
意识到这点后,宝珠的眼神变得更加犀利,咧着嘴笑。她开始逐渐忘记了身体上的痛楚,越打越兴奋。
杨容姬利用她所知道的一切有利条件来放对方的血。可是对面的宝珠却不知疲倦,也更加没有节制。
这表面上看来好像松宝珠挨了很多攻击,可宋玉璘却诡异地发现:
“确实,每一次对方都打中她了,可是,松宝珠身上的伤口却都诡异地在快速地恢复。”
二人陷入僵持。
宝珠在速度上已经慢得多了,但她浪费的力气也少了。
杨容姬以产生于以前长期拼搏的智慧和对力量的谨慎积蓄来战斗。
她不仅懂得决不能做多余的动作,而且她也学会诱使对方把力量浪费掉。
她一次次地用手、脚,身体的佯攻动作,诱骗对方跳回去,躲闪,或反击。
杨容姬自己趁着间歇休息,可是她决不允许宝珠休息,这是赤裸裸的阳谋。
第九十个回合刚打不久,杨容姬就开始用惊鸿剑试探打击对方的脸部,迫使对方对方停止猛冲。
宝珠则变得很谨慎,她作出的反应是收回左臂,然后避开对方打击,用右臂打出一个晃动的蛇形剑技,朝对方脑袋的一边飞过去。
这一剑打得太高,没有收到重创的效果。
但是它的冲击刚落下来的时候,杨容姬感受到过去那种熟悉的无意识的黑色面纱正降落在她的心头。在那一刹那间,或者说,在那最最短的一刹那间,她停下了。
就在这一刻里,她看见她的对手躲出了她的视野,背景上那些曾经观看的白色面孔也不见了。
这一刻之后,她又重新看见她的对手。
就好像她睡着了一段时间,刚刚重新睁开眼睛,而那段无意识的间隙实在是太短太短了,接下来的她还没有时间来得及躲闪。
观众看见她受到冲击,摇晃了一下,膝盖一弯,然后又看见她恢复过来,把头颅更低落地垂下。
宝珠重复了几次这样的打击,让杨容姬一直处于半晕眩的状态,然后杨容姬想出了她的防守方法,这也是一种反击。
她从虚鼎抽出另一把惊鸿剑,假装用左手剑进攻,同时朝后退半步,使足右手剑的全部力量打出剑气。
这一击在时间上算得如此精确,以致它落下时正好在宝珠的身上打个正中。
宝珠被打得两脚腾空,飞了起来,她编成一团朝后仰,头和肩先着地。
杨容姬像这样成功地打了两回,然后她就放开手。继续锤打对方,把对方逼到了比武场边缘。
她不给宝珠休息的机会,也不让她振作起来,只顾一次又一次地给对方粉碎性的打击。
但是宝珠的力气和耐力很了不起,她继续坚持着。
被击倒看来是毫无疑义的了,秋刀虞看到这样可怕的恶打,吓坏了,在比武场旁边站起来,想制止这场搏斗。
哗——
路邵棠伸手挡住了她:
“她还没认输呢。”
语气中流露出一种钦佩。
宝珠忍着痛,跳跃、躲离缠斗,身上缓缓恢复的伤口似乎仍在表明她还很健康、强壮。
宝珠再次冲上前去,炫耀她实际上并不拥有的新鲜活力。杨容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一种像远古受伤野兽一般的虚张声势。
半个时辰以来一直保存着实力的杨容姬,现在把她自己知道身上所拥有的力气大量使出来。
她一边凶狠打击,一边步步进逼,冷静地估计地打击的分量和造成损伤的程度,这时她明白了宝珠是一个多么难于打垮的人。
对方的精力和耐力大到了极点,这是不像是一般人纯粹的精力和耐力。这少女无疑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宝珠逐渐站不稳了,摇摇晃晃的。但是杨容姬的腿也在抽搐,她的指关节也痛了起来。
然而杨容姬铁了心肠,要打出凶猛的打击,可每一下打击都给她自己备受折磨的双手带来痛苦。
虽然她现在实际上没有挨打,可是她却像对方一样迅速衰弱下去。杨容姬的打击都击中要处,可是在这些打击的背后不再有那种分量支撑着它们。
每一次打击都是意志的拼命努力的结果。她的腿像铅一样笨重,已明显看得出是拖着走路的。
杨容姬强逼自己爆发了一股力景。她连续斩出两剑——一次左手剑,打得稍微高了一点,打在下巴上,右手剑横击胸口上。
这两剑并不重,可是宝珠已经头昏眼花,虚弱得太厉害了,她倒下躺在地上哆嗦。
全场观众鸦雀无声地看着。
杨容姬靠着两条颤抖的腿支撑住身体。
一种要命的眩晕侵袭着她,在她眼前,一片脸的海洋在波澜起伏,可她认定胜利是自己的了,要一个挨了这么沉重打击的人站起来是不可能的。
只有异常人能站起来,而宝珠站起来了。
数息过后,少女翻了个身,让脸部朝下,盲目地摸索着周围,把自己拽起来。
她成了单膝着地的姿势,就这样她一面休息,一面昏昏沉沉地在肩膀上晃动着她的脑袋。
不一会儿,宝珠已经直挺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地站在那里了,摆出一副真正的招架姿势,就这样把多余的灵力护住要害部位以后,她马上就蹒跚着朝杨容姬的方向冲去。
在宝珠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杨容姬就攻击她,但是她打出去的剑招都给对方招架住了。
接下来,宝珠就跟她激斗在一起,拚命抓住,再也不想放。
杨容姬挨住对方攻击,再次发出凌厉的弧形剑,希望把她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她奋力打出了那一击,但是它不够重,也不够急。
宝珠踉跄了一下,可没有倒下。
杨容姬蹒跚地跟过去,带着要肢解的痛苦,打出了另外一击。
但是她的身体背叛了她。
她留下的只是一种战斗的意识,由于精疲力竭,这种意识也变得朦朦胧胧,在云里雾中了。
瞄准胸口打去的一击,结果却打在肩膀上。她想的是要打得高一点的,可是疲劳的身体已不听使唤了。
而且,由于这一击的碰撞作用,她自己倒踉踉跄跄地退回来,差点跌倒。
她又努力争取了一次。
这一次,她那一击完全没有击中,而且由于极端虚弱,她倒下来,靠在宝珠身上,扭抱着她,使自己免于倒在地上。
杨容姬没有尝试挣脱开身子,她已经竭尽全力,她好像完了。
即使在扭抱中,她也能感觉到宝珠体力上的恢复,比她强大起来。
宝珠的体力一刻比一刻变得强壮起来。
她推开对方的贴贴。
之后宝珠打出来的剑,一开始还是软绵绵的,不起作用,却渐渐变得硬实、准确起来。
杨容姬的昏花眼睛看见那剑冲着自己的攻来,她想要用剑招来阻挡。
但是她在危险面前已力不从心,她的胳膊太沉重了,上面就好像压了一百多磅重的铅一样,它已经举不起来了。
杨容姬拼命想用她心灵的力量抬起它来,然后那对方的剑击中了痛处,她只感到猛地一下,就像燧石打出一个火花。
同时,黑色的纱幕笼罩了她。
蓬。
倏忽间,观众看到演武场上烟尘骤起。
待烟尘散去,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后,却只见杨容姬的惊鸿剑抵在松宝珠脖颈上。
杨容姬提醒了对方一句:
“愿赌服输哦,宝珠同学。”
她吃下仙豆,迅速恢复好自身的伤势,随后从容飞离了。
路邵棠吃完酸甜的浆果,奢侈地掏出一瓶灵液来解渴。随后感慨:
“能当第一名,果然是有过人之处。”
宋玉璘则发出意味不明的笑:
“呵呵,是么?”
---------
临近山顶上。
秋天的树叶纷落。
潘安仁平躺在地上,头枕双掌,眺望璀璨星空。他给自己加油打气:
“不用操之过急。”
“修真之路需要漫漫求索,我的时间还很多。”
“我的躯体有炼化天地精华,自身男色也属上乘。”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一定可以感受到我的诚意的……”
潘安仁闭上双眼继续自我分析。
待重新睁开眼睛,一张朝思暮想的冰霜面容竟然出现在自己脸前。
沉醉于对方的容颜,潘安仁此时什么都不想说,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她。
杨容姬轻轻开口,妃色的双唇一开一合:
“你就不问我找你有什么事吗?”
潘安仁微笑回道:
“有事你自然会开口的,不是么?”
杨容姬反常地坐在潘安仁身旁,双手抱膝:
“你觉得宝珠同学这个人如何?”
潘安仁不知对方为何突然提起宝珠,只好按记忆中的印象回答:
“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我跟她不太熟,她应该是个好人吧。”
杨容姬抓住潘安仁的话头,平静地注视他的双眼:
“我也觉得你是个好人哦。”
二人间陡然陷入沉默:
“……”
潘安仁语气变得焦急起来:
“师妹,我为你可以付出许多许多的。”
“嘘——”
杨容姬用食指堵住他欲说话的唇。
---------
远处。
宝珠站在树梢上,神色冰冷地用鹰眼术观察二人的景象,不时闪过之前的回忆:
“你说的彩头是指??”
“你之前不是想要画我么?作为回报,帮我做件事可否?”
“……”
最终,在演武场的烟尘散去后,两位少女彼此幻化成对方的样子。
---------
潘安仁庄严地承诺:
“我对你是真心的。”
“杨容姬”左手指月:
“可我只想上↑天。”
潘安仁继续追加诺言:
“我可以陪你。”
“杨容姬”接近把话挑明:
“我心?太小,且性喜静,二人太杂。”
潘安仁一时无语:
“……”
他沉思一会儿后,最终,颇为艰难地开口:
“那我以后……不烦你了。”
“杨容姬”平淡回应:
“谢谢你。”
其表情在月光照拂下依旧是冷傲的疏离。她快刀斩乱麻,目的达到,随即干净利索地离开。
望着佳人即将消失的倩影,潘安仁忍不住呼喊: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就像人习惯空气,鱼习惯水,而我习惯注视你。”
“我认为——喜欢也可以是一个人的事情,我会等你的!”
一会儿过后,远方依旧安静,跟他预想的一样,再没有回应。
---------
见到“松宝珠”,“杨容姬”解除术法,变回原身:
“唉:-(——”
“可算结束了。”
“松宝珠”也解除幻化,认真道谢:
“谢谢你。”
“我不擅长处理这类事情。”
“不客气。”
“那接下来,请支付代价吧,古尔丹~~~”
听见宝珠故意变得陌生化的苍老语气,杨容姬有些不明所以,发出一个她不常用的语气词:
“哈?”
(本章完)
?t=20220722055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