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当社畜穿成孤寡仙二代后 > 第2章:一寸光阴一寸金
炎焱宗附近。
洛兰之森。
宝珠担忧自己的宝贝紫罗兰裙变脏,赶紧从古木外露的树根上爬起来,一边拍打自己略微发疼的屁股,一边仔细清除衣服上的灰尘。
布兰度挺立着身子,用食指轻戳几下对方太阳穴,语重心长地说道:
“该抱怨的是我好不好!
“小丫头片子。”
“年纪轻轻老是想着逃课可不行。”
日光透过树叶间缝隙照到他苍白的脸上,金色头发,白得透光的皮肤,浑身散发出来的妖媚让人不禁怀疑他的性别。
“好了,赶紧给我准备囊萤映雪、悬梁刺股去。”
“啊啊,疼疼疼,憋揪我耳朵……”
---------
夏日。
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
正午羲和高高挂起,青山焕发着日照的光彩。
阳光落入学堂,温暖了校场边缘中整齐高耸的大乔木。
沿着曲折的竹径走向幽处,潜龙堂深藏在花木丛中。在一片静寂中,可以看见堂内有两幢屋,一幢是学舍,还有一幢也是学舍。
周围美景使屋檐上的飞鸟自由自在地飞鸣欢唱、怡然自乐。后院前有一处幽深宁静的碧潭,如使人立前,只见天地和自己的身影在水中湛然空明,心中的尘世杂念顿时涤除。
空谷间,钟磬音响轻轻回荡,波动了学堂间万籁俱寂的气氛,预示授业的起始:
“听好了,有些还未在应天梯上攀过九级的同学得加紧了,不要老是花费宝贵的时间在一些与学业问道无关的琐屑人等身上……”
后排靠窗。
用手撑着下巴的云依不自然地摆好正坐,微微扭了扭脖颈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关注自己后,才把目光重新望向讲坛。
“好了,现在开始授业。”
炎焱宗派传承道统并非统一授课,即不是学生不懂不会,也只能跟着大家往下走。
在布兰度老师话毕,坐底下的每个弟子上来,双手抱掌前推,身子磬折,先给先生作揖行礼,然后把经籍交给对方,此为“上书”。
上一回书即先生给上一堂课。
上书的频率由弟子的学习进度决定。
天赋早慧的弟子,可能一日能上九回书;大器晚成的弟子,一日或许只能上一回书。
布先生接过书来,一边询问弟子的自习程度,一边在上面勾画圈点,然后再递给学生,这叫“点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就是“读书”,老师带读,吟诵新内容,传功辅助运气。
读书之后,老师会作适当讲解。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讲解是根据弟子的根骨年龄和修真水平来进行的,像《道德经》,需要在不同的年龄进行多次不同的讲解。
然后是弟子离开,下去各自洞府“背书”。
每个弟子需要仔细背熟经书和先生注解,据此功法,气行周天,反复练习,直到自己觉得掌握。
修行无日月,这个阶段的时间可长可短。
然后弟子再伺机回到原先的学舍等待面见先生。
再次见到先生时,先要“复讲”。
复讲不是先生再讲一遍,而是之前先生怎么演示的,现在弟子再讲给先生听。
显然易见的是,能讲给别人听,才是真懂了。很多时候以为懂了,但一讲给别人听,就会发现自己有很多没有弄懂的地方。
修真弟子想要继续进行下一步修炼,都是以能通过复讲为标的,不以记住条条框框为准。
复讲过关,先生才会开始下一步授课,又从“点书”开始。
如果复讲不过关,就不能继续学习了,得回去复习,用水磨工夫打开瓶颈,直到通过才行。
资质实在愚钝的弟子可能一停就是两年、三年甚至十年,卡死太久的弟子只得外放为负责日常杂务的执事。
一个人一个人过关,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修炼,这便是炎焱宗传承道统的流程。
---------
一颗樱桃在布兰度唇边蹦迪:
“滋溜~好的,潘安仁,今儿我们复习则个‘三省吾身法’中的‘幻身’,看看你能否水到渠成。”
“是,夫子。”
貌比潘安的潘安仁左手在外,右手在内,二手心向内结成道印。
“乾坤借法,水行诀,幻影仙踪!”
伴随一阵光华流转,他操纵水灵气扭曲自身反射的光线,出现了一个与布兰度一模一样的人儿。
“甚好,接下来汝可……”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即使还没轮到自己,底下的众弟子也认真听记着先生对潘安仁的教导。
“善,下一位。”
话毕,一位身穿暗黑劲装,有着左赤右靛的异色双瞳的短发女子走了上去。
布兰度有点累,打了个哈欠后淡淡地问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啊~~~,近来可安好啊杨容姬?”
“谨禀先生,容姬安好。”
“那请开始你的讲演吧。”
“诺。”
“乾坤借法,水行诀,海市蜃楼!”
随着水灵力被杨容姬调动,在她两旁出现两块波纹,逐渐生发成人形,折射光线,最终形成了两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凝实虚影。
潘安仁看着她们。在他的眼神中,仿佛有一个带着星辰的精灵不住地跳动,紧张、悸动,暗恋、爱慕等等一切情绪都从这倾泻而出。
……
在场学徒轮流复讲着自己的修行成果。
渐渐地,待轮到宝珠时,“啪嗒。”她三步并做两步地蹦上讲台。
“来来来,老师看我给你整个好活儿。”
布兰度有些无聊地随声附和:
“哦哦。”
宝珠掐着道印露出了仿佛便秘了一半的表情:
“喉~~~咴咴咴!”
“乾坤借法,水行诀,乱花渐欲迷人眼!”
她将潘杨二法结合,在创造虚影的同时改变其拟态。
伴随一阵水汽缭绕,蓬蓬蓬。
首先出现的是一位葱色头发的女孩。嫩葱般的长发扎成两束,甜美可爱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如绿宝石样大小的幽眸,小巧玲珑的鼻子下是两瓣樱花色滴娇嫩薄唇。。
其次是一位灰发碧瞳的少女。头上带着一个天钿状的翡翠发饰,腰坠一个丹红的中国结,面容显得有点天然呆。
最后是一位头顶珠红蝴蝶结,左耳处有一缕逗猫辫的美娇娃。她身着桃红月白花边的连衣裙,正举着右手搭在小脑袋上敬礼。
当水雾彻底散清之后,三位虚拟歌姬在布兰度面前笑靥如花。
霎时。
全场静了。
布兰度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下巴品鉴道:
“嗯——活整的挺好。”
宝珠得意地用食指背抹过人中:
“那是。”
“对了,我收到执事堂的投诉。”
“待会儿下学,记得把你炸的净房给洗干净咯。”
“啊这!“
“好吧。”
宝珠随即默默地撤掉周围的幻影,蔫蔫的继续听讲了……
屋檐外的燕子在辛勤地衔泥筑巢,“啾啾啾”准备抚养生命大和谐的结晶。
房内的命运之子们今日仍旧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本章完)
?t=2022072205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