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暗月之间 > 第11章 摘星楼
“这枚是从通向鬼仙冢的通道上拆下来的。只是黄家没落了,鬼仙冢也荒废了,所以我们才取下这枚铜钱。”
李尔一边解释着,一边把这枚铜币放进了姜上的衣服里面。
姜上突然想起来在去寻找赢氏族地时住的旅店,墙上好像就嵌着一枚铜钱,现在才知道那枚铜钱也是传送阵的阵眼。再仔细想想,那个铜币的样子有点像刀。果然真的是玉顶刀币吧!
想着想着,姜上好像突然就知道了李佰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这么一想,他老脸一红。
妈蛋,一点隐私都没了……
“我父亲开的八家店,除了黄家的鬼仙冢毁了以外,其他六族和外面的世界各一家。赢家的阿房宫,姜家的摘星楼,白家的六扇门,马家的移花楼,郭家的昆仑间,南家的御膳房,以及外界的念慈庵。”
李尔强迫自己无视脸红的姜上介绍着。虽然一直没有看姜上,但是他一直这么违和的红着脸,实在是让人没办法忽视。所以,李尔连忙转移话题:“姜大哥,欢迎你随时来我这里做客。只要从传送阵出来,大概率是免费的。”
“好的,我会常来的。”姜上的脸虽然还红着,但没有像刚才那样浓烈了,“我先走了,我要去寻找其他家族通知此事了。”
“姜大哥一路走好。”
李尔说着,带姜上走上了通往摘星楼的传送阵。
随着一道强光闪过,姜上就离开了李氏秘境。
姜上走后,李尔长舒一口气,摸着自己的心口说道:“还好赢正先告诉我了,我把东西都收起来了,否则事就大了。”
“自然之灵,跟着他,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先告诉我。”李尔举起青古权杖对着他的面前轻轻一挥,空气就产生了剧烈的波动,并且直接冲向通往摘星楼的传送阵。
传送阵上再次闪过一道亮光,一切又归于平静。
接着,李尔对着他前面的空间说道:“梁宫主,去告诉赢正,叫他那边再好好准备一下,我们的计划要开始实施了。”
突然,空间泛起一阵涟漪,梁墨轩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回应了一声又消失了。
李尔自言自语:“千年的轮回,又开始了啊!”
……
摘星楼内,一道白光从屋顶闪过,紧接着,一个人从屋顶掉下来。同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一道不引人注意的空气波动。
摘星楼下面的大厅里,端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她穿着一袭华贵的长袍,上面绣满了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如波浪般在她身后,在光的照射下,防腐液体般流动着,并且将她小巧的容颜衬托的很是富贵。
她默默的看着一切,虽然想要出言提醒,但是屋顶上的人已经掉下来了,也不便多说什么。还是沉默着比较好。
她恭敬的对着掉下来的人欠身行礼,说道:“摘星楼主陨星哲,参见大人。”
“……”
姜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这么狼狈的时候居然有人看到,这合理吗?
陨星哲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直到姜上爬起来之后才问道:“敢问大人是哪一位,我好安排人去服侍大人。”
“我是姜家的少族长,不用服侍……”
还不等姜上说完,陨星哲就已经用一把长剑指着他的喉咙,厉声问道:“姜家少族长?自从上代族长去世后,还没有族长,哪来的少族长?“
“什么,我父亲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姜上也是很震惊。明明他前几年才和父亲通过书信,就算是意外,他也能从家族的宝库中发现这件事。毕竟宝库中留存着每一个姜家族人的魂灯。听到这个消息,饶是他时刻牢记着保持风度,也差一点就想抓着陨星哲疯狂摇晃了。
“十四年前。”
陨星哲说着,收起了剑。从姜上的反应,她可以看出来,姜上确实应该是姜家的人。是不是少族长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是从传送阵里面出来的贵客。
“十四年前?!”
姜上不敢相信这个时间。如果说父亲在十四年前已经去世,那么前几年给他写信的人究竟是谁?
十四年前,正是姜上第一次执行家族任务的时候。那时,他进入一支考察队。那支考察队就是一年前覆灭的非常规考察队。但当时他没想到的是,那支十个人的考古队竟有三个是八大家族的人。
“现在族长的尸体还在太始宫灯中。”陨星哲继续说着。
事不关己,安心看戏。
没待她说完,姜上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
“丹儿,把我的披星图拿来。”
陨星哲在姜上走后,挥手招来了一个侍女。
“是,夫人。”丹儿应了一声,遁入了地下。
过了一会,丹儿抱着一卷图纸回到了陨星哲的身边。
“你先下去吧。”陨星哲对丹儿说道。
“是,夫人。”丹儿应了一声,又遁入了地下。
“周天星斗,隐世避尘,万古星阵,显!”陨星哲大喝,“梁墨轩,出来吧,你想看到什么时候?”
陨星哲的周围出现一片飘渺的星空,星光闪闪,仿佛是真实的星空一般,按照各自既定的规则运转。
而身处繁星之中的空间则是一阵震荡,一个空间裂缝在剧烈震荡的过程中突然出现。
猝不及防的梁墨轩从那条空间裂缝中摔出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梁墨轩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幽怨的说道:“人家想你了,你那么好看,人家就不能来看看你吗。真是的,人家摔得很痛呢。”
“我好看我当然知道,不用你来说。你应该不是就来和我说这些的吧?”
“哼。当然不是,准备了这么多年,也该实施我们的计划了吧。”
“我当然知道了,对了,你去告诉宋葬花。姜家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应该会去马家,你叫他做好准备。”陨星哲淡然的说,“虽然她破坏了计划,但也是我们的人。”
“好,那本宫告辞了。”随后,梁墨轩隐没在了虚空之中。
丹儿在屋外透过门缝看着。
从梁墨轩出现到梁墨轩离开,陨星哲一眼都没有看梁墨轩,反而梁墨轩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陨星哲。
丹儿轻轻合上门,两手一摊,自言自语:“真是搞不懂这两个女人。”
?t=20220721225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