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暗月之间 > 第4章 行动开始
姜上拿起铜镜,仔细地端详。
这枚铜镜的形制倒是十分朴素,没有一点多余的花纹。和其他铜镜不同的是,这一枚本应该是镜面的地方是黑漆漆的,完全照不出人影来,甚至可以说是像漩涡一样,在不断地吸收着周围的光线。
不过这面铜镜的外形,姜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作为姜氏一族的少族长,对于家族的藏书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既然他会觉得在哪里见过,那必然就会是某一本古籍上面有所记载。
他仔细地搜索着记忆中的图案,当这枚铜镜和他记忆中某个图样重合时,还是令他大吃一惊。
“这是……司空镜,它不是应该被妥善的保管在郭家的宝库中吗?为什么会在眠龙上人哪里?”
“咳咳……”
空旷的屋子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咳嗽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还有一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难道堂堂姜家的少族长会被莫名其妙的咳嗽声吓到吗?笑话,想他姜上也是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然而事实证明,会的。
“谁在咳嗽?”
姜上的表情瞬间变了,也顾不上什么惊讶不惊讶的了。当事人当时想的只有一件事,我是个好人,妖魔鬼怪快离开。等一下,河豚不再这里!
他身边并没有任何人,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咳嗽声,让他谨慎的寻找起身边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只是可惜,唯一可以称得上是武器的,也就只有手里面的司空镜了。于是他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铜镜,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来,那就用镜子砸上去,一切恐惧都是来源于火力不足!
“是我,我在镜子里面。”
只听到姜上手中的司空镜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还是很熟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姜上根本想不到这是谁的声音。
姜上吓得差点把铜镜扔出去。其实他已经在想了,是不是因为这个铜镜才有鬼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恐怖片里面都是这么演的,从家里翻出来一个古老的东西,然后全家都被恶鬼索命。
等下,不对呀,姜氏一族所守护的宝物就和灵魂有关啊,我怕个毛线啊。
他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并且在心里默念一切封建迷信都是假的,然后压低声音,严肃地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你居然忘了我是谁,人家的心好痛。”
镜中人的声音依然熟悉,此时却带上了一丝不那么让人熟悉的委屈的感觉。
与此同时,司空镜中吸收光芒的部分也慢慢显露出一个人的脸来。这个面容好像真的很熟悉诶,原来是眠龙上人啊!
真实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哈哈哈。
“啊,眠,眠龙前辈……你好啊哈哈哈哈。”
姜上看到这人的面孔时,就想起来他是谁,但还是感觉很尴尬,不过他也顺便想起了他之前没有想起的事情。比如眠龙上人所说的行动的事情。
然而,他很快就又严肃起来,问道:“这原本属于郭家的宝物怎么会在这里?”
毕竟还是要公事公办,自己家的老祖宗说过每个家族都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为了防止为祸世间,有些事情必须要问清楚。
“这东西肯定还是一个复制品,黄家有那么多可以复制东西的宝物。正品怎么可能在我这里。”眠龙上人看着姜上的眼睛,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看他那么真诚的眼神,姜上也不觉得他会骗自己。骗子怎么会有那么善良的眼睛呢?
“那……您有什么事?”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事吗?”
“额……记得……记得。”
姜上的这句话说得有些心虚。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刚刚记起来也算记得。如果再早几分钟,可能就不只是有些心虚那么简单了。
“那好,说正事吧,其他六族秘境所在的地方我都找到了,不得不说,位置都很隐秘。我把星图给你发过去,可能有些不准,还要辛苦你用八卦罗盘找一找。”眠龙上人有些无奈。
他其实听出来姜上应该是忘了,但是没办法,自己选的人含着泪也要用下去。
说完,司空镜中属于眠龙上人的影响就消失了。
姜上看他不在了,也就把司空镜随手扔到了桌子上,毕竟便宜货,不值钱,碎了也不心疼。而且一直端着一枚铜镜也怪累的。
过了一会,司空镜的上方浮现出六幅星图。先是悬浮在镜面上几秒,紧接着就把星图投影到了墙上。
六幅星图中的星斗排列整齐,在星空上直接将标注出了六个确切的地点。这些地方大多在深山老林里面。不过说来也对,像他们这种古老的世家大族,为了保持自己的神秘性,肯定要把自家秘境的入口放到渺无人烟的地方。不然有人误入,还要想办法灭口……想办法让他忘了这件事,就算是不怎么困难,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要是哪一次没有做好,秘境中的事情被说了出去,那就不好收场了。
姜上连忙出去捡起八卦罗盘,把司南勺放在上面,将这六幅星图收入其中,以便便用时观察。
“星图已经发过去了,以后一切都靠你了,加油吧少年!我看好你哟!”眠龙上人的声音从司空镜中传出。但是这个声音听上去不像第一次从镜子里传出来那样铿锵有力,可能真的是累了吧。
随即镜子中的光再次暗了下去,这次连同镜中投射出的六幅星图也一同消失,这枚司空镜似乎失去了原有的神力,变为一枚普普通通的镜子。黑色镜面的中间,也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纹,预示着这面复制品的司空镜彻底失去了作用。
姜上在看到这条裂纹之后有在反思,是不是刚才随手扔的那一下把镜子摔碎了呢?虽然不值钱,但还是很心痛啊。
“好吧,从星图上看,最近的好像是赢家,在禺山。”姜上捧着已然无用的司空镜自言自语。
……
?t=20220721225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