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都市医神狂婿 > 第1448章 谁是恶邻
现在王月湖是叫苦不迭,早知道这样,宁可得罪钟敬文两口子,也不能得罪陈心安啊!
这个家伙,简直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而且毫无顾忌!
王月湖悄悄给王文海打电话求救,却被大骂了一顿。
陈心安现在是他王文海的老板,你让我去教训我老板?
自己闯出来的祸,自己处理吧!
从茅坪新区那件事,就已经让王文海意识到,自己和陈心安,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上了。
不管是人脉还是钱财,陈心安所拥有的,绝不是他能比拟的。
所以他让绿城地产加盟宁若安好,等于给自己背靠一个大树。
摆脱目前困境。
在陈心安面前,他老老实实,恭恭敬敬。
至于钟家,曾经是风光过一段时间,算得上是京都的老牌世家。
可是二十多年前就被警方和神秘势力专门处理过,抓捕枪毙了一些人,有些人到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
所谓的世家早已经土崩瓦解。
这几年靠着做饮食,也的确有些起色,可是要做到重新崛起,谈何容易!
除非是钟家那位宗师级大高手回来,重新主持大局,否则想跟陈心安掰腕子,根本不够资格!
装修工人已经被请来了,一看要真砸,钟敬文和岑嘉美哪里同意,一个捡起一把烧烤叉,一个拿着小铲子,对着众人用力的挥舞!
“滚!谁敢动一下我家楼顶试试?我弄死你们!”
“你们欺负人是吧?我现在就报警!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罗小满怒骂道:“嘿!你这两个奇葩还真让老子开了眼了!
就你俩还有脸报警?
恶人先告状?
颠倒黑白?
挨的打不够是吧?
老子再给你们挠挠痒好不好?”
他刚想走过去动手,陈心安摆摆手说道:“不用!要报警是吧?
好,现在就打电话!
我给你时间!
不耽误别人干活!”
王月湖赶紧拦住装修工人,对陈心安说道:“陈先生,这处天台就低价卖给你们好不好?
别砸楼顶,要不然影响的可不止他一家,而是整栋楼啊!”
宁兮若皱眉看着她说道:“卖给我们?你们凭什么?
楼顶天台是共同面积,是所有业主共同共有。
既不能让他们一家独占,也不能让你物业用来买卖。
我们住在这里,不会去故意捣乱,做霸王业主,破坏邻里关系。
但是也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忍受其他业主或者是物业的霸权。
你们不讲道理的话,别的业主是不是忍气吞声,我们管不了。
但是我们陈家是绝对不会惯着你们的!
不管是业主,还是物业!”
一番话说的王月湖和钟敬文全都是脸色尴尬。
至于岑嘉美,脸都被扇的像猪头一样,根本看不出表情来。
几名装修工人在陈心安的催促下,开始拆除楼板。
“你去死吧!”悄悄来到宁兮若身旁的钟敬文面目狰狞,将手中的烧烤叉狠狠叉向宁兮若!
陈心安可是肩扛金星的绿装,实力如何他揣测不出来。
罗小满却是他实实在在打不过的存在。
周围这些人,能够给对方伤害最大的,就是这个女人!
真以为钟家人好欺负?
当年被打压成那样,我们钟家还是重新起来了。
你一个不知底细的年轻小子,还想让钟家低头?
根本不可能!
老子就算舍弃了前程不要,也让你知道招惹钟家人的后果!
只可惜他觉得陈心安不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也只是他自己觉得而已!
陈心安就像是脑后长了眼睛,就在他的烧烤叉靠近宁兮若的瞬间,他已经反手一把抓住了叉子!
手腕一卷,陈心安将叉子夺过来,往下一丢。
噗嗤!
叉尖将钟敬文的右脚背穿透!
在钟敬文的惨叫声中,陈心安一脚将他踹倒。
拉着他的左脚把他拖着走到了楼边,站在拦墙上,提着钟敬文的脚,将他倒吊在四十五层楼高的楼顶上!
我擦!
这家伙竟然挂空档!
真是辣眼睛啊!
陈心安差点就松手把他扔下去!
摔死这个死变态佬!
“救、救命!”钟敬文吓得魂飞出窍,声音都不似人喊出来的。
岑嘉美想要冲过来救人,陈心安冷冷看着她说道:“你也想尝尝这个滋味?
还是想跟他做个同命鸳鸯?”
岑嘉美止住脚步,眼神惊恐,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心安冷冷说道:“恶邻相伴,总是一件让人很不舒服的事情是吧?
只是谁是谁的恶邻,那就很不好说了!
敢动我陈心安的家人,谁特么给你们的胆子?
当个小老板,小经理,就觉得自己身份尊贵,高人一等?
在我面前,你们这种蝼蚁,连大声叫唤的资格都没有!
我轻轻松松就能碾死你们,明白了吗?”
“明、明白!”钟敬文颤声回答。
陈心安扭头对宁兮若她们说道:“回过头去!”
众女扭过了头,陈心安把钟敬文给提了上来,扔在了地上。
岑嘉美大哭着跑上来,抱住了吓得瑟瑟发抖的钟敬文,帮他整理好睡袍。
装修工人继续拆楼顶,钟敬文和岑嘉美哭着搂在一起,再也不敢阻拦。
宁兮若冷冷对两人说道:“想报复就来找我们。
但是我们陈家人只要有一个无辜人被你们伤害,我老公就会要你们的命!”
陈心安微笑着说道:“是宁家!”
“不,是陈家!”宁兮若斩钉截铁的说道:“京都陈家!”
回到三十六层,看着这个新环境,特别是外阳台上那郁郁葱葱的盆栽,陈心安相当满意。
“我的金杉花!”陈心安一眼就看到了一盆正开着金黄色花朵的盆栽,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这株花当初在搬运上来的时候,因为工人的失误差点死掉。
连陈心安都没有了办法。
可是肖翠华说可以救,没想到真的救活了。
也难怪,人家曾经是京都农大的特聘教授啊!
“肖姨,你可帮了我大忙了!”陈心安笑眯眯的对着肖翠华说道:
“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奖金?还是实物?”
肖翠华的脸上还有些微青肿,不过宁兮若已经帮她涂了药。
陈心安也看过了,没有大碍。
听说大家为了帮她出气,上去把那一家恶夫妇狠狠收拾了一顿,肖翠华感动的躲在厕所哭了半天。
这些年,为了女儿的病,她从一个受万人敬仰的特聘教授,沦落成最底层的打工妇人,可谓是尝遍了人情冷暖。
直到遇上了陈心安和宁兮若这一对夫妇,还有他们一家人,才真正算是时来运转。
他们的善良,绝不仅仅是因为肖琴这个侄女。
这种人性中的善意,是绝对伪装不出来的。
所以也更让肖翠华感到幸运和感激。
也早就暗暗发誓,这杯子都会竭尽所能,报答这一家人的善意。
“这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事啊,哪里需要老板奖励!”
肖翠华微笑着说道:“老板已经给予我很多了,能够帮老板做点事,我很荣幸!”
?t=2022080707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