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三国之最风流 > 343 小夫妻相对愁叹
好像是要下雨的天气阴阴沉沉的,风也变得凉了起来,并且风中还透着凉凉的诗意,而在阴沉的天气下,树叶看起来就像是一片乌云,却又在这乌云之中奇怪的透出一抹更加让人觉得鲜绿的色泽。仰头望向天空之间那密密的乌云,厚厚的看不到边际,隐隐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如此雷鸣的声音,整个宫城中的建筑物,都在这阴沉沉的天气下也显得十分的低落,给人一种紧迫紧张的环境压迫之感,却是这天晚上,直到夜深,刘协还没有能够入睡。
他这晚住在了皇后伏寿的宫中。
伏寿感觉到刘协在他身边翻来覆去,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刚开始没有问他,到最后终於忍不住,坐起身来,问刘协说道:“圣上,是不是有心事?贱妾看圣上翻来覆去,像无心睡眠。”
刘协便也坐起身来,与伏寿说道:“我却是吵醒皇后了么?”
刘协和伏寿的感情甚好,伏寿温和和地说道:“圣上吵醒不吵醒贱妾并无关紧要,但是圣上的龙体重要。圣上你听,刚刚已经是三更时分了,却圣上为何至今还未入眠?要知道明天可是上朝之日,到了朝会之上,圣上如果不精神振作,让臣子们看到,恐怕不成什么体统。”
刘协叹了一口气,看着伏寿稚嫩而美丽的容颜,苦笑说道:“皇后,我就是因为明天是朝会之日,所以才难以入眠的。”
伏寿说道:“圣上为何因为明天朝会而难以入眠?莫非是朝廷中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么?”
刘协喟然说道:“皇后,还能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
伏寿听了刘协这话,顿时便知刘协之意,说道:“圣上是说,还是戏忠、荀彧等请求圣上罢免杨彪太尉之职的这件事情么?”
刘协说道:“这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我尚未来得及与你说。皇后可知,就在昨天上午,杨彪和几个大臣联名向我上了一道表。”
伏寿问道:“什么表?”
刘协说道:“杨公提出,主动请辞太尉之职。”
伏寿呆了一呆,说道:“杨公欲主动辞去太尉之职?”
刘协说道:“是。”
伏寿却是未能明白这是为何,因此就问刘协,说道:“圣上,却为何杨彪要自辞太尉之职?是因为他知道了车骑将军想要罢免他?应该不至於吧?杨公其人,贱妾还是知其一二的,此人性格中正,是个倔强的人,断然不会因为荀贞想要罢免他,他就干脆主动请辞。”
刘协说道:“皇后,你说的不错,杨公他的确不是因为车骑将军欲要罢免他,而就主动请辞太尉此职。”
伏寿问道:“那是为何?”
刘协又叹了口气,干脆从床上起来,也没有穿鞋,便就赤足踩在地板上转来转去。
时当四五月的天气,地板虽然很凉,但是因为天气较热且又要下雨的样子,空气潮湿闷热,因此此时赤着脚丫,踩在凉凉的地板上,感觉凉气透入体内来,反是颇为舒畅。
但这点凉爽的舒畅之意,却是不能驱散这殿中闷热的空气,也不能驱散走刘协笼罩在心头的沉闷、不安,以及甚至还有隐约的惶恐。
他说道:“皇后,杨公在给朕的上表中,他说他希望辞掉太尉辞职之后,朕能够把这个职位授任给大将军袁绍。”
伏寿愣了一下,说道:“授任给大将军袁绍?”
伏寿毕竟是个聪明的女子,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她说道:“杨公这是想通过自辞太尉,然后请圣上将太尉辞之任授给大将军袁绍,而以此挑起车骑将军与大将军之间的不合。”
却是她已经想到,不管袁绍能不能就任太尉,只要杨彪的这道奏章上去,那么袁绍和荀贞之间的不和,就将会明面化了。
还是前文所说的,如果说让袁绍任了太尉此职,那么荀贞肯定心中会有芥蒂,而如果荀贞不让袁绍当这个太尉,那么消息传到袁绍耳中,袁绍则自然会对荀贞更加的不满。
刘协说道:“是,皇后,我看杨公他就是这个意思。”
伏寿说道:“圣上,杨公既然是这个意思,不知圣上是何意思,准备如何决定?”
刘协说道:“皇后,我正是因为不知该如何决定,所以才难以入眠。明天就是朝会了,杨公如果在明日的朝会上当真如此,再上这道奏章,皇后你说,朕该如何应对才是?答应他,还是不答应他?”
伏寿低下头来,想了好长一会儿,回答刘协,说道:“以贱妾之见,杨公的此表似不可答应。”
刘协皱起眉头,说道:“可如果不答应他的话,杨公,及和他联名上书的那些大臣,都是朕的忠臣,朕岂不是伤了忠臣之心?”
伏寿说道:“皇上,贱妾的意思是说不可答应他,但也不需要不答应他。”
刘协没有听明白,问伏寿说道:“皇后,你这就把朕说糊涂了,什么叫既答应他,也不答应他,此话何意?”
伏寿说道:“圣上,贱妾的意思是,圣上可以就此不置可否。”
刘协恍然大悟,知了伏寿的意思,说道:“皇后的意思是说,朕明天在朝会上就此不做答复。”
伏寿说道:“正是如此!圣上既然觉得为难,何不就把此事暂时先置之一边,不就可以了么?”
刘协负手站在殿上,因为思考入神,却是连踱步都忘记了,他低着头想了好长一会儿,抬起脸来,对伏寿说道:“皇后,你的此策虽佳,但只恐怕难以实现。”
伏寿问道:“皇后,这是为何?”
刘协说道:“皇后,朕虽然可以不置可否,但如果朕料得不错的话,明天朝会之上,不但杨公会上书/请辞太尉,并请求将太尉此职授任给袁绍,并且荀公他也会给朕上奏章。”说着,他脸上的苦笑之色越发浓厚。
伏寿问道:“圣上,车骑将军他会上什么奏章?”
刘协说道:“或者说,不是车骑将军,而是戏忠、荀彧,他们肯定会再上奏章。”
明白了刘协的意思,伏寿说道:“圣上是说明天朝会之上,戏忠、荀或等人会继续他们之前的奏请,再上奏章於朝,请圣上拜车骑将军……?”
刘协说道:“正是如此。皇后,朕对杨彪的奏章可以不置可否,但是戏忠、荀彧他们若再上奏章,皇后,你说朕又该如何回答他们,难道也不置可否么?”
伏寿想了一想,说道:“这恐怕是不行了。”
对杨彪的奏章,刘协可以把它放到一边,暂且不提,但是戏志才、荀彧等人现已在朝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又荀贞手里掌握着兵权,朝廷现在许县,荀贞、戏志才、荀彧等人占有地利,所以於今,戏志才等於朝政上的话语权,已是占了大多数。
那么这种情况下,即使刘协他对戏志才、荀彧等上表的态度,和对杨彪上表的态度一样,也是不置可否,但最大的可能,戏志才等人会强行地在朝中通过他们的奏章。
刘协苦恼不堪,问伏寿说道:“皇后,你说朕该怎么办?”
伏寿思来想去,她再是聪明,毕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还没有什么成熟的政治智慧,也想不到办法了,但是见刘协这般苦闷,却也不好再说其它,便安慰刘协,说道:“圣上,贱妾闻民谚云,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朝会上,如果戏忠、荀彧等果然再上奏章,以贱妾之意,圣上到时,不妨可以先不发表意见,看看其它大臣的态度如何,然后再做决定不迟。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顿了一下,看向刘协,问道,“圣上,贱妾看圣上如此为难,是不是因为圣上不想把太尉或者大司马授任给车骑将军?”
刘协再一次叹了口气,说道:“皇后,杨公对朕说的那些也是很有道理。荀公现在已然是手握兵权,为车骑将军,并掌朝政,兼任录事,军、政俱抓,如果再得了太尉,甚至大司马的授任,那么在朝堂之上,就真的是一手遮天了!”
伏寿说道:“皇上是担心荀公他会?但是皇上,之前皇上不是对荀公挺放心的么?”
上次荀贞在殿中对刘协不太恭敬的态度,刘协并没有对伏寿说。
虽然他通常不管朝中的任何大小事情,见到伏寿的时候,都会与她说一说,——要说起来,这一对小夫妻也是相依为命,四五年来,两人是互相搀扶着,走到了现在,不仅感情深厚,而且大小事务上,刘协也都很重视伏寿的意见,也都愿意对她说,一方面听听伏寿的观点,再一个也是以解愁闷,因此之前伏寿两次对刘协说荀贞是个好大臣,刘协就都听了她的话,可是别的政务是别的政务,在殿上丢脸的这一幕,刘协毕竟是个男子,且是天子,他是要脸面的,又特别伏寿乃其妻,在伏寿面前,他更要自尊,所以这件事他没有对伏寿说。
刘协看了伏寿两眼,再三犹豫,终是仍没有将这件事说出,他对伏寿只是含糊地说道:“皇后,朕现在并不是怀疑车骑的忠心,可是皇后,朕只是觉得杨公所言有些道理,而且朕这些年来观读本朝故事,发现这帝王权术,不外乎均衡二字,如果车骑在朝中的权势过大,朕担心他就算现在没有异心,可是早晚恐怕也会如历代之权臣那样,所以皇后,朕不能不防啊!”
能想到这一点,刘协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天子了。
刘协对用人的想法和在长远方面的考虑,让伏寿十分崇拜,唯是一边是不想把太尉或大司马的职务授任给荀贞,可一边是即使不答应,可这道任命也许依然能够在朝廷中得到通过,这的确是左右为难的事情,伏寿一时束手无策,没有办法帮助刘协解决这个困难。
夜已深沉,将近四更。
却这大汉帝国最尊贵的一对夫妻,在这富丽堂皇的寝宫之内,两人却是相对愁苦,又哪里有皇上和皇后的尊严?
刘协心里有话在想,但是这话,他不能对伏寿说。
他想道:“车骑将军本来确实是忠臣模样,却为何一转眼间变化如此之大?”
刘协怎么也想不通。
宫殿外传来了一声炸雷的声响,把宫殿内的沉闷空气似乎炸开了些,可旋即这空气又再凝固,而且不但凝固,还有炸雷的余威,使刘协和伏寿两人心头都是猛然的跳动不已。
二人齐齐转目看向殿外,听到哗啦的声响,暴雨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