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提刀出马仙 > 第317章
“鬼门关?!”
刘青云腿一软,差点给我跪下:“李不见,我……我突然想起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要不……要不咱们下次再来?”
我翻了个白眼,一把薅住他胳膊,活像拎小鸡仔似的把他拽了起来:“刘青云!你丫一个大老爷们儿,能不能有点出息?”
“不就是地府嘛,还能吃了你不成?再说了,你可是正儿八经的出马弟子,怕个球啊!”
刘青云苦着脸,都快哭了:“我的姑奶奶,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在地府还不够那些阴兵塞牙缝的!再说……”
他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我那堂口,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堂口……”
我愣了:“啥意思?你家不是供奉狐仙吗?怎么还不算堂口了?”
刘青云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那狐仙,是赛半仙给我的……”
“赛半仙?!”我惊呼出声,差点跳起来:“就那只会看字算命的老头?他……他不是……”
我突然想起,这赛半仙身上一点仙家气息都没有,活脱脱一个江湖骗子,怎么可能会给刘青云立堂口?
刘青云点点头,一脸的生无可恋:“就是他!当年我爷爷病重,我爸病急乱投医,请了赛半仙来做法,结果……”
“我爷爷没救回来,赛半仙倒是看上了我,说我八字奇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出马仙苗子,非要收我为徒,还把他的堂口传给了我……”
我目瞪口呆:“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压根就没经过什么正规的出马仪式,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出马弟子?你家那位狐仙,也是赛半仙给你的?”
刘青云苦笑着点了点头:“不然你以为呢?我那点微末道行,都是我自己瞎琢磨出来的,哪像你,有何姨这么厉害的师父……”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刘青云这么弱鸡,合着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这赛半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道士,指不定从哪儿弄了个孤魂野鬼,就敢冒充仙家给人立堂口,真是胆大包天!
“那你家那位狐仙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我好奇地问道,按理说出马弟子下地府,自家仙家都会跟着护法的,怎么不见刘青云的狐仙?
刘青云脸色一僵,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我那狐仙……它……它比较怕生……”
我狐疑地看着他,这借口也太烂了吧?怕生?堂堂狐仙,会怕生?怕不是个冒牌货吧!
“行了,别编了,你那狐仙是不是压根就没来?”我直接戳穿了他的谎言。
刘青云尴尬地笑了笑,默认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刘青云,真是倒霉孩子,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师父,难怪混成现在这样!
“行了,你也别灰心,好歹你也是个出马弟子,多少有点保命的手段,怕什么?走,咱们去会会这地府阎罗!”我说着,一把拉住刘青云,大步流星地朝鬼门关走去。
刘青云还想说什么,但我已经拉着他走远了。
“我说李不见,你丫就是个愣头青!”
刘青云看我一副要硬闯鬼门关的架势,吓得脸都绿了,一把拉住我,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好歹也是吃这碗饭的,能不能稍微专业点儿?你以为这是逛菜市场呢?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我被他这副怂样逗乐了,翻了个白眼,一把薅住他胳膊,活像拎小鸡仔似的把他拽了起来:“我说刘青云,你丫一个大老爷们儿,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咱们这些出马弟子,说白了,就是野路子,跟那些正统道士没法比,人家那叫师出有名,咱们这叫……这叫……”
“叫什么?”我被他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弄得心里直痒痒。
“叫……叫私自下放!”刘青云憋了半天,终于憋出这么一句。
我差点没笑喷出来:“私自下放?你丫怎么不说咱们是黑户呢?”
刘青云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意思!”
“你想啊,那些正统道士,想要成为被天地认可的道士,都要经过一系列法事,比如授箓、过教等等,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得到天庭的认可,名正言顺地行走阴阳两界。”
“咱们这些出马弟子呢!”
“说好听点是仙家看中,赐予机缘,说难听点,就是走了捷径,没有经过正规的考核,在地府那些正神眼里,咱们跟那些孤魂野鬼没什么区别。”
“甚至……甚至还不如那些孤魂野鬼呢!”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仔细想想,刘青云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我们这些出马弟子,虽然方便快捷,但说到底,还是没有得到官方认可的“黑户”,在地府这种等级森严的地方,还真不一定好使。
“那……那怎么办?”我有些心虚地问道:“难道咱们就这么打道回府?”
刘青云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咱们下地府不去关口还好,去那种重要的地方,一定要靠关系走后门,不然……哼哼,别说查案了,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地府的水,比我想象的还要深啊!
可是,我现在两眼一抹黑,去哪儿找关系走后门啊?
“那……那怎么办?”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刘青云,希望他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刘青云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哪知道怎么办?我又没有认识的鬼差……”
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愁眉苦脸地说:“那……那咱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我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地上,盘算着要不要干脆打道回府算了,这时候,一阵阴风突然从鬼门关的方向刮了过来,吹得我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我激灵一下站起身,下意识地抓紧了刘青云的胳膊,紧张兮兮地问道:“哎,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
刘青云本来就吓得够呛,被我这么一抓,差点没跳起来,他哆哆嗦嗦地说:“你……你别吓唬我啊,这鬼地方,不冷才怪呢!”
我正想说点什么,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晃晃悠悠地从鬼门关的方向走了过来。那人穿着一身青布长衫,手里摇着一把折扇,脸上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不是徐八爷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