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九尾小狐在豪门当团宠 > 46、【46】
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奔腾的瀑布宛如野兽的咆哮一泻千里,细细的雨丝随风拂面而来,星星点点落在画稿上。
丸丸画好画,收了画夹,往酒店去。
吃了晚饭,刚回到酒店,丸丸手机响起来。
楚铭想你jg
求老婆大人美照。
丸丸扶额,她昨天才出来好吗
他这些年极力减少手里的工作,一年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能陪她出来玩。
她嘟唇拍了一张美美的照片发过去。
楚铭好漂亮,想亲亲,什么时候回来
丸丸一星期吧。
楚铭趴地哭jg
要独守空房一星期
求安慰
丸丸笑,拍了张酒店照片过去
我也一样啊
楚铭这么大的床,一个人睡,寂寞吗孤独吗
丸丸手动再见,洗澡去了。
洗了澡,有门铃声响起,丸丸以为是自己点的红酒到了,边用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边去开门。
咔哒打开,见到一角小餐车,没有看服务员,人往里走,说“放桌子上就好了。”
门咔哒被关上,下一秒,却被人从背后托餐缺起来。
舌尖在她脖子上舔了一下问,“想我没”
她侧脸看去,惊喜的问,“你怎么来了跳跳呢”
楚铭笑,“在咱妈那呢,我怎么忍心你独守空房呢。”
丸丸睨他一眼,“你是来这出差还是带我回家的”
他的工作到处飞,中途长长拐她去他出差的地方。
楚铭把她放到自己腿上,给她擦头发说“出差,估计要在这待上三天。”
她只松松裹苍〗恚薄薄的肩膀,白白的四肢都露在外面,水汽氤氲迷离,小脸红扑扑的。
透明的水珠顺菜纤细的天鹅颈,锁骨滚落,他吞了吞口水,手不老实起来。
她拍开他手,“你还没洗澡呢。”
他勾唇一笑,隔苍〗砬崤乃屁股,“我家丸丸今晚这么急我去洗澡”
丸丸“”
小脸刷的红了,说的好像是她主动是的。
她用吹风机吹干头发,端起高脚杯,坐在落地窗边品了几口红酒,楚铭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只腰间着了寸缕。
丸丸转过头不看
他。
他拿下她手里的红酒杯,下巴搁到她肩膀,说“帮我吹头发。”
丸丸,“不是应该你帮我吹吗”
楚铭指菜头发,“你的已经干了呀。”
丸丸“”
他已经把她抱到自己腿上,把吹风机塞到她手里。
出风机呜呜的风声在房间里响起来。
“你头低一点,我这样举布绨蚶邸!
他托菜屁股网上提了提,脑袋往下低了低。
丸丸耳尖红的滴血。
浴巾裹着的最上面的地方到了他嘴边。
他脑袋低下
她羞恼的身子往后一仰,浴巾爆裂开来。
他手及时托住她后背,笑说“离我那么远干嘛”
她指尖重新攥好浴巾,身子往前挪了挪,瓮声道,“哪有很远,已经很近了。”
他把她往前搂了搂,声音暗沉,“不够,再近点。”
丸丸又靠近一些。
他轻笑,把她抵在落地窗前,摁菜的手撑在玻璃上,唇靠近她耳边说“负距离才够。”
丸丸住的酒店在62层,顺着窗帘缝看出去,一片灯海汇入眼帘。
玻璃窗上,映出他清俊的脸庞。
与之相反的,下面却是暧昧到让人脸红。
丸丸有些无语,或许是早些年床上不太好的经历,他总喜欢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折腾她。
成婚多年,孩子都有了,他还是像一头永远也无法餍足的狮子。
察觉到她的走神,他加重了力道,又惩罚性的轻咬她耳尖,留下浅浅的牙齿印说“专心点,叫我阿楚。”
丸丸受不住了,哼哼着求饶,“阿楚”
此处省略一万字到天亮。
楚铭抓餐柰韬妥约焊鞲龀鞘蟹闪税敫鲈虏乓黄鸹豷市,苏柔已经退休,乐的整天陪着跳跳。
又过了半个月,传统的春节到了。
楚老爷子健在,依补婢兀除夕当天,楚铭带上妻女回楚家老宅。
前些年楚远熙走了之后,楚铭和楚佑成了在这世上唯一的血缘亲人,两人这些年关系越发好了。
常有商业合。
楚佑这些年生意做的愈发出色,画廊,出版社规模如今都已经很大,又和余嫣创立了一个高奢定制品牌fan迷。
这个衣服的品
牌很合丸丸的胃口,当年她和楚铭轰动世界的世纪婚礼,婚纱穿的也是fan。
楚佑在画坛的地位,和丸丸相当,两人被称为画画界的金童玉女。
进了楚公馆,余嫣摘了围裙迎上来,抱着跳跳亲了又亲,和两人打招呼。
余嫣和楚佑也有一子楚想,大家都喊他阿想,比跳跳还大两岁。
楚佑单独为他在家里盖了一个游乐场,管家带两个孩子去游乐场玩。
余嫣属于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那种,一手菜堪比五星级大厨,年夜饭主菜几乎都是她操持。
丸丸不好意思白吃白喝,一边打下手一边和她聊家常,俩人比虽是妯娌,却处的跟闺蜜是的亲近。
女人的衣橱永远缺一件衣服,吃了饭年夜饭,余嫣带丸丸去衣帽间,她为丸丸准备了不少fan的最新款。
挑完衣服,两人有去楚佑画室看了看。
丸丸看到他最新一副画作,笑说
“不错,肯定能打破上一幅的拍卖纪录。”
楚佑的画室连惭籼ǎ楚铭走进来也道,“我也觉得能打破上一幅的纪录,至少高出五百个。”
楚佑拍楚铭肩膀笑道,“话别说这么满,拍不到,你得负责买下来。”
楚铭睨他一眼,“想挺美”
丸丸咋摸着下巴问道,“为什么你的画里从来没出现过人物画”
楚佑道,“扬长避短啊。”
丸丸有些不相信,“都没见你画过人物画,你怎么知道你画不好”
楚佑道,“就是因为画不好,所以不能给你们看见,不然,我的画得跌成什么价。”
余嫣唇珉成一条线,无意识的扫一眼暗格,旋即又移开。
默了默,亲昵的挽着丸丸胳膊说“你们回来住吧,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们一家三口,住着怪孤单的,你过来我们也好作伴。”
楚佑和楚铭都没接话。
丸丸笑了笑,“不了,他有一半时间全世界乱飞,我妈也离不开跳跳,我住那边挺好的。”
余嫣笑说“那每个月回来住几次总是可以的吧阿想可喜欢和跳跳一起玩了。”
丸丸笑道,“那我以后周末长带跳跳过来玩。”
没说住这边。
余嫣道“不管,今晚住这边吧,房间我已经让管家收拾好了,阿想也能
和跳跳多亲近亲近。”
楚铭笑道,“行,那今晚住这边。”
到了晚上,楚铭哄了跳跳睡下,回到卧室,就见丸丸窝在被子里看春晚。
楚铭掀开被子坐到她身旁,绞菜发丝玩,道,“以后常带跳跳过来玩,别总刻意避着。”
“哼,”丸丸睨他一眼,“当年是谁那么大反应,现在还怪我,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又发疯”
楚铭耳尖发热,有些不好意思。
当年楚佑后来把完整的视频拿给他看了,是他从叶诗蕙手里救下了丸丸,只是给他盖被子,没有任何逾距。
也解释道想帮丸丸退亲,以为两人是被迫商业联姻。
后来他主动提出来继续让他担任丸丸的经纪人,这一块,他的确比自己更懂,丸丸后来迅速在国际名声大噪,他的确有很大的功劳。
这些年,两人总是心照不宣的避免直接接触,这让他这个当事人倒是不好意思了。
他笑说“我错了,是我小心眼,所以,我决定,好好补偿你。”
话音落下,把她扑倒。
丸丸无语,“这算什么补偿”
楚铭笑道,“肉偿。”
卧室,楚佑和往常一样,去楼上卧室睡觉。
余嫣在他背后喊,“今晚留在这边睡吧,被人发现不好。”
“没事。”楚佑低低道,“你今日过了,以后别擅自给大嫂做主。”
话音落下,他和往常一样,去了楼上卧室睡。
余嫣看菜远去的背影,唇角泛起苦涩的笑。
人人都道她命好,丈夫长的英俊,人也温柔,对她一心一意,从不沾花惹草。
只有她知道,他其实从未碰过她。
他们的儿子都是取的暖子做的试管婴儿。
她早些年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谈了有十年,最后男友出轨一个富婆,自此,她看所有的
男人都是带刀来的。
一直专心奋斗事业,不再谈婚论嫁。
奈何父母传统,认为有个嫁不出去的女儿是奇耻大辱。
她被逼急了,去婚介所想顾一个男人假结婚。
婚介所给他推荐了楚佑。
犹记得当天第一次见面,他说“我需要一桩婚姻,除了不能给你爱情,其他的都可以给你。”
她满意极了,这简直就是
为自己量身定制的。
她欣然同意。
他对她真的没的说,亲手为她创立了fan让她一跃成了品牌创始人,成了有名的富豪。
他从没和她透露过她的心思,她起初还以为他是gay
他用她的名义给丸丸设计婚纱,设计衣服,画室暗格后面,他唯一的一副人物画。
他每次见到她当天,唇角总会不自觉挂驳那承Α
她就这样,猜出了他的心思。
她忍不住说“你何必这样苦着自己”
楚佑道,“我并不觉得苦,我很好。”
怎么会苦呢遇见她,是他今生最幸运的事。
她生活幸福就好。
余嫣颤了颤嗓子,道“是我多事了。”
楚佑百年的时候,余嫣流惭劾崴怠跋卤沧樱早点遇见她,
我让全世界的人,都祝福你们的下辈子吧。”
余嫣最终将他暗格后珍藏的唯一副人物画公布于世。
这幅画一经问世,边被无数收藏爱好者追捧,最终摆进了艺术殿堂卢浮宫供人瞻仰。
这幅画里,画的是巴黎的天空下,容貌绝美的少女,对着街头艺人画画。
同时,也把fan背后的品牌故事公布于众。
公布当日,所有人为这段长达纯粹到极致的暗恋流下了眼泪。
fan暗里裁
九重天。
一群宫鹅浩浩荡荡走进宫殿,成两排排开,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都是衣服。
“这是”丸丸不解,拿这么多衣服来干嘛。
扶逸的贴身侍从弯腰行一礼道“启禀天妃,这些是太子亲自画的款式,天庭织女连夜织出来的衣服,太子让您一天换三身。”
丸丸“”
侍从又道,“您赶快换上,太子在瑶池等材呢。”
瑶池是天庭风景最美的地方,成片的桃林,樱花林,极光极境,美不胜收。
丸丸匆匆换上往瑶池边去。
扶逸做在一张案首旁,看见她,招手道,“过来,给我画画。”
丸丸睨他一眼,气呼呼道“人都投胎了,至于吗”
扶逸“你怎么知道他投胎了”
丸丸无辜道“不是你吩咐阎王,让他来世一定要夫妻恩爱,婚姻美满的”
“那我还吩咐阎王一定要给他高官厚禄,你没听见”扶逸
语调凉了两分,“给我画一百张,少一张,肉偿。”
丸丸惊的画笔都掉了,“一百张,这哪里画的完”
扶逸捏起她下巴和自己对视,危险道“原来你想画完”
丸丸眼珠子一转,甜甜一笑,娇娇道“我当然不想画完。”
扶逸满意了,笑起来,“那为夫只好满足夫人的愿望了。”
话音落下,衣袖一挥,拟了一个结界,将两人罩住。
手再一挥,丸丸的衣服被变了,她惊慌的双臂捂在胸前,他人已经压下来。
她脸红扑扑的,跟火烧云是的。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就是一头永远不餍足的野兽,她可不想把自己累死。
顾不上羞涩,轻轻吻上他唇,娇娇说“我爱你,绝无二心,从头到尾,只把他当朋友。”
扶逸手指摸上她唇,幽幽道,“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丸丸眨了眨眼,还有什么要说的
见他眼神越来越冷,近乎要成冰的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急中生智道,“今天洛织仙子是不是去你殿里了你怎么能允许别的仙子进大殿”
扶逸一下阴云转晴,笑的比天边的云还温柔,“我家丸丸长大了,终于也会吃醋了,很好。那我下一道命令,以后不许任何仙子进我的大殿。”
丸丸心里舒一口气,欢喜的吻上他唇,道,“好。”
他唇沿着她纤细的脖子蜿蜒而下。
像呵护珍宝,轻轻揉弄。
她顺从的勾着身子回应他。
他身子往上一抵,她身体轻颤,被抛到云端,轻轻哼出声。
薄薄的汗顺着他的额角流下来,他低低道“丸丸,我爱你,你是我的。”
“嗯”
“叫我阿楚。”
她软软的,一遍遍喊他名字。
阿楚
阿楚
阿楚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接档文豪门女配踹了逃婚新郎下周末,3,7日开文,求收藏
文案阮夏从楼顶一跃而下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活在一本古早言情文里的恶毒女配,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承托女主的善良大方。
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和男主莫涵的结婚现场。
按上辈子的剧情发展,在交换戒指那一刻,女主许娇会梨花带雨的闯进教堂
,以一副没了莫涵就要死的模样深情凝望他。
莫涵心中不忍,不顾两家联姻,不顾世俗的眼光,当众抛下阮夏,奔向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和许娇双双离去,阮夏将受尽别人的嘲笑。
这次,许娇再次梨花带雨而来。
阮夏冷笑一声,率先收回戒指,和莫涵说“抱歉,我爱的是你的哥哥莫谨。”
许娇
莫涵感觉头顶绿油油的
莫谨,莫家的实际掌权人,年纪轻起已经是业界翘楚,手段狠辣,传闻他不近女色。
在场的所有嘉宾,抖着肩膀准备看阮夏的笑话,没成想,莫谨优雅起身,走到她身边,拿过身后花童的戒指,套在她手上,轻说“那就嫁给我吧。”
转头,对莫涵说“以后,这就是你嫂嫂。”
莫涵“”
这次,莫涵成了所有人的笑话。
阮夏原本以为,莫谨只是配合她演戏,不想坏了两家联姻,没成想,当晚,他差点把床都给压塌了,两人从此没羞没臊的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莫谨篇。
莫谨是莫家孙子辈最出众的精英,年纪轻轻已经掌握了莫家大权,是所有人巴结的对象,没人知道,其实他最羡慕的是弟弟莫涵。
因为他身边总有一个小跟屁虫,阮家的掌上明珠阮夏,那样骄傲的一个小公主,却十年如一日,卑微的乞求着莫涵的一点爱。
可惜他的弟弟脑子不太好,总是和那个一无是处的傻白甜许娇眉来眼去。
亲自参加这个婚礼,原本只是想让自己死心,没成想,她却当众说她爱他。
当然知道她别有用心,但还能怎么办娶了呗。
都说烈女怕缠郎,往死了宠她,用命爱她,她总会爱上自己
莫涵篇。
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跟屁虫甩开了,自己和许娇终于没有了障碍,原本,他该欣喜的,不知道为什么,叫“”嫂子”那一刻,他心口竟然空落落的,像有什么东西永远离他而去。
一年之后,他后悔了,看着她在自己哥哥怀里那烟视媚行的撩人模样,他肠子都悔青了。
两年之后,他午夜轮回,日日梦里都是阮夏,湿着双眸醒来。
三年之后,他终于知道,她是他错失一生的痛。,,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