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为了吃饱我嫁给了暴君 > 23、第23章
容昭黑着脸,盯着祝子翎微微咬牙道“本王何时说过要派人给你找这个辣椒了”
祝子翎眨了眨眼,“现在不能找,以后找也行啊。”
“”
容昭几不可查地吸了口气,余光瞟到旁边方简和萧越铭脸上诡异的神情后,终究没有发火,沉默片刻后,冷冷道“王妃可以走了。”
“本王有要事处理,没时间说这个。”
“哦”祝子翎也能想到他大概在忙遇刺的事,倒也没纠缠,当即顺着容昭的意思准备离开了。
只是他对容昭的黑脸仿佛没看到一般,走前还十分自然且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我把这个放在这儿了,你要是派人去找记得按照这上面写的来哦。”
容昭“”
等祝子翎走了,容昭沉着脸垂眸看向桌上那几张纸,浑身冷气四溢。
如果那纸是个活物,恐怕都要被吓得跳起来逃跑,乃至直接蹬腿闭气了。
见容昭冷眼瞪着却迟迟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方简忍不住伸手过来,想要拿来看看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他的手还没挨上去,那几张纸就突然自己飘到了容昭的手里。
方简“”
“王爷,上面写的啥”方简探头道。
容昭没有答复,冷着脸把几张纸上面的内容看完了,又冷冷放下。
这上面还真就全是写的那所谓的辣椒,没一个字是给他的。
方简不知道容昭的心理活动,见他放下,连忙自己拿了过来,定睛看去。
“这、这画的是什么鬼东西”方简顿时惊呼出声。
等看了文字说明,方简才明白过来,原来画的是一种红彤彤的番邦果子。据说这果子味道辛辣刺激,是绝佳的调味料。
知道是果子后,方简再回头去看,越发觉得这画实在惨不忍睹。
红配绿明明是经典配色,人家红花绿叶的画得多漂亮,怎么到祝子翎这就这么诡异呢
明明是果子,他这画得就像是个恐怖的绿色大蜘蛛在吃红色的虫蛹一样,看得人还有点瘆得慌
不过画得难看倒也不是重点。
方简收起一言难尽的神色,理清情况后转而愕然地道“王妃想让
王爷派人去找这辣椒”
“就算王妃给的这些信息都是对的,可按他说的,这辣椒是长在整个大洋对面的地方,得靠特别大的船才有可能到那儿,还得有有用海图和水手,来回一趟起码好几年。”
“这得花多少钱就为了找个调味的香料”甚至还不一定能找到。
方简不由觉得匪夷所思,“王妃这是想干什么总不会是真的想让王爷你答应这个吧”
容昭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你不是都看到了”
想到刚才的情形,容昭脸色又开始发冷。
“可是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吧”方简忍不住狐疑道“会不会是王妃想要借此掩盖来其他的目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王妃真正的筹谋会是什么呢”
见方简又开始往祝子翎身上胡思乱想搞阴谋论,萧越铭有些无语,正要说话,却不料容昭先开了口,冷冷地道“他没那个脑子。”
容昭沉着脸,目光落在祝子翎丑得奇特的“画作”上,语气冷淡中透着不满,“恐怕他连派人出海有多劳师动众都不知道,就只想得到找这辣椒或许可以让本王开胃了。”
“呵。”
萧越铭“”
方简“”
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眼神中俱是迷惑。
王爷这是真的嫌弃王妃没脑子
怎么他们听着,反倒有点像是故意炫耀呢
萧越铭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
方简还有心想问,容昭却是转过头来,冷淡道“行了,说回正事吧,不用管他光想着讨好本王的异想天开。”
“”
这不是正事那你为什么还要特地再强迫一遍
而且这真的是讨好吗刚才王妃不是才把你气成了那样
方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欲言又止。萧越铭倒是沉默片刻后,识趣地转回了话题。
“属下觉得,现在应该加大排查力度。刺客身上一时找不到线索,那藏在王府里的内应也总会有迹可查。”萧越铭说道。
方简闻言也跟上思路,点头赞同“确实。不过这样动静就有些大了,恐怕耗时也不会短。”
容昭停顿片刻,淡淡道“不如反着想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派人刺杀本王”
方简怔
了怔,萧越铭闻言也皱起眉。
容昭树敌众多,晋王、誉王,乃至永宣帝恐怕都是恨不得要让他死的,还有关外的北狄和西辽人,谁都可能有动机。
更别说搞这种刺杀之类的事,还常常伴随着栽赃嫁祸。因此方简他们一贯都是从自己这边的漏洞入手去查,而不相信反推出来的结论,因为之前被误导的经历也不止一次。
不过这回容昭一提醒,方简和萧越铭都有些恍然起来。
容昭和祝子翎大婚后,不说别人,永宣帝和晋王应该是对他降低了戒心的,至少不太可能这时候动用精锐的刺客想去置容昭于死地。
晋王现在明面上唯一剩下的对手是誉王,精力应该都放在了誉王身上,不至于跑来招惹容昭,让誉王可以渔翁得利。
而永宣帝,只要容昭没有表现出不臣之心,他就更不会现在出手要容昭的命了。
以前永宣帝是不止一次想过要弄死容昭的,但后来发现边疆还不稳,他只能靠着容昭去抗衡北狄大军,永宣帝就“忍辱负重”多了。容昭对他不敬,乃至当朝杀人,他也都忍了下来。现在容昭遵从他的赐婚娶了男妻,表明无意帝位,永宣帝就更不应该动手了。
如此看来,剩下嫌疑还比较大的,也就是誉王,或者是潜藏进大启的外敌了
“八成是北狄的人。”容昭目光冷凝,“老二那帮人更爱用一些阴险手段。他们也知道如今要刺杀本王很难成功,多半不会用这种办法。”
而且誉王虽然还是会把他当成眼中钉,但现在对对方来说最要紧的也是皇位,没必要急着搞这种动作。晋王不会让誉王渔翁得利,誉王也同样不想让晋王占便宜。就算想解决容昭,估计也觉得大可以等到自己继位后。
萧越铭闻言忍不住皱眉,“北狄的势力都已经渗进京城里来了”
容昭手指轻叩桌面,沉着脸道“老大老二他们应该是没胆子通敌的”
靖国公“通敌”被诛九族,其中原委这些人多半一清二楚,知道一旦被扣上通敌的帽子会遭遇什么。
这些人自己本身就不干净,自然更不敢沾上这样的罪名。
“但也说不定,就是他们手底下的哪个
蠢货当了叛国贼。”容昭眼底泛起阴翳,声音发寒“往这个方向查,从他们偷偷安排在外面的那些人查起。”
要不是有在京城里势力不弱的人配合,北狄想派刺客潜入王府里刺杀他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要是真有人给北狄当了走狗,本王不介意株连到他们主子的头上。”容昭阴沉道。
一场刺杀过后,容昭手下的人都越发忙了起来,厉王府的气氛也越加森严肃杀。唯独祝子翎,依旧每天吃吃喝喝,不干正事。
做完铁板烤鱼后,厨子们就学会了做辣油和泼油的手法,还有铁板烧烤,在祝子翎的提醒下,逐渐开始在其他菜上尝试起来。
祝子翎于是又吃到了铁板豆腐、铁板鱿鱼,还有低配辣度版的水煮鱼、水煮肉片、口水鸡
勉勉强强也算是解了馋虫。但也让他更想吃有辣椒的高配版了。
祝子翎一边馋着,一边还想起来如今大启没有的好食材不止辣椒一个。像什么土豆番茄玉米花生都还没有传过来。其中有一些跟辣椒还是一个原产地。
如果容昭真的要派人去找辣椒,还可以把这些东西也找找,能一起带回来的话就最好了。
祝子翎想到这儿,顿时觉得只画一个辣椒不够,当即开始把土豆花生这些自己想吃的海外作物,也按照他的喜好排序,一个个写了图文兼备的说明出来。
写一份出来就给容昭送一份。
容昭每次见到脸都更黑了一层,冷声对祝子翎强调他没答应要派人出海去找这些。然而祝子翎完全无视他的冷脸,自顾自就把话说了。虽然很快就会被容昭不满地赶走,但对方又每次都把他给的几张纸留下了。
下一次祝子翎也还是照送不误。
对此,祝子翎觉得他吃到麻辣火锅香辣蟹的那一天完全是指日可待容昭这明显就是会同意了。
于是心情很好的祝子翎,为了“激励”容昭,希望他能早点行动,准备让厨子们试着做一样新吃食
臭豆腐。
臭豆腐其实不是什么难做的菜,在大启民间也是有人吃的,只是各处的方法口味都有些差别。
不过因为臭豆腐闻起来臭,在达官贵人的餐桌上是肯定不会
出现这样的菜的。而民间普通百姓家的调味料没有那么丰富,做出来的臭豆腐也不如祝子翎在未来世界吃过的那种好吃。
有些人会嫌弃臭豆腐这种东西没有格调,但祝子翎是肯定不会嫌弃的。他吃了铁板豆腐之后,就想起了另一个极其受欢迎的小吃臭豆腐,当即就忍不住口舌生津,决定做出来满足自己的食欲,顺便让容昭这个肯定没体验过臭豆腐迷人之处的皇子王孙也来体验一下。
做臭豆腐,最重要的自然是那能让豆腐变得闻起来臭、吃起来却奇香的臭卤水。
祝子翎一开始没说自己要做什么,只是让人用新鲜的豆浆,加上黑豆豉、香菇、冬笋熬煮,然后过滤冷却。再往里重新加入冬笋、香菇、盐、烈酒和碱,接下来就是等着它密封发酵成臭卤水了。
厨子们一开始以为他又要做什么新鲜点心,这回终于是咸口的了。等到祝子翎说要密封发酵,才意识到他这是要制卤。
但刚刚用的那些食材,发酵之后岂不是都要臭了么
厨子们心中嘀咕,但祝子翎已经弄出了这么些好菜式,他们到底还是按捺住了疑虑,没有多做质疑。
臭豆腐的卤水要发酵得好,至少得要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一时半会儿还吃不上。
不过祝子翎没想到,他在厉王府里吃吃喝喝,等着卤水发酵好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请柬。
“赏花宴”祝子翎看了之后一怔,“怎么还有人给我发请柬的”
不是说厉王作为天煞孤星人人都要躲着,几乎跟人没有来往么
周生“少爷现在可是王妃,哪家夫人小姐要办宴会的话,哪能不给王府发请柬啊。”
祝子翎琢磨了一下,“看来他们是不敢给王爷发请柬,但是敢给我发。”
周生“这不是好事么”难道祝子翎还想像厉王那样,谁都专门躲着走么
祝子翎却是叹了口气“什么好事,这种宴会多无聊啊,我能不去么”
上辈子的末世,到后来没什么花草,连树皮都全秃了,因此祝子翎如今倒还挺喜欢看这些花啊草啊什么的,有种末世里无法得见也最是需要的欣欣向荣的生命力。
看着花草树木嫩绿青翠、姹紫嫣红的颜色,能让他更真切地感觉到自己远离了末世,更珍惜现在这个世界。
不过去参加什么赏花宴,祝子翎就兴致缺缺了。
对他来说,那些精挑细选、精心培育出来的名贵植物,跟厉王府院子里的杂草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带给他的心理满足差不多是一样的。
而所谓的赏花宴,一群人聚在一起对各种各样的花品头论足,说不定互相之间还要争奇斗艳一下,祝子翎对此实在是不感兴趣。这种宴会,去了也就是说说闲话聊聊天,或者还要勾心斗角一通,哪里比得上他在王府里吃点心喝奶茶来得舒服。
周生还以为祝子翎是因为这是夫人小姐的聚会,身为男子觉得去了不自在才不想去。
“可这是安平郡主送来的请柬,不去合适么”周生不由皱起眉。
安平郡主是当朝长公主的女儿,颇为受宠,而且如今也算是祝子翎的亲戚了。这是祝子翎成为厉王妃后人家头回邀请,不去似乎不太好。
祝子翎却是无所谓道“反正王爷不是也从来不理会这些邀请的么,他们就当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吧。”
“”周生听到这话,吓了一跳之余又有些无言,“下次可不能说这样的话王妃跟王爷哪能跟什么鸡呀狗呀的扯上关系。”
这要是真让容昭听到了,不生气才怪了。
他们少爷怎么现在嘴上就没个把门的呢真是愁人。
祝子翎对周生的话没怎么放在心上,微微打了个哈欠,随手把那极其精美的请柬翻了翻,准备直接拒绝掉,谁知却突然看到了一句话
“闻其馥郁,观其缤纷,品其美味”
“等等”祝子翎微微睁大了眼睛,又仔细看了看,“这赏花宴还有吃的环节”
周生倒是不太意外,说“应该是会拿花做些点心什么的吧,花茶,鲜花饼之类的。”
祝子翎闻言沉吟了一下。
王府的饭菜点心他倒是还没有吃腻,不过偶尔确实也可以换换口味反正这是别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安平郡主家的厨子,应该手艺很不错吧
“那还是去好了。”祝子翎改主意道。
周生“

周生见状,脑子里忍不住浮现出祝子翎在赏花宴上不停地吃东西,一个人吃掉一盘又一盘的场景
周生
怎么觉得这还不如不去呢
要是到时候别人都在赏花,就祝子翎光顾着吃,岂不是肯定要被其他人嘲笑看低
周生忍不住操心,但祝子翎已经打定了主意,给安平郡主回了信,还特地跟容昭说道“王爷,后天上午我要去安平郡主的赏花宴。吃了早膳去,中午我就回来。”
容昭以为祝子翎这是跟他报备行程,正要随意应一声,就听见了祝子翎的下一句话“你别提前吃午饭,一定要等我回来再吃”
容昭“”
“王妃不必那么急,”容昭微微垂眸,避开祝子翎热切的视线,“少这么一回也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一顿都不能少”祝子翎瞪圆了眼睛,“我保证午时之前就赶回来,王爷一定要等我”
赏花宴上估计也就是些点心,他怎么能为此舍弃容昭的豪华午膳
容昭“”
容昭眸光微动,片刻后淡淡道“本王知道了。”
他其实遇到过不少试图接近他的人,阿谀讨好,一开始对他看起来比什么都好。但那些人不过只是做做样子,借机搞一些小恩小惠,想要获取他的信任。一旦稍微在他身上碰几次跟头,就会很快败退下来,露出害怕憎恶他的真面目。
但祝子翎跟那些人不一样,说要跟他一起用膳,就真的一次都坚决不错过。哪怕听说要去西北苦寒之地,或是与任何事情冲突,都会毫不犹豫地选他。
祝子翎可不知道容昭给他加了奇怪的设定,得到肯定答复后立刻高兴起来。
到了赏花宴这天,祝子翎在周生的帮助下打理收拾了一番,就准备出门了。
容昭竟然已经让人给他安排好了马车,而且里面还摆上了不少吃的。祝子翎看到那摆满了茶几的美味佳肴,不由眼睛发亮,一时间对前世容昭牵连自己的不满都减少了一丝。
而就在祝子翎出发的同时,另一边的尚书府里,胡氏也坐上了马车,准备去往和祝子翎相同的目的地。
不过她的心情就没有祝子翎那么轻松愉悦了,而是绷
着嘴角,眉头紧蹙。
最近胡氏过得是相当不顺。
她本是继室,又想让自己的儿子祝子臻继承这尚书府的家业,自然一开始就对祝子翎这个元配嫡长子看不顺眼。
这么多年来,胡氏不仅处处打压针对祝子翎,引导得祝瑞鸿也不喜这个长子,还不止一次动过直接让祝子翎消失的心思。
只是祝子翎十分小心,之前有林姨护着,后来自己年纪也大了,而胡氏碍于祝瑞鸿也不好做得太明显,这才让祝子翎捡了一条命。
这次祝子翎被祝子臻推进了水里,高烧濒死,胡氏本觉得正好。怕他死不了,干脆还趁机断了他的药。
谁知祝子翎竟还是熬过来了。
不仅熬了过来,原本向来忍气吞声的祝子翎还莫名变得凶恶异常,伤了好几个仆人,还将祝子臻也打了一顿,让人痛得足足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祝子臻那就是胡氏的眼珠子心头宝,一想到祝子翎打伤了她儿子,胡氏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人扒皮抽筋了。偏偏那祝子翎不知是被什么恶鬼附身,十分凶悍,胡氏暂且忍了他两天,就找到大师来驱鬼降妖。
说是驱鬼降妖,可实际上胡氏要消灭的可不仅只是那个恶鬼,而是下定决心要将祝子翎一并解决了。可谁知道她刚要抓人,祝瑞鸿突然回来说,皇上要把祝子翎赐婚给厉王。
祝子翎现在动不得了。
胡氏听了祝瑞鸿的话,得知这婚事有利于丈夫和儿子以后的仕途。而祝子翎嫁出去自然就不能再继承祝府家业,也再没什么前途可言,更别提嫁的还是厉王那个煞星,估计也活不了多久,这才勉强忍耐下来,没有动手报复。
然而没想到,祝子翎确实没了继承权,但一份嫁妆却直接就掏空了尚书府半个库房,直接毁了她觊觎厉王给的丰厚聘礼的打算,搞得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之后回门祝子翎更是狐假虎威,借着厉王的势给她和祝子臻找了好大的麻烦
不过祝子翎显然自己在厉王跟前也讨不到好,从她手上抠出来的嫁妆和产业,转眼间就被厉王给占去了。想来他以后在厉王府也讨不了好。
本来胡氏见此应该觉得痛快,然而偏偏对于这事,胡氏也
高兴不起来。
那些产业她原本还想着只是名义上给祝子翎当嫁妆,实际还是要攥在自己手里,哪知道竟然转眼就被厉王给抢了。
还有祝子翎那惊人的聘礼和嫁妆,胡氏也一直打着主意,等哪天祝子翎被厉王克死或是一怒之下杀了,祝子翎是个男人又不会有孩子,那嫁妆自然要退回娘家,还是能回到她手上。
然而看厉王现在这番行事,明目张胆的就是要把祝子翎的嫁妆给占了。就算以后祝子翎没命,恐怕也是不会退回尚书府了。
彻底失去了那么大的一笔钱和产业,胡氏这几天总是胸闷气短,睡觉都睡不着,对祝子翎连带厉王都是恨得不行。
偏偏还得按厉王的吩咐日日抄写礼记,胡氏差点都恨不得对着那尊厉王的金像诅咒厉王和祝子翎一起去死了。
却不想这还没完。
她现在不仅不能再对祝子翎做什么,可能还得想办法跟对方和解,甚至以后都要捧着对方了。
胡氏坐在去赏花宴的马车上,想到前两天回娘家时被孝文伯暗中交代的话,脸色越发难看了。
作者有话要说七八百字写了我一个多小时呜呜呜,流下手残的泪水jg
明天一定十二点更绝对不咕了,,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