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综武侠]成为第二人格之后 > 111、尾声番外
时间n年之后
地点穿越司某分区
时光如流水潺潺,似指尖沙粒。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又或许是一声怅然轻叹过后,便已不知不觉间过了许多年。回首那些过往的沧桑甜蜜,也只能叫人心神恍惚,时发感慨,像是走在迷雾缭绕的小城里,独自品味着悲欢离合。
而在这世上和时光一样一去不复返的,大概唯有人心了。
林渊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懒懒地眯着眼,翻着一本小册子,看着上面那些充满着典型的青春期无病生吟式的感慨人生的话语,唇角一挑,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记得小时候他倒是挺喜欢看这种话,不为别的,只因为说起来的时候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可到了如今,就算真的心中感慨,也只会把那些沧桑痛苦牢牢地藏在心底,关在某个幽深的角落里,而不是摊开来细数那些悲伤,平添几分忧愁。
不过说起来,他好像也早就过了适合装13的年龄了,怪不得再去看这些文字,会忍不住微笑。
年轻的时候中二一把,可以说是少年轻狂不枉青春,成人的时候再去中二一把,那就只能是二了。
他不清楚自己那孤拐别扭的性子算不算是某种程度的中二,但仔细回忆起来,在大多数的一人时光中,他都活得比某些人要自在随性得多。
一个人若是寂寞久了,便会学着享受寂寞,而孤独便成了他的狂欢这样的人,俗称宅男。
但宅男也曾经有些朋友。
可惜这个朋友和他曾经交过心,却又抽身离去,追着自己的事业走了。
林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便打开了电脑,看着新闻。
他成功地在孙青鱼当上武侠分区区长之后空降仙侠分区,在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业绩寡淡的分区里刻苦努力,总算是当上了区长。
不过其实他倒是也没花多少工夫,因为此区是出了名的油水少,即使是资深员工,工作起来也是懒懒怠怠的,一点精神气都没有。所以在一阵疯狂的任务刷分之后,又经由已经升迁的许某人暗中推荐,区长的位子是妥妥的了。
所以,他基本便是办一段时间的公便趁着假期去看看王小
石,虽是两头奔波,但也不算太累。
毕竟王小石总是能做出些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来,做得多了,有时便能让他暂时忘记现世的那些个破事儿,专心扮演好自己江湖战斗狂的角色。
当然了,事情要是一直这样和和美美下去,那也就没什么说头了。
林渊逐渐加深与许boss的联系,终于在搜集了足够的证据以后上交给了上级。
说得虽然轻巧,但对于时机的把握他的确是已经小心到了极点。确认了那些高级官员对许某人的行为开始有所不满之后,他才一次性都交了上去。
这下总算是熬到了头。
不过许某人倒了以后,孙青鱼也意外地受了连累。
其实他在当上武侠分区区长之后便已经和许某人疏远了关系,甚至想尽办法剔除那些喜欢捞油水的职员。林渊心中明白孙青鱼并不是什么死钻牛角尖的人,他不惜落下刁钻的恶名也要想法子将这些人赶出去,不过是为了防着自己的区里混进许boss的钉子。可惜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他便成了变态上司的典型代表。
而事发之后,许某人倒是很爽快地把他和孙青鱼的那些破事儿给供了出来。
这也在人意料之中,毕竟他对孙青鱼上位之后就将他一脚踢开的事记了很久,若是不拿这个机会报复反倒会惹人奇怪了。
故此,孙青鱼虽然将武侠分区的业绩大幅度提升,但还是贬到了动漫分区做副区长。毕竟上有看不顺眼,下有抱怨连连,不踩他又踩谁
林渊知道他名义上的好友如今一定不太好受,但是他最近实在没有什么机会去看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看他。
这次的贬损说到底还是因他而起。这一点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万一见了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反倒是自讨没趣。
可这样的想法刚刚从脑海里闪过,他办公室的门便被人打开了。
林渊对上那张的熟悉的面孔,微微一愣,不禁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孙青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回过头,把门轻轻关上,再慢慢地回过身来,挑眉道“你这办公室我还不能来吗”
他的神色依然带着几分当年的锐气,但动作已带了几分迟缓,语调间也含了几丝疲惫。

渊并未站起身来,只是看着他慢悠悠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揉搓着手指,含上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道“你最近还好吗”
孙青鱼叹了口气,道“我过得好不好你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林渊揉了揉额头,那面上笑容带着些微不可察的疏离。
“所以你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
孙青鱼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笑道“不,其实知道是你干了这事儿以后,我反而觉得有些轻松。”
林渊见他如此坦率,立时抬眸相对道“谁都可以轻松,但你是最不该轻松的那个人。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觉得吗”
他知道这个问题很多余,但他还是希望能听到自己想听到的那个答案。
孙青鱼的双眸微微一暗,周身的清冷气息比往日更加浓厚了几分。
他抬头看向林渊,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眸光半敛着,似笑非笑地说道“既有当初做下那些事,我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既然总会有人来揭发,那还不如是你,至少这样,我们彼此就两不相欠了。”
林渊沉默不语地看着他,但眼底的暗沉却已经退去了几分。
他自然知道孙青鱼说的是什么。当初的那次背叛虽不至于让他们彻底决裂,但也已经让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般了。只是岁月长久,他也已经有些淡忘,所以也未曾想到对方竟还惦念着这件事。
或许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那个辜负盛情的人要比被辜负的人还要难受许多。
而想到这点以后,林渊眉宇间一直笼着的重重阴霾忽的消散了许多。
这样的想法刚刚掠过林渊的脑海,孙青鱼便忽然目光如电地看着他,一脸正色地问道“我知道你是很少说谎的。所以我今天来,还要一件事要问你。”
林渊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说吧,在这里你无需顾忌。”
孙青鱼抿了抿唇,眉头紧锁着重重忧色,他似乎觉得问出这问题有些艰难。
“从一开始投靠那个人的时候,你就是卧底,对吗”
林渊点了点头,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他知道这只是问题的开始。
孙青鱼又道“所以许多事做起来,你应当也是不得已的。”
他顿了顿,似乎是想
要替谁辩解些什么,但眉宇之间的忧色越蔓越开了。
“那人曾为了报复我的不听话而让某个人引起武侠世界的多方磁暴。引起磁暴的人,是不是你”
他所管理的一些武侠世界曾因这莫名而来的磁暴发生了不少的离奇穿越事件,为了这孙青鱼还特地派了本该休假的李沐去收拾那些烂摊子。
林渊并没有回答,只是容色淡漠道“你觉得呢”
孙青鱼淡淡道“仙侠世界的魔剑落在武侠世界里,若是你做的,未免也太过明显。”
林渊揉了揉额头,道“可如果真的是我呢”
他忽然很好奇对方会给出怎样的反应。
孙青鱼扯了扯嘴角,带起一丝冷冽的笑意。
“如果真是你做的,我只会骂你手段太差,不会怨你人品不行。”
这才像是当年的孙青鱼,像是那条吃下去保准会被鱼刺卡住的臭鱼。
林渊听着熟悉的语调,看着已经不再熟悉的他,忽然笑了,而且笑得很是畅快。
这笑声如清泉明波,不经意间便荡进人的心扉,就连孙青鱼的面色也因此舒缓了几分。
然后他收起笑容,敛容正色道“的确不是我做的,但也和我有关。”
孙青鱼想了想,下意识地看向了门外,道“莫非是你这里出了内奸”
林渊摇了摇头,道“当时我对那人言听计从,他根本就是将仙侠分区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做起事来也直接越过我。所以魔剑其实是他用我的名义派人拿的,可等投放了之后我才知道这事。后来再赶着去补救也已经有些迟了。”
孙青鱼点了点头,又垂下眼,一声叹息自口中溢出,如在明镜一般的湖心荡起万千碎光涟漪。
为了这个,他曾经迷茫了许久,也怅惘了很久,但他却始终未曾想到答案竟是如此的简单。
林渊也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只得不急不缓道“这就是你想问的全部了”
孙青鱼看了看他,忽然觉得现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算是难得的和睦,若不趁着这个时候多问几个问题,以后怕是再难寻着合适的机会相问了。
打定主意以后,他看向林渊,问出了一个心中深埋已久的问题。
“我一直都想问你个问题。
我知道你嘴上不说,心里却最喜欢与阳光治愈系的主角相处,那几次任务中,叶开很好,花满楼不错,沈浪更是完美,可你最后为何偏偏却选了那个王小石呢”
林渊显然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私人的问题,目光一阵空茫,顿时便愣在了当场。
话一出口,孙青鱼也觉得自己问得似乎有些不妥。
但既然已经问了,那便无需再扭扭捏捏了,毕竟这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疑惑。
林渊的神色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沉默了很久,久到连孙青鱼都觉得有些不自然了,他才开始回答那个棘手的问题。
“首先,叶开有傅红雪,花满楼有陆小凤,沈浪有王怜花。”林渊淡淡道,“在他们中间插手我会有罪恶感。”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与任何现世以外的人产生联系,至于王小石,那还真是一个意外。
孙青鱼听着他报出这一对对的名字,忽然苦笑道“这知识莫非是杨玖教给你的”
他可不觉得林渊会自己研究出这一对对都该是谁和谁。
林渊不去理他,只面无表情地继续回答道“其次,不是我单方面选了王小石,他也选了我。”
孙青鱼疑惑道“什么意思王小石不会那么主动吧”
“他那段时间的境况与我相似。”看着瞬间化身八卦宅男的前知心好友,林渊默默地叹了口气,解释道,“他刚刚失去了两个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而我也差不多。”
他似乎是花了很大力气才能说出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而等他说完之后,孙青鱼面色霎时一白,眼中有一缕幽深的光芒如急电般迅速掠过。
“无论他们做了什么,这两个人都曾被我珍之重之,永远都无法被任何人替代。”林渊低下头,掩去眼底的几分淡淡的愁绪,“王小石对那两个人的想法,大概也是和我一样的。”
许多人总以为时间或许能让所有的事情都被稀释淡忘,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哪怕过去再长的时间,都不可能完全被掩住。就算一时盖住了,哪天来缕微风,只需轻轻一吹,便能吹散覆盖在其上的尘埃,现出那个永远都不可能再被填满的深洞来。
孙青鱼看向林渊,神情复杂地问
道“没想到我还有机会听到你说这样的话。”
林渊看向他,面色淡漠如烟,一如往昔。
孙青鱼苦笑道“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只会对着我露出假笑,说些不痛不痒的客套话。”
林渊淡淡道“正如你所说,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
孙青鱼低头道“是啊,如今的我已经没能力再与你争什么了。”
“那倒是未必。”林渊抱手于胸,悠然挑眉道,“我当初向梁区长建议让你当区长,他同意得很爽快,你可知是为什么”
孙青鱼面色古怪地说“你怎么可能影响他做这么大的决定”
林渊淡笑道“因为他虽然不喜欢你的性子,但也不得不承认你有能力当好区长,否则我这建议他怎么可能会听事实证明,武侠分区的确比往年有起色了。”
孙青鱼道“所以你觉得我在新的分区也能混得很好”
林渊耸了耸肩,道“那就要看你想不想混得好了。”
孙青鱼豁然一笑,道“也无所谓了,能有份工资领我就随他去了。”
林渊见他如此,面上便有一丝如晨曦般的纯然笑意渐渐展开。
或许他们是回不到当初了,但至少,他们可以试着靠近当初。
作者有话要说尾声之后送点日常番外,郁郁桑我终于在1月之前给你写完了嘤嘤嘤嘤泥垢了
接下来就是修文了,不会有新番外出现了请安心
这日的春光晴暖,拂在脸上,恰似美人那温柔缱绻的耳鬓厮磨,惹得行人轻醉。
林渊懒懒得躺在一块青石上,动也不动,从旁人的角度看来,他的身体好像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可是下一刻,他却好似忽然有了精神,一下子就从石板上跳了下来,笔笔挺挺地站着,眉宇轻扬间是别样的温柔。
因为林渊看见了王小石。
每次看见这个看起来有些呆呆闷闷的少年之时,他面部的轮廓线条总会比往常柔和许多。
这样微妙的变化也只有王小石看的出来。
所以他只是唇角一扬,带起一丝宁淡如水的温润笑意。
林渊也回以微笑。
当他不笑的时候,面上总是一派云淡风轻的从容淡薄。
而当他开始笑的时候,那笑容中便会带
着三分傲然。
他们看起来都很舒适惬意,一点也不像是在逃亡中的人。
王小石曾想象逃亡之后风餐露宿的生活,但却未曾想象过原来有人可以把逃亡也变得如此有趣。
一路上虽有遇到过穷山恶水,但也到过山清水秀处,虽不时有追兵袭扰,但也可到各处小镇体会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总而言之,这逃亡生涯已少了些波折,少了些辛苦,多了些乐趣,多了些闲适。
林渊瞅了瞅王小石,一开口便道“七夕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想温柔”
七夕是在三天前,那时他们正巧在匆忙赶路,无暇闲逛。
这话问得平常,王小石也只是咧开嘴笑了笑,道“是有些想她,不过她应该会过得很好。”
他目光一闪,似乎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唇角的笑意淡若悠云。
“你忽然问这话,是吃醋了吗”
林渊的面色一冷,然而只是一瞬,唇角的笑意却越发深了。
走南闯北地走了这么些路,小石头原来还学会试探了
“吃醋娘们才会干的事。”
他的双眉微微挑起,一线流云弄月般的笑意凝在了眼底,衬得一双墨黑眸子莹亮如星。
王小石笑了笑,伸手拂去林渊肩膀上的落叶,这动作他已做得娴熟无比,仿佛是已经做了千百次一般。而林渊凝神看着他为自己拂去落叶,身体便渐渐放松,不再笔挺如剑了。
王小石重又将目光投向他,眉眼灼灼地笑道“我们好像一直未能好好过个七夕,不如今日便当做七夕吧。”
“为什么两个男人要过七夕而且七夕早就过了。”林渊却抱手于胸前,一副不能理解的模样,“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王小石默然不语地看着他,面上笑意渐退,开始有些局促不安地摆动着他的十根手指。
林渊知道那是他紧张的表现,挑眉道“怎么了这不是实话吗”
王小石长叹一口气,道“你已为我做了许多,总该换我为你做些什么了。过七夕的确是奇怪得紧,但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别的可以为你做了。”
有的,你可以少想些温柔。嗯我这绝不是在吃醋。
林渊见他那长吁短叹的
模样,便知道他心中实在不安,便莹然一笑道“真要做些什么的话不如回忆一下我们俩到底是咋好上的”
回忆一般总是甜蜜的,即使不是甜蜜的,也不会是黑暗苦涩的。
王小石却好像忽然被难住了。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仿佛以往的经历统统被他忘了个干净。
林渊皱起了眉头。
他扯了扯嘴角,苦笑了一声,道“我记得我跟你在一起的过程,貌似挺莫名其妙的”
回忆当初,他好像真的找不出什么可以细细品味的事。
王小石只是干巴巴地笑了笑。
以他恋爱十五次失败的光荣经历,林渊也不指望他能在这尴尬的时刻迸出来几个妙句。
总得说些什么吧为什么别人谈场恋爱都是海誓山盟各种波折,随便拿一场出来都是畅销的桥段,他和王小石之间的进展咋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点水花都起不来
不妙啊,再这样下去气氛得尴尬死。
我总得说些什么才好。
林渊咳嗽了几声,又道“不如去那边山上看看,有什么话边走边说吧。”
王小石只恨不能立时想出些什么脱身,见他这样说,立刻点头答应,面上的紧张也舒缓了几分。
“这样自是极好。”
林渊澹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向前走去。
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磕磕绊绊地前行,跌跌撞撞地摸索。他就算想爽快起来也有点快不起,只能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磨合。
不过这样患得患失的心境,倒是让他想起了第一次恋爱的时候。
说来也有些可笑,都是被甩过2次的老男人了,还在计较这些琐碎的细节,说出去真要被那帮子人笑死了。
王小石见林渊走着走着忽然低头一笑,似有心事,便出言试探道“林渊,你在笑什么”
林渊先是一呆,随即眸光一闪,便是一道粲然莹光。
“我不过是在想你那时刚刚恢复记忆,面对着一个什么都不清楚的白愁飞,会是怎样的感觉”
这话不过他顺口瞎编,用来唬人的,谁料王小石听了却眉头一皱,细细沉思起来。
林渊见他神情严肃,想必是在苦思答案,忽然有了兴致
,道“你对他到底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这话说出来怎么这么小言还有这好像是问到一个敏感点了吧天哪我想抽死自己。
王小石的眼底瞬间有一丝异样的光闪过,恍若霜重雾浓的晚上一重幽幽的灯火。
他浅浅一笑,却仿佛隐忍着几分悲哀。
“无论他做了什么,我始终都做不到恨他。”
他从来都是这般,默默地把一切抗在身上,然后带着一丝云淡风轻的笑容,将那些过往的悲欢离合一笔带过。
这是林渊最羡慕的一个地方,却也是他永远都做不到的地方。
就像人都会忍不住羡慕阳光的温暖,即使可能会被灼伤,仍忍不住在日光下曝晒。
王小石抬起头看着他,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十分认真地问道“你为何忽然问起这个”
林渊摊了摊手,道“我只是觉得你每次看见我的脸,都会想起他。故此,我才想知道你对他是怎样的想法。”
“想起他”王小石笑了笑,道,“是啊,初时的确如此。可这些日子处下来,莫非我会糊涂到将你和他混淆在一块吗”
林渊又咳嗽了几声,再说话时声音便轻了不少。
“今晚”
王小石像是立即心领神会似的,笑得十分纯良。
“我明白。”
“你明白你明白什么”林渊像是有些不满他回答得如此迅速。
王小石挠了挠头,仿佛是有些困扰的模样。
“上次是猜拳定上下,这次还是用比武来决定吧,我可不擅长猜拳。”
林渊冷笑道“你以为我真不敢认真揍你”
王小石看着他,虽没有说话,但唇边的笑容愈发真挚。
“我不知道。”
“还是猜拳吧,你就会只会出石头。”林渊撇了撇嘴,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背,“还真是块又圆又硬的小石头。”
但只有这块又圆又硬的小石头,才能把他的那副臭脾气一点一点地磨下去。,,,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