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 第 51 章
走在夜半无人的街上, 池罔轻声问“砂石,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有实体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早在刚才房流出声发问时, 砂石就已经隐匿了自己的踪迹,此时听到了池罔的问话,砂石感到了受宠若惊。
“所以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把我认出来了是吗我果然和你有缘分的呀,嘿嘿嘿嘿。”
“你说过你长着一张娃娃脸, 又会半夜偷偷摸我, 这种事大概只有你干得出来吧”
砂石感受到危险, 没敢搭话。但池罔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纠, 只是问“砂石, 你和那个鸡爪子, 本质上是一样的存在么”
“鸡哦, 不一样。我觉得,我可能没有她程序那么复杂完整,所以每次和她接触, 都借了你的掩护,她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发现我的存在。”
池罔正色问道“所以我们刚刚是杀死了她吗”
砂石如实回答, “它无所不在, 我们只是切断了她的一部分,假以时日,她还会恢复如初。”
“无处不在,她也提到过她自己是个神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确实非常强大, 想给自己封个神,也没人会拦她。”
深夜在大街上溜达的池罔,脚步慢了下来“砂石,那刚才我进去的那个地方,又是什么”
“那是一个狭间。”砂石回答的很快,“那个鸡爪子她抓取了你,把你困在里面她都对你做什么了”
“在你来之前,我只以为这是个梦,后来才发现有点不对。”
砂石感到得意,“啊呀,幸亏我来救你得及时呀。”
池罔悠然道“我要是指望你来救,尸体都不知道凉多少次了。”
砂石哭了出来,“对我这么狠的吗我这么喜欢你,你不能也喜欢我一点吗”
池罔便道“你趁我醒不过来时,除了我的脸,你还偷摸什么了”
砂石立刻就老实了,收起了自己的假哭,变回了一个安静的宝宝。
“鸡爪子把我抓进去,目的是什么”池罔静静地想了会,问,“如果里面的东西对我造成了伤害,会在现实中,有同样的伤害吗”
砂石为难了,“呃”
池罔已经接着说了下去,“看样子你也不知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用特地去尝试。我在仔细回想她对我出的招,比起实质性的伤害,她似乎更偏向精神的折磨。”
“想杀了我,从摧残我的精神开始吗”池罔若有所思道,“还有一件她说的事情,让我很在意她说她在离线后,也可以正常运转的,因为她的能源还在为她能量。”
“我在想,她的能源是什么样子会像之前的我一样,也是活生生的人吗”
池罔抽丝剥茧的分析道“所以说,可能有其他的人,和之前的我一样,都成为过她的绑定对象,被她连续不断地抽取着能源,着运行的能量。”
砂石已经被池罔举一反三的分析能力震惊了,他总是要慢一拍才能跟上池罔的节奏,不禁有些惭愧,“有你在,我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若是砂石此时能化形实体,估计池罔会怜爱地拍拍他的小脑袋,“你什么都不用想了,把事情交给我,我来分析明白就好,明白吗”
砂石乖乖道“好。”
想到刚才化成光尘的鸡爪子,池罔问“刚才你吃到了多少能量”
砂石嘻嘻笑道“不少,你想做什么”
“我想追踪确定一下她所说的,她所拥有的运行能源。”池罔想了一会,“你有什么建议”
“我一直在学习一套组件,池罔,就是之前的那个百晓生。百晓生本就是鸡爪子的一个功能组件,为什么会单独被提出来,做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人呢”
池罔点头问“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一个百晓生的傀儡,把它放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不知道会有什么收获”
“也行。”池罔说,“做着看吧,看看会不会有收获。”
砂石道“还有剩下的能源,我想把它还给你。池罔,虽说你不需要武力,就已经足够强大。但是根据我运行的概率数据,若是你的武力值维持太低,你就会拥有生命危险”
“傀儡安放好后,我会为你回复2的内力。这样安排,可以吗”
池罔自然没有意见,他走在无人的街上,看起来沉稳而平静,但是砂石根据他在外面转的圈数,就是觉得这件事,并不是对池罔毫无影响。
砂石犹豫了一会,还是说“池罔,你刚才被拉进去的那个狭间里,你见到的都是假的,千万不要太受影响。”
“我知道。”池罔叹了一口气,“我在想这种事情,以后如果再发生的话”
池罔没说完这句话,他在街上停住了脚步。
“对不起池罔,是我忽略了这种可能。我以前从没有在这方面为你进行过防御,以后我要分出一些能量保护你,不让你这样被她欺负。”
池罔一笑,“有人能欺负得了我吗”
砂石长长的“哦”了一声,感叹道“看你现在这样,我真的是有点好奇。你这么厉害,当年那个庄衍,是怎么拿得下你的”
他未束的头发被风吹散,池罔将头发掖到耳后,低头道“重要吗他已经不在了。”
砂石小声说,“重要呀,池罔,我想多了解你一些。比如说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你可以和我说说,咱俩平常多聊聊,可以给你脱敏,以后如果再被鸡爪子抓到了可趁之机,咱也不慌。”
池罔态度十分坚决的拒绝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说不对,我心志坚定,无坚不摧,怎么可能有害怕的东西”
房流因为池罔布置的书,熬夜通读到三更天,才刚睡了一会,就听到天边一声惊雷。
这一声把他震醒,他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可是他刚睡了半个多时辰,就再次被吵醒。
他旁边池罔的房间,大清早就已经开始来来回回的折腾起来,事关池罔,房流醒后见天边已有亮色,便直接起床了。
他去敲了敲池罔的门,“小池哥哥,你起床了吗”
房流习惯了吃池罔的闭门羹,没想到他的门这次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敲开了。
打开门后的池罔站在门边,他刚刚沐浴过,在身上套了一件衣服就过来给他开门。
那衣服沾着水贴在身上,房流看了一眼他腰臀弧线,顿时喉头一紧。
池罔看他目光散乱,就在他脑门敲了一下,示意他看自己的头发。
房流顿时震惊了,才一晚不见,他是怎样自己头发弄成这个卷度的
池罔保持了表面的淡定,“来得正好,咱们按照上次你帮我弄直头发的方法,再帮我弄一次吧。”
房流双掌一击,“说到这个小池哥哥,给你看看我特地从江南边给你带过来的礼物。”
木棍的一端用金属打了个套,套上了镶嵌着一块平整的薄钢板。这样的薄钢板一共有两片,套在两条木棍上。
而木棍的末端,却让匠人做了一个可以单手压动两片薄钢板的弹簧扣,将两条木棍的底部连接在了一起。
房流叫客栈早起的伙计生了火盆,端到屋子里,他坐在火盆便,将那金属板放在火上加热,一边解释道“自从上次我和小染姐一起给你烫过头发后,小染姐姐回去就发明了这个小东西,她给这个东西起名叫直发板,简称直板,因为它可以把头发烫直。”
比起用两柄沉重笨拙的剑,用两块小巧干净的薄钢板把头发烫直,显然是一件更令人愉快的事。
房流一边翻转手中的直发板,让钢板受热均匀,一边和池罔继续搭话,“小染姐姐发明了直板后,说要在皇城里开家店,先小范围试用,看看效果怎么样,随时进行改进。等完善后,她就会大规模售卖推广。以及她还提到过,过一阵子她还会再出一种卷发板,专门把直发烫卷,皇都的姑娘已经传开了,纷纷约时间前去店中,我离开皇都时,她新开的店已经非常火了。”
池罔大搭话道“步染经商”
“她是步家少主,步家早几代还是武将,后来家里武艺衰落,转做了皇商,皇宫中特供的缎布,都是步家布铺的出产,以及,前些年官府开放给民商的盐、茶,也是步家拿了独一份的民间经营权。”
“好了。”房流拿着那加热好的直板,掀起了池罔的一缕头发,将它放平在直板上,迅速拉直。
但是意外出现了,直板划过头发,被夹住的这一缕头发,却从中间断开。
一片薄云一样的黑发,就这样轻轻的滑落在地上,带着一点点烧焦的糊味。
两人注视那片头发,房流明显有些惊慌,“不不会呀,我还特地跟小染姐练过,皇都那些姑娘的头发,我一个都没有烫坏啊我我再试试。”
房流换到了池罔的另外一侧,重新抓了一片头发。
然后地上出现了更多的头发,两人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房流战战兢兢道“小染姐说的几个要点,我都记得清楚没有过度加热,用的力道也很轻,那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了。小池哥哥,可能是你的头发在这段时间里烫过太多次了,发丝脆,所以一烫就会断。”
“要不、要不”房流心惊胆战地接了下去,“小池哥哥你精通医术,不如配些药膏,润润你现在的头发或者直接敷在头发上,到时候我再给你烫一次,好不好”
“我可以试试。”池罔叹了口气,“可是你看我现在的头发,一会怎么出去见人啊。”
兰善堂开张了。
阿淼正高兴今天池罔来得早,却发现池罔没坐诊,直接带着她去了药房。
阿淼茫然问到“池老师,您今天怎么换了个发型啊”
池罔看了她一眼,冷淡问道“怎么了”
“您后面头发怎么编了个辫子别说这样还挺可爱啊不,挺清爽的。”
这就是房流给他出的主意,头发卷了起来,那就编成辫子,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觉得房流这说法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于是池罔就让他给自己编了个辫。
只是那些烫断了一半的头发,就编不起来了,还偏偏是脸边的两缕头发。房流看了他一会,拿了个剪子稍微修了修,就让他出门了。
阿淼面露出崇拜,“您前面的头发特意剪短弄卷,垂在耳畔,后面却扎了辫子哎,老师您这是城里那位师傅给谁剪的呀我一会也去剪一个,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池罔闻言指了指房外的房流,阿淼一看房流,顿时有点愣。
奶帅的房流正咬着一只发带,把自己平常扎着头发散开,也在脑后编了个和池罔一样的辫子。
他还用手勾弯了额前的碎发,弯弯的搭在脸侧,显得非常帅气可爱。
他身边等着燕娘,在池罔的用药和阿淼的照顾下,燕娘的眼睛已经基本恢复了,现在她生活有了希望,再也不寻死觅活了。
此时她拿着几匹布,递到了房流面前。
房流认真挑选道“黛蓝色太暗了,雪青有点太招人,那就选这匹鱼肚白、和那匹鸭卵青我把尺寸给你写在纸上。”
阿淼在心中沧桑的感慨,这年头,连男人都这么爱美了吗她一个大姑娘,连个小男孩都比不过了。
池罔没去关注那边的事,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东西,想了一会,才给自己配出了一款药膏,吩咐阿淼道“你将这些东西熬出来,放凉后装在小罐里,今晚收工前给我。”
阿淼全都记了下来,“没问题,我一会就去做。”
池罔看着他刚才打开的一个药匣,装在那里面的药,他最后没有在方子里用到。
他本该关上,匣子刚推进去一半,他手却停了下来。
本来都已经拿好了药,正要去按照池罔吩咐亲自熬药的阿淼,突然听到池罔叫了她名字。
她立刻脚下一转,走了回来,“池老师,还有什么安排”
池罔眉间微蹙,叹了口气,“我刚给你的那个药方,晚点再做,现在先做个别的。”
“好的,您要做什么药”
池罔神色有些让人看不出深浅,“我要做很多种药,今天若无急诊病人,你我都不在外面坐诊了,我与你一起把这些药做出来。”
能有机会学习池罔制药的手法,阿淼知道机会难得,顿时精神一震,“您说,我这就记下来”
“羌活、前胡,去芦,一两半。白茯苓去皮、人参、桂心各一两。”
池罔一味一味的斟酌着,他补充道“川芎一两,鹿角胶上锅炒,一两。侧子去皮脐,一两半不,侧子也是一两。 ”
阿淼划掉刚刚记下的文字,重新写上了更正过的分量,不禁有些惊讶。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池罔开药时,会如此的犹豫小心。
池罔大多时候都是成竹在胸,开药方时一蹴而就,从没见过这样反复更改,仔细斟酌。
他慢慢地开出了药方,又蹙眉想了一会,才慢慢道“这一副药制成药散。”
他亲自检查了阿淼的药方,确定无误后,才继续道“我接下来说下一个方子,和上一个药方有相似之处,但效果却大不相同,你记仔细。”
池罔这不同寻常的态度,让阿淼更是十二分的谨慎,正色应道“是”
蹙眉想了片刻,池罔继续道“这一副药制成药丸。还是用羌活和麻黄各半两。防风六钱,炙过的甘草,七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就在兰善堂白班的大夫可以收工时,门口来了个人。
房流正坐在门口看门,膝盖上放着一本四月民令翻着看,他在等池罔收工后一起去吃晚饭。
小池哥哥白天的时候说了句想吃鸡爪子,他就特意打听到了今城一家特色炸鸡爪,盐焗蛋黄裹着的鸡爪子炸出来色泽金黄,据说附近的男女老少,就没有不喜欢吃的。
在这样悠闲的气氛里,当这个人出现在兰善堂时,房流立刻就察觉到了。
当他收了书望向来人,顿时神色微变。
他从兰善堂前跳了起来,稳稳当当的笑着招呼道“何事惊扰佛教掌门大驾我们这一间小药堂都蓬荜生辉了固虚法师快请进,我唤小童为您上茶。”
固虚法师风尘仆仆,显然是一路辛苦奔波,他染霜的眉间深有忧色,“房公子不用客气,老僧前来,是为了请池施主出手医治我门中一位僧人,此事紧急,耽误不得。”
房流被老和尚一句话叫出身份,神色丝毫不变,依然是笑盈盈的“我小池哥哥十分繁忙,您先进来坐”
“不许他进来。”
一句话从内堂传出,池罔也跟着飘了出来。
他经过房流身边时,身上有一股浓郁的药香,房流侧过头不动声色的轻嗅。
固虚法师手持一百零八颗的菩提子珠串,他与池罔有些渊源。早在三月初他还没去庄衍墓时,就在南边的小镇上见过他。
第一次见面,这老和尚就要渡他,真是不安好心。
此时再见,池罔一样对他殊无好感,从固虚法师身边走过时,就像根本没看见这个人似的,淡漠道“走了流流,吃饭去。”
房流愣了一下,立刻跟上。
佛门掌门就这样被晾在兰善堂前,他怔愣片刻,还不等追上去,就被兰善堂的女大夫叫住了脚步。
阿淼小心道“法师留步,池老师知道您为何而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她小心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药瓶,恭敬道“这便是您所求之物,请收下。”
作者有话要说池罔的私人豪华形象定制团正在诞生中。
房流首席美发造型师。
阿淼调制纯天然草本无人工添加剂的烫发美发膏。
燕娘一线成衣匠,手工裁衣,个性定制。
盆儿镜子,负责反光。
接受日万挑战的一个原因是,我想借这个机会,看看到大后天时,能不能直接一口气写到盆儿出场前后\\o
理解你们,我也想盆了。
谢谢冷茶的地雷
引用
1 “羌活散”化用于
明方贤着奇效良方
2 “麻黄羌活汤”化用于
金刘完素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打开,老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会打不开的,请牢记: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