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网游小说 > 怪她过分美丽[快穿] > 深宅表小姐
云净天空,天井的地上埋了两只黑釉大缸,别庄里刚刚下了几天的雨,缸里用于平日盥洗的水已经满口平了。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被雨水冲刷得非常干净,光洁的卵石显露出泥土下斑斓的花纹。
穿素色凉衫的少年拿起别在缸口的铜水勺,一只脚伸出鞋子踩在铺了鹅卵石的地上,一只脚踏在水缸上,动作莽撞地舀了一勺水。正准备浇下,脚跟不慎滑下水缸,铜水勺里的水失控地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树下。
被这澈凉的感觉一惊,萧幼绯猛地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穿越到原主十二岁的时候,她分明记得原主的悲剧是从十五岁开始的。
穿凉衫的少年立刻跑过来,他似乎有些胡人血统,浓眉大眼,皮肤呈小麦色,一身肌肉漂亮利落,此时脸上挂着有些愧疚憨涩的表情,吞吞吐吐道“幼幼妹妹,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泼到你了。”
萧幼绯抬眼望去,茫然的情绪里添了一丝讶异。
这是原主未来的丈夫穆铮。
从地上站起来,她望向眼前的少年“这里是哪”
“锦云山庄啊,幼幼妹妹你忘记了,我们前日才来这里避暑的。”
时值萧幼绯十二岁的夏季,琅琊的望族穆家举家至乡下的锦云山庄避暑。
她低头看向自己,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微晃一下脑袋,还能感觉到头上十字髻和别花珠钗的重量。
只是身上微微有些湿意,想必是拜这调皮好动的穆铮所赐。
丫鬟碧枝赶紧走过来给她擦拭脸上的水珠,用件绣花裘衣将她包裹起来,嘴里忧心忡忡地道“表姑娘向来身体不好,可不能受凉了。”
穆铮一听更加羞愧,他伸出手将萧幼绯冰凉的小手裹进自己滚烫的手心里,轻声道“是我不好,你可千万别生病了,不然祖母就要责备我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萧幼绯从他手心里抽出自己的手,用柔和的声音道“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不会告诉外祖母的。”
穆铮在心里深深舒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表妹向来温柔知礼,善解人意,和穆沁微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皮猴儿不同,定是会原谅他的。
他犹记得第一次看见萧幼绯的情形,丫鬟爬上了马车,门帘一掀,一个玉似的女童探出头,粉雕玉琢的小脸,眉眼盈盈,左眼下一颗丹红色的泪痣,显得又媚又秀致。
是他来自沂州的表妹。
他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稚气如春笋从眼角眉梢冒出来,是一种单纯而真挚的欢喜。
“我我下次给你捉蛐蛐玩,给你最大的那一只。”
谁要你的蛐蛐。
萧幼绯在心里暗笑。
他若是真把蛐蛐送来了,穆家老太太说不定才要打断他的腿。
三人一路顺着长廊走到了里院。
院子里栽了竹子和花,还有十几棵香樟树。整齐坐落在院内的凉亭上是金碧辉煌的琉璃瓦,绿色的檐上雕着各种各样的精美的花纹,四个翘角系着一只铜制的风铃,奢靡之风令人惊叹。
亭内一角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刺耳的声音。一群男孩正在高昂嚣张的叫骂着什么,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只是年龄尚小,听上去奶声奶气的。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撞到我身上,脏了我这条新买的掐丝隐纹锦袍衣服,你要怎么赔你这条命都赔不了。”
他大概十岁左右的模样,相貌高贵精致,有别于数十年后抑郁不得志的颓废样子,腰板儿挺直,下巴高抬,像只骄傲的大公鸡,正和一群男孩一起对身下的人儿拳\脚\交\加。
这是怎么了
她的视线向下移去。
在如雨般落下的拳头和脚底下露出个大概八九岁的男孩,瘦得骨头嶙峋,满脸的血污和青紫,眼睛被人打了一拳已经肿胀得睁不开。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委屈或者愤怒,反而虫似的爬到为首的男孩脚下,乞求他再踹自己一脚。
“是我的错,我走路没长眼睛,脏了少爷的衣服,您再踹我一脚解解气吧。”他脸上挂着丑陋的谄媚的笑容,像只匍匐在人脚下的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儿。
“可不就是你的错吗”男孩脸上满是得意轻蔑之色,下一秒就要冲着他已经伤痕累累的脸再加一脚。
看清被打男孩的面容,萧幼绯瞬间瞪大了眼睛。
穆阶
这怎么可能
别看穆家现在光彩显赫,可要不了二十年穆家上下就都要仰仗在他的鼻息下生存。
他将异军突起袭下穆家鲁国公的爵位,然后一路高升,最后位居大司马,权倾天下,威慑群臣,其手段狠辣且睚眦必报,却功劳盖世,北伐东征,还北骅数年的河清海晏。
萧幼绯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抖
穆家的兴起是三代以前的事。
骅文帝的世子妃穆文君因骅成帝只有四岁临朝听政,穆氏家族以外戚身份崛起,经过几番权力斗争,穆家的祖君穆安远得荆州刺史之位。
此后穆家后世代代为官,有累世之美,长期居住于惠陵琅琊一带,是盛极一时的百年望族。
萧幼绯是穆家的穆老太太的外孙女,她的父亲萧石让为现领内帑钱粮的皇商,万贯家财,富甲天下,平日里为生意营营逐逐,席不暇暖。
穆老太太怜她无人依傍教育,便接她到自己身边。
萧幼绯秉绝代姿容,具蕙质兰心,颇得穆家上下的喜爱。她十五岁成年后,老太太便做主将她嫁给了穆家二房的嫡子穆铮。
此时士族垄断,呈“公门有公,卿门有卿”的局面。士庶之科,较然有别。萧石让处士农工商之末,萧家又无地位显赫之人,萧幼绯嫁给有望袭爵的嫡子穆铮实为高攀。
她的结局可想而知,穆铮一朝被美名远扬的韶光郡主看中,萧幼绯自请为妾,此后在深宅大院里顾影自怜,郁郁而终。
她死前的最后时光,便是成日独自在镜前梳妆揽发,虽秉仙姿玉颜,却已早生华发,眉心两道深深的褶皱,唇角的笑意寡淡而凄凉。
她的丈夫与他人伉俪情深,她却成了见不得人的第三人。
念及此,女人怆然泪下,满目苍凉。
可谁也没想到,事情却在这时候发生巨变。
穆家三房庶子穆阶一夜之间得到穆家太爷的重用,以狠辣手段肃清穆家所有的反对势力,最后竟越过父辈拿下鲁国公府的世孙之位,将穆家荣极一时的公子穆羡、穆铮等人生生压在身下。
她将目光移向前方,那群身着华服的男孩还在肆意地施暴,嚷嚷声、辱骂声不绝于耳。
怨不得穆阶崛起后宁愿背上残杀手足的罪名也要大肆打压穆家其他的子弟。原来早在十年前,穆家上下就为自己的将来埋下祸患。
她幽幽叹一口气。
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恍然间一道惊慌、谦卑的目光跨过重重阻碍胆怯地看向亭子外面的萧幼绯。
那目光湿漉漉的,像沾了水的袍毛。看到她,他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容,似乎是在讨好她,下一秒,那秀气的脸庞却被一只脚正中面门。五官扭曲变形,鼻血瞬间飙出来,溅在地上殷红一片。
她的心猛地一提,下意识道“住手,你们别打了。”
这声音太清脆悦耳。施暴的男孩们一下子僵住了。
为首的穆典瞥一眼萧幼绯、穆铮二人,脸色骤变。
是祖母最喜欢的两个人儿。
他嘴里冷哼一声“惹不起,走。”
十几个公子哥儿连忙跟在他身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穆阶颤颤巍巍地不敢动,像只老鼠趴在地上垂着头。
也许是从未有人在他人的拳脚下救过他。他在心里想这二人也想打他可打人也分先来后到的,他们怎么能插队他还没做好被这两人打的准备。毕竟他们的招数他还没领教过。
穆铮看一眼萧幼绯,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幼幼妹妹,你救他干嘛这穆家谁不知道他就是个任人欺负的,听说不论谁打他,祖母都不会管。所以成天都有不少家仆或兄弟们去欺负他。”
见萧幼绯不言,他又道“再说,穆典每次在大娘那里受了气,就要来找穆阶发泄,你今天拦了他,他明天说不定就要打得更凶。”
萧幼绯还没回话,穆阶却呆不住了。
因为跛了脚,他像个车轱辘似的在地上滚了两圈,滚到了他们身边,连忙堆起笑容道“谢谢穆铮哥哥,幼幼姐姐相救,我感激不尽。”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看向萧幼绯,目光触及她得体的服饰和绛珠仙子般的面容,他的眼里瞬间闪过一丝深深的赧然,羞于见人的卑微愧怍之情填满了他的整个胸腔,不敢再直视她,他连忙深埋下脑袋低低的道一声“谢谢幼幼姐姐。”
声音细弱,像未成年的小兽发出的呜咽。
她的心猛然一颤。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