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21 章
自古以来,百姓要交的税明目众多,有时候朝廷为了表示自己的仁德,也会取消掉一些苛捐杂税。而人丁税,不管哪朝哪代,都是必须交的税目。
是以永嘉帝听萧景曜提到这三个字,瞬间就瞳孔地震,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这这会不会有些不妥”
历朝历代都看重人口,人丁税也和人口数息息相关。治下的百姓越多,交的税越多,国库也越来越充盈。只是有些百姓被地方豪强或是威逼或是利诱,从给朝廷交税变成豪强的隐户,给豪强交租。也有的百姓为了逃避朝廷的赋税,主动带着田产投奔地方豪强或是族中出息子弟。官员们名下的隐户就是后一种。
萧景曜提出要废除施行了上千年的人丁税,为的就是让原本的隐户主动出来成为大齐
永嘉帝的关注点则
萧景曜的看法和永嘉帝大不相同,“如今商业兴起,各地的港口给朝廷的税已经是整个大齐的人丁税的十倍百倍。陛下何必拘泥于这一点人丁税更何况,若是朝廷不人丁税,陛下想想,那些让陛下头疼的隐户”
永嘉帝目光一亮。对于帝王而言,隐户问题都是他们登基后必须要面临的一个严峻考验。有能力的帝王可以准挑选出能臣,给人才们施展的空间,去各个地方当亲民官清出隐户。对于官员而言,治下的户籍和人口数量的增减,也是他们考评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以有点抱负的官员到了任上,都会着手清隐户的事情。当然,这是皇帝英明,不好糊弄的情况下。要是皇帝诸事不管,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那底下官员吞并土地只有更厉害的,地方官员要想括隐,难度系数直线飙升。
萧景曜和永嘉帝当然不存
甚至
这样的明君,不可能看不明白隐户之患。是以萧景曜只说了取消人丁税,永嘉帝便立即想到了清隐户上,并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税能稳住,那废除人丁税,倒也不是不可行。”
没有皇帝乐意看到自己的治下有隐户。永嘉帝也不爽官员和地方豪强隐户很久了。
永嘉帝很是感动,看向萧景曜的目光满是柔软,语气竟然还有些哽咽,“我就知道,只有你会这么掏心掏肺地为我着想”
隐户问题,皇帝和官员们心中都有数。放眼望去,满朝文武,名下没有隐户的,绝对是少数。每当朝廷要清隐户时,官员们适当放点血
,再拾几个地方豪强,将户籍数目做得漂亮些,也就过了。并不会一查到底,将天下所有的隐户全部都清查出来。
那也做不到。
要是废除人丁税,隐户们自愿出来,那肯定能比朝廷自己清隐户的效率更高。
萧景曜建议永嘉帝,“将人丁税摊入田亩之中,日后永不加赋。正好还能让朝廷顺势重新录一遍土地。”
永嘉帝眼神一亮,隐户和田地两大难,倒是让萧景曜一举给解决了。诚然,这次清隐户也不能将隐户和隐田全部清出来,但绝对能清出一个十分不错的数目。
萧景曜也不觉得自己现
看看现
永嘉帝思忖再三,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这样有关税的大事,必然要经政事堂。胡阁老一听永嘉帝这话,就拿眼觑萧景曜。这个提议一看就是萧景曜的风格,从实物税折算成银子再到摊丁入亩永不加赋,萧景曜简直是和税法杠上了。
不过废除人丁税,永不加赋,怎么看都是仁政,道德高地已经被人占据,其他人再想反对,总觉得底气不是特别壮。
胡阁老也不想反对。他和原先的李首辅不一样,李首辅处变不惊,春风化雨,不管什么难题,都不声不响地给处理好。胡阁老没有李首辅那份养气功夫,一开始的内阁阁老中,胡阁老就是其中性情最火爆的,动不动就跳脚,梗着脖子同正宁帝讨价还价更是常有的事。现如今胡阁老当了首辅,性子也没怎么变。更兼是永嘉帝曾经的老上峰,永嘉帝也对他颇为纵容,胡阁老的脾气愈
别看胡阁老先前一直为了各项银子同正宁帝顶牛,但那是国库就那么点银子,得打细算地花。就算是国库吃紧的时候,胡阁老都没抠过赈灾银子,甚至主动提议多拨些赈灾银粮。现

这事儿出奇顺利地
拿去朝堂上一提,反响也差不多。一些
心里有鬼的也只能哀叹自己又要损失些田地和佃户,不敢
萧景曜倒是有闲心观察了一下朝堂百官相,眉头微扬。看来他离开大齐去海外的这几年,永嘉帝这个皇帝干得十分不错,
自此,摊丁入亩,永不加赋之仁政,一锤定音。大齐日报火速跟上最新消息,朝堂内外都是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其中,百姓们的感激尤为真实。人丁税,家家户户都要出。现

永嘉帝知晓这事儿后,还背地里和萧景曜说笑,“我要是真的成万岁了,那就是大鳖成了”
萧景曜“”
虽然皇帝不信长生之说是好事,但永嘉帝拿鳖来调侃他自己,是不是也有哪里不太对
永嘉帝确实没有这些顾忌,作为一个帝王,他登基这几年立下的功绩已经足够让后人津津乐道,他又不是卷王,没兴趣
这不能行
萧景曜也没想到永嘉帝的关注点会这么奇奇怪怪,谨慎道“并非如此,也有同我们一样的黑头
但是后者现
萧景曜沉默。
永嘉帝冷哼,“蛮夷之人,只知掠夺,不通伦理。”
“来觐见陛下的,倒是下苦功练礼仪了。”
永嘉帝继续冷哼,“那是因为他们想
萧景曜轻笑,“也因为大齐的水师和战船足够厉害。”
永嘉帝一愣,而后大笑。
“可惜朕不能亲自出海去看一看这些蛮夷之地,也不知道它们是否有对大齐有用处的地方。”永嘉帝感叹。要是再来个金银岛,瞧着就很不错。
萧景曜则笑道“它们那边的粮种,确实造福了我们大齐百姓的餐桌。”
至于矿
除非像欧洲那样,设殖民地。但这和华夏几千年尊崇的儒家文化相悖,若要向外殖民,朝堂上必然有一番口舌官司要打。
胡阁老等人的意思也是先稳扎稳打,管理好大齐附近的这一片海域和国家,不留出
任何一个缺口。
其实大齐的地理位置是真的不错,放眼整个世界都是顶尖水平。现
更难得的是,打仗的同时竟然也没有劳民伤财,天公也作美,这几年风调雨顺,鲜少有大灾,任谁来看,都得称一句盛世。
无怪乎胡阁老等人那么激动。大齐开国近百年,终于迎来了盛世腾飞。而他们,是和明君雄主一起,缔造盛世的人。
注定青史留名。
永嘉帝也忍不住感叹,“当初父皇立我为太子,我心下惶惶,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败掉祖宗基业。那时候哪里会想到,会有如今之盛世光景。”
别说当初的大臣了,就算是当初的永嘉帝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能成为一代明君。咸鱼永嘉帝不摆烂的理由很简单,只是不愿意让正宁帝毕生心血付诸东流,也不愿让后人指责正宁帝什么都好,就是选了个废物继承人,成为了正宁帝的污点才努力翻身奋斗。万万没想到,时也命也,竟然缔造出这样一个盛世来。
萧景曜的眼角抽了抽,看着一脸感慨的永嘉帝,真诚地建议道“这话您还是少说吧。”
听起来怪欠揍的。
要是日后去了地下见到了大齐历代帝王,萧景曜担心永嘉帝要挨打。
这个
永嘉帝嘿嘿一笑,“这是朕的运道,旁人羡慕不来。可惜朕朝政诸事缠身,竟然不得闲,不然,朕也想出海去看看。”
“不,你不想。”萧景曜面无表情,准预判永嘉帝接下来的话,“太子还小,拔苗助长不可取。”
永嘉帝一脸遗憾,“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早点生孩子。”
萧景曜“”
有时候一个人面对顶头上司也挺无助的,时常要为他山路十八弯的脑回路而惊叹。

永嘉帝开开心心地拿着萧景曜画出来的航海图,看着上头各个国家的位置,同前来觐见的使臣一一对应,眼神更灼热了几分。
萧景曜揉了揉眉心,默默为未来的太子哀叹一声,而后眼观鼻鼻观心,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又是两年过去,让萧景曜意外的是,
时隔几年,少酋长见到萧景曜也很高兴,他本来就学了不少大齐官话,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