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7 章
萧景曜绝对不会看错那条定律,毫不犹豫地向这位看起来不修边幅的小老头
一旁的梁千山和随行的鸿胪寺官员满脸迷惑,萧大人什么时候学的嘤语,听起来就跟本地人一样,要是蒙住脸,绝对听不出来他是外族人。
其他学者听了萧景曜这话,更是怒火熊熊,大声劝萧景曜,“这位先生,请你考虑清楚,埃尔维斯是个卑鄙的剽窃者,他剽窃了尼森先生的学术成果,还无耻地说尼森先生才是剽窃者”
被称为埃尔维斯的小老头嘴唇抿了抿,对着萧景曜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外来者,别烦我”
说完,埃尔维斯又死死瞪着说闲话的人,“我说过,我不是剽窃者那个该死的尼森才是”
对方神情鄙夷,“官司已经判定,你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那些理论成果是你的,但尼森先生却有完整的证明。我们不相信证据,难道就只相信你的话吗”
“谁知道他脑袋里
“卑鄙的剽窃者尼森先生实
梁千山听不懂这些人的话,却也能听出来他们没说什么好话,又有鸿胪寺官员翻译的一部分内容,梁千山忍不住凑到萧景曜身边,小声问他,“萧大人,这个人好像不是那么清白。不如我们再换些人先前那些被烧死的科学家的助手,听说我们邀请他们去大齐,让他们
梁千山表示难以理解。远离祖国去往异域他乡,要不是实
萧景曜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抹讥诮的笑容,“你怎么知道,他们现

“哪怕不用上绞刑架,活得也跟阴沟里的老鼠没什么区别,人人喊打。”
梁千山硬生生打了个哆嗦,诧异于某主教的影响力,“这可真是教会竟然比皇室对百姓的影响还深,这边的皇室真是”
梁千山硬生生咽下“无能”两个字,神情却颇为不屑。
搁大齐,佛家道家想要作妖,就等着帝王灭佛灭道吧。
萧景曜神情冷淡,“民智未开,又都信奉上帝,将教皇看作上帝
大齐的帝王自称天子,同样玩的是君权神授这一套。这边直接把神抢到了自己一方,王室失了先机,只能受制于人。
不过也是大齐神明太多,百姓们可以选择供奉的神明太多,实
梁千山点头又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问萧景曜,“若是执意邀请这位科学家,会不会有麻烦”
萧景曜笑着看他一眼,“你会怕麻烦”
“那当然不怕”梁千山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
萧景曜又是一笑,“那你还担心什么放心,相信我的眼光。”
那位埃尔维斯的手稿上面,除了那个定律之外,还有许多推导过程,字迹都和他刚刚写出来的一样。
数理化这种东西,会就是会,不会也很难瞎写。尤其是公式定律的推导过程,有人学个公式就两眼一抹黑,再来挑战推导过程,没两把刷子根本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不管这位埃尔维斯是不是剽窃者,萧景曜都能确定,这位
更何况,有了这么完整的推导过程,验证出了几条定律的人,真的会去剽窃别人,说别人
萧景曜对此表示怀疑。
真正有实力的人,不屑于做这样的事。萧景曜愿意给埃尔维斯一个机会。
埃尔维斯不耐烦地看着萧景曜,再次强调,“我说了,外来者,不要打扰我”
说完,对方低下头去,奋笔疾书,将外界所有的谩骂全都屏蔽,继续完成自己的推导过程。
萧景曜站
大名鼎鼎的胡克定律,物理学最重要的基本理论之一。
萧景曜看着这位小老头时不时皱眉思索,时不时文思泉涌,偶尔还烦躁地狠狠抓头

埃尔维斯看了一眼萧景曜,讥讽道“你能看得懂吗”
萧景曜神色自若,“您怎么知道我看不懂”
埃尔维斯顿了顿,“好吧,太过傲慢是我的错。如果你真的帮我完成这个推论,我想我可以考虑跟你去神秘的大齐。”
近来,来自神秘大齐的客人已经成为伦市最热闹的话题,沉浸
萧景曜没想到埃尔维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先是诧异地睁大了眼,而后爽朗地笑道“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试试将下面的推导过程完成。”
埃尔维斯终于认真地看向萧景曜,盯了他许久,仿佛
的羽毛笔递给萧景曜,“那你就试试吧,这可是我研究了很多年的东西,如果你能补完,那我和你回大齐,就是主的旨意。”
周围人本来还想劝说萧景曜一番,但听到埃尔维斯说出这是主的旨意之后,又都闭上了嘴,等着看萧景曜能不能完成这个推导公式。
萧景曜当然不会露怯,甚至
埃尔维斯的眼神刷的一下就变了,震惊地看着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大齐官员,“上帝啊,这就是神秘古国的天才吗你
萧景曜摇头,“大齐的书人,学的是四书五经。”
那是什么东西埃尔维斯蓝色的眼神中满是疑惑。
萧景曜又道“我知道这些,只是因为我站
埃尔维斯愈
萧景曜还没开口,听了鸿胪寺官员小声翻译的梁千山已经怪叫起来,“要是年轻人都像他一样,那我们还活不活了”
要是大齐的年轻人都能有萧景曜的水准,那绝对是满天神佛通通显灵,让大齐国运通天。
看到梁千山夸张的表情,埃尔维斯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大齐很好,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去大齐。但是他们说我剽窃,你们不介意吗”
萧景曜认真地看着埃尔维斯,“你真的剽窃了别人的研究成果吗”
埃尔维斯摇头,脸上又有了怒气,“该死的尼森,是他偷盗了我的东西,还反过来污蔑我是个可耻的剽窃者”
“我的手稿都被他们烧毁,写给他的信也被他说没到。该死的,那封信上,我详细地写出了自己的成果但是该死的尼森不承认,法院也不信我的证词。于是,我这个被人剽窃了成果的家伙,竟然成为了可耻的剽窃者,你们说好不好笑”
“我用我的全部研究成果向上帝
萧景曜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看着愤愤不平的埃尔维斯,萧景曜突然想起来,“我记得,皇家学院的副院长,就叫尼森。和说你剽窃的人是同一个吗”
“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埃尔维斯气到神情扭曲,高声叫嚷,“他才是无耻的剽窃者,应该被绑
萧景曜又问埃尔维斯,“你还有别的证据吗如果有,或许我可以帮一帮你。”
埃尔维斯先是一喜,很快就垂头丧气,“没有。手稿都被我的助手烧了,助手还当庭污蔑我,我找不出任何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梁千山觉得这小老头怪可怜的,忍不住问道“离开自己的国家可是大事,你不用和家人商量吗”
“不需要。”埃尔维斯摆手,“我没有父母没有儿女,妻子有很多情人,想来没有我,她也会过得很快乐。”
梁千山以为自己
听错了,声音都高了八度,“你说你妻子有很多什么”
埃尔维斯诧异地看着梁千山,aaadquo很多情人,很奇怪吗她是个贵族,贵族的男男女女,养情人十分正常。女王陛下和亲王阁下也有情人。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教义不许夫妻离婚,大家碰上合心意的人,你情我愿来上一段,
梁千山脑子都给埃尔维斯这一句话给干宕机了,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女女子也养情人”
那贵族男子的头顶岂不都是绿油油
萧景曜却道“女子都能当一国之主了,养几个情人有什么可奇怪的”
梁千山被萧景曜这句话给说服了,却还是觉得嘤国的男子着实可怜,夫纲不振。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恍惚的模样。
萧景曜知道梁千山等人固有的思想不会那么容易
一个做初一,一个做十五,合理。
梁千山等人齐齐打了个哆嗦,纷纷决定,一定不能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坏了大齐的风气
萧景曜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大航海时代,各国通商后,来往只会越来越多,思想碰撞也会越来越多。有的东西,是拦不住的。
埃尔维斯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大齐的官员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又看向萧景曜,向萧景曜确认,“我
“当然可以。”萧景曜立即回复道,“大齐也有类似皇家学院的研究院,里面的研究员都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实验资金都由大齐国库拨款,研究员的吃住都有专人照顾,绝不会打扰到你们的研究。”
埃尔维斯表示很满意,直接拾了东西搬去了萧景曜他们暂住的城堡。
萧景曜得空后还笑着打趣埃尔维斯,“不去再给尼森下套了”
埃尔维斯抿了抿唇,“尼森不是个傻瓜,偷盗我的东西也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我再去他面前引诱他动手,他也不会继续下手,凭借着偷盗我的东西,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皇家学院副院长,这个职位本该是埃尔维斯的,或许尼森就是因为这个才选择偷盗埃尔维斯的成果。
萧景曜皱眉,只是他们毕竟初来乍到,
反倒是埃尔维斯看开了,耸耸肩道“偷来的东西又不是他自己的。尼森尝到了甜头,下一次肯定还会动手。这一次,皇家学院院长帮了他,说不定他下一次动手的对象就是皇家学院的院长。”
埃尔维斯不善于这些勾心斗角,先前想到
萧景曜想了想,觉得埃尔维斯这话说的也有道理,认真地看着埃尔维斯,温声道“我会请女王派人盯着尼森,就像你说的那样,小偷尝到了甜头,是不会回他偷盗的手的。下一次他再动手,人赃并获,一定能为你洗刷冤屈。”
埃尔维斯很是感激,萧景曜的身份特殊,他提出来的要求,塞丽娜女王一定会重视。埃尔维斯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梁千山自从知道埃尔维斯的妻子养情人后,对埃尔维斯的态度简直好得不得了,听到这话,梁千山一把勾过埃尔维斯的脖子,爽朗大笑,“我们大齐有一句古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做过这些无耻的事,一定会留下痕迹。你跟着我们回了大齐,以后就只要听一听他们狗咬狗的好消息。”
说着,梁千山还感慨一句,“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做出这么卑劣的事,大齐也不能请到你这样的人才。”
梁千山也不傻,
埃尔维斯的嘴角翘了翘,“我已经开始期待去大齐后的生活了。”
梁千山坏笑一声,“去大齐生活,怎么能不学大齐官话来来来,我来教你”
天知道他看到萧景曜不过几天就能熟练地用嘤语和嘤国人流畅交谈后,信心满满地觉得嘤语一定特别好学,他也可以
然后学了几天,舌头都要打结了,也没学出点成果来。
至于学习语言都经历了些什么,梁千山完全不愿意回想。

萧景曜还不知道梁千山肚子里正

萧景曜“”
埃尔维斯愤愤不平,“梁问我,大齐大胜嘤国和大齐大败嘤国有什么区别。我说一个是大齐赢,一个是大齐输,他说不对,两个都是大齐赢”
啊这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和埃尔维斯一起控诉梁千山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控诉完后,萧景曜还是告诉埃尔维斯,“梁千山说得是对的,不管是大败还是大胜,都是大齐赢。”
埃尔维斯痛苦地捂住了脑袋,“上帝,你们大齐就没考虑过自己会输吗”
这个大齐官
话,实
萧景曜看着埃尔维斯抱头哀嚎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上辈子一众学英语学到崩溃的同学。两个场景来回切换,萧景曜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
就还挺有一报还一报,苍天饶过谁的感觉。
不过萧景曜还有一丢丢良心
梁千山摸了摸鼻子,“是我的错,我以后好好教他”
跟个老人家计较什么呢
于是,梁千山停止了祸害埃尔维斯的脚步,转而将目标放
年轻人,就该多多体会一点人生疾苦
萧景曜“”
算了,由他去吧。反正还有鸿胪寺的官员
萧景曜
天才科学家,恐怖如斯
其他愿意去大齐的科学家中,也不乏数理化以及天文学的高手。
萧景曜非常满意,仿佛已经看到了大齐未来数理化蓬勃
塞丽娜女王果然答应了萧景曜盯着尼森,并保证如果尼森真的有问题,她一定让尼森公开向埃尔维斯道歉,并且写信告知埃尔维斯这一件事的来龙去脉。
自从萧景曜邀请埃尔维斯去大齐之后,嘤国学术界对埃尔维斯的唾弃少了许多,转而好奇埃尔维斯
一些人已经
万一他们哪一天也被打成异端,要被送上绞刑架,说不定还能去投奔埃尔维斯呢。
于是,埃尔维斯就看到,原本辱骂自己的人又换了一张面孔,表现得同自己十分亲近,希望双方能保持书信往来。
萧景曜对此早有预料,埃尔维斯却梗了一口气
萧景曜安慰他,“都快离开嘤国了,你想理他们就理,不想理会,直接不见就是。”
埃尔维斯也烦了,“算了,我关上门继续做研究,让你的人帮我拦住这些
人,我不想再给自己惹麻烦。”
这么多让人心烦的人,还不如待
萧景曜自然是欣然应下,并未提起尼森私底下找过他,话里话外都
萧景曜原本只有七八分信埃尔维斯,尼森这么一掺和,萧景曜已经彻底站
尼森面色微变。
萧景曜刺激了尼森一番后,果断走人。
饵已经扔下去,上不上钩就看尼森了。这样的压力之下,尼森要是没办法做出证明自己实力的成果,那怕是又要继续铤而走险了。
到时候,证据确凿,正好还埃尔维斯一个清白。
萧景曜
嘤發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十分微妙,既是盟友,又互相背刺。塞丽娜女王仔细回想了一下萧景曜一行人
反正萧景曜他们最先踏上的是嘤国的土地,
当然,这也和萧景曜离开之前,代表大齐和嘤国签订了通商条例有关。
虽然双方都知道,这些东西,只要自己不承认,那就是毫无意义的厕纸。不过有了这么一纸文书
那块天堂般富饶的土地,终于向他们打开了国门。
真是令人期待啊。

萧景曜依然还是那套操作,买种子,回科学家,买各种各样大齐没有的仪器,甚至到了马车夫国家时,萧景曜还问对方卖不卖船。
目前马车夫国家算得上是海上霸主,未来的日不落帝国现
萧景曜说得坦然,“我想买来看看,你们的炮火和我们大齐战船的炮火有什么不同。”
因为欧洲各国通婚的缘故,大齐战船的实力,已经传遍了欧洲。马车夫国家也没觉得大齐的战船威力比不上他们,听说大齐愿意花钱购买,国王只是停顿了一下,立即就点了头。
反正不管买不买,大齐的战船都比他们的还要厉害一点。开了这个口子,他们也能向大齐购买战船呢。
他们馋大齐的战船很久了。
萧景曜深谙打太极之道,不点头不摇头
,只是一脸为难,“我还要带着船队去往世界各地的国家,没个四五年回不了大齐,恐怕不能及时将你们的需求带到。不若你们等大齐的商队来了之后,让他们帮你们带话”
“要是方便的话,我更建议你们亲自去大齐看看。”
当然,路线什么的,还是自己摸索吧。
發国的国王对大齐的神明们很是感兴趣,总是将话题引到这上面。萧景曜见他是真的感兴趣,当场给他科普了一下大齐的神话体系,从盘古开天地到各种民间神明,听得發国国王一愣一愣的。
萧景曜也知道这位国王为什么对大齐的神明这么感兴趣。或者说,他是对大齐皇室对待神明的方法感兴趣。
但凡是有点心气的君主,都不能忍受自己受制于人。这位国王的经历更复杂一点,他不喜欢王后,和王后没有孩子,却和情人生下了许多私生子,想把王位传给私生子。然而根据教义,私生子没有继承权,夫妻也不能离婚。国王不能王位传给自己的血脉,而是要往兄弟姐妹的孩子们里选继承人。国王不乐意,教义又不允许他离婚娶情人,这事儿就这么僵持住了,这位国王一直为了这事儿
这种事情,萧景曜不置可否,只是给国王讲一讲大齐的神话故事,并不看好他和教会硬碰硬。
君如水,民如舟,眼下教会显然是掌控住了绝大多数的民众,国王想要变革,估计也不能彻底将教会给压下去。
萧景曜本来还有点同情王后,
不过好一点的是,
梁千山这样的大男子主义都跑来问萧景曜,支支吾吾,“就是当年我还是个小兵的时候,她就嫁给了我,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头。后来我升了官,日子好过了,人家送了我几个美妾,我也下了。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现
萧景曜却反问他,“若是王后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会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当然是立马找小情人哄自己开心啊
梁千山脸都绿了,“这是不守妇道”
萧景曜又问梁千山,“如果是你女儿嫁人,碰上了这样的事情,你是希望她守妇道,还是像王后一样,活得潇洒又自
梁千山不吭声了。
萧景曜轻笑一声,没再继续追问。男人对老婆和对女儿也是双标的。希望老婆贤良淑德,温柔体贴,不会对他高声说话,充分满足他
的大男子心理,最好妻贤妾美让他坐享齐人之福。却又希望女儿碰上个绝世好男人,一心一意对女儿做小伏低,任劳任怨,看女儿脸色。找小三想都别想
萧景曜上辈子好些合作伙伴就是这样,娶了妻子后从来不会说什么女人不容易,生了女儿的,立马就开始说女孩子从小到大会碰上多少困境,实
无非就是立场不同而已。既得利益者,很少背叛自己的利益。
梁千山吭吭哧哧了许久,这才小声嘀咕,“我当然是希望女儿像王后这样,可是哪个男的愿意娶这么个妻子呢”
“国王不是男的”
梁千山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萧景曜却耸了耸肩,“这些事情让礼部官员去头疼,你干嘛着急再说了,就算日后风气变了,也没祸害到你头上,你已经享受了妻贤妾美和乐融融的幸福,还管后来者戴不戴绿帽子”
这话可真是
梁千山震惊地看着萧景曜,“同为男子,你就不觉得愤怒。这风气要是传去了大齐,长此以往,女子都不安于室,岂不是要反了天了”
萧景曜摊手,“同为男子,我实
他仅剩的一点点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梁千山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一方面觉得萧景曜简直
最后,梁千山苦笑一声,摇头叹气,“算了,我就是个没念过多少书的武将,你这个文官都不愁,我愁个屁”
把这事儿扔
三纲五常全都扔了,简直挑战儒生们的三观。
萧景曜却道“腐儒是腐儒,不能代表天下所有的书人。有些心胸宽广的大儒,眼中得见天下苍生,并不拘泥于男女。比如大儒孔维德,身为孔子后人,却为女子
便是萧景曜上辈子的时空中,也有思想家为女子
他当然是那个时代的异端。但他依然
而大齐的孔维德,
不过孔维德更强势,他的儒学学得十分扎实,辩经从来就没输过,即便是孔家如今的家主都辩
不过他,是当之无愧的现今儒学第一人。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第一人,最后提出来的思想,很多都要被正统儒学视为异端。
这就很让儒生们难受了。
更难受的是,
专业领域被大佬吊打,还能对大佬指指点点什么呢只能咬牙切齿回去刻苦书,争取哪天
梁千山听说过孔维德的名号,却不知道孔维德的思想。被萧景曜这么一说,梁千山都忍不住担心起孔维德的生命安全,“孔先生这般,真的不会被愤怒的儒生给打死吗便是孔家,都容不得他吧”
萧景曜瞥了梁千山一眼,aaadquo这你就多虑了,孔先生虽然离开了孔家,但孔家并未将他除名,依然是孔家人。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梁千山松了口气,又皱起了眉头,“但没有家族助益,孔先生的生活怕是过得较为拮据。”
萧景曜的眼神更奇怪了,轻笑着解释道“孔先生生财有道,不管去了哪一处,都能赚到许多银钱,离开时又将银钱散,为穷苦人家做了不少善事。到了下一个地方,又继续赚钱,离开时再继续散财。胡阁老还曾经向孔先生请教过经济民生上的学问。”
也就是孔维德一心做学问,无意出仕。不然的话,就凭他这一手赚钱的本事,一个户部尚书之位肯定跑不掉。
梁千山听得目瞪口呆,合着他
大佬不愧是大佬,是他想太多。
萧景曜提到这位大佬,话也多了不少。主要是这位的经历也十分传奇,什么七岁作诗过目成诵之类的,都是小儿科,人家不到十岁就能注四书了,顺带还挑出前几位给四书做注的大儒的一堆错处,惊呆大齐所有书人。
妥妥史书中记载的天才模板。
梁千山佩服孔维德这样的人,但一想到未来欧洲的风气传到大齐后,正好就让孔维德理论联系实际了,梁千山就一阵脑壳痛,不敢想象未来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见萧景曜还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模样,梁千山恶从心头起,不怀好意地问萧景曜,“你就不担心”
“我担心什么”萧景曜诧异,“我又没个什么小妾通房的,更加没有什么私生子,何必担心”
梁千山“”
他大爷的,忘记这茬了
梁千山忍不住狐疑地看着萧景曜,“你不会是早就猜到会有这种局面,才提前洁身自好的吧”
萧景曜白了梁千山一眼,“这话你自己信吗”
梁千山讪讪。
不管梁千山他们如何三观破灭重组破灭再重组,事实都不会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震惊着震惊着,梁千山等人也就习惯了,甚至觉得这样也不错,女子也不一定非要对男子千依百顺,有点自己的脾气,也不会被人欺负。
回去后还是对家中的妻子好一点。
这是梁千山等人三观重组后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这时候,萧景曜已经薅了上百位科学家前去大齐了。这些科学家研究的学科,几乎涵盖了工业革命后的所有学科,每个人还都
萧景曜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事儿会这么顺利。
除此之外,各个国家的国王都送了他许多小礼物。萧景曜十分心机地告诉了他们,大齐设有史官一职,又向他们介绍了一下大齐的史书记载了大齐四五千年的历史。
欧洲王室贵族们眼睛都直了,继续向萧景曜请教修史方面的问题。
这不就巧了吗,萧景曜的使臣团中就有史官。修史,大齐才是行家,怎么修,标准的史书是什么样子,怎么判定自己国家的历史,标准如何,通通该由大齐来定才是。
萧景曜受够了上辈子各种各样的西方标准,有时候还会成为薛定谔的标准,针对华夏一个标准,对他们自己又是另一个标准。

制定标准,就代表了话语权。这一次,华夏必然不会再将话语权拱手让人。
萧景曜出使这一趟,确实让欧洲诸国对大齐生出无限向往。听萧景曜说到大齐的附属国和周边小国,心慕大齐文化,都会派使臣团去大齐朝拜大齐皇帝,学习大齐最先进的文化。欧洲的国王们也起了这样的心思,决定派使臣团前往大齐,又再三请求萧景曜指点他们。
萧景曜故作为难,并不松口。等到他们再三相求,萧景曜才说道“大齐是个注重礼仪的国家,有句话叫做入乡随俗,如果你们要去大齐,就该好好学习大齐的礼仪,免得
塞丽娜女王等人自然是听从了萧景曜的建议,让人认认真真地学习大齐礼仪。
他们同样对大齐礼仪感到好奇,一来一去,一些有关大齐的信息,又这么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他们的脑海中。
文化影响是一种软实力,现
萧景曜的强势并不表现
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是东风与西风的关系,总得有一个压倒另一个。萧景曜正好代表大齐,强势地压下了大半个欧洲国家。
梁千山觉得让萧景曜当使臣出海简直太他大爷的明智了
萧景曜都能算得上是对欧洲各国了如指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有心算无心,大齐的形象能不强势吗
更难得的是,大齐这样连强盗们都认可
的强势国家,竟然还是强盗们都认可的礼仪之邦。
这就有些魔幻了。
但欧洲各国觉得这很合理。并且都
这一切都
最后的效果怎么说呢,含齐量比较高,属于后世扒皮,追根溯源,每个动作都能追溯到大齐的情况。
想必后世又要多出一个领域的自古以来了。
萧景曜忍不住偷笑。
船队到非洲时,梁千山等人看到浑身漆黑的非洲人,很是好奇,“海外之人还挺极端,要么白得耀眼,要么黑得跟墨汁似的。看来看去还是我们好,没有特别白,也没有特别黑。”
萧景曜瞥他一眼,并不开口。非洲大陆上,有各个国家的殖民地。最多的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其次是發国。萧景曜也不意外,
梁千山等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殖民地。萧景曜手中有欧洲各个国家的国王给他的文书,当然能带着使臣团顺利踏上被其他国家殖民的地方。
梁千山等人原本还有些好奇,但慢慢见到殖民地百姓的惨状之后,梁千山等人心中就只剩下深深的同情。
这是亡国灭种啊。
梁千山等人更加坚定了要大力
这一路上,他们也算是看明白了。欧洲这些国土大小连大齐一个州都比不上的小国家,之所以能
那些复杂的数理化定律,可以帮助他们造出更多更密的仪器,壮大他们的国力,帮助他们更好出海航行,掠夺财物,而掠夺来的财富,又投入一部分进入新学研究中。
梁千山等人再自豪于天朝上国的身份,也不得不承认,
紧迫感瞬间就上来了。
萧景曜不知道梁千山他们受到了多大的刺激,但对他们的转变喜闻乐见。
非洲这片土地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有的地方比传说中的火焰山还要热,有的地方则土地肥沃,随便扔把种子都能长出不少粮食。
不少官员看到那个场景眼睛都瞪圆了,要不是萧景曜拦着,他们都想把这些土壤都挖出一部分运回大齐,看看种
萧景曜也只能说他们实

不可思议。要知道,这样的场景,只出现
随行的文官们都觉得这是相关记录从史书中走了出来,很是好奇了一阵。
直到后来,他们
比起成为男子手中待宰的羔羊,梁千山宁愿自己的女儿长成一个像王后那样的潇洒风流的女子。风流韵事多点就多点,那又怎么样,反正绿帽子又没戴
想想还挺痛快的。
萧景曜则打趣梁千山,“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口钉,我可都给你记着的。真到那一天,你可千万别反悔。”
“我才不会反悔”梁千山掷地有声。
萧景曜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萧景曜又
后世谁不知道美洲大陆有多少宝贝。只看红薯土豆玉米三大能活人的作用,寻常人只要拿出一样,就能立即被封侯。
这样高产的粮食竟然全都
只是可惜了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并未做错什么,甚至还好心救了人并留他们。最终却死
萧景曜垂下眼睑,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一时间竟不知道他万分期盼的大航海时代真正来临,到底算不算好事。
萧景曜期待,是因为可以从中获利。但这些对只能成为强者的待宰羔羊的弱者原住民来说,外来侵略者就是世上最该千刀万剐的存
那是他们一整个民族的悲剧和痛苦。

这里有着强烈的海流和风暴。萧景曜站
萧景曜依稀记得,上辈子好望角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景点,还立了纪念碑,纪念从好望角到印度洋的开拓者。
这一次,欧洲各国并未有人闯过好望角,寻找美洲大陆所


不只梁千山,其他人的目光也陡然变得灼热了起来,忍不住问萧景曜,“萧大人,穿过这里,会有什么惊人的
萧景曜神秘一笑,“穿过去后就能知晓。”
那是一片新大陆,上面有能活人无数的粮食。
就凭这一点,便足够他们
萧景曜抬起手来,做了一个出
萧景曜只觉得这次航行简直顺利得不得了,就好像是老天爷的补偿一样,强风暴和海流他们都没碰上,如无意外,再过不久,他们就能抵达美洲大陆。
美洲大陆确实是一片没有外人来过的土地。
双方语言不通,萧景曜这边的鸿胪寺官员拼全力,连手带脚各种比划,终于让他们放下了戒备,相信萧景曜等人就是来和他们进行友好的交流的。
也是,本来就是会
萧景曜也没办法一下子就学会原住民的语言,哪怕现
鸿胪寺官员中有促狭的,翻出了他带着的笔墨和颜料,摆开了架势准备大干一场,说什么都要把这样一个滑稽又十分有意思的场面给画下来。
一旁埋头苦记的史官为他点赞,有史书记载,还有书画为证,这份史料,可信度十足
萧景曜哪里是个会讲客气的人,顺便让对方给大家画了个大合照,光是大齐这边就有几百号人,再加上萧景曜从欧洲薅来的科学家,以及美洲大陆的原住民,算上去怕是得有小一千人了。委实是
但大齐官员
这样的人,画起人物来,脑海里是3d建模的形式,场景还原度极高,并不用萧景曜等人一直站着,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记住每个人的脸和神态动作衣裳便是。
萧景曜撺掇着会画画的都来露一手,以他灵敏的商业嗅觉,这几人的画作,将来都会成为研究这段历史的重要佐证,未来都是能进博物馆进行展览的
萧景曜
曜一份。
也就是说,未来要是欧洲各国出现了什么变故,导致他们的历史有所空白,还能去华夏找一找,十有八九能找到相应的记载。
萧景曜又盯上了美洲大陆的原住民,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产生了自己的文明。哪怕未来他们还是会如萧景曜上辈子的时空
萧景曜集史料以及书籍的目标,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当然还是语言问题。
这一次,萧景曜下了狠功夫,正好这个部落的酋长的儿子对萧景曜一行人也十分好奇。
摸着良心讲,双方的生活差异确实有点大。这边大陆的人也就比茹毛饮血时代好一点,有语言文字,却没有统一的文化,各个部落各自生存,有点像大齐境内的山民,只管自己这一族,除非必要,并不与外界交流。
还没有出现国家。
而大齐,已经华夏统一几千年后的又一个大一统王朝。
原住民对于萧景曜等人戒备又好奇,年轻人更有勇气,更容易接受新事物,没过多久,萧景曜身边就黏了一位小酋长。
萧景曜正好
巧了,萧景曜说的土豆红薯和玉米,正好是他们的口粮。除此之外,还有同样产量高,口感软糯,吃起来有甜味的南瓜,各种豆类,小麦,花生,番茄等后世餐桌经常出现的食物,也有菠萝,鳄梨等热带水果。
萧景曜集到这么多的粮食种子,脸都要笑僵了。
梁千山很是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吧。”萧景曜拽过梁千山的袖子,耐心地向他解释,“喏,这个是土豆,亩产上千斤,种得好,亩产甚至能达到三四千斤。”
咔嚓一声,这是梁千山的下巴脱臼的声音。
萧景曜继续扔炸弹,“那个是红薯,亩产不属于土豆,就是吃多了烧心,还容易放屁。还有玉米,亩产就比土豆和红薯差一点点。那个大大的,金色的,叫南瓜,洗干净去皮,蒸熟就能吃,粉粉糯糯,还是甜的,你说百姓会不会喜欢。”
梁千山抬手扶了扶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脸上的神情如梦似幻,“这么多高产量的粮食,要是带回大齐,百姓们是不是再也不用受饥饿之苦了欧洲说大齐是比天堂更幸福的地方,依我看,有这么多高产粮食的地方,才是被上苍格外眷顾的地方吧”
萧景曜不置可否,梁千山却来了兴趣,“这个呢可以干嘛”
萧景曜瞥了一眼,“那是花生,可以剥开吃,吃多了也能饱腹,还能炖汤。更重要的是,它能榨油。”
大齐油菜较少,百姓们除了吃猪油和其他动物的油,很少有植物油。大豆倒是
能榨油,但现
多一种能榨油的作物,对百姓而言,绝对是一件可以乐开花的事情。
梁千山觉得萧景曜的不是简单的粮食,而是一座又一座金矿,甚至是比金矿更贵重的宝
就算只有萧景曜说的产量的十分之一,那也够救活无数人性命了。
梁千山非常满足。
梁千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大齐。
萧景曜却不急,反过来让梁千山等一等。
梁千山急得直转圈,“从这里回大齐,还不知道要花多久时间。早一天到大齐,就能让百姓早一天种上这些口粮,少挨一天饿”
萧景曜却道“还要再找点东西。”
“什么东西还能比这更重要”
“金鸡纳树,可以治疟疾。橡胶树,有了橡胶,新学的研究员能造出更厉害的武器。”
梁千山“”
梁千山低声咒骂了一句,愤愤道“真是什么好东西都被老天放
真该让那帮金
不过大齐也不差。梁千山扫完一圈,又得意洋洋起来,哪怕大齐的土地上没有产量这么高的粮食,但大齐的百姓依旧用自己的勤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创造出了无数财富,也让大齐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这说明什么说明华夏百姓厉害不靠老天爷的偏爱都能建立一个比受上苍眷顾之地还要强大的国家
萧景曜心说华夏大地哪里不受上苍偏爱了虽然没有美洲这边的高产作物,但世界上唯三的黑土地,富饶的物产,辽阔的疆域,以及世上最勤劳的百姓,最先进的文明制度,这还不受上苍偏爱,那其他地区是不是得哭瞎眼睛


少酋长摇头。
萧景曜试探地问他,“所以,你要不要和我们进行交易”
哪怕是买一部分武器呢总不至于感受冷兵器对上热武器的绝望。
少酋长点点头,“我去和父亲商量一下。”
萧景曜正好从欧洲那边薅了一批武器,如果少酋长他们要急用的话,正好可以给他们分一部分。
这也是萧景曜能做的极限了。
最终他们能不能改变平行时空中,被侵略的命运,得看这一次,命运的安排。
萧景曜也无能为力。
酋长见识过大齐战船的厉害,听了萧景曜这番话后,果然同意向萧景曜购买武器。
萧景曜松了口气,给了个优惠价,登上了船,准备开启回大齐的航线。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