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3 章
梁千山很是兴奋。原本领着使臣团出海的是康王和荣王。虽然这两位王爷也不是什么喜欢折腾人的性子,更喜欢当大将军的荣王和梁千山

萧景曜得知梁千山的心理活动后很是无语,良久才道“那不是废话吗要是陛下真的来了船上要出海,你现
永嘉帝什么身份皇帝他要是出点子什么意外,整个朝堂都要
梁千山嘿嘿一笑,“还是你
说着,梁千山又往萧景曜面前凑了凑,拿手肘捅了捅萧景曜的胳膊,对着萧景曜好一阵挤眉弄眼,“我说,当初我领兵攻打倭岛的时候,那些倭岛上金矿银矿的位置分布图,是你给的吧”
虽然那图是当年正宁帝还
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大佬,和他当对手当然痛苦万分,面临的简直是地狱模式。但和他当队友,那简直不要太爽开开心心抱大腿等着大佬带飞就行。快乐
梁千山兴致勃勃,又压低了声音,狗狗祟祟地问萧景曜,“你是不是也知道咱们要去的那些小国的国土上,都有些什么好东西”
像金银岛那样矿产丰富的小岛,来多少都不嫌多啊。
梁千山咧开嘴,一口大白牙
萧景曜无语,“我们是出使海外小国的使臣,不是海盗。”
“海盗”梁千山还是头一回听这个词,一下子就理解了,“这不就是那些黄头
梁千山兴致勃勃地向萧景曜说起他的战绩来,“那些野蛮人确实尚未开化,就跟胡人一样,只知道烧杀抢掠,一点礼义廉耻都不懂。见到我们的战船就起了坏心思,想要攻击我们,杀人夺宝。”
“虽然我及时教训了他们,让他们知道了冒犯我们大齐船队的后果。但
大齐的颜面,岂是这一点点代价就能折损的”
梁千山嘿嘿一笑,“这一路要是经过了那些海盗的国家,我们不得好好同他们国家的国王交涉交涉胆敢对大齐的船队下手,还惊扰了两位王爷,哪是那些人的性命能抵消的”
看看骚扰大齐的倭匪下场是什么。倭国都不存
梁千山摩拳擦掌。

萧景曜看了一眼梁千山,出言制止了他那颗不安分的心,“别冲动,先看看,我们带的水师也不多。”
梁千山眨眨眼,继续对萧景曜嘀嘀咕咕,“这帮家伙看着凶狠,打起仗来并没有我们那么灵活,很少用战术。”
说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梁千山整张脸都
萧景曜又瞟了梁千山一眼,这大概就是名将的自信吧。萧景曜忍不住问梁千山,“难道你们这些名将,会有什么冥冥中的感应吗比如说和敌人对上眼,就知道对方会是你的手下败将”
梁千山惊讶,“这是什么稀奇事吗我先前打仗都是这样的。顾将军也一样,都不用和敌人对上眼神,他的名字就让敌人闻风丧胆。”
说完,梁千山还叹息着摇头,“我比起顾将军来,还差得远。”
萧景曜“”
不是很懂你们名将的凡尔赛。
跟着萧景曜出海的都是先前使臣团的人。不过就是换了领头的,其他的人员都没变。就是萧景曜得了永嘉帝的密令,回到闵州后,又多带了一批水师。既然满剌加国王有意归顺大齐,那当然是要抓住这个大好机会将满剌加拿下,立马派兵过来驻扎,免得夜长梦多,又要动兵戈。
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的疆土,坚决不让拖延症给耽误了

萧景曜肯定是要代表大齐接受满剌加国王的献国仪式的,这是彰显大齐大国风范的时候,万万马虎不得。萧景曜也严阵以待,争取
梁千山乐呵呵地打趣萧景曜,“总督大人何必为此忧心就凭你这张脸,这挺拔的身板,这出众的风姿。换上一身飘逸的衣裳,都会有无知庶民将你当神仙”
萧景曜心说论及仙风道骨的形象,他可比他祖父差远了。萧子敬那才叫一个仙风道骨,不染俗世红尘的仙人形象,留的长
须都透着一丝仙气。
梁千山还
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萧景曜微微一笑,“建议得很好,下次不要再建议了。”
出的都是些什么馊主意
梁千山摸了摸鼻子,终于消停了,只是目光中的兴奋还未散去。这可是满剌加国王主动献国欸不战而屈人之兵
萧景曜觉得梁千山的某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快到满剌加时,萧景曜特地将自己拾掇了一番。他平日里就比较讲究,衣裳整洁,
萧景曜这次尝试了一下宽大袖袍的衣裳,峨冠博带,翩然立于船头,海风吹起他的衣袍猎猎作响,远远望去,更是风姿卓绝,恍若仙人降世,似要乘风归去。
萧景曜所乘的蒸汽战船被护卫船只牢牢护
等到宗主国的船只越来越近,
官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讨论,“这位大人,前两次是不是没来过”
“当然没来过。要是来过,就这位大人的风姿,谁会对他没印象”
“先前大齐不是派了两位王爷出使也不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会不会比王爷还尊贵”
这话说完,这人的脑袋就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呢比王爷更尊贵的就只有皇帝了。大齐皇帝刚刚登基,你觉得他会出海”
再说了,他们这个弹丸小国,哪里值得大齐皇帝屈尊降贵,来个王爷都算是看得起他们。
他们的使臣去大齐,想见一些大官都见不上面呢
港口的人都看到大齐的船离码头越来越近,船头那个仿若谪仙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对方身边跟着两排面容的严肃的护卫,那些护卫个个儿人高马大,就连头
就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多么尊贵。
萧景曜神色淡然地下了船,所有人只觉得眼前大亮,仿若云破月来一般,一道亮光蛮不讲理地刺进他们的眼中,直逼他们的心口。
人,或多或少都是有点颜控的。
萧景曜这个出场震住了所有人,略显冷淡的眼神扫过最前面的那位满剌加官员,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意,“不请自来,还望你们莫要见怪。”

大齐原本就是满剌加的宗主国,就算先前大齐一直施行海禁政策,并未有官员来过满剌加。但先前四大家搞海上走私,商船不知
是以满剌加的官员和百姓,对大齐人一点都不陌生。
萧景曜想了想自己来满剌加的任务,脸上的笑容又真切了几分,笑着询问对方,“可有歇脚的地方”
“有的有的,就住先前大人们住的地方”满剌加官员抬头看了一眼萧景曜,只觉得他看似温和的气质下,是比上次的两位大齐王爷更慑人的威势。
这位大人,
梁千山站
满剌加国王匆匆而来,竟是
这就是小国的无奈。满剌加的使臣团到了大齐后,全都得夹着尾巴做人,免得触犯了大齐的律法,被大齐按律法处置。但萧景曜等使臣到了满剌加,一点都不必战战兢兢,而是可以任由的性子行事。也就是萧景曜等人不是什么蛮横无理的性子,上回来过的康王和荣王也不是嚣张跋扈的人,这才让满剌加的国王和官员们松了一大口气。
要是大齐的使臣张狂无理,他们除了受着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这么一想,大齐果然不愧是文明之国,人人都十分有涵养,哪怕是皇室子弟都不是蛮横无理之人。这点,反倒是他们满剌加输了。满剌加国王想到自己不省心的儿子和糟心的儿子,更是一口气堵
再一看丰神俊朗的萧景曜,满剌加国王心中更郁闷了。人家年纪比王子还小,都能独当一面,身居高位大权
萧景曜作为一方大员,两代帝王宠臣,自然是满剌加使臣进京后的重点打探对象。萧景曜突然想起来,前几年满剌加使臣进京时,还给萧府的门房递了拜帖和厚礼当然被门房拒绝了。
萧景曜想到这茬,心中更加淡定。
满剌加国王一口就叫破了萧景曜的身份,“萧总督亲至,小王万分荣幸”
萧景曜目光温和,“国王太过自谦了。”
满剌加国王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萧景曜身边的梁千山,用蹩脚的大齐官话问道“小王先前同梁将军聊了些话,不知道梁将军可否如实转达”
梁千山毫不犹豫地摇头,心情同样大好,伸手一指萧景曜,“别看我,看他。陛下听闻你的意思,特地让萧大人前来处理此事。”
萧景曜对着满剌加国王微微一笑,“国王不必着急,陛下已经应下了你的提议。”
白送的领土,谁不会要呢
满剌加国王的眼神更亮了,脸上也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追问萧景曜,“那我可以去大齐长住吗我喜欢大齐,仰慕大齐文化,想一直生活
京城
是那样繁华,满剌加国王觉得自己下半辈子都住
至于满剌加的国土大齐管理各藩地都是让当地人治理当地人方法。现
萧景曜听说满剌加国王决定挑个合适的时期举办献国仪式,而后抓紧时间跑路去大齐享受生活,把所有的事扔给亲儿子后,萧景曜忍不住感慨,永嘉帝见了这位国王,一定会有很有共同语言。
起码
别以为萧景曜不知道,永嘉帝先前还盘算着薅自己羊毛把太子培养好,然后将朝政交给太子,自己提桶跑路。

坑儿子,他们可是专业的。
满剌加也就占了个地理位置优越的功劳,整体的生活水平并不好。哪怕他们有港口,能到处做买卖,但钱都让当中间商的商人赚了,他们整个人国家,还是很穷。而且是穷得叮当响的那种穷。
或者说,是财富分布及其不均匀。上位者将底层百姓当猪狗草芥般对待,情盘剥,萧景曜甚至
梁千山见怪不怪,他上回来也看到过这样的景象,情况比这还严重些呢。
萧景曜心中一沉,面上笑容不变,同满剌加国王你来我回互相客套,直到进了王宫,萧景曜才问对方,“您说您有意递交国书将满剌加献给大齐,可否舍得”
满剌加国王微微一笑,“有什么可舍不得的大齐有个词叫做乐不思蜀。小王现
说到最后,满剌加国王还有些得意地抬了抬下巴,他还会改成语了,果然,他的大齐官话又进步了
萧景曜的脸色却有一瞬间的古怪,只能说满剌加国王的大齐官话还没学到家,一听就知道是外族人。
满剌加国王却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大齐。他知道萧景曜带着使臣团还要沿着大海去往更远的地方,更加不想耽误萧景曜的时间,十分贴心地说道“大人若是有空,过两日,小王就将献降国书交给您如何”
萧景曜看着对方兴高采烈的模样,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献国还这么高兴的,翻翻史书都十分少见吧
萧景曜余光瞟到跟随使臣
团前来的史官的脸色都有一瞬间的僵硬,忍不住对着满剌加国王投去赞赏的目光。
能把史官整不会,厉害
史官的失态也不过是一瞬间,现
萧景曜觉得,这份史料对后世来说估计是一份较为重要的史料。众所周知,华夏人非常喜欢“第一”,学历史得背无数个“第一”。大航海时代本来就会有诸多令人心情跌宕起伏的事情。萧景曜无比相信,以大齐现
而满剌加国王献国之事,指不定就成了一个什么标志性事件。又因为这事儿足够奇葩足够爽,大概率会成为后世营销号钟爱的题材。估计面前这位刚过中年的满剌加国王。
就是名声可能会有点奇葩。
沙雕网友们的脑回路,萧景曜属实摸不透。不过看
看着对方迫不及待的目光,萧景曜微微一笑,给足了对方面子,“国王心慕大齐文化,想让治下臣民都和大齐的百姓一样,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不惜背负骂名献国投降,如此大义,大齐定然不会亏待您和满剌加的百姓。受降之后,大家都是大齐的百姓,是一家人。”
满剌加国王眨眨眼,满脸困惑,“啊我这么伟大的吗我就是想去大齐过完下半辈子啊”
萧景曜“”
没救了,等死吧。千百年后的社死也是死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萧景曜的无奈,满剌加国王又立马补充了一句,“当然,臣民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也是我的期盼。”
反正满剌加和大齐是附属国和宗主国的关系,先前还有两个倭岛和高黎被大齐揍了一顿后入囊中,满剌加国王觉得大齐真是亏了,揍这俩一顿还把他们入囊中,让他们的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是什么菩萨行为听闻大齐有信奉佛祖的,地狱中的地
献国无非就是失去国王的名头,但实际上的权力还是没变。面子和里子相比,还是选择里子比较实
满剌加国王笑眯眯地看着萧景曜,又速度极快地扫过水师的兵卒,乐呵呵道“都听大人的,大人什么时候想国书,我就什么时候献国书。”
这可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萧景曜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梁千山也不遑多让,两人对视一眼,都
果然,这世道就是这么卧虎
萧景曜不是个扭捏的人。马六甲海峡,萧景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现
不知道满剌加国王是不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这么干脆利落地献国。
萧景曜懒得去思考那么
多,就依满剌加国王所言,
与此同时,萧景曜也没闲着。
萧景曜并不知道满剌加民间对大齐的观感如何。若是满剌加国王献国引
于是,使臣团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开始表演。
鸿胪寺本就有许多通晓外族语言的官员。永嘉帝知道萧景曜这次之行还要接受满剌加国王的献国降书,当然是能给萧景曜加多少个通满剌加话语的鸿胪寺官员就给萧景曜多塞几个。
萧景曜便充分利用这帮翻译,将他们召集
没错,萧景曜打算让鸿胪寺的官员把大齐水师解放倭岛之事表演出来。重点刻画倭岛王室多么不当人,幕府多么糜烂,视普通人如蝼蚁。
不仅如此,萧景曜还花费了大量笔墨描写倭岛百姓并入大齐后,现
满剌加同样等级森严,也有许多凄风苦雨的事情。反正第一次看这种戏的满剌加百姓都哭得嗷嗷的,怒气冲天。
等到看到大齐帮助倭岛被剥削压迫的百姓一起夺回政权后,满剌加百姓们心里那口气终于顺了,觉得大齐不愧是他们的宗主国,就是厉害,拾附属国就跟玩儿似的。
这出戏一演,倭奴王天天被骂,幕府将军们也都被满剌加百姓骂成狗。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地府,那这些人的怨念就得直接让他们再去十八层地狱走一遭。
唯一挨夸的当然是大齐。现
同为宗主国的附属国,倭岛和高黎与满剌加相比,两个逆子一个孝子。逆子都被分了田地,他们这个孝子,为什么不也能分田地是因为孝子没有忤逆亲爹,接受来自亲爹的铁拳洗礼吗
满剌加百姓表示开心之余又不开心。
不过满剌加地理位置特殊,并不像大齐那样物产富饶,靠海吃海,多的是渔民以及做买卖的商人。土地对这个国土面积并不大的小岛国而言,并不是唯一求生的东西。
但那可是一块地甚至好几块地欸谁能拒绝
满剌加百姓心中生出无数期盼他们也想像倭岛和高黎百姓那样,成为大齐的子民。这样日子更好过,以后还能念书考科举当官大齐并不歧视异族,只要有本事,管来考试。
这戏一演,短短两天之内,大齐
满剌加国王“”
虽然我决
定献国,也想让子民们都过上舒心的好日子,但百姓们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大齐,是不是有些太伤他的心了
至于一手搅动诸多风雨的萧景曜,满剌加国王深深地看着萧景曜一眼,这就是大齐的天才官员吗随便抬抬手,就能翻云覆雨。即便站
满剌加国王微微一笑,并未将这事儿放
萧景曜看着面前金色的降书,再看看有些微黯然的满剌加国王,心中登时生出万丈豪情,拿着降书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对着满剌加国王微笑道“很快就会有使臣和水师接管满剌加,王室还能享受王室的待遇,大齐绝不会亏待功臣。您要是还想进京,陛下会赐您一座大宅子,给您
又是一个让永嘉帝羡慕的咸鱼享乐生活。
萧景曜都担心永嘉帝一个嫉妒之下会不会克扣满剌加国王的俸禄。
萧景曜速度极快,前脚手下降书,后脚就让人昭告天下,并且让水师去接管要害之地。
满剌加百姓原本还有些茫然,听明白整件事后又变得兴奋起来。美梦成真他们现
萧景曜当然知道百姓们心里
萧景曜操控了一回舆论,顺利完成满剌加政权的交接,现
大多数人都没意见。
有意见的自然被萧景曜给干掉了。现
萧景曜处理完满剌加的事情,也不想
小汤包和顾希夷还
也就是其他人不知道萧景曜现
处理完满剌加的事情,看着驻扎
打仗,华夏人真没怕过谁。不然真以为那么大的国土是充话费送的呢。
萧景曜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都不住,看得梁千山颇为惊奇。萧景曜可不是什么被人一夸就飘上天的性子,以他的沉稳,不过是接个弹丸之地的小国的受降书而已,何至于高兴到这份儿上
听到梁千山的疑惑后,萧景曜更是乐不可支,笑容更大了,aaadquo对,我就是为了满剌加归入大齐一事而高兴。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天知道上辈子因为马六甲海峡,华夏吃了
多少暗亏。
这辈子,强盗们有本事就来啊。看看到底谁的炮火更旺。
萧景曜眉飞色舞。
梁千山忍不住打趣他,“高兴成这样,路上要是碰上你说的海盗,再同他们打一场,你是不是更高兴”
那还真没那么高兴。
意义能一样吗
梁千山的副将憋了许久,开口拆了他的台,“将军,您是不是忘了,我们同那些海盗打过两场后,他们看到我们的船就跑。您想同他们开战,他们也未必会应战。”
“我还真忘了这事儿。”梁千山摸了摸鼻子,“让海盗闻风丧胆,我还挺威风。”
萧景曜又是一笑,“梁将军威名远扬。”
梁千山他们上回快到欧洲才匆匆返航。碰上海盗,也是
萧景曜微微一笑,“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些海盗,是欧洲各国有意放出去的呢抢来的东西都是他们王室的,还管什么海盗”
梁千山整个人裂开了,“你是说,那些海盗,是王室的人”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大齐皇室要是出个领着海盗
萧景曜伸手拍了拍梁千山的肩,“淡定。各国自有国情
梁千山默默点头,让人将警备提到最高。
谁知道再往欧洲那边走又会碰上什么离奇的事
梁千山的顾虑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