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5 章
明明萧景曜的语气并不怎么凶狠,甚至
帕姆被水师一阵拾,原本已经老实了不少,现
萧景曜脸上的笑意更浓厚了几分,梁千山虽然听不懂帕姆
于是梁千山掏了掏耳朵,对着一位鸿胪寺的官员招招手,笑着说道“告诉这个小崽子,因为他对我们出言不敬,所以赎金翻倍。”
对付强盗就该以毒攻毒,梁千山和倭匪打了很多年交道,十分清楚这些匪徒的本性,光靠言语是不能让他们忏悔的,只有把他们打疼了,知道厉害了,才不敢乱吠。既然他们仗着实力强大就去抢掠他人,那现
口臭不要紧,付出代价就行。
鸿胪寺的官员听懂帕姆的话后,心中已经升腾出无限的怒火。梁千山这番话让他们的心中一阵舒畅,黑着脸向塞丽娜女王转述了梁千山的意思后,这位红鸿胪寺官员还自行
塞丽娜女王神情一肃。她才登基没多久,皇位并不稳固,如果
塞丽娜女王并不是什么傻白甜,当即给了帕姆一个严厉的目光,“住嘴,这是我们国家尊贵的客人,不许对他们无礼”
帕姆神色还有些不满,却还是停了下来,只是用一双怒火熊熊的眼睛狠狠地瞪着萧景曜。
萧景曜神情自若,“赎金翻三倍。”
塞丽娜女王“”
听懂鸿胪寺官员翻译的帕姆“”
“上帝啊,我听到了什么你们竟然敢
萧景曜含笑看着塞丽娜女王,“这也是女王的意思吗”
萧景曜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甚至脸上的笑容都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但塞丽娜女王却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直奔心脏而来,下意识摇头道“不是。”
而后,塞丽娜女王转过头去,认真地看着帕姆,“我会转告你的父亲让他准备赎金。”
“如果你再失礼,我会建议你的父亲从你该分给你的财产中划掉这笔钱。”
帕姆终于闭嘴了。
梁千山则笑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请女王派人快转述那位亲王,免得这位小王子继续
塞丽娜女王点头,“贵客请放心,已经有人通知我的弟弟去了,不会让贵客不满。”
一大笔巨款就要飞向自己的怀抱,梁千山十分好说话,又笑眯眯地问那个愣头青,“那
几个跟班,你还要不要赎金给你算便宜点。”
帕姆才不管那些人的死活呢,他现
梁千山一看帕姆和塞丽娜女王的神情就知道剩下的那几个海盗都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显然已经成为了弃子。不过弃子也有弃子的用处,梁千山再次咧开了嘴,好以整暇道“既然没有人愿意花钱赎他们,那我就用他们来向大家展示一下,抢夺大齐船队的后果。废物利用,倒也不错。”
萧景曜对着塞丽娜女王微微一笑,“我们大齐自古便是礼仪之邦,最是心善,十分爱好和平。女王不必忧心。”
萧景曜的外表太过具有欺骗性,哪怕塞丽娜女王知道萧景曜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被萧景曜这么一看,还是忍不住想要相信他。一旁的帕姆也有些晕乎乎,心里觉得这位神秘古国的大臣还怪好的,不像另一个,凶得要命。

帕姆就看着他心里的大好人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脸上的表情比他哄情人时还温柔,帕姆再次放下心来。然后,帕姆就被那位笑眯眯的好人请了出去,观看了一场酷刑。
大齐的刑罚多得很,什么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剥皮腰斩等等,要是一天一个挨个儿给帕姆开眼,怕是一个月三十天都能不重样。梁千山存了震慑嘤国贵族的心思,特地给海盗们定下了凌迟的刑罚。
帕姆也是个年轻人,年纪还不到三十岁,以前当海盗,手里也染过血,但这架势,他是真的没见过。塞丽娜女王的脸色都白了,萧景曜就跟没看见一样,轻描淡写地解释道“这是我们大齐的凌迟之罚,刽子手要
帕姆的脸色白得跟鬼一样,嘴唇都
塞丽娜女王强自镇定,也没有想到萧景曜他们竟然会这么强硬。但大齐水师已经
这就是来自天朝上国的底气吗
那些海盗到底没撑到最后就咽了气,萧景曜遗憾地叹息一声,一点看到血腥场景的不适都没有,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真是不经用,那就再向帕姆阁下展示一下我们大齐的剥皮刑罚吧。”
帕姆已经抖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和这帮海盗也是干过大事的,当初抢掠别人的东西,杀害别人性命时他只觉得
刺激有趣,可是现
萧景曜无辜地看着塞丽娜女王,“我们不过是为自己讨个公道而已,
“这是大齐对敌人的手段,女王陛下称我们为尊贵的客人,想来是有意当大齐的朋友的。对朋友,大齐一向温和友善。”
见鬼的温和友善。
但凡看到了刚才那样惨烈场景的人,都没办法认同萧景曜嘴里的温和友善四个字。只觉得萧景曜像极了邪恶的魔鬼,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向他们露出恐怖的獠牙。
塞丽娜女王却是心中一动,“神秘的大齐也想交朋友吗”
那可是一个比天堂更富有的地方。
塞丽娜女王想到和大齐通商后的好处,心头就是一阵火热。
被拎到一边冷静的帕姆也终于明白了这些尊贵的客人到底从何而来,眼神瞬间就变了。他加入海盗,就是想去寻找书上描述的那个比天堂更美好的国度。这些人,就是来自那里吗
萧景曜淡淡一笑,随口道“大齐知道海外有不少国家,当然希望交几个朋友。不瞒女王,大齐已经开了海禁,想必以后会有很多大齐的商船前往贵国,与贵国做生意。”
塞丽娜女王想到萧景曜他们展露出来的比云更柔软的丝绸,美优雅的瓷器,还有各种各样的香料
通商必须通商
帕姆也听得呆住了,忍不住道“你们国家的商船,能找得到我们这里来吗我们找了你们很多年,一直没有人找到。来自东方的神秘古国,你们真是太神秘了,是有什么巫术吗”
“还是有人找到过的。”萧景曜微微一笑,“只不过都被我们拿下来了而已。”
帕姆瞬间想到被大齐“拿下来”的后果,又是一阵胆寒。
萧景曜却没放过他,状似无意地问他,“听说阁下对大齐十分向往”
帕姆顿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再也不敢乱说一个字。
总觉得这个英俊得过分的大齐官员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
塞丽娜女王如海水般湛蓝的眼中满是欣喜,“嘤国十分欢迎来自大齐的客人”
神秘古国果然深不可测,他们没办法找到大齐,大齐却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他们。未知的永远是最可怕的,塞丽娜女王对大齐的畏惧再添三分,一心希望和大齐交好。
萧景曜却笑道“我们大齐也乐意和友好的国家通商往来,不过”
“不过什么”塞丽娜女王赶紧追问。
萧景曜瞟了一眼帕姆,“不过你们的海上防护好像不怎么行,
梁千山和萧景曜一唱一和,“也是,人家做生意是为了赚钱的,而不
是来送命的。要是都跟我们一样,都看到港口了还能被海盗袭击,那还做什么生意反正我们大齐一向自给自足,和外界通不通商无所谓。”
塞丽娜女王顿时急了,“这只是一个意外”
大齐可以不和外界通商,但他们馋大齐的好东西很久了
要是能明确去大齐的航线,那他们也有一天能踏上大齐的土地,亲眼看看大齐百姓是不是像那本书中描述的那样富饶幸福。
萧景曜含笑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塞丽娜女王,却不
塞丽娜女王咬咬牙,想到大齐的富裕,终于退了一步,“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大齐的商船,不会
梁千山啧啧两声,合着王室操控的海盗还不少啊。
真不愧是野蛮人,和倭匪匈奴一个做派,恬不知耻。
萧景曜笑得人畜无害,仿佛刚刚那个随意吩咐别人剥皮的人不是他一样。
塞丽娜女王紧张地看着萧景曜,萧景曜却道“我自然是相信女王的诚意的。不过大齐有句话,叫做丑话说
塞丽娜女王听懂了萧景曜话里的威胁,咬咬牙,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萧景曜这才笑道“既然是朋友,那女王还担心什么”
塞丽娜女王勉强笑了笑,也冷静了下来,“确实,为了庆祝嘤国和大齐成为朋友,我想邀请萧大人你们一起共同用餐,顺便见一见嘤国的贵族们。萧大人方便吗”
萧景曜点头,“自然方便。”
塞丽娜女王松了口气,让人将帕姆带下去,脸上终于露出一抹轻松。
萧景曜一行人被安排
反正
萧景曜已经习惯了他们这种天朝上国的优越感。现
梁千山等人原本还有些到达外族的新奇与兴奋,被帕姆的海盗船全给轰没了。之后见到了让他们十分惊奇的女王,一番交流后觉得女王也就那样,同样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并没有比一般女子多出什么东西来。再之后同女王周旋,处置海盗震慑众人,众人看似轻松,实则心里也提了口气,现
看着看着,他们的神色就变得有些微妙。
先前是他们太过紧张,所以忽略掉了一些东西。现
上窗户突然打开,哗啦一声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泼了那两人一身污秽。
梁千山这样能拉下脸来耍无赖的人都深深震惊了,“这是寻仇”
手段未免太简单粗暴了一点。
众人脸色都很扭曲,完全无法理解这一场面,只觉得鼻尖臭不可闻。咦臭刚才都提着一口气,没注意到气味。再仔细往街上一看,众人的脸色再次裂开。
女王的王宫
这要是
看着那厚度颇为感人的污秽物,梁千山神情扭曲,“不是寻仇”
萧景曜的神情也十分微妙,慢半拍地想起来,西方现
这么想着,萧景曜又让鸿胪寺的官员打听了一下,果不其然,还有人对那场夺走了无数人性命的恐怖疾病有印象,据说那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但那场疾病就像是上帝降下来的责罚一样,每天都
梁千山按了按太阳穴,他本以为军营里的卫生条件已经够差够臭的了,没想到还能开了一回眼,忍不住小声吐槽,“若是他们一直这么不讲究,染上重病也不是怪事。”
众人齐刷刷点头。
这么多污秽物,乱糟糟臭烘烘,蝇虫乱飞,再健康的人长久生活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还有出身农家的官员不解道“他们就没有粪夫吗这些粪便,运去庄子里或是乡间地头,都是能让地更肥沃的好东西,让粮食和菜地长得更好。”
一些出身尊贵的官员当即就变了脸色,“什么菜地会灌这些东西”
那他们平时吃的菜
可怜的官员,
萧景曜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往这么个奇怪的方向



梁千山双眼
梁千山也算是看明白了,这座城市的排水不太行,也没有人专门处理污秽物,显然是城市建设不行。要是大齐派出专人过来指导,想必能受到这里百姓的
热烈追捧。
谁不愿意生活
梁千山本来以为闵州一些穷乡僻壤足够不讲究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梁千山顿时觉得自己的眼界还是太窄了一点,就该多出来走走,睁眼看世界。
萧景曜却道“别看嘤国疆域不大,城市建设也比不过大齐。但是他们的水师战队实力非常强,
梁千山“啊”了一声,很是不解,“
作为将领,梁千山对打仗简直太清楚了。有时候,打下来土地并不算什么,治理才难。那方土地的百姓不归心,教化他们需要的时间太长,最少要花费两代人的功夫才能让他们接受大齐,慢慢转变观念,成为大齐的一分子。
这还是大齐能管的到的地方。海外的国土,打下来了怎么治理怎么让百姓归心
梁千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莫非嘤国有什么惊才绝艳的名将,打仗一把好手,治理一方也是一把好手
那未免也太过妖孽。
不过说到妖孽梁千山忍不住看向萧景曜,这位的妖孽程度,应该同嘤国的那位伟大的名将不相上下吧
梁千山心里莫名出现了一股该死的胜负欲,忍不住问萧景曜,“萧大人,你可有办法解这样的困境”
他们大齐的天才必然不可能输给别人
萧景曜淡淡一笑,“当然有。”
梁千山兴奋,“是什么”
竟然还有这样的绝妙好主意,真能行的话,他回到大齐后就主动请缨为大齐
将领对开疆扩土也是有执念的。
萧景曜却摇了摇头,“这样的事,将军干不出来。”
“我怎么就做不到了”梁千山不服气。
萧景曜好脾气地笑道“不用治理一方。打下来那片土地,将反抗的人杀光,剩下的成为他们的奴隶,
梁千山倒吸一口冷气,实
高黎那边也是,虽然被灭了国,国土被并入大齐的领土,但这两个国家的黎民只要老实安分,依然是大齐的子民,享受和其他大齐百姓一样的待遇,哪里会成为奴隶认真算起来,这两个国家被并入大齐的疆域后,治下百姓的日子反而过得更好了。
不然的话,满剌加国王也不会心生向往,主动投降,让满剌加也成为了大齐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奴隶这个词语,离大齐百姓确实有些远了。

杀的。能买卖,却不能动私刑害人性命。很显然,嘤国的奴隶,并不是等同于大齐的奴婢。
梁千山又想到一个要命的问题,“他们强行
萧景曜的神情有些冷漠,语气更是冷得像冰渣子一样,“饿死人奴隶也算人死了就死了,嘤国本土可是过得好好的,甚至赚到了更多的钱。”
梁千山等人只觉得背后
萧景曜的语气更是冷得吓人,“你们觉得,女王嘴里的,他们对大齐感兴趣,是何种感兴趣”
众人悚然一惊,回过神来后就开始骂骂咧咧,“他们好大的胆子蛮夷之地,井底之蛙,也敢觊觎巨龙”
萧景曜冷冷道“为什么不敢大齐有海禁,不知外界变化。我们能做出蒸汽船,他们也能做得出来。要是大齐没有开海禁,朝廷会拨大笔银子用来研究战船吗”
不会。
众人心中清晰地浮现出这两个字。
萧景曜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还
梁千山等人简直像是
梁千山一头冷汗,“回去就让段家继续研究更厉害的战船”
说完,梁千山又忍不住看向萧景曜,想到萧景曜早
只不过,当初的萧景曜,就已经知晓海外之国的情形了吗
梁千山将这些疑问扔
梁千山又想到驻扎
梁千山神情冷硬,“想从海上登上大齐的土地,烧杀抢掠,除非水师死绝”
萧景曜心中震动,透过梁千山坚定的神情,仿佛看到了无数个护卫华夏的先辈。
萧景曜依稀记得有人曾经说过,华夏人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萧景曜自认不是多么高尚的人,但现
“呸水师多的是悍不畏死的大好男儿,要你这个文官来凑什么热闹你还是好好
萧景曜低低笑出声,“现
老老实实盘着。”
梁千山神情严肃,aaadquo回去我就上折,请朝廷再多练一些水师。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出来一趟,梁千山也看明白了水师的重要性。他这个水师总兵,当然要趁着还能动弹脑子也灵光的时候,为大齐练出更多厉害的水师来。
这样,不管有多少豺狼虎豹盯着大齐,都只能乖乖匍匐下来,任由大齐揉搓。
大齐百姓,绝对不能沦落成异族的奴隶。梁千山都不敢去想,那到底会是怎样一片生灵涂炭的光景。
生死存亡之战啊。
梁千山定定地看着萧景曜,用力地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膀,一句话都没有说,任何人都能看到他脸上的斗志。
萧景曜很满意自己这番话造成的效果。大齐虽然跟上了大航海时代,萧景曜也不确定未来会如何。但居安思危,让大家保持警戒心还是必要的。万一西方这边又突然来个科技大爆
因着萧景曜那番石破天惊的话,梁千山等人一晚上都没睡好。但他们却并不觉得累,
和狗对峙过的人都知道,要是暴露出了自己的害怕,狗就会一直盯着人,伺机而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冲过来咬人一口。但要是一开始就气势十足,让狗心生畏惧,那它别说咬人,立马夹着尾巴抛到一边乖乖让路。
和匪盗打交道,也是一个道理。
梁千山等人气势十足,分明是
塞丽娜女王没有骗他们,这次宴会,几乎所有贵族全都来参加了。究其原因,还是帕姆透露出去的,萧景曜一行人来自那个神秘的国度。
不得不说,这些人对于华夏的第一反应就是富裕,想去看看。现
是以
等到萧景曜一行人露面时,大厅内一阵寂静。
华夏的礼仪之邦并非随便说说,儒家本来就推崇“礼”,几千年下来,礼仪和规矩都已经刻进了官员们的骨子里。
萧景曜一身广袖飘飘,
有的人,什么都不做,只要简单地往那儿一站,就让人心向往之。
那是文明的印记。
美好的事物,都是令人向往的。
萧景曜一行人
塞丽娜女王等人一点来自大齐的小震撼。
塞丽娜女王和一众贵族站
后世的西方礼仪,很多都是承袭自有着太阳王之称的路易十四。而路易十四,和雍正乾隆是一个时期的人。按照平行时空的
萧景曜闻到了很重的香味,各种香味混杂
貌似西方有段时间,因为某教的原因,是不怎么提倡洗澡的
然后又要用香味重的东西掩盖自己的体味。
萧景曜觉得,大齐那边的花露香料等东西运到欧洲来,肯定能立马就被抢售一空。
成年人挂的香囊,小孩子玩的可以随身携带的小香炉,绝对都能成为爆款。
不过这些东西,得看商人们的
但萧景曜告诉塞丽娜女王和所有嘤国的贵族,“大齐海域有一个马六甲海峡,水师驻扎
萧景曜笑了笑,没说话。
塞丽娜女王下意识回想起昨天那几具血肉模糊,连皮都没保住的尸体。其他贵族也听懂了萧景曜的言外之意。他们昨天虽然不
面对萧景曜展现出来的强势,大家都接受良好,一点不悦都没有,反而笑着点头,“应该的,商船就该交税。”
实际上心里如何想,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萧景曜也不
塞丽娜女王他们果然对去大齐的航线最为感兴趣,全都来问萧景曜他们来嘤国的航线。
萧景曜打的一手好太极,看似热情地回复了,实则并未透露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其中一位公主的丈夫定定地看了萧景曜许久,突然用怪异的口音叫了萧景曜一声,“萧大人。”
萧景曜循声望去,就见这位一头金色卷
萧景曜笑着点头,“当然有。不过我们刚来嘤国,还没见识一下嘤国的风土人情,自然是要
塞丽娜女王松了口气。
对方也没有不满,而是一脸开心地说道“欢迎你们,尊贵的客人”
萧景曜也笑了,西方这段时期科技树开挂了一样蹭蹭点亮,来都来了,不薅几个科学家回去,真是可惜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