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4 章
萧景曜眉头微皱,梁千山爆了一句粗口,“他大爷的,这帮狗东西,竟敢惹到爷爷头上”
萧景曜就看着梁千山瞬间化身喷火龙,气势汹汹地冲到最前面,一声怒吼,“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轰他娘的”
萧景曜所
不过护卫船那边的水师反应也不慢。他们本来就是梁千山心训练出来的锐,前些年经常和倭匪血拼,后来又跟着梁千山开着战船登陆了倭岛,一路将倭人打得哭爹喊娘,是真正身经百战的锐。这样的虎狼之师,别说现
是以
对方
萧景曜眉头微挑,家门口出现海盗船,未来的日不落帝国现
梁千山看着两艘护卫船已经一
梁千山呸了一声,“就这二脚猫的功夫,也敢
说完,梁千山又是一笑,伸手搭上萧景曜的肩膀,对着萧景曜嘀嘀咕咕,脸上的笑容很是不怀好意,“你说,我们逮住这帮金
敢对大齐船队动手,他们赔得起吗
萧景曜眨眨眼,属实没想到梁千山的思维会这么跳跃。
梁千山则嘿嘿笑道“你不是说这边有些小国的王室故意养海盗,让他们以海盗的名义烧杀抢掠,实际上好处都是他们得了,骂名全都是海盗背了我看,这艘船上,估摸着就是王室的人。”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梁千山不懂政治,但他懂打仗。要是自己营地门口出现一支不安定的势力,还有刀有枪战斗力不弱,不弄死对方,梁千山夜里睡觉都得睁一只眼。
梁千山又不傻,要是还猜不出这些海盗的身份有蹊跷,他这个闵州总兵干脆也别当了,回乡养老去得了。
萧景曜觉得就算梁千山抓到了人,也未必会拿到赎金。大航海时代,敢弄条船就出去当海盗的,也不是什么有家底的人,都是些狠角色,更大可能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正如梁千山所说,袭击大齐的船队,不付出代价怎么行
大齐
以往有海禁,就算是四大家私下走私的商船,都不会来到这片遥远的海域。欧洲国家对大齐都十分陌生,萧景曜要做的,就是杀鸡儆猴。让这片土地上的人好好看看,冒犯大齐会有什么后果。大齐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萧景曜没记错的话,欧洲各国的王室互相通婚。随便拎出来两个国家盘一盘姻亲关系,指不定都能盘出几个远亲。
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就看现
水师的装备比对方好,又是
梁千山见状,总算是出了口恶气,“让你们不长眼”
萧景曜则笑道“先前倭岛之战,我就遗憾没能亲眼看看水师的风采,现
身处其中的海盗们察觉不到,萧景曜这个旁观者一眼就看出来两艘护卫船一左一右跟赶鸭子似的,将海盗船往他们算计好的地方赶。或者说,海盗船现
梁千山顿时得意起来,努力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不过几个宵小而已,不足挂齿。”
萧景曜瞥了他一眼,“如果你说这话时嘴巴没咧得那么大,我就信了。”
梁千山终于哈哈大笑,“兔崽子们没给我丢脸。护卫使臣团出海,扬我大齐国威,他们要是没这点能耐,趁早从船上跳下去。”
萧景曜看着眼下稍显激烈的战况,想了想,让人呈上茶具,自己坐下来煮茶。
梁千山一愣,“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煮茶”
“我煮茶的手艺还不错,陛下喝了都说好。你不想试试”
梁千山立即闭嘴,一屁股坐
梁千山不懂茶,什么茶到了他嘴里都品不出其中的风雅来,只知道这个茶苦那个茶闻着香,被许多爱茶之人怒骂莽夫,看他牛饮都气到胸口疼,只觉得他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这样对茶艺一窍不通的梁千山,定然是看不出萧景曜煮茶手法的好坏的,只是感觉萧景曜一举一动尤为赏心悦目,就跟画儿似的。
梁千山忍不住感叹道“模样生得好就是占便宜,分明是一样的动作,你做起来,愣是比别人好看许多,瞧着那个派头都不一样,让人一看就觉得你就是那不染凡尘俗事的谪仙人。”
萧景曜不由失笑,“那你该说皮相最会骗人才是。我就是一个俗人,干的事也是俗事,和目下无尘的谪仙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景曜两辈子都是个俗人,为名忙为利忙,脑子里想的是赚钱,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实现阶级跨越,最看重的就是书人提起来就捂住鼻子的银钱。
清高什么的,真是和萧景曜一点关系都没有。
梁千山想到了萧景曜那个“抄家
总督”的名头,又是一笑,指着萧景曜好好笑了一阵,又摇头道,“你说你一个传奇俊状元,前途无量,怎么名声就成那样了”
什么抄家总督,玉面阎罗,菩萨面,蛇蝎心名声奇奇怪怪,都要把他传奇状元的名号要挤掉了。正经的称号哪里比得过不正经的称号,更何况这些不正经的称号听起来就贼刺激,极大激
谁不希望自己也像萧景曜那样,干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成为一台没有感情的刷新官员记录的机器呢
萧景曜听了这话就忍不住摇头失笑,“我夫人先前拿这话打趣我,没想到你也拿这些事说笑。能传出这样的名声,说明贪官污吏们怕了我,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敌人恐惧自己才是值得开心的。要是敌人都夸自己,不停说自己好话了,自己才该仔细想想是不是无意中帮了他们一把。
梁千山也没想到萧景曜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愣了一下后又是一阵畅快的大笑,一边笑一边对着萧景曜竖大拇指。
显然,萧景曜这话说到了梁千山的心上。
萧景曜耐心地等待水沸,第一遍水过了茶之后就倒了,又等第二遍,重复第一遍的流程,到了第二遍水,萧景曜才递了个茶杯给梁千山,“尝尝,雨前龙井,我离京时特地从陛下那儿顺的。”
长期漂
嗯华夏民族的种菜天赋,果然是刻
不过萧景曜想到自己穿越前,农学家研究出来的海水稻已经大丰,萧景曜也只能感慨一句华夏民族的种地天赋果然是蓝星第一。海水稻并不是单纯种
萧景曜想到大齐百姓们普遍的生活水准以及日常生活吃的口粮,不由一阵沉默。
更馋美洲的红薯土豆和玉米了。
当然,欧洲这边也有良种,这一次出海之行,能找到的良种,都给带回去
萧景曜还想到了欧洲那片整个蓝星只有二块的黑土地,又忍不住叹了口气。黑土地多么得肥沃,可惜大齐只有一块。
萧景曜也不觉得自己这是贪心,谁不想让自己的国家多出更多的好东西呢没有人是没有国界的,大齐还有多少百姓正
,萧景曜关心温饱问题,实
梁千山和萧景曜的交情也算不错,
上次护卫康王和荣王出海,梁千山就想着顺便带一些海外的良种回大齐。就算没有主粮,带些其他大齐没有的瓜果蔬菜回去,丰富一下大家的餐桌也不错。
小汤包那个吃货到处跟人说他想要吃遍天下美食的梦想,梁千山也听了一耳朵,觉得自己要是多带一份种子回大齐,小汤包就能多吃上一样好吃的。
萧景曜哪里知道这其中还有小汤包的份。只能说小汤包魅力太大太过讨喜,但凡见了小汤包的人,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梁千山现
要是太子只有小汤包一个伴倒还好,现
比如好好
看看萧景曜就知道,提前和下一任帝王打好关系的重要性。
萧景曜每回听到这话就想翻白眼。打铁还需自身硬,他可不是永嘉帝幼时的伴,永嘉帝登基后可从来没提拔过他当年的伴们别说伴,就是永嘉帝还是福王时,跟着他一起吃喝玩乐的小伙伴,永嘉帝也没提拔过。
萧景曜只觉得叮嘱孩子争太子信任的人家未免有些本末倒置了。好不容易蹭上了师资力量卓绝的上书房夫子的课,竟然不让孩子专心念书学本事,反而提前催熟他们,坏了他们的心志,这真的是爱护孩子吗
真要碰上个只凭个人喜好就提拔臣子的皇帝,那大家才该担心大齐要完了。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萧景曜伸手摸了摸茶杯,还感觉一阵烫手,又同梁千山说笑了几句。再一看,水师已经拿了人,萧景曜微微一笑,端起茶杯,茶水温度正好。
跟着同行的史官见状,灵感大
这一段被记
萧景曜从容品茶时,梁千山已经仰头吨吨吨将茶全部喝完,高兴地一拍桌子,茶具都跟着
,暗自庆幸自己方才了些力道,没把桌子上的茶具给弄碎了。
梁千山心虚间,水师已经绑了人回来复命。
萧景曜看了一眼被捆成粽子的金
海盗们身上还带着伤,脸上还有残存的恐惧,见了萧景曜和梁千山就激动地吐出一大串叽哩哇啦的话。
梁千山烦躁地皱眉,“闭嘴,吵死了你说的鸟语老子听不懂”
萧景曜倒是大概都听懂了,但他并没表露出自己会外语的事,对方话里话外的震惊以及嚣张也让萧景曜不悦,脸色也沉了下来。
梁千山则用看货物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而后冷笑一声,aaadquo你们最好祈祷有人愿意花钱赎你们。不然的话,老子就把你们扔进海里喂鱼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反正海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鱼,就当是给鱼们添餐了。
对方当然听不懂,五个壮汉又互相叽哩哇啦一通,眼神
按照他们的思维逻辑,当然是外表更粗犷,一举一动间还带着匪气,比他们这帮海盗更像海盗的梁千山才是做主的那个。但萧景曜就是那么简单地坐
萧景曜已经听到他们接连叫了几声“d”了。萧景曜忍不住想笑,干了坏事求上帝原谅,对上帝忏悔几声后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干坏事,这个神奇的逻辑竟然还能被信奉者接受,简直可笑。
作为被偷袭的那方,萧景曜一点好脸色都没给对方。跟着船队的鸿胪寺官员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赶紧匆匆跑过来给萧景曜当翻译。
“大人,他们说他们并不想对我们开炮,只是我们进入了他们的地盘,他们想要警告我们一下。”
萧景曜神色不变,梁千山破口大骂,“警告我们他们也配好好告诉他们,原本我打算好好养着他们,换笔赎金。现
鸿胪寺官员听得嘴角抽搐,一时间竟不知道到底哪边更像强盗。
萧景曜却觉得梁千山这样挺好。大齐很多的礼仪往来,委婉的说话方式以及温和无害的外表,十分容易成为这帮人眼里的软柿子。
欺软怕硬是人的本性,梁千山这样一身彪悍骁勇之气,正好能让这片土地的人第一次见面就扎进一个“大齐人不好惹”的形象。
大齐可没有什么不能虐待战俘的说法,这一路上,这几个海盗的日子过得尤为悲惨。哪怕他们
萧景曜
嘤国现任女王的侄子,确实是个比较尊贵的身份。
梁千山的关注
点则
女子掌权,对梁千山来说确实是一件挑战二观的事情。
执掌一国的决策者,不论国土大小,从地位来说,几乎和永嘉帝相当。梁千山脑子里转不过这个弯,震惊一番,萧景曜也表示理解。
梁千山很是不解,“这位女王的丈夫可是去世了她窃取了嘤国的江山吗”
萧景曜回了对方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淡淡道“王位属于女王家族,和女王的丈夫无关。”
这位女王的丈夫,还是另一个国家的亲王。
梁千山还没从女子也能称王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又被这一团乱的姻亲关系给弄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挠了挠头,面上露出一丝茫然,“欧洲这边,关系这么乱的吗”
什么一个国家的国王去世了,跑去另一个国家接回一个继承人之类的事情,那真是足够挑战大齐人的二观。梁千山被震惊得不轻,又忍不住问萧景曜,“这他们这个王位继承,是不是多少有点草率了”
萧景曜却笑道“各国自有国情
梁千山还沉浸
萧景曜摇头,“入乡随俗,欧洲这边并不讲究男大女防。蛮夷也有可取之处,我觉得这样挺好。女子也是人,只要有本事,当女王也挺好。”
梁千山震惊地看着萧景曜,“你可真不像个书人。”
正统儒生,这会儿就该指天咒骂老天爷不睁眼,让牝鸡司晨,有伤风化了。看看同行那些官员的脸色,什么颜色都有,就能看出来他们被这个消息刺激得有多厉害。谁知道其中还有萧景曜这么个奇葩,根本就不把这当回事。说起来,萧景曜分明是书人的榜样和追逐的目标,是无数人书人梦想成为的样子,但他干的很多事,还真不那么符合儒家的思想。比如他一力支持弄出来的新学,几乎要掘儒家的根,现
萧景曜从来就不觉得女子低人一等。他上辈子见过太多太多优秀的女性。小时候照顾他的院长妈妈就是位了不起的女性,上学时碰上的女性班主任,工作后碰上的职场女强人,个个能力超群,碾压一众男人。不说这些女性,福利院中身患重病的女孩,性格之坚韧,
萧景曜甚至觉得还好现
闵州的商业已经
萧景曜并非是
杀亲之仇。家中顶立门户的男人死了,可不就得让女子顶上本朝女子不用服役,但闵州有时被倭匪残杀的百姓太多,凑不够服役的男丁,就变成了女丁顶上。

梁千山当然知道这种情况,甚至还
平行时空,大齐那边的历史

这点倒是和永嘉帝类似。
梁千山震惊过后就是好奇,“到了嘤国,我可要好好看看这位女王”
女王欸,好怪,必须得看一眼
萧景曜不置可否,却还是提醒梁千山,aaadquo不能失礼。1919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放心吧,我们代表的可是大齐,我不会丢大齐的脸的”
萧景曜颔首。
这次出海并非为了打仗。萧景曜他们的船队快靠近港口时,就有人好奇地看向船上挂着的陌生的龙旗,只觉得这个图腾既神秘又尊贵霸气,不知道是什么动物。
陌生船只来临,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萧景曜一行人下船后再次引
而鸿胪寺的官员已经操着从海盗身上练出来的更流利的外语前去同驻扎
很快,萧景曜他们就来到了嘤国王室的宫殿,见到了让梁千山大为震撼的塞丽娜女王。
塞丽娜女王同样是一位金
塞丽娜女王一双蓝色的眼睛往使臣团中一扫,已然确定了谁是能做主的人,对着萧景曜含笑点头,“远道而来的客人,我曾经
鸿胪寺的官员们一通翻译后,梁千山的脸上便露出了骄傲的神色,小声对萧景曜说道“这位女王还挺会说话。他们这边当年有人到过大齐吗”
萧景曜想了想,按照上辈子的历史,马可波罗确实去过华夏,还写了一本马可波罗游记,详细描述了他
塞丽娜女王也笑
道“我们对神秘的东方古国,十分感兴趣。你们远道而来,有什么事吗”
梁千山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萧景曜却沉下心来。女王嘴里的感兴趣,可不是什么好词。
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114 章 114吗请记住的域名来aaa看最新章节aaa完整章节
他们的感兴趣,是想将华夏的宝物据为己有,让华夏成为自己的殖民地,掠夺了财物还嫌不够,还想让数亿华夏百姓成为他们的奴隶。让他们能舒舒服服地躺
不是萧景曜对他们抱有偏见,而是现
大航海时代,本质就是一个外出掠夺的时代。
萧景曜并不觉得塞丽娜女王嘴里的感兴趣是多么好的一个词语。
于是,萧景曜微微一笑,不接塞丽娜女王这一茬,而是面露迟疑之色,塞丽娜女王果然顺着萧景曜的意思询问道“你们碰上什么难处了吗”
“难处倒是算不上。”萧景曜微微一笑,“就是
塞丽娜女王的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说道“如果你说的是帕姆,他确实是我的侄子。很抱歉,给你们造成了麻烦。”
梁千山正好插了句嘴,“哟,那小子还真是你们皇室的人啊我还以为他是骗我的,还威胁他要是没人给他付赎金就宰了他,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你说他脑子里
塞丽娜女王身后的护卫队看向萧景曜一行人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凝重。帕姆的战船以及炮火情况,他们都是有数的。
看他们的神色,好像也没花什么力气,轻描淡写地就跟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来自东方的神秘古国,实力便是如此强大吗
塞丽娜女王的脸色也多了一丝凝重,也听明白了梁千山的意思,“帕姆对你们不敬,理应向你们赔罪。”
萧景曜微微一笑,“女王客气了。”
却绝口不提不用赔偿之事。
塞丽娜女王也想知道萧景曜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再加上对神秘古国的忌惮,塞丽娜给出的赔礼十分有诚意。
欧洲各国都有过通婚,塞丽娜女王意义记得,马车夫国家曾经有船队到达过那个神秘古国,结果还没登岸,就被对方打的仓皇逃窜,损失了大半人手。侥幸逃出来的人也没能顺利回到马车夫国家,死
萧景曜不知内情,只觉得这位塞丽娜女王对他们太过忌惮,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萧景曜并未放
很快,帕姆就被带了上来。
看着鼻青脸肿的帕姆,塞丽娜女王的眼皮就是一跳。梁千山嘿嘿笑道“女王别见怪,先前我们不知道他是您的侄子,又对他偷袭我们感到非常恼火,所以下手重了一点。不过我们也算是着了,他们那艘船可是只剩下一半,能留下一条命就不错了。”
船只剩下了一半塞丽娜女王眼神一闪,不得不重新估量面前这帮人的实力。
再一看对方训练有素的护卫,每一个都昂首挺胸,站队也非常整齐。那位领头的俊美青年一个指令下去,护卫就立即做出反应,动作干脆利落,整齐划一,看着就知道他们受过最严格的训练。
同样,
大齐的高官,气势却不输她这个女王,排场甚至还超过了她。这就是东方古国的底蕴吗那个遍地黄金的地方。
真是可惜了。
女王心中
他们当初,是出于什么样可笑的想法,才会觉得他们能去那个神秘的国家去掠夺财富呢
萧景曜看着女王的神色变了又变,脸上一直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明明看起来最是温和无害,却让人心生畏惧,不敢
塞丽娜女王很快调整好了心情,迅速意识到了新的机会,一双湛蓝的眼睛期待地看着萧景曜,学着梁千山他们对萧景曜的称呼,用怪异的口音叫了一声,“萧大人。”
萧景曜看过去时,就看到塞丽娜女王脸上露出了掩
不能抢,那就进行买卖。这个国家太过富裕,好东西太多,和他们做生意,一点都不亏。
萧景曜毫不意外塞丽娜女王会问出这个问题,又是淡淡一笑,“那就得看你们国家能给出多少诚意了。如果是像帕姆那样的做生意方式,迎接你们的,只有大齐的炮火。”
清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