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1 章
萧景曜蠢蠢欲动,萧景曜跃跃欲试虽然海上有许多未知的风险,可是那是海洋欸还是大航海时代的海洋,蛮夷尚未崛起之时
没错,梁千山带来的消息,他们
梁千山的脸上露出一抹傲然,大齐天朝上国,岂是区区蛮夷可以比肩的还想要我们的东西,做梦”
话语间对他口中的蛮夷很是看不上,也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傲慢。
萧景曜则挑了挑眉,“你们动手了”
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人家干的就是抢掠的勾当,看到好东西就抢。大齐本就物产富饶,几千年的底蕴催生出的灿烂文明,更是将审美以及享受玩出了花来。
这次康王和荣王领着使臣团出海,以他们亲王之尊,一应吃穿用度哪怕缩了又缩,也带了不少好东西。他们眼里的简陋,落
梁千山既然和那帮外族打过照面,还和他们有过交流,萧景曜掐指一算,觉得他们就算有交情,也必然是开炮之交。
“不过蛮夷耳,不足挂齿。”梁千山冷哼一声,“那帮人可真是野蛮,见了人就抢,抢到爷爷我头上来了,不给他们颜色看看,还以为我们大齐的水师是吃素的”
说这话时,梁千山的身上控制不住露出了凶煞之气。那是身经百战,踏过尸山血海的狠厉,“想抢我们大齐的东西,也不看看他们有不有那个命”
萧景曜心道果然,西方那边应该也开始了大航海时代,还处于大航海时代前期,硬件设备赶不上大齐,软件就更别想了。
华夏这片土地孕育出的五千年文明,世界独一份。要不是当年没跟上时代,错过了工业革命,赶上了这个节点,世界往来中,华夏怎么可能被人欺负哪怕是萧景曜上辈子的历史中,最后一个王朝,前期国力也算不错。放眼世界,也是富裕国家。这才被侵略者盯上,用炮火轰开华夏的国门,逼迫华夏签订了一条又一条的不平等条约,不知赔出去了多少白银。
华夏几千年的积累,都
萧景曜听梁千山说完他们这次出海的所见所闻之后,心中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上辈子华夏错过的那个机会
没有人比萧景曜更清楚这个节点意味着什么,也没
有人比萧景曜更清楚接下来的
梁千山说完后还意犹未,颇为遗憾,“原本我们打算按照你给我们的航海图继续走,打算找一找你说的那个美洲大陆,然后听你的,带一些粮种树植回来。只不过还好我们这一路走得不快,走走停停,时不时靠岸补充粮食蔬果等东西。不然朝廷派来给我们送消息的船都追不上我们。”
实际上是大齐建国以来就实行海禁,大家都没出过海,看什么都新鲜。就算沿途小国明显不如大齐富饶,康王和荣王还是饶有兴致地逛得仔细。他们本就是代表大齐出使海外,见的都是小国的国王,自然又是一番觥筹交错,顺便再提一提双方贸易往来之事既然大齐开了海禁,那海上贸易自然是多多益善,不然大齐的关税商税从何而来
荣王年轻气盛,对新鲜事物都十分好奇,语言天赋又强,为了更好了解每个国家的特点,他们到了一个国家,都会停留不少时间。
梁千山提到这事儿就颇为无语,“荣王就这么赖了一阵又一阵,我本来以为他是少年心性就顾着贪玩,谁知道他这赖一阵就学会一个国家的话,叽里咕噜和人家本国人说起来还自信,哄得人家送了他一堆礼物,其中还有不少典籍。我虽然不认得那些鸟语,瞧着应当也是些重要的记载。你说,荣王不会把人家的史书给骗过来了吧”
萧景曜“”
“倒也不至于,有的国家,并未有修史的习惯。”
或者说,像华夏这样,特地设置史官,史书成堆,本朝为前朝修史,几千年文化全都有迹可循,有史可循的,才是少数。
谁知梁千山听了萧景曜这话后却大惊失色,“什么他们连史官都没有那他们怎么把东西留给后人”
看看华夏,史书不绝。是记载,也是约束。哪怕是坐拥四海,执掌天下万民的生杀大权的帝王,也要顾忌身后名。对于华夏人而言,最高的追求就是青史留名。不修史的国家,着实有些挑战梁千山的三观。
梁千山木着脸摇了摇头,“果然是蛮夷。”
史书都没有,这是未开化啊
萧景曜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梁千山的反应会这么大。这家伙是个武将没错吧,怎么对其他国家没有史官忠实地记载编写史书之事如此愤怒萧景曜这个正统的书人都没跳脚呢。
梁千山又看向萧景曜,深深叹了口气,“好
正宁帝都躺进皇陵里了,帝陵当然有人守护,一般人去不得。哪怕是康王和荣王想要去皇陵,也不能私自过去,只能去求永嘉帝,让他松口允许他们二人去为先皇守皇陵。
梁千山总觉得,正宁帝的性子,就算不习惯这些热闹,也会很欣喜看到两个亲儿子。
总之他们这一次出海,周边国家倒是去了,再远一点的地方都没去,探索美洲大陆的主线任务更是直接夭折,连一半的路都没走完。
萧景曜更心动了。
原本
康王和荣王领着使臣团出海,萧景曜以自己是闵州总督,不宜出海瞎跑为由不断宽慰自己,还有顾希夷和小汤包呢。顾希夷可能会支持自己,可是谁知道这一路上会碰上什么困境,一去好几年,小汤包人生中最重要的童年时期,萧景曜都没能参与,那岂不是太对不起小汤包了
萧景曜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努力按下非常想出海的念头,安安生生地当他的闵州总督。
可是出海的蒸汽船回来了。
萧景曜看着那两艘蒸汽战船,这种到了后世肯定要被放进博物馆的珍贵文物,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那股渴望,又重新升腾了出来,更因为先前被压制得太狠,如今怕是有点还有些反弹,压了一次又一次,却都不管用,只
出海可比现
萧景曜想着自己桌案上一堆又一堆的公务,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却对上梁千山不赞同的目光,“皱眉容易生出川字纹,我们这些鲁莽的武将并不
萧景曜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我们文官,也并没有那么注重容貌。”
顶多就是平日里穿戴十分齐整一些,爱拾自己一点。听闻某些不爱拾自己的武将能一两个月不洗澡,这样的奇葩,文官们都颇为无奈。
梁千山嘿嘿一笑,为自己正名,“都说北地男子多埋汰,不爱洗澡不修边幅,身上一股臭味,令人闻了后很是厌恶。要我说,嫌弃我们武将埋汰的,该去和这帮蛮夷人打打交道,准保能将他们臭晕过去”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海上沐浴总归不如
把体味大的海盗和武将们比臭,武将们真的罪不至此啊
奈何梁千山的速度十分快,大漏勺一漏,所有人都知道海外蛮夷臭得很,比训练的武将还要臭。新鲜事物总是能激
听到这些传言的萧景曜“”
只有蛮夷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顾希夷察觉到了萧景曜平静外表下的纠结与挣扎,忍不住问萧景曜,“夫君
萧景曜看着面前满脸关切的顾希夷,话到嘴边打了个转,又吞了回去,只觉得自己太不负责任。
顾希夷却耐心十足。她和萧景曜成婚好几年,又有了小汤包这个孩子,可以说她应当是这世上最了解萧景曜的人,见萧景曜这般迟疑,
顾希夷反而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夫君犹豫不决的事,同我有关”
萧景曜看了顾希夷一眼,又移开目光,良久才道“希夷,我想出海。”


结果就这
顾希夷的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想出海,为何这般犹豫”
不知道的还以为萧景曜面临的是什么生死抉择呢。
萧景曜一呆,“出海的话,我就有好几年不能陪
顾希夷好气又好笑,一颗心却像是包裹
萧景曜眨了眨眼,又摸了摸鼻子,心里还有些小郁闷,“就这么痛快地同意了你都没有一点不舍得我吗”
“我当然舍不得夫君,恨不得天天同夫君
“我能感受到,出海对夫君来说,很重要。”
“虽然自成婚以来,我就没同夫君分开过,但小汤包如此年幼,万万不能将他带上船一起出海,只能我
萧景曜的目光也温柔下来,定定地看着顾希夷,“单独带孩子,很辛苦。我不
顾希夷忍不住偏过头去,转过头来后又是一张笑脸,“你这是把我当成独自带孩子的无依无靠的小可怜了呢家里有公公婆婆,祖父祖母
“至于宴会受委屈哈哈哈,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受委屈我不但是你的妻子,还是顾将军府的姑娘啊。将军府又不是什么破落户,谁敢
顾希夷寥寥几句话,将萧景曜的顾虑全都打碎,笑吟吟地看着萧景曜,目光温柔又坚定,“夫君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谁说你拖我后腿了”萧景曜皱眉,面色不悦,“我就是舍不得你们。一去几年,原本还说我来给小汤包开蒙,等他大些再给他寻个官学送他去念书。我任满回京后,小汤包也大了,正好可以去国子监念书,或者进顺天府学也不错。现
这一点,顾希夷也没法帮萧景曜。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顾希夷静静地看着萧景曜,萧景曜叹气,“世事从来难两全。”
小汤包不知道什么跑了过来,从萧景曜身后探
出了个小脑袋,“小汤包也想跟着爹爹一起出海。小汤包身体壮壮,不生病”
出海啊,一听就很有趣。听说海外还有金
海里那么多好吃的海鲜,海外之国肯定也有很多很多的美食小汤包觉得自己以前想的还是不够周全,吃遍大齐这个目标还是有点小了,他就该把这个目标换做吃遍世界
小汤包还
按梁千山说的,他们的船队都还没到欧洲。鬼知道现
现代医学还未出现的时代,人命是如此脆弱,简单的一个感染风寒都能夺走不少人的性命。
萧景曜怎么可能忍心带着不过五岁的小汤包去冒险。
再说了,朝廷也不会让萧景曜拖家带口去出海。这可是公务,哪个官员处理公务还一直带着妻子孩子的别说出海
小汤包听了萧景曜说的理由也没接着闹,反而挺着小肚子说道“爹爹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小汤包量长慢一点,等爹爹出海回来,看到的还是现
萧景曜忍不住揉了揉宝贝儿子的脑袋,被小汤包萌得心肝颤,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崽崽
萧景曜忍不住膨胀,这么可爱的崽,我家的
看着一大一小两双装满支持的眼睛,萧景曜也忍不住笑了,一手一个将人搂
顾希夷却道“碰上你,才是我们母子的幸运。”
多的是回家就当甩手掌柜的男子,更多的是对孩子不闻不问,随便见几面,考校一下孩子的课业,将孩子批评到头都快抬不起来,已经算是人人称道的好父亲了。
像萧景曜这样亲力亲为带孩子,不肯错过孩子每一个成长的父亲,整个大齐都找不出第二个。更别提萧景曜从来不提纳妾房之事,一家三口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小汤包淘气起来,可是能像小猴子那样将萧景曜当成树抱着蹭蹭蹭往上爬,萧景曜高兴起来也能
顾希夷和小汤包自然能感受到萧景曜待他们的情意,正因为如此,他们更不想让萧景曜留下遗憾。纷纷表示萧景曜管出
要和萧景曜分开好几年就忍不住想掉眼泪,小汤包都硬生生忍住了想哭的冲动,红着眼眶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和往常一样活泼,拍着胸脯向萧景曜保证他一定乖乖听话,绝不让萧景曜担心。
萧景曜一颗心都要被妻儿给融化了,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开口道“我先给陛下递个奏折,看陛下允不允许我出海。”
康王和荣王这次回京,肯定是要去皇陵给正宁帝上香并守陵的,再让他们出海也不合适。宁王和平王,现
萧景曜
更妙的是,萧景曜和梁千山也交情不浅。
仔细一算,除了康王和荣王之外,萧景曜确实是最适合出海的人选。
永嘉帝到萧景曜的奏折时,第一反应就是萧景曜想扔下他跑路,开开心心当一阵咸鱼,过上令他羡慕的生活。但是萧景曜这么一条一条地同他认真分析,永嘉帝不由沉默了,犹豫再三,还是
可恶,小伙伴都能出海玩耍,去领略海上风光,见识各个海外小国的风景,他这个皇帝只能守
以前当太子时,永嘉帝还能时不时偷偷溜出宫去玩。
永嘉帝憋屈,他就说皇位是个坑。他分明从小就打算做个混吃等死的闲人来着,怎么就肩负起了这世上最沉重的一副担子
就离谱。
永嘉帝黑着脸给批准了小伙伴出海的奏折,心情却很是不高兴,撂了笔就跑去找儿子,看着快到十岁的太子满脸欣慰,摸摸太子的脑袋,永嘉帝目露期盼,大力鼓励太子,“夫子们都夸你的课业完成得特别好,继续保持,等你再大一点,就能上朝听政了,到时候可要多帮父皇分忧。”
还是小学生年纪的太子哪里知道人心竟能险恶到这份儿上,一点都不觉得他父皇这是
永嘉帝更欣慰了,这么努力地学习好啊,学好后就能来帮自己干活了。干熟悉了后就可以监国了,等到他再历练几年,能独当一面,自己就跑路,将太子扔给萧景曜,自己也领着一帮人出海去玩一玩
永嘉帝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尚且还能算年幼的太子硬生生打了个寒颤,很是纳闷儿,现
永嘉帝看看已经到了自己胸口高的儿子,突然想起小
伙伴家的儿子,眼神又是一亮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瑞儿,朕给你找个伴好不好”
先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太子伴的位置总是空着。主要还是永嘉帝太护崽,总觉得旁人家的孩子有可能让自己的崽不痛快。再加上太子从来就没提过伴的事儿,明显对伴不感兴趣,永嘉帝也就没将这事儿放
或者说父子俩都有点奇奇怪怪的坚持,最好的那个没来,他们就不想退而求其次。
比如永嘉帝,一薅羊毛指定找萧景曜这头最肥的羊来薅。又比如太子,心里觉得萧大人家的儿子最机灵,最适合当他的伴,
得不到那个最好的,那就把位置空着。

十岁,半大不小的年纪。生
并不会对伴的家族又任何手软。
永嘉帝嘿嘿一笑,往太子身边凑了凑,乐道“你不是很喜欢萧夫子家的那个小孩儿算算年纪,他今年也不过五岁,是比你小了点,但很是聪慧,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赶上你的学业,到时候你就
太子好气啊,哪有这样想看儿子出糗大哭的无良亲爹啊但是伴人选是小汤包欸,太子觉得自己可以忍一忍他父皇的不靠谱。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大概就是这样,永嘉帝还是福王的时候就和萧景曜投缘,现
太子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萧大人不是不愿意让小汤包当儿臣的伴吗”
永嘉帝不
太子“”
您以为萧大人也会像您一样卖儿子卖得十分痛快吗
永嘉帝嘿嘿一笑,心说你们对萧景曜到底带上了什么滤镜,那家伙分明也是个促狭的,能和朕投缘的,能是什么光风霁月的君子
见太子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永嘉帝到底还是心疼儿子,嘿嘿怪笑两声,“以前他要把小汤包带
“再说了,你会让人欺负小汤包吗”
太子果断摇头。
“那不就结
了。”永嘉帝解决问题永远都是这么干脆利落。宫里有他照拂,又有太子随身看着,还有名师大儒上课,萧景曜有什么理由不让小汤包当太子伴
太子目露期待。
萧景曜属实没想到永嘉帝现
和永嘉帝奏折一起
这家伙还没登基前就是偷崽崽大军一员,合着现
不过,要是自己真的出海了,小汤包去当太子伴,还真就是最好的选择。
白女票皇室豪华的师资力量,可以的
不过出海一次也不容易,需要准备的东西较多。哪怕永嘉帝已经批复下来,萧景曜也不能立即出海,而是要等人员休整好,重新装备好补给,才能出
反正不赶时间,永嘉帝又让萧景曜先回京复命,交接公务后再回闵州,领着使臣团出海。
萧景曜出海,总督之位倒是能给他留着,就像梁千山跟着康王和荣王出海,依旧是闵州总兵一样。但朝廷会设一个代总督,
萧景曜对此完全没意见,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归整好,一点坑都不留给后来者,一项一项同永嘉帝说得清清楚楚。
永嘉帝都不大乐意听这些,摆摆手笑道“朕自然是相信你的。你的秉性,做不出下作事。”
萧景曜无语地看着永嘉帝,心说陛下您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永嘉帝却话锋一转,直愣愣地问萧景曜,“海权,会是未来称霸世界至关重要的东西吗”
萧景曜眼神一凝。
永嘉帝微微一笑,“不然的话,朕想不出来你为何这么着急。甚至不惜离开父母妻儿。尤其是小汤包,你多疼爱他朕都看
正宁帝当然不会瞒着永嘉帝有关萧景曜的神异之处。大多数人只知道正宁帝将萧景曜当成祥瑞来看,却不知萧景曜真正的本事。
萧景曜当初透露的也不多,正宁帝他们只猜测萧景曜能生而知之。而永嘉帝就更离谱了,天赋党就是这点可恨,凭直觉就能胜过别人绞脑汁猜测的结果。
萧景曜倒也不意外正宁帝会把这些事都告诉永嘉帝,他只是惊诧于永嘉帝的敏锐。竟然能见微知著至此,现
这就是天生的帝王吗
萧景曜深深地看着永嘉帝。
永嘉帝嘿嘿一笑,脸上还有当年的憨气,冲着萧景曜眨眨眼,“看来朕猜对了”
萧景曜不置可否,没点头也没摇头,永嘉帝脸上也露出一抹傲然,“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既然大齐现
这片土地从来都是天朝上国,从帝王到百姓,都觉得他们就该站
萧景曜也被永嘉帝外放的情绪所感染,脸上同样露出傲然之色,“这一次,大齐一定能问鼎世界”
被人用炮火轰开国门的耻辱,定然不会再有。
永嘉帝没有
“倭岛海域那边,同样派水师驻扎。扼住要害,不管他国船队从哪一方过来,都无法前进一步,也更方便我们出击。”
“占据这一片海域,海权争夺战,大齐必定不会输”
怎么蚕食对方的势力,闪电战消耗战,这些兵法战术,老祖宗们都是行家。只要拾起史书一看,扒拉扒拉老祖宗们用过的东西,还能接着用。
永嘉帝现
海上霸主之位,大齐先预定一个。
至于最终的霸主,大家各凭本事,时间还长着呢。
萧景曜心情激荡,“陛下圣明”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