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10 章
提议将赋税全部折算银子交钱之事,是萧景曜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定。
闵州情况和其他地方不同。有了福安港口
另外,闵州以山地丘陵地形为主,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耕地不说和鱼米之乡的江南一带相比,就算和一般的州相比,也算不上多。
这种情况下,闵州百姓的日子过得如何,也就可想而知。
先前不仅少耕地,还得抵抗倭匪,日子更惨。现
不过朝廷的赋税还是压
这真不是胡阁老他们狠心。而是大齐疆域辽阔,要修的工程多了去了。这里修修那里修修,光是拨工程款就足够让户部秃头了,要是再算上来干活的民夫们的工钱,还有给他们的吃食,户部别说给国库留点银子,年年赤字倒欠钱都有可能。
到时候国库空虚,各地都
没有人能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也不是谁都有萧景曜的本事,轻轻松松就能筹到几千万两白银,不仅不要户部拨银子,还能将一车又一车的银子往户部拉。
资本家萧景曜给了文武百官们一点来自后世资本家的小小震撼。
别说大齐建国以来没出现过这种奇观,
一千两银子单独拎出来当然多,但要分到一个县的百姓头上,那就微乎其微,还不够人买个鸡蛋的。
有良心的官员知道徭役对百姓们造成了多么沉重的负担,甚至年年都会死不少人。但他们想不出破局之法,只能以朝廷规矩如此,他们也是按规矩行事的理由宽慰自己。
有的从底层爬上来的官员心情更是复杂。既能对百姓们的痛苦感同身受,又十分庆幸自己科举入仕,成了官老爷,自己一家再也不用承担这徭役之苦。
尤其是,徭役还是不定期的。有时候正值农忙之际,朝廷的徭役说来就来。被选中去服徭役的百姓们也没办法,只能简单地拾一下包袱上路。至于家里的田地缺了他能不能好,官府是一概不管的。

到他们,都要抽时间去服徭役,有可能回来后这个差事就没了,百姓们心里也有些怨气。
萧景曜当然知道粮食的重要性,但他更看到了闵州百姓的困境。
15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110 章 110吗请记住的域名15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作为闵州总督,萧景曜肯定是要为闵州百姓们考虑的。这才提议让闵州百姓将赋税全部折算成银子交给朝廷。这样一来,朝廷和百姓们都省力。毕竟官府粮也是有损耗的,需要清点的东西可比银子多多了。
另外,赋税也能变通一下。比如徭役,有的徭役安排得着实令人无语,比如去千里之外的地方服役三天。好家伙,赶路来回一两个月,到那里就干三天活,路上吃住还全都自己出。可太折腾人了,亏本亏到姥姥家。
再碰上这样的情况,被派去同一个地方的百姓就能自己凑钱请人帮自己服徭役。比如有十个人要去同一个地方服三天徭役,那他们可以一起凑钱请一个人去那个地方服一个月的徭役,来回路费自然也是他们分担。
这样,被安排服徭役的百姓解决了一样难处,拿钱干活的人也能挣到钱,朝廷安排的活也有人干。这是三方都能接受的事。
当然,农业社会,萧景曜自然不会忽视掉田地庄稼产量。这才是大家赖以生存的命根子,没有粮食,经济再
萧景曜提出赋税折算成银子,前提就是保障农耕,不能有荒废之农田,对于主动开荒的人家,前十年可以免交田赋。
其实不用萧景曜说,农户们也不可能放下地。尤其是太平年岁的百姓,日子过得安安稳稳的,哪能让田地荒着那是得遭天打雷劈的。
对于一辈子都和田地绑定的农户们来说,田地荒了,他们的心也慌了。去铺子里干活固然是好,但那差使可不是绑
这样心里才踏实。
再说了,城里铺子虽然多,也没办法将乡下的青壮全都进去。总体来看,能进城里铺子干活的农户还是少的,加上闵州耕地本来就不多,这样一匀,乡下的劳动力也是够的,不必担心田地荒了没人种。
更是因为有人进了城里的铺面干活,会把家里的地租给别人种,反而能让留
至于米价和粮食,萧景曜肯定会出手把控的。不然的话,碰上灾年,商贾们囤货居奇,官府都得麻爪。到头来苦的还是老百姓。
萧景曜是想给百姓们减轻一点负担的,并不想
对于萧景曜这封奏折,朝臣们都麻木了。没办法,萧景曜太能搞事。
震惊着震惊着,大家对萧景曜各种离奇的操作的容忍
度也特别高。
这位大人太有能耐了,只要他想干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这样的能人,你前脚跳出去反对他,后脚就被他用事实啪啪打脸。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最全的寒门天骄科举
他们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不要面子的吗
这一次,就连许季陵都沉默了。
没办法,这位就是纯粹的文科生,税法问题,他不懂。
萧景曜摆事实讲道理列的那一堆图表数据,文科生们光是看一眼都觉得晕得慌,而后又庆幸还好自己考科举考得早。现
遭老罪了
永嘉帝本来都做好准备要和朝臣们来上一场激烈的争辩的。反正他觉得小伙伴非常靠谱,这事儿十分可行。早就打定主意,哪怕朝臣们反对得再激烈,他都要力挺萧景曜。就算改税法失败了,那也只是闵州一个州而已,朝廷兜得住,日后再改回来便是。更何况,永嘉帝直觉这法子可行。别以为他不知道,税是官吏们最容易动手脚的地方,这帮人巧立名目的东西多了去了,有贪心的,甚至
不就是仗着百姓们不懂朝政,也不懂税法,这才折腾出各种名目让百姓们多交税吗
统一折算成银子,百姓们的赋税都是能算得出来的,到时候再往大齐日报上一登,各种赋税怎么折算,简单的加减法,百姓们自己总会算,不至于不知道自己被官吏给盘剥了。
到时候,永嘉帝就可以名正言顺拾这一波胆敢冒头的贪官污吏。
永嘉帝磨刀霍霍,想到贪官污吏就觉得自己的大刀已经要不住了。再看萧景曜提议的改赋税制度,更是觉得果然还是小伙伴贴心,知道各地的贪官污吏又冒头了,又想了个好办法。
这些国之蠹虫,怎么就杀不干净杀完一茬还有一茬,简直就是要钱不要命
永嘉帝气鼓鼓。
不过永嘉帝也知道改一样东西,定然会受到不小的阻力。毕竟这是祖宗留下的规矩,用的好好的,还用了那么久,已经证实这个法子是可靠的。要是贸然改了,出问题怎么办永嘉帝决定站
亏自己还准备了好几轮腹稿,真是准备了个寂寞。
永嘉帝飞快地弯了弯嘴角,迅速拍板,“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朝臣们唯有苦笑,这就是他们不想当出头鸟做坏人的另一个原因啊。天杀的萧景曜,早就将陛下笼络过去了,人家可是少年时期的交情,多次监国培养出来的默契,和萧景曜比起来,他们算什么小虾米
永嘉帝还是福王时,是什么性子,老臣们一清二楚。他想护着萧景曜,真犯起混来,谁扛得住已经躺进皇陵的先皇都扛不住。因为先皇会和永嘉帝站
天杀的萧景曜,还好你是个能臣啊
朝臣们都不敢想,万一萧景曜是个奸佞小人,现
凭永嘉帝对萧景曜的信任,萧景曜岂不是一忽悠一个准
萧景曜要是能知道官员们这些奇奇怪怪的担心,估计都要摇头叹气,然后对着永嘉帝指指点点。这皇帝当的,还没有消除当年给大家留下的不靠谱的印象啊。朝臣们还真将永嘉帝当成当年那个不靠谱的福王呢,哪怕永嘉帝先前当太子时多次监国,也没能将先前那个不靠谱的印象彻底从朝臣们心里抹去。
谁让当时正宁帝还
尤其是皇家。
当初正宁帝哪怕身体不好彻底放权给还是太子的永嘉帝,
那是正宁帝为帝二十多年的睿智和宽仁赢得的朝臣们的真心爱戴。
刚刚登基的永嘉帝,显然还差得远。
永嘉帝也不灰心,他并不觉得他会做不好这个皇帝。或者说,正宁帝给足了他安全感,

自信心爆棚的家伙,就是这么耿直。
萧景曜不知道朝堂上还有这么一出,永嘉帝对他的信任更是让百官们酸气冲天。哪怕萧景曜知道,心情也不会有任何波动。还有心情计较这些事情,肯定是手里的活还不够多,必须让他们干更多的活,还不多给俸禄
朝廷的回复来得很快,萧景曜也不意外自己的提议会通过。说穿了只是拿闵州试点而已,既然朝廷开了海禁,临海的地方又不止闵州,其他州也有临海的,为什么不能也跟着建港口
福安港口那一波操作,大臣们都从萧景曜这里学了一手。现成的空手套白狼的经验就
指不定他们跟着建完港口后,也会碰上类似的情况呢不就又能抄作业了
抄大佬的作业,快乐
已经开始选港口位置的总督们笑得见牙不见眼,踩着前人的经验行走真是太爽了,这都是实打实的政绩啊
福安港口的商税,有心人略微一算就知道这是一笔多么丰厚的进账。闵州百姓的变化,官员们也是看
看看福安县百姓现
各地总督都没想到,他们摩拳擦掌准备抄萧景曜的作业大干一场,还没开始就先
得满头包。
这一次还不止官员们出面了,有条件建港口的县,县内百姓全都出动,纷纷为自己县争取,说什么都要把港口建到自己县里来。群情激奋之下,险些
总督们脸都绿了,一帮刁民真是反了天了,简直岂有此理
萧景曜百忙之中也听了一耳朵这些事,对其他总督想要照抄自己作业的行为一点意见都没有。后世搞扶贫还会号召各地学习人家成功的扶贫经验呢。只要能造福百姓,抄自己的作业就抄呗,萧景曜甚至还担心他们抄劈叉了,特地整理了一番自己的经验,让人给这几位同僚送过去。
接到萧景曜经验册的同僚们“”
这位大齐最年轻的总督大人,脾气还怪好的嘞。
虽然这个评价放
心怀万民的人,总是令人敬佩的。
不然萧景曜怎么能让这么多官员们心服口服
萧景曜对此表示无所谓,这几人记他一份好更好,不记他的好也没关系。到了萧景曜现
接到朝廷的回函后,萧景曜便着手让人给百姓们宣讲解新的税方式。
事关交税,再惫懒的人都竖起耳朵听得仔仔细细,生怕漏掉一个要紧的字。然后他们就听明白了,以后不交具体的东西,就交银子就行
好事啊
交税的百姓,尤其是农户,谁还没有天还没亮就挑着担子走上几十里山路进县城,到县衙门口排队看衙役脸色,还要被衙役多粮食的经历呢现
正苦于因徭役而耽误赚工钱的百姓们脸上也有了笑容,纷纷点头,“这个好,以后我们就出点银钱,凑一凑,请人替我们去服役。”
掰着手指来回算一算,他们不仅不用受累,还能多挣钱呢。
总督大人果然是天上的文曲星君下凡,就是来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
闵州再次掀起了一波给萧景曜立长生牌位的热潮。
得知这事儿的萧景曜“”
虽然知道大家这是好意,但是自己还活着,他们就给自己立个牌位再每天三炷香,真的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偏生顾希夷还打趣他,“夫君可知,你现
萧景曜“”
并不是十分想知道这事儿。
萧景曜生辰后一个月,就是闵州百姓举行妈祖诞辰祭祀活动的时候。
这可是闵州的盛事。闵州百姓对妈祖娘娘的信仰十分虔诚。萧景曜就见郦县
令断过一次案,两人因为二十两银子闹得不可开交,一个说对方借钱不还,另一个说对方污蔑自己,自己根本没问他借过银子。民间借钱,文盲率还高,当然没有什么借据做凭证。
两边一时陷入僵持。
萧景曜就看着郦县令
不仅如此,郦县令还让衙役请来一座小妈祖像,让他们对着妈祖像
然后萧景曜就看着要债那人毫不犹豫
真相大白,郦县令当即拍了惊堂木,让欠债的给债主写份借据并签字画押。
谁知债主反而摇头了,“大人,不用写那什么借据,我指不定把它放哪儿去,到时候也找不着。反正他都当着妈祖娘娘的面承认了借了我的银子,肯定会还的。对了,梁六,你当着妈祖娘娘的面
那个叫梁六的欠债人垂头丧气,还是如实办了。
债主满意点头,这事儿就这么结了。
萧景曜“”
就不是很懂你们的信仰。但大为震撼,并十分尊重。
别说,
闵州百姓祭祀妈祖娘娘,当然不是为了断案。人家妈祖可是海上女神,闵州临海,祭拜妈祖自然是为了祈求平安。对闵州百姓而言,祭拜妈祖,其隆重程度,堪比过年。
闵州各地都有妈祖庙,大多数百姓家里也都供奉着妈祖。到了祭祀妈祖这天,家家户户都起了个大早,将家里拾得亮亮堂堂,先给家里供奉的妈祖像上香,而后带着祭品和香烛出门,结伴去妈祖庙,跟着天师们一起祭拜妈祖,祈求来年风调雨顺,渔民每次出海都风平浪静,获满满。
萧景曜抱着小汤包走
顾希夷忍俊不禁,入乡随俗,知道闵州百姓对妈祖的推崇后,顾希夷特地打听了一番妈祖的事迹,心甘情愿地想给对方上炷香,“据传妈祖一生扶危济世,护国为民。当得起百姓们这样的爱戴。”
这样的女子,让顾希夷觉得天地都更开阔了。
顾希夷看着庙里头戴冠冕,身披霞帔的妈祖像,像每一位闵州百姓一样,恭恭敬敬地按照流程祭拜对方,虔诚地给对方上了一炷香,祈求家人平安,也祈求闵州百姓人人健康平安,安乐一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妈祖真的显灵了,这么个大日子,萧景曜就听到福安港口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两位出使海外的王爷带着船队回来了
萧景曜吃了一惊,康王他们出海前,自己可是给他们画过一幅航海图的,他们也有意要坐着蒸汽船环游世界,让世界各国都知晓大齐的

算算时间,他们也就出海了一年多一点点的时间。这点时间,环游世界根本不够用的,基本上就是走了亚洲这一条线,不知道有没有到欧洲。
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萧景曜不由有些担心,难道他们
萧景曜一头雾水,但还是匆匆赶去了福安县。
蒸汽战船的目标足够大,萧景曜到了港口后,一眼就看到了那两艘十分气派的蒸汽战船,一看就和旁边的商船不一样,整艘船都透着满满的大佬气息,就算是军事外行都能看出来,这两个大家伙绝对不好惹。
再一看,两艘船的外表保护得非常好,一点损伤都没有,萧景曜顿时放下大半的心,知道康王他们应当没有碰上什么大事。
至于他们匆匆返航的原因
萧景曜抿了抿唇,眼中又有了些许湿意。
果不其然,萧景曜
萧景曜见状,也跟着劝了一句,“两位殿下若是这么赶回京城去见先帝,先帝若是见了,不知会有多心疼。”
荣王嗷的一嗓子就哭了,康王也默默流泪。荣王更是气得不住地捶打桌子,“我当初干嘛闹着要出海父皇的身子明明都弱成那样了我当真不孝”
萧景曜肃容,“先皇
康王和荣王哭得更厉害了,尤其是荣王,不住地捶着自己的胸口,简直要哭得昏厥过去,声声叫着“父皇”,字字泣血。
萧景曜也跟着流了回泪,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安抚住康王和荣王后,萧景曜这才仔仔细细向他们说了当日正宁帝龙驭宾天时的情况。
“先皇脸上,是带着笑的。”
不用再经历病
萧景曜这么宽慰自己,却没办法控制住不听话的眼泪。
康王和荣王神情一怔,有些伤心,又有些宽慰,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对着萧景曜叹了口气,“萧总督,对不住,我们食言了,没有如你所说的那样,沿着航线一直去那个什么美洲大陆。”
纵使萧景曜告诉他们,美洲大陆上有高产的粮食,但
父亲去世,做儿子连送他最后一程都没有做到,康王和荣王简直痛彻心扉。
哪怕他们当初出海时,正宁帝就宽慰过他们,他们还做好了心理准备。更是因为海上凶险万分,他们离开京城时,也是写了信交代后事的。万一他们真的出了意外,就按信中写的安排他们的后事。

知道正宁帝竟然没等到他们回来呢
正宁帝对每位孩子都很不错。别看他拿太子宁王和福王三人当宝,但其他孩子也不是草,都是正宁帝放
知道正宁帝去世的消息,康王和荣王怎么可能不赶回来
萧景曜心中酸涩,却还是拦着他们,先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再赶路,免得伤了身子。
两人还是给萧景曜面子的,萧景曜这么一说,他们便放下了包袱,准备歇息一晚,明早立刻动身。
萧景曜松了口气,好歹把他们给劝住了,不然就这样一路匆匆赶去京城,到了京城,这两位王爷怕是得瘦得永嘉帝都认不出了。
到时候兄弟三人又是哭先皇又是心疼兄弟,也够乱的。
萧景曜试着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放弃。闭上眼睛沉默良久后,萧景曜才抬头看向天空,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天蓝得仿佛是用颜料泼上去似的,又比颜料多了几许灵动。
萧景曜似乎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歇了一晚的康王和荣王就带着护卫纵马狂奔,一路向京城疾驰而去。
萧景曜则看了看跟着出海的梁千山和刘圭,笑着问他们,“你们都去了哪些国家”
说到这些,梁千山的心情也不低落了,眉飞色舞地同萧景曜讲起他们这一路的所见所闻来。最开始经过的当然是安南和爪哇等大齐的附属国,后来又到了满剌加,
这并不是梁千山傲慢,而是来自天朝上国的底气。宗主国想要附属国一点东西,能算事儿吗
更何况aaaheiaaahei
梁千山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上扬的唇角,可能冷静地对萧景曜说道aaadquo你可知道那个满剌加国的人对荣王说了些什么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头上冒出来一个问号,突然想起当年倭岛派使臣团来京城给大齐朝贡时,荣王还特地学了倭岛话,跑去跟倭岛使臣团交流套情报来着。
荣王的语言天赋,确实厉害。短短时间内就学会满剌加语,好像并不奇怪。
才怪
起码梁千山就惊讶得不行,他原本就以为荣王是那种做事略莽的粗神经武将来着。谁知道人家荣王还能走专业技术路线,一开口就把他给弄懵了。
但荣王这门外语学得太好了
满剌加本就向往天朝上国的繁华生活。这个国家甚至出过一个离谱的国王,去了大齐朝贡一次后,说什么都不愿意回来了,就想着
荣王和满剌加现任国王谈起这事儿,现任国
王脸上竟然还露出了憧憬之色,更是毫不避讳地对着福王吐露了心声,“小王也很仰慕大齐的繁华,如果能像祖父那样
荣王是位非常合格的将领,他领兵拿下高黎,并非是抢了别人的功劳。从定计到安排军队再到指挥,全都是他一人完成,最后还亲自披甲冲
这样一位优秀的将领,哪怕对海域不熟悉,也能捕捉到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这是大齐海路往来的要塞,搁陆地上,这叫兵家必争之地。
荣王本来想从满剌加国王那里套点情报,回头就找个理由领兵过来拿下马六甲海峡。一听满剌加国王这话,荣王都惊讶地瞪大了双眼,随即就意识到,机会来了。
满剌加国王十分羡慕倭岛和高黎的遭遇。是的,荣王再三确定,他没听错,是羡慕。
仔细一问,人家国王说了,大齐将倭岛和高黎并入自己的领土后,并没有将倭人和高黎人赶杀绝,也没有让他们全部当奴隶,甚至还给贫苦之人分田分地,让他们有了能养活自己的资本。并且还是采取当地人治理当地人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大齐说,不管以前是哪里的人,以后就都是大齐人。大齐百姓能享受到的待遇,他们都能有,就是要通过亿点点小审核,心术不正的自然当不了大齐人。
甚至还有儒生穿着长衫,戴着
儒家本就注重教化,这样的事,正统儒生们当然愿意干。
满剌加国王听着羡慕极了。他也想让他的臣民过上这样的日子。这样的话,哪怕他
啊这
荣王和梁千山对视一眼,又大概将满剌加国王的话翻译了一遍。
梁千山的眼神当即就不对了。
确认过眼神,是可以不战而胜的人。
干他丫的
两人原本打算回航时好好忽悠啊呸,是好好同满剌加国王畅谈一番大齐的富庶繁华,顺带再仔细聊聊他的祖父
结果航行还没结束,他们就到了噩耗,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小小的满剌加国王,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萧景曜都听楞了,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还能有这样的
萧景曜听着梁千山讲述的这一路的见闻,又看了看停靠
他也要出海
清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