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07 章
萧景曜以为自己
一旁的顾希夷比萧景曜的反应还快一些,迅速起身,为萧景曜拾了一身素净的衣裳,匆匆道“可能要去哭灵,我这就让小厨房热些吃食,夫君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萧景曜定了定神,摆手道“别准备东西,我吃不下,这就拾拾准备进宫。”
也不知道福王现
萧景曜还是很担心福王。主要是正宁帝走得太突然,福王和正宁帝父子情深,甚至还被萧景曜戏称为爹宝。正宁帝毫无预兆就去世,昨晚还好好的与民同乐,和大家共同庆祝上元节,福王还一直跟
结果正宁帝回宫睡一觉,就再也没睁眼。
萧景曜都不敢想象,对福王来说,这是多大的打击。
福王现
后宫也是一片乱糟糟的,嫔妃们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干什么。还是皇后当机立断,先定下了章程,让嫔妃们都准备好哭灵事宜,又差人去请示福王,后妃们如何安置。
正宁帝去得实
也就是正宁帝一直对福王十分信任,又一直放权为福王铺路,平日里也表现出福王就是他唯一继承人的态度。不然的话,就正宁帝的死因,都有一堆野心家跳出来再给福王头上扣个锅。
康王和荣王出海去了,另外三位皇子可是快要成年了,就等着出宫开府。
朝中要是有野心家拿这个事儿做筏子攻讦福王,也能让福王头疼一阵。
不过福王一贯以来的表现,大家也不会把野心家阴谋论这些锅往他身上扔。他又是监了好几次国的太子,近一年正宁帝基本撒手不管,福王行的就是帝王之责,差的也就是一个名头。
皇位交替本就是人心动荡的时候。福王地位稳固,和大家也处出了一定的默契,百官们倒是没有即将换新皇的惴惴不安之感。但是想到已经登临极乐世界的正宁帝,百官们难免涕泪横流,感念于正宁帝的仁德,纷纷哭得不能自已。
萧景曜匆匆赶到宫门口时,已经有官员
萧景曜看到了哭得几乎快要昏厥过去的胡阁老,眼眶又是一阵酸涩,上前搀着胡阁老的手臂,想要张嘴宽慰胡阁老两句,却一张嘴就落下泪
来,哽咽不能语。
一般来说,帝王龙驭宾天之时,都会召集心腹重臣托孤,告诫他们要好好辅佐新君,是新君的辅政大臣。
正宁帝自己都没料到他会离开得这么匆忙,虽然先前私下里对几位阁老提过类似的话,但到底没有临终托孤这一出,大臣们心中又忍不住生出几分想头来。
萧景曜搀着胡阁老,站
不知过了多久,萧景曜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宫门终于缓缓打开,侍卫们神情严肃,面有哀色,低头静静地等官员们进宫。
官员们哪还有平日里的镇定从容纷纷加快了脚步,一边抹眼泪一边抬脚往宫里赶。
只是正宁帝是
没过多久,正宁帝的御前总管苏总管肿着眼睛匆匆而来,哑着嗓子请胡阁老等阁老以及顾明晟等武将前去乾清宫。苏总管又看了萧景曜一眼,抹了一把眼泪,“萧大人也一并来吧。”
萧景曜低头垂泪,一手扶着胡阁老,和胡阁老等人一起赶往乾清宫。
刚到乾清宫门口,还没进门,萧景曜就听到了福王悲痛到极点的哭嚎声。那声音不似一般的哭声,反而像是绝望的哀鸣,好似要将自己的全副心肝都哭出来一样,凄厉不似人声,又听得人心中悲凉万分,忍不住想要跟着落泪。
福王现
福王这个时候简直像是被动激
苏总管等人怕福王哭到伤身,想要劝一劝,福王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哭得天昏地暗,自
胡阁老原本已经哭得没了大半力气,又匆匆赶了一段路,更是神不济的时候。见到福王这个悲痛欲绝,什么都不管的样子,胡阁老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萧景曜扶着他的手,气沉丹田,对着福王吼道“殿下如此伤身,置自己的身子于不顾,不理会朝政大事,也不让大行皇帝入棺为安,是想让大行皇帝走都走得不安生吗”
福王的哭声一滞。
苏总管等人立即向胡阁老投去敬佩的眼神。还得是胡阁老啊当初能为了银子和正宁帝据理力争,现
胡阁老见福王
终于停了哭声,还
福王草草拿衣袖擦干了眼泪,又打了几个嗝,终于止住了哭声,一双眼睛肿成桃子,只剩一条缝,声音更是因为太久没喝水,粗粝得如同砂石,“苏总管,宣父皇圣旨。”
苏总管躬身上前,取了一份明黄色的圣旨出来,用沙哑的声音开始宣。
原来正宁帝这两年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也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
胡阁老等人心中一定,有密旨和没有密旨还是有微妙的差别的。
正宁帝
密旨中还提了让康王前去宗人府,有让康王拢宗室之意,又为福王拢一处势力。
只是密旨中还提到,康王和荣王为了扬大齐国威而出海,那是有利于江山社稷的大事,且不可因私情中断。若是他们
之后,正宁帝又用平静的文字提了一嘴自己的丧事,说一切从简,薄葬便可,不要劳民伤财,也不必大兴土木。他这一生也算是问心无愧,生前足够风光,若是真有天庭地府,以他的功绩,想来也不会断了香火供奉。左右他也不是喜欢享乐之人,丧事简办便是,陪葬品也不必放太多,将银子都留着,就算现
字字句句皆是
胡阁老等人听得又是好一阵哭泣。
接下来,正宁帝又对自己私库里的一些东西做出了安排。说那千里江山图他着实喜欢,要福王将原画放进他的陪葬品中,此外,再放一副新的大齐疆域图,以及皇子皇孙们的画像,他下去后,拿着这几样东西,就足够他向历代先皇们炫耀了。
尤其是大齐疆域图,
到后来,竟都是正宁帝
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雀跃情绪,让正处
良久,胡阁老才摇头叹道“笑看生死,陛下这样的心胸,堪称帝王之最。”
便是史书上那几位公认的明君,晚年亦有寻仙问道谋求长生之举。正宁帝这般看淡生死,坦然迎接死亡的态度,放
这份密旨格外长,萧景曜仔细听着苏总管的宣,仿佛看到了正宁帝就
福王的脸色也不像最初那样难看,认真地侧耳倾听,不去看正
正宁帝私库中的东西,自然是大半都给了福王。为此,正宁帝还
福王非但不开怀,还开始抹眼泪。
之后,正宁帝又给已经致仕的李首辅留了些名贵珍惜的药材,说是李首辅年纪大了,为大齐奉献了大半辈子,合该让他晚年过得更舒坦一点。这些药都是给李首辅请平安脉的太医说的,李首辅需要的药,其他人也别同李首辅争。
给顾明晟的是两柄宝剑,同样说了让顾明晟安安稳稳
显然,正宁帝对顾明晟的顾虑心知肚明。
以福王的性情,还有对正宁帝的孝顺,只要顾明晟不突然抽风做出什么逼宫谋反的脑残事儿,顾家安安稳稳度过这几十年,如顾明晟期盼的那样顺利从武转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留给窦平旌的却是一堆金银珠宝。正宁帝坦言窦平旌作死的角度千奇百怪,
原本还
万万没想到,他表哥温和冷静了大半辈子,最后留下来的这道密旨,活泼得这么让人哭笑不得。
萧景曜没想到的是,正宁帝还给他留了东西正宁帝私库中最名贵稀有的笔墨纸砚,大半都让正宁帝留给了萧景曜。像是有“笔中之冠”的湖笔,一两黄金一两墨的徽墨,都不是按个给的,而是按箱给的。还有些名家书法字帖,正宁帝也留给了萧景曜,说是可以给小汤包练字。
萧景曜都没想到,正宁帝还记挂着小汤包。一时间更是感慨万千,脑海里只想着正宁帝昔日对他的种种好。要是这会儿让福王来薅萧景曜羊毛,萧景曜这头肥羊一定心甘情愿凑上去,主动让福王薅。

到密旨宣完毕,胡阁老等人起身准备回太极殿,等着福王到来,商议接下来的章程。
福王借口自己还要清理一番,将萧景曜留了下来。
萧景曜不明所以,担忧地看着福王,生怕他悲痛到失去理智,做出什么离奇的决定来。
没想到等胡阁老等人离开后,
萧景曜当即就震惊地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福王。怎么又有一份圣旨那刚刚苏总管宣的那份是什么
福王白了萧景曜一眼,奈何他的眼睛肿得太厉害,萧景曜根本看不出他翻了个白眼,只是惊诧地看着拿着圣旨的苏总管,疯狂头脑风暴,不知道福王到底干了什么事,能不能再补救补救。
苏总管努力想给萧景曜一个笑脸,却扯不起嘴角,把手中的圣旨往萧景曜面前递了递,用沙哑的声音小声道“这份密旨,是陛下单独给您的。萧大人,您好好着吧。”
萧景曜继续瞳孔地震,正宁帝竟然单独给他留了一份密旨
萧景曜也没想着避开福王,反正苏总管肯定是知晓密旨上的内容的,想瞒福王也瞒不了,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打开密旨,和福王一起看。
福王也不是怀疑萧景曜。就是正宁帝去得突然,福王骤失父亲,下意识地想要找寻更多正宁帝留下的东西。
萧景曜缓缓打开圣旨,福王也凑了个脑袋过来。
萧景曜看东西的速度向来很快,但
看完后,萧景曜的泪水滚滚而落,啪嗒啪嗒掉
正宁帝给萧景曜的,与其说是一封密旨,不如说是一份保命符。
密旨中,正宁帝毫不避讳地提到,萧景曜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多年经营下来,又有治世之功,若是福王真的哪天疑神疑鬼,猜忌萧景曜,只要萧景曜不谋反,凭这份密旨,就能保住萧景曜一命。
最后,正宁帝还说道,知道福王现
萧景曜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万分珍惜地将密旨卷起来好,感觉自己的眼睛也针扎似的疼,怕是要成为福王同款桃子眼。
福王哭了那么久,现
萧景曜郑重地将密旨进自己的衣襟中,又轻轻地拍了拍,严肃道“臣的是陛下对臣的一片拳拳爱护之心。”
福王有些酸,“父皇竟然护着你。”
萧景曜无奈,“真要到那一步,若是没有陛下这道密旨,臣怕是就要身首异处。想来陛下并不想看到臣尸首分离的模样。”
福王听得直皱眉,“别瞎说,我才不会那么做”
猜忌功臣什么的,福王表示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猜忌萧景曜他巴不得多把萧景曜抓过来干活。一边觉得人家特别有能耐,拼命让人干活;一边又担心人家功高震主,准备卸磨杀驴。这种事情,福王真干不出来。
正宁帝这份密旨,注定成为一份没有用处的密旨。福王还用手肘捅了捅萧景曜的胳膊,aaadquo看了这份密旨,你现
萧景曜“”
倒,倒也没有那么夸张。
正宁帝把自己的身后事交代的,真是一下子让人哭一下子又让人笑。
萧景曜都形容不出来自己心中现
只能说,这位性格宽仁的帝王,
萧景曜又看看福王,瘦下来的福王五官同正宁帝有六七分相似。萧景曜的神情有些恍惚,仿佛时光一下子穿梭到了八年前。那时候正宁帝不似萧景曜这次进京时见到的那样老态龙钟,正值中年的正宁帝大权
萧景曜忍不住说道“仔细一看,殿下的眉眼像极了陛下,就是先前有些圆润,倒叫人忽视了这一点。”
“那是”福王立即得意起来,“小时候我可是最像父皇的”
不然怎么能一直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萧景曜拍了拍衣襟里的密旨,福王理了理衣襟和袖子,又重新用干净的帕子擦了擦脸,恢复了储君的威仪,一马当先,领着萧景曜等人往太极殿走去。
萧景曜跟
百官们
再缺心眼的都知道,福王正是悲痛万分的时候,要是他们因为口舌上的交锋而惹了福王厌恶,那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希望了。
萧景曜跟
福王的脸色舒缓了些许,又让苏总管当着百官的面继续宣了正宁帝留下的那份圣旨。众人听着听着又悲从中来,悲泣者无数。
这时,胡阁老肃容出列,高声道“请殿下登基,商议大行皇帝下葬事宜。”
能决定帝王葬礼规格的,只有帝王。
不然,身份上总亏了正宁帝。
正宁帝这样得民心的好皇帝,朝臣们自然也想给他最好的待遇。
哪怕正宁帝主动说自己要薄葬,官员们都想“抗
旨”一回,将他风光大葬,更是恨不得给正宁帝的皇陵多放一些陪葬品。
也有的人心中暗骂一声胡阁老奸猾,恨不得把胡阁老拽回来,自己说这句话。
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多好的
福王将所有人的神情眼底,心中一片平静,淡淡地看着不断给他使眼色的胡阁老,最终还是按照胡阁老的提示,推辞道“孤尚且年轻,朝中大事还得多仰仗大臣们,不敢轻言登基之事。”
萧景曜一听就知道,熟悉的三辞三让剧情又来了,
果不其然,胡阁老领着朝臣们再三劝福王登基,一旁的史官拿着笔嗖嗖记下这一幕君臣和睦的场景,再次确认福王继位的正统性,是众望所归。
三辞三让之后,福王才终于松口,让礼部去准备登基之事。又因为新帝登基仪式太过繁重,福王先给自己的亲娘和妻子升了个职,皇后晋级成了皇太后,太子妃成了皇后,被正宁帝亲自教导过的皇太孙,当然就是毫无疑义的皇太子。
名分先定下,仪式和宝册以及金印延后再给。还有太妃们的安置情况,以及还未成年的皇子皇女们的安排,福王心里都有了成算,又把还
正宁帝最宠爱的,就是曾经的太子、宁王和福王三人。宁王一看到正宁帝的棺椁就崩溃了,伏
亲爹当皇帝和兄弟当皇帝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便他们被圈禁,对福王没什么威胁,但谁知道福王对他们是怎么想法呢起码亲爹当皇帝时,他们不用担心一家老小的性命问题。正宁帝心软,再怎么恼他们,都不会对他们起杀心,福王可未必。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平王又是一声叹息,唯有认命,主动请求前去为正宁帝守皇陵。
宁王哭得真心实意,没有平王那么多的小算计。一听平王的提议,宁王想到自己这些年干出的让正宁帝伤心的混账事,同样嚷嚷着自己也要去守皇陵。
福王被宁王外放的情绪所感染,本就伤心,又伏
平王暗暗松了口气,宁王继续垂泪,大把大把为正宁帝烧纸,真心实意地给福王磕头,谢过福王恩典。
有大齐日报不断刊登朝廷的各种政策,又是破处迷信避免百姓被骗,又是给足赈灾钱粮,给士兵补贴粮饷,还都把具体数目登
京城百姓听到丧钟后,家家户户挂白幡,哭声震天。大臣们也对这位勤勤恳恳,既仁慈又不缺冷酷的帝王评价
极高,最终给正宁帝谥号为“文”。经天纬地曰文,慈惠爱民曰文,这是美谥。福王一心想给正宁帝最好的,
正宁帝登基后的所作所为,也当得起这个“仁”字。
胡阁老等人也没意见,于是正宁帝的谥号和庙号都这么定了下来。日后再称正宁帝,可以叫他齐文帝,也能叫他齐仁宗。
二者都是美誉,正宁帝勤勤恳恳大半辈子,所求的身后名,终于如了他的愿。想必正宁帝泉下有知,也该欣慰地合上眼。
萧景曜原本打算过完上元节就动身去闵州。现
福王更是截了萧景曜,让萧景曜暂时留

谁让萧景曜的工作能力太过优秀,什么事到了他手里都能轻轻松松解决。不抓他当壮丁抓谁
对此,福王一点愧疚都没有,还对着萧景曜叹气,“你快点期满回京,内阁给你留个位置。再过些年,你就是我的首辅啦”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认真道“福安港口已经将闵州的经济带动起来了,臣想
福王顿了顿,只能叹气,“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前程。”
真以为人和人的感情永远都是牢不可破的呢。一去就是五年,平时只有书信往来,再加上年底回京述职见个几面,再深的交情都能冷淡下来。
更别提福王当上皇帝后,围
萧景曜是真的无所谓,也相信福王并不会这么凉薄,更重要的是,萧景曜相信自己的实力。
要是把闵州经济盘活一大半,闵州百姓的生活水平飞升一个度。这样的功绩都不能入阁的话,要么就是朝中大佬频出,萧景曜自愧不如,要么就是福王的天赋点突然消失,还眼瞎心盲,怎么阻止大齐
显然,这两种情况
福王挑眉看着萧景曜,“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萧景曜坦然回望福王,“没有这般本事,怎么能进内阁”
“先帝曾经问臣,臣会不会是殿下的良臣。臣想用事实告诉先帝,臣是。”
福王朝萧景曜伸出手,露出了这些天来第一个笑容,“你我非是君臣,还是好友。”
萧景曜伸手回握住福王的手,二人相视一笑,年轻人的锋锐朝气扑面而来。
福王是个孝顺儿子,正宁帝特地提出薄葬,福王不好违背正宁帝的意思,就按正宁帝叮嘱的那样,没往他的皇陵里放多少陪葬品。
但福王又担心正宁帝
萧景曜有被福王的脑回路给惊艳到,啪啪给福王鼓掌,一时间竟不知道福王到底是信这个还是不信这个。说他信吧,他又丝毫不
就很难评。
正宁帝的葬礼之后,便是福王的登基大典。
萧景曜原本想去闵州,又被福王拦下,借口其他地方没有总督,地方官员也能将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萧景曜不
萧景曜已经不想去猜测自己
福王
从此之后,福王便是永嘉帝。
开创大齐盛世巅峰的一对君臣隔着丹狴遥遥相望,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正宁帝。
便是为了让正宁帝见到先皇们可以好好吹嘘吹嘘,他们也该兢兢业业处理政事,好叫正宁帝安心。
这一年,属于正宁帝的时代落幕。
永嘉元年到来。
萧景曜这次离开京城,从研究院薅了一半研究员一同去闵州。还带上了蒸汽机做动力的纺织机,据随行的一部分研究员透露,他们已经掌握了做纺织机的技术。到了闵州,只要给他们一个搞研究的地方,他们就能一比一复刻新型纺织机。
萧景曜对此表示很欣慰,大力给他们画饼,说是只要能复刻出纺织机,一定给他们记一功,他们若是想当官,就能凭借功劳参加萧景曜设置的考核,考核合格者,就能去闵州各府县任职。
不想当官的,萧景曜就折算成银钱或者积分,积分高的,能优先申请研究经费
这话一出,沉迷于搞研究的研究员们眼睛都绿了。众所周知,搞科研是个烧钱的活。哪怕研究院背靠朝廷,有国库和正宁帝的私库补贴,研究员们也不能畅所欲为地进行研究,得控制经费。
后来研究院人数暴增,申请研究经费都成了难事。他们乐意跟着萧景曜去闵州,还不就是看上了萧景曜那一手搞钱的本事,闵州又坐拥福安港口,富得流油,不为银子
去这样富庶的地方,才能有助于他们进行研究。
看看段研究员,现
这种青史留名的机会,谁不想要
想要跟着萧总督肯定没错
萧总督,助力每一个青史留名的梦想
萧景曜则美滋滋地盘算着,纺织机大规模面世后,需要多久时间,可以解放闵州的手工业的生产力
改良农具搞起来。给农户们减轻负担也是迫
生产力提高后,才能着手盘活经济。
闵州可是萧景曜当一把手的地方,想要凭借治理闵州的功劳入阁,萧景曜必须干出一番让人闭嘴惊艳的政绩来。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