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05 章
地方官进京,都是前去拜码头的。以往萧景曜
反正萧景曜闭门不见客,平时被福王薅羊毛薅得够呛,让成为资本家多年的萧景曜感受到了打工人的不易。哪位打工人下班后还想再见同事的
反正萧景曜不想见。
哪怕对方是来给他送礼的,萧景曜也不想见。
这种风气已经有了,萧景曜管不了别人,却能管得了自己。
更何况萧景曜帝宠加身,哪怕正宁帝再宽和,萧景曜也不能和官员们往来太过密切,到时候大半个朝廷都是自己人,皇帝就该担心自己屁股底下的龙椅坐得稳不稳了。
是以别看萧景曜
对于萧景曜来说,那些都是没必要的社交。看地方官员卑微赔笑讨好他,对他阿谀奉承,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和福王怼一场。虽然福王总惦记着薅萧景曜羊毛,但萧景曜和他待着还挺自
反正福王薅萧景曜羊毛,萧景曜就去薅新科进士的羊毛。一轮轮羊毛薅下来,萧景曜必不是那个只能被薅的人
其他人被薅的也挺高兴。官场有活干证明上峰看好你,真的什么都不干,那估计这辈子就一眼望到头了。对于想躺平的人来说是神仙工作,但对于怀着雄心壮志踏进官场的人来说,那就是郁郁不得志的酷刑。
新科进士正是春风得意之际,一心想要养老的还是少数,最好被薅羊毛的人选。
萧景曜得了空偶尔也去翰林院逛一圈,有时候还会给庶吉士们讲一讲新学。没办法,
尤其是新科进士和苦逼的皇太孙一样,
但是还得硬着头皮学,不然三年后庶常馆散馆,考核要是不合格,庶吉士们还得留馆,根本没办法当官。
京城居大不易,庶吉士本来就没有俸禄,再这么一蹉跎,那怕是得
萧景曜离京之前,十分看好新任状元沈意之,一开始
识。
萧景曜一眼就看出来这位也是个文理天赋都点亮了的学神级人物。好像考完科举拿到状元对他而言,就是完成了一个任务,对庶常馆中其他儒学课业也没多大的热情,偏生对数学和经济方面的内容情有独钟。
原本沈意之就十分钦佩萧景曜,得知会试那道有关经济方面的题是萧景曜出的后,沈意之对萧景曜就更推崇了。再请教萧景曜几个困惑了他许久的经济方面的问题,萧景曜成功获迷弟一枚。
这次萧景曜
那套复杂的算法,没有人讲解,光靠自己看,那确实容易达成“每个字都认识,合
萧景曜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对经济学感兴趣的家伙,心下也很是高兴。
好歹现
萧景曜听着还有些小激动,想起了自己上辈子认养过的两只大熊猫,突然生出一种想跑去蜀地逛一逛的冲动。
奈何公务太繁忙,现
原本官员回京述职并不能带家眷,毕竟那是朝堂公务大事,带着家眷,路上难免耽搁时间。不过福王给萧景曜的来信中提到,让萧景曜带着顾希夷和小汤包回京。说这是顾将军特地向正宁帝求的恩典,就想趁着萧景曜回京的时候,顺带看看女儿和外孙。
正宁帝对顾明晟总归是格外不同的。少年时同患难结下来的情谊总归比成年后权衡利弊真得多,更别提顾明晟还有率领大军解京师之围的功绩,他回京后就一直低调,好不容易求个小恩典,正宁帝也允了。并特地做出解释,说是顾将军劳苦功高,又不为儿孙求官,特地恩准,日后若有官员功绩德行堪比顾明晟,也可酌情为女儿求个同夫婿一同回京的恩典。
这话一出,原本蠢蠢欲动的御史们的都散了。划重点,功绩德行堪比顾明晟,还不为儿孙求官,只为女儿求恩典,求的还是让女儿和外放回京述职的女婿一同回京的恩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方得是个功绩傲人的爱女儿的好父亲,不把情分用
要集齐这些条件,难度怕是比考个状元还高。毕竟状元三年就有一个,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大齐建国近百年,也就出了萧景曜和顾希夷这一对。
御史们一琢磨,得了,没什么好喷的,还是散了吧。
于是萧景曜又少被御史弹劾一次。
萧景曜原本还
职后,顾希夷和小汤包
顾希夷听到消息也喜出望外,抱着小汤包转了好几圈,把小汤包转得晕乎乎的,还特别懂事的为顾希夷的胳膊感到担忧,“我沉,娘手痛痛”
萧景曜含笑接过一脸担心又不敢挣扎的小汤包,顺手拍了拍小家伙肉嘟嘟的小屁股。入冬后天气冷飕飕的,小家伙几乎裹成了一个球,萧景曜一巴掌下去都没拍到肉,全是厚实的衣裳。
小家伙到了萧景曜怀里就放松起来,掰着手指数自己惦记着哪些人,aaadquo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外祖外祖母,舅舅aaaheiaaahei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从长辈数到同辈,还把偶尔来萧家串门的三花和狸猫也算上,小家伙努力将自己的两只手臂展开,
这家伙的好记性体现
就连皇太孙都有份。
这还得多亏福王嘴上没个把门的,有时翘班溜出宫跑来萧家,一边和小汤包玩萧景曜设计出来的最新款积木,一边对萧景曜提到他那个苦逼兮兮每天都要被夫子们盯着念书的可怜儿子皇太孙。
小汤包不太明白念书为什么会苦逼兮兮的,明明超简单的,还当场给福王背了几篇论语。福王整个人都傻了,神情复杂地看着萧景曜,憋了许久憋出来一句,“你是不是提过有个玩意儿叫遗传聪明的脑子也能遗传你们父子未免太欺负人了”
萧景曜好顺利的一个人生老天爷好偏的一颗心
萧景曜的神情比福王还复杂,“智商当然不能遗传。但您觉得我命好,埋怨老天爷偏心,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两个被老天爷开过挂的亲儿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对方简直好厚的一张面皮,竟然对自己受到的远超常人的老天爷亲儿子待遇死不承认
大人们暗中交锋句句内涵对方,小汤包当然听不懂。但他知道对他很好的太子殿下有个特别惨的儿子,连积木都没有,念书念不好会被夫子骂,还要罚抄书,上完学又要完成课业,还得照顾弟弟妹妹,简直比福王送给他的那个转个不停的陀螺还累
小汤包十分同情
萧景曜都些惊讶,小汤包这记性,比之他当年完全不逊色半分。
细节之处都记得清清楚楚,还能进行原话复述,这不是照相机记忆是什么
小汤包还是第一次给人准备礼物,热情十分高涨,天天迈着小短腿跟
要看见顾希夷
顾希夷被小汤包逗得不行,笑得前仰后合,眼泪花都要被他给笑出来。
萧景曜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也有被小汤包萌到,当即抱住小家伙,掂了掂他的分量,打趣道“行,让人把这些东西再额外装个小包,就说这都是你的心意。”
小汤包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啪啪鼓掌欢呼,“爹爹真好”
萧景曜又拍了拍手舞足蹈的小汤包的小屁股,示意他消停点。顾希夷则逗他,“既然是你要送的,不如你再写个名字好叫别人一看就知,这是你的心意。”
小汤包的眼神更加闪亮,一把搂住萧景曜的脖子,对着萧景曜露出一个糖分爆表的笑容,拖长了声音,“爹爹”
萧景曜顿时缴械投降,“好好好,爹爹教你写名字。”
不过小汤包实岁才三岁半,萧景曜自然不会真的让小汤包正儿八经练字,只是取了支笔让他拿着玩,又
小汤包还是第一次拿毛笔写字,兴奋得脸蛋儿都变得红扑扑的,大大的瑞凤眼眨都不眨地盯着萧景曜的动作,认真地将萧景曜的每一笔都记
等到萧景曜写完“萧秉文”三个大字,将笔搁
萧景曜“”
萧景曜一把捞起文盲儿子,哭笑不得地告诉他,“这三个字念萧秉文,是你的大名,不是小汤包。”
小汤包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但还是向萧景曜提出要求他要先学小汤包三个字,送给别人礼物上的落款,也要写小汤包
萧景曜很是无奈,又瞟了一脸认真的小汤包一眼,心说儿子你现
作为小汤包的亲爹,萧景曜当然是选择做个尊重儿子意愿的好父亲。小汤包写“小汤包”,有什么不对吗就算留下了黑历史,以后不还能给自己留的那一箱子的儿子黑历史增添更多的素材吗
无良亲爹卖儿子卖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良心一点都不带痛的。
小汤包再怎么天才,第一次写出来的字,肯定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不过“小汤包”这三个字到底比“萧秉文”简单些,起码小汤包划拉着自己的胖爪爪,能把第一个“小”字给划拉清楚了,就是字大了点,一个字的大小都快赶上小汤包的拳头了。第一个“汤”字就更完蛋,比小汤包的拳头还要大,就这,还有一团团黑点点,简直惨不忍睹。
小汤包看看萧景曜写出来的字,又看看自己的
练习成果,小脑袋瞬间就耷拉了下来,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萧景曜,“爹爹,小汤包笨笨,写不好字。”
关键时刻,萧景曜这个亲爹还是靠谱的。
看着小汤包可怜又可爱的小模样,萧景曜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小汤包的脑袋,拉过小汤包的手,让小汤包摸自己手指上因为写字而磨出来的茧子。
“哪有人刚学写字就能把字写得非常漂亮的爹爹当年第一次提笔,写出来的字还不如你的好看呢。现
小汤包顿时震惊地瞪大了眼,连委屈都忘了。十八年对于才三岁半的小汤包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数字那可是他年龄的六倍
小汤包瞬间就神抖擞起来,信心满满,“我努力练十八年,写出来的字一定比爹爹更好看”
萧景曜点头表示同意,还教小汤包背了一句名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小汤包
听起来真是让小孩子热血沸腾呢。
至于那张丑丑的初次练字稿,小汤包怎么看怎么不满意,想要毁尸灭迹,却被萧景曜给拦了下来,说是自己帮小汤包处理。
小汤包哪里知晓人心的险恶,自然是点头应下,却不知他爹心里正咕嘟咕嘟冒坏水儿,打算将这张废稿也进小汤包的黑历史箱子里,等到小汤包日后大婚,再将这份沉甸甸的父母之爱送给小汤包。
萧景曜想着那个情景,脸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迷之微笑。
小汤包
萧景曜
终于明白了当初萧元青看到他念书时的进步神速有多快乐了
这就是生了个天才崽崽的快乐吗萧景曜美滋滋地想到。

小汤包已经用事实向萧景曜和顾希夷证明,他是个特别抗造的健康宝宝,上回赶路也没生病,反而一路上欢呼雀跃,看到什么都想跑过去仔细瞅一瞅,睡觉都
这次回京,萧景曜和顾希夷也没去年来闵州赴任时那么担忧。考虑到萧景曜还有公务
这一路赶下来,
萧景曜竟然比预计的时间还提前半个月就到了京城。
交通不便,信息不
直到萧景曜一家到了萧府门口,原本还无所事事的门房瞬间就神了起来,弹射而起,迅速来到萧景曜面前,“大人,夫人,小少爷你们回来了小的这就去告诉老太爷他们这个好消息”
萧景曜含笑点头,又让门房开了侧门,叫人出来将他带来的东西全都搬进府。
忙碌间,齐氏等人已经疾步小跑而来,满脸欣喜,“不是说要半个月后才到”
“哎哟曾祖母的小乖乖,长高了一截呢还记得曾祖母吗”
萧景曜笑着松手,让齐氏抱过小汤包。
小汤包乖乖地搂住齐氏的脖子,瑞凤眼变成了月牙儿,甜甜道“记得,曾祖母,小汤包也给你们带了礼物,我还自己写了名字”
萧元青眼巴巴地看着小汤包,想伸手抱孩子,又不敢从齐氏手里抢人,只能搓着手
小汤包当即挺起了小胸膛,昂头道“我知道,这就是爹爹说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清脆的童音掷地有声,萧元青等人纷纷笑出声,又用揶揄的目光看着萧景曜。
萧景曜笑着伸手摸了摸小汤包的脑壳,笑眯眯道“没错,我们小汤包以后可是要比爹爹还要厉害的,一定会是这世上最厉害的小朋友”
其他人听了这话后,神色都很微妙。就想要比萧景曜还厉害,这也有些太过为难小汤包了。
萧景曜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刷新各种官场记录的机器,几乎做到了顶点。小汤包想要超过他,那不得14岁六元及第,然后
合着别人家的孩子未来的目标是困难模式,小汤包直接升级成了十八层地狱模式是吧
萧子敬这么个疼爱萧景曜的长辈都看不下去了,用谴责的目光看着萧景曜,意思很明确你怎么能这么忽悠孩子呢以后孩子知道他的目标有多难达成,该多伤心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觉得以小汤包的乐天派性格,还真不一定会将这些事放
不过是父子间的笑谈而已,萧景曜小时候还写自己想当宇航员呢,不也没实现探索太空的梦想
当然,后来萧景曜使用钞能力买下一颗小星星并给它命名这种事就不用再提了。
萧景曜直接用上转移注意力大法,“你们不想看看小汤包给你们选了什么礼物吗”
小汤包同样兴致勃勃,手舞足蹈地给齐氏等人比划起来,“我选的,好多好多礼物”
“小汤包可真孝顺”
一行人到了正厅,小汤包迫不及待地开始向齐氏等人诉说着自己去闵州的见闻。
这小子记忆力好,观察力强,口才
更是一流,绘声绘色描述起他这一年的生活和见闻,简直让人身临其境,仿佛跟着他一起撅着屁股
齐氏等人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小家伙这一年
齐氏和师曼娘对视一眼,纷纷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胳膊,十分无奈地想到,估计明年这个时候,小汤包再跟着萧景曜回京述职,她们可能就抱不动这个小家伙了。
这个崽崽看起来不胖,但没有辜负他吃进去的每一口食物,是个实心崽崽
萧景曜让人将带来的海货干货包裹送去各家府邸,小汤包的那份也额外算上。天还没黑,整个京城都知道,萧景曜回来了
家里有纨绔子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不孝子给抽一顿,把他关
有的更是故技重施,准备打断不孝子的另一条腿,好让他没办法再出去惹是生非。
开玩笑,萧景曜那个抄家总督的名头多响亮瞅瞅他
整个京城的官员满打满算都没那么多呢。
鬼知道萧景曜会不会又从哪里
过年的时候,萧景曜
京城官员顿时绷紧了皮,以至于整个官场风气都好了不少。
搞得许季陵郁闷极了,到底谁是御史大夫啊怎么萧景曜对百官的威慑力比他还强
不行,他这个御史大夫绝对不能认输赌上御史台的尊严,百官们最忌惮的官员必须是他许季陵
于是许季陵大
被波及的百官们“”
不是,你有病吧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许季陵表示这都是和萧景曜学的。
萧景曜“”
天外飞锅
福王知道萧景曜回京的消息,登时大喜过望,他的肥羊是时候继续薅羊毛了
天知道自从萧景曜前去闵州赴任后,福王
本来福王以前干活干累了还能来找萧景曜吐吐槽,现
萧景曜的干活效率那真叫一个厉害,不管什么难题到了萧景曜手里,都能被拆解成一个个小问题,而后一步步解决掉。
但萧景曜去了闵州,福王舒舒服服的摸鱼时间都没了
接任的人哪里能比得上萧景曜正宁帝一直
正宁帝还把锦衣卫都交给了福王,禁卫军统领还是窦平旌,舅甥俩素来感情不错,窦平旌又
被圈禁
萧景曜都没想到,
看着福王明显清减了一大圈的体型,萧景曜都震惊了。
萧景曜离京前,福王还是个稍微有些圆润的小胖子,现
萧景曜瞳孔地震,“殿下这一年,瘦了许多。”
福王悲从中来,“你也不看看我这一年过得都是什么日子整个大齐的事务都压
啊这
萧景曜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福王却一把拽住了萧景曜的袖子,嚎啕大哭,“这个太子当的真的是太累了。你不
萧景曜一个躲避不及,又被福王拽住了袖子,只能无奈地看着福王嗷嗷大哭。
就这么画风清奇的太子,估计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萧景曜也只能安慰福王,“殿下不是做的很好吗”
“做得好吗拿肉换的。”福王哽咽,“接下来可能就要拿命换了。”
“怪不得父皇身体一直不大好,这么重的担子压
萧景曜咳嗽一声,“殿下,慎言。”
福王抹了一把眼泪,瞅了萧景曜一眼,又接着抹眼泪,“放心吧,锦衣卫都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实
等到福王歇了哭声后,图穷匕见,“你好不容易回京一趟,就来帮帮我吧”
萧景曜满头都是问号,自己一个地方官,怎么来帮福王。以前自己是京官,又是九卿之一,帮着福王监国也不算太夸张。现
萧景曜冷酷无情地拒绝了福王。
福王表示自己的身心受到重创,需要让可可爱爱的小汤包治愈一下。
等到回宫的时候,福王还抱着小汤包不肯撒手,妄图把小汤包偷进宫住一晚。
“就一晚也让小汤包和瑞
儿见一次面”
萧景曜严肃摇头,第十九次拒绝福王头偷崽崽的行为,也并不想让小汤包提前和皇太孙接触。
福王很是失落,又摸了摸小汤包的脑袋,十分惆怅,aaadquo你要是再大个几岁就好了,这样我就能让你进宫给瑞儿当伴。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小汤包也严肃地绷着脸,活脱脱一个小号的萧景曜,十分认真地对着福王说道“爹爹说我太聪明啦,不能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念书,容易给别的小朋友造成心理阴影。”
福王“”
瞎说什么大实话
福王瞪萧景曜,“等你任满回京,小汤包怎么着也该到上学的年纪。不如让他去国子监”
国子监对一开始刚考上功名的萧景曜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
不过国子监因为有荫生名额,导致里头拼爹的一世祖有点多,萧景曜并不想让年纪尚小的小汤包去国子监念书。
反正小汤包现
不管是儒学和新学,哪个是萧景曜不会的
学神就是这么自信
福王只能遗憾摇头,觉得有时候当爹的太有本事也不是什么好事。一般人家,谁不馋上书房那些满腹经纶的夫子呢萧景曜愣是能拒绝这么件大好事,真是有实力任性。
临走之时,福王犹豫再三,还是对萧景曜说道“明天见到父皇,你不要太过惊讶。”
萧景曜万分不解,等到第一天面圣时,萧景曜看着满头花白,神不济,背甚至还有些佝偻的正宁帝,萧景曜当即鼻头一酸,扬声叫了一声,“陛下”
正宁帝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眼神像极了萧景曜
萧景曜眨了眨眼,同样扬起了笑脸,“若不是陛下支持臣,纵使臣有再多想法,也不得施展。”
说着,萧景曜又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奏折,上面列了详细的数据,还有图表对比,都是自从开海禁后,闵州这几个月的变化。
最直观的就是福安县的数据,县内商税几乎比上半年翻了三番,这是不包括港口商税的情况。再看福安县添置牛车的百姓数量明显增多,乞儿孤儿的人数直线下降,都是港口带来的各种商机,养活了许多原本活不下去的人。

正宁帝当即笑出了满脸的褶子,“真好啊,百姓们安居乐业,路无冻死饿死之人,屋有取暖果腹之衣食。朕想要的盛世,终于要来了啊”
正宁帝已经有了些许浑浊的双眼中爆
萧景曜拱手,“臣愧不敢当,不过是做了自己分内之事。”
正宁帝又是一阵大笑,接着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