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04 章
梁千山平时多么稳重靠谱的一个汉子,这会儿拽着萧景曜的袖子耍无赖,对着新蒸汽船口水直流,
要不是还存有最后一丝理智,梁千山都想化身为熊孩子
萧景曜很是无语,“说得好像蒸汽船是我的一样。”
那么大一个造船厂你看不到吗
梁千山沉默了一瞬,他还真忘了这事儿。怪只能怪萧景曜的存
但梁千山的心理素质岂是一般人能比的,哪怕自己失误了也丝毫不慌,丝滑无比地为自己找好了理由,“凭段研究员对你的尊敬,你问他要一艘蒸汽船,岂不是张张嘴的事。”
萧景曜不赞同地看着梁千山,“蒸汽船可是最新的技术,整个段氏造船厂也就这么一艘,还不是最终完成品。我要怎么张张嘴给你要来一艘蒸汽船”
人家段研究员还得继续改进呢。
“这样啊。”
沿海几个州都有自己的水师,梁千山见到好东西,当然得先往自己的水师扒拉。
萧景曜无语,“段氏造船厂就
“我这不是等不及想用上这个新家伙了吗”梁千山搓手傻笑,想到蒸汽船中用的新动力就心痒痒,“这样的新战船,不知道能省多少人力。我看那船很不错,强力控制方向,哪怕是碰上大风浪,也不会像一般木船一样被大风浪打得七零八落。”
梁千山说着说着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可以用钢铁造出的机器充当战船的动力,那战船的外表,可不可以也弄上一层钢铁”
“这才是真正的铜皮铁骨,对方就算用大炮都轰不烂老子的战船”

梁千山这个设想,倒也没毛病。
只是梁千山说完,自己先摇头,“不行不行,钢铁一到水里就沉得没了影,做不了船。”
萧景曜神情微妙,定定地看了梁千山许久,直把梁千山看得背后寒毛直竖,忍不住倒退一步,警惕地看着萧景曜,“你
萧景曜神色自若,含笑道“没打什么主意,就是觉得你的设想挺不错,可以去和段研究员提一提。”
钢铁战船,可以的。
梁千山觉得萧景曜这一定是
萧景曜“”
好好一个闵州总兵,怎么年纪轻轻就
憨了。
萧景曜摇头叹息,一脸惋惜地看着梁千山。
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104 章 104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梁千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萧景曜微微一笑,直视梁千山的双眼。最终还是梁千山退了一步,小声嘀咕道“我以为我的脸皮就足够厚了,没想到你
萧景曜给了梁千山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梁千山想到自己还没到手的梦中情船,果断改口,“不对,还是我的脸皮更厚。”
萧景曜实
萧景曜更关注的是,“你不会还想开着蒸汽船,领着水师出海去逛一圈吧”
梁千山的逛一圈,和商船的逛一圈可不一样。水师出征,那得是荡平倭岛那个程度。
梁千山还真有点意动,搓手道“荣王先前
对于一些名将而言,打仗并非只是为了建功立业获得爵位,他们更享受打仗的过程。指挥千军万马,谋定而后动,把控全局,脑海里不断进行战况推演,各路兵如何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刀尖起舞,高手过招,那种千钧一
梁千山就是这样的将领。他不喜战争,又享受战争。这种能为大齐开疆扩土的大好事,梁千山当然想要率先争取。
也是梁千山和萧景曜相熟,平常闲聊之时就听萧景曜提过一嘴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
如今朝廷开了海禁,梁千山能不心心念念地让马六甲海峡彻底归属大齐吗
大齐对高黎的战事已经结束,荣王亲自领兵攻破高黎王宫,将高黎王等人活捉进京。正好和倭国的那位天皇,现
反正据某不正经太子透露,这俩王对此表示十分感动,感动到眼泪哗哗流,唱的曲调愈
宫廷画师也被他们丰沛的情感所影响,下笔如有神,画出了一幅可以流传后世的二王献舞图。
知道福王干了什么好事的萧景曜“”
要是蜀地的大熊猫有饿死的,必然是因为它们的笋都被福王给夺完了。

但不得不说,这事儿还怪爽的。反正萧景曜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偷偷乐了半天。
据说福王还是
冬季让他们跳的舞。京城冬天的温度,这俩穿着单薄的舞衣66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涕泪横流给福王跳舞。
那场景,细想之下还有些辣眼睛,又微妙地让萧景曜爽到想鼓掌。
萧景曜都忍不住心生遗憾,可惜自己
不过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再载歌载舞一回,萧景曜都决定必须要叮嘱福王,将那幅二王献舞图给保管好了。到后世,这幅图就该被放
不过那时候,这方时空应该也没有了令人生厌的某两个国家的人,大概只是把这幅图当作最稀松平常的文物,扫一眼或者玩个梗,一笑而过。
毕竟老祖宗们的丰功伟绩多了去了,两个周边小国而已,算不上什么。都是华夏的一个省呢。
萧景曜想到那个场景就觉得可乐,忍了许久才控制住没当场笑出声。
梁千山剑指马六甲海峡,萧景曜自然是支持的。反正朝廷现
不过萧景曜也说“蒸汽船造价不菲,想大规模造蒸汽战船,估计也悬,就算造,也不会造太多。”
哪怕现
萧景曜想到所谓的玻璃镜刚面世时,
萧景曜想了想正宁帝名下现
这才是垄断奢侈品的快乐
萧景曜觉得可以让商贾们去探探路。明的商人们已经
赏花宴一办,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写了多少诗来夸赞玻璃房赏花之事。
萧景曜就觉得果然还是这帮贵族会玩,哪怕现
要真种成了,
冬季里能吃上一口新鲜蔬菜实
正宁帝有时会给一些心腹大臣家赐下半筐或者一筐新鲜蔬菜,以示自己对心腹大臣的荣宠,羡煞一
众吃不上新鲜蔬菜的官员们。
要是有人能
萧景曜就等着商贾们的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将商船开到哪里去。不过萧景曜理性分析,觉得欧洲那边,商贾们暂时可能不会过去。那边的航道还没具体的路线,商人逐利,愿意顶着风险赚钱,也不会一下子跑去欧洲那边,大概就是先
毕竟海禁刚开,他们对海上的情况也不太了解。
萧景曜觉得他们先暂缓去那边也行。如果这会儿正是西方各种海盗横行的时代,那商贾们那些装了满满当当货物的商船,就是海盗眼中肥得流油的大肥羊,不宰他们宰谁
这么一想,梁千山领着水师出去逛一圈,还是很有必要的。
萧景曜更是上书朝廷,建议朝廷派出使者沿着海域一路访问各个国家,告诉他们大齐的存
几艘炮火充足的战船,心操练出来的,作战有序的水师,碰上不听话的,或者故意想试试大齐水师的战斗力,通通开炮,将对方轰个爽。
这样,大齐的商贾们
萧景曜越想越心动,恨不得立马就给正宁帝写奏折。
要不是萧景曜刚当上闵州总督不久,不好跑路,萧景曜都想主动请缨,成为出海访问使团的使者,和大齐战船一起乘风破浪,看看现如今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光景。
梁千山一看萧景曜这副模样就知道,萧景曜又想到了重要的事情,指不定心里又
梁千山忍不住吐槽,“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一会儿一个好主意,都不用费心思索的”
aaadquo你干的那些大事,旁人能干成一件都够吹一辈子的了。你倒好,主意一出又一出,真是一点阻碍都没有。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这就是天才的脑子吗梁千山觉得同样是人,自己的脑子和萧景曜的脑子完全不属于同一类东西。
被碾压得不要太酸爽。
萧景曜则笑着向梁千山提了一下出海访问的事情。
梁千山的眼神刷的一下就亮了,狠狠拍大腿,“妙啊你去不了,我可以去啊”
萧景曜“”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萧景曜怒视梁千山,“合着我想出来的主意,就让你去享受了”
梁千山顿时哈哈大笑,十分欠揍地对着萧景曜乐道“谁让你这个总督脱不开身呢。我就不一样了,水师总兵,用兵如神,刚打下倭岛,底下的兵个个儿都是好样的,没一个孬种不管朝廷最后派谁出使,不得让我带着锐水师同行,为他们护航”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萧景曜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一时间更郁闷了。
梁千山好不容易让萧景曜吃瘪一回,更是乐得找不着北,眉飞色舞,整个人都快飘到天上了。
萧景曜却突然笑道“既然如此,你额外带个人应该没问题吧”
aaadquo带谁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梁千山顿时警惕地看着萧景曜,“你不会想要偷偷上船跟着使臣团一起出海吧那可不行这个忙我可帮不了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宰了我也赔不起”
“你这颗聪明的脑袋,还是安安生生地留
萧景曜一脸无语,没好气地瞪了梁千山一眼,“我是这样不稳重的人吗”
梁千山的目光中明晃晃写着两个字你是
萧景曜更加无语,好一会儿才道“是刘圭,他也想出海看看。”
这次建福安港口,根本没有刘圭
他倒是可以借助萧景曜的关系弄个码头,不过刘圭也怕给萧景曜惹麻烦,省得御史弹劾他,又听了萧景曜那一通环游世界的话,刘圭更倾向出海去闯一闯。
正好梁千山也有意带着水师给出海使臣护航,让他照看一下刘圭,也就是顺带的事儿。
要是碰上两国签什么生意合约的事情,还能让刘圭当个顾问。这家伙做买卖还是有些能耐的,虽然不能同那些老奸巨猾的大商贾们相比,也算是一只小奸巨猾的狐狸,一般商人想要糊弄他,根本糊弄不了。
梁千山一听是要他带上刘圭,当即一口应下,“早说啊,不过是多带个人而已,没问题”
说完,梁千山又催促萧景曜,“事不宜迟,你赶紧给朝廷递奏折才是”
万事俱备,水师随时都能出
萧景曜白了梁千山一眼,回去后斟酌措辞,给正宁帝递了一封建议派使臣出海同各国建交的消息。
正宁帝和胡阁老等人瞬间就想起来萧景曜曾经提过的四大文明古国。除了大齐所
当时正宁帝听到那三大文明古国的最终结局时,颇为感慨。如今萧景曜又提起和海外之国建交一事,正宁帝心下已经允了。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海外有没有诞生什么新的文明国家呢
要是让萧景曜得知正宁帝这个想法,估计萧景曜的表情会非常怪异。如果西方也处于大航海时代的话,额那些掠夺其他国家的领土作为自己殖民地的行为,以大齐的价值观来看,实
海禁都开了,派使臣出海同海外之国建交也不是什么大事。
其他人一听,扬我大齐国威的事,也不劳民伤财,可以可以。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没什么反对的声音。
只是正宁帝私下向福王感慨,“近一年没见着萧景曜,心里还挺记挂他。看来他那个港口建得不错。锥处囊中,其末自现。这才是能臣啊”
扔到哪儿都能将事情干得风生水起。
福王则看着萧景曜随信送过来的西方华丽宫廷风造型的镜子,有些新奇,又觉得有些浮夸,“海外国家的王室,会喜欢这种样式的镜子”
正宁帝倒是比福王接受度更高一些,或许人老啊之后更喜欢华丽热闹的风格,正宁帝现
福王见正宁帝一句话就咳了好几回,还时不时停下来喘口气,担忧地看了正宁帝一眼,这才顺着正宁帝的话说下去,“他向来不做亏本买卖,那些商贾们跟着他,指定稳赚不赔。他那个商税,儿臣也没看明白,但儿臣知道,海上贸易的税比陆地上高很多。具体怎么算,等他年底回京述职,儿臣可得好好问一问他”
“是该如此。”正宁帝很是欣慰,“即便你再信任萧景曜,也该将自己不懂的事情全都弄懂。对其他官员更是如此,免得被人糊弄住了。”
福王认真称是。
正宁帝很是欣慰,又望了望窗外的日光,轻声感叹,“不知道港口会有多热闹。”
正宁帝出生后一直待
只可惜正宁帝身体越来越不好,别说出行游玩,就算劳累一点都遭罪。不然的话,正宁帝真想去海边看一看。
福王可是正宁帝的亲儿子,又天性好热闹,爱玩爱闹,看到萧景曜说小汤包开心地
只可惜福王也不能随意离京,现
至于萧景曜说的出海,环游世界。福王光是看着文字描述就忍不住
福王都忍不住把目光放
可怜的皇太孙还
反正福王这个当爹的过去看了一回,立即万分庆幸地表示还好自己生得早,不用学这些。
做作业做得苦大仇深的皇太孙听了福王这句话,差点上演一出父子反目的大戏。
宫里很是热闹。
既然要出海和海外之国建交,使臣肯定得好好选。两国建交,使臣
身份太低肯定不行,没有做主的权力。身份太高的aaaheiaaahei其实福王最适合当这个使臣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储君的身份,可以让他签下各种文书,更何况正宁帝还那么宠他,只要没犯太大错误,正宁帝连骂都不会舍得骂福王一句。
只是正宁帝身体不好,他虽然嘴上不说,行动上已经放了大半权,开始进行新旧帝王权力交替。要是福王一出海,正宁帝突然龙驭殡天,大齐官员上哪儿去找福王继承皇位
给大齐添乱也不是这个添法。
于是,最后定下来出使海外的使臣,竟然是康王和荣王。
荣王有战功
前头三位兄长没命的没命,圈禁的圈禁。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算再没心眼也该逼着自己长几个心眼了。也正是因为前头夺嫡之争太过惨烈,便格外凸显出福王的仁厚来。
康王和荣王本来就同福王关系不错,他们也没有什么想当太子的念头。比如荣王,一心想当大将军,最后还是福王帮他满足了自小的心愿。这种帮助自己圆梦的神仙兄长,荣王怎么可能不站
知道这次又是福王一力举荐让他们出海,两人心中委实感动,又被正宁帝拿父子手足之情一感慨,父子三人都哭成了泪人,完美解决兄弟三人之人可能出现的芥蒂。
萧景曜到京城回复的折子时,康王和荣王已经启程,走了小半路程了。
既然要出海,又是萧景曜一力主张,据说段氏造船厂还造出来了新船。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新奇事儿,别说朝廷本来就打算让使臣团从闵州的福安港口出
这个地方热闹得很,新事物层出不穷,必须得去看看。
萧景曜知道这次的使臣团由康王和荣王带领,一时间也只能感慨福王心胸宽广。这家伙是真的不介意让兄弟们立功,哪怕兄弟们有人的光芒盖过他了他都不
这份心态,合该他来当太子。
梁千山果不其然被任命为给使臣团护航的水师将领,两位王爷的安危,也够梁千山头疼的。
使臣团的人数可不少,康王和荣王出行排场本就不小,各种伺候的人就算再减,也不会少到哪儿去。又有随行的鸿胪寺官员还有史官,再加上护卫,以及走后门塞进来想要出海见见世面的一些宗室和勋贵子弟,整个使臣团热闹得很。
再加上梁千山带领的闵州水师,两艘大船都能装得满满当当的。
段氏造船厂造船的效率奇高。段研究员将蒸汽船的数据调整到最合适的地步后,段氏造船厂火力全开,
也就比主船少两门。
经过试验,这三艘蒸汽船,碰上先前的战船,不说嘎嘎乱杀,起码嗖嗖逃命是完全没问题的。
又因为三艘船大小相近,动力相同,行驶起来速度也都差不多,可以
这样三艘蒸汽船并向而行,互相守护,
值得一提的是,萧景曜还真就拽着梁千山跑去找段研究员,让梁千山当着段研究员的面亲自说说他那个用钢铁造船的神奇想法。
梁千山只恨自己一时没管住嘴,让萧景曜逮住了话头,拽着他来段研究员面前丢脸。谁知段研究员听完后一脸若有所思,梁千山整个人都呆住了,“不是,合着你还真的
“就是觉得,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段研究员造出了心心念念的蒸汽船,正是意气风

就是不知道以现
段研究员再次一头扎进的实验之中。
梁千山对于段研究员这种聊着聊着就双眼放光一声招呼都不打,手舞足蹈往其他屋子奔的行为完全摸不着头脑。萧景曜则是见怪不怪,科研人员嘛,灵感来了总得去实验室做一做,看看设想的合理性以及实验论证的可行性。段研究员是个优秀的学者和科研人员。
康王和荣王带着使臣团抵达闵州,又
港口码头不远处摆满了各种小摊子,有卖茶卖酒卖各种饮子的,也有卖糍粑卖米团卖各种小吃的,还有的往海里捞了鱼虾,现做现卖,海鲜的香味儿迎风飘十里,将人肚子里的馋虫勾得不断闹腾,哪怕不饿,都忍不住直吞口水,脑子里全都充斥着想要顺着这条街从头到尾吃个爽快的念头。
荣王
萧景曜看摊主的打扮和模样,猜测他应该就是附近的百姓,笑着同他寒暄,“你的家离这里不远吧”
“萧大人好眼力”满脸风霜的汉子笑着回答,看到萧景曜还有些小激动,声音粗粝,有种磨砂的感觉,“小人正是港口附近的村民,朝廷征用了我们的房屋建那个商贸区,给我们补了些银钱。现
萧景曜打趣他,“看你这样,这营生可不止糊口吧”
人到中年,都有些富态了呢。这年头儿,富态可不是一般百姓能有的体型。
对方爽朗一笑,乐呵呵点头,“小人烤东西的手艺也不错,这些鱼虾都是从海里捞出来的,不用自己花钱。一天天的,也攒下了不少银子,这不,已经将大孙子送进私塾念书去了”
“哦哟,这可了不得。供个书人可不容易。”荣王探了个脑袋过来,眼巴巴盯着大汉手里正
萧景曜诧异,没想到荣王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荣王却扭头看向萧景曜,正好对上萧景曜惊讶的视线,认真笑道“萧大人确实造福了一方百姓。”
康王也点了点头。
萧景曜也是一笑,“这不过是臣分内之事罢了。”
其他官员忍不住吐槽,萧总督你是不是对“分内之事”有什么误解除了你之外,哪个总督有这样的本事,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让百姓们脱贫致富
福安县的百姓们确实受益良多,尤其是临近港口的百姓,随便来摆个摊都能给家里添一笔进账。哪怕不临港口的,因为前来福安县的人员太多,同样带动了福安县的经济,各种消费瞬间就上去了。尤其是衣食住行这四个大项,和没建港口之前的数据对比,简直是飞升。
也正是有了福安县的情况做对比,闵州境内脑子灵活的父母官已经意识到了吸引外来人口前来游玩,对当地的经济能起到促进作用。
都不用萧景曜提,福安县隔壁的县就已经打出了“青帝故里,世外桃源”的名号,吸引着福安港口的商贾们去隔壁游玩。
萧景曜听了后当即抚掌大笑,闵州果然还是有人才的
经济好起来,百姓们的生活水平才能跟着提高。
萧景曜还让隔壁县的县令写了份心得总结,
不用说,现
萧景曜感到很是欣慰。
康王和荣王等人登上蒸汽船,萧景曜站
不管西方现
萧景曜目送着使臣团的船离去,感觉自己见证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不过萧景曜也就感慨这一瞬,很快就拾好了心情,要准备进京一事。
快到年底了,大齐规定,各地总督
闵州离京城路途遥远,萧景曜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