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01 章
萧景曜一步步把邓书棋逼到现
萧景曜却心情大好,游刃有余地处理公务,时不时和梁千山喝回酒,若是庄明
萧景曜特地提醒庄明,“邓书棋撑不了多久就会有动作。还得劳烦庄兄加派人手盯死了海上走私的商船,记好他们犯罪的证据。”
庄明自是点头应下。
回到总督府的时候,小汤包手里拿着一块消食饼啃得正香。
小家伙吃起东西来特别有感染力,萧景曜刚从酒局回来都觉得自己又饿了,忍不住问顾希夷,“厨房还有吃的吗”
“当然有。先前做了鸡丝面,汤底还
说着,顾希夷又笑,“天气越来越冷,小汤包的饭量也越来越大。今天吃鸡丝面,他竟然一口气吃了两碗,还嚷嚷着要吃。我实
“我们儿子吃什么东西不香过”萧景曜摇头失笑,一把捞起小汤包,震惊地
小汤包哪里知道亲爹
他刚刚可是有认真竖着耳朵
大方把自己的饼饼递给亲爹的小汤包拍拍肚皮,脸上满是骄傲之色,他果然是世上最乖巧最孝顺的小朋友没错了
萧景曜哪里受得住这么可爱的儿子,当即将头埋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最好rua了,作为父亲,怎么可能错过这个rua儿子手感最好的时期
小汤包好脾气地任由萧景曜rua自己的胖脸蛋儿,还会主动凑到萧景曜手边,让萧景曜rua得更舒服一些。
可以说是非常孝顺了。
直到鸡丝面送上来,萧景曜才放过可怜的小汤包,终于回了自己的罪恶之手。
仔细一看,小汤包白嫩的脸都给萧景曜rua红了,萧景曜都忍不住有些心虚。
小汤包却又亲亲热热地凑了过来,承袭自萧景曜的瑞凤眼眼巴巴地盯着萧景曜,满眼都写着“想吃”两个字。
萧景曜又忍不住摸了摸小汤包的肚子,小汤包迅速深吸口气,将自己的肥肚肚吸进去,万分乖巧地看着萧
景曜,脆生生道“爹爹,我就吃一口”
孩子想吃东西,当爹的哪里能狠下心来拒绝萧景曜本来就不是什么严厉的父亲,见小汤包这副可爱又乖巧的模样,萧景曜心都要化了,小心夹三根面,
萧景曜还有心思打趣小汤包,“你这么爱吃,等你长大了,莫不是要吃遍天下美食,再写一本大齐美食录”
这个主意听起来就超棒的小汤包的眼神瞬间就亮了,疯狂点头,“这个好我长大了,就这么干”
萧景曜大笑,“那你可得好好念书,以后像爹这样,外放做官,每到一地,就能吃到新的美食。”
小汤包认真点头,哒哒哒跑开了,等到萧景曜干完这碗鸡丝面后,小汤包又哒哒哒跑了回来,手里还抱着一本书。
见萧景曜疑惑地看过来,小汤包认真地将手里的书放萧景曜面前一放,乖乖端坐
萧景曜莫名有些心虚,感觉自己好像一不留神就把儿子的兴趣给带歪了。
不过小孩子有学习的动力是好事,等到小汤包长大,还有个十多年呢。那时候他的志向要是还没改变,走遍大齐各地也不错。
看看人家高扬,说走就走,哪里需要考什么功名也就是萧景曜欺负小汤包才来到世上不足三年,是个小没见识的奶娃娃。哄骗无知三岁孩童掉进学习的大坑,萧景曜这个爹当的,简直是坑儿子第一名。
萧家温情脉脉,夫妻恩爱,父慈子孝。邓家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邓书棋现
而张氏和邓芳娘因为时常受顾希夷之邀前去总督府赴宴,
但宋氏心里还是气不过,每天都让张氏和邓芳娘和她一起用饭,席间再不断敲打张氏,让邓浚和她上演母子情深的大戏,将邓浚呼来唤去,宛若
邓浚还真腆着脸赔笑,一一应下宋氏的要求,看都不看张氏一眼。邓芳娘面露厌恶之色,只觉得看一眼邓浚都觉得伤眼睛,实
宋氏觑见邓芳娘愤怒的神情,以及张氏黯然神伤的模样,心中畅快,又拿手一指邓浚,“瞧我,你亲娘可
这话说得不伦不类,邓芳娘当场就想反驳。没想到邓浚却快她一步开口,满脸堆笑,余光都不瞥一眼张氏,只捡宋氏爱听的话来说“我哪里还有别的娘娘莫不
是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
“邓浚”邓芳娘忍无可忍。
宋氏柳眉倒竖,aaadquo芳姐儿可是越
邓芳娘的胸脯不断起伏,一把抓住张氏的手腕,给颤抖的张氏力量,一边冷笑道“你这个大户人家的姑娘,又懂什么规矩一介商贾,还想充什么高门大户你这样盯着男人,扒拉着男人上赶着做妾的,张嘴闭嘴就是规矩,真是笑死个人。别以为让下人们叫你一声夫人,你就真不是妾室了吧宋姨娘”
宋氏大怒,“来人,给我把这个逆女拿下”
“谁敢”出言的不是邓芳娘,是张氏。
张氏霍然起身,一把将邓芳娘拉到自己身后,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挡
宋氏一滞。
张氏平静地看着她,“我不过是瓦砾,芳姐儿就是我的命。你要害芳姐儿,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用我这个瓦砾砸碎你这个玉瓶,我也不亏。”
“你疯了你不为邓浚考虑吗”宋氏难以置信,瞪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张氏好几轮,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张氏一般。
张氏淡淡地扫了同样面露震惊之色的邓浚,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语气还是十分平静,“他不是一直管你叫娘吗再说了,他是家中长子,邓大人不会不管他。”
邓浚先是难以置信,而后是伤心,最后是满腔的愤怒,一双眼睛恨得充血,
张氏却一心护着邓芳娘,全然不
宋氏震惊过后,倒是冷静了下来,怒极反笑,“你这是以为自己得了总督夫人青眼,觉得腰杆子又硬了,想和我叫板”
说着,宋氏又是一声冷嗤,轻蔑地瞥了张氏一眼,“难不成你以为,凭借你这老妪之姿,还能让老爷回心转意”
张氏嘴角微微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实
张氏都奇怪,宋氏也是富贵人家的娇小姐,怎么脑子里是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氏第一次问宋氏,“你过庄子吗”
宋氏没想到张氏会如此
张氏叹气,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夏虫不可语冰”。邓书棋于她而言,就是庄子口中的那块腐肉,宋氏拿他当宝,张氏却不屑一顾。
只不过宋氏连庄子都没过,话不投机半句多,也没必要再多费唇舌。
却不料邓浚突然为
宋氏帮腔,“女子无才便是德,寻常女子看书,也是看的女诫列女传,庄子本就不是女子该看的书。”
宋氏转怒为喜,得意洋洋地看着张氏。
张氏神情平静,眼神终于落
邓浚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他于书一道委实不开窍,四书五经都学不明白,当然不会有余力去看庄子。
张氏坚定地回握住邓芳娘的手,母女俩互相给自己力量,丝毫不惧地同宋氏对峙。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有强弱之分。张氏和邓芳娘一强势,宋氏反而退让三分。主要是张氏提醒了她,一旦张氏豁出去将家丑闹翻了顾希夷面前,邓书棋要是因此被萧景曜厌恶,故意为难他,让他丢官甚至下大牢,那宋氏自己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这两年宋氏跟着邓书棋,可没少见邓书棋颠倒黑白处置不合心意的下官,自然是以己度人,猜测萧景曜真厌恶了邓书棋,必定也会让邓书棋经受一番牢狱之苦。
这是宋氏进邓家后院以来,第一次向张氏让步,愤愤道“不过一个赔钱货,早晚嫁出去伺候别人家,亏你拿她当宝算了,我也不做这个恶人,你就继续宠着她吧,到时候看她夫家怎么拾她”
邓芳娘根本不想忍宋氏,当即反唇相讥,“不知姨娘您这个赔钱货让宋家赔了多少钱哦,我忘了,您是上赶着来做妾的,确实让宋家赔大了。”
宋氏脸色青白交加,竟然真的忍了,拂袖而去。
屋子里就留下张氏母女和邓浚三人。
邓浚这才怒气冲冲地向张氏兴师问罪,“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有为我考虑过吗”
张氏反问他,“你又何曾考虑过我”
“那怎么能一样”邓浚愤怒,“我是你儿子”
“那我还是你娘,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你却连一声娘都不肯叫。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你呢”
邓浚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反而振振有词,“要不是我百般讨好她,你和芳姐儿哪有好日子过”
邓芳娘都被邓浚给气笑了,鼓掌称赞,“邓浚,我也算见过许多无耻之徒,你当是其中翘楚”
说完,邓芳娘拉着张氏就走,再也不听邓浚放屁。
一路上,邓芳娘时不时担忧地看着张氏。直到进了自己的院子,张氏才展颜一笑,“不必担心我。他这样,我也算是断了母子情,不必因为他而犹豫不决,对邓书棋心慈手软。”
邓芳娘松了口气,往张氏怀里凑了凑,将头靠
们举报有功,大人应当会免他一死。”
张氏淡淡点头,“那就够了。”
席间闹的这一场,自然传到了邓书棋耳朵里。
时隔多年,邓书棋终于主动踏进了张氏的院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真是小人得志就猖狂,你以为总督夫人请你赴了几回宴,就会帮你做梦”
“还鱼死网破你可真是看得起自己我告诉你,你这条鱼死了,网也一点事都没有”
张氏早就算到了邓书棋会来找她,或者说,和宋氏
见邓书棋暴跳如雷,张氏垂眸不语,只是一脸痛心,“我不知道你平日里
张氏字字泣血,邓书棋终于冷静了下来,蓦地想起来,张氏也过书,颇有才学,自己当年也爱过她的才情。现
张氏却道“若非事情到了险境,你又为何如此焦躁不安”
邓书棋的脸色明明灭灭,看向张氏的目光一下子冷漠至极一下子又犹豫不决。
张氏一语戳穿邓书棋的心思,“你大可以现
“萧总督是个爱妻的好官,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总督府后宅之事全由总督夫人做主。枕头风的威力有多大,我应当不必再细说了吧”
邓书棋继续犹豫,脸上却已经露出了深思之色。
不得不说,现
想到宋家那边的再三推诿,似有让邓书棋顶缸的意思,再一看一心为了儿女的张氏,邓书棋那颗摇摆不定的心终于做出了选择,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上前拉了张氏的手,满脸惭愧,“先前是我对不住夫人,如今大难当头,我才方知何为夫妻一体。”
张氏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从邓书棋手里抽出来,心下隐隐作呕,却还是忍着不适将这出戏继续唱了下去,“你我再如何闹腾,到底还有两个孩子。为人父母者,谁能忍心不管自己的孩子”
邓书棋更为意动,“你让我想想。”
张氏便不再多言,嘴角微微上扬,看向邓书棋的眼神无悲无喜。
没过多久,邓书棋就
向张氏透了口风,给了张氏一柄宝剑,说是传说中的龙泉剑,出身将门的顾希夷应当会喜欢。
这种传说中的宝剑,说一声价值连城毫不夸张。
邓书棋一个文官,且不说他的俸禄买不买得起这柄剑,就算买得起,买一柄剑也很稀奇。
张氏将这柄剑送给顾希夷的时候,满脸都是讽刺的笑容,“他竟然真的信了我的话,看来他确实是走投无路了。宋家一定不会管他,大人得注意,宋家来个死无对证。”
“至于这柄宝剑,
顾希夷忍不住笑道“我怎么就成了英雄了”
张氏目光湛湛,“夫人胆识过人,若是有施展之处,定然也是如同吴将军那样的巾帼英雄”
顾希夷失笑,“看来我娘真的是大齐所有女子心目中的绝顶英雄。”
“那是自然”张氏重重点头。但凡女子,谁没憧憬过成为像吴长缨那样光芒万丈的女子呢张氏过很多书,胸中有丘壑,原以为嫁了良人,却没想到嫁的是一匹豺狼,再回想当年
吴长缨这个名字,承载了多少大齐女子的美梦。顾希夷身为吴长缨的女儿,本身也激励了许多女子,尤其是她带来的娘子军,更是让女眷们看到后就两眼隐隐放光。
有人觉得这于礼不合,更多的女子却是心向往之。
顾希夷顺利成为闵州官员女眷领头人,非但因为她的总督夫人身份,吴长缨之女的身份以及顾希夷本身展现出的令行禁止强大魄力,才是让女眷们心折的重要原因。
萧景曜对此喜闻乐见。闵州虽然不如京城繁华,但
顾希夷笑着下了张氏给她的龙泉剑,张氏又保证道“过不了多久,我就能从邓书棋手里将账本给骗过来,到时候,闵州那些暗地里的魑魅魍魉,都瞒不过总督大人的眼。”
顾希夷为张氏鼓掌叫好。
张氏目光明亮,和初见时的形如槁木相比,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又深深看了一眼守护
顾希夷含笑点头,顺势改口,“薇姨,您很了不起。”
“若是您有意,我可以给我娘写信,让你带着芳娘进京,加入娘子军。正好远离这边的是是非非。”
张薇心头大动,邓芳娘也面露向往。张薇见状,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却还是犹豫道“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无妨,同我娘回京城的娘子军,现
张薇整个人都快乐了起来,脸上竟出现了小姑娘般的雀跃,“若是不麻烦的话,我们母女想去京城见一见吴将军。”
顾希夷只能再次感慨自己
娘亲魅力真大,而后开开心心地应下了此事。
萧景曜得知这事儿后,也颇为感慨。甚至觉得邓书棋的眼睛和心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挡住了,有这么个聪慧的妻子都不知道珍惜。

萧景曜掐指一算,觉得邓书棋这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全看他识不识相,能不能将知道的人全都咬出来。不然,萧景曜肯定给他判个最痛苦的死法。
张薇的动作确实不慢,甚至是
顾希夷拿到账本后还有些惊讶,又有些好笑,最后只道“你近日千万小心。”
张薇也笑道aaadquo宋氏不会将我放
顾希夷高高兴兴地拿着账本
萧景曜刚刚送走一堆前来给自己拜年的官员,见到顾希夷拿过来的账本,神情也颇为微妙,爽快笑道“行,是你赢了,我欠你一个条件。”
顾希夷则抓了萧景曜的袖子凑了过去,好奇地看着他,“我可不信你这边没有新获。”
萧景曜笑着揽过顾希夷的腰,小声向他透露,“我先前把自己从卷宗上看到的疏漏地方都写进了密折里,给陛下送了回去。前些天陛下回了密信,说是已经让福王
反正不管有多少人,仔细查总能查出来的,到时候该抄家抄家,该流放流放,有罪必罚,才能震慑住地方官员蠢蠢欲动的手。
萧景曜还惦记着段氏造船厂的的蒸汽船呢,干活动力十足。
搞完这一波闵州官员,反对开海禁的声音立即弱九分,萧景曜就等着威风凛凛的蒸汽船出现
还有美洲大陆上丰富的物产,萧景曜已经迫不及待了
大过年的,闲着也是闲着。
萧景曜顺势去找了梁千山和庄明,让他们一个派兵抓人,一个
萧景曜还拍着庄明的肩膀大声迫害庄明,“逃去海上这事儿你有经验,一定不会让他们
庄明“”
谢谢,有被内涵到。
兵良将
人数太多,大牢都塞不下这么多人,萧景曜连个单间待遇都没给
他们,监狱的狱卒都换成了水师兵,瞧着还有个文化的兵,大牢里头的官员吵一句,他就高高兴兴地大声念一句,并
“有些犯下累累罪行的混账,你们家乡会因为你们罪恶滔天,三代不能考科举哦。”
这个“哦”字,嘲讽点拉满。
四大家的人简直要疯。他们拉拢了那么多官员和书人,十分明白名声的重要性。要是因他们之故,而让家乡人三代不能科举,怕是他们家的祖坟都保不住。若是他们被秋后问斩,尸体不会被愤怒的家乡人给挫骨扬灰,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吧
本来还
有人开了头,其他人想再做宁死不认的铁口党都没有机会,只能恨恨地跟从大部队的脚步,积极招供,咬出了一整页密密麻麻的人名。
萧景曜粗略一看,好家伙,近乎八成闵系官员都榜上有名。
萧景曜到的账本摞起来都快有他自己那么高了。
没办法,这帮官员都给自己留后路,每一个人都有至少一本账本,通通交代下来,摞起来的高度还没超过萧景曜,纯属是因为萧景曜个子够高。
事关重大,萧景曜熬夜审完账本,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
正宁帝到闵州急信,还以为是萧景曜碰上大难处了,心率瞬间就开始直线飙升,福王也知晓这事儿,一看萧景曜大过年都不消停,也惊出了一身冷汗,着急道“他不会匆匆忙忙动手抓人,结果反被对方将了一军,现
正宁帝抬手敲福王的脑壳,“让你平时念书时多用点功夫,你认真温书了吗另外,你先前看奏折怎么看的梁千山早就上过奏折,说是萧景曜要动水师。”
梁千山讲义气,也不傻。总督确实可以动州内的兵,但动兵毕竟是件敏感的事情,梁千山提前向正宁帝报备要动兵,更加能取得正宁帝的信任。
福王一想,顿时就把心放回了一半,“水师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便是这些人家里有再多的护卫家丁,也不够水师拾的。就算把闵州官兵都算上,也没有胜算。”
萧景曜动的是水师的兵而不是衙门的官兵,已经让正宁帝和福王看出来了闵州官场沆瀣一气的严重性了。
正宁帝早
闵系官员十只存一,这牵扯到的人
福王的脑瓜子都开始嗡嗡作响,愤而拍桌子,“没人手没人手,朝廷现
几次官场大清洗下来,先前等缺的同进士和举人们都排到了缺。现
20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福王阴暗碎碎念,“把去年的庶吉士扔去给萧景曜得了”
正宁帝瞪了福王一眼,“胡说,庶吉士还没散馆,去年的三百多名进士,还有些没等到缺的,正好派他们去闵州,当个县令县丞就不错。至于高品级的官员,其他官员应该感谢萧景曜,除了闵系官员外,其他人
几次大清洗下来,这几年成功成为官员们升官最顺利的几年。有人抄家流放就有人平步青云,有人欢喜有人愁,没被牵扯到这件事中的官员,又得感谢一回萧景曜了。
只有闵系官员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庄明和梁千山合作,将四大家海上走私的商船截获,萧景曜又毫不客气地抄了一波家,继续给正宁帝送奏折,抄家抄出来的东西写了份长长的清单,一眼看不到头。
胡阁老伸头看了一眼,当即决定,“陛下,现
以救治疫病的名头杀民冒功,和地方豪强沆瀣一气谋夺临海土地,方便豪强进行海上走私。
这一桩桩,一件件,足够将范无疾活剐八百遍了。
正宁帝果断应下,下旨让锦衣卫拿人。
本来官员们只以为是范无疾犯了事,等到早朝时,正宁帝将闵州那一大串犯事官员的简单一提,文武百官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萧景曜,怎么又是你你是真的走到哪里都不忘抄家大业啊
决定了,抄家总督的名头就送给你了,不谢
萧景曜这时候
这帮官员犯下的罪行,还有活口。萧景曜便让愿意露面的受害者当众痛斥狗官草菅人命,边哭边说自己一家的悲惨遭遇。
人心都是肉长的,百姓虽然民智未开,却有着最朴素的是非观,也跟着受害者流泪,不断痛骂狗官,甚至拿东西开始砸邓书棋等人。
邓书棋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自己轻贱的平头百姓如此欺辱,想高声对萧景曜说士可杀不可辱,但
那是民怒。
萧景曜让百姓们将自己心中压抑的委屈和愤怒
而后,萧景曜根据四大家海上走私的记录,算出了海上贸易的利润,又写了份奏折给正宁帝,要
你们看看这个海上贸易,它的利润又大又香,与其让地方豪强占了便宜,伤害百姓,损朝廷利益而补自己,不如让朝廷来赚这笔银子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咱们开海禁吧
搁以前,萧景曜这个奏折一出,跳出来反对他的官员不知会有多少个。

提前解决掉会反对的人,不愧是你,萧景曜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