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92 章
萧景曜和公孙瑾的关系素来亲近,
公孙瑾自然无有不应,好奇地看着萧景曜,不知道这用来入药的龙骨怎么就入了萧景曜的眼。
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拿过龟甲仔细一瞧,这龟甲上面的刻痕已经有些模糊,但认真看来,确实有几分像甲骨文。
萧景曜心中顿时一阵激荡,甲骨文

一想到那段历史,萧景曜就脸色一沉。
公孙瑾微微皱眉,“这片龙骨可是有不妥之处”
萧景曜摇摇头,又点点头,将这片龟甲递给公孙瑾,指着上面的刻痕道“您看这龙骨上刻的,像不像一种文字诗经曾记载爰始爰谋,爰契我龟,由此可见,当年亶父带着族人
诗经可是科举必背丛书,公孙瑾本就出身帝师之家,又早早考中了进士,如何不知道诗经中的内容。
听萧景曜一说,公孙瑾瞬间神了几分,脸上的病气都淡了些许,
没错,公孙瑾是个近视眼,近视不算深,是以平时并不总是戴着眼镜,也就一开始没

别以为现
文以载道,文字是文明的载体,公孙瑾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公孙瑾的眼神越来越狂热,语气也变得十分激动,“让管家过来这副药
萧景曜见公孙瑾这么激动,赶紧上前几步,往公孙瑾身边凑了凑,生怕他太过激动,又引
公孙瑾刚刚喝完药没多久,现
也不知道变成了药渣的龙骨,是否还能看到文字。
真是让人痛心
萧景曜知道公孙瑾
说一句心痛到无法呼吸,毫不夸张,全是写实。
公孙瑾想到自己已经喝了两天的药,脸上就露出了肉痛的表情,“我这喝的哪是药,简直是简直是”
简直是了半天,都没说出后面的话,显然是心痛到了极致,连话都不会说了。
萧景曜只能宽慰他,“便是千里马,也需得见伯乐。龙骨刻文,不过是先人寥寥几句记载,从未见过。几千年过去,今人毫不知情,又岂是您的过错”
“那龙骨本身就是一味药,医者用它救人无数。便是当年刻字的先祖们知晓了,也会欣慰他们留下来的东西还能福泽后人。”
“您

公孙瑾虽然还
公孙瑾顿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只觉得自己有无限的热情和力可以投身到研究龙骨刻字之上
萧景曜都没想到来探一回病,竟然还会有这样令人惊喜的获。
公孙瑾还
萧景曜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微妙。
河南安阳小屯村。
萧景曜开了个记忆挂,确到村,一个字都不落
河南,不愧是中原大地。
公孙瑾没注意到萧景曜那一瞬间微妙的神色,对着萧景曜长吁短叹,“也不知道有多少刻字龙骨就这么被毁了。”
作为金石学大师,公孙瑾简直要窒息。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也摸不准这个时空的甲骨文经历了些什么事情。但公孙瑾
金石学,后世考古学溯源,也会提一嘴金石学。两者不能全然划
等号,但有些领域确实是重合的。

公孙瑾要才学有才学,要底蕴有底蕴,成为一代金石学大师,倒也不算稀奇。
萧景曜想了想,一边拍着公孙瑾的后背给他顺气,一边说道“既然刻字龙骨出现
公孙瑾一听,觉得萧景曜这话没毛病,立即起身,嚷嚷着再让人去那一带寻找,势必将所有刻字龙骨全都一网打,绝不让它们有一片外流,再
萧景曜自然笑着附和,可算是把公孙瑾给安抚了下来。
原本萧景曜是来找公孙瑾商量研究院的事情的,现
既然公孙瑾主动开口问了,萧景曜自然也没瞒着,简单将想将研究院并入朝廷的想法说了,等着公孙瑾的指点。
公孙瑾先是吃了一惊,而后又平静了下来。研究院倒腾出来那么多事,又和正宁帝关系紧密,不属于朝廷,也和官员们享有差不多的待遇,只是没有官身而已,朝中许多人早就将研究院看作了朝堂一部分,萧景曜想将研究院并入朝堂,受到的阻力应当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
至于代表清流同意这事公孙瑾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科举考试才是清流的根基,研究院那边不过是容些屡试不第的秀才和举人,伤不了清流文官的根基。更何况,那些打算考研究院的学子,不也是从小念四书五经的正统书人研究院并入朝堂,仔细算起来,是他们文官的势力增加了。
念过四书五经,考过科举,如何算不得自己人
至于没考过人家不是主动另谋出路,努力为朝堂

说句扎心的话,多年屡试不第,证明这人可能
对于年少成名,轻轻松松考上进士,念书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公孙瑾而言,让他理解一些人一篇文章翻来覆去学不会,考试回回不中,也挺难的。
萧景曜不知道公孙瑾心中所想,见公孙瑾答应下来,萧景曜顿时面露喜色,以公孙家的影响力,这把稳了大半
可以的,冲鸭
萧景曜见公孙瑾心心念念甲骨文,当即识趣告辞,回家抱儿子。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小汤包被裹得越来越圆,他还只会翻身。本来小汤包努力

小汤包很不高兴,每天都咿咿呀呀吐泡泡表达自己的不满。
萧景曜回来后,
小汤包看到亲爹很是高兴,给了萧景曜一个大大的笑脸,费劲地将手从襁褓里挣脱出来,一把揪住了萧景曜的衣襟。
手劲儿还挺不错。
萧元青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一见这场景就乐了,卖爹卖得很是愉快,aaadquo看看小汤包,多机灵这手劲儿,你祖父每回抱他都得护住胡子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小孩子见到什么都好奇,萧子敬特地留着的仙风道骨的山羊胡,
惹得萧子敬
萧景曜不由失笑,左手食指碰了碰小汤包的手,小汤包立即张开手,将萧景曜的食指紧紧攥住。感受到小汤包掌心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力,萧景曜更是笑容满面,“小孩子活泼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说着,萧景曜又认真感叹了一声,“多亏爹天生神力身强体壮,我们都随了你,得了天大的好处”
拥有一副健壮的身体能少许多烦恼。看看萧景曜,从小到大就没生过病,爽歪歪
小汤包也一样,快半岁了,能吃能睡,一点病痛都没有,绝对是萧元青的功劳
萧元青很是得意,觉得自己确实是萧家的大功臣,又跑去萧子敬面前嘚瑟。简称皮痒了,被萧子敬撵得满院子跑。
萧景曜这个促狭鬼,抱着小汤包站
萧子敬觉得丢人,恨恨地放过了不孝子一马,气呼呼地从萧景曜怀里抢过小汤包,眉开眼笑地送上自己的胡子给小汤包拽,顺带对着小汤包数落他祖父的种种不靠谱行为。
萧元青不服,将毛茸茸的脑袋往萧子敬身边一凑,抢着
一时间父慈子孝,显萧家坑爹传统,充分向小汤包展示了萧家感人的父子情,简直就是坑爹从娃娃抓起。
要是小汤包长大后拥有坑爹属性,必定是萧元青的锅
萧景曜左看右看,都觉得萧元青不怀好意,忍不住怀疑,“您不是打算等着看我笑话吧”
有这么当爹的吗这个爹不能要了
萧元青矢口否认,反而把锅扔给萧景曜,只说萧景曜恶意揣测他,他这颗老父亲的心瞬间碎得七零八落。
萧景曜“”
果然是有了孙子就忘了儿子。当年的萧元青,怎么忍心看他的热闹。

元青暗暗给了萧子敬一个眼神,父子俩你一言我一语,就跟说相声似的,将萧景曜逗得哈哈大笑。
萧元青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笑口常开才好,每天快快活活的,才叫痛快。”
萧景曜心中一暖,当即笑道“前些日子太子监国,给我安排了诸多难题,倒是让爹担心了。”
萧元青摇头,“朝堂上的事我不懂,但当爹的,就希望孩子过得快活。你如今也当爹了,看看小汤包,就该知晓我的心情。”
萧景曜认真点头,“日后便是碰上再多烦心事,我也快快活活过日子,不让自己成日愁眉苦脸。”
萧家一时间其乐融融。
明年又到了会试之年,京城又该热闹起来,萧景曜掐指一算,心中颇为感慨,他竟然
五年,三品大员。升官速度堪比坐火箭,是无情的破纪录机器没错了。
值得一提的是,余思行今年八月过了乡试,明年终于可以来京城参加会试。萧景曜想到上回余思行的来信中说“赴当年说好的京城相聚之约”,心中也生出无限感慨。
当初他们做出这个约定时,还都是没成丁的小孩子呢。现如今竟然都成亲生子啦。

想必余思行进京后见了他定会大吃一惊。
明年的会试,余思行和顾希维都会下场,萧景曜也生出些许期待,恨不得替他们去文昌庙去拜一拜。
没想到余思行和顾希维的反应都一样,纷纷表示文昌庙哪有萧景曜这个下凡的文曲星灵有萧景曜这个文曲星本星的祝福,他们这次一定能金榜题名
萧文曲星本星景曜“”
很好,还有心思调侃他,看来这两人的心态很不错,正适合再加作业。
余思行远
余思行不
萧景曜祭出了模拟考。
不仅如此,萧景曜还把近十年的会试题都给分析了一下,开始总结最新考点,还给顾希维出了一大堆题目,让他当场破题,说是锻炼他成为才思敏捷之人,顾明晟亲自坐镇,顾希维答得太慢,就得挨罚。
饱受摧残的顾希维觉得自己这个破妹夫是真的不能要了
但效果立竿见影,顾希维现
萧景曜抱着顾希维的儿子,小家伙比小汤包还小三个月,成天睡大觉,难得醒过来,萧景曜便将小家伙往顾
希维怀里一塞,笑得春暖花开,“你都
顾希维“”
可恶,一着不慎,竟然掉进了萧景曜的坑里
萧景曜心情舒畅,赶紧考中,都来当社畜间歇性摸鱼,持续性加班,还要面对一个咸鱼领导,书人都值得拥有
福王
正宁一十一年就这么到来。
翻过年后,大家头一天早朝,正宁帝就宣布了一个消息小皇孙要去上书房书。至于上书房夫子的人选,正宁帝选了好几个,萧景曜赫然
萧景曜第一时间看向福王,这主意准是福王出的没错了,当初这家伙就念叨着让萧景曜去给小皇孙当夫子,还厚着脸皮说父子俩各论各的,没想到他竟然还真对正宁帝说了。
萧景曜看向正宁帝的目光也有些微妙,您还记得当初让我私下教导福王的事吗
正宁帝笑着看向福王,福王神情悲愤胡说八道让萧景曜去上书房教导我儿子的,又不是我分明是我儿子自己的主意
福王常年坑爹,这回给儿子背锅,终于体会到了一丝正宁帝的心酸。
但这个锅他还不得不背,话说回来,小皇孙
再加上正宁帝带着小皇孙去行宫游玩,祖孙感情嗖嗖升温,正宁帝也
把最厉害的人搂给自己,没毛病
小皇孙满意地点点大脑壳,觉得他果然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崽。
其他人看向萧景曜的目光都麻木了,简直想用控诉的目光去看正宁帝。你们祖孙三代是怎么回事逮住萧景曜不放了吗虽然萧景曜确实很有本事,但朝中也有很多有本事的大臣啊陛下您怎么能偏心至此
三代帝王宠臣,萧景曜这是哪里来的运道他才是老天爷的亲儿子吧
萧景曜也觉得正宁帝对他确实恩荣太过了,让他和福王相交甚好也就算了,再附送一个小皇孙,还是很有可能成为皇太孙的小皇孙,当真是把萧景曜未来的路全都给踩平了。
虽然萧景曜怀疑这是福王薅资本家羊毛薅得太过快乐,并且想要他儿子感受到同样的快乐才搞出来的事情,但以现
文武百官怎会如此老天爷未免太过偏爱萧景曜
御史们倒是想反对,问题是萧景曜实绩太过能打,去上书房给小皇孙上课,又不是让他当太子太傅,也不算什么资历不够。
论资历,萧景曜也是
太子太傅淦,现
近,萧景曜当不当这个太子太傅很重要吗
就离谱
奈何萧景曜太能打,他们再怎么酸,也没办法想出正当理由阻止这事儿,只能捏着鼻子应了,纷纷
萧景曜自己并不想当这个上书房的夫子。教小孩可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尤其是小学生,杀伤力几乎可以按吨算。君不见,后世多少家长辅导孩子把自己辅导进医院的老师都成了高危职业了,萧景曜对教小孩子,委实没多大兴趣。
只可惜皇命难违,萧景曜还是得回家写教案,好好给小皇孙上课。
上书房的夫子不止一个人,根据个人擅长的内容进行教学,并没有规定的教材,全凭老师
萧景曜觉得,文科内容有众多夫子抢着给小皇孙讲,自己当个理科老师就很不错。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要点亮科技树,不重视数理化怎么行
就是你了,小皇孙,努力冲鸭
萧景曜深知小孩子都坐不住,爱玩才是他们的天性。真让他们成天坐着念四书五经,人都要傻。
数理化就很棒,谁上学时没跟着老师做过一些有趣的小实验呢
研究院的一些成果,哄小孩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萧景曜往研究院走了一遍,告诉公孙覃过几天他就上奏折让研究院并入朝廷,到时候研究院的人事任命,由吏部和研究院一起选拔,他也能减轻许多负担。

走进科学世界,研究院值得拥有
有福王
他这个上书房夫子,还是个兼职。萧景曜还得处理大理寺的事情呢,自然不会每天都去给小皇孙上课,而是和上书房其他几位夫子排了个班,萧景曜的课是其中最少的。
数理化嘛,
上书房的夫子们表示十分满意。
萧大人果然宅心仁厚,这么出头的机会都留给了他们,大好人啊
教小孩子而已,萧大人要是真想教经史子集,难不成还教不了当他的六元及第是白拿的呢。
福王也对萧景曜的选择表示惊讶,私底下告诉萧景曜,“我看父皇的意思,是想立皇太孙的。你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这种给未来皇帝洗脑,让他亲近你的机会,你真的要这么放过吗
萧景曜诧异地看向福王,“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这种看热闹不上心的态度,枉为人父
福王生气,“我当爹怎么不好了能托生成我儿子,得是多大的福气”
萧景曜无话可说。
原本小皇孙顶多成为福王世子当下一任福王来着,结果福王运道来了挡不住,不用鸡娃也不用鸡自己,顺顺利利给自己升了级,小皇孙一跃成为皇太孙,确实会投胎。
福王见萧景曜沉默不语,登时觉得自己赢了一局,得意地翘尾巴,
萧景曜眉头一挑,看着福王一脸“快来感谢我”的神情,慢悠悠道“那上书房其他夫子就难了。”
霸道福王,
上书房夫子,危
福王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不讲道理的熊家长,跟着萧景曜来到了上书房,再三让夫子们管教,别束手束脚,转头就对小皇孙嘀咕,“要是有打骂你的,你千万不能忍着,咱们不受那个气”
作为气病了好几个夫子的熊学生,福王觉得自己对孩子的教导完全没毛病
就是不知道正宁帝听到后会不会再上演一出揍儿子活动。
萧景曜今天给小皇孙带来的是放大镜。作为福王最喜欢的崽,小皇孙当然已经玩过了放大镜。但
更何况,萧景曜还不止掏出了一个放大镜,他带了两个
小皇孙的目光咻的一下就亮了,眼巴巴地等着萧景曜给他讲课。
萧景曜果然没有辜负小皇孙的期待,一点都没有讲小皇孙听不懂的话,神色也很是和气,不像其他夫子那样板着一张脸,小皇孙顿时觉得,不愧是他皇祖父和父王都夸过的人,萧夫子果然是个很棒的人没错了
萧景曜知道小皇孙肯定玩过放大镜,微微一笑,“殿下肯定也玩过芥子镜,但殿下知道芥子镜是怎么做出来的吗我们今天可以自己试着做一个简易芥子镜。”
小皇孙当即瞪大了眼,“我听说芥子镜要磨很久才能做好,我们今天真的可以做出来吗”
萧景曜微笑点头,“殿下不相信自己吗”
那必须相信
小皇孙瞬间挺直了腰杆,“我能做到”
萧景曜递给小皇孙一个放大镜,让他思考,“怎么样才能把东西放得更大”
小皇孙是个机灵的娃,见萧景曜手里还拿了一个放大镜,脑海中灵光一闪,“多叠几个放大镜”
萧景曜笑着把手里的放大镜递给小皇孙,“这两个放大镜倍数不一样,殿下看看哪个能放得更大怎么样放能让它们把东西放到最大”
小孩子最喜欢动手实践课了,小皇孙开开心心地接过萧景曜手中的放大镜,自己开始操作起来,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放得小的镜放
萧景曜立即化身夸夸机,从不同角度将小皇孙夸了个遍。小皇孙哪里受到过这种程
度的夸夸夸,兴奋得脸都红了,又想起来皇祖父的教导,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矜持地坐
没错,他就是这么棒的小皇孙
萧景曜又让他拿过一张纸卷成滚筒,当芥子镜的镜筒。小皇孙非常配合,萧景曜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两人齐心协力,调整了最佳位置,还一起观察了一下萧景曜让人从外头摘的一朵梅花花瓣。
肉眼看到的画一份,简易芥子镜下观察到的图案再画一份。
哇哦,还可以画画
小皇孙更高兴了,拿着笔认真地将这瓣好好画了下来,画得很有童趣,萧景曜依然挑了个刁钻的角度夸了一番,然后递给小皇孙一个万花筒,“这是臣让公孙院长帮忙做的万花筒,殿下可以玩一玩,思索一下这个万花筒又有什么奥秘。”
天啦,还有玩具
小皇孙简直要笑出声,觉得这节课简直太棒了,研究院真是个超级棒的地方,什么神奇的东西都能做出来。
小皇孙好奇地看着萧景曜,“我学这些东西,以后也可以自己做吗”
“殿下想做,当然可以亲自动手试一试。”萧景曜温声笑道,“但是这些东西,有专门的人才帮殿下做,殿下只需要知道这里头的道理,不被人糊弄住了就好。”
说着,萧景曜还张小皇孙介绍了一下不懂数理化而惨遭诈骗团伙欺骗的皇帝。比如有被方士骗得团团转,最终恼羞成怒将他们埋了的皇帝始皇,还有遭遇老年诈骗,将女儿都赔给诈骗犯的皇帝野猪,以及不懂炼丹原理,吃丹药把自己吃得去见祖宗的皇帝正宁帝谢谢,有被扫射到可见要是没有学好数理化,再英明神武的皇帝,都会被人蒙蔽。
小皇孙听得连连点头,绷着小脸认真道“我一定好好学,绝对不要被人骗”
皇祖父说他是最聪明的小皇孙,他才不要被人骗得团团转
福王本来笑眯眯地
就像萧景曜教导小皇孙那样。
福王才不想当这个反面教材,但想想自己肚子里的墨水,一直摆烂的福王难得有了危机感,决定以后都要偷偷来蹭找皇孙的课。
摆烂不可怕,社死就让人头秃,黑历史成为后世人的反面教材,绝对不行
福王,危
萧景曜
正宁帝不由失笑,“你就这么喜欢研究院”
小皇孙板着脸,“他们做的东西,有用。那些研究员,也很有本事。皇祖父说过,要知人善任”
正宁帝顿时哈哈大笑,摸了摸
小皇孙的脑门,很是欣慰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没错,要知人善任,你父王现
虽然全靠老天爷喂饭,但福王
正宁帝高兴之下,又将萧景曜点为今年会试的副考官。
萧景曜“”
薅羊毛也不带这么薅的,一份工资三份工作,封建统治者,恐怖如斯
这一次的主考官是胡阁老。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监国人员的内部消息,李首辅年事已高,有意上书致仕,正宁帝更属意让胡阁老接任首辅之位,所以特地点了胡阁老为这届会试的主考官。
会试主考官是所有进士的座师,名利双,所有人都盯着这个位置。
萧景曜本来觉得会试和自己没关系,自己只要开开心心招待进京的余思行,好好看看他的文章,然后再给他和顾希维来个考前冲刺,等着他们金榜题名的好消息就行。
谁知道正宁帝一道圣旨,彻底打乱了萧景曜的安排。
什么都别说了,拾拾东西进贡院待着吧。
会试出题开考前,考官们都要搬进贡院,不许和外界联系。
若是家中有亲人要下场的,都要回避,不能做考官。妻兄不
这一届的考官,当真是金光闪闪。
主考官,阁老之一,即将成为首辅的胡阁老。
副考官,六元及第的传奇状元,位列三品的大理寺卿萧景曜。
还有三位同考官以及五经考官,都是翰林院中的翰林,履历也十分唬人。
比如那位神采奕奕的中年山羊胡,正宁元年的状元。
他旁边那位胖乎乎宛若弥勒佛的翰林,正宁三年的状元。
状元含量极高,最低都是传胪起步,没考个全国前五,都没资格进这个考官团。
放眼望去,一步一状元,三步一探花,岂不是金光闪闪,要闪瞎考生们的眼
萧景曜跟
点亮科技树,人人有责
兴冲冲赶到京城准备和萧景曜来个多年好友重聚京城的感人场面的余思行自然没有如愿,得知萧景曜成了这届会试的副考官,余思行更是感慨万千,当年他和萧景曜还是同窗,他甚至还是萧景曜的师兄,结果现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简直大到令人难以置信。
余思行很是为萧景曜高兴,拒绝了萧平安请他去萧府的邀请,免得给萧景曜惹来非议,自己住进了会馆中。
而后,萧景曜当初写的那一份科举资料,瞬间又卖断了货。
清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