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90 章
酿酒这事儿,正宁帝都难得问了一嗓子,毕竟国库有部分入就是来自榷酒的。朝廷实行榷酒制度,私人做酒曲酿酒可是犯法的。酒楼要想卖酒,得向朝廷买榷酒权,这才能自己琢磨酒曲,酿出不同口味的酒来。
相当然耳,榷酒权价格可不便宜。就算
正宁帝听说萧景曜想酿酒,第一反应就是,“你莫不是有什么神仙酿的酒方”
别人肯定没这个能耐,但萧景曜本身就神异非凡,正宁帝一直真心拿他当祥瑞看,觉得萧景曜保不齐还真能拿出什么神仙酿。
萧景曜听了赶紧摇头,打住正宁帝这个不靠谱的猜想,“微臣哪有这份机缘不过刘院判近来有所获,
萧景曜顿了顿,又将刘白芨给人动手术之事说了,点头确定刘白芨的思路没毛病,“刘院判所言不无道理,尤其是征战沙场的将士,最容易受伤。若是能有烈酒消毒,确实能减轻伤口受感染以至于病情恶化,甚至丢了性命之事。”
萧景曜一个秃噜,又讲了两个正宁帝没听过的名词。正宁帝
若是真的能活人性命,那这酒,称一句神仙酿也不算夸张。
萧景曜不知道正宁帝内心的想法,见正宁帝听得很是认真,萧景曜的信心更足,接着说道“得知此事后,微臣便琢磨着,能否从烈酒中提取出浓度更高的酒,将病将邪祟全都杀死。这样,刘院判再给人动刀治病,病人活下来的几率许是能更大一些。”
只可惜现
再残暴的刑法也不至此啊。
以萧景曜浅薄的认知,觉得若是有一天外科手术真的大兴,可能还得借助另一个被人嫌弃的职业的力量仵作。
医者救死扶伤,仵作为死者张目,常常需要仔细检查尸体,才能找出死者致命伤,推断其死因,
论对人体各项器官的分布,指不定医者还比不过仵作。
当然,仵作验尸,太过夸张的行为也是不被人接受的,死者家属肯定不同意。
但一个好仵作,定然通人体结构图,知晓致命处,并且还有一些医学药理知识。
萧景曜觉得,大夫和仵作要是一起合作研究,指不定就让大齐的外科医学得到
飞跃
就是解剖这事儿吧,太过骇人听闻,萧景曜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提出来。
不过那是之后要操心的事,现
正宁帝当然不会
萧景曜进宫一趟,顺利得到了正宁帝特批的酿酒权。
因着萧景曜扯的是治病救人的大旗,正宁帝顺带还给萧景曜赐下了许多粮食,大米小米糯米小麦高粱应有有,不管萧景曜想用什么粮食酿酒,都齐活了。
不仅如此,正宁帝还让萧景曜去找公孙覃帮忙。那么大一个研究院,那么多的研究人员,不得有能帮得上忙的
研究院一切开销都是走的正宁帝的私库,正宁帝已经将研究院当成了自己私产。更别提自从芥子镜和望远镜问世后,研究院为正宁帝的私库添了多少银子。
正宁帝又不是个抠搜的皇帝,朝中暂时没有能给研究员们当的官,正宁帝也知道这帮研究员心思纯粹,只想做研究,真把他们放进官场上,那他们怕是被人卖了还傻乎乎地替人数钱,现
反正每次有了成果,正宁帝也不吝啬赏赐。
皇帝掏私库包吃包住,还时不时给赏赐。这等好事,别说能拿赏赐了,就算正宁帝一文钱都不给,都有的是人自带钱粮来研究院白干活。
银子不银子的不重要,主要是为了给陛下效力
公孙覃这个家就
搞科研的,大抵都是有一份“痴性”
萧景曜想从烈酒中提取酒,这可是个新玩意儿,手上没什么要紧事的研究员们都来了兴趣,争着抢着要给萧景曜打下手。
醉心
科研无岁月。萧景曜都觉得,这帮将所有心里都抛
点亮科技树,骄傲
研究院最大功臣是谁是他萧景曜
等到这些大佬都做出震惊世人的成果后,萧景曜肯定要来蹭一蹭他们开派祖师的名气。开辟一门学科的大佬呢,
萧景曜自己倒是不缺名垂青史的机会,实际上,萧景曜这几年干的那些事情,足够他
但研究院这边的历史都不一样。想想看吧,后世那帮倒霉学生,文史类的题,要学萧景曜,数理化的知识,还有萧景曜主打的就是一
个全科
医学那边,刘白芨眼瞅着就要奔向现代医学的康庄大道了,也明确提出会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数理化方面就别说了,萧景曜那堆教材也不是白给了,开宗立派的祖师爷混不上,混个杰出贡献人物还是没问题的。至于这些研究员的个人成果那就得看萧景曜够不够努力了。反正以萧景曜碰上谁都能聊两句,给对方一丢丢微不足道的小启
还有地理方面,萧景曜可是给了正宁帝一张倭岛金银矿分布图的。将来开了海禁,萧景曜再把航海图这么一画哦豁,就问哪一科能逃过萧景曜的荼毒
萧景曜只要一想到后世学生听到他的名字就两眼呆滞,一脸“怎么老是你”的无奈震惊中又透着一丝离谱的神情,就忍不住想笑。
魔鬼萧景曜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干的事老棒了,一定能成为后世考生心目中的大魔王。
萧景曜美滋滋地开始进行自己的提取酒大业。
有正宁帝的特许,其他人自然不会对萧景曜酿酒之事瞎逼逼。
研究院已经成为大齐一个特殊的存
尤其是那个望远镜
文官们嘛也不看看研究院现任院长是谁公孙这个姓就能让文官们没法口出恶言。
更别提研究院一开始就是萧景曜提议办的,认真划分,还是能分到文官这边的。
反正大家现
这都是研究员们自己为自己挣来的脸面和尊重。

萧景曜这几年干的事,有小事吗
这个时候不抱大腿,什么时候抱
只可惜他们专业素质不够硬,想抱大腿都没机会。
有些脑子灵光的人,已经看到研究院那些奇技淫巧的巨大潜力,都
不得不说,一些朝臣真是深谙居安思危之道,都当上官,吃上了禄米,还保持着好学之心。
萧景曜的动静,京城官员都十分关注。
倒不是真的关心萧景曜,而是担心萧景曜又默不作声憋了个大的,再给官场来上一次大清洗,那他们多冤。
等到正宁帝命人将一车车的粮食都送去研究院,大家知道萧景曜要酿酒,才松了口气。
酿酒好酿酒妙,萧景曜总不至于酿个酒还能酿出个官场大清洗来吧。
稳了稳了,散了散了,大家把心放回肚子里,该干嘛干嘛。
萧景曜哪里知道他现
酒曲和粮食都是现成的,萧景曜还问正宁帝要了几个会酿酒的匠人,前面一套酿酒的流程基本不用萧景曜操心,等到玻璃坊那边的量杯玻璃管等东西做出来后,萧景曜再带着研究员们摆好蒸馏装置,开始从白酒中提纯出酒。
冷凝管现
失败了好几次,不断调整提纯装置后,萧景曜才成功从白酒中提取出了酒。蒸馏二次后,萧景曜估摸着酒纯度应该
就是费粮食了些。
还有憨憨研究员想要尝一口试试这酒是不是够烈,吓得萧景曜赶紧制止他,不然的话,这一口下去,怕是得出命案。
这一次提出出来的酒并不多,也就那么一罐。萧景曜小心翼翼地带着这罐酒去见刘白芨。
刘白芨还沉迷于研究子活性的问题之中,知道萧景曜真的提纯出了高浓度酒,能杀死所有邪祟,很是稀奇,当即就倒了些酒出来,将他给病人开刀的一系列工具全都泡了进去。好一阵后,刘白芨才把刀具拿出来放
刘白芨很是震惊地看着萧景曜,语气复杂,“你还真是什么都会。”
萧景曜努力控制自己想要上扬的嘴角,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是您提的意见好,我才想着试一试。”
刘白芨定定地看着萧景曜许久,忽然语出惊人,“你想学点医术吗”
刘白芨左看右看,都觉得萧景曜有这份运道,不学医真是可惜了。
干什么什么成功,都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种本事,谁不想要
刘白芨年事已高,现
倒不是他想揽名,而是医学之事,早一天取得成果,就能早一天救下人的性命。萧景曜没学过医也没关系,他是个有运道的人,日后碰上什么难处,他再心血来潮帮点忙,不也就成了吗
萧景曜哪里知道刘白芨的打算,一听刘白芨这话,萧景曜就下意识摇头,“我现
“这有什么关系”刘白芨冷着脸,“还会有谁请你去看病不成”
谁能请得起九卿之一去看病真正请得动萧景曜的人,为什么要请他这个半吊子太医院那么多医术湛的太医不香吗
萧景曜“”
那您还问我学不学医
刘白芨一脸淡定,“你若学医,自然同其他大夫不一样。哪怕不给别人治病
,知晓些病理和药理,给家人调养身体也是不错的。你不是马上就要当爹了吗小孩子最是磨人,多知道点小孩子的习性和脉象,以及一些伤口的处理方式,对你有益无害。”
刘白芨这话说的虽然硬,听起来可能还缺了一点点情商这会儿哪有人直勾勾地对着快当爹的人说你快学点小儿急救知识的这不是咒人吗
萧景曜倒是觉得刘白芨说得有道理,小孩子多脆弱啊,又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最容易出现意外。多学点急救知识,没毛病
为了孩子,学呀
萧景曜头一回当爹,正是不知所措的时候,恨不得什么都学一点。刘白芨也算是抓住了萧景曜的弱点。
京城有难言之隐的人可不少。刘白芨给人割痔疮可不是一两次,知道刘白芨得了更好的杀除邪祟的东西后,原先对动刀有顾虑的人,都来找刘白芨求割一刀。
刘白芨正是要验证邪祟对人身体危害的时候,自然是来者不拒,手术竟然排得满满当当。
出于保护患者隐私,刘白芨并未透露患者姓名。但萧景曜看着刘白芨手中那一堆厚厚的病例,就忍不住心头一跳。看来大齐的有痔青年也不少。
真是令人菊花一紧,忍不住开始做提肛运动。
刘白芨有了更多的病例数据,终于能支撑起他的猜测,那些邪祟,果然对人有害萧景曜提纯出来的酒,也确实有杀毒作用,可以提高病人活下来的几率
正宁帝得知这个消息,又喜又忧。
喜的是酒也算是一种神药,忧的是酿酒费粮食,提纯酒更费粮食。想要大举推广酒,让医者都备上,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大齐没有那么多粮食。
胡阁老一听萧景曜提纯那一罐酒花掉的粮食,就忍不住嘴角直抽抽,要不是酒真的有大用,胡阁老骂萧景曜败家子的心都有了。
萧景曜为自己辩解,“第一次提纯酒,还不够熟练,浪费了不少酒。熟练后,肯定费不了这么多粮食”
胡阁老冷笑,“一百斤和九十斤,差别很大吗”
冷笑完后,胡阁老又忍不住扶额叹息,“金银矿还能从倭岛挖,粮食可没有地方让我们直接开采。你想让更多受伤的人活下来,也不能动其他人的口粮。”
萧景曜也为现
后世那些亩产几千斤甚至上万斤的稻种,要是让大齐人知道了,那绝对能把它们列为仙家东西。
只可惜萧景曜再开挂,也没办法搞出杂交水稻来。专业不对口,也没那个条件。至于化肥,那就更别想了。蒸汽机都还没搞出来,工业化还没起步,化肥可是要生产线的,大齐有个屁的工业生产线。
思来想去,萧景曜最大的想法就是不如早点开海禁,等到蒸汽机搞出来,再造几艘蒸汽船去美洲。
萧景曜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国家现
到时候也不用再担心粮食问题了。缺德点,走强盗路线,要保持良心,从美洲带来的红薯玉米土豆二件套,也够让大齐的粮食产量暴增。更别提那边还有橡胶树和金鸡纳树这些好东西,工业和医学都能得到进一步
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90 章 090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等等,出海的话萧景曜脑海中灵光乍现,突然想起来,南太平洋中有个神奇的小岛,因为长年累月有鸟
这个岛
既然要出海,大齐顺便可以把这些磷酸矿带回来当肥料用也不错。能开采好久呢。
胡阁老听了萧景曜这话,脸色古怪,“这可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岛。同样是岛,倭岛有大量的金银矿,怎么这个岛,是鸟粪”
说得好听是什么磷酸矿,不还是鸟粪吗
能提高粮食产量的东西当然是好东西,但是要大费周折将它弄过来,成本必然不低,其价格肯定也会让老百姓望之兴叹,舍不得花钱买这个据说是好东西的肥料。
萧景曜眨眨眼,十分震惊,“朝廷现
要是特地出海去运磷酸矿,那成本确实不低。但这种捎带脚的事儿,还有倭岛的金银矿做保底,朝廷大方一点,也不至于那么离谱吧
那可是肥料,能让土壤肥沃,粮食暴增的好东西
萧景曜只恨自己穿越前没多看一点农学方面的书籍。不然的话,搞一点土法肥料,想来也是没问题的。
等等,土化肥这个说法有点熟悉啊。萧景曜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之中。
正宁帝等人见萧景曜突然拧眉深思,也静了下来,不好去打扰萧景曜的思路。
萧景曜拼命思索,
萧景曜都想到这里了,记忆自然也是越来越清晰,那个戴着眼镜的高瘦斯文老大爷神采飞扬的模样也格外清晰起来,唾沫横飞地
再追加五斤,立马产量大增这就是我们华夏农学家的智慧”
萧景曜上辈子听了这话没什么感觉,左耳进右耳出,要不是记忆力开挂,现
谢天谢地,老天爷给了萧景曜照相机记忆,穿越一回甚至还将他的记忆力给强化了,倒带搜索也行。
还好萧景曜开了这么个挂,现
华夏农学家,超厉害
萧景曜心中的佩服之情油然而生,绝处中开辟新路,建国初期真是各行各业紫薇星齐降,从无到有,愣是走出一条荆棘花开之路。
那些农学专家提出的土化肥,现
正宁帝等人都没想到萧景曜竟然还能提一嘴肥料的事。
他们倒也没觉得这事儿脏。农桑之事,本就关乎国本。萧景曜说这些东西一起做出来的土化肥能给粮食增产,那他们就一定会让人去试一试。
出海运鸟粪,还得担心成本问题,以及老百姓愿不愿意买那个什么磷酸矿当肥料。但萧景曜说的这个土化肥,除了那个什么熟石膏,其他的不就是常用的农家肥吗
熟石膏大齐也有,叫烧石膏,广泛用于建筑之中,要用它并非难事。
胡阁老激动之下,已经开始提笔写上萧景曜刚才说的土化肥配比了。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又干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眉眼间都盈满了笑意。
胡阁老写完后,又将纸递给了萧景曜,让萧景曜看看有无疏漏之处,等到萧景曜点头后,胡阁老立即将纸好,十分自然道“这事儿便交给我,先去户部的公廨田中试一试,若是有用,再安排农桑官员教导百姓如何用土化肥。”
大齐有掌管农事的农官。不过这事儿既然是萧景曜提出来的,正宁帝和阁老们习惯性地维护他,反正农桑之事也归户部管,胡阁老索性将这事儿揽
若是有用,这个功劳当然得给萧景曜。若是没用,那就再也不提这事儿,省得萧景曜吃挂落。
胡阁老就是这么偏心
萧景曜都没想到自己现
相比起胡阁老的半信半疑,萧景曜那叫一个信心爆棚。建国初期的大佬提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有误有大量事实为证,还有数据做对比,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那个退休老大爷如此印象深刻。
萧景曜都忍不住想再努力努力回想退休长辈们对他说过的话,指不定还有什么被他漏掉的绝妙主意呢
萧景曜开开心心地回家,觉得自己又是贡献满满的一天,摸着顾希夷的肚子,爱怜至极地说道“小乖乖,爹爹要跟着刘院判好好学学医术,到时候将你养得白白胖胖,身子骨倍儿棒”
萧景曜倒没有对孩子的体质有太多担忧。看看萧元青多好的基因,萧景曜都随了
萧元青的好体质,从小连个小感冒都少有4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身体好得不行。萧子敬身体虽然没有萧元青好,也少有病痛,齐氏和师曼娘身子骨也不弱,他们一家的体质都没得说,顾希夷更不用说了,全家武将,自己也是能弯弓搭箭杀敌人的人物,身子骨必然也差不了。
小家伙不管遗传了谁,都必然是个身强体壮的好宝宝。
顾希夷自从萧景曜说了更想要个女儿后,整个人就格外放松。听到萧景曜为了孩子还要跟着刘白芨学点医术,顾希夷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只觉得自己无比满足。
萧子敬和萧元青父子俩自从顾希夷进门后,就很少再上演你追我逃文学,毕竟萧子敬也得
得知了这事儿的萧景曜“”
只能说,他爹的每一顿打,都不是白挨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萧子敬和萧元青的父子关系又亲密了许多。等到顾希夷有了身孕后,两人经常凑
萧子敬一想自家都五代单传了,毫不犹豫就投了男孩一票。
萧元青觉得萧子敬说的有道理,但更想和萧子敬唱对台戏,立即就投了女孩一票,还振振有词,“家里连着几代都没见过女孩,要是儿媳妇能生个女娃娃,哦哟,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喜滋滋地冲你伸手撒娇,奶声奶气叫祖父,这日子多美”
曜儿小时候就没这么甜
萧元青很是眼热别人家十分会撒娇的小姑娘,他要有个孙女,指定将小姑娘宠到天上去,要星星不给月亮,怎么哄都成。
萧子敬被萧元青说的有些意动。甜滋滋的小曾孙女哇,多令人心动。儿子糟心,孙子稳重,要是再来个甜滋滋的小曾孙女,这小日子,着实够美
萧子敬虽然心里觉得顾希夷这一胎是个男孩,但也不自觉地开始憧憬起小曾孙女来。
齐氏和师曼娘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顾希夷心里有哪些担忧,一点都没表现出对男孩的偏好,只有对新生儿即将降临的喜悦。
这极大地缓和了顾希夷孕期的焦虑,吃得香睡得好,顺顺利利到了孕后期,哪怕身子上有诸多不适,顾希夷更多的还是即将为人母的喜悦,以及被丈夫宠爱尊重的幸福。
六月初九这日,萧景曜还
萧景曜直觉有事
快到午时的时候,萧平安匆匆跑来向他报信,“大人,夫人
大齐对官员并不算严苛,要是官署无要紧事,碰上妻子生产这等大事,官员提前回家守着,并不算太过出格的事。
萧景曜一见萧平安亲自来报信,就猜到了是顾希夷
女子生产就
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哪怕是后世,女子生产,也有
就算
那是他们的孩子,顾希夷一个人受了近十个月的罪,萧景曜已经够心疼了,
萧景曜匆匆赶回家,狂奔至产房门口,齐氏如同家里的定海神针,站
萧景曜紧绷着的神经
环视院子一圈后,萧景曜抬脚走到产房的窗户前,努力想透过窗户看清里面的情况。

顾希夷正努力让自己多吃些东西垫肚子,免得等下生产时没有力气。听到萧景曜这话,一直表现的非常坚强的顾希夷突然眼圈一红,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一边抽噎一边努力吃东西。
两个产婆接生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会儿也忍不住乐呵呵地恭喜顾希夷,“我们接生了这么多年,像萧大人这样疼爱妻子的,也很是少见呢夫人真有福气”
顾希夷闻言,心中又是一定,再听到外面传来的萧景曜的声音,顾希夷瞬间安全感满满,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柔声道“你爹来了,他很担心我们呢。小乖乖,你一定要好好来到这世上,爹娘还有祖父祖母他们,都盼着你健康平安。”
萧景曜不知道产房中的动静,听到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萧景曜一颗心也又提了起来,求助般地看向齐氏。
齐氏还是头一回
萧景曜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不少汗珠,定定地看着产房,满脸担忧。
等到产房中传来顾希夷压抑的痛呼声时,萧景曜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想要往产房里冲,又怕自己进去添乱,满心忧虑之下,萧景曜无意识地
齐氏忍不住瞅了同样开始转圈圈的萧子敬和萧元青一眼,心说真不愧是亲父子。这祖孙二代,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年师曼娘生产的时候,萧子敬和萧元青就一直
萧景曜从来就没有这么急躁过,切身体会什
么叫做度秒如年,恨不得小家伙立即从他娘肚子里爬出来,彻底结束这次生产。
这一等,萧景曜就一直等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仅剩天边一点余晖。倏地一阵霞光,而后产房内响起一声嘹亮的婴啼。
萧景曜神情一松,这才察觉到自己已经是汗流浃背,里衣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齐氏等人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一脸期待地看着产房门口,就等着稳婆将孩子抱出来。
萧景曜再次抬脚,想往产房里面跑。

萧子敬得意地看着萧元青,“就说我们家五代单传,这回一准是个男孩”
萧元青搓了搓手,浑身上下都透着喜气,想要上前抱一抱刚出生的孙子,却被萧子敬毫不留情地拍了一巴掌。
萧景曜看着产婆手里那个圆滚滚还有些皱巴的孩子,不由屏住了呼吸,小家伙刚刚哭了几声,很是不高兴,小眉头皱着,时不时还砸吧砸吧嘴。
产婆满脸堆笑,吉利话不要钱地往外倒,“我接生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标志的奶娃娃呢。小公子挑了大人和夫人的长处长,日后定然是个搅动无数少女芳心的俊俏公子”
萧景曜僵硬地抱过自己的崽崽,崽崽也很给面子,丝毫不嫌弃亲爹过于僵硬的怀抱,眼睛竟然睁开了一半,正好对上了萧景曜低垂下来的目光。
萧景曜瞬间被击中,脑海里炸开了大片大片烟花,内心涌现出无数自豪这么个可爱崽崽,我的
齐氏等人也围了上来,颇为眼馋地看着萧景曜怀里的小家伙,一看就乐了,“这孩子确实会长。”
哪怕还是个有点皱巴巴的婴儿,都能看出些俊俏秀气来。可想而知长大后会是何等风采。
萧景曜的理智终于回笼,小心翼翼地将崽崽放进了齐氏怀里,自己进了产房去看顾希夷。
顾希夷身子骨强健,又年轻,这次生产并没有吃太大的苦头。见萧景曜进来,顾希夷脸上顿时露出了格外灿烂又自豪的笑容,如初见那般,对着萧景曜晃了晃脑袋,一脸得意,“你看到我们的孩子了吗模样特别俊又乖又可爱我生的”
萧景曜忍不住笑出声,用力夸奖顾希夷,“没错,我们的孩子,是世上最乖巧可爱的崽。希夷你最棒”
顾希夷顿时心满意足,终于撑不住,
萧景曜看看睡着了的顾希夷,再看看同样睡着被抱进来的崽崽,内心又是一阵激荡。
他,萧景曜,当爹啦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