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9 章
陆含章写夸赞三寸金莲的诗歌与文章,
萧景曜有时候都觉得,文人的笔简直比武将杀人的刀更可怕。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却用华丽的词藻与无的赞美,硬生生地让女性主动接受迫害。他们能用光鲜亮丽的言辞将自己变态的性癖包装成华美无双的模样,以一种最高雅的形式展现出来。
到头来,不附和他们的,反倒成了庸俗。
于是为了附庸风雅,一帮人开始跟风,最终就是女子缠足。萧景曜无法理解,那种折断脚掌,对女子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不可逆的缠足到底美
萧景曜是男子,确实占了优势,也不用受这样的苦楚。但萧景曜不明白,哪怕做不到将心比心,这帮人就没有母亲和女儿吗什么样的畜生才能眼睁睁地把自己的母亲和女儿推进火坑啊
萧景曜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反正萧景曜是做不到这样狠心的,对于马上就要当爹的萧景曜来说,要是他女儿或者孙女后辈被迫缠足,萧景曜宰了罪魁祸首全家把他们的骨灰全部扬了的心都有了。
当然,陆含章的文章才刚刚传出去,现
这种文人之间的事,不涉及朝堂,自然不必
萧景曜这一瞬间也明白了自己位极人臣后能做出的影响。
萧景曜身上的光环远比陆含章耀眼,应该说,现如今官场中,就没有比萧景曜更耀眼的存
这会儿萧景曜十分庆幸,自己当初会试时成功将陆含章压了下去。不然的话,六元及第的名头要是落
陆含章的才学确实是实打实的,
这个时候,就是拼双方地位和影响力的时候。
说实
认真算起来,陆含章的升官路子,和萧景曜基本类似。只是没有萧景曜的中书舍人经历。
但放眼整个大齐官场,陆含章的升官之路,就是文官最正统的升迁路,真算不上什么郁郁不得志。
真郁郁不得志的,看看翰林院那些冷板凳一坐就是几十年的状元郎。一辈子的高光时刻就是高中状元,而后几十载光阴都
相比起他们而言,陆含章已经算是官运亨通顺风顺水了。
奈何陆含章一直对标的是萧景曜,这不就得崩心态吗
萧景曜的路子,是一般人能走出来的吗开科举几百年来,也就出了萧景曜这一朵奇葩。陆含章本身的才学是真的不差,但和萧景曜比
这么说吧,两人
但谁让萧景曜开了挂呢这位可是站
真到了官场,学问高低反而没那么重要,更多的得看官员的综合素质。
陆含章的综合素质能拿85,刚到优秀线。萧景曜的分数值却早已经爆表,自己单独开辟了一条赛道。这怎么比
会试殿试之时,大家还会把陆含章看作萧景曜的对手。而现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陆含章心高气傲,一开始
陆含章呢不过从五品小官。京中权贵多如狗,他算是哪个牌面上的人物
两相比较之下,陆含章会心态大崩,也不足为奇。但他心态崩了之后,跑去迫害女子,为女子的三寸金莲大唱赞歌,这事儿萧景曜就不得不管了。
因为已经有女子听了陆含章的诗词,开始裹脚了。
这还是顾希夷告诉萧景曜的,说近来京城以小脚为美,女子脚大,要遭人嘲笑,已经有许多人家偷偷给未出阁的姑娘裹脚,让她们穿偏小的鞋子,省得让脚再长大。
萧景曜听到这话都惊呆了,“她们都不觉得难受吗”
顾希夷无奈,“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文人一支笔,接连赞誉之下,什么以胖为美以瘦为美,如今便该以小脚为美。京城这些夫人,谁不是心思玲珑之人朝政大事她们或许不知内情,但后宅之事,尤其是牵扯到女子婚事的,她们一定比谁都敏锐。”
“若说她们不心疼女儿,那是假话。相反,正因为她们心疼女儿,想为女儿谋一桩好亲事,才不得不狠心下来,让女儿裹脚。”
萧景曜脸都是木的,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这其中的逻辑。
顾希夷长长叹了口气,“现
嫁人后还能轻松点,地位稳固后再让自己轻省些。若是一开始就嫁了个不怎么样的人家,那真是这辈子都泡
武将家的姑娘还好一点,武将们本来就不吃文人那百转千回的调调,有时候都是武将和武将之间互相结亲。除非是像顾明晟那样,想要让家里从武转文的,才会
让儿子女儿都和文官家结亲。
文官家的姑娘就惨一些,已经开始裹脚,甚至给几岁的小女孩也裹上了,美其名曰长大后再想裹就来不及了,得从小控制。
萧景曜听完后更觉毛骨悚然,这种以爱为名,真切的为女儿好的方式,更让人觉得恐惧。
不管让女儿裹脚的父母爱不爱女儿,这种行为都是残害女子的身心健康。
说句尖酸刻薄的话,这么喜欢三寸金莲,有本事自己去缠一个啊,祸害女子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就将自己的脚削掉一半,每天都能欣赏“三寸金莲”,岂不美哉
萧景曜也不和陆含章玩虚的,陆含章写诗赞美三寸金莲,萧景曜就写诗赞美如吴长缨这样英姿飒爽,坚强果敢的女性。
比影响力和地位,陆含章当然被萧景曜吊打。
萧景曜最近两年,重心全放
只不过萧景曜一心断案,连卖科举资料,都让邓氏书局代劳,萧景曜只管分红便是。
也正因为如此,萧景曜鲜少有诗词流出。或者说,诗词算是萧景曜的弱项。但萧景曜的笔杆子可不弱,直接将战场搬到了大齐日报上,决定走群众路线。

“有人大肆吹捧三寸金莲,以至于现
萧景曜还是敛了一点,没有直白地指着陆含章的鼻子骂他书都到狗肚子里。但这篇大白话,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更要命的是,正因为写的都是大白话,百姓们都听懂了,一时间纷纷对缠足之事唾弃不已。
“好好的姑娘家,缠什么足还穿小鞋,大家长身体的时候,没穿过小鞋吗鞋子不合脚,多受罪,还故意让姑娘家穿小鞋,这些大户人家
“你没听先前的话吗人家说那叫什么三寸金莲,好看”
“那我还觉得姑娘家瘦点好看呢,也没让我姑娘饿得剩一把骨头啊”
听到这话的一些书人神情微妙,瞬间想到了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典故。
好细腰的楚王,那可是暴君昏君的代表啊。
谨慎的官员们不敢吭声了。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书人中也分了两派,一派觉得这不过是文人偏好,雅事一桩,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另一派觉得此风不可长,就如同萧大人文章中说的那样,因一己私欲而让无辜的女子们苦痛加身,这完全不是君子所为。
有行动力强的御史,已经匆匆赶回家写奏折了,内心很是羞愧。她们身为御史,本就有监察百官之责,合该关注这些市井消息,揪出言行不端的官员。现
百姓们还
御史们已经埋头苦写弹劾奏折,矛头直指陆含章。
御史们喷人的威力,那是经受过整个朝堂的检验的。嘴皮子不够利索的御史,都不配
反正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来,有多少帽子能往被弹劾之人头上扣就扣多少帽子。死刑起步,上不封顶。一不留神就得将人满门都给送下去。

御史台的标杆人物,让正宁帝都头疼不已的许季陵亲自出马,气势凌人,将陆含章喷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质问他,“尔欲陷陛下于不义乎”
陆含章满心脏话,十分想要口吐芬芳。他就是写诗夸了一下三寸金莲而已,女子自愿缠足,关他屁事
陆含章真心觉得自己巨冤
他喜欢三寸金莲也有错有本事将那些缠足的女子都弹劾一遍啊
陆含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当场就和许季陵吵了起来。
其他官员有觉得许季陵过分的,但转念一想,先挑起这番战火的是萧景曜。
萧景曜这人,多多少少有点邪门
属实是有些tsd了。
陆含章和许季陵还
萧景曜很是纳闷看我干嘛是他们两个吵得还不够激烈吗
正宁帝和李首辅等人都多看了萧景曜好几眼,确定这小子真的只是看不惯缠足对女子身体的伤害,仗义执言,并没有其他意思后,正宁帝和李首辅等人才放下心来。
不得不说,他们也对萧景曜有些应激了,实
不过是不喜缠足而已,正宁帝想着穿小鞋的痛苦,脸上也露出了厌恶之色。
正宁帝当年还苟着当太子的时候,很是受过些委屈,还真的穿过不合脚的小鞋。那滋味儿,正宁帝现
宁帝现
见许季陵和陆含章还吵个不停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甚至愈战愈勇,大有撸袖子动手之势,正宁帝忍不住眉头大皱,沉声道“朝堂上如此喧哗吵闹,成何体统”
陆含章和许季陵终于安静下来。
正宁帝威严的目光扫过二人,最终落
胡阁老同情地看了一眼李首辅,心里万分庆幸,陆含章没被分到户部来。
李首辅也无奈,陆含章才来吏部不久,虽然进的是验封清吏司,比不得考功清吏司大权
若是碰上会来事的,
结果陆含章顾影自怜,说自己郁郁不得志
掌管吏部的李首辅都被陆含章给整懵圈了,这个职位还能算郁郁不得志
李首辅不理解,但大受震撼,只觉得现
胡阁老则暗喜自己当初要死要活闹着让萧景曜来了户部。同样是一鼎甲,当初殿试时差距还不算太明显。现
户部没碰上这么个糟心的人,真是太好了
萧景曜注意到了胡阁老和李首辅两人间的眉眼官司,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又将眼神放
大齐确实有官员不得狎妓的规定。只不过律法这种东西其中可操作的空间实
比如李唐时期,因为鲤鱼的鲤和帝王之姓撞了,皇室下令,禁食鲤鱼,民间依旧吃得欢,甚至皇室中人也将这个禁令扔
大齐禁止官员狎妓,也不过是一纸空文。可以说,京城各大青楼楚馆,有一大半的入都是来自官员们。
普通老百姓兜里能有几两银子真要一掷千金,还得看官宦之家的儿郎们。
别说有监察百官的御史了,御史自己也逛青楼,甚至还能
正宁帝又不是聋子瞎子,锦衣卫更加不是吃素的,当然知晓这种情况,不过是故作不知,法不责众而已。

陆含章你个祸害没事写什么诗词逛青楼还这么张狂,现
陆含章身上的仇恨值瞬间爆表。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去记恨率先挑起
战火的萧景曜笑死,他们又不是没脑子。正宁帝这一出,看似不偏不倚,实际上还是更偏向萧景曜一些。他们的脑子又没进水,这么拎不清地跳出来给萧景曜添堵。
到时候惹恼了正宁帝,现成的处置他们的理由都摆
一罚一个准。
最终,还是陆含章背负了所有。
正宁帝表露出了对缠足的厌恶,萧景曜又先占据了舆论优势,百姓们已经将给女儿缠足的人都打成假仁假义沽名钓誉之辈。武将们没参与缠足之事,文官们最重脸面,现
无数闺阁女子掩面痛哭,因着穿小鞋而磨出来的水泡,也都有了治疗休养的时间。尤其是年纪小的女孩子,终于不用再穿不合脚的鞋,开心地原地蹦蹦跳跳,哪怕被母亲斥责也不
受过缠足之苦的女子们,都感念萧景曜的恩德。
萧景曜也长长松了口气,按照现
起码明面上不会再有这些事,不会成为流行的趋势,甚至
至于罪魁祸首陆含章,现
陆含章娶的是公孙瑾的侄女,当初公孙瑾的弟妹有多满意陆含章,现
以陆含章频繁流连青楼楚馆之事,就够让公孙二夫人心疼自己的闺女了。于男子而言,这不过是风流韵事。但于女子而言,丈夫不着家,成日流连花街柳巷,那真是出门交际都比不得别人有底气,还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公孙瑾对陆含章的行为也有所不满,但公孙二夫人这人的性子很是别扭。她能抱怨陆含章不好,却又拦着公孙瑾他们,不让公孙瑾他们出面教训陆含章,生怕女儿被陆含章厌弃,过不上好日子。
如此种种之下,竟然是萧景曜先将矛头指向了陆含章,让他狠狠栽了个跟头。
至于陆含章会不会对萧景曜心怀怨恨萧景曜都淡定了。这几年,萧景曜搞了那么多事情,多少人因为萧景曜的缘故而被抄家灭族的恨萧景曜的人还少吗
萧景曜都习以为常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只不过这一次事关公孙家,公孙瑾对萧景曜有半师之谊,萧景曜拾完陆含章之后,还是要登门看一看公孙瑾的态度。
公孙瑾狠狠表扬了萧景曜一番,觉得萧景曜这事儿干得漂亮,正好恶人全让萧景曜做了,还能让陆含章从此之后不再去青楼。哪怕要去,也不会像现
好歹能让公孙家的小姐心中有所宽慰。
便是性子最别扭的公孙二夫人,都没有记恨萧景曜,反而心中喜悦,赶紧指点女儿趁着这个大好机会让女婿心。
听说萧景
曜登门,公孙二夫人还特地为萧景曜备了一份厚礼,以示感谢。
萧景曜简直哭笑不得,忍不住吐槽,陆含章瞧着人模狗样的,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
娘家人都气愤成这样了,可想而知公孙姑娘嫁给陆含章后,日子过得并不舒心。
对妻子孩子漠不关心,反倒写诗吹捧名妓,陆含章这行为,确实够渣。
不过陆含章的惩罚可远不止于此。明面上他是被正宁帝罚闭门思过,实际上仕途基本断了一大半。
认真算起来,陆含章可是萧景曜第一个主动去对付的人。正宁帝考虑到萧景曜的神异之处,自然
陆含章又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才,他能做的事,其他官员也能做,甚至比他做的更好的大有人
陆含章不是自称郁郁不得志吗那就继续不得志下去吧。
正宁帝做决定,就是这么果断。
萧景曜也不会再让陆含章有任何能爬起来的机会。经此一事,萧景曜明白,文人的影响力也是一柄无形的刀。只要陆含章的影响力还不如现
一点都不可惜。
缠足之事终于告一段落,萧景曜再让顾希夷关注各家是否还有女子缠足,得到的都是好消息,原先缠了足的,都放了脚,现
萧景曜很是欣慰,还好他处理的够快,没有任何女子因为缠足而受到不可逆的损伤。
萧景曜上辈子的院长妈妈曾经提过她的母亲,那位就是缠了足的旧式女子,农忙时同样要下地干活。男的甩开大步走,她只能跪
那时候萧景曜年纪还小,听到这话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自此对缠足印象深刻,觉得这玩意儿就是个反人类的东西,趁早消失别再祸祸人才好。
也正因为缠足一事,一心扑
日子的好坏,全
令人唏嘘。
萧景曜想到自己公司里那些能力出众,掌控自己命运的闪闪
顾希夷不知道萧景曜心中所想,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萧景曜的怅然,下意识地握住了萧景曜的手,展颜一笑,“夫君不必为此忧心,缠足之风已经散去,她们定然能有个更好的前程。”
顾希夷简单代入自己想一想,缠足才能嫁个好人家,脚大就得被嘲笑,整个人都要窒息。照这个标准,娘子军全军覆没,全都是惹人笑话的大脚女。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好这股歪风邪气被制止住了,不然,女子身上的枷锁又要多一道,简直不给人活路。
萧景曜低头,温柔地摸了摸顾希夷的肚子。
胎儿现
萧景曜只觉得掌心被轻轻踹了好几次,几乎能
顾希夷摸着肚子,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这笑容中还带着满满的母性光辉,让萧景曜觉得微微有些晃眼,情不自禁地将顾希夷轻轻拥
顾希夷熟练地
萧景曜一愣,当即说道“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
“不过,我更希望是女孩,甜甜的,像你一样神气漂亮,还会向我撒娇,多好”
萧景曜说着,神情也带了些向往。
顾希夷心中一定,压力去了大半,脸上的笑容更甜蜜了,“我也想要个女儿,姑娘家和娘有更多的悄悄话,也不用到了开蒙的年纪就搬去外院,可以
说着,顾希夷又拍了拍心口,长松口气,“好
萧景曜脸色一沉,“谁敢让她缠足”
真以为萧景曜这个亲爹是吃干饭的呢
想到女儿将来要面对的恶劣环境,萧景曜心里的怒火就蹭蹭暴涨。
让我女儿伺候女婿全家,要恭敬柔顺,要贤良淑德,婆婆再刁钻刻薄也只能忍着,不能不孝
呸你也配
萧景曜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种杀人的冲动。
不爽之下,萧景曜又跑去了研究院。
萧景曜心里很清楚,要想改变女性现
只有点亮科技树,生产力上去了,社会百花齐放,拥有更多的工作岗位,又因为各种便捷工具的出现,让男女之间的体力差距没有那么大,女子才有机会走出闺阁,真正走向广阔的天地,任由她们施展自己的才华。
而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萧景曜愿意做那个创造一点点机会的人。
世上的事,从0到1往往是最难的。哪怕为了自己未来的女儿,萧景曜也愿意努力拼一把。
段研究员的研究进度条又往前走了一大截,萧景曜看着他的实验室中摆放的那个大家伙,总觉得自己就快见证蒸汽机时代的到来。
更让萧景曜信心满满了呢。
而刘白芨,给了萧景曜一点太医的震撼。

但萧景曜都没想到,刘白芨的想法会如此跳脱既观察腌臜物后,刘白芨又用芥子镜观察了一下男子的液。
萧景曜大为震撼。
活佛还跟
让萧景曜意外的是,活佛接受良好,甚至面不改色地为刘白芨记录数据。
因为刘白芨从中
萧景曜“”
为什么刘白芨每次都能用挑战现
萧景曜人都麻了。
不止于此,刘白芨顺便还提出了外科手术。比如各种刀具上的小东西,
对此,刘白芨十分骄傲地告诉萧景曜,“我已经通过实验证明了自己的推断”
萧景曜震惊,“你给别人做外科手术,成功了”
刘白芨琢磨了一下外科手术四个字,还没转过弯来,只道“外科不外科我不知道,但我对病人动了刀子。刀子都是烈酒泡过后的,非常顺利现
萧景曜整个人都惊呆了,不是,医学
震惊之下,萧景曜赶紧追问,“敢问刘院判,您给病人哪一处开了刀”
一旁的活佛神色有些微妙,刘白芨却很是淡定,面不改色道“自然是魄门。”
魄门,就是。
的手术
萧景曜脸色木然,原来现
真是离谱中又透着一丝合理。
萧景曜这个对医学不了解的人,只有

前人的医书中就有过记载,只不过这对大夫的医术要求很高,也有许多病人动过刀后,高热不退,身体出问题的。
刘白芨十分专业地告诉萧景曜,“我推测,这都与大夫用的刀具上的邪祟的多少有关。有了芥子镜,邪祟一览无遗,我还
“可惜酿酒费粮食,现
说着,
刘白芨又忍不住感慨前人的智慧,“没有芥子镜的时候,先辈们看不到邪祟的存
萧景曜也听住了,真心实意地感受到了中医的神奇。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最全的寒门天骄科举
怪不得刘白芨奇思妙想那么多,对各种类似现代医学操作的接受度那么高,原来是医书中就有过记载。
想到中医,萧景曜就瞬间想到了一样东西,“麻沸散,现
刘白芨点头,“但我正
萧景曜肃然起敬,惊叹地看了眼刘白芨的脑袋。刘白芨的头脑,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啊
萧景曜都能想到后世提到刘白芨,会有多少赞美之词了。
他值得
刘白芨看了看萧景曜,故意逗他,“日后你若是有了难言之隐,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一刀割完,不让你受太多的罪。”
萧景曜敬谢不敏,“多谢刘院判好意,希望我这辈子都别来找你动刀子。”
刘白芨大笑不止。
有了芥子镜,刘白芨确实如虎添翼,将目光从病人的伤口转到了手术环境上,为手术的成功率以及病人存活率做出了巨大贡献。
萧景曜每次看到刘白芨都忍不住感叹一句,天才的光芒是真的遮掩不住的。
刘白芨就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医学天才。
医学天才刘白芨也有自己的烦恼,对着萧景曜叹气道“只可惜现
这说的不就是酒吗萧景曜心下一动,酿高浓度烈酒,提取酒,这事儿萧景曜会啊。
这技术难度,比造蒸汽机低多了。

就是这个粮食消耗的问题吧
要是想大力推广酒,那萧景曜怕是要被愤怒的胡阁老给打死。
银子还能从倭岛上的金银矿运回来,粮食呢地里的产量都是有数的,酿酒败掉的粮食多,长此以往,国库存粮就堪忧了。到时候再来一场天灾朝廷拿什么去赈灾
朝廷现
萧景曜想尝试提取酒,为刘白芨的医学事业做出一点贡献,还得去找正宁帝报备一下。
不然的话,御史弹劾萧景曜一本,萧景曜就只能去大牢里蹲着了。
正宁帝听到萧景曜准备酿酒的消息,大为诧异,“你不是不饮酒的吗,怎么突然间想起来酿酒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