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8 章
萧景曜和废太子之间,完全就是废太子单方面挑起来的矛盾。对方先对萧景曜动手,萧景曜正大光明地反击,这些都只是暗中博弈,明面上两人并未撕破脸。
废太子逼宫被废后,萧景曜和他再也没有过任何往来,只
没办法,福王有些吐槽连正宁帝也不能说。正宁帝对废太子还是有感情的,应该说,先前正宁帝对废太子倾注的感情太多,现
福王可以适当地
福王是真的帮废太子,而不是想让废太子死。
是以有些话,福王也只能私下对萧景曜吐吐槽。
萧景曜表示自己并不想听这些,废太子过得好不好,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过得再落魄,也比这世间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过得滋润。不过就是事业上不如意罢了,从储君之位上跌落,这一支无缘大位。现
萧景曜心疼他,不如多心疼心疼正
但福王硬是要跑来对萧景曜哔哔,萧景曜也不能捂住福王的嘴不让他说。
所以萧景曜基本算是大臣中对废太子的近况了解最多的人。
废太子先前
单看表面,他们对废太子肯定还是恭敬周到的。毕竟福王时不时还翻墙过去看一看废太子呢。只是那些细微之处的冷淡与不屑,其中的酸楚,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
尤其是废太子先前几乎站
但正宁帝没有断过禁庭的平安脉和药。
废太子的身体,是真的撑不住了。
福王曾经
萧景曜的心思何等玲珑,当即就猜出,废太子当初肩膀中的那一箭,怕是有不少内情。
细究起来,废太子
就是不知道,当初秋兰围场那一箭,是谁的手笔
萧景曜猜测宁王和平王都有份。
不然废太子不会以两败俱伤的方式,将他们全都拖下水。

对废太子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
萧景曜都忍不住思考,先前的那一场宫变,废太子的本意,到底是皇位,还是只想将宁王和平王一网打
人死如灯灭,萧景曜先前同废太子有过矛盾,现
再看正宁帝,已经是泪流满面,不住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痛心疾首,“不孝子不孝子啊你怎么忍心让你爹白
正宁帝几乎哭到昏厥过去,见到废太子的遗体后,又是一阵嚎啕大哭,站都站不稳,全然没有帝王的威严,就是一个普通的,痛失爱子的父亲。
不知过了多久,正宁帝的理智回笼,咬牙切齿道“给朕将那两个不忠不孝不义的东西押上来,让他们给太废太子磕头”
“混账,竟然敢手足相残”
“没心肝的畜生,仁义孝悌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萧景曜觉得,正宁帝这副模样,莫名眼熟。
当初户部库银被盗案,福王上演
真不愧是亲父子。
基因的力量,恐怖如斯。
区别就是福王当初是装的,而正宁帝是真正有些癫狂,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
要不是这两个没心肝的畜生野心勃勃,肖想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天家父子,何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正宁帝对三个儿子各怀鬼胎一致逼宫的事,心里憋着的那股火还没
福王当上太子后,除了翻墙去看废太子之外,也让人去照拂了宁王和平王几分。只是没有自己出宫去翻墙看他们而已。
对于废太子,福王还有几分真心。宁王和平王嘛他们的母妃和淑妃可是老对手了,想也知道彼此之间没有太深的兄弟情。再加上宁王和平王一直看不上福王,福王也不是个面团性子,你瞧不上我,我为什么还要犯贱去巴着你现
当爹的,哪怕再恨而儿子,也不愿让他们真的被人践踏。
尤其是龙子凤孙,生来尊贵,被下人作践,那是
正宁帝自然清楚福王所有的动向。或者说,
福王的一举一动,正宁帝有心知道,就一定能知道。
老父亲的爱太过沉重,换个人估计就窒息了。福王这个爹宝完全无压力,不仅坦坦荡荡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透露给正宁帝,还把正宁帝当成强大后援,持续性咸鱼摆烂,“爹啊,徐统领好不讲道理,竟然不许我翻墙去看大哥”
“爹爹救命
奏折太多了儿子批不过来。您手下留情,饶儿子一条狗命吧”
“爹啊,胡阁老又不肯开国库拿银子啦”
“爹啊”
有问题就叫爹,主打的就是一个天塌下来先让爹扛着,自己能咸鱼就咸鱼。
气得正宁帝身子骨都强了几分。这么个惫懒货当太子,正宁帝真是死了都不安心
太子这个位置吧,太出色了,皇帝忌惮。太摆烂了,皇帝也头疼。
正宁帝现
对此,福王还振振有词,“朝廷给大臣们
正宁帝气结,“那你也该再三斟酌办事人选,再敲打敲打他们,免得他们将事情办砸了。到时候威信扫地的,不还是你”
福王反问,“儿子分派的那些事,有人将事办砸的吗”
正宁帝“”
有时候,碰上这种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天赋党,是真的让人挺无助的。
真的很想打死他啊
宁王和平王被带来废太子的灵堂时,整个人都颓丧了许多。原本还是意气风
正宁帝现
宁王和平王还挺委屈,当初废太子胖成那样,都没见您说一句重话。怎么现
福王叹了口气,深觉自己命苦,赶紧出来打圆场,“父皇也是关心你们。二哥,三哥,来给大哥上炷香吧。”
正宁帝废掉了前面三个皇子的爵位,福王也只能按排序来称呼他们。
废太子的封号还没定。还得看正宁帝以什么之礼将他下葬。
前太子妃和两个儿子并三个女儿穿着孝衣跪
不过九岁的半大孩子,遭逢大变后,已然像个大人那样成熟。
前太子妃礼仪周到,认真谢过宁王和平王,倒让宁王和平王生出真切的悲伤来。
他们先前是真的想致太子于死地的。然而现
如今福王捡个漏,他们作为失败者,情感上确实亲近一些。
废太子的嫡长子使劲握住拳头,牙都快咬碎了,终于控制住自己不对宁王和平王恶语相向。
至于福王,
废太子病逝前,让儿女们都围
这话一出,孩子们谁顶得住一边哭一边
废太子强撑着神看向
太子妃面色大变,想骂太子狠心,连孩子的寿数都能用来
禁庭的种种,正宁帝同样知情。得知这个消息后,又哭了一场,一个劲儿地拉着福王的手痛惜,“若他当初就有这份清醒,又怎么会昏了头”
福王现
到底还是感激太子这份心意,让他不用再面对来自侄子们的误解甚至是恶意。皇室手足至亲相残这种事,福王不希望有天
废太子逼宫谋反被废,本来不该以太高的规格下葬。但正宁帝最终还是心软了,给废太子谥号“悼怀太子”,以太子之礼安葬。
只是对于悼怀太子的儿女,都没有给任何封号和爵位。
福王心知肚明,这是正宁帝留着让他给侄子侄女的施恩的机会,对侄子侄女们更加照顾了几分。
宁王和平王心下
萧景曜听到了福王的碎碎念,也只能说悼怀太子确实算是慈父心肠。只是他只考虑到了自己的孩子,根本没考虑到正宁帝这个老父亲的心情,让人唏嘘。
悼怀太子的丧事全都按照礼仪规格来,没有出格的,也没有疏漏懈怠的,谁也不想
正宁帝满腔悲愤都对着朝堂去了,先前的宁王党和平王党再次受到正宁帝的怒火。对于一个痛失爱子的老父亲来说,他死了儿子,不管他儿子有什么错,那也是别人教唆他们的。要是没有这些人教唆宁王和平王起事,养大了他们的野心,悼怀太子指不定现
皇帝这种生物,他痛苦了,别人也不可能好受。尤其是他现
认真算起来,他们也不无辜。从龙之功哪是这么好得的,更多的是像这些人一样,带着全家走上了黄泉路。
宁王和平王也都受到了牵连,正宁帝不忍杀他们,将他们骂成狗完全无压力,他们的母妃也同样吃挂落,尤其是平王的母
妃,原来的贤妃,现如今的贵人,直接被正宁帝一杯毒酒赐死。
聪明人一看也就猜出来了,悼怀太子的死,估摸着是平王一系的手笔。当初那箭上的毒,应当就是平王一系的杰作。正宁帝没法狠下心来赐死儿子,就只能把怒火
着实将大臣们震得不轻。
萧景曜看着正宁帝清醒地
萧景曜和悼怀太子之间,还有个被悼怀太子诬陷之仇呢。后来萧景曜执意要彻查此案,也算是正宁帝和悼怀太子父子感情冷淡下来的导火索。


悼怀太子的丧事办完不久,正宁帝就病倒了。
这可把朝野上下吓得不轻。
正宁帝那就是朝堂的定海神针,不管是夺嫡还是处理朝政大事,他都有多年的经验,能用自己丰富的经验为大齐指明最正确的方向。
正宁帝要是倒下了,那就得看太子了。
天啦,现
就算福王现
别说对福王不太了解的大臣们了,就连和福王来往较多的萧景曜,都觉得福王当太子这事儿挺魔幻。
正宁帝这个爹是真的给力,愣是将福王这条咸鱼给鞭活了。问题是,福王的性子,和大臣们心目中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储君模样实
福王不行,这家伙什么情绪都写
福王自己还跑到正宁帝床边抹眼泪呢,一边侍疾,给正宁帝喂汤药,一边碎碎念,“爹啊,你病了,那些大臣们都欺负我。你得快点好起来,替儿子做主啊”
正宁帝有被福王孝到,气得直接夺过福王手里的药碗,仰头就将汤药一饮而,没好气道“就你这样,朕现
然而病去如抽丝,哪怕正宁帝主观意愿上十分想要自己快点好起来,继续身体力行地教导憨憨儿子,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他这么干,监国这事儿,
就这么落到了当太子还不到一年的福王身上。
正宁帝和朝中大臣都十分担心。
但福王却出乎意料地做得十分不错。
同样都是正宁帝手把手教出来的监国太子。福王和悼怀太子是两种风格。
悼怀太子看着高深莫测,实际上束手束脚,做决定时要考虑到各方势力是否满意。
福王完全不同,只做最适合当下境况的决定,并将所有反对的人全都架出去,脸上也没了往常惫懒的样子,眼神冷漠得如同先帝再临,“孤知晓你们想掂量掂量孤的能耐,和孤博弈一番。但国政大事,事关百姓生死,你们胆敢拿它们作为威胁孤的筹码,孤绝不容忍”
aaadquo其他人也都听好了。孤可以容忍你们的试探,但绝不允许你们拿百姓性命来大做文章44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还是第一次看到福王这般冷酷的模样,但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萧景曜确实
心怀苍生,又有识人用人之能,还宅心仁厚,不用担心鸟弓
这一点,现如今的福王,补全了。
被架出去的官员神情灰败,李首辅等老臣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接连得遇明主,这是他们作为大臣的幸运,更是天下苍生的福气。
福王私底下对萧景曜吐槽,“你说他们的脑子是不是有病现
趁着爹病了欺负人家儿子,这个爹还是皇帝,大臣们脑子没病吧
萧景曜“”
福王的爹宝人设果然屹立不倒。
但福王这话说得没毛病。
正宁帝那种护犊子的爹,放
正宁帝听到这个消息果然很生气,知道福王干脆利落地处置了他们,更是老怀大慰,神头都好了几分,心满意足地夸福王,“干得好”
福王骄傲地挺起了胸膛,“那是因为儿臣知道,父皇一定会护着儿臣”
正宁帝高兴之余又有些头疼,福王这个没断奶的万事有爹不用愁的做派,也很让人
但福王监国期间,事情办得是真不错。

至于各地呈上来的灾情以及其他的棘手事情,福王没有处理经验,但他不逞能啊。
政事堂是用来干什么的,朝中那么多聪明的大臣是用来干什么的
李首辅胡阁老等人
都被福王请到了政事堂,顺带将萧景曜也叫了过去,美其名曰萧景曜脑子灵活,先前也
朝堂有条不紊地运行,各地问题得到了及时的处理,福王得到了锻炼,学到了不少为君之道和治理天下的办法,简直就是秦始皇吃花椒赢麻了。
正宁帝都没想到福王能做到这个份儿上,近乎感慨般对福王说道“你能这样,朕就算现
吓得福王赶紧摇头,手都摆出了残影,“不行不行,我还要父皇多护着我呢”
正宁帝只有无奈摇头失笑。但正宁帝的心情确实放松了不少,有了更多心思养病,打着休养的旗号继续让福王监国,自己
福王整个人都不好了,正宁帝现
正宁帝看着福王难以置信的委屈脸,心下更是畅快,故意撩拨福王,一脸认同地点点头,很是感慨,“怪不得你先前总爱悠哉悠哉混日子。这滋味儿,还真不错”
福王终于明白了人心是何等险恶。所谓岁月静好,一定有人
奈何正宁帝的身子是真的不太好,还没恢复过来,刘白芨都说正宁帝要好生休养一段时间,养一养心脉。福王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只能可怜巴巴地来找萧景曜倒苦水,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无助,“我怎么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以前的神仙日子再也不复存
萧景曜颇为同情地看了福王一眼,“能者多劳。既然殿下有这个本事,陛下自然也乐意放手,让殿下施展。”
福王蔫头耷脑,双眼无神,抬头用呆滞的眼神看了看萧景曜,长长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想当太子啊,太累了”
萧景曜忍不住吐槽,“您这不是干得挺好”
“我更不想让父皇担忧与失望。”福王苦笑连连,“父皇顶着那么大的非议立我为储君,我不能让大臣们说父皇昏了头,选了个祸害,成为父皇这辈子的污点。”
萧景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抬手拍了拍福王的肩,一切
福王需要的也只是一个倾听者,朝着萧景曜倒完所有苦水后,福王又满血复活,还是那个众人印象中的阳光开朗大男孩。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大臣再敢看轻福王。
朝堂进入了一阵平稳期,文武百官和福王也磨合出了默契。

正宁帝都被荣王给气笑了,又狠狠剜了福王一眼,“你带的好头”
福王也没想到自己的绝招竟然会被人给学了去,不得不说,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
但招数不
正宁帝看向福王,示意福王来做这个决定。福王接到正宁帝的眼神后,一个犹豫都没有,当即点头同意了这事儿。喜得荣王顾不上尊卑有别,咕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儿勾住福王的脖子,大喊了一声,aaadquo好兄弟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看得一旁的窦平旌都忍不住眼角抽搐。福王的心,有时候是真的大。换成一般的太子,第一反应定然是猜忌荣王想要染指兵权。
但福王就这么干了,还坦坦荡荡,一点怀疑兄弟的意思都没有,只把荣王当成可以共同进退的亲兄弟。
正宁帝老怀大慰,心中无比熨帖。
窦平旌
如今窦平旌能做的,就是多多照顾悼怀太子留下来的几个孩子。等到他们长大后,定然能有爵位,便是女孩,最低也能被封个县主。前程不会差,但窦平旌担心他们
正好福王也想到了这事儿,试探着问正宁帝,“煦儿正是该念书的年纪,先前也是
正宁帝深深看了福王一眼,有所意动,最终还是冷淡下来,“且再等等。过了这个风头后,再对他另行安置。朕不管这些,你自己看着办。”
窦平旌也猜到了正宁帝的用意,闻言立即抱拳道“皇孙还
正宁帝点头同意此事,福王想了想,又跑去烦萧景曜,“我看你鬼点子一个接一个,给我写的那些典故小册子都是有趣又实用,有没有适合半大孩子该看的书你不是也快当爹了吗,正好一并为孩子的学习操操心。”
要是福王单独让萧景曜给皇孙编学习册子,萧景曜才不搭理他。但福王提到萧景曜马上也要当爹了,要多积攒点经验,萧景曜顿时就来了神,还真就顺着福王的思路往下琢磨了一阵儿,该给八岁的孩子看什么样式的书,更能激
萧景曜对教育学方面的内容不太了解,毕竟他本人就不太符合教育学的常规理论。但萧景曜努力回想了一下小学中低年级的课外物,多为色画本为主,年纪越小,越偏向画多字少的绘本。
学龄前儿童最适合看的就是绘本。
萧景曜已
经开始琢磨着怎么给自己未出生的孩子画绘本了。
直到福王一巴掌拍
悼怀太子死了,正宁帝给了他悼怀太子的谥号,却还是没解除原东宫一系的圈禁。禁庭中不好让夫子进去为皇孙们授课,正宁帝又不同意让皇孙继续去上书房念书。萧景曜觉得好好一个皇孙变成了失学儿童,也怪可怜的。索性就当为自己还没出生的孩子积德,给皇孙编写一套有趣又有内涵的书籍。
要当爹了,萧景曜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委实见不得这种失学儿童的事。
福王立即顺杆爬,美滋滋地决定将萧景曜编写出来的书籍让人抄写一份给他儿子用。
萧景曜“”
不愧是福王,薅羊毛都薅到资本家头上来了。
对此,福王很是理直气壮,“好东西大家都想要,合情合理”
先前萧景曜为福王编的典故小册子,还是福王的镇书房之宝,时不时就要拿出来重温一下。萧景曜出品,必属品。有这种好东西不给自己儿子扒拉扒拉,那还算什么爹
资本家萧景曜败
但萧景曜也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忍不住调侃福王,“你说要拿我当太傅对待,现
福王“”
但脸皮厚的人,理不直气也壮。福王不过愣了一会儿,立即笑着表示,“这倒也不错。到时候我就和我儿子各论各的”
妙啊。萧景曜都没想到福王这么能想得开,其思想之跳脱,都能和后世放飞自我的年轻一代父母一较高下了。
这事儿也就这么定了下来。萧景曜
这时候,萧景曜就深恨自己上辈子看的书不够多,总觉得育儿书就
真是想想都是泪。

以至于正宁帝这病,一养就是大半年,直接养到了正宁二十年立夏。
顾希夷的肚子已经挺了起来,圆溜溜的跟揣了个西瓜一样,低头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双脚。萧景曜每天看着顾希夷忍受着怀孕的不便,看到她
齐氏和师曼娘还一个劲儿地夸顾希夷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省心的,都没怎么折腾娘亲,顾希夷吃得香,没有过害喜的时候,确实少遭了不少罪。
萧景曜夜里
经常给顾希夷按摩脚,惊得顾希夷都结巴了,差点落荒而逃。
萧景曜却很是淡定,“孩子也是我亲生的,但我不用遭受生育之苦,能为你减轻一点痛苦,我甘之如饴。”
孕妇本就情绪波动大,顾希夷感动得啪啪掉眼泪,倒让萧景曜慌得手足无措,以为自己手重,弄疼了她。
萧景曜着急忙慌地哄人,顾希夷又噗嗤一下笑出声,可算让萧景曜松了口气。
这个大宝贝还没出生,萧景曜都已经
不仅如此,萧景曜还推己及人,给正宁帝上奏折,建议朝廷
也就是现
但萧景曜这份提议,还是
有人觉得这可能会引
也有人觉得世上凄惨的人家何其多,碰上灾年,卖儿卖女的人家多的是。若是全都让朝廷养,那朝廷的负担未免太大,就算有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么造的。
萧景曜对此早有准备,划分出了种种要求。朝廷养大的孩子,长大后当然不能那么轻易地就被认回去。若是查出父母是故意丢弃孩子的,那就以故意讹诈闹事将其捉拿,还得将这么多年养育孩子的钱归还给朝廷。
除此之外,这些孩子长大后,前十年,每年都该给慈幼局一部分银钱。
这真不是萧景曜心狠,而是时代背景不同,相应的规定也该随之改变。这年头儿,哪怕去找个手艺人拜师学艺,当个小学徒,都不是那么好当的。前几年一直得为师傅做白工,和师傅家里的长工没有区别,哪怕被打死,都没办法讨个公道。
相比之下,慈幼局教孩子手艺这事儿,就足够仁慈了。他们赚了银子,又回馈给慈幼局一部分,也是强化他们和慈幼局之间的联系,到时候师兄带师弟,也能自成一派。
研究院的成果给了萧景曜极大的信心,萧景曜一直坚信,工业时代来临的那一天并不远。
等到生产力上去了,各地的工厂定然遍地开花。到时候,各个工厂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也是巨大的,再加上大齐又会拿下高黎和交趾等地,开海禁,
可想而知,未来大齐的经济会有多繁荣。若是抓住了这个机遇,老百姓的生活也会
老百姓兜里有了银钱,自然而然又会添置些东西,促进了消费,形成良性循环。
如此一来,变革也是悄无声息。等到科技树点亮到一定程度,又是一次社会大变革,大家的生活方式定然会更便捷。
大齐只要一直保持这个节奏,就不用再担心养慈幼局的孩子会给国库增添太多负担的问题。
新生人口就是新的劳动力,人口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大量人口生产的价值,国家都存
从宏观角度来说,保持人口健康增长,也是提升国力的一种方式。从更符合当下的价值观来说,这是仁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儒家期盼的大同社会,不就是如此吗
萧景曜有依有据地说服了所有反对的人。
正宁帝仔细思考了良久,决定继续相信萧景曜一回,谨慎点头道aaadquo那便现
萧景曜闻言大喜,立即谢恩。其他官员也纷纷称赞正宁帝为政仁德,是万民之福。

陆含章因为久久不得志,纵情声色,游走于各大青楼之中,每天喝得酩酊大醉,常有和名妓的风流轶事传出来。
本来这事儿和萧景曜没关系,但陆含章接连写了好几首诗赞美女子的三寸金莲,就让萧景曜不得不将注意力放
大肆鼓吹三寸金莲,陆含章想干嘛
萧景曜的警报雷达开始嗡嗡作响。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