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7 章
正宁帝定定地看着萧景曜,想到萧景曜嘴里的四大文明古国中,另外三个已经归为尘土,唯有华夏长存,又想到宇宙寰宇,众生皆是沧海一粟,大齐如此强大,万国来朝,
雄主天然就对开疆扩土有着狂热的追求,正宁帝性情温和,但也有自己的追求。先前正宁帝憋着一股气,一心想要做出一番成就,好证明是先帝看错了他,用事实去打先帝的脸。到后来,萧景曜出现后,正宁帝对成为一代圣君的渴望更重。
天降祥瑞,这等机缘,要是还不把握住,能后悔八辈子。
萧景曜现
正宁帝想到海禁,也觉得头疼,“这是太祖定下的规矩,现
后继者的无奈,祖宗家法不可改。海禁这么多年,不知有多少豪强从中受益,他们又成为了朝中一些官员的支持者和恩人,多方利益纠葛之下,哪怕他们不
正宁帝作为大权
高高
这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让正宁帝头疼的是,海禁是本朝太祖定下来的规矩。太祖当年
交流都不行,更别提做生意了。
萧景曜知道这段历史后都觉得离谱。因为嫌麻烦,就放弃海上贸易,顺便直接定下海禁的规矩,也不管至关重要的马六甲海峡,这是什么绝世大聪明啊
萧景曜无法理解。
开国之初,国库再弱,也不至于弱到这个份儿上,连水师和战船都不想养太多。或者说,开国那一圈能臣中,估计没有特别会做买卖的。不然的话,禁什么海走海上贸易,开通了航线后,国库立马就能充盈起来
但问题就
但问题
正宁帝本就重名声,舍不得让自己的
名声沾染任何污点。冷不丁让他担上这样的名声危机,正宁帝也需要深思熟虑。
就算正宁帝最终同意下来33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朝中那些
困难再次超级加倍。
萧景曜十分清楚正宁帝会面临的困难,但他更清楚海权的重要性。真要错过这个机会,那萧景曜未来几十年,半夜醒来都要坐起来扇自己一巴掌。若是萧景曜记忆中那段因为闭关锁国而造成的惨烈历史依旧
正宁帝定定地看着萧景曜,萧景曜毫不畏惧地直视正宁帝的眼神,用眼神告诉正宁帝自己的决心。
正宁帝沉默片刻,倏而问萧景曜,“开海禁,很重要”
“非常重要”萧景曜神情坚定。
“重要到什么程度”
萧景曜也不
正宁帝神情一肃,李首辅等人也震撼到脑子一片空白,连话都说不出来。
正宁帝脑瓜子也嗡嗡作响,心中已然掀起滔天巨浪。良久,正宁帝才找回自己的理智,“何至于此”
萧景曜的神情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冷酷,“为何不能如此四大文明古国,其他三个,又何尝没有强大的时候而它们如今又
关上国门,捂住自己的耳朵,蒙住自己的眼睛。不去听不去看这世界的变化,最终只会让人用炮火轰开国门,留下一段字字泣血的屈辱历史。
萧景曜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倘若这个平行时空历史真的像萧景曜上辈子那样
闭关锁国由他开始,是他让华夏自废武功,成了聋子瞎子,不去睁眼看世界。留下的祖宗家法还限制了子孙的雄心壮志,不管他开国时有多雄才大略,这个千古骂名和华夏罪人的名头他都当定了。
说这话的要是别人,正宁帝早就以危言耸听胡说八道对太祖大不敬的罪名将对方下大狱了。但说这话的是萧景曜,是为大齐带来诸多好处,早就展示出自己神异之处的萧景曜。
别的不说,从倭岛运来的黄金白银才刚刚归入国库呢,正宁帝一想到萧景曜随手就将倭岛的金银矿指了个清清楚楚,就对萧景曜天生祥瑞之事深信不疑。
这种能耐,除非天授,再无其他解释。
萧景曜说若是海禁不开,大齐可能成为华夏的罪人。
正宁帝愤怒之余,心中更多的惊骇。
正宁帝不知道萧景曜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未知才更令人恐惧。萧景曜将事态说得如此严重,正宁帝原本还雄心壮志,觉得自己有实力拼一拼“千古一帝”的称号,结果嘎嘣
一下,萧景曜直接来了一句华夏的罪人。
这个落差,谁能遭得住
正宁帝的脸色青白交加,明明暗暗,看向萧景曜的目光也忽冷忽热,复杂难辨。
最终,正宁帝合上双眼,长叹一声,“景曜啊,碰上朕和太子,是你的幸运。”
换个皇帝,萧景曜这会儿已经人头落地。正宁帝是个仁君,继任者同样宅心仁厚,有人情味,还对萧景曜十分亲近,拿萧景曜当好友对待。
对于萧景曜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
不然的话,让萧景曜眼睁睁地看着海禁遗毒百年,最终给华夏带来灭顶之灾
那对萧景曜未免太过残忍。
穿越本就是一件残忍的事,尤其是从便利的现代社会穿越回生产力不
要是再让萧景曜清醒地看到华夏再次走向那段屈辱的历史,却无法改变一星半点。那萧景曜觉得自己还不如噶了算了,命运待他何其残酷。

萧景曜琢磨着正宁帝话里头的意思,觉得他应当是同意了开海禁之事。萧景曜当即神色一喜,激动地拱手道“陛下和太子殿下宅心仁厚,一心为了江山社稷,是万民之福”
正宁帝又是一声叹息,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朕怎么能当华夏的罪人”
正宁帝又看向李首辅几人,眼中寒光乍现,“这些话,朕不希望再有其他人知晓”
李首辅几人赶紧跪伏
海外小国,不过蛮夷尔。华夏内部乱成什么样,脑浆都打出来,那也是自家人的事情。被蛮夷之人逼到近乎亡国灭种的地步,那是整个华夏的耻辱
哪怕要违背太祖定下的规矩,这个海禁,还就非开不可了
不仅要开,大齐的战船还要经过每一个蛮夷之地,让他们知晓,几千年的礼仪之邦是何等风采
李首辅等人宛若打了鸡血,斗志满满。
“如果海禁弊端如此之大,那是否证明,未来华夏的敌人,来自海上”
惊骇过后,正宁帝属于帝王的智商上线,让李首辅等人告退之后,正宁帝才单独问萧景曜。
萧景曜有些惊讶,倒是没想到自己一个冲动,会让正宁帝能猜到这一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些会对华夏造成灭顶之灾的蛮夷,都有哪些”
萧景曜
不等萧景曜回答,正宁帝突然想起来萧景曜对倭匪的厌恶,当即开口道“倭国是其中一个”
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正宁帝的神情很是笃定。
萧景曜默认,正宁帝当即冷笑一声,“朕本来想着让倭奴王和高黎王为朕和大齐官员们跳跳舞就行,如今看来,留他们一命,都是朕太过仁慈了”
“高黎国也有份”
萧景曜摇头,但神情还是有些厌恶。
正宁帝顿时了然,“看来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好,倭岛那边可以不断开采金银矿,大齐可以不再为国库
从此之后,世上再无高黎,也就不复存
正宁帝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将倭岛上的倭人分散到倭岛附近的岛上,还有高黎。将他们通通打散,史籍典册入大齐,其他的不必留着。他们也该说大齐的官话,学四书五经。告诉他们,他们成了大齐子民,和其他百姓一样,只要能通过科举考试,也能入朝为官。”
正宁帝先前对倭岛和高黎的打算,是想着设都护府,利用当地人管理当地人。现
典籍文化一堆学华夏还学劈叉的,
正宁帝这完全是天朝上国的典型思维。
萧景曜眨了眨眼,突然
还真别说,一想到那个场景,萧景曜的心情都愉快了不少呢。
正宁帝又看着萧景曜,“你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开海禁”
萧景曜反问正宁帝,“难道不是陛下下定决心了吗”
正宁帝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萧景曜身边,带着万般期许,轻轻拍了拍萧景曜的肩,“那两年后,你就去闵州吧。”
那一堆地主豪强,还真该萧景曜去拾他们。
萧景曜大喜过望,“谢陛下”
正宁帝神情欣慰,再次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这两年,你多教导教导太子,别同他生疏了。”
正宁帝想保住他
萧景曜明白了正宁帝的意思,当即笑道“能教导太子,是臣之幸。”
正宁帝也有了打趣萧景曜的心思,想到最初让萧景曜教导还是福王的太子时,正宁帝又忍不住失笑,“可惜你太过年轻,朕不好让你当太子太傅。如此看来,让你继续教导太子,那还是另外的价钱。”
萧景曜也忍不住笑出声,“陛下已经给足了谢礼,若再问陛下要谢礼,那就是臣不知好歹了。”
先前正宁帝让萧景曜教导福王,是为了让福王肚子里多点墨水。现
福王重情又孝顺,萧
景曜既是正宁帝示意他护着的人,又是福王自己视为好友的人,双重buff之下,萧景曜的未来,定然是一片坦途。
正宁帝对待萧景曜,不可谓不爱护。
萧景曜也感念于正宁帝这份心意,愿意为正宁帝君臣相得,共同开创出一个盛世。
正宁帝的神情却有些怅然,又捂着嘴咳了几声,目光放
萧景曜先前为马六甲海峡而抓心挠肝,现如今正宁帝将目光放
哪怕是附属国,都不能让正宁帝安心。
家门口的位置,最好还是自家人去守。
正宁帝往地图上一看,又忍不住叹气,颇为头疼地看着萧景曜,“你可真是给朕出了不少难题。”
开疆扩土确实能
萧景曜动动嘴皮子,正宁帝得愁个十天半个月睡不着觉。
牵一
男丁都被征入军中,百姓家里的地谁来种没有百姓种地,朝廷的赋税从何而来倭岛上的金银矿再多,也无法变成可以入腹的粮食。
正宁帝让萧景曜两年后去闵州,也是给自己两年的时间,争取
若是他们有不臣之心,水师立功的机会这不就来了
正宁帝的大脑疯狂转动,已经定下了未来五年的步调,还能留出三分余地,以防大齐境内出现意外情况。
头脑风暴后,正宁帝更加觉得头痛欲裂,脸上都失了些许血色。
萧景曜担忧地要请太医,正宁帝却摆手阻止了萧景曜,自己坐
“高黎不能留,交趾交趾王族也有反骨,先让他们得意一阵,到时候再一并拾他们”
“这些事,朕都会做到。不会留一个烂摊子给老五。”
提到福王,正宁帝的神情倏地柔和下来,状似无奈地笑道“那臭小子最是惫懒,若真让他拾烂摊子,朕哪怕到了地底下,都不得安宁。”
这话萧景曜就没法接了,但正宁帝也不需要萧景曜接话,只需要萧景曜倾听。
都是当了太子的儿子,福王和废太子显然给正宁帝的感受完全不同。萧景曜看正宁帝的神色就知道,福王这个儿子兼太子,很令
正宁帝满意。
萧景曜得了正宁帝同意开海禁的承诺后,也很满意。
回到家中,萧景曜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直到顾希夷打趣萧景曜,“夫君今日碰上什么好事,如此高兴”
萧景曜才意识到,自己如此情绪外露。大概是开海禁这个消息太令自己高兴了吧。
萧景曜牵过顾希夷的手,一并挨着坐下后才笑道“确实碰上了好事,但目前还不能说,只能偷偷乐一乐。”
顾希夷眉头一扬,脸上绽放出夺目的光,对着萧景曜眨了眨眼,满脸得意,“我倒是有一件大好事,能和夫君一起乐一乐。”
萧景曜十分配合地露出疑惑的神情,“哦是什么好消息”
顾希夷嘴角疯狂上扬,右手下意识地放
萧景曜被顾希夷太过夺目的笑容晃了一下眼,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理智回笼后,萧景曜优越的大脑迅速做出了一道等式,滑脉=喜脉=他要当爹了
萧景曜顿时站了起来,激动地看着顾希夷,想伸手抱抱她,又担心自己力道太大,伤了孩子,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激动又无措地看着顾希夷,脸上破天荒地露出了苦恼局促的神情,“我我该做什么”
两辈子头一回当爹,萧景曜也没经验啊
一直从容淡定的萧景曜,这会儿终于淡定不了了,甚至围着顾希夷转起了圈,嘴里还
顾希夷听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蜜。
萧景曜却还觉得不够,着急忙慌地对顾希夷说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这样吧,我去问问刘太医,看有没有妇科方面的医书,再问问他孕妇有哪些禁忌”
萧景曜说着,又匆匆出了门,全然没有平日里半点稳重姿态,
顾希夷忍不住失笑,心间却泛上一阵又一阵的甜意,仿佛有一口甜水井
萧景曜急急忙忙把刘白芨从实验室里拽出来,刘白芨还以为他碰上了什么大事,吓得不轻,结果一听萧景曜说完自己的来意,刘白芨差点抄起芥子镜给萧景曜一下,没好气道“这点小事也要来烦我你随便去太医院找个太医,都能将事情给你办得妥妥当当”
吐槽归吐槽,刘白芨对于萧景曜要升级当爹这事儿,也是高兴的,细心地挑出了两本医书交给萧景曜,又亲自写下了一大张孕期注意事项交给萧景曜,刘白芨抹了一把胡子拉碴的脸,又重新进入了实验室,只留给萧景曜一句,“有事管来找我不过希望你没有必须来找我的时候”
萧景曜也忍不住摇头失笑,对照着刘白芨给的注意事项,当真是就差把顾希夷给供起来。
萧家其他人
也高兴到了极点。尤其是齐氏,年纪大了就盼着儿孙满堂,她早就惦记着抱曾孙辈了呢
顾希夷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最全的寒门天骄科举
但顾希夷也不是刁钻的性子,孕期激素影响下,顾希夷的情绪虽然有较大的起伏,但她心里十分清楚,婆家都是厚道人,一心为她好。正是因为如此,她更不能让婆家人寒了心。
双方互相包容,感情自然更深厚几分。
吴长缨过来看顾希夷时,都忍不住对顾希夷说道“我先前还担心你的日子不好过,如今看来,你这日子过的,就跟掉进福窝没区别。”
萧家两重婆婆,吴长缨当初很是教导了顾希夷一番后宅之道。现
“你婆母他们都是厚道人,日后你得更孝顺他们才是。”
吴长缨见多了后宅纠纷,婆婆磋磨儿媳妇的手段多了去了,像齐氏和师曼娘这种婆婆,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顾希夷确实有几分运道
吴长缨往屋里扫了一圈,见顾希夷的丫鬟们打扮如常,心中有了数,“女婿没有人”
顾希夷脸上的笑容简直甜到了吴长缨心里,“他说我怀孕辛苦,不愿我伤心。”
吴长缨对萧景曜这个女婿的好感值瞬间爆表,“你当初果断下手将他抢回家,干得漂亮”
这样的好女婿,世间难寻。要是错过了,能后悔一辈子。
吴长缨十分清楚,京中不少人家现
顾希夷对此也十分自得,“嘿嘿,我当初一见他,就知道他是个难得的好人,一定会对我特别好”
说着,顾希夷还拍了拍肚子,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孩子,娘给你找了个世上最好的爹,厉不厉害”
吴长缨看着顾希夷这副同闺阁中没什么变化的小女儿之态,又是一笑,对齐氏和师曼娘也用上最高的礼遇。
人和人的感情都是相互的,她们对顾希夷好,吴长缨定然也会她们十倍百倍的好。
顾希夷有孕,萧顾两家的感情更上一层楼,双方都觉得对方是大好人,十分庆幸自己的儿子女儿得了一门好亲事。
喜事似乎也会传染。
顾希夷有了身孕后不久,顾希宁和顾希维的夫人先后传来喜讯,顾家一时间喜气洋洋。尤其是顾希宁,他和妻子成婚多年一直没有好消息,这回终于如愿,顾希宁的妻子心间一松,忍不住大哭一场,心下觉得是沾染了顾希夷的喜气,对顾希夷腹中的孩子愈
萧景曜被这个天大的喜讯击中,每天当值都更有干劲,审案速度比平时还要快上几分,大理寺积压的案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倭岛那边彻底平定下来,陆陆续续往大齐运黄金白银后,朝中官员对正宁帝想一举拿下高黎的决定一点意见都没有。
万一高黎境内也有许多金银矿呢他们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心道高黎那块地,金银矿资源当然不能同倭岛相比。但高黎国要是消失,对后世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征讨高黎,就不用水师出马了。正宁帝点了另一位功劳只比顾明晟弱一线的将军率二十万大军征讨高黎,正好还能从倭岛运粮,分担了朝中的粮草压力。
一切都按照正宁帝设想的那样进行,正宁帝已经将目光放

废太子,殁了。
正宁帝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晕过去。
萧景曜就
废太子就这么没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