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4 章
萧景曜对人的情绪感知还算敏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新任禁卫军统领不太相熟的缘故,萧景曜总觉得他神经过于紧绷了,每次见到萧景曜,这位新任禁卫军统领的态度都太过谨慎。萧景曜都觉得对方就像一张被拉到极致的弓,要是再不松手,他就得崩溃。
禁卫军统领这个位置不好坐,压力大,萧景曜能理解。但压力也没大到这份儿上吧看看前任禁卫军统领,还能和正宁帝拍桌互骂呢窦平旌你闭嘴
再说了,能当禁卫军统领的,无一不是正宁帝的心腹重臣。这么个天子宠臣的待遇,他慌什么慌
萧景曜这个已经离开了正宁帝身边的天子宠臣,底气都比每天都能见到正宁帝的禁卫军统领足。
为此,萧景曜还特地向福王打听了一下内情。
“啊你是说徐统领”福王茫然地瞪大了双眼,“他不是挺好的我每回进宫,他伺候得都很周到。”


谁想当亲爹和舅舅吵架的炮灰啊
从皇后那边论,窦平旌是所有皇子们的舅舅。仔细按血缘来分,窦平旌和正宁帝是表兄弟,福王等人就算没有母亲那方的血缘,只按正宁帝这边的血缘关系,和窦平旌的关系也还算亲近,可以叫窦平旌一声表叔。
是以窦平旌对夺嫡一点兴趣都没有。承恩公府本来就稳坐钓鱼台,保持中立的立场才是最好的选择。真要下场趟夺嫡的浑水,指不定连带着一家人完蛋。
萧景曜一直都觉得窦平旌是个聪明人。哪怕窦平旌没什么好名声,但萧景曜也坚定地认为,窦平旌就是面憨心细。大事儿上可从来不含糊,干的事情虽然离谱,但仔细想想,却都对承恩公府有利。
就算是被人抨击得最厉害的将整个家族都给拆得七零八落一事,萧景曜都觉得窦平旌这是别出心裁,急流勇退。
看看现
不用想都知道,以正宁帝对窦平旌的优待,哪怕正宁帝真的到了油灯枯之时,都会给窦平旌铺好路。承恩公府只要自己不作妖,再延续三代富贵,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现
萧景曜倾向于第二种。
福王不想动这个脑子,只想摆烂,“这些复杂的事情能不能别来找我,你看我像是个能玩转这些局中局的明人吗”
不得不说,福王对自己还是有几分清晰的认知的,但不多。
起码萧景曜就很认真地
反驳他,“你有。只要你愿意仔细思考,就能想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别念了别念了。”福王双手抱头,“为什么本王都开府成家了,还要听这种小时候夫子恨铁不成钢训斥本王的话”
“孩子很聪明,就是不爱动脑子。你们当夫子的,都是同一个老夫子教出来的吗以前拿这话来评价本王,现
萧景曜也没想到福王的槽点如此清奇,从禁卫军统领换人一事,竟然跳到了吐槽夫子上。话说当福王儿子的夫子也不容易,听起来貌似又是另一个福王,夫子真是辛苦了。
萧景曜本来觉得这把高端局,可能会有福王的一席之地。谁知道这家伙根本没进场,别说混经验了,他连队都没有组。
萧景曜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也对福王天生敏锐的感知有几分信任,试探地问了一句福王,“那殿下觉得,徐统领这人可否相交”
“这种事情你来问本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福王满脸诧异,“本王一个出宫开府的王爷,特地去结交父皇的禁卫军统领,本王脑子有病吧”
那是
萧景曜明白了福王的意思,笑着奉承了福王一句,“王爷英明。”
福王白了萧景曜一眼,“本王怎么觉得,你这是
阴阳怪气的人最讨厌了
萧景曜无辜地看着福王,“下官绝无此意,殿下多虑了。”
福王冷笑三声,磨了磨牙,“本王知道你想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差点笑出声,给了福王一个敬佩的眼神,“殿下倒也不必如此看轻自己。”
福王再次翻了个白眼,抬手让萧景曜滚蛋。
萧景曜快离开时,福王又叫住了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福王还是对着萧景曜招了招手,贴着萧景曜的耳朵道“这些日子你警醒些,我这心里一直不怎么踏实,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
萧景曜深深地看了福王一眼,
看来这个徐统领确实有些问题。
萧景曜又给承恩公府递了拜帖,前去拜访了正
窦平旌很是悠闲,每天吃饭睡觉骂正宁帝揍儿子,生活十分规律。
见了萧景曜,窦平旌圆润了一圈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顺手就将他那个倒霉儿子往萧景曜的方向一推,“你来得正好,这小子自己本事不大,不是书的料,却十分佩服你。你若是有空,随便给他留一幅字,够他乐上好几个月。”
萧景曜
“这小子成天
承恩公世子听了这话,眼泪都快掉下来,万分感动地看着他亲爹,又用期冀的眼神望着萧景曜,就像一只眼巴巴等着吃肉干的狗狗,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萧景曜都没想到,窦平旌这个霸道暴躁的性子,养出来的儿子竟然是这么个清澈单纯的画风。
窦平旌被萧景曜惊讶的眼神看得恼羞成怒,没好气道“很稀奇吗”
萧景曜赶紧笑着给他顺毛,“当然不稀奇,就是有点惊讶。”
窦平旌看看萧景曜,再看看亲儿子,顿觉糟心,又把怒火对准了儿子,拍桌道“你说说你,跟着夫子学了一大堆之乎者也,张嘴闭嘴就是礼义廉耻,都快把自己给念成榆木脑袋了,还好意思说你仰慕萧景曜萧景曜看了你这模样都得摇头”
“您自己的锅可千万别往我身上甩。”萧景曜淡定地往窦平旌手中塞了一杯茶,打趣道,“还好世子宽宏大量,不同我计较。不然的话,就您这句话,世子就该记恨我了。”
承恩公世子白皙秀气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层红晕,赶紧拱手道“萧大人说笑了,我怎么可能记恨您”
萧景曜看向窦平旌,窦平旌右手扶额,叹气,“别看我,我也很奇怪,他怎么就长成了这么个天真的性子。”
权贵圈中,天真可不是什么好形容词。一帮差狼虎豹中突然冒出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不被人拆分入腹,怎么可能
萧景曜瞬间就懂了,为什么窦平旌一直以世子还
有这么个儿子就够让他操心的了,实
承恩公世子就比萧景曜小两岁,但和外表光风霁月,内里心眼比筛子还多的萧景曜比起来,承恩公世子那就是一个又圆又白的汤圆,还是甜口的,整个人都散
萧景曜前几年先前见承恩公世子时,对方还小,着实没想到对方长大后依然没移了性情。
窦平旌刚刚才揍过儿子一顿,对方却毫不记仇,见窦平旌豪爽仰头,像喝酒那样将茶水一饮而。承恩公世子立马上前,亲自为窦平旌添了茶水,又细心地用手摸了摸茶杯,试了一下茶水的温度后,才双手将茶杯递给窦平旌,十分好脾气地提醒窦平旌,“爹,茶水有些烫,您小心一点,慢些喝。”
窦平旌再多的火都没了,叹了口气,接过糟心儿子手里的茶杯,窦平旌看向萧景曜,挑眉道“你可是稀客,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准备找我打听什么事”
承恩公世子转身欲离开,却被窦平旌给叫住,让他好好坐
萧景曜也不含糊,直接问窦平旌,“窦统领,您知道自己
窦平旌看了一眼萧景曜,第一反应是要将还站
测,“你觉得呢”
萧景曜实话实说,aaadquo我觉得你们
正宁帝好歹当了近二十年的皇帝,性子虽然温和,却也御下有方,要是掌管皇宫安全的禁卫军统领都不
窦平旌顿时哈哈大笑,对着萧景曜举了举杯,“那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承恩公世子听得一头雾水,看得窦平旌又觉得手有点痒,想给儿子再来一通爱的教育。
萧景曜心领神会,对着窦平旌拱手笑道“多谢承恩公提点。”
这一出戏,戏台子都给搭好了,就等着生旦净末丑角依次登场,唱一出热闹大戏。就是不知道,该配合演戏的人,到底是蒙
萧景曜心里有了底,对朝中的紧张气氛也没放
顾希夷不知道朝堂上瞬息万变的形势,却感受到了萧景曜的忧虑,算着萧景曜回来的时间,等到萧景曜来到后院,顾希夷正好让人将补气宁神的汤端上来,亲自给萧景曜盛了一碗,仔细吹温后,再将汤碗递给萧景曜,笑道“夫君试试,这方子还是先前
萧景曜含笑接过汤碗,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有劳夫人了。还好有夫人
顾希夷扬唇一笑,满室生辉,“夫君惯会哄我。”
“真不是哄你。”萧景曜将汤喝完,握住了顾希夷的手,语气感慨,“忙了一天,回家有个知心人能说说话,确实能解不少忧愁。”
顾希夷神态柔和下来,往萧景曜的方向靠了靠,“可是有大事
萧景曜并没有什么后宅妇人就该老老实实相夫教子,别打听朝堂大事,免得心野了的想法。前堂后宅本就是一体,妻子眼界开阔一点,对整个家都大有裨益,为什么要将妻子的眼光圈
顾希夷这么问,萧景曜也没瞒着她,挑了些能说的事说了,又贴
顾希夷果然如萧景曜预料的那样,迅速做出了决定,“既如此,那即便有大事
如果真的有政变,那必定会动军队。不管是哪一支军队,想控制萧府,也不容易。围住容易,要攻进来可不简单。顾希夷嘴里的护卫,那都是
萧景曜也知晓这队兵的实力。说实
自觉萧府的护卫水平,放
若是之后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有人想趁乱做些什么,也不至于没脑子到来啃萧府这块硬骨头。
这么一想,萧景曜就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又拍了拍顾希夷的手背,真心实意地笑道“我果然好运道,娶了个贤内助。”
顾希夷眉头一扬,依稀是初见那般明媚张扬,“那还是我眼光好,下手快,一眼就瞧中了你,迅速将你捉回了家。京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家后悔自己当初下手慢”
萧景曜也挑眉,“说的好像他们当初下手快,我就一定会同意似的。”
顾希夷先是一愣,而后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扬,嗔了萧景曜一眼,眼中波光流转,动人心魄。
萧景曜目光微微一凝,唇边不知什么也露出了笑意,新婚小夫妻你一言我一语,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虽然没有什么甜言蜜语,黏黏糊糊,却自有一股默契
萧景曜量让自己忽视徐统领的事情,但这种事情并不是萧景曜不想关注就能不关注的。萧景曜这种天生爱掌握更多信息,想一直占据主导权的性子,注定了他不会成为自欺欺人的人。知道徐统领大概率有问题后,萧景曜无意识地留意分析了一下诸位皇子以及正宁帝的言行举止。
嗯太子和平王小动作最多,宁王趁机搅混水,康王揪着咋咋呼呼的荣王往福王府里扔,二对一,荣王终于老实了下来。
最重要的人物正宁帝,他病了。
太医几乎要住
萧景曜原本以为这是这出戏的一环,但知道正宁帝清醒后将顾明晟和李首辅宣进宫,没说清楚对他们的吩咐,又陷入昏迷后,萧景曜也开始忧心起来。
正宁帝的身体,不会真的撑不住了吧
早先正宁帝就捂着心口吃药丸,现
宫中早就戒备森严,萧景曜心下再着急,也不能进宫一探虚实。
这些日子,都是太子监国。
太子胖乎乎的身影存
平王一系原本和太子斗得有来有往,结果正宁帝这么一病,平王的声势瞬间就降了下去。朝堂上,平王虽然还能和太子抗衡一二,但底气明显不如以前那么足。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要是正宁帝有个万一,太子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除非平王想自己扯杆旗反了,不然就得老老实实向太子俯首称臣,后半辈子都活
平王倒是想扯旗,问题是追随他的人,只想捞个从龙之功,并不想成为乱臣贼子。捞从龙之功失败顶天就是后半辈子再也没办法出头,但当了乱
臣贼子,那可是家族消消乐大派送。谁能遭得住这个
京城上空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萧景曜每天回府,神情一天比一天凝重。
这种强压之下,大理寺反倒没碰上什么棘手的案子。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家都不想
一直等到倭岛那边运送的第一批银子进京,京城的氛围终于好了些许。
梁千山拿下倭岛后,正宁帝就将萧景曜先前圈出来的倭岛金银矿分布图给了梁千山,让梁千山就照着图挖。
梁千山拿到图后都惊呆了,这年头儿的人哪见过这个不是萧景曜的图画得惊天地泣鬼神,而是这种地底下的矿物分布情况,肉眼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大齐真的有神仙相助吗
“神仙”萧景曜笑而不语,深
梁千山
倭岛的大金银矿,那真是一挖就刷刷往外冒银子。这产量,梁千山都忍不住看直了眼。
第一批运去京城的银子,梁千山挑了个吉利的数字,八十八万两白银。充分体现了他对于
只可惜正宁帝现
倭岛运的白银到京城后,大家才知道,原来倭岛竟然还有金银矿
一时间,所有人都沸腾了,原先那些反对对倭岛动兵的官员恍然大悟原来陛下早就知晓此事
至于正宁帝从何而知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大家谁也猜不到。只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眼神时不时地
只有倭奴王痛心疾首为什么岛上的金银矿,大齐人比他更清楚
苍天不公
也有人想着倭岛的金银矿,心旌神摇,这要是能安排自己人过去
最后,大家的目光又放

宫中的具体情况,萧景曜也不知道。那天,萧景曜下值回府,到了半夜,突然就被一阵动静惊醒,外面火光冲天,原来是萧府已经被禁卫军给围了个严严实实。
萧元青几人着实被吓得不轻,还以为是萧景曜犯了事,朝中前来拿人。
还是顾希夷安排的护卫派上了大用场,一行人往墙上一爬,有防守的,有
对方对萧景曜很是客气,骑
正宁帝出手了
萧景曜心间一动,客气地给对方回了个礼,“既然是陛下的命令,下官自然应当听令。”
这样焦灼的氛围,持续了两个晚上。
第三天,围
今天正好是早朝日,萧景曜穿好官袍,神情凝重地进宫参加早朝。
所有官员的神情都十分凝重,见面后只用眼神互相示意,不知道这一出最终到底谁成了赢家。
萧景曜眼观鼻鼻观心,垂手站
窦平旌也站
萧景曜垂下眼,静静等着正宁帝出场。
正宁帝的脸色看不出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