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5 章
正宁帝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太子关乎着国本,不管是废是立,都是大事。正宁帝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要废太子,哪怕殿内不少人都猜出这两天的乱子和太子有关,脸上也难免露出了惊骇之色。
再仔细一想,太子不
未成年的皇子们现
虽然有些人心中有所意动,但大多数人的理智还是
再说了,就算立幼主,弄权的重臣也没他们的份不是何苦再给自己选个祖宗。
大臣们也都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既然自己得不到好处,那就做出最伟光正的选择。
还有官员的眼神
之前的储君热门人选全都出局,也无怪乎一堆官员心思浮动。热灶和冷灶可不一样,太子、宁王和平王身边从不缺支持者,他们没过去,有部分原因是对方身边的位置已经满了员,再加入进去,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康王三人就不一样了,朝中谁不知道这三个王爷对朝政没什么兴趣,荣王倒是稍微好一点,但心思都
康王和福王那就是纯纯两条躺平的咸鱼。福王的混,官场中都是出了名的,正宁帝都拿他没办法。康王是另一种风格,单方面孤立所有人,看谁都是冷漠脸,孤傲到难以接近。这样的人,别说想私底下拥立他了,怕是连和对方说几句话都不行。
拥护哪位皇子本就是犯忌讳的事,康王这种,都没办法同他交心,谁头这么铁,敢直接莽上去,抱着自己一户口本和康王共进退啊
再真爱都没办法到这个份儿上,更别提习惯权衡利弊的朝臣了。
是以康王明明是剩下三位皇子中年纪最大的,按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原则,前面三个皇子没戏了,轮也该轮到康王身上。
照理来说,康王被立为储君的机会应该是最大的。
然而大臣们看了一圈,心中权衡了许久,又把康王从支持者中给踢了出去。
再一看康王底下的王爷,淦,是福王。
更地狱了。
部分大臣简直悲从中来,总觉得要从这几个歪瓜裂枣中选出储君,实
福王一点自己可能会当储君的意识都没有,听了正宁帝要废太子的话之后,福王当即出列道“父皇,废立太子乃国之重事,父皇对大哥寄予厚望,悉心教导他数十载,他是我们兄弟中最适合当储君的,父皇三思啊”
康王偏头看了一眼福王,也站出来附和。荣王挠挠头,同样站了出来,茫然地替太子
求情。
他这会儿还懵着呢,怎么就突然要废太子了
众所周知,太子是正宁帝心尖尖上的好大儿,其他皇子们全部绑一块儿才有可能和太子比个高下。正宁帝废太子,对于荣王等从小就感受到正宁帝对儿子们的区别对待的王爷来说,就跟看到正宁帝亲自挖出来自己的心肝没什么区别。
别说荣王他们没反应过来自己能问鼎储位了,这会儿他们还觉得自己
朝中空了一大堆人,都是太子、宁王和平王的人。没被抓走的,证明这次不管是谁搞事情,他们也没参与进去,反而逃过一劫,现
萧景曜往李首辅的方向看了看,这位大佬是正宁帝的心腹重臣,他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正宁帝的倾向。
萧景曜对太子没什么好感,太子干的那些事情,实
到头来,为太子求情的,竟然就只有康王福王和荣王三人。
正宁帝心中也不知是个滋味,神情复杂地看着毕恭毕敬的臣子们,眼神扫过剩下的三个儿子身上时,正宁帝的眼神才带了一丝暖意,面上也露出了常人难以察觉到的疲惫。
李首辅沉默了许久,这时候才出列和正宁帝唱双簧,“太子犯上作乱,胆敢行谋逆之事,不忠不孝,确实当不得储君之位”
这话一出,福王都哑了,呆呆地看着李首辅,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是他都是太子了,还谋什么反他脑子有病吧”
不愧是福王,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瞎说大实话。
萧景曜也觉得太子做出这个决定,多半是脑子有病。就算前有宁王后有平王对太子步步紧逼,但正宁帝依旧护着太子,太子的地位十分稳固,这是有多想不开,才把自己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身份变成逼宫的不孝子
说这次宫乱是宁王或者平王主导的,萧景曜都没这么惊讶。
太子这么干,萧景曜只能说这个太子该废。脑子如此糊涂,让他坐上皇位,掌握了生杀大权,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离谱的事儿来。
正宁帝深深叹了口气,面上又浮现出明显的怒意,“那几个逆子,没有一个省心的真是气煞朕也”
见正宁帝实
萧景曜一听正宁帝话里头这意思,心下不由开始思索几个逆子谁主导的这一切,想给人下套再来个黄雀
有这个能耐的,萧景曜觉得应该是太子。
这样看来,好歹太子的智商掉线得也不是特别离谱。
虽然他一个太子想不开,
谋反大罪都出来了,正宁帝又将现任禁卫军统领给扔进大牢,以谋逆罪论处,判他满
门抄斩。
萧景曜就明白了,他开始的直觉是对的,这个徐统领,真的有问题。
都把禁卫军统领给牵扯进来了,百官们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禁卫军,那可是保护皇帝的第一防线,太子把禁卫军统领给策反,那简直是
证据确凿,太子被废,板上钉钉。
连福王都不敢再瞎开口。
正宁帝让人将这几日的事细细说来,萧景曜才知道,原来这是太子为平王做的局,徐统领表面上投靠了平王,实际上却是太子的人。平王见正宁帝病重后,太子监国,地位越来越稳固,心下焦急,就想着宫变结束斗争,谋得大位。正好徐统领有意投靠他,一人一拍即合,定下了逼宫大计。
宁王势力虽然大不如前,但烂船也有三千钉,暗地里的积累也不小,同样动用了暗桩,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太子和平王一并干掉。
太子这个做局的人,赢面本来最大,玩一手借刀杀人后,干干净净登上皇位。结果正宁帝从重病中清醒过来,立马看明白了这三个带孝子的打算,将计就计,顺势将他们一锅端了,成为了最终的黄雀。
本以为自己是黄雀,最后不过是只螳螂。这出逼宫大戏,当真。
只可惜萧景曜没有看到现场,少了一丢丢刺激感。
太子三人谋逆大罪证据确凿,萧景曜本以为他们死定了,没想到正宁帝气了半天,最终决定,废除他们三人身上的太子和王爷的爵位,将他们三人圈禁
相比起许多动不动就杀儿子的帝王,正宁帝当真能称得上一句慈父。
只可惜慈父大多碰上不孝子,萧景曜等人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早朝被正宁帝扔进了这么大一个雷,官员们也不是不会看眼色的,手里头的烦心事要是不太重要,都往后缩了缩,决定推迟几天再来禀报给正宁帝。
以至于今天虽然爆出了好几个大新闻,早朝竟然下得比以往还早。
正宁帝还
东宫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东宫,太子臃肿的身躯艰难地挪动着,他已经被废,自然不能再住
宫中本就是拜高踩低之处,太子风光时,见到的自然都是一张张谄媚的笑脸。现
太子面容惨淡,还是维持了一个储君的风度,安抚住了太子妃和孩子们,缓慢而吃力地走
不上的太监赔笑脸。
福王下午偷偷翻墙跑进禁庭去找太子时,就见太子躺
禁庭和东宫完全不能比,东宫之豪奢,比正宁帝的养心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禁庭,别说稀世奇珍,就连些许规整的东西,都算难得。
福王眼睛一酸,小声地叫了句,“大哥。”
太子倏地睁眼,皱眉道“你怎么来了父皇下令,不许任何人前来看我,你偷偷跑过来,当心受罚”
“我翻墙进来的,侍卫们也不敢拦我”福王理直气壮,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太子身边,拽住他的袖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父皇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脑子坏了去逼宫你可是太子,如无意外,皇位最终就是你的,你真是昏了头了父皇这回,是真的被你伤透了心”
太子抬手捂住脸,长叹一声,沉默了一阵儿才小声道“老五,我快死了。”
福王瞬间卡了壳,满肚子的骂骂咧咧全都卡
太子苦笑,“不然我
福王一把抓住太子的手腕,“太医怎么说你的药还有吗”
太子终于笑了出来,轻轻地拍了拍福王的手背,柔声道“现
“父皇才是最关心你的人”福王撇嘴,小声碎碎念,“你就算不稀罕,也别伤父皇的心啊父皇的身子也不好,你这么干,和直接
太子轻笑着摇头,怅然地看着福王,语气似叹似怨,“你又怎么知道,父皇不希望我这么干呢”
哪会如此凑巧,承恩公刚被撤职,禁卫军统领就安排上了一个容易被自己拉拢过来的人。
福王震惊地看着太子,却只看到太子嘴角抹一抹嘲讽的笑。
太子的眼神也瞬间变得冷漠,淡淡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如此亲近,但我得告诉你,当初你掉进花园的坑里,我
福王却没有如同太子预料到的那样被暴击,而是憨憨一笑,“这事啊,我早就知道了。但大哥你最后还是来救我了啊,都没让下人帮忙,背着我去找我娘。你不也因为这事儿一直对我心怀愧疚吗父皇登基后,你也一直护着我,还让侄子们亲近我。兄弟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我早就不计较那些事了。”
福王是真的不计较。论迹不论心,太子最终还是选择将他救出来,并一直护着他。福王有种小动物般的直觉,知道谁是真的对他好,现
“你刚才不还义愤填膺,觉得我对不住父皇”
“你是对不住父皇啊。但我心里更清楚,父皇对你再失望
,也舍不得见你真的吃苦受罪的。大哥,你是父皇倾注了半生心血的儿子,你怎么忍心让他伤心呢”
太子抬手捂住眼睛,福王依旧看到了从他指缝中流出来的泪水,忍不住又叹息一声,“何苦呢至亲父子,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都说天家无情,可是福王分明能感受到,正宁帝对他们这些孩子,是真心的好,就如同寻常父亲一般。这样的情况下,为何还会
福王想不明白。
太子伸出另一只手,对着福王摆了摆,示意福王赶紧离开。
福王再次看了看太子,一步三回头,最终说道“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你要是缺什么,就跟我说。我来给你送东西,父皇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太子摆手的频率更大了。
福王大步迈过门槛,灵活地爬上墙,和负责看守太子护卫首领来了个眼对眼。
福王“”
脸皮厚如福王,给了对方一个自信的微笑,轻轻松松翻过墙,平稳落
倒霉悲催的贺统领“”

禁庭内。
福王刚走不久,太子就放下了捂着眼睛的右手,苦笑着看向内室,“父皇满意了吗”
从内室走出来的正宁帝神情复杂,深深地看着太子,长叹口气,眼中也有了泪光,“朕原先一直想着,有朝一日到了地底下,见到了先帝,朕就自豪地告诉他,朕比他会养儿子,天家也能父慈子孝”
太子终于嚎啕大哭。
不知哭了多久,头脑
“所以你就能为了你儿子,来伤朕这个父亲的心吗”正宁帝痛心疾首。
太子抹了一把眼泪,跪
正宁帝怒极反笑,“是啊,即便事败,朕也不过是将你圈禁,新帝将来还是会给你爵位。若是事成,你就是新君,你的儿孙也都是堂堂正正的皇位继承人,这笔买卖,可真是太划算了你还将朕当成你的父亲吗你总说当太子如何艰难,有宁王和平王对你步步紧逼,可是朕当年当太子时,那才叫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你们都要跟着朕一起共赴黄泉同朕比起来,你这个太子,算什么艰难”
太子默默垂泪,低头不语。
正宁帝头痛欲裂,不住地大喘气,一脚
将太子踹翻,“逆子”
太子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泪流不止,跪伏
正宁帝脸上的怒气一顿,狠狠捏了捏拳头,眼中寒芒现,再次踹了太子一脚,气冲冲离去。
太子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整理衣裳,一边扬了扬唇角。
他确实是最了解正宁帝的人,这话一出,追随宁王和平王的那些人,死定了。
拔出掉他们的势力后,东宫一系才算彻底安全。
至于新储君人选太子想到自己那两个尚且年幼的儿子,唯有苦笑。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些帝王立储时,为何都会考虑储君对待手足是否友爱。
而正是如此,太子也就更加确信,这一次,他再猜测正宁帝的心思上,也不会输。
萧景曜不知道宫中还
户部那边的人一合计,好家伙,这些年积压下来没谋到官的进士和举人,几乎全填进去了,还有些缺人。
可想而知,下一届乡试和会试,估计会放宽一些名额。下一届考生,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顾希维今年会试落了榜,余思行去年乡试落榜,想必等到下一届乡试和会试,他们都能顺利上榜。
萧景曜对此很是期待。
去了鲁州任知县的邢克己也升了官,从县令升到了知府,这升官速度,虽然和萧景曜不能比,放
萧景曜倒是不能再往上升一升。他现
但萧景曜能猜到,正宁帝是有意让他外放的。
别看萧景曜一路升官就跟坐火箭似的,实际上他的升官路子基本就是文官最顺利的官途。先从翰林院干起,然后成为天子近臣,再去六部,而后自己统领一个衙门,萧景曜现
很明显,正宁帝是拿萧景曜当成未来的阁老
如无意外,两年之后,萧景曜
从一品的总督之位,几乎已经是萧景曜的囊中之物。
区别只
而这个时候,萧景曜才突然意识到,好家伙,自己现
那还犹豫什么,不用选,必须去闵州
萧景曜不爽海禁很久了。

接到旨意的福王顿时觉得天都塌了,跑来拽着萧景曜的袖子嚎啕大哭,“我只想当个混日子的闲散王爷,真的不想当太子啊”
萧景曜“”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萧景曜默默地将自己的袖子从福王额,是新任太子手里抢救回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宁王和平王等人若是听到您这话,怕是要当场吐血。”
他们斗了个你死我活,就是为了当上太子。你倒好,接住了这个天大的馅饼,还万般不乐意
萧景曜觉得,福王
狗屎运也够强的,这个封号,还真没给他起错。
最让萧景曜头疼的是,福王成了太子,自然有了新的太子太傅。但这货为什么还一有事就跑来烦自己,口口声声拿自己当先生看待
你考虑过新任太子太傅的想法吗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