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3 章
萧景曜都忍不住向这位一开口就要立太孙的猛士投去敬佩的目光。
正宁帝春秋鼎盛,太子早就立下,现
重点是,现
萧景曜忍不住又拿余光去看太子。
太子那体型,要找他一点难度都没有。萧景曜顺利地看到了太子脸上的惊愕之色,再一看他旁边的宁王和平王,表情也很。
从康王开始的三位王爷和上头三个哥哥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康王素来不关心这些事情,冷峻的面容上鲜少出现明显的情绪。福王惊讶地眨了眨眼,看看太子,看看御史,最后小心翼翼地看向高坐龙椅之上的正宁帝。荣王暗暗给了福王一肘子,示意他抬头的幅度别那么大,这会儿父皇肯定不高兴,千万别被父皇当成了出气筒。
萧景曜回想了一下提议立太孙的那位御史的履历,
至少明面上如此。
萧景曜的记性十分好,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来,平王党和太子党交锋时,这位御史也曾经跳出来为平王摇旗呐喊过。
御史这个职位本来是监察百官的,但前朝党争太过厉害,御史逐渐就成了各党互相抨击的出头人物。
反正御史的职责就是弹劾喷人,不因言获罪。他们本来就是靠弹劾官员为自己挣名声,有的头更铁的,将矛头直指帝王,更是能刷一波自己刚正不阿的美名。党争之时,各党都是先让御史将对方党羽中的官员都给弹劾个遍,干掉一个是一个。尤其是哪几个重要人物,那真是每天都要到无数个弹劾。御史这个职位,逐渐
到了本朝,党争倒是还没出现。正宁帝也就是本朝第四代帝王,一般来说,开国前几任君主,很少有特别拉胯的。胡亥那种特殊情况另算。
反正大齐开国到现
御史又恢复了原先监察百官的职责,但各种骚操作也挺多,先前就有御史为了刷名声而故意触怒皇帝骗廷仗。挨了打就能得到直言进谏的美名,前两人皇帝也没同他们计较,所以骗廷仗的御史越来越多,为御史开辟了一条新的扬名道路。
然后就碰上头更铁的先帝。
皇帝这种生物,他愿意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才能作。他不愿意忍你了,你还想继续拿他当boss刷,妄图踩着他给自己扬名,那他必然就会从物理上消灭你。
先帝不是个十分
好几个骗廷仗的御史,
作死。
要是死了能得个好名声也就罢了,被锦衣卫把家里的破事儿扒个光昭告天下,这可真是杀人诛心,他们就算死了,到了地底下都不安生
直到正宁帝继位后,对待官员们一向温和,御史们觉得自己又可以了,开始蠢蠢欲动,准备重新走一走前辈们走过的道路。
这位头铁请立太孙的御史,也不知道是平王故意推出来问路的石子,还是太子安排的暗桩,或者是其他人的暗棋。
但这家伙头是真的铁,见正宁帝没有表态,他竟然还步步紧逼,高声道“陛下,太孙已经长成,到了进上书房念书的年纪,夫子们更是对他赞不绝口。太子嫡长子,本来就是太孙。现
萧景曜迅速低头,压下自己想要抬手扶额的冲动。这位仁兄很敢说啊,一段话将正宁帝和太子都给扫射了。日后起纷争,日后是什么时候皇孙那一辈因为皇位起纷争,那别说是正宁帝了,怕是太子都命不久矣。
这位御史很敢说啊
正宁帝脸上看不出喜怒,将眼神放
平王风度翩翩地出列,对比起来,太子确实
谁不知道太子已经胖成球,太医天天往东宫跑。要是真的立了太孙,哪怕太子现
平王面上含笑,心中却十分恼怒,看向太子的目光都
太子面对正宁帝,当然比平王更自
见平王把球踢到他那边,太子也是一笑,坦然道“作为父亲,孤确实乐见其成。但太孙之位何其要紧,关系着国本,哪能是他一个小孩子能担得起的”
平王狐疑地看着太子,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莫非这人不是太子安排的
正宁帝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一些,顺势夸了太子一句,“太子果然有储君风范。”
平王不明所以,但这一局没有立太孙,就是他胜利。至于那个御史到底是谁的人,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太子胖胖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失落的情绪,而是乐呵呵地站
平王怀疑的眼神又落到了宁王身上。宁王本来就脾气爆,当场就瞪了回去本王开始和打擂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
平王迅速移开眼神,又往康王几人的方向扫了一眼,又嫌弃地回眼神。
正宁帝高坐
那位御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他自己的
位置上,可能地减轻他的存
萧景曜看完全程,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下朝后,胡阁老特地跑来恭喜萧景曜,打趣他道“婚期都定下来了,竟然还
“瞧您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萧景曜摆手笑道“您若是乐意赏光,前来喝杯喜酒,我只有高兴的份”
“那你还不吭声我还以为你去了大理寺,就把我们这些户部的同僚们给忘了。”
“就是就是。”福王挤过来凑热闹,努力用眼神鄙视萧景曜,“人生四大喜,那天本王可得多灌你几杯”
其他人也一脸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皇太孙的事儿不好放
别说福王,就连太子和宁王等人,都过来向萧景曜道喜。
身为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九卿之一,萧景曜确实有这个资本让皇子们折节下交。
尤其是太子和平王他们,对皇位有所求,必然想要争取更多人的支持。
萧景曜年纪轻轻已经身居高位,目前更是圣眷正隆,谁能将萧景曜拉到自己阵营里,那绝对是为自己赢来了一员猛将,能助自己嘎嘎乱杀。
萧景曜都无语了,合着这三位大佛是忘记了,先前官场大换血之事了。自己的直臣人设立得这么稳,他们竟然还来拉拢自己
太子也好,平王宁王也罢,谁还没个被自己查账查得满门抄斩的得力助手
认真论起来,萧景曜和他们都是有仇的。尤其是宁王,愣是从原本能和太子对打的势力最大的王爷,一蹶不振成势力垫底的那个。现
婚事的另一主家,顾明晟和吴红缨也到了无数人羡慕中带着酸意的目光。
早知道萧景曜这么有本事,当初就算是和承恩公对上,他们也该把这个乘龙快婿抢到自己家来啊
看看顾家的姑娘,多快的手,刚到京城,还没进将军府呢,愣是给自己捉了个世上最优秀的夫婿。
这眼神,真是绝了
萧景曜脸都要笑僵了,一直到出了宫门,萧景曜的耳根子才清净下来,终于应付完了所有前来向他道喜的人。
京城官员大几千人,全都要来参加早朝。以萧景曜现如今的地位,当然有的是人来向他道贺。甚至于一些人来给他道喜时,心情很是古怪。
就他们恭喜别人续弦的多,像萧景曜这样头回娶妻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除了萧景曜这个怪胎,大齐还有哪个官员年纪轻轻,家都没成就坐上了正三品的位置的
自打有科举考试来,都没碰上过这样的情况。
从这些方面来说,萧景曜真是不知道刷新了多少项记录。
本来顾家打

但萧景曜觉得自己和顾希夷年纪还小呢,两人同龄,顾希夷还比萧景曜小了两个月,真要
萧景曜心里也算舒服一点。
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成亲,萧景曜心里也有些许期待。
吴红缨一看萧景曜干净得不得了的后院就满意得不行。那些个被人吹捧的青年才俊,才华成就远不如萧景曜,说是洁身自好,实则后院也有一两个伺候的人。
像萧景曜这样真正连一个都不碰的,反倒成了异类。
萧景曜并不觉得奇怪,他又不是重欲的人,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后院埋雷萧景曜
直到人群散去,萧景曜看了一眼还贴
福王同样压低了声音,嘴唇不动,只用舌头和气音,aaadquo我怎么知道我也被吓了一大跳。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已经看出了福王的伪装,早
内情猜不到,但他能隐隐察觉到是谁动的手。
萧景曜现
福王苦笑一声,“我若是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信还是不信”
萧景曜抱着手臂,拿眼觑他。
福王又是一声苦笑,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做不做得了系统,但我听到那个御史说的话后,心里就开始
能让福王都心惊肉跳的事,必然不会是小事。萧景曜心中一凛,认真将福王的话放
窦平旌这一次是当值最久的一次,连着做了两年的禁卫军统领,不知道是不是他脾气变得温和了一点点,还是正宁帝对他的包容度都高了一个层次,这两年,窦平旌竟然没有触怒正宁帝,然后被愤怒的正宁帝削成白板,滚回家吃自己。
萧景曜看到太子走
窦平旌虽然不耐烦,但却依然放缓了脚步,配合太子的步子,小步小步的往前走。
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些什么,窦平旌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甥舅一人间的氛围很是不错。
然而
萧景曜“”
和窦平旌认识好几年了,萧景曜也不知道窦平旌为什么一直热衷于挑战正宁
帝的怒火。
大过年的还被罚,窦平旌这个头讨的,是打算接下来一整年都挨罚吗
17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萧景曜百思不得其解。
梁千山就正常多了,将天皇打包,快递直达京城。
正宁帝看了看梁千山的快递,再想想先前萧景曜给他
对比之下,梁千山简直是个贴心到不行的好臣子
倭岛天皇被押解进京,正宁帝也是个恶趣味的,翻了翻某个朝代给倭国册封的“倭奴王”称号,毫不犹豫地就用
对此,正宁帝还颇为遗憾地对萧景曜提到“只可惜这个倭奴王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当年的文宗皇帝可以让周围的小部落的王为他跳舞,现
萧景曜心里走了一波666,让敌国君王为自己跳舞,陛下你的野心很大啊
只可惜原倭岛天皇,现倭奴王,确实是废物一个,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才艺,跳舞都不会,只能让正宁帝扼腕。
萧景曜也觉得很可惜,倭奴王真要跳了,到时候萧景曜再给正宁帝提议,让宫廷画师将这一幕给画下来,流传给后世。
哦豁,那场景
萧景曜都想给正宁帝提议,让倭奴王好好学学跳舞了。反正他下半辈子妥妥地得
正宁帝似乎看出来了萧景曜的遗憾,也感受到了萧景曜对倭人刻
萧景曜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诧异地看了正宁帝一眼,心中很是惊奇陛下,您什么时候往笋人的方向
但高黎王和倭奴王一起献舞萧景曜是真的很想看。
这么有意义的历史性一刻,必须得让画师给画下来,好好传给后世子孙,成为博物馆中的一份国宝才对
正宁帝不懂萧景曜为何突然就兴奋了起来,但他很乐意
萧景曜终于笑出声,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努力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认真地对着正宁帝说道“那这幅一王庆贺图,定然能流传千古。”
正宁帝恍然大悟,“没错,得让画师画下来”
萧景曜心里的小人乐得不停地打滚,嘴里也没停着,笑着给正宁帝吹虹屁,“陛下文治武功,皆是上乘,堪称千古一帝”
正宁帝的嘴角往上翘了翘,给了萧景曜一个暗爽的眼神,嘴上却道“不必如此夸
大。”
萧景曜心说你明明听得很爽,嘴上谦虚什么呢也不看看你的嘴角都翘到哪个位置了真是口嫌体正直。
萧景曜又不是不会看人眼色的小菜鸟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当即大胆“抗旨”,又吹了正宁帝一波。
正宁帝被萧景曜夸得都快忘记皇太孙的糟心事了,十分愉快地决定,给萧景曜的新婚贺礼,还得再厚三分
萧景曜的婚期定
正宁帝早就表态,说要给萧景曜赐下新婚贺礼,京中其他官员哪还会闲着
就算没到萧景曜的请柬,都给萧府送上了贺礼。
不过大师算出来的吉日并非休沐日,萧景曜和顾明晟等人都告了假,一心准备婚事。
萧景曜这个新郎官,自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大红色的喜袍衬得萧景曜愈
齐氏和师曼娘眼中隐隐有了泪意,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
萧元青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小声说道“臭小子刚出生红通通得像个小猴子,一转眼,竟然也长大成人,要娶妻成家了。
萧子敬翻了个白眼,“曜儿从小就操心家里,小小年纪就比你这个当爹的还沉稳,你还好意思说他还是个孩子当上了三品大员的孩子”
萧元青再多的感慨和眼泪都没了,吭吭哧哧地抱怨萧子敬,“爹,您可真是没眼色”
要不是今天是乖孙的大喜之日,萧子敬非得好好教训一顿这个不孝子不可
萧景曜骑着高头大马,
顾希宁和顾希维两人已经
顺利地将顾希夷迎回萧府后,苏世安带着正宁帝的圣旨到了。
正宁帝出手果然大方,除了打头的一对玉如意之外,还赐了萧景曜一大箱子古董字画,还有临海献上的贡品,两座半人高的红珊瑚,十斛东珠,粒粒大小如一,和这些有钱都买不到的稀罕物比起来,压箱底的万两黄金,都不算贵重了。
正宁帝都给了这么重的赏赐,皇子们自然也不会落后。王府的管家一箱一箱往萧府送贺礼,再加上其他官员送的贺礼,萧景曜这个亲成的,简直是
萧景曜的这场婚事,可以说是除了皇子们之外,最风光的那个。
顾希夷更是哪哪儿都好,这几年萧景曜和顾希夷也培养出了不浅的感情,齐氏和师曼娘更是对顾希夷赞不绝口。顾希夷刚进门,齐氏就将府中的中馈交给了顾希夷管理,萧景曜更是对顾希夷十分放心,将后院的事全权交给顾希夷,给足了顾希夷安全感。
大婚过后,萧景曜再次上朝,就感到朝中的氛围莫名又紧张了几分。
尤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