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72 章
萧景曜再次被胡阁老拖着来到正宁帝面前时,自己也有些无奈。
摸着良心讲,萧景曜觉得自己这两次虽然没有主观意愿上想搞事情,但最后总能搞出大事情来。和这次的账本出问题相比起来,上次府兵偷银子一案都算是小事了。
府兵偷银子还只是户部官员监守自盗,这一次,萧景曜查出这么多账目有问题,那可是涵盖了大齐一半多的疆域。中央官员和地方官员勾结起来,堂而皇之地侵吞国库的银子。这次事情的性质可比上回库银失窃恶劣多了。
上回库银失窃,胡阁老只是愤怒。而这一回,胡阁老愤怒之余,竟然还多出了几分惧怕。
上回顶多是把户部官员清洗了一遍,清洗的还多为官职相对较低的官员。这次的案子要是查清楚了,整个大齐都要为之震动,官场绝对要来上一次从上到下的大清洗。
能够将手伸得这么长的人,位置定然不会低。长年累月下来,也不知他们笼络了多少官员,其党羽不知有多少。拔出萝卜带出泥,正宁帝这一次拔萝卜,那怕是要将整个大齐的官员至少拔出一半。
难怪胡阁老这样硬气的人,得知了这事儿之后,心里都
搁谁谁不慌啊就算是李首辅碰上了这事儿,整个人也得跟着抖三抖。
胡阁老都有些佩服萧景曜的能耐了,这小子有问题是真的就能立马刨根究底啊,其他人被表面功夫糊弄住了的时候,萧景曜已经抽丝剥茧找出问题,直指问题源头了。怪不得秦致远当初也眼巴巴地盼着萧景曜去大理寺,就萧景曜这刨根究底分析问题的能耐,去了大理寺,定然也能大放异。指不定大理寺库房里堆着的那些陈年旧案,萧景曜花上一阵功夫仔细分析完案卷后,就能找到新线索,而后就跟绣娘绣花似的,飞针走线嗖嗖嗖就将案子的线索给理清楚,顺利找到凶手。
正宁帝看到萧景曜带来的账本,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萧景曜都不敢直视正宁帝怒火熊熊的双眼,只看到正宁帝不断起伏的胸膛和剧烈的喘气声。似乎是气得太狠,正宁帝喘着粗气,右手就捂住了心口,脸色也变得有些痛苦,整个人都趴
殿中立即有内侍拔腿就往太医院狂奔而去。
苏世安小步快跑来到正宁帝身边,扶住了正宁帝的另一只手臂,手上轻轻给正宁帝顺气,又从衣襟中掏出一个青色的小瓷瓶,从里头倒了两粒药丸放
正宁帝张嘴将这两粒药丸吞进嘴里,苏世安正好将茶杯递到正宁帝嘴边,正宁帝就着茶水,艰难地将药丸吞下,堵
殿中只剩下正宁帝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萧景曜和胡阁老对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低头站

正宁帝喘了好一阵的粗气,呼吸才慢慢平缓下来,脸色也不若方才这般难看,捂着心口的右手也放了下来,冷静地吩咐胡阁老和萧景曜,“此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萧景曜和胡阁老心下一紧,赶紧应下。
萧景曜更是心下苦笑,亲眼见到正宁帝身子不适,苏世安还随身带着药瓶,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窥伺帝踪都是大罪,故意查探帝王的身体情况,那绝对是掉脑袋的事。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萧景曜只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正宁帝却很冷静,闭着眼睛任由苏世安揉着他的太阳穴,右手食指
良久,正宁帝蓦地睁开了眼,眼中寒芒四射,杀气蓬勃,虽然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但萧景曜和胡阁老都明白,正宁帝这平静的外表下,隐
胡阁老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看到了先帝。那时候先帝就是这样,高坐
“京城高官和各地官员勾结,好得很。”正宁帝微微一笑,倏而看向萧景曜,“你怕死吗”
萧景曜坦然,“自然是怕的。但孟子有言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为朝堂社稷,臣甘愿冒险。”
这个炸药桶是萧景曜点燃的,让别人出去以身挡炸药,自己

果不其然,
萧景曜赶忙应道“臣领旨。”
“朕便命你为巡查钦差,彻查各地官署的账目问题。朕特赐你天子剑,但凡碰上意图阻止朝廷查案的,立斩不赦”
萧景曜心下一震,正宁帝新提拔的中书舍人已经熟练地提笔写好了圣旨,苏世安亲自将挂
萧景曜双手平举过头顶,恭恭敬敬地接下天子剑,“谢陛下”
天子剑的意义大于用途,所以走的是华丽路线。剑鞘上缀满了大大小小的宝石,颜色各异,组合
正宁帝把天子剑给了萧景曜,也就是将执法权全部交给了萧景曜。天子剑
通俗点来说,天子剑
曜祭出天子剑,官员们都得先跪一地。
这也是正宁帝对萧景曜的信任,要是萧景曜拿着天子剑胡乱折腾一通,杀了个尸山血海,结果是
萧景曜能拿到天子剑,就意味着关键时刻,萧景曜能调动当地的官兵。
执法权和兵权都
但也意味着其中的风险。
牵扯到了这么多官员的大案,想让萧景曜这个巡查钦差彻底从世界上消失的官员可不是一两个。明面上他们会供着萧景曜,但背地里能干的阴损事多了去了。萧景曜这一路,怕是要多出不少“意外”。
正宁帝已经平静了下来,认真地看着萧景曜,温声道“你查账的本事,怕是整个大齐都不能找出第二个。朕不想给他们太多的时间,让他们销毁证据,只想速战速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牵扯进了这桩大案”
说到最后,正宁帝的眼中又冒出了杀气。
皇帝这种生物,对权力的敏感是天生的。皇权谁都不能触碰,现
萧景曜也知道自己过目不忘的技能,以及对数字天生的敏感和出众的心算能力,确实是当查账的巡查钦差的不二人选。
胡阁老虽然担忧萧景曜,但也知道这事儿对萧景曜来说,也算是一个大机遇。
高风险高回报,这话放
萧景曜两年升两次,本就有人不满。这一次,要是萧景曜能顺利将账目盘查清楚,回来后,正宁帝绝对会给他再次升官,而且还是跳级升的那种。
萧景曜现
还有些没有门路的进士,现
人和人的差距就是有这么大。萧景曜和他的同年们对比,那简直就是世界的参差,是来证明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狗的差距还大的。
胡阁老想到这一点都忍不住感慨万千。要是他他的同年中也出了一个像萧景曜这般的人物,现
再一想,萧景曜每回捅个大窟窿,正宁帝立即
属实是有点地狱笑话了。

阁老有点笑不出来。
正宁帝气过之后也有些无奈,看向胡阁老的目光都带了一丝同情,“这次又是户部率先查出大案子,胡卿辛苦了。”
想必当初卯足了劲儿和大伙儿抢萧景曜的胡阁老也没想到,萧景曜确实能力超群,但是太有能耐了,以至于他去了户部之后,变成了胡阁老
瞧瞧,这才不到半年的功夫,就闹出来两件大事。也就是胡阁老心胸够宽广,不去计较这些。不然,一个动不动就揭露本部门丑闻的官员,都够一把手给他穿小鞋喝一壶的了。
胡阁老看懂了正宁帝的眼神,忍不住苦笑,但还是
正宁帝大为感动,长叹口气,亲自起身将胡阁老扶起来,紧紧握住胡阁老的手,眼含热泪,拍着胡阁老的手背,充满感情道“若是朝中是爱卿这样的高洁之士,朕哪会一直受贪官污吏的苦”
胡阁老同样感动不已,“陛下折煞老臣了。朝中肱股之臣众多,臣只是了臣子的本分,不敢当陛下这般称赞。”
“爱卿当得起”正宁帝长长叹了口气,“户部还需爱卿坐镇。爱卿掌管户部多年,哪些人有可能
“臣遵旨”
正宁帝这才让萧景曜和胡阁老告退。
萧景曜走出养心殿后,正好同提着药箱的刘白芨打了个照面。对方微微一愣,而后笑着向萧景曜点了点头。
自从摸索出牛痘抗天花的法子之后,刘白芨和萧景曜的关系就十分不错。萧景曜送了刘白芨那么大的一个人情,刘白芨肯定不会再对萧景曜冷着一张脸。
单凭牛痘一事,就足够让刘白芨名垂医史。据说刘白芨已经着手
萧景曜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哭笑不得,还私底下找过刘白芨,让他不必提及自己,却遭到了刘白芨毫不留情地拒绝。刘白芨强硬地表示,他的医书他做主,没有萧景曜置喙的份
值得一提的是,刘白芨也没有忘记何二,同样会
何二得知这个消息后,感动得涕泪横流,跪

萧景曜真心祝愿正
宁帝长命百岁。
出了宫门后,胡阁老才对萧景曜露出了一个苦笑,“虽然是不得已,但你接下来一路小心。好消息就是,大理寺那桩案子,估摸着对你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对方这步棋,废了。”
萧景曜目露怅然,“只可惜了那六条人命。”
位高权重者见不得人的心思,却是以普通人的性命为代价。萧景曜实
想到那几人凄惨的死状,萧景曜便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天子剑。
对方越费心思阻止他查账,萧景曜就越要将账查个清清楚楚,还要
萧景曜知道,自己这次也是占了速度的便宜。估计所有人都没想到,萧景曜查账的速度会那么快。账本
过目不忘就算了,你怎么算账还那么快呢算盘都不见你拨一下,扫一眼就把账给算清楚了这合理吗
不是对手太弱鸡,实
对方估计还以为萧景曜只处
别说对方没想到,就连己方人员,最为支持萧景曜的胡阁老,都没想到萧景曜全力干起活来,进度会这么恐怖。
他一个人的进度几乎吊打了整个户部的官员啊,这是人能办到的事
直到萧景曜和胡阁老从宫中出来回到自己府邸中,其他人才到消息,这才知道账目问题已经被萧景曜捅到正宁帝那儿去了,萧景曜甚至还被正宁帝任命为巡查钦差,专门查各地官署的账目。
这摆明了就是要将此事彻查到底啊。
不知道有多少官员心下惴惴,甚至开始求神拜佛希望萧景曜
以萧景曜这个恐怖的查账速度,只要他到了地方上的官署,将账本一看,还有能瞒住他的地方吗
为萧景曜设局的人骂骂咧咧,不知摔坏了多少珍贵的物件。
正宁帝的圣旨都颁给了萧景曜,皇命难,其他人也歇了让正宁帝回成命的心思,将注意力全都放
萧府附近盯梢的人都不知道多了多少。
正宁帝既然让萧景曜当这个巡查钦差,又等着萧景曜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回京复命,自然就不会不考虑萧景曜的安全问题。
萧景曜这次出行,排场给得足足的。护卫都是正宁帝的禁卫军,还有顾将军借给萧景曜的人手。至于暗地里保护萧景曜的人有多少,那就只有正宁帝和顾将军知道了。
锦衣卫也出动了,一时间京城风声鹤唳,各家纨绔都被家里死死关住不许出门,生怕撞到了正宁帝的枪口上,荣获全家消消乐大礼包。
锦衣
卫现
正宁帝都给气笑了,将案几上的奏折全都扫落
最先遭殃的,当然是户部的官员。
户部的账最先查出问题,胡阁老查账不如萧景曜厉害,但有问题的账本都被萧景曜给找了出来,胡阁老只要根据问题账目锁定
萧景曜离京前,户部左右两位侍郎都被下了大狱,还有先前经手过账目,后面官员考评后去了别处当值的官员,也难逃其咎,都被胡阁老一个个地揪了出来。
福王前来为萧景曜送行的时候都忍不住叹气,“上回库银失窃,户部已经清洗掉了一半官员。这一次的账本问题,另一半官员也保不住多少。左右侍郎都成了阶下囚,各清吏司郎中,员外郎,牵扯其中的不计其数。还有其他官署,全都
萧景曜嘴角抽搐,“殿下,您这是嫌下官得罪的人还不够多吧”
福王顿时哈哈大笑,抬手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膀,“谁让萧大人你太过厉害,能者多劳。”
“别以为这是本王胡说八道,父皇肯定也打着这个主意。你可能不知道父皇的性子,他对自己看重的人,那真叫一个寄予厚望,什么事都能交给对方办,就没有个空闲的时候。”
皇帝看重大臣的方式拼命给大臣安排活干,让大臣忙得脚不沾地。
真是个用人鬼才。
实际上这逻辑也没什么太大毛病,身兼数职,管的事越多,手中的权柄就越大。官员们汲汲营营一辈子,削尖了脑袋想要往上爬,不就是为了权力二字吗
大权
咸鱼福王不能理解,甚至还向萧景曜吐槽正宁帝,“父皇也不看看他的得用臣子都被他支使成什么样了,本王看着都替他们累。你这一次也不容易,各州都得去看看,没个一年多根本回不来。瞧现
官场动荡,是一部分的丧钟,也是另一部分人的机遇。
福王都能想到他父皇接下来的套路,无非就是拉拢一波,打压一波,再分化一波,继续拉拢一波打压一波,最后达到朝堂平衡。
不过这对萧景曜还挺有利的,福王再次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膀,乐呵呵道“刑部,大理寺,锦衣卫通通出动,还有父皇
萧景曜一琢磨,还真是这样,当
即拱手,“谢殿下提点。”
福王大大咧咧地摆摆手,“谢什么谢,你可是父皇安排给本王的小夫子。只可惜你太忙,还没正儿八经地教过本王。但本王观你行事额念书还行,其他的你就别教本王了,本王看着都提心吊胆。”
自打萧景曜来了户部之后,福王就
谁能想到大齐官场的大震动,竟然是一个刚踏入官场两年的新菜鸟带来的呢
福王拍着胸脯向萧景曜保证,“放心吧,你的家人有本王看着,不会出事”
萧景曜真心实意地向福王作揖致谢。他现
比武力值,护卫自己的禁卫军可不是吃干饭的。而且朝廷官兵用的兵器,和一般人的兵器可不一样。比如弩箭,便于携带,命中率又高,官兵能用,其他人若是用了,一个谋反罪名肯定躲不过。
官场争斗,互下黑手时,污蔑对方
也就是说,要是有人和萧景曜比武力值,
定性为匪徒可能还只掉自己的脑袋,定性为谋逆乱党呵呵,九族消消乐不谢。
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该怎么选。
萧景曜估摸着对方可能会
萧景曜稳如老狗,完全不慌。
这一回讲究的是一个速度,萧景曜也并非不能吃苦的人,当即命人加快速度赶路,先去离京城最近的兖州。
兖州离京城最近,消息自然也最灵通。更妙的是,兖州去京城,并无天险或是其他险要之地,兖州官员想
萧景曜出行的阵仗很是唬人,根本不打算刻意瞒着人。越是光明正大,不掩
兖州官员简直哭都没地方哭,还得装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来迎接萧景曜,毕恭毕敬地把这位活阎王给请进衙门,还得把衙门中的账本奉上,等待萧景曜
萧景曜看完他们的账本,心下叹气,怎么还是只会改字这一招呢把“一”改成“十”确实方便,但你们的总账对不上数啊。
萧景曜都不用再回户部翻
账本,就已经对着兖州知州说道“正宁十一年,你们账目上说是修缮衙门,本该是下拨两万两银子,你们笔下一改,就成了七万两。这账本,一片瓦要一两银子,你们是打算把皇宫的琉璃瓦装
正宁帝又不是那种不清楚物价的帝王,会闹出一个鸡蛋二两银子的笑话。萧景曜都不知道,一片瓦一两银子,和一个鸡蛋二两银子比起来,到底谁更离谱。
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72 章 072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兖州知州讷讷不能语,脸色苍白地跪
萧景曜继续叹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老老实实交代,这些年你都同哪些人勾结,各自贪墨了多少银子,都交代清楚吧。本官第一次来的就是兖州,念
“对了,你自己的账本呢你都能把这些账本给本官看了,想来也是存了几分坦白的心思吧”
兖州知州唯有苦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人。下官并不能像大人这般过目不忘,自然是留了一份账本的。”
兖州知州说着,跪伏
萧景曜认真地看着兖州知州,

萧景曜自然不会听信兖州知州的一面之词,让人仔细查了之后才
萧景曜心情复杂,将兖州知州交代的东西加急送去京城,呈给正宁帝。据兖州知州交代,同他勾结的是户部左侍郎,现
兖州知州的账本一交上来,兖州官场就空了一半人。
京城那边也
每天都有锦衣卫拿人,一出手就是抄家。朝堂之上,就连最爱蹦跶的御史,这会儿都不敢再拿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劝诫正宁帝不能做这不能做那了。
京城里的
压抑气息,

每到被众人吹捧得飘飘然的时候,萧景曜就会让自己回想起那六条不,现
萧景曜的第二站是青州。青州的知州就不若兖州的知州那般配合,萧景曜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诸如山间滚石,驿站投毒,马被毒死等事情。萧景曜都觉得,自己要是成功查完各州的账目,回京复命后,路上经历的磨难,估计也能凑个九九八十一难,堪比唐僧西天取经。
一路惊险万分到达青州后,迎接萧景曜的,是失火的衙门。往年账册全都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嗯,解决不了制造问题的人,那就解决承载问题的重要证据,这个思路,没毛病。
萧景曜都被气笑了,“青州这五年的赋税,每年减少五十万石粮食和一万两白银。你们确实该烧账本,这假账做得可真好,一看就让人知道这是假的”
青州知州被萧景曜讽刺得面色
“你可知,单凭户部的账本,就足够定你的罪了。更何况,兖州知州已经将你供了出来,也算是将功补过。你要是嘴硬到底,可妨碍不了本官一星半点。”
青州知州当即就绷不住了,立即开口道“你凭什么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等到我回了京城,要你好看”
奈何萧景曜不吃这套,禁卫军更是毫不留情地给他上了枷具。这位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多年,一点苦头都没吃过的青州知州登时心态崩了,大喊道“我也要将功补过我也知道有哪些人做假账贪墨了国库的银钱”
萧景曜本来没把青州知州放
没想到这还是条大鱼。脑子不够聪明,还能做到这个位置的,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位的背景足够硬。
确实很硬,大儒颜退之的幼子。而颜退之,身上还有一个职位太子太傅。
不仅如此,太子妃也姓颜,是青州知州嫡亲的侄女。
啊这
事情越来越大条了。
萧景曜木着脸,写了封加急密报,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告知了正宁帝。
而后,萧景曜
接下来,萧景曜又去了闵州。
闵州靠海,萧景曜忍不住关注了一下海上问题。然后,萧景曜就
一件极为有意思的事情,虽然大齐有海禁,但
萧景曜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这可真是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啊。
海禁意味着什么朝廷不允许,那私底下有门路做这个买卖的,妥妥的垄断生意。
资本家可太喜欢垄断这个词了。垄断就意味着,规则我来定,价格同样我来定,你们只有接受的份,爱买买,不买滚。
就是这么傲慢。
萧景曜当初
而现
闵州知州更干脆,给萧景曜来了个死无对证,将他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带进了棺材里。
萧景曜再次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第一次用天子剑调来了闵州的官兵,将闵州衙门中的官员都围了起来,挨个审问。
萧景曜虽然没有学过查案审人,但后世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谁还不知道几个查案的方法呢
更别提萧景曜一脑袋的账本,张嘴就是详细的账目就足够唬人了,一通抽丝剥茧,萧景曜甚至还让官兵围了当地两家望族。
官商勾结,官官相护,最后一捋,捋到了柳将军头上。
柳将军,柳贵妃的亲爹,宁王血缘上的外祖父。
萧景曜“”
行叭,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太子的外家都被自己牵扯进来了,再加一个宁王的外祖父,又算得了什么
更令萧景曜生气的是,闵州附近竟然还有倭人犯边时不时就来骚扰沿海百姓,犯下累累罪行。
萧景曜听到这个消息时,脸色难看得要命。
护卫试探着问萧景曜,aaadquo大人为何如此生气㊣㊣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平静道“大概是厌恶的dna动了吧。”
护卫“”
为什么大人说的话,他都听不懂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