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70 章
胡阁老大概是被创得太狠,神也趋向于狂暴状态。这次查旧账,胡阁老大有一言不合就创死所有人的架势,每一样账目都得查得清清楚楚,任务派分下去,完不成的等着挨骂。
户部官员好不容易撑过了前一阵子的库银失窃的风暴,这会儿又来了查账的压力,简直吐血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就逮着户部拾啊其他五部的同僚们现
胡阁老冷笑,“其他五部照样要查账人家动作可比你们快多了,账都查了一大半,能不轻松吗”
狂暴状态之下的胡阁老比狂暴版的福王还吓人,福王有火当场就
是以
福王心里都有点
萧景曜的神情登时变得一言难,十分中肯地回道“殿下不如想想你先前同胡阁老做戏时,展露出来的性子。”
那主打的真叫一个无人生还,连树上落的一只鸟都得让人打下来炖了。
福王跳脚,再次强调,“本王那是学宁王的是你让本王配合你演一出戏的,本王演得这么好,你得了好处,立了功,这会儿倒拿这事儿来挖苦本王了”
有你这么不厚道的人吗福王的双眼里就写满了这一句话。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觉得福王这话说得也有道理,登时不再开口多言。
福王却又凑了上来,笑嘻嘻地恭喜萧景曜,“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年底的官员考评,你指定板上钉钉能再次升官。升官
说到喝酒请吃饭,萧景曜立马就不困了,当即微笑着反问福王,“下官依稀记得,殿下还欠我们一顿庆功宴。”
好不容易忘掉了心理阴影,被萧景曜提到了关键词,又被记忆攻击的福王“呕”
“本王不会欠你们的酒,到时候换个由头再来设宴款待你。说起来,当初本王是想宴请整个银库司的同僚的。结果一通库银失窃案查下来,他们全都下大狱了,这可真是”
好好的庆功宴,本该来赴宴的人,都成了功劳的一部分。这事儿也挺地狱笑话的。
福王忍不住又对萧景曜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
萧景曜脸上的微笑不变,继续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神情,微笑着给了福王致命一击,“殿下先前可是答应过下官,愿意跟着下官学点东西。下官看,库银这些账本,殿下来算就十分合适。”
好歹是个开府单过的王爷,看不懂账本怎么行
萧景曜觉得福王也是绝了,先前
着算账的情景。那会儿福王把算盘拨得啪啪响,看起来像模像样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阵仗挺能唬人。这会儿真正和福王有了接触之后,萧景曜才
天地良心,他一个受宠的皇子,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虐待他
也正是因为福王太过于不爱动脑子,一有事就去找别人干活。久而久之,竟然还让他练出了识人之术就事儿就离谱。
萧景曜也不知道福王的识人之术到底是先天的天赋还是后天的练习,反正福王指定人去干的活,真没一次翻车的。
想到这里,萧景曜的神情也有些微妙,忍不住问福王,“殿下当初一见下官,就说下官适合来户部查账。这话到底是
福王惊讶地瞪大了眼,“啊我要想随便抓个人干活,抓苏世安不是更合适吗”
“你别以为苏总管只是个普通的御前总管,实际上他写得一手好字,能做文章能算数,我小时候还让他给我写过功课呢”
萧景曜“”
就很难评。
定定地看了福王好一会儿,萧景曜才扶额道“殿下,上书房的夫子们没被你气死,当真是命大。”
比碰上学渣更让老师们崩溃的是什么是一个明明有些天赋的孩子一心摆烂,说什么都不肯上进,一直
福王挠挠头,“是吗先生们其实对六弟更严厉。”
萧景曜敏锐地察觉到福王对几位皇子的称呼问题。每次福王提到太子,都是十分亲近的叫大哥。现
这就十分有意思了。
萧景曜对福王的观感还不错,忍不住委婉地提醒福王,“殿下和其他王爷都是兄弟,不太好
福王愣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萧景曜的意思,脸上顿时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得意道“上回宁王抢我花瓶之仇,我还记着呢就算是
萧景曜“”
大齐未解之谜,福王怎么还没被正宁帝给打死
看看太子和宁王,都掐成乌鸡眼,你死我活了。但到了正宁帝面前,两人还要默契地表演兄弟情深。福王倒好,装都不带装一下,直接告诉正宁帝他还
这可真是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也不知道宁王得知这事后,会不会被福王给气吐血,或者是怒气冲冲杀上门,让福王好好体会一把来自亲哥的爱。
这题福王也会
福王搓搓手,美滋滋地告诉萧景曜,“他不仅不生气,还给我送了好几个花瓶向我赔罪。嘿嘿,我本来都打算将这事儿揭过不提了,结果宁王这么客气,那我就只能再记仇一段时间了。”
萧景曜目瞪口呆。
福王真是狗得天地变色啊。
福王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十分诚恳地告诉萧景曜,“父皇总不能护着我一辈子,若是嗯,大哥总归会看
萧景曜心情复杂地看着福王,“殿下,交浅言深。”
“这有什么”福王却毫不
说完,福王又抓了抓脸,恍然大悟,“对了,我确实有些日子没进宫了。正好新得了两支品相绝佳的人参和灵芝,送去给父皇补补身子”
说完,福王就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膀,留下一句,“别再给本王安排事情干,本王不想再继续拨算盘”
萧景曜无语。
鉴于库银失窃案牵连的人员太多,户部几乎空了一半人,顾希宁实
萧景曜见了都忍不住咋舌,觉得顾希宁未免太过谨慎了一点。天子脚下,要是还有人敢当街行刺朝廷命官,那正宁帝怕是睡觉都睡不安稳了吧
顾希宁
萧景曜想了想,现
只不过看着顾希宁认真的神情,萧景曜还是点头硬了下来。现
萧景曜还挺不好意思的,觉得这有点大材小用。对方却很是坦然,“大人不必这么想。我们当初
萧景曜也就不再多言,接受了他们的安排。一共八名锐分了两班,轮流保护萧景曜。两个
萧景曜都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这样的锐,不是萧景曜吹,就算是深受正宁帝喜爱的福王,身边的护卫都比不上萧景曜这八名锐。
久经沙场,
这八名锐真的像顾希宁所说的那样,行动起来一点都不会对萧景曜造成困扰。除了
有时候萧景曜兴致上来了,也有心思同他们玩一个找护卫的游戏。奈何萧景曜总是找不到他们,将周围的人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愣是找不到
萧景曜都奇了怪了,他都开了个过目不忘的挂了,这八个人的脸已经牢牢地印
奈何这次,萧景曜还真就遭受到了人生的滑铁卢,没办法
还是
萧景曜很是震惊,“那个货郎,不光是穿着打扮和相貌,口音都和昨天的货郎一样啊。竟然是你们假扮的”
对方镇定回答,“要是一眼就被认出来,那我们怕是也没办法活着跟着将军回到京城。”
当年他们扮乞丐,扮卖艺的江湖人,甚至还扮过死了丈夫的蛮横妇人,都没露过馅,也没被人找出来过。
萧景曜忍不住赞叹道“你们这本事,怪不得能成为锐。”
既能马上冲刺杀敌,又能百般变幻,指不定一通乔装打扮后,混进胡人内部,对方还觉得没问题呢。
护卫听完萧景曜的感慨,脸色有一瞬间的复杂,然后告诉萧景曜,“我们大少爷当初还真这么干过。”
萧景曜“”
大舅哥,牛逼
不得不说,有了这几名锐
因着正宁帝格外开恩,让户部自查库银失窃案,又陆陆续续将银子追回来不少一事,大理寺卿对萧景曜稍稍有些不满。按照规矩,这么大的案子,该由大理寺查办才是。就算不交给大理寺,那不是还有刑部吗更有甚者,锦衣卫还没出场呢。
这么大的功劳,全送给萧景曜了,也难怪大理寺卿心里不痛快。
更让他不痛快的是,萧景曜你既然有这般查案的本事,去什么户部就该来我们大理寺才对啊
想到一堆陈年悬案,以及案几上放着的一大堆棘手案子,大理寺卿就恨不得拎着萧景曜的脖子,将他直接提溜到大理寺。
要不是胡阁老最近的脸色实
胡阁老丢的可不只是脸面,还有身上的几个虚职,甚至连大学士的职位都被正宁帝给撸了,只是格外开恩让他能再进政事堂。认真算起来,胡阁老这是连内阁阁老的位置都丢了,现
别觉得这官职一撸一恢复好像没什么变化。胡阁老又不是窦平旌,被撸多少遍官都没影响。
以胡阁老的资历和年纪,他现

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之位
胡阁老现
大的火气,阁老们都能理解他。
朝中不少大臣也
不是谁都有胡阁老这样的魄力,能将自己失察的事情挑明,
首辅之位
谁会心甘情愿给自己找麻烦呢
胡阁老做到了。
完全不带一点私心,一心为公。
这样品质高尚的人,其他人可能不理解他的行为,但一定会对他心生敬佩。
正宁帝显然也是知道胡阁老的心思的,所以并没有让胡阁老退出政事堂的议政,甚至向胡阁老透了口风,等到户部自查账目完毕,清账有功,带动其他几部共同清账,树下清廉公正之风,正宁帝就会将胡阁老那几个被撸掉的官职又重新给他补回来。
萧景曜也看明白了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办事更为心。
胡阁老倒不是为了丢官而恼火,纯属是气不过户部竟然有这么多国之蠹虫。亏他天天
搁谁身上能心态不崩
新来户部上任的官员们安静如鸡,见了胡阁老就成了战战兢兢的鹌鹑,恨不得将自己埋
萧景曜觉得大家现
好歹账目上,目标还没暴雷。
胡阁老还是乐意给萧景曜几分颜面的。听萧景曜这么一劝,胡阁老再看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户部官员,又想冷笑,讽刺几句,但还是忍住了,最终只道“你说的对,是本官太过焦躁了。账目的事,你们务必一笔一笔比对清楚了,万万不可像其他几部那样,闹出天大的笑话”
众人心下一松。
福王更是乐呵呵地开口道“有胡阁老
萧景曜第一个响应,“这么好的事,大伙儿当然不能错过。走,去吃大户”
福王忍不住笑骂一句,“合着你把本王当成冤大头呢”
萧景曜挑眉,“殿下口口声声说要请大家喝酒,总不能到最后还要我们出银子吧”
“其他人本王
肯定不为难他们。你嘛说不准本王就把你押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胡阁老也忍俊不禁,盘旋
13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13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十分通顺杆爬这项技能的福王顺势看向胡阁老,“您也一起来”
胡阁老摇头失笑,“我要是过去,你们连酒都喝得不兴。”
福王笑嘻嘻道“原来您也知道这段时间给了我们不少脸色看啊这不得自罚三杯”
胡阁老是真没见过福王这种二皮脸的家伙,一时间竟哽住了,恼羞成怒,“怎么,还要我求你们谅解吗”
福王皮了一下很开心,看到胡阁老不舒坦后更加开心,拽着萧景曜的胳膊刺溜一下往外跑,嘴里还嚷嚷道“下值了,快跑一起去喝酒啊”
萧景曜总感觉福王生错了时代。搁后世,福王这样的,妥妥是能整顿职场和傻逼老板的厉害人物。
福王没什么架子,就算刚来户部当值,和福王不太熟悉的人,到了宴席上,也不会觉得拘谨。
这时候就能看出各自的性格了。举着酒杯恭敬又不失热络,甚至还有一丝丝谄媚,过来给福王敬酒的,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几杯酒下来,就开始跟同僚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完美融入同僚中,不管走到哪儿都能迅速将场子给热起来。
也有不善交际的,一来就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量降低自己的存
萧景曜坐
萧景曜见多了这样的场景,社牛和社恐,上辈子萧景曜的公司也有一大堆。萧景曜已经见怪不怪。
福王倒是往萧景曜身边凑了凑,压低了声音对萧景曜说道“看到那个风头最盛的人了吗我觉得他适合去御史台。他身边那个,虽然
萧景曜惊讶地看着福王,“殿下不觉得心思阴暗的人不可重用吗”
福王更惊讶,“谁还没个心思阴暗的时候本王给了他一个释放阴暗心思的去处,不就正好一举两得吗既让他
萧景曜这回是真的对福王刮目相看了,给了福王一个赞赏的眼神,真心实意地敬了福王一杯,“殿下心胸宽阔,是大家之福。”
福王却道“不是本王心胸宽阔,是父皇心胸宽广,自信能驾驭得了任何性子的臣子。就算是一匹恶狼,
还是那句话,科举考试只是筛选掉了学渣,并未筛选掉人渣。有的人才高八斗,也不妨碍他是个人渣。偏偏这样的人还能力超群,上位者
前者能
力更强,是真的能帮上位者解决问题。至于人品问题嘛说句阴暗点的,这种人渣那么多小辫子,只能依附帝王的信任和宠爱而
萧景曜
福王诧异,“这还用教父皇平时就是这么干的啊,多看看就明白了。”
萧景曜“”
这话没法聊了。
萧景曜重新起了个话头,“太子殿下的身子好了许多,这些时日
“你干脆直接说大哥又圆润了一圈得了。”福王哈哈大笑,和萧景曜碰了碰杯,“身形圆润点也没什么不好,更威严。我看大哥也挺满意。”
萧景曜想到太子那一步三喘的做派,脑袋上就忍不住挂了几根黑线。胖成太子那样,肯定到了影响健康的程度了,三高立马找上门来。搁后世,体检报告都要亮红灯。
奈何太子和正宁帝都很满意,萧景曜这个小官当然要明智地选择闭嘴。
说起来,自从秋兰围场遇刺之后,正宁帝对太子的态度好像就冷了一点来着
萧景曜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终于想明白了这个细小的关窍。
不管是太子还是宁王,从秋兰围场之后,貌似都被正宁帝给冷待了一点点只是正宁帝一向是个慈父,其中的细微差别,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出来。萧景曜时不时就靠着记忆挂来个情景重现都没察觉到这一点,其他人更加
萧景曜顿时觉得碗里的饭菜都不香了,心中警铃大作。天家的父子关系,一个搞不好就会血流成河的啊。
萧景曜已经开始头痛了。
酒足饭饱后,萧景曜正想回家,便听到有人趁着醉意暧昧地笑道“良辰美景,不如再去寻个温柔乡”
这一顿饭下来,赴宴的人至少醉了一半。酒壮怂人胆,酒后也容易暴露本性。
那人还好死不死地问到了萧景曜面前,迷蒙的眼睛努力地看着萧景曜,眼巴巴地等着萧景曜的回答。
萧景曜顿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不必,家中父母还
对方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消化完萧景曜这段话,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听到后面的不孝两个字,对方也不再纠缠,摇摇晃晃地走到福王面前,自信一笑,“兄弟,同去吗”
福王还是第一次碰上胆敢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官员,见对方醉得不轻,明
显没了理智,福王也不好跟醉鬼计较,只是扭头给了护卫一个眼神,“将他架出去”
神智清醒的同僚们都对这位同仁投去了敬佩的目光。对着皇子称兄道弟,你这是喝醉了去找醉仙借了百八十个胆子吗
有福王
萧景曜的脑瓜子又开始嗡嗡了,实
虽然其他人面色如常,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只是碍于福王
萧景曜还是觉得十分一言难,那几个人萧景曜也有些印象,领头那个是户部的老人,这一次户部的清洗并没有波及到他,平日里也算是个勤恳细致的人,萧景曜甚至还听到过他同别人聊起过妻子和孩子,说他能有今日,全靠他妻子这么多年对他不离不弃,听着还挺深情。
结果就这
萧景曜都想冷笑。如果这也算深情的话,那后世真的遍地是情圣了。
奈何
对此,萧景曜只想冷笑。妻子陪着丈夫吃糠咽菜尝苦楚,对丈夫不离不弃是应该的。丈夫一朝得势,不抛妻弃子就是好丈夫,能成为一桩美谈。
这个美谈的门槛可真低。
或许有人穿越到古代后,美滋滋地开始三妻四妾,寻花问柳,觉得这是天堂。但萧景曜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同理心,但凡看一眼这个时代的女子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面临着怎样可怕的环境,萧景曜都没办法堂而皇之地将自己快乐建立
对弱者的剥皮拆骨,只会让强者更加面目可憎。
萧景曜的人际关系比较简单,萧子敬和萧元青再不着调,也没往家里领个侍妾,或者是跑去青楼当恩客。
顾家同样家庭关系简单,没那么多复杂的弯弯绕绕,顾明晟也只有吴长缨一人。几个儿子有样学样,都是不爱女色之人,枕边人唯有妻子一个。
萧景曜先前
官场同僚大多都是面子情,互相来往时,总归会披上一层人皮。萧景曜见多了正人君子,又不怎么关注他们的后院,还以为大家还是有那么一点节操
萧景曜心下叹气,转头看向福王。
福王翻了个白眼,“莫非你也想去想去就去,难不成还要本王给你付银子不成”
萧景曜无奈,“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当值,不如就此散去”
福王也没了兴致,摆摆手示意众人随意。没过多久,厢房里的人就走了个光。
福王瞥了一眼还留
萧景曜淡淡道“难道不是殿下有话想对我说”
那眼神使的,萧景曜想装看不见都不行。
福王右手撑着下巴,手指
萧景曜淡淡道“我们萧家,同样也是爱重妻子的人。”
“那本王就放心了。快回去吧,本王也困了,正好回府歇歇。哎哟,明天指定起不来,我那些账本,全都交给你了”福王的话刚说话,人都已经脚底抹油溜出了房门,都不给萧景曜反对的机会。
萧景曜忍不住翻白眼。
回去的路上,萧景曜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明月,官袍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正好让脑子保持
只是车驾到一半,萧景曜便听到外面传来的救命声。
萧景曜眉头一皱,掀开帘子一看,正好看到一名女子仓惶地朝着马车奔来,身后追着的是好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那女子见了萧景曜,苍白惹人怜爱的脸上顿时爆
赶车的护卫下意识地挡
护卫长松口气,应了下来,马鞭一抽,就要绕过这名女子。却不防对方突然往车上扑来,护卫察觉到了杀气,下意识地用力朝着对方挥了一鞭子。然而对方却不避不躲,任由这一倾注了护卫全力一击的鞭子落
护卫暗道一声不好,对方已经像只破碎的蝴蝶一样飞了出去,倒
追着那女子而来的壮汉们登时分成两拨,一拨人去查看那女子的情况,往对方鼻子下一探便哭嚎了起来,“小妹啊,你怎么就去了”
另一拨人围住了萧景曜的马车,说什么都不许他们离开,“杀人偿命你们还我小妹的命来”
护卫担忧萧景曜,紧紧将萧景曜护
萧景曜皱眉,冷静道“先将那位姑娘送去医馆”
“你放屁我小妹都没了气息,哪个医馆的大夫能从阎王手里抢人”
“你们还我小妹命来”
六个壮汉全都围了上来,死死瞪着萧景曜,愤怒地喘着粗气,举起了钵大的拳头,就准备同萧景曜拼命。
护卫们瞬间将萧景曜护
萧景曜的护卫都是身经百战的锐,这几个壮汉虽然身强力壮,却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没过多久,护卫们便将他们都放倒
这边的打斗声引来了巡逻的衙役,对方见到衙役到来,爆

景曜正要解释,就见衙役的灯笼之下,五名壮汉口吐鲜血,死不瞑目,不远处的女子嘴边有血迹,苍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无,胸膛没有一丝微弱的起伏。
只剩下刚刚那个叫嚷着杀人的壮汉,同样是一脸血,模样十分凄惨,站都站不起来,咬牙向衙役爬去,“大人,求大人为草民做主”
萧景曜遽然变色。
护卫们同样脸色大变,aaadquo不可能,我们动手时都着力道,绝不可能伤人性命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大理寺卿不知什么时候骑着马出现
萧景曜如何不知自己这是落进了别人的圈套里。但是一出手就拿六条人命给自己下套
萧景曜闭了闭眼,脑海中都是那几兄妹惨死之状,深深握拳,指甲掐进肉里的疼痛让萧景曜格外冷静,对着大理寺卿点点头,认真道“下官这次属实是飞来横祸,还请大人还下官一个清白。”
秦大人叹了口气,“若你真是被冤枉的,本官一定还你个公道。”
萧景曜又抱拳道“可否劳烦大人让人给我家中传个信,以免家人担心。”
这点倒不是什么难事,秦大人见萧景曜愿意配合,自然是点头同意。
按照规矩,萧景曜确实该同秦大人去大理寺。奈何萧景曜现
谁知道进了大理寺,又有什么东西等着自己呢
萧景曜疯狂头脑风暴,抽丝剥茧分析自己干的所有事情,不断猜测自己到底得罪了谁,最有可能对自己出手的人是谁,又一个个将浮现出的名单划掉。
不对,户部那些人都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是自己做的事情妨碍,或者说马上就要妨碍到某个大人物了吗
萧景曜凝眉,脑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库银失窃案已经过去,户部的官员都清洗了一半,要拾的早就被拾了,不会等到现
那就是接下来的查账了。
账目。
户部的账目有不对的地方吗
或者是别的地方的账目不对那人知道自己查账的本事,担心自己将账目查出来
萧景曜思忖间,两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人笑道“秦大人,家中侄子不谨慎,惹上了麻烦。本公也不想故意为难你,索性跟着侄子往大理寺走一遭,如何”
另一人笑眯眯道“那本王也跟着过去看一看,到底萧大人是赴了本王的宴才惹上了这个麻烦,本王总不能坐视不理。”
萧景曜心下一定,对着他们拱手一笑,“多谢王爷,多谢承恩公。”
捋清楚来龙去脉后,这个账,萧景曜还就非查不可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