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67 章
六部和九寺一起抢人,萧景曜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
别说目前十五岁的萧景曜没见过这个阵势,就算已经七十多高龄的大臣们,二朝元老,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这一天的早朝,真是让人小刀剌屁股,开眼了。
本来老臣们的心态都很淡定,心说自己二朝老臣,先帝末年的朝堂大逃杀都撑了过来,还有什么场面是他们没见过的。
结果六部和九寺当堂抢人
啊这
起猛了,大伙儿今早不会通通没睡醒,都
六部也就算了,萧景曜那小子先前当中书舍人,和阁老们的接触肯定多,阁老们看好他,想把他扒拉到自己这一部里来干活也正常。
但九寺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太仆寺卿,你想让萧景曜过去养马吗
太常寺卿,你们掌宗庙礼仪的,部分职能和礼部重合,看看礼部郑阁老的脸色吧,要抢人先得跟礼部打一架啊。
还有光禄寺卿,你来凑什么热闹别以为大伙儿不知道,你这圆滚滚的体型,都是
嗯,这个画风和一般官员不太一样的光禄寺卿,属实是借用职务之便把自己喂得圆滚滚了。光禄寺负责朝廷祭祀这块的任务,各种祭祀所需要的食物和酒水,全都保存
他跑来抢萧景曜,大家都很迷惑。
来凑热闹的御史台成员,大齐著名毒舌许季陵许御史,当即冷笑一声道“朱大人是自己把自己喂得圆滚滚还不够,还想把萧景曜也喂成您这个体型可放过人家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状元郎吧。新科进士打马游街那日,萧景曜成了多少闺阁少女的春闺梦里人。你可积点德吧,别把人家喂成个大胖子。不然的话,您可得当心了,芳心碎了一地的少女们,愤怒之下也是会打人的。”
光禄寺卿朱大人听了这话,一点都不生气,十分坦然地继续向萧景曜
萧景曜听得眼角抽搐,只觉得这位圆滚滚的光禄寺卿也是个人才,竟然拿食堂好吃来作为拉人的优势,真的是很难评。
有了御史们的加入,场面激烈度直线上升。御史本来就是靠喷人吃饭的,和他们比嘴皮子,那真是嫌自己今天的心情太好了,非得给自己添添堵。更别提御史中还有个毒舌的许季陵,人家对着亲爹都照喷不误,喷其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同僚就更不用说了。那叫一个引经据典阴阳怪气,再配上他二分不羁二
分不屑四分倨傲的目光,嘲讽值瞬间爆表。
萧景曜还是第一次见到拉仇恨技能如此强大的人。许季陵都不用说话,直接往那儿一站,用脸和眼神就能将仇恨值拉满。
这哥们儿不去后世玩个骑士号专门拉仇恨真是可惜了。
要不是李首辅及时开口制止,今天的早朝指不定就要上演全武行事件。
没错,早朝的时候,官员们有可能还会打起来。本朝官员,就是这么强悍。
也有可能是正宁帝脾气太好的缘故,先帝
不过正宁帝的祖父
正宁帝继位后,对官员的优待又上来了。只要官员们说的话没什么问题,没干什么贪赃枉法的事情,正宁帝对他们的容忍度还挺高的。就算官员们
历来君臣之间也有博弈,帝王强势,臣子就安静如鸡,帝王宽和,臣子就会大胆一点。先帝一朝的官员们每天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哪里触了先帝的霉头,被先帝
萧景曜觉得这就是个屁股坐
正宁帝对朝堂的掌控也不弱,处事公允,明察秋毫,又能任用贤能之人,朝臣们经过先帝朝的窒息,来到正宁帝这边,只要不贪赃枉法,好好当值,就不会有飞来横祸,自然是更加归心。
所以正宁帝和大臣们的关系都挺不错。
就算现
还真别说,以前看许季陵喷自己,正宁帝气得脑袋
有理有据引经据典,不带一个脏字的将人骂个狗血淋头,这不比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燃
萧景曜看着许季陵大杀四方,也很震惊。这哥们儿
不得不说,这哥们儿是真的勇。
萧景曜肃然起敬。
但萧景曜对去御史台没什么兴趣。
毕竟御史这个职位,监察百官,容易拉仇恨倒是其次,重点是你既然要监察百官,那你自己就得成为官员的标杆,不能被人抓到一丝一毫的错处。
萧景
曜有自己想做的事,他还想得空再去研究所看看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和众多大佬们多多交流交流呢。
研究所现
这种待遇,说一声不是官方机构,胜似官方机构都不为过。
开玩笑,一堆书人卷生卷死卷了几十年,好不容易考中进士做了官,
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念的又不是正经儒家经典,干的都是些奇技淫巧的小道,一没参加过科举考试,二没什么强大的背景,甚至还有不少商贾之家的子弟。就这样一帮人,竟然能
凭什么
我们不服
朝中不少官员看刚成立不久的研究所十分不爽,认为这帮家伙都是些不务正业的人,更担心他们用这些小道将正宁帝带偏。
儒学才是立国之本啊陛下
皇帝是不会犯错的,错的只能是带坏皇帝的人。

说实
要不是正宁帝是真正的仁君,萧景曜哪能得到这个待遇。最大领导人亲自替你背锅,天啦,这是什么梦里才有的剧情。
而正宁帝真就这么干了。
搁这时代土生土长的官员,那必然是心甘情愿地为君赴死,肝脑涂地。萧景曜虽然没到这个地步,但他对正宁帝还是十分亲近的。感情都是相互的,正宁帝有意护着萧景曜,萧景曜自然也会努力干活,报答正宁帝。
就是萧景曜想干的事情吧,多多少少有点挑战其他书人的神经了。
不去研究正经儒学,反倒沉浸于这些奇技淫巧中,那是得被御史们和其他官员们喷的。
要是萧景曜去了御史台,好家伙,御史台怕是要闹出年度最佳笑话。家人们谁懂啊,以前御史们都是喷别人的,现
就问你这离不离谱
萧景曜思忖间,许季陵已经喷完了所有的对手,傲然挺立
然而人和人的悲欢并不相通,萧景曜只觉得他太过嘚瑟,给了许季陵一个礼貌的笑容后,萧景曜敛眉低目,恭敬出列,“臣一切都听陛下的吩咐。”
许季陵大失所望,觉得萧景曜太过中规中矩,“陛下允许我们争辩抢人,也就是有意让你自己做主。你只管说,你想去哪里就行”
看看我们御史台,有我这么个厉害的人物,喷遍朝堂无敌手,你就不想加入我们,感受一下舌战群儒的快乐吗
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许季陵眼中满怀期待。
萧景曜才不接他这茬,保持着躬身的姿势,耐心等待正宁帝最终的决定。
反正去御史台是不可能的,萧景曜对监察百官没兴趣,也有信心正宁帝不会将他安排去御史台。
萧景曜那一身本事,也和御史台不搭。虽然说萧景曜也曾有过舌战群儒的经历,两辈子加起来,碰上骂战,萧景曜都没输过。哪怕是面对刚刚
这事儿可以干,但没必要。
还有那么多要紧的事儿等着萧景曜去干呢,何必将时间都花
果不其然,正宁帝沉吟片刻,忽略掉许季陵饱含期待的目光,最终拍板,“那便让萧景曜去户部任郎中,年后上任。”
胡阁老顿时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心中长松口气,这帮老狐狸心都黑得很,卯足了劲儿和自己抢人,还好陛下圣明烛照,最终还是将萧景曜分来的户部。
户部才是最适合萧景曜的地方
这会儿已经步入寒冬,太极殿同样冷风嗖嗖。大家吵架的时候热血上头,忽略掉了冷意,现

不是官员们不够勤勉,而是大齐的早朝时间定
哪怕正宁帝将冬天的早朝换成了五天一次,官员们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大冬天的,谁乐意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呢到了冬天,连起床都成了一件需要勇气的事。古代社畜也是社畜,社畜的烦恼都是共通的。起不来,事情多,工资少,通勤时间还长,上班得走夜路,甚至还有摔跤的风险。
种种负面条件累积下来,官员们盼着年关假,多正常。
萧景曜都卷了两辈子了,这会儿也挺期待年关假。
工作嘛,还是得劳逸结合。大齐官员十天一休沐,一个月也就休息二天,再有端午中秋重阳年关假这些假期加起来,一年下来,能休息个五十来多天。
按后世上七天休两天的工作时间来看,大齐官员比后世社畜还要累。
萧景曜这个中书舍人,说出去倒是倍儿体面,天子近臣,讨好者无数。但同样的,
面前犯错哦豁,完蛋,
萧景曜能干好,不代表他没有压力。
神经紧绷了那么久,趁着假期放松一下,当然十分有必要。
萧景曜家里不缺前来送礼的人。虽然他官职低,但他能
每到过年过节,萧家都会到不少礼物。好
为此,萧平安还特地去请教了公孙府上的管家。当初萧景曜刚进京时,住
对方可能只是顺手和萧平安结个善缘,但随着萧景曜这两年越来越风光,萧平安的价值也跟着往上涨了涨。这时候,萧平安再去找公孙府的管家,对方就转变了态度,同萧平安平等论交,双方都有意维系这份交情,对方自然也不会
反正萧平安又不会跑去公孙府同他抢管家之位,他指点起萧平安来,一点压力都没有。
萧景曜都忍不住打趣萧平安,“来京城快两年,变化最大的竟然是平安。要是叔叔婶婶
萧平安咧嘴一笑,“大人信任我,让我当了管家,我总不能给大人丢人。”
萧景曜伸手拍了拍萧平安的肩,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你做得非常好。”
年底了,当然是到了该
消息一传出去,府上仆人欢天喜地,干活更心了。下人们一个月的月银并不多,但对他们而言,多了一个月的月银,他们就能攒更多的钱,或者是给家中父母请个大夫抓药,或是给女儿扯根新头绳,再奢侈一点的,多买几尺布,给家里孩子们一人做一身新衣裳。夫妻俩都
萧府的月银都是当月月底
喜悦的情绪是会传染的。萧景曜虽然是
上辈子萧景曜给年终奖也是这么实
得给钱,第一名直接就是百万重奖的兑换券,抽中头奖后,财务立马把钱打进对方卡里。其他奖品也各有各的实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所以萧景曜的公司氛围十分好,员工们的付出都有了丰厚的回报,自然斗志十足继续为公司干活,凝聚力十分惊人。萧景曜后来能成为首富,员工们的付出功不可没。

萧景曜平时公务已经足够繁忙了,不想回家后还得处理糟心事。
只可惜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们都提前赶回家过年了,不然萧景曜真想趁着年假和他们认真交流一番。
正宁十五年最后的一个月,萧景曜依然还是要进宫,侍奉
正宁帝怪舍不得萧景曜的,偶尔看着萧景曜叹气,“你去了户部之后,下一个中书舍人,未必有你这么能干。若是你日后又有什么想法,可以先和胡阁老说,再跟着胡阁老进宫,当面同朕说。”
萧景曜自然是恭敬应下。不过不管是萧景曜还是正宁帝,心里都清楚,萧景曜到了户部之后,进宫的频率还是不好太高。
萧景曜先前本来就该
萧景曜提出来的某些东西,可能不太适合,正宁帝他们先前能护着萧景曜,减轻萧景曜
对萧景曜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正宁帝故意打趣萧景曜,“翻过年后,你就十六岁了,正好成丁的年纪。去了户部,没有朕护着,大家可不会因为你年纪小而让着你。想成为大人可不容易,面临的挑战多得很,怕了吧”
萧景曜无奈,“陛下决定让臣出去历练,若是没有挑战,还算什么历练。至于害怕”
萧景曜眉毛一扬,少年人锋锐的光芒现,“臣侍奉陛下从无错处,莫非他们比陛下还威严”
正宁帝哈哈大笑。
户部郎中,从五品。和萧景曜现
自此,萧景曜两年升两级,完全打破大齐开国以来,进士进官场后,前两年的升官记录。
正宁帝想到这事儿也挺可乐,故意揶揄萧景曜,“你这是奔着打破记录来的吗最年轻的状元,传奇的六元及第,到了官场,还
说完,正宁帝又是一叹,“只可惜,朕估计是看不到那一天了咳咳咳。”
萧景曜赶紧道“陛下洪福齐天,何必说这些丧气话快到年关,京城一片喜气洋洋,百姓们都盼着过年,话里话外,都
正宁帝又咳了几声,眼中却露出欣慰之色,“百姓能安居乐业,朕便十分满足。”
萧景曜顺势将话题转移到了民间的过年习俗上面。说着说着,萧景曜就将自己给下人
正宁帝若有所思,笑着看了萧景曜一眼,“你倒是心善。”
萧景曜笑道“不过是见他们这一年伺候得十分心,再给他们一点盼头而已。”
正宁帝不再多言,萧景曜也以为这茬过去了。
结果第二天早朝,萧景曜就听到正宁帝宣布,“年关将至,百姓们都盼着一家团圆,热热闹闹过大年。诸位爱卿亦是一家和美,很是热闹。只是边关将士卫国戍边,无法回家与亲人团聚。他们为国了忠,却无法为父母孝。朕心叹之。念
以顾将军为首的武将们眼睛瞬间就亮了,万万没想到正宁帝竟然
武将们本来就嗓门大,这会儿一起大喊万岁,简直喊出了立体环绕声的效果,整个太极殿都是他们慷锵有力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一点回声。
萧景曜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胡阁老的脸色,又是一笔意外支出,估计胡阁老的心里不太痛快。
果不其然,胡阁老的脸色确实不大好看。但看着绞脑汁说奉承话,为正宁帝歌功颂德的武将们,胡阁老也不过冷哼一声,并未开口阻止正宁帝这项决策。
正宁帝很满意现
所以某些不安分的家伙,你们想伸手之前,最好想清楚,这么大的事,你们瞒不瞒得住
胡阁老冷哼一声,户部出的银子,谁敢伸手,通通剁了
相比起用眼神威胁所有人的胡阁老,顾将军就直白多了,大咧咧一笑,对着正宁帝抱拳道“陛下,若是有喝兵血的人,臣建议,将他们一家老小全都流放至边关,若有战事,将他们赶去最前方打头阵,能换一个敌军的人头都是赚。也让他们知晓,边关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卫国戍边的将士们,为了边关安宁,付出了多少心血。”
正宁帝抚掌大笑,“爱卿所言甚是,准奏”
有人脸都绿了,愣是不敢
不得不说,大齐日报真是一项反腐的大杀器。信息透明的情况下,官员们想从朝廷下拨的钱粮上动手,难度直线上升。
军队的粮饷,以前有人动,现
那可是军队啊,一个不好容易哗变的。他们只是想贪点钱,不想成为大齐的罪人。

个消息一传出去,各地歌功颂德的折子就跟雪花一般飞进了京城。
萧景曜现
青州总督的折子最为奇葩,大几千字,全是废话。什么“臣今日馋嘴,用了些饴糖,奈何牙齿不中用,痛了半宿,写折子时,臣的右脸还高高肿起,以至于有人怀疑臣家中有河东狮,臣妻名声被臣拖累良多”,“陛下今日用了些什么胃口可还好”,通篇都
萧景曜看的眼角直抽搐。正宁帝却很高兴,认真将奏折看完,边看边笑,还对萧景曜说道“乔昉的牙不好,却又嗜甜如命,经常忍不住去吃甜食,吃完后,第二天必定牙疼脸肿。老毛病了,一直改不了。”
萧景曜惊讶于正宁帝对乔昉的亲近,内心又有面小旗子
正宁帝似乎看出了萧景曜的想法,忍不住失笑,“你日后给朕这么写折子,朕一定会看,因为朕对你很是看重。若是一个朕不大熟悉的官员上一份这样的折子,那就是纯粹的废话。”
萧景曜受教,认真点头,“那臣争取比乔大人写得更详一点,务必让陛下知晓臣都干了些什么事。”
“去你小子是想累死朕呢。”正宁帝笑骂了萧景曜一句,“也不必太过详,朕可不想知道你这一个月都吃了些什么。”
萧景曜一脸严肃地点头,“那是自然,一个月怎么够,必须得写一年。”
“咳咳咳”正宁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好一阵儿才缓过来,没好气地拿着奏折拍了拍萧景曜的脑门儿,“又淘气”
咳嗽完后,正宁帝又对萧景曜说道“户部十二司,每个司都设有郎中。依胡阁老的性子,肯定是想把你带
萧景曜沉默片刻,说了一声,“郎中之上,还有员外郎,就算单独去一司,臣也不能主领一司之事。”
郎中从五品,员外郎正五品。萧景曜也想当一把手,奈何职位不允许,顶上还有个一把手
正宁帝理所当然道“他要是没你干的好,等到考评之时,这位置不就是你的”
萧景曜都震惊了,这算什么皇帝手把手教你怎么升职
萧景曜更是从正宁帝的话里抓到另外一个重点,“考评陛下的意思是,下次官员考评,我这个升了两次官的,也跟着一起考评,干得好又升职”
卧槽,这就是天子宠臣的待遇吗本来两年破格升两次官就够炸裂了,没想到正宁帝还想继续这个状态,这么一算,萧景曜要是干得好
,明年年底官员考评过后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指不定又能升一次官。
二年升官二次,走完了别人九年才能走完的路。
什么叫做飞速升职啊家人们。
萧景曜这个资本家都被正宁帝的阔气给惊呆了,忍不住给自己制造点升官障碍,“臣资历不够,升官太快,底子打得不够扎实,难免有点虚”
正宁帝对萧景曜可有信心了,闻言立即道“你的底子还不够吗朕看你处事处处周到,性子十分沉稳。若是朝中只按年纪来排官位,那现如今阁老们都该是那几位快八十的老大人。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官场之中,能者上,庸者下,也是寻常。”
正宁帝对萧景曜寄予厚望,抬手拍了拍萧景曜的肩,语重心长道“但你要做得足够好,堵住朝堂上的悠悠众口。你看,这一次朕要升你的官,朝中可有人说闲话最爱挑刺的御史都跑出来要人了。你只要继续展现出你过人的能耐,朕要升你的官,他们也无话可说。”
萧景曜压力倍增。
如果官员考评按照百分制来算的话,一般官员可能
出众的官员打90分,做出过让人眼前一亮的政绩,升官妥妥的。更优秀的能考满分,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被正宁帝破格提拔,不会有任何人说闲话。
萧景曜先前已经考过一百分了,连着破格提拔了两次。这一次,萧景曜要是还想继续升职,那老一百分都不够,还得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额外加分。这还能如了正宁帝的愿,
这个难度
饶是萧景曜两辈子都是学神,这会儿都有些麻爪。试卷总共就一百分,也没个附加题,要考出比一百分还高的分数,这不是纯纯为难人吗
没有附加题,还得自己来创造附加题,自己出题自己刷,还必须让所有人都认可
真要达到这个标准,怪不得官员们都会心服口服。
讲道理,谁碰上这么个变态的同僚还不心服口服的大家还

萧景曜也不由苦笑,“陛下确实对臣寄予厚望。”
给萧景曜安排的第一个独立完成的任务,上来就是地狱难度。
只能说,正宁帝实
见萧景曜想明白了其中的难处,正宁帝笑得更开心了,再次用力拍了拍萧景曜的肩,像个老顽童一样眨了眨眼睛,语气轻快地对萧景曜说道“千万不要让朕失望啊。”
萧景曜无奈,“陛下,您想看臣的笑话就直说。”
回答他的是正宁帝爽朗的大笑声。
但正宁帝也不是真的要给萧景曜设置一个不可
能完成的任务,当即笑道aaadquo朕说过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要让你
说得很好,下次别再说了。
萧景曜的神情更为无奈,六部是陛下您的,可不是臣的。我要是想去哪儿找功劳就去哪儿找功劳,还能被这点障碍给困住
正宁帝再次大笑。
笑了好一阵儿,正宁帝才直起身,从衣襟里掏出块绣着梅花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给萧景曜指了条明路,“福王现
厉害了我的陛下。为了考验臣子,亲儿子都能拿出来祭天啊。
萧景曜嘴角抽搐,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吐槽正宁帝还是该心疼福王,脸上的表情一度十分复杂,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正宁帝却话锋一转,认真对萧景曜说道“福王肚子里的墨水还是少了点,以前念书的时候,全把聪明劲儿用
萧景曜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好家伙,陛下您这是给我一份工资,让我干两份活啊。
这种剥削程度,资本家看了都落泪。
萧景曜憋了许久,还是没憋住,说了一句,“陛下,这是另外的价钱。”
“噗”正宁帝一口茶全都贡献给了桌子,差点笑岔气,一边笑,一边用
萧景曜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臣这是无师自通。”
正宁帝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还
萧景曜回府没多久后,正宁帝的赏赐立马就到了。金银玉石,古董字画,名贵的香料和布料各一大箱子,看得齐氏和师曼娘的心怦怦跳。老天爷诶,这可是陛下赏赐下来的东西呢,多体面
怪不得大家都说曜儿是天子近臣,很受陛下宠爱。现
其他官员到萧景曜又得了正宁帝厚赏的消息,心中都已经麻木了,萧景曜得了赏赐嘛,多大点事儿啊,有什么好稀奇的。他们一点都不羡慕,一点都不嫉不,他们好嫉妒
所以萧景曜凭什么能获得这么多赏赐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