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61 章
封建时代,想要快做一件事,自上而下可比自下而上顺利多了。萧景曜只要过了正宁帝和六部阁老这一关,剩下的根本就不用他再费心。要是正宁帝和内阁阁老们一致决定要推行的政令还推行不下去,那就得怀疑一下正宁帝作为帝王对朝堂的掌控力了。
当然,正宁帝要真是这样受制于人的帝王,萧景曜也不会蠢到现
臣子和帝王也是双向奔赴的。
萧景曜本质上还是把正宁帝当成最大boss,没有这个时代的人特有的对皇权的畏惧。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废宰相,设内阁,是加强中央集权之举。也就是说,
要是先帝时期呵呵,那真是教科书般的唯我独尊的朝堂。以先帝之霸道,想做的事情官员们老老实实听话照办就是。要是有异议的,什么,你
主打的就是一个从不内耗自己,平等创死所有人。
官员们“”
摊上这么个帝王,还能怎么办老老实实听话干活呗。
说实
作为大齐百姓,他们深受陛下皇恩,有了比以往更好的生活,也因为边疆大捷,给了百姓更多的荣誉感和天朝上国的优越感。至于先帝一言不合就噶人对不起,他们只是小老百姓,连见先帝的机会都没有,自然不会有被先帝噶掉的风险。
只能说,先帝无愧于一代雄主之名。
相比起先帝一言不合就噶人的做派来,正宁帝
萧景曜了解了一下先帝时期的朝堂情况时,心情也十分复杂。正宁帝
瞧瞧朝臣,都被先帝逼疯了好几个。剩下的那些先帝时期的臣子,或多或少的都留有些心理阴影。比如李首辅他们,经历过那一段窒息的时光,就算没触碰到权力核心层,现
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自己一着不慎就小命不保的痛苦回忆。
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正宁帝宽和,李首辅等人也十分有规矩,不敢以臣子的身份去试探帝王,更不敢尝试去触碰帝王的权柄。
大多数时候,内阁都是正常走流程而已正宁帝早就和他们商量好了,经过内阁,程序更正确,给百官属于臣子的体面。
但要是铁了心的跟正宁帝反着干嗯,李首辅等人可不会觉得正宁帝真就是什么纯洁无瑕白莲花。笑死,菜市场上空的血腥味还没散呢。再说,能
要是正宁帝真是这样的白莲花,早就被先帝废了。就算先帝之前没废了他,晚年身体不好可能会龙驭宾天的时候,先帝也一定会把还是太子的正宁帝先送下去。
李首辅回想起先帝,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那个高高

廊下用膳时,萧景曜安然端坐,等着宫女们为自己上餐盘。萧景曜六品官职,本来没资格用廊下食。因为大齐规定正五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用廊下食。但萧景曜这个官职特殊,所以帝王开了特例,后来的中书舍人,都能跟享用廊下食。至于阁老们,正宁帝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恩宠,自然是让他们
虽然都是工作餐,但很显然,工作餐和工作餐也是不一样的,萧景曜的工作餐的标准,和阁老们显然有不小的区别。
时值冬季,萧景曜面前摆了三个盘子,一份汤饼,一份黍臛,还有一碟果脯。阁老们则有六个盘子,饭食更丰盛。
萧景曜也不
看着手脚麻利动作又轻盈为自己摆好饭食的宫女,萧景曜微微一笑,温声道了一句,“有劳。”
宫女敛眉低目,掩去脸上神情,睫羽颤动的频率变大,恭敬道aaadquo奴婢分内之事,不敢当萧舍人夸奖。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敏锐地

说完,苏世安直起身子,吩咐前来摆膳的宫女,“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膳食和桌子全都搬进殿中,省
得膳食凉了,不好入口。aaardquo
萧景曜早有预料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施施然站起身,对着苏世安拱手道“多谢苏总管。”
苏世安微微侧身,避开萧景曜这一礼,再次笑道“这可是陛下开恩,奴才只是来给您卖个好的。”
萧景曜却道“苏总管虽是来传陛下之命,然话语间对我的关心亦是
看着萧景曜真诚的眼神,苏世安心下有些感动。这位萧舍人,和他见过的所有大臣都不一样。
苏世安是正宁帝
苏世安看了一眼神情轻快抬着桌子的宫女,心下不由好笑。他跟随正宁帝,见过无数官员。忠心的,阴险的,性格爽朗的,谨慎的,温润如玉的萧景曜看似走的是如玉君子的路线,实则和苏世安见过的那些温润君子都不一样。
那些人啊,不管是何种性情,
但萧景曜不同。这位年轻的状元郎,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上苍似乎格外偏爱他,给了他世无其二的独绝容颜,又给了他百年难遇的聪慧头脑,如此惊才绝艳之辈,照理来说,应当傲气十足。但苏世安却惊奇的
这等温和,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
苏世安甚至觉得,
人啊,当奴才久了,自己都要忘记,自己还是个人了。
苏世安当然能看出来萧景曜的疑惑,但他又哪能直接告诉萧景曜呢人都是有感情的,宫女们也能察觉到萧景曜对她们的和善与其他人不同,自然更加心力地伺候萧景曜。苏世安还知道,御膳房那边为了谁来给萧景曜用饭,都好一番明争暗斗。
这些,无关男女情爱,只是作为奴才,对另一个将他们当人看的人的敬重。
萧景曜不知道内情,但他确实能感受到包括苏世安
萧景曜又不是愚笨之人,仔细琢磨琢磨,心中隐隐有所明悟,一时心绪复杂。
今天正宁帝也
萧景曜进来后,正宁帝和六位阁老都含笑看着他,目中多出几分探究。
生而知之诶,活着的
生而知之者诶,孔圣人都没有的奇遇诶,他们竟然看到活着的生而知之者了,能不好奇吗
萧景曜坦坦荡荡谢过正宁帝,从容落座,任由正宁帝和阁老们的打量目光
19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19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正宁帝给了李首辅一个眼神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不愧是生而知之者。
李首辅捋了捋胡须,点头微笑得上苍偏爱之人,该当如此。
李首辅对于萧景曜委婉挑明自己生而知之者的身份一事,还是有些震惊的。震惊过后,便是无的欣赏。这等奇遇,若是落
他才十四岁啊当真是后生可畏。
萧景曜对此却没什么太大的心理压力。后世耳熟能详的伤仲永,一个没念过书的小孩子突然就会写字作诗,家人欣喜,别人好奇,争相花钱求仲永的诗词,顺便看看奇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管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都能说明,古代对这种突然有了奇遇的行为接受良好,并不会将其打为然后一把火烧死。
大齐风气更开放,兼容并包,正宁帝走的煌煌大道,以江山社稷为重,阁老们亦是治世能臣,品行操守都是上佳。萧景曜又没直说,而是模棱两可让他们推断出来自己生而知之者的身份。进可攻退可守,并不觉得这是一步险棋。
退一万步说,正宁帝知道自己生而知之者的身份,很是忌惮,他会做什么呢
只要正宁帝的智商超过了70,他就不会做出把萧景曜噶了的事情。
想想萧景曜的彪悍成绩吧。传奇的六元及第的天才,刚入官场就展现出了绝佳的能力和高超的政治素养。这样一个耀眼夺目的天才,甚至还有可能生而知之,能提出各种奇思妙想来解决朝堂难题。
然后正宁帝因为忌讳他把他宰了天啦,这是什么惊天大傻逼。就算要杀了他,你好歹把人家肚子里的东西全都掏出来啊,生而知之,上天传授了他哪些东西,你都不好奇的吗
看看先前萧景曜给他们出的办报纸的主意就知道了,这小子腹有乾坤,一环扣一环,走一步看十步,将人心算得死死的。不知还有多少治世的绝妙主意,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既能整顿朝纲,又能安抚百姓,你要是这么噶了他,那就是眼睁睁断绝了自己的圣君之路,先帝都要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再把你给带下去。
萧景曜同样做了很多年的上位者。底下那么多员工呢,谁不知道员工中鱼龙混杂,性格各异,品行差距可能是天地之别。作为上位者,萧景曜难道不知道公司某些员工行为不端吗比如销售吃回扣的行为,萧景曜不知道吗他心里门儿清。但把这个金牌销售换下去,调个道德楷模来当销售脑子有病吧,销售业绩一落千丈,原本属于公
司的蛋糕被其他公司夺走,整个部门一起降薪
资本家才不干这种亏本买卖。
正宁帝也一样。底下臣子成千上万,有道德楷模也有道德洼地,正宁帝会将所有道德洼地的臣子都赶走吗别开玩笑了。
科举考试筛选的是学渣不是人渣,同样的,官员考评筛选的不是人渣而是能臣。
人是多面体,一个对家人不好的人渣,也有可能能力出众,
一个道德君子,也有可能不通俗务,到了任上垂拱而治,全由带去的幕僚和小吏做主。
现实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老天爷就是会眼瞎,给一些人渣出众的天赋。那帝王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萧景曜这等怀揣宝玉之辈,正宁帝怎么可能不重用他,而将他噶掉
既然性命没问题,前程还一片坦途,萧景曜还犹豫干嘛
所以哪怕现
正宁帝忍不住道“景曜光华湛湛,风姿特秀,果然不凡。”
萧景曜心说自己两辈子积淀下来的养气功夫,能不风姿特秀么
对于自己给自己弄的那个生而知之者的人设,萧景曜理直气壮极了,我一出生就记得上辈子的事,我不是生而知之者,谁是
正宁帝见萧景曜依旧镇定自若的神情,朗声大笑,又问萧景曜,“你只有这些算学书要给吴阁老吗”
萧景曜用完饭,优雅地从衣襟中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这才恭敬道“回陛下,还有其他书籍,如物理化学,可以帮助我们探寻世间万物的本质和真理。”
正宁帝听得似懂非懂,又不好再追问萧景曜。听萧景曜这话里的意思,想必那什么物理化学,学问更加高深。正宁帝刚刚被初中数学创了一下,实
都不用萧景曜多说,正宁帝已然猜到萧景曜嘴里的物理和化学,必然比他写出来的算学书更复杂。或者说,萧景曜拿出来的这两本算学书,是学习物理化学的基础就如同建房子要打地基一般,要打夯土,砌砖石,才能造出巍峨的大殿。
莫非数学之于物理化学,就是夯土砖石
正宁帝凝眉深思。
不得不说,能当皇帝的人,智商总归不会太差的。当然,某些拴条狗都比他行的畜生帝王除外。
胡阁老最心急,刚刚他们
和吴阁老一样,小学数学的内容并没有难倒胡阁老。甚至于一些初中数学的内容,胡阁老也能看个半懂。只是差了些符号理解和逻辑思维而已。
这也不奇怪,胡阁老管理户部多年,每天都
一部分陈粮好像放了好几年了,可别坏了,今年各地的田地数目和以往好像有些细微的差别
如此情况之下,胡阁老自然对算学方面比吴阁老更通。
这会儿胡阁老便拿着萧景曜写的那本初中数学,指着上面那几个代表正弦余弦的字母问萧景曜,“这些符号是何意”
萧景曜微微一笑,仔细向胡阁老讲解起来。
一开始,萧景曜也有些犹豫,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萧景曜这点做的一直很好。
至于尚未开启大航海之前,大齐的各种数理化的书籍上就有很多英文字母这种令后世子孙费解的事萧景曜抬头望天,后世子孙费解,和我有关系吗
没有啊,那没事了。
资本家就是这么冷酷无情。
萧景曜一心二用,一边畅想后世子孙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甚至觉得很早之前双方文明就有过交流,或者说大齐对西方的文化十分通,编书时,为了方便竟然选择西方字母来当做公式符号。这个情景多有趣,
畅想未来给自己找乐子的同时,萧景曜也没把正事落下,不疾不徐地为胡阁老讲解起函数来。
起初只有胡阁老一个人听,而后吴阁老走了过来,李首辅几人也不落人后,过来占据了有利位置,最后正宁帝也凑了过来,微笑着拍了拍胡阁老的肩,胡阁老笑着侧身,最佳听课位置就属于正宁帝了。
萧景曜对此情景早有所料,依然用不疾不徐的口吻,耐心细致地为正宁帝和阁老们上起数学课来。
虽然场景有些魔幻,但看着胡阁老他们拿着毛笔,一脸严肃地
只可惜现
正宁帝听得头晕眼花他最不擅长算学,胡阁老和吴阁老则听得如痴如醉,甚至像
正宁帝见状,笑着对萧景曜说道“看来你得赶紧将大学数学写出来,然后再写什么物理和化学,胡阁老和吴阁老定然会乐不可支。”
胡阁老却道“贪多嚼不烂,我们先将数学参悟透了,再去嚼物理和化学。”
萧景曜微微一笑,语气温和,“无妨,入门级别的物理和化学,并不难。只要搞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学起来比
面前的数学还简单。”
正宁帝也来了兴趣,“哦,听起来好像十分有趣。”
不过学化学之前嘛萧景曜轻咳一声,期待地看着正宁帝,“陛下,这些年皇子们陆续出宫开府,想必陛下的内库也出了不少银子吧再过几年,三位小皇子同样长大成人,要出宫开府。王爷府邸岂能随便怠慢,又有皇子娶妻的开销”
正宁帝面色痛苦,恨不得捂住耳朵,别念了别念了,朕已经

嗯天上掉金矿
正宁帝突然回过神来,认真地看着萧景曜,“莫非你还有办法为朕解库房之忧”
别人这么说,正宁帝肯定半信半疑。但萧景曜透露出了这个意思想想他先前提议办报纸时是怎么想办法薅商人羊毛的吧这等陶朱公的本事,正宁帝还是十分相信萧景曜的。
胡阁老是个忠君爱国的好臣子,但
胡阁老真的勇啊,竟敢
一时间,其他人都对胡阁老投去佩服的眼神。老东西头还挺铁。
正宁帝都愣了好一会儿,这才笑道“国库虽然不算特别富裕,也不能算空虚,胡阁老太过忧心了。倒是内务府这些年确实一年不如一年,进项比以往都要少。朕的孩子们都大了,确实该要为他们考虑几分。”
说完,正宁帝又微微叹了口气,“钱总是不够用的,今年年初,朕还想修缮一下奉先殿,也让祖宗的牌位住得更舒服些,奈何内库空虚,只得作罢。朕的一番孝心,竟败
皇帝私人的开销,比如赏赐皇子公主,修缮宫殿行宫,给妃嫔
胡阁老不妨正宁帝竟然会使出耍无赖这招,一时间竟待
李首辅面色微变,笑着打趣胡阁老“你果然是掉进钱眼里了。怎么,原先你只是一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现
正宁帝顿时哈哈大笑。
李首辅暗中瞪了胡阁老一眼,又笑道“陛下侍奉先祖一片孝心,对待儿女是慈父心肠。只是朝堂之上也有诸多难处,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只是,巧妇难
为无米之炊,国库确实也缺银子,还望陛下多多考量。”
指责陛下分不清轻重,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李首辅当即又为胡阁老展示了一番说话的技术。
正宁帝却不为所动,笑着看向萧景曜,好以整暇地将皮球踢给萧景曜,“萧卿想来有不同之见”
胡阁老不断给萧景曜使眼色,急得脸都红了,简直恨不得揪着萧景曜衣襟疯狂冲他呐喊,“赶紧改口说进账归国库”
萧景曜忍俊不禁,还是安抚了胡阁老一下,温声道“胡阁老,不是我有意拍马逢迎,而是这次的事,交由内务府更好。”
正宁帝来了兴趣,“你还没说你打算干什么呢,就这么自信你一定能赚到钱”
萧景曜不答反问,“陛下,若是有一面镜子,光可鉴人,能将人的眼睫毛都照得一清二楚,陛下以为,这样一面镜子,价值几何”
正宁帝顺着萧景曜的话一想,当即“嘶”了一声,目光古怪,“你会做”
萧景曜垂眸,“臣看到过方子,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材料才能烧出来这样的镜子。”
正宁帝秒懂,有理论知识,但没有亲身实践。
那又有什么关系朕手上有无数工坊的工匠,他们毕生都
正宁帝当即作出承诺,“无妨,士大夫不是匠人,不知匠人事本就是寻常。你有方子,只管交给朕,朕命人去做。”
萧景曜的眼睛眨了眨,露出一丝少年郎的调皮,故意玩笑道“陛下就不怕失败亏钱吗到时候卖了臣都赔不起。”
“不过是一点身外之物而已,怎么能同景曜你这等贤才相比”正宁帝对臣子说起肉麻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你才是朕的无价之宝啊”
萧景曜“”倒也不必,已经
胡阁老则道“工部也有琉璃坊,景曜可以将方子告诉工部,工部同样能做出你口中那样的”
“玻璃。”萧景曜补充到。
“对,玻璃。”胡阁老从善如流,继续强调,“内务府能做,工部同样能做。”
萧景曜却露出一丝苦笑,“内务府和工部还是有区别的。工部有多少官员光是扯皮都不知道要扯多久。”
萧景曜想做玻璃,其一当然是为了赚钱,其二嘛化学那么多的试验,没有烧杯量筒玻璃棒怎么行
还有酒灯,这年头儿的酒,度数都不高吧能搞出来酒,那就能给伤者消毒啊。
萧景曜一不留神又想远了,回过神来赶紧把这些念头扔到一边。事情要一件一件的做,贪多嚼不烂,先把玻璃的事搞定再说。
看着胡阁老犹自忿忿不平的眼神,萧景曜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都知道琉璃坊赚钱,工部的琉璃坊更是许多人盯着,已经形成了诸多势力。您和吴阁老也不能一直盯着,总有人会起小心思。内务府的琉璃坊则不
一样。”
盯着工部琉璃坊的都是朝廷官员,而内务府的琉璃坊笑死,谁敢盯着皇帝的东西内务府又都是天子私产,管理的人都是正宁帝信得过的心腹,自然不敢多伸手。
内务府的买卖当然有的是人抢着干,也不会有人胆敢欺瞒正宁帝,省去了萧景曜多少功夫
为了安抚胡阁老,萧景曜话锋一转,又提起笔向他讲述了一番各种统计图表比对账本的方法,大数据分析,一套流程捋下来,就能轻松判断出哪方面
胡阁老听得两眼放光,萧景曜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上辈子找人骗啊呸,是拉投资的时候,舌灿莲花叭叭叭,末了将心制作的t往投资人面前一放,成功率百分之百。
当然,那些慧眼如炬选择给萧景曜投资的人,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胡阁老这样的,萧景曜一骗一个准。
正宁帝一锤定音,“你既然已经有了成算,朕便让苏世安陪你去内务府名下的琉璃坊走一遭。”
苏世安恭敬上前,“谨遵陛下吩咐。”
胡阁老只能扼腕。
苏世安得了正宁帝的口谕,自然不敢怠慢,带着萧景曜来到了内务府名下的琉璃坊。
这会儿已经是冬日,萧景曜本来穿的厚实,往琉璃坊中走了一阵后,就觉得浑身
烧琉璃,温度同样也不能低。萧景曜来到火炉前,匠人们光着膀子,皮肤上一层亮晶晶的汗,认认真真地盯着火炉,随时关注火的大小。
苏世安可是御前总管,京中有头有脸的人家谁没给他塞过荷包内务府的人更是不同多说,内务府归正宁帝管,苏世安这个御前总管是能一句话决定他们前程的人,自然对苏世安诸多讨好,对苏世安带来的萧景曜也不敢有任何怠慢。
萧景曜将玻璃的配方告诉了管事,苏世安
管事点头哈腰,不断向苏世安保证,“苏总管放心,小的定当时刻盯着这边,一定将玻璃烧出来”
实践中本就容易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萧景曜也不觉得他把配方给出去,对方立马就把玻璃完好无损地做出来。匠人们要做新东西,总是要有摸索期的。
萧景曜并不着急,反正现
要知道,自从大齐日报
大佬们,研究所了解一下
就是这个研究所吧实
胡阁老和吴阁老那天下完值后也没闲着。很快,萧景曜就听到消息,说是胡阁老和吴阁老都
两天的任务,用了新方法后一天就能完成。就是新的记账方法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有些古里古怪的数字,让人惊奇。
有人去问胡阁老和吴阁老,胡阁老还一脸警惕呢,“怎么想偷师”
等到正宁帝夸了户部和工部的账目清晰有条理后,户部和工部的新记账方法便再也瞒不住了。
这可是陛下亲口夸赞过的记账方法诶。我们要是不赶紧跟上,下回还给陛下看用繁琐记账方法的账本,那不是就告诉陛下自己不思进取吗
这怎么行一时间,胡阁老和吴阁老府中人来人往,都想来他们这里取点经。
世上根本不缺聪明人,一琢磨,好家伙,现
学赶紧学家里有考生的,立即垂死病中惊坐起,扶我起来我还能学信息差素来是拉开差距的绝妙因素,要是之后的科举考试中真的出现了数字和字母,那他们有多大的优势
很快,京中权贵家中就开始有了新的记账法,好写好算的数字和运算符号正式进入大家的眼中。
权贵人家都这么干了,他们名下的产业那么多,帮他们管理产业的掌柜们,不得跟上主子的脚步,学习新的记账法
这些大铺子跟着动,显然也会影响民间的小铺子,老百姓一琢磨,嗨呀这个还挺好记,记住了记住了,好用数字和运算符号,就这么走进民间。
萧景曜忍不住失笑,果然,从上至下影响所有人,速度更快。
而这个时候,也到了邢克己成亲那天。
萧景曜带着厚礼去邢家喝了邢克己的喜酒,没几天又同邢克己匆匆道别。如邢克己先前所说,他要带着家人去鲁州赴任,连年都不
萧景曜祝福邢克己的同时,心中也难免怅惘。

更让萧景曜高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