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50 章
等到传旨太监一走,萧元青立马抱着圣旨不撒手,稀奇又激动,“老天爷诶,我这辈子竟然还能摸到圣旨嘿嘿嘿,等我回家后,可得把这事儿跟你爷爷好好说道说道,馋死他”
“哎呀咱们家那祠堂还是单薄了点,祖宗牌位都
萧景曜忍不住笑出声,“也不是所有的状元郎都能得陛下赐婚。皇帝给臣子赐婚,较为罕见。这一次陛下能给我赐婚,纯粹是看
动不动就给人赐婚,皇帝真的没那么闲。而且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皇权没关系。这一波算是少有的父权先行的规则。比如每年宫里头要采买宫女,不想让女儿进宫伺候人的,就先给女儿定下亲事,这样就不会被选进宫。所以每到采买宫女之年,民间都会迎来一个结亲小高峰。
当然,碰上昏君暴君,这点都白搭。但正常情况下,社会运行规律确实如此。昏君暴君若是不顾百姓死活,强行采买宫女进宫,史书上也会记一笔,这是要被后人指指点点的无德行为。
少有的皇帝赐婚,一般都是品级足够的大臣们特别宠爱孩子,想为孩子求一份体面。就像顾明晟一样,两家说定亲事后,再去求正宁帝赐婚。正宁帝
所以顾明晟才会开玩笑说要给正宁帝送谢媒礼。
正宁帝要是无缘无故直接下旨给大臣赐婚,那大臣们可就得联合起来给正宁帝一点士大夫的震撼了。
我们是士大夫,士可杀不可辱。陛下何故莫名赐婚,视我们如可以随意指配亲事的家奴
这可不是大臣口口声声自称奴才的时代,文官们自有傲骨

皇帝都倡导以孝治天下了,也不可能打自己的脸。婚姻大事,确实没办法由自己做主。
想到这里,萧景曜忍不住有些庆幸,自己碰上了顾将军和萧元青这种愿意听从孩子意愿的长辈。
这么开明的长辈,难得
萧元青听到萧景曜夸自己,顿时嘚瑟得像只开屏的孔雀,得意洋洋地点头附和,“没错,我就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好爹”
谁家爹像他这样,拿孩子当朋友处,
萧元青对自己的当爹水平非
常自信。
萧景曜就看着萧元青开开心心地捧着圣旨往正厅走,说这必须得每天二炷香供奉着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当成传家宝留给子孙。他们萧家也是接到过圣旨的人家啦
这种一激动就念叨着要上香的做派,萧元青果然是萧子敬的亲儿子。
除了赐婚圣旨之外,正宁帝还给萧景曜赐了一对玉如意作为贺礼。这可是御赐之物,上面都打着内务府敕造的印记,端的体面。
认真说起来,这还是正宁帝头一回当媒人,给大臣的孩子赐婚呢。
其他大臣再宠孩子也没宠到顾明晟这份儿上。档次够高,能让正宁帝给面子当媒人赐婚的大臣本来就不多,一般大臣也会把这份脸面留着,简
顾明晟完全没有这个顾虑,甚至恨不得耗一点自己的威望。像这种能向正宁帝提要求,还能拉近和正宁帝的距离,让正宁帝心里面对顾明晟更亲近的行为,顾明晟根本不嫌多。

萧景曜当时就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怪不得说太子是大齐历代太子中最受宠的。瞧瞧这个待遇,说不定正宁帝的吃穿用度都没有他好。
正宁帝这个爹,作为皇帝爹来说,也算是绝世好爹了。
哪有宠孩子宠到让孩子用的东西比自己还好的皇帝正宁帝
萧景曜心中啧啧两声,让人将东西放进库房好。
府里的下人都是萧元青找牙人买来的。萧景曜觉得这事儿还真就和萧元青专业对口了。萧元青那识人的直觉,买来的都是老实本分没太多心思的人。萧景曜觉得,萧元青要是生活
只可惜萧元青生错了时代,没有他施展的地方。
但萧元青现
京城繁华富庶,又是天子脚下。玩的花样自然比南川县这个小小的县城多了去了。单是一个蹴鞠就不知道搞出了多少花样,甚至还搞出了打投这种现代娱乐圈资本割粉丝的花活,萧元青现
大概人真的有运气这一说,萧元青这辈子就是个躺赢的命。
萧景曜最喜欢萧元青每次赢了比赛后回来向自己嘚瑟。萧元青能找到最舒服的生活方式,萧景曜这个做儿子的开心。
这么想着,萧景曜看向最近太过开心而找不着北的萧元青,又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朝廷给了假,我们这批新科进士都能回乡祭祖,路费都是朝廷给。爹,我们可以回家了。祖父祖
母和娘应该也快到我中状元的消息了,到时候我们回家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还不知道要到多少人羡慕的目光。”
萧元青果然很兴奋,当即站了起来开始绕圈,激动地搓手,“那可不到时候我们多风光啊这就叫做什么来着对衣锦还乡”
状元啊整个常明府都没出过状元呢。他家曜儿,状元还是六元及第的十四岁状元
骄傲
萧元青想到那个场面,没喝一点酒都觉得自己有点醉了,晕乎乎傻笑,“这才是光宗耀祖啊”
萧景曜见状,笑着告诉了萧元青另一个更让他高兴的消息,“我这个状元,朝廷还会给我们家颁个牌坊。牌坊上还会刻着我的名字和取得状元的事迹,这才是遗泽后人。”
朝廷并不会轻易给人颁
萧元青原本还
萧景曜都忍不住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提到牌坊,萧景曜的第一反应就是贞节牌坊这种该被推翻的玩意儿。
其实牌坊分很多种,贞节牌坊只是其中一种。好
女子的亲事,直到后世,有的家庭还是会拿女儿的婚姻为儿子谋好处。这个时代男尊女卑天经地义,就更不用多说了。
二嫁也是给一些性情刚毅的女子另一条稍微能喘口气的出路。
贞节牌坊大齐少有,但有很多别的牌坊。萧景曜第一次去常明府府衙时,府衙里就立了座牌坊,师爷还特地领他去看过。
无怪乎萧元青这么激动,什么叫光宗耀祖倍儿有排面啊这就是
萧景曜想了想一座牌坊能给家族带来的好处,都忍不住咋舌。心说怪不得以前还有家族故意压着寡妇各种守寡,花样繁多,就为了给家族挣一座贞节牌坊。
这可是牺牲一个外人,幸福一个家族啊。名声好处都得了,谁不抢着干
萧景曜摇摇头,遮去眼中的厌恶之色。
萧元青已经兴冲冲地开始琢磨起回乡的事儿来了,兴奋劲儿稍微降了一点点后,萧元青看向萧景曜,叮嘱他道“虽然陛下已经给你和顾家姑娘赐婚了。但我们家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到位,你得空去
猎两只大雁,我再去想办法准备点贵重的东西,
萧元青粗中有细,可能是常年混迹市井,对这种家长里短的闲言碎语十分清楚。哪怕正宁帝给萧景曜和顾希夷赐了婚,萧景曜这边要是直接跳过提亲这个环节,那顾家姑娘必然是要被人说嘴的。她还是刚从边疆回京,不管顾将军立下多大的功劳,
萧景曜点点头,郑重地应了下来。萧元青抓了抓脑袋,一副十分头痛的模样。
萧家倒是不缺银子,问题是有的好东西就算有银子都买不到。人家权贵人家早好多年就
萧元青只要一想,都觉得脑瓜子疼。现
这可是他儿子的亲事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萧元青叹了口气,万分想念还
萧元青抹了一把脸,决定求助他的好朋友,承恩公窦平旌。
窦平旌接到萧元青的求助也很懵,“我帮你准备聘礼”
京城一霸承恩公表示他从来就没替人准备过聘礼。
奈何萧元青社交牛逼症技能太过出众,愣是将窦平旌给说晕了,迷迷糊糊就给了萧元青不少帮忙的人手,还答应替萧元青找一找能压得住场子的稀罕东西。
其实正宁帝送的那两柄玉如意正合适。但萧元青打算
萧景曜就清闲的多,抽空去猎了两只大雁回来。大雁是忠贞的动物,从一而终,失了配偶后不会再另找,而是郁郁而终甚至会殉情。因着大雁这份忠贞的特质,倒霉地成为了男子提亲必备的东西。有些男子骑射不行,准备两只木雁也行,但这到底有些不够诚意。萧元青很喜欢顾将军,
所以萧景曜还是骑着马背着弓去郊外走了一趟。
萧元青办起事来速度竟然不慢,很快就凑齐了一份哪怕
萧景曜拎着两只大雁,身后的仆人挑着一担聘饼,后面是八式海味,鲍鱼海参鱼肚鱼翅
朝中好多大臣都没有。
萧景曜把龙凤团茶一摆出来,其他的继续都不用看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大家都知道了萧家这份提亲礼的贵重。也不知道萧元青和萧景曜花了多少心思才凑好的这样一份贵重礼单。
之后的便是生果、二牲、帖盒礼等东西,全按着规矩来的,一分错处都没有。
萧景曜提着大雁而来,顾家人已经
顾将军一家都
萧景曜出类拔萃的颜值给他加了大分。人嘛,或多或少都是有点看脸的,只是有轻重的区别而已。萧景曜的外貌完全挑不出一丝毛病,什么玉树临风君子如玉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形容词都可以往萧景曜身上堆,一点都违和。
外表已经如此优秀了,再一看内
绝杀。
顾明晟和吴长缨就只有彼此,顾家后院干干净净,一点纷争都没有。夫妻二人决定把女儿嫁给京城的人家后,连着好些天都睡不着觉。
京城什么风气,他们可太清楚了。富贵泼天,满城朱紫色。这样的人家,孩子都是千娇百宠养大的,多的是刚晓事时就给安排通房丫鬟的。有的人家稍微讲究点,为了孩子的身子骨着想,没那么早给孩子安排通房,但都是默认日后一定会给他安排上的。
萧景曜现
成年人的思维永远更现实一些,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好,有些心思,也能理解。
萧景曜非常欣赏吴将军这样自立自强的女性,见吴长缨的目光看过来,萧景曜下意识地将背挺得更直,莫名觉得吴长缨给人的压迫感比顾明晟还要强。
吴长缨暗暗点头,怎么看都觉得萧景曜一棵挺拔的好笋,眼瞅着就要长成一株青葱翠竹,忍不住生出了和顾希夷同样的想法京城其他人家,是不是瞎这么好的一个女婿人选,他们竟然硬生生错过了
殊不知京城许多人家已经快把眼睛给哭瞎了。他们当初以为萧景曜是承恩公看上的好女婿,哪里敢跟承恩公抢人。谁知道承恩公根本没派人去榜下捉婿,这才让顾希夷捡了个大便宜。
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承恩公诶,您要是没这个意思,先前怎么不透个口风出来呢京城中这么多好人家都盯着萧景曜,也不至于让刚到京城顾希夷捡了大便宜啊
尤其是那些文官之家,更是要拍断大腿。陆含章都是他们眼中的乘龙快婿,萧景曜只会比陆含章更强。即便萧家家底薄了一点,但
萧元青大宅院一买,诶嘿,人家只是
公孙夫人现
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本来公孙夫人的弟媳为自己女儿和陆含章说好了亲事,颇为自得,觉得自己为女儿寻了个天下难寻的如意郎君,没少

公孙夫人听得直皱眉,险些翻脸将人给赶出去,沉着脸怒道“当初我让你再考虑考虑,你觉得我是
公孙夫人当时就不太同意侄女和陆含章的亲事,觉得陆含章太过风流多情,即便有才华,他的妻子跟着他,日子也不会好过,只能是表面光鲜,内里苦楚诸多。奈何弟妹一家都满意得不得了,她多提了两句,反倒被他们当成了恶人。现
公孙夫人听得简直脑瓜子嗡嗡疼,恨不得立马端茶送客。
萧景曜不知道京中其他人内心有多悔恨,这会儿直面吴长缨打量的目光,萧景曜也得提起十二万分神去应对。
两家的亲事已经定下,萧景曜自然也想
吴长缨眉骨上的那道半指长的疤痕为她过于明艳的五官添了一分凌厉之色,征战多年,吴长缨身上自然也有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杀气。这会儿故意抬出气势来,萧景曜面临的压力确实不小。
但萧景曜抗压能力一流,吴长缨给他的压迫感越强,萧景曜面上的神情就越从容。二人对峙片刻,还是吴长缨先破了功,展颜一笑,满室生花,“你这孩子胆量倒是不小。边疆许多见过血的将士都未必扛得住我的气势。”
萧景曜拱手笑道“将军定一方太平,气势再凶狠,我们大齐之福。景曜心中只有对将军的敬意,何来惧怕”
吴长缨笑得更加开怀,顾明晟也忍不住大笑,“你小子,好巧的一张嘴”
“我说的是实话。”
顾希维笑着拍了拍萧景曜的肩,一脸欣慰,接着又摇头叹息,“当初我去岳父岳母府上提亲时,怎么就没有你这张嘴”
顾希宁给了顾希维一个脑崩儿,没好气地笑道“你这个给你二分颜色你就能开染坊的性子,就算有景曜这张巧嘴,也是用来夸你自己。”
“哎哟,大哥,景曜头一回上门,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顾希
宁一脸无奈,再次给了顾希维脑门儿上来了一下,“你也知道今天是景曜头一回上门。多大的人了,就不能稳重点”
顾希维委屈,但顾希维不敢说,可怜巴巴地捂着脑门儿看着顾希宁,希望他大哥能心软几分。
奈何顾希宁心硬如铁,根本不
顾希维迅速放下捂着脑门儿的右手,果不其然,他脑门上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顾希夷靠
顾希维难以置信地看着顾希夷,突然用手捂住心口,一脸痛心疾首,“我亲妹妹就这么被人拐跑了啊小妹你变了,再也不觉得小哥是世上最厉害的哥哥了。”
顾希宁冷笑一声,顾希维赶紧改口,“说错了,大哥才是小妹心中最好的哥哥。”
萧景曜看着他们兄妹二人互相耍宝的样子,也忍不住露出了笑脸。
这样轻松的家庭氛围,后世许多家庭都达不到。由此看来,顾家人感情极好,父母开明,兄妹和睦,光是这种和谐轻松的家庭氛围,就不知胜过了多少人家。
萧景曜第一次来顾府亮相,双方都十分满意。
待萧景曜要离开时,吴长缨给了其他人一个眼色,顾明晟父子互相看了一眼,接二连二找了借口退出去。
明显就是创造机会给新出炉的未婚夫妻单独相处。
顾希夷脸色微红,不太好意思地递给了萧景曜一个青色的荷包,缎面柔软有光泽,一看就知不是凡品,上面绣了两只鸳鸯,绣工不算特别巧,也能看出做绣活之人的用心。
萧景曜含笑接了过来,就听见顾希夷略显心虚的声音,“我我的绣活不太好。”
萧景曜仔细瞧了瞧这个荷包,当场将它挂
顾希夷脸上的绯色愈浓,既有些害羞,又有些高兴,瞬间恢复了自信,“那我以后再给你绣几个荷包”
萧景曜扫过她还带着针眼的食指,笑道“不着急,我素来爱惜东西,这个荷包我只会更加爱惜。可惜我不太会手工活,不能亲自做样东西送给你。”
顾希夷耳根都红了,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明媚,眼神闪闪
边疆所有人都知道,顾希夷是顾将军一家人最宝贝的闺女。当年顾希
夷出生的时候,顾明晟既激动又忐忑,看着襁褓里粉粉嫩嫩的小闺女不断搓手,想抱抱她又怕自己掌握不好力道,生怕自己弄疼了她。顾家五兄弟同样激动地围着妹妹打转,谁也不敢伸手去抱。
顾明晟还说了句让边疆百姓忍俊不禁的话,“小姑娘该怎么养啊我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的玩具。”
于是那年,边疆百姓自
顾明晟和吴长缨都认认真真地将这些小玩意儿好,等到顾希夷大了后,他们才告诉顾希夷这些小玩意儿的来历。
顾希夷十分爱惜这些小玩意儿,觉得这些就是她的宝贝,提到这事儿眼睛都
萧景曜看着闪闪
顾希夷高兴地晃了晃脑袋,又往萧景曜身边凑了凑,一双闪闪
萧景曜再次摇头失笑。
萧景曜已经授官,吏部那边也已经挂了名,本来该去翰林院点卯。不过正宁帝继位后就给了一甲二人优待,让他们先去回乡祭祖后再来当值,路费朝廷给,俸禄也是从授官那个月开始算。
京城到雍州一个月的路程,来回就是两个月,再
不得不说,朝廷对书人的优待真是不少。
二甲和二甲的朝考成绩也出来了,邢克己幸运地考上了庶吉士,可以
庶常馆也给新科进士们放了假,让他们回乡祭祖。邢克己喜气洋洋地来找萧景曜,“我们去年一起进京赶考,现
萧景曜也为邢克己高兴,能考中庶吉士,邢克己未来的
邢克己中进士后,自己躲
绣活好
邢克己双手捂住眼睛,眼泪滚滚而落。
萧景曜突然想到了郑多福,同样是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同样是母亲做绣活供儿子念书,不知道郑多福今年的县试成绩如何。
见邢克己还
邢克己狠狠点头,“我一定会的”
回去的路上,萧景曜一行人的心情都比来时轻松得多。
进京时大家都心下惴惴,不知自己能否金榜题名,只能没日没夜地努力温书,拿命去拼,希望能一举中得进士,别再等二年,继续经历一次磨炼。
这次回乡,那就是衣锦还乡。萧元青已经拉着萧平安开始畅想着他们到南川县后会有多风光了。
邢克己那天哭了一场后,面对萧景曜总有几分不好意思。不过回程途中气氛特别好,又有萧元青这个社交小能手
萧元青听了一耳朵就忍不住捂住脑袋,满脸痛苦,“你们都已经考上进士了,为什么还要讨论经史典籍,就不能谈点轻松有趣的话题吗”
邢克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已经习惯了,再说,就算不用再考试,我们也挺喜欢看书的。”
萧元青“”
行吧,学霸的世界,学渣永远无法理解。
萧元青继续抓着萧平安畅想回乡的风光,“你说这次族里会怎么迎接我们曜儿还给族里挣了座状元牌坊,这要让族老们知道了,咱们家的族谱,曜儿怎么着都要单开一页吧”
萧平安不敢胡乱说族老们的是非,但也真心实意地为萧景曜感到高兴,“就算族谱没有为公子单开一页,县志上肯定会记下这辉煌一笔,说不定府志里也会记下公子的事迹呢。到时候,不管过了多少年,只要有人来我们常明府做官,都会知道咱们常明府南川县出了个了不得天才”
这话萧元青爱听,当即捂着肚子乐个不停,要不是马车不够大,萧元青甚至想
萧景曜一脸无奈,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上扬,显然是心情极好。
让萧元青没想到的是,他们的马车刚到南川县,街头巷尾顿时热闹起来,敲锣打鼓爆竹声不断,竟是比过年还热闹。还有舞龙舞狮队一直跟

萧元青下意识地怼了刘慎行一句,
“我就知道你贼心不死,还惦记着曜儿。曜儿可是我儿子”
说完,萧元青也乐了,刘慎行一帮人更是止不住大笑,大半年没见的生疏感一扫而空。刘慎行笑着瞪了萧元青一眼,“亏兄弟们还每天派人去官道那儿守着等你们的消息,看看兄弟们给你们准备的这个排场,你就说隆重不隆重”
萧元青感动,“好兄弟”
刘慎行右手握拳,和萧元青的拳头
萧元青得意洋洋,“回头请你们喝酒我先带着曜儿前去给祖宗上香”
萧子敬的风格,大家都心里都门儿清,萧元青十分自觉地准备和萧景曜一起去祠堂给列祖列宗们上香。
刘慎行他们自然也清楚,见萧元青待他们和平日里无二,他们便高兴得不得了。果然是多年的好兄弟,儿子当了官,对我们这帮纨绔兄弟还是一样亲近。这才是能交付性命的好兄弟
萧子敬眼里只有宝贝乖孙萧景曜,见萧元青跟着进了祠堂,萧子敬颇有几分嫌弃,“有曜儿
“说的好像祖宗们会喜欢您一样。”到了萧子敬面前,萧元青再次变成大号熊孩子,怼起萧子敬来根本不带思考的,还十分有理有据,“曜儿可是我儿子,跟我更亲近一些。要真是细算起来,祖宗们指不定嫌弃的是谁。”
有萧景曜这个状元儿子,萧元青胆气格外壮。
萧子敬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生气了。本来还想着和这个不孝子大半年未见,可以感受一下父子温情,就算这不孝子再不靠谱,他也要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别对不孝子动手。

萧子敬差点
萧景曜看着萧家先祖牌位中的顾老将军的牌位,郑重地
萧元青一看就乐了,不再故意气萧子敬,喜滋滋地对萧子敬说道“爹,你绝对猜不到,我们和顾家还有这么深的渊源”
“什么渊源”萧子敬纳闷,“我听说顾将军率大军回京了,你们
萧子敬说着,登时将脸板了起来,“当年我们家得的恩惠足够多,你要是再以顾家救命恩人自居,看我怎么拾你”
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家人怕是都忘记萧家了,你眼巴巴凑上去,多跌份曜儿可是书人,最要名声
萧子敬想着想着,看向萧元青的目光格外不善,已经开始思考要从哪里开始揍他了。
萧元青见势不妙,赶紧解释道“不是我故意找上门的是曜儿。放榜那天,顾家那小姑娘刚刚进京,正好瞧见京城百姓榜下捉婿,那姑娘慧眼识珠,立马就让护卫将曜儿捉回
了将军府。”
萧子敬“哈”
齐氏和师曼娘听了这段后也笑得直不起腰,谁都没想到两家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对那个一眼就瞧中萧景曜的顾家姑娘好感倍增。
小姑娘多有眼光
萧景曜顺势提出要萧子敬和齐氏他们都随自己进京。
齐氏有些犹豫,“会不会不太方便”
萧景曜认真道“爹特地买了间大宅院,那院子前一户人家可是五世同堂,现
萧子敬还是有些犹豫,主要是他们年纪大了,故土难离,到了京城又要认识新的人,还怕自己不着调给萧景曜招祸。
对此,萧景曜直接把萧元青拉出来做例子,“您看我爹模样,像是缩着脖子过日子的吗现
看着萧元青得意洋洋的神情,萧子敬的拳头又硬了。
萧景曜见齐氏有所意动,当即给了她们会心一击,“再说了,你们就不想去见见你们未来的孙媳妇”
齐氏顿时不再犹豫,立即拍板,“去京城”
萧景曜故意耍宝,捂着心口怪叫,“祖母果然是有了满意的孙媳妇就不要孙子了。回京后我得让希夷多给我绣点荷包才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齐氏不由哈哈大笑,眼神扫过萧景曜腰间的荷包,认真叮嘱萧景曜,“你可别见人家希夷脾气好就欺负她,问问你娘就知道,绣个荷包也不容易,你张嘴就要好几个,这是折腾人。”
萧元青得意挺胸,拍了拍自己腰间的荷包,“曼娘这些年就给我做了很多个”
骄傲
师曼娘也忍不住噗嗤一笑,对未来儿媳多出不少好感,同样叮嘱萧景曜,“有一个荷包挂着就够了,别故意去折腾希夷。好人家的姑娘给我们家当儿媳妇,咱们可不能欺负她。你娘我有个好婆婆,自己也不稀罕当恶婆婆。”
齐氏再次哈哈大笑。
第二天,一家人又回族里祭祖。还没进村,萧景曜远远就瞧见了村门口那座气派的牌坊,忍不住说道“衙门办事的速度还挺快,牌坊这么快就送来了。”
萧氏一族现
族老们也拎得清,再二告诫族人,族里现
家族风气十分不错。
时间较急,萧景曜祭完祖后并未
萧元青和小伙伴们再次相聚,萧子敬和齐氏则开始拾东西,准备同萧景曜一起进京。
萧景曜谢过师长后,又请了刘圭和郑多福喝茶吃饭。郑多福今年顺利通过了县试,让刘圭好一阵羡慕。
不过刘圭也有自己的心气,拍着胸脯对萧景曜说道“等我再大一点,更通做买卖后,我就去京城找你。”
萧景曜笑着点头,“那我肯定备上好酒好菜,好好招待你”
萧景曜回京时,刘圭等人很是不舍,不住地挥手,大喊道“京城再见”
回京后,萧景曜便去了翰林院,等着翰林院学士给自己安排活计。
然后萧景曜就领到了一个管理前朝典籍史书的差事。
华夏一直都有本朝给前朝修史的习惯,萧景曜负责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边角料,还有许多年代更久远的典籍,全
看着屋里乱糟糟的书籍,萧景曜忍不住挑了挑眉。
嗯这个下马威还挺含蓄。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