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51 章
萧景曜早就猜到自己刚到翰林院可能会碰上顶头上司给的下马威。这都算是职场潜规则了,千年之后也差不多。
认真想想,萧景曜六元
白手起家的萧景曜可太清楚这里头的套路了。
翰林院掌制诰、史册、文翰等事。虽然扺掌翰林院的翰林院学士才是正五品的官职,放
分量着实不轻。
除却翰林院学士外,翰林院还有侍学士、侍讲学士、侍、侍讲、侍书、待诏、五经博士等职位。萧景曜这个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也就只
枪打出头鸟,哪怕萧景曜本身足够敛,但他彪悍的战绩依然让人不敢直视。谁让萧景曜达成的成就太过光芒万丈,一不留神就会闪瞎别人的眼。
每届一甲三人都会直接入翰林院,所以翰林院最不缺的就是状元。许多状元意气风


萧景曜的心情也挺复杂,二十年来官职纹丝不动,他都不知道该说这位前辈是极其会明哲保身的聪明人,还是该说这位的性子可能不大适合官场。
老修撰姓江,把萧景曜往屋里一带,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萧景曜眨了眨眼,看着屋里乱七八糟的书籍,深深叹了口气。
万万没想到,来上班的第一件事,是要搞卫生。
这就很离谱。
然而
翰林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书。世家大族没有的典籍,
所以
就来。
刚才领萧景曜过来的江修撰,估计也是移动的

萧景曜都有些好奇,外地翰林们到底是怎么
没办法,薪俸不够,就得省吃俭用,连驴车都舍不得租,只能靠双腿走着去上班。
这个通勤时长,打工人看了都落泪。
京城的冬天,寒风就跟刀子似的,积雪也有脚踝那么深。大早上深一脚浅一脚走上半个多时辰,到了翰林院,估计就真的应了那句“四肢僵劲不能动”。
就算是一路科举厮杀出来,有了官职
萧景曜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萧元青买的那间宅院,虽然不
人的幸福就是这么对比出来的。现
这个点上班,现
不论什么时候,上班通勤时间都是个大问题。好
自然也就更让人心里不平衡了。
比如刚刚带萧景曜来这里的江修撰,心里对萧景曜绝对是没什么善意的。
官场这种人情往来,有时候和公司职员差不多。翰林院学士既然安排江修撰带一下萧景曜,那对方最起码也该向萧景曜说清楚,翰林院的规则,以及萧景曜的工作内容。
这位倒好,直接给萧景曜说了个工作范畴,事情的轻重缓急都没和他说,也没告诉他做好的标准是什么,主打的就是给萧景曜划出个范围,让萧景曜自行摸索。
不得不说,翰林院是个适合摸鱼和躺平的好地方。江修撰这么糊弄都能混个二十年,果然是边缘人物无人
随便他混日子。
让萧景曜萧景曜更感兴趣的是,安排江修撰来带自己,是翰林院学士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萧景曜耸耸肩,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书,去了自己办公的屋子。以他们的品级,当然没有单独办公间的待遇,一间办公屋子坐了好几个人,萧景曜抬眼看去,全都是十分沉稳的中老年同僚,一个年轻人都没有,甚至其中大半都是头
还真把自己安排到养老的地方来了
萧景曜眉头微扬,心中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面上却露出了十分标准的微笑,彬彬有礼地同这几位老翰林们打招呼,“晚辈萧景曜,见过诸位前辈。”
年纪最大的刚才好像
萧景曜眼角微微抽搐,多年后修史您就没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吗
这位老翰林显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妥,笑眯眯地对着萧景曜招招手,“我们这边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家伙,没想到今年来了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天才。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小伙子年年轻轻,一表人才,未来当真前途无量,比我们这帮老家伙强得多”
萧景曜连连拱手,口称不敢。
其他四人也跟着笑,其中一个四十来岁,微微
这位刚起了话头,其他几人登时你一言我一语开始附和,都
萧景曜觉得,现
简直就是想要躺平的咸鱼们梦想中的好去处。
问题是,萧景曜根本不想当咸鱼。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萧景曜一直是进取型人格,雄心勃勃,想要闯出一番事业,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真要有一丝丝躺平的念头,萧景曜也当不了首富。
越到上面,厮杀就越激烈。蛋糕总共就这么大,萧景曜占多了别人就占少了。别看大伙儿平时碰面都客客气气的,私底下当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商业间谍啦,冒充顾客举报啦,只要能打击对方生意的,各种不违法的手段全都用上。有的人行为更是过激,动不动就挑战刑法,萧景曜遭遇过不少“意外”,查清楚后,集各种证据送对方去吃了牢饭。
这种高强度高压力的挑战,当然很累,但是
萧景曜格外喜欢这种紧迫感和刺激感。那种从四面八方的围堵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感觉,简直比名下资产的数目更让萧景曜兴奋。
他天生就是个喜欢挑战,喜欢冒险的人。
让萧景曜来这儿养老,委实是难为他了。
萧景曜都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大聪明想出来的这个绝招,心里都被气笑了。想挫他的锐气,下马威还不够,直接把他蹬去养老场所,这一招可真是妙啊。
看看萧景曜现
反正科举考试也考完了,萧景曜紧绷的神经也该松懈下来,又进了全天下书人都想进的翰林院,怎么看人生都该是一路坦途,顺利得不行。
这个时候,刚进官场什么都不懂的少年郎,被一群只想养老的翰林们包围,是继续以前的卷王做派,还是被养老前辈们所影响,跟着一起松懈下来,年纪轻轻就过上了幸福摸鱼的养老生活呢
大多数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是后者。
前者想要卷,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卷。编书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急也急不来,想干出点成绩都不容易。再加上周围还有一堆摸鱼混日子的老前辈,自己
萧景曜都忍不住佩服把他安排来这里的那位上司了,什么叫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啊。到时候自己要真松懈下来一心养老了,正宁帝对自己期望有多大,后期就会有多失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正宁帝脾气再好,也是个帝王。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萧景曜不思进取,倒也不至于丢了性命,只是大概率像江修撰一样,这辈子就一直窝
萧景曜倒是有些好奇,想出这个阴损办法的人,真的是纯粹地看他不顺眼,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吗
这一屋子的同僚对萧景曜还是很友善的,反正他们
毕竟这地方是真的没什么油水,不存
所以大家的心态都很平和。
他们虽然也羡慕萧景曜年纪轻轻就取得如此前无古人的成就,但羡慕归羡慕,也不会嫉妒。
就像那位中年翰林说的,他们的孙子都和萧景曜差不多岁数,有的人孙子的年纪还比萧景曜大一截,早就看开了,没兴趣和年轻人竞争。
对于萧景曜的到来,大伙儿还是挺高兴的。这可是活的六元及第诶,哪个书人晚上做梦的时候没想过自己每次都考中榜首,连中六元,风光无限呢
老伙计们的情况大家都很熟了,现
非常好,以后又有了新谈资,完美
萧景曜大概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但也十分感谢他们的好意。起码先前那位江修撰没告诉萧景曜的东西,这帮同僚们全都叭叭叭对萧景曜倒光了。
年纪最大的那位翰林姓周,
别看周编修平日里不管事,但他
其他四人中,就那个刚才和萧景曜搭话的翰林更活跃些,笑着帮萧景曜整理桌子,十分温和地对萧景曜说道“你刚来翰林院,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我虽然官职不高,但
萧景曜眨了眨眼,谢过了这位郑翰林,内心差点笑出声。
恐怕安排自己来这儿养老的那位都没想到,这里还是个大型的信息站。因为大家每天摸鱼闲聊,又
尤其是周翰林,他虽然品级不高,但年纪够大,资历够深,
按这个来算,周翰林和现如今这位翰林院学士,勉强也算是有半师的情谊。
等萧景曜拾好自己的桌椅,把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全摆放好之后,郑翰林顺手把自己桌上的一碟点心放
萧景曜看了看外面的日头,陷入了沉默。自己拾桌椅,总共也就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算下来不到半个小时,这就忙了一上午
这里果然是养老的好去处。
周翰林几人也连连点头,纷纷劝萧景曜好好歇一歇,千万别累着了。一副真心觉得萧景曜干了特别多的活,一定特别累的样子。
卷王萧景曜都差点被他们给整不会了,当即稳住了自己的心态,笑着坐下来谢过他们,真的和他们聊了起来。
有人从屋外经过,听到屋里热闹的聊天声,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却不知道里头的聊天内容是这样的
萧景曜“带我过来是江修撰,我原以为我会同他
周翰林一边喝茶一边慢悠悠道“你没同他
郑翰林乐呵呵地啃着一块点心,笑着补充道“不过他有个好孙女
,去年同兵部侍郎家定了亲,又觉得自己有了门得力的亲家,更加瞧不上别人了。其他人就算看不惯他,顾及同僚之情,也不理会他这等尖酸刻薄的性子。”
萧景曜继续套话,状似为难,不知所措地抓了抓衣袖,完全一副官场菜鸟的模样,忧虑道aaadquo那我岂不是得罪了江修撰也不知我们翰林院的秦学士性情如何,若是惹了他不喜,我怕是更加没有好日子过。aaardquo
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这问题周翰林最清楚,当即拍着桌子表示,“那就是一个惯会曲意逢迎的小人让江瑛带着你哼,别怕,
“欺负小孩子,也亏他们做得出来”
萧景曜眼神一闪,脸上的忧虑更重了,“这我也没得罪秦学士啊,该不会是上头神仙打架,我这个小鬼遭了殃吧”
周翰林几人顿时哈哈大笑,“你还知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看来也不算是书呆子。管他们谁跟谁打架,我们把自己该干的活干了,谁都挑不出错处,他们也没辙”
萧景曜一脸受教地点头,然后就被周翰林扔了一堆文书。
刚才还谈兴正浓的周翰林一脸昏昏欲睡,无打采地对萧景曜说道“反正我们的事情也不多,你刚来,还不知道这些文书怎么写,正好多练一练。”
萧景曜简直哭笑不得。
周翰林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笑眯眯地拍了拍萧景曜的肩,乐呵呵道“明天我再多带些点心,正好我前些日子得了些不错的茶叶,明天也一并带过来给你尝尝。我们一边喝茶,一边再好好聊聊天,这日子过得,快活似神仙”
萧景曜也笑眯眯地应了下来,“正好我爹从承恩公那里要来了些今年进贡的雨前龙井,明天我也带些过来,大家一起品一品。”
原本见萧景曜接活接得爽快,也蠢蠢欲动想把自己的活分给萧景曜的其他翰林登时一顿,歇了这个心思,扬起了笑脸附和道“那我们可得好好品一品,进贡的雨前龙井,极为难得,令尊同承恩公的关系可真好”
萧景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羞涩一笑,“也是承恩公心善,见陛下为我和顾将军的千金赐了婚,我家刚来京城,没什么家底,怕我们家怠慢了将军府,这才慷慨解囊,把他新得的好茶分了我爹一点。”
其他人一听,心中更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们能安稳摸鱼摸了这么多年,真的不是一点眼色都看不懂的家伙。相反,官场暗潮汹涌,能顺风顺水
萧景曜简单开了两次口,立马就被他们划分成“不能得罪的人”的范畴内。
他们现
秦学士不是惯会钻营,怎么会
这么一想,就琢磨出里头有些不对味来了。郑翰林等人面上笑嘻嘻,心里直叹
气。他们只想安安生生点卯当值,顺便偷亿点点懒,真的不想被卷进这些阴私算计之中。
周翰林闭上眼,往椅子上一靠,鼾声渐响,其他人也习惯了周翰林快速入睡的本事,郑翰林还十分羡慕地对萧景曜说道“你们年轻人身体好,神好,还不懂能睡得好是件多么舒心的事。我每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也是浅眠多梦,容易惊醒。真是羡慕周翰林啊,我都好多年没睡过这么香甜的觉了。”
萧景曜下意识地看了看对方的头
闲聊过后,周翰林睡得十分香甜,鼾声如雷,其他人写一份文书能摸鱼八百遍,写着写着又开始聊了起来。萧景曜被迫听了无数八卦,有用没用的信息一大堆,好
周翰林没有说错,萧景曜确实没有写文书的经验。翰林院负责起草各种诏书,有后宫妃嫔晋升的诏书,还有各家升官或者女眷得封诰命的文书,以及各种祭文悼文,种类繁多。看似都是文书,实则侧重点完全不同,格式章程都不一样。这就和后世的政府公文一样,需要再三审核,仔细斟酌,新手和老鸟,一动笔杆子就能看出区别。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周翰林扔给萧景曜的这一堆文书中,各种类别都有,还有些往年的文书可以给萧景曜当范文。
萧景曜微微挑眉,看了正
萧景曜的文章可是被公孙瑾教出来的,文采词藻自是不用多说。先前来京赶考时,公孙瑾也指点过萧景曜如何撰写文书,现
郑翰林忍不住笑道“天才就是天才,学什么东西都快。亏我还以为你可能会碰上难处,等着给你解惑。到时候说出去,我也是指点过六元状元郎的厉害人物了,多有面子只可惜景曜你太过优秀,没给我这个吹嘘的机会。”
屋内顿时又爆
萧景曜也忍不住佩服周翰林的睡眠质量了,一看他这个睡法就知道他肯定没有失眠的困扰,肯定还能再活很多年。
周翰林给萧景曜的文书看似很多,实则并没有多少,里面有不少历年的文书范本,萧景曜把它们整理好,就
几份文书换些有用的消息,萧景曜觉得这笔买卖挺不错。
郑翰林等人深谙摸鱼之道,表面忙忙碌碌,实则根本没干什么活。
他们的任务只会比萧景曜更少,进度却一直停滞不前。
萧景曜刷刷刷把文书全部写完,他们的进度条依然还
萧景曜想了想,回到了江翰林带他去的屋子里,先把所有书籍都大概浏览了一遍,疯狂头脑风暴,
好类,然后开始慢慢整理起这些典籍来。
整理书籍并不是一个能够一下子就能干好的活,这一屋子的书,各个朝代的都有,有些甚至已经破损,还有的因为放得太久有些
郑翰林喝完茶后过来看热闹,见萧景曜认认真真整理书籍的模样,郑翰林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年考上进士进翰林院的意气风
说着,郑翰林伸手指了指那几本有些破损的书,还有角落里放着的一卷明显有些念头的字画,“这些都是要进行仔细修补的,否则没法看,保存不了多久就会烂掉。秦学士既然把这活交给了你,不管棘手不棘手,都是你的活。你本来就太过惹眼,盯着你的人肯定不少,能做好的事量做好,免得被人拿住了把柄不停挑你的错处。”
萧景曜大喜,立即拱手谢过郑翰林,“我正愁该怎么修补这些书籍,没想到您就主动来帮我。先前来翰林院点卯时,晚辈还不担心自己行差踏错惹同僚们不喜,没想到晚辈运道好,碰上了您这样乐于助人的好前辈”
郑翰林听着不住
萧景曜也能猜出郑翰林的心思,不过这是人之常情,萧景曜很乐意承郑翰林这份人情。
主动帮忙和被动帮忙还是不一样的,萧景曜又夸了郑翰林一回,给足了郑翰林面子。如果说郑翰林之前还有些故意卖萧景曜人情的打算
郑翰林他们摸鱼多年,就跟后世的退休老大爷一样,个个儿都有别的爱好。因为时间足够充裕,他们的爱好,一天天练下来,竟然都成了他们的拿手绝活。
郑翰林擅长的,正是修补字画。每年都
萧景曜听完郑翰林的光荣事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拿翰林院的
萧景曜都有些好奇周翰林他们都会些什么绝活了。总觉得他们会给自己一个巨大的惊喜。
郑翰林说要教萧景曜,那就真的没有任

萧景曜
要求十分严格。
萧景曜同样听得十分认真,他的记忆力本来就非常好,郑翰林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萧景曜都记得清清楚楚。再加上萧景曜本身肢体协调性就特别好,神够专注,干起这种细活来,手稳得一批,根本没有误差。
郑翰林本来是想送萧景曜一份人情才决定教萧景曜怎么修补字画,结果一见萧景曜领悟力这么强,上手飞快,郑翰林也忍不住起了爱才之心,又告诉了萧景曜几个要点。见萧景曜有条不紊地按照自己教的方法修补完一幅字画后,郑翰林忍不住感慨,“怪不得公孙大人只
碰上这种良才美玉,谁能忍住不雕琢一下
郑翰林觉得自己不能。
这一个下午,郑翰林难得没有和同僚们吹水摸鱼,陪着萧景曜修补完了好几幅字画。看着萧景曜的修补技术从生涩到熟练,郑翰林简直成就感爆棚,还开始打趣萧景曜,aaadquo也就是你家有些家底,不缺银子。要是像别的穷翰林那样,只靠俸禄养活一家老小,穷得一个铜板得掰成三瓣花。学了我这招,出去帮人修补字画,尤其是京城那几家大的店铺,给银子十分爽快。一单下来就能让家里过上三个月大鱼大肉的好日子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提到这里,郑翰林的语气便有些激动,很是自得于自己的本事。
萧景曜真心地点头附和,“您真厉害”
郑翰林见萧景曜满眼真诚,没有一丝对他的鄙夷,忍不住笑道“你就不觉得我堂堂翰林,放下身段同那些店铺掌柜合作,由此来赚取银子,太过俗气”
萧景曜诧异地瞪大眼,“凭自己的本事赚银子是什么俗气的事吗前辈身为一家之主,是家中的顶梁柱,能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为什么不干又不违背律法。能更好的奉养双亲,不也是孝顺吗”
郑翰林一愣,而后偏过头去,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向萧景曜的目光十分亲近,宛若
翰林院有食堂,不过味道说不上好,就是寻常口味,不好不坏。萧景曜想着自己今天吃的瓜也够多,了解了不少翰林院重要人物的信息,
周翰林果然很高兴,睡了一上午后,周翰林的神头好得不得了,一边吃着酱肉一边继续给萧景曜小道消息,“你那屋子里的书,是翰林院里最乱的,本来不该安排给你,也不知是走了门路,最后这份差事就落
“好
萧景曜当然知道这个
道理。放眼望去,整个大齐朝堂就没有一个比他更年轻的官员。要是有个什么我和同僚比命长的节目,萧景曜定然能笑到最后,指不定送走了同僚,还能送走同僚的儿子和孙子。
不过,周翰林话里话外透出来的口风,让萧景曜更加好奇。哪位同僚对他这么看好,觉得他年轻又有前途,所以蹉跎几年也不碍事。这个逻辑,他自己就不觉得离谱吗
萧景曜都被气笑了。
从郑翰林那里学了手修补字画的手艺,萧景曜心情大好。看着满屋子乱糟糟的书,萧景曜的容忍度更高,有条不紊地开始整理起来,准备给同僚们一点图书管理方面的小惊喜。
只可惜屋子里的书太多,萧景曜还要修补晒书,又要登记造册,进度必然快不了多少。
萧景曜也不急,他才刚来翰林院,盯着他的眼睛都不知道有多少,先沉浸一阵,认认真真干好手上的活也不错。
反正三年后再考评,时间还长着呢。
萧景曜悠哉悠哉地整理了一天书籍,这让很多盯着他的人既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还有些遗憾和不满。每个人对萧景曜的感官都不同,内心情绪自然也不一样。
到了申时,周翰林等人一刻都不
萧景曜跟随大部队,见其他屋里也陆陆续续离开,也拾好自己的东西,都放
楚行昭和陆含章也进了翰林院,他们两人的去处都比萧景曜好上一点,一个跟着待诏,为后宫起草诏书,这个活既轻松又容易
陆含章则跟着一位侍讲,继续看书念文章,一天下来只觉得自己还
两人见了萧景曜,立即迎了上来,笑着同他说起今天当值的趣事。
官场上,同年是一份十分重要的关系。哪怕萧景曜和楚行昭他们私底下没有往来,但他们是同年进士,天然亲近。进了翰林院后,更是只有他们三个官场菜鸟,楚行昭和陆含章自然而然又对萧景曜亲近了许多。
萧景曜则告诉他们,自己学了一项新本事,惹来他们不赞同的目光。
“萧兄可是金科状元,怎能做这些粗活有要修补的字画书籍,应当让上峰安排人来修补才是。”
楚行昭略微客气些,更担心萧景曜完不成任务,“一屋子的书籍,要修补的不知有多少。你一个人修修补补,不知要蹉跎多少光阴。”
连个
这话两人都没说出口。认真算起来,他们和萧景曜虽是同年,却也是竞争关系。萧景曜本就过分出众,压得一众才子黯淡无光。

和萧景曜同年竞争,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
大。
两人沉默片刻,便不再多言,只说让萧景曜好好编书,日后定能大放异。
萧景曜也察觉出他们之间的塑料同年情,笑着同他们客套了几句,而后各自散去。
萧景曜并不是好脾气的人,刚进翰林院就被人摆了一道,这口气,萧景曜明面上忍了,实际上可没那么好对付。
想按着自己不让自己出头
萧景曜嗤笑一声,能出头的办法多了去了,
萧景曜拿出邓掌柜送给自己的信物,直奔邓氏书局。
托当年群英会的福,邓氏书局顺利成为雍州书商的领头羊,更是一鼓作气将书局开到了京城。只是京城书肆的竞争十分激烈,邓氏书局虽然
萧景曜脑海里过了一圈邓氏书局的资料,拿着邓掌柜给他信物,径直叫了书局的掌柜谈一笔生意。
真以为他这个六元及第的天才是吃干饭的呢萧景曜本来不想折腾广大书人,为他们本就痛苦的求学路再添刷题的痛苦。
但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自己若是不回击一番,岂不是太给对方脸面
萧景曜同书局掌柜认真商议一番,听得对方眼中异连连,看向萧景曜的眼神就跟看金矿一样。萧景曜离开时,书局掌柜恭恭敬敬地将萧景曜送到门口,难掩兴奋,一股脑地安排下去一连串的活。
萧景曜也算好时间,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埋头整理书籍,一整理,就到了七月底。

当真可惜众人心下一叹,还是太年轻了啊
很快,大伙儿就将萧景曜抛
萧景曜一直不疾不徐地干着活,认认真真将绝大部分书籍都整理妥当。
与此同时,邓氏书局突然大肆宣扬想知道六元及第是怎么练成的吗想知道天才状元平日里是怎么学习的吗六元及第天才状元倾情著作,五年科举,三年模拟,科举真题全解,你值得拥有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哦
这消息一出,京城宛若一锅热油中倒进了一瓢冷水,瞬间炸锅了。
这可是文曲星下凡的萧景曜出的科举资料啊,谁不买谁傻
京城百姓纷纷行动起来,将邓氏书局围了个水泄不通,目的十分明确萧状元的科举书,给我们来一套
就算家里没有孩子要参加科举的,都忍不住来排队凑热闹,被其他人嫌弃占位置。对方振振有词,“文曲星写的好东西,就算我家现
妙啊真是从未设想过的思路。大家一听,竟然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前来书局门口排队的人又多了一波。
别说老百姓了,就连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甭管文官还是武将,都派人前来买书,生怕来晚了就买不着。
这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六元及第的状元郎的排面。
京城这么热闹,消息自然也传进了正宁帝的耳朵里。
近来政务繁忙,正宁帝原本处理政务处理得头疼,听闻这个有趣的消息,当即露了个笑脸,“这小子,果然是少年心性,倒也不
书人谁没点学习心得啊尤其是千军万马杀出重围考上进士的,都是一肚子学习经验科考经验,人家
萧景曜这一手,委实让人措手不及。
有人听到消息就
至于萧景曜和书局合作,大概率能赚不少银子的事儿。这能算是事儿吗萧家又不缺银子,那么大一间宅院说买就买,多少银子能比得上萧景曜六元及第的宝贵经验
这绝不是萧景曜有意敛财,而是萧景曜心善做好事,愿意为广大书人分享自己的经验

萧景曜都没想到事情会
含泪赚书人们一大笔银子。
作为天下之主的正宁帝,自然是希望底下得用的英才越来越多。萧景曜这一手,让正宁帝都忍不住拍案叫好,“果然是一心一意为了朝廷的好状元”
什么是祥瑞啊这就是
正宁帝大笑一阵,起身笑道“摆驾翰林院,朕刚好得了空,去翰林院瞧瞧。”
与此同时,萧景曜看着自己整理得清清楚楚的书架,轻松地拍拍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