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47 章
“哦他真的这么沉得住气,不骄不躁继续温书”正宁帝略觉诧异,“这份沉稳心境,可不像十四岁的意气风
有些人得了一点点小功劳都恨不得飘到天上去,萧景曜现
青史留名,萧景曜竟然还能这么沉得住气
窦平旌依旧毫无形象地瘫
窦平旌咕噜咕噜喝了杯茶,一脸遗憾,“我怎么就没生出个来报恩的孩子呢”
想到家里几个不省心的臭小子,窦平旌嚣张的脸上顿时露出明显的嫌弃之色。
“你家那几个孩子才多大。”正宁帝很是无奈,“要说报恩,朕那么多个孩子,也没个来报恩的,都是讨债鬼。”
这话别的大臣不敢接,窦平旌却无所畏惧,“那您就像我一样多揍他们几顿呗。反正我瞧着皇子们都挺好,成年出府的,能为陛下分忧,还未单独开府的,也挺孝顺。”
正宁帝看着窦平旌吃东西实
窦平旌沉默。
福王,皇子中最不一样的烟火。从小就深谙摆烂之道,一心啃爹,从不努力。小时候来养心殿打滚耍赖问正宁帝要东西,现
至于为父分忧认真干活这种事嗯,寿王现
饶是窦平旌这等混不吝的人物,也很难评价福王种种不靠谱的行为,毕竟他也曾和福王一起为搬空正宁帝的私库而努力过。
窦平旌想了想,理直气壮地把锅扔回了正宁帝头上,“那不都是您宠出来的”
正宁帝苦笑,“当初他出生时,身子十分弱,朕难免偏疼了他几分,免去了他一些课业,让他能好好养身子。谁知道把他的性子养成了这样”
窦平旌翻白眼,啪的一下又把点心盘子端到自己面前。正宁帝脸色一沉,有十分机灵的宫女从御膳房端了新的点心过来,恭敬地呈了上来,正宁帝这才缓和了脸色,瞪了窦平旌一眼,“你的差事都办妥当了”
窦平旌迅速站直了身子,“回禀陛下,臣幸不辱命。”
正宁帝又是一笑,“不辱命就是来朕这儿和朕抢点心”
窦平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陛下刚刚革了臣的职,肯定是见臣忙于公务太辛苦,让臣舒舒服服地玩一玩。难道臣这不是不
辱使命吗”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宁帝顿时觉得头疼,实
老承恩公到老才得了窦平旌这一个儿子,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当年正宁帝的太子之位并不稳固,先帝是位极其冷酷的帝王,甚至放任皇子自相残杀,养蛊似的想养出一个最铁血最有能力的帝王。
正宁帝几度接近被废的边缘,被一众兄弟逼迫得喘不过气来,是老承恩公给了他强大的助力。
只可惜老承恩公也不长寿,正宁帝登基后第四年就去世了。刚满二十岁的窦平旌袭了爵,没过两年,就将窦家搅得四分五裂。所有人见了都忍不住叹气。

但窦平旌就是这么混不吝,十分无赖地表示,自己才是大宗,你们那些分支别蹦跶,不然族谱威胁
就离谱整个大齐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混账的家伙来。
奈何正宁帝有护着,其他人再看不惯窦平旌,也只能忍着。毕竟正宁帝给窦平旌的官职也不高,还时常把他削成白板,等气消了后再给他安排另外的官职。
大臣们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窦平旌拍了拍衣襟上的点心碎屑,点点头,“正好东宫有个厨子做的碎玉糕不错,我还能带一盒回家。”
“你啊,成天就惦记着吃。太子时常念着你这个舅舅,你倒好,就只惦记他宫里的点心。”
“得了吧,我这性子同皇子们也处不来,他们一个个都大了,不若小时候那般可爱,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还是我家几个孩子好,看不顺心就开揍,他们不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正宁帝“”
正宁帝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拍桌大骂,“你成天就没个正形孩子生出来就是给你揍的吗你还是不是个当爹的”
窦平旌梗着脖子,“我怎么不是当爹的了小崽子们现
正宁帝拒绝再同窦平旌讨论养孩子的问题,并抬手让窦平旌滚蛋。
窦平旌麻溜地滚了,正宁帝又吩咐他,“去东宫看看太子再滚。”
窦平旌撇撇嘴,脚下一转,往东宫方向走去。
正宁帝揉了揉眉心,缓解了一下怒火,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良久,正宁帝又翻出了萧景曜的会试文章,食指
窦平旌慢悠悠晃去了东宫。六位成年的皇子中,窦平旌和太子的关系最亲密,二人除了有血缘亲情之外,还有一
同长大的情分。只不过年纪大了后,两人便少了来往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太子更是因为窦平旌将窦家搅得四分五裂的事,对窦平旌有所不满。窦平旌也是硬脾气,鲜少有低头的时候,两边的来往就更淡了。
到了东宫,窦平旌瞅了瞅太子的脸色,旋即放下心来,“瞧着只是简单的风寒,没什么病容。亏陛下还赶着我过来看看你,我看你活蹦乱跳的,没几日就能恢复如常,继续上朝了。”
太子同正宁帝有六分相似,打眼望去,几乎就是年轻版的正宁帝,只是气质更锋锐一些,不如正宁帝圆融温和。
“咳咳,父皇叫你你才来,你是故意气我的吗”太子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感动于正宁帝对他的关心,还是该痛恨窦平旌的无理。
窦平旌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叹息,转眼又恢复了寻常桀骜的模样,快得连太子都没捕捉到,只是说道“陛下待你自然是极好,大齐历代太子中,你是最得宠的那个。陛下一片拳拳爱子之心,你可要多多孝顺陛下。”
太子狐疑地看着窦平旌,“这倒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窦平旌翻了个白眼,“我都陛下赶来看你了,能不多说几句好话吗不然他指定又要念叨我。”
太子忍不住轻笑,又咳了几声,端过桌上的姜茶喝了,心情骤然好了不少,“那你便再多说几句好话给孤听听。”
窦平旌才不干,毫不客气地让人去厨房拿碎玉糕,他要装一盒带回家好好吃。
太子虽然生气,却也不好落个连盒糕点都不愿给舅舅的小气名声,气得胸膛起伏了好一阵后,索性把眼睛一闭,来个眼不见为净,任凭窦平旌叽叽歪歪。
窦平旌也没
太子将脸撇到另一边,不耐烦地挥手,“孤自然会去,还用你多嘴”
等到窦平旌离开后,太子才转过头来,看了眼窦平旌离开的方向,右手挡住眼睛,命人把药端过来。
正宁帝对他确实十分好,进贡的东西,有些珍品,甚至都搬来了东宫,连内库都没有。
但太子依然十分忧心,父皇确实是一个好父亲。但既然是个好父亲,这个父亲的好,就不止对他一个儿子。
太子想到已经成年开府,接连崭露头角的弟弟们,心中一片担忧。尤其是宁王,后宫皆由贵妃掌管,贵妃又颇为受宠,宁王的待遇
皇后早亡,太子没有能
毕竟太子也已经二十多岁,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
“让太医再过来一趟。”太子仰头将苦得要命的药一口气喝下,神情一片平静。他是太子,必须要以最完美的姿态站
蠢蠢欲动的弟弟们。
即便承恩公府势力大不如前,只要窦平旌依然受宠,他还是能借用承恩公府的势力。
太子闭了闭眼,脑海中闪过无数思绪,只觉得心里比刚刚喝的药更苦。
窦平旌出了东宫后,
不同于太子的尊贵傲气,福王十分开朗,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息。见了窦平旌,福王主动笑着打了招呼,“舅舅,你也去东宫看太子吗”
窦平旌神色缓和了些许,点了点头,“我刚从东宫出来,太子脸色尚好,并无大碍。”
“那就好。”福王拍了拍胸脯,长长松了口气,“父皇肯定十分担心,我先去看看大哥,失陪了。”
等到窦平旌快出宫时,正宁帝又命人把他叫了回去,显然是消了气,又有话要对他说。
窦平旌无奈,一边埋怨正宁帝折腾人,一边往养心殿走去。听得前来传令的内侍面如土色,恨不得自己立马变成一个聋子。他真的不想听承恩公埋怨陛下
到了养心殿,正宁帝也没再揪住先前的事不放,先问窦平旌,“太子现
窦平旌如实回答,“瞧着脸色不不错,只是时常咳嗽,清减了些。”
正宁帝顿时心疼不已,“朕就说要他好好养着,他偏偏不肯听,担心朕太过操劳,想量为朕处理些琐事。这孩子,有孝心是好事,哪能孝顺到不顾及自己的身子呢”
窦平旌怀疑正宁帝是故意
不过,正宁帝满意地向窦平旌炫耀了一回孝顺太子后,话锋立即一转,“明晟应当也快启程回京了,你这些日子敛一点,好好养足神,一同陪朕去迎接明晟。”
窦平旌顿时来了神,“遵旨”
“就知道你惦记着他朕同明晟也多年未见了,当初京城之围解了后,明晟便一直驻守边疆,抵御胡人。年前他将胡人打退,现
窦平旌掐指一算,“顾将军这回京的时间也赶巧了,正好
正宁帝开怀大笑。
窦平旌顺势探正宁帝的口风,“顾将军似是有意给他的宝贝闺女
正宁帝一想也是,便将这事记
“顾将军和吴将军生得都不错,想必他们的女儿,模样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正宁帝深以为然。
两人又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子
话,窦平旌还拉着正宁帝又赌了好几把,赌到自己钱袋子都空了,又开始耍赖,被正宁帝嫌弃地赶走。
再次出宫时,已经快到黄昏。
窦平旌看着陆陆续续进宫前去看望太子的宁王康王平王等人,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讥笑。
这些人的消息倒是灵通,也怪不得太子深深忧虑。算了,不想这些,头疼
太子看着一茬又一茬赶过来对他嘘寒问暖的弟弟们,尤其是宁王,挂上了最完美的笑容,仪态更是无从挑剔,显太子气度,“不过是略感风寒,不值当你们特地过来看我。”
你们不来我更高兴。尤其是老二,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眼底的幸灾乐祸和遗憾之色,你
皇子中行二的宁王叹了口气,一脸愁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就要不久于世了,拉着太子的手温言细语,“太子身子不适,我们这些当弟弟的,怎能不来看望”
怎么就没病死你呢真可惜。
宁王有正宁帝的关爱,还有贵妃的偏爱,前朝后宫都算是一霸。可以说,除了太子之外,宁王就是皇子中最尊贵的,没有之一。
所以宁王的性子同样十分骄傲,和太子针尖对麦芒,毫不相让。
其他王爷果断装瞎,权当自己看不到太子大哥和宁王二哥眼中的刀光剑影,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关心起太子来,配合十分默契,坚决不让太子和宁王有对话超过三句的机会
王爷们很心累。
太子很不满,心中讥笑,这帮人,怕是听到了父皇让承恩公过来看望自己的消息后才匆匆进宫,想
全凭兄弟们衬托得好,来东宫混吃混喝了一阵的福王竟然还给太子留下了个不错的印象。

然后太子又听到了宁王分了一部分他的事务,当即垂死病中惊坐起,“太医呢再给孤开药”
他绝对不会让宁王
兄弟太笨,太子心烦,兄弟太明了,太子也烦。自从弟弟们逐个开府出宫后,太子越来越心累。
挑起太子对宁王不满的贤妃笑眯眯地让人给平王传话,让他暂且继续蛰伏,先让太子和宁王斗个两败俱伤,他们母子再出来坐渔翁之利。
储位之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
不过这暂且和萧景曜没有任何关系。
以萧景曜现
至于那些皇子之争,别说萧景曜这个连官场菜鸟都算不上的新进贡士,就连许多为官多年的官员
们,也感受不到这平静之下的暗潮汹涌。
正宁帝就更不用说了,没有哪个父亲愿意看到儿子们自相残杀,连想都拒绝往这方面想。
作为一个慈爱的老父亲,正宁帝对于目前的情况颇为满意。太子明能干,他不断强调太子尊贵的地位,给足了太子体面,宁王等人也算是能干,不会对太子生出不臣之心。兄友弟恭,也算是皇室一段佳话。
比先帝逼着他们兄弟自相残杀好多了
公孙瑾也同萧景曜提起过几位皇子,只不过简单地提了一嘴。萧景曜也没
眼下最要紧的当然是殿试。
殿试就
虽然有些失落,但张伯卿他们还是很快拾好了心情,会试一次就中的本就是少数,像他们这样的年纪,能中举都算是年少有为,感受了一把会试的滋味儿,回去再努力三年,好歹比下一届的新举人们多出一轮经验。
三人很是心宽,笑着向萧景曜道喜,还决定留
时间紧迫,顺利通过会试的贡士们还没来得及多高兴几天,又开始沉下心来努力准备殿试。
都走到了殿试这一步了,谁不希望自己能考个更好的功名同进士和进士一字之差,
虽然很多官员终其一生都无法官至四品,但新进贡士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对未来有着无限遐想,谁会觉得自己官运不通,永远达不到四品呢
那也忒不吉利了。
更重要的是,殿试排名根本不看会试的排名。只要考生自己
以前就
李首辅的经历,就是现
哦,状元好像提前被萧景曜预定了,机会不大,但还有榜眼探花等前排位置啊。会试排名靠后的考生们信心满满,摩拳擦掌打算
会试排名靠前的考生们也十分有危机感,殿试翻盘机会如此大,他们必须要好好努力,稳住自己的排名。
为了不让自己考成同进士。拼了
萧景曜应该是最轻松的那个。既然想通了自己大概率会成为状元这一点,萧景曜的心理压力根本没有其
他人大。他只要正常
除非萧景曜殿试太过紧张
萧景曜按照自己的节奏和进度,有条不紊地安排着自己的课业时间。有公孙瑾这位名师指点的另一层好处就是,萧景曜能从公孙瑾嘴里知道正宁帝偏爱的文章风格。
之前每次考试,考生们都会拼命去打听主考官的喜好。就是因为主考官的喜好直接关系到考生们能不能通过考试。
到了殿试,正宁帝就是最大的主考官。只要文章合了他的胃口,自然是一片通途。
当然,萧景曜现

所以萧景曜十分认真地听着公孙瑾说正宁帝偏好的文章风格,颇为惊喜的
这就是连中五元的幸运值吗萧景曜都忍不住为自己欢呼了一把。
不过萧景曜不知道的是,他的会试文章,早就被窦平旌拿给正宁帝去看了。正宁帝看完后就拍桌叫好,明显十分吃萧景曜的文章风格。
也是窦平旌故意看热闹,没把这事儿说给萧景曜听。正宁帝不
缺德乐子人,就是这么坑。
就算萧元青已经成了可以一起和他吃喝玩乐的小伙伴,窦平旌依旧不改看好戏的本性。
每天瞧着萧景曜绞脑汁改文章,也挺有意思。
殿试当天,天色尚是伸手不见五指之时,萧景曜就被萧平安小声叫醒。好

比较坑爹的是,官职低的官员,连点灯笼的资格都没有。先帝时期就
但早朝仍然是个不轻省的活。
萧景曜还没步入官场,提前感受了一把早朝的滋味儿。
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拾好自己跑去宫门前排队等开门,期间有内侍过来教导他们面圣的规矩。大家都听得十分认真,唯恐自己一个走神没听明白,进了保和殿就来个御前失仪,别说考进士了,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
虽说正宁帝一贯有宽厚的名声,不至于因为考生御前失仪就要了他们的性命。但这么多大臣看着,要是有所失误,难免会给正宁帝和朝中大臣们留下一个不堪大用的印象。就算是考中了进士,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晋升空间。
说不准考了个进士出身,就是他们这辈子最光芒万丈的时刻。
萧景曜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公孙瑾教导过他面圣的礼仪,窦平旌心血来潮之际,也拿着戒尺把自己的手板敲得啪啪作响吓唬萧景曜,让萧景曜好好记住宫里的规矩。
萧景曜那时候就觉得,窦平旌看似桀骜不驯,实则颇有分寸。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
单论宫中规矩,萧景曜不会比官宦子弟差。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逐渐有了亮光,朱红色的宫门缓缓开启,萧景曜等新晋贡士垂手噤声,有序地跟
这一次,考生们不需要带任何东西。
殿试只考一天,笔墨纸砚由礼部安排,考生们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拎着考篮进场,两手空空跟
到了保和殿前,有礼部官员肃容站
队伍是按照会试的排名来排的,这也就意味着,萧景曜站
这可是传说中的帝王,谁不好奇呢
不过,
不知道是不是萧景曜的错觉,总觉得正宁帝的眼神
如今早朝是三天一次,今天正好不用早朝,正宁帝和阁老们能
贡士们心理压力更大了。
殿试只要考一天,下午就交卷,不用
萧景曜的案几也
饶是萧景曜心大,这会儿也觉得这个位置有点坑。直面帝王审视的目光,对考生们来说是多大的心理压力把他安排
萧景曜不知道的是,礼部官员知道正宁帝对他多有好奇,特地将他安排
正宁帝
窦平旌嘴里听过很多有关萧景曜的事,也见过萧景曜亲笔写的文章,一手好字就让人忍不住叫好,再一看文章,内容比字还漂亮。正宁帝对萧景曜这个连中五元的祥瑞,难免多出几分期待。

萧景曜果然是上苍给朕的祥瑞祥瑞就该生得这般仿若谪仙人的模样。
萧景曜不知道正宁帝内心的喜悦,却能察觉到正宁帝看向自己的眼神愈
也就是萧景曜心理素质强大,要是换个人,直面正宁帝这样热切的眼神,指不定已经两股战战,抖成帕金森了。比如萧景曜旁边那位,拿着笔的右手都
萧景曜摒除外界一切干扰因素,十分光棍地想着,反正被正宁帝多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看吧看吧,就当自己提前
萧景曜整理好心情,低头看了看策问的题目。这一看,萧景曜心里直呼好家伙。这题目可真够长的,一张纸写得满满当当。仔细一看,上面用漂亮的行书写着“盖闻道之大原出于天,超乎无极太极之妙,而实不离乎日用事物之常道久而未治,化久而未成岂道不足以御世欤”
萧景曜仔细品了品题目,觉得正宁帝这个策问出的,实
这就不是一家之言能彻底解决好的问题。写起来一个不留神,就会浮于表面,看似说了一堆道理,实则全是废话。
萧景曜沉思片刻,郑重地拿出白纸开始打草稿。先写好格式
臣对恭惟皇帝陛下,处常之久,当泰之交,以二帝三皇之道会诸心,将三纪于此矣。
开好头后,萧景曜再根据策问中的内容,逐个作答。
现代上过政治课的都知道,封建社会制度是地主阶级剥削农民为经济基础的社会形态。几千年的封建统治中,地主阶级和农民的矛盾循环往复不断上演。资本家逐利,地主阶级天然会去盘剥农民手里的土地,不断兼并土地。等到矛盾积攒到爆
民生这一块,萧景曜当然会选择从土地入手。只可惜萧景曜上辈子对农业方面了解得不多,没看过什么农学书籍。不然的话,凭借他的照相机记忆,把那些农学书籍抄录下来,给这个时代主管农桑的大臣们研究,指不定能提前解决许多农作物的病害问题。
但萧景曜也有自己的办法。上辈子的院长妈妈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大学生,和萧景曜他们提起过一些农村种地的事情。如何堆肥,如何去害
虫,还有怎么挑选种子,院长妈妈都当故事讲给萧景曜他们听。
当时有小朋友好奇
院长妈妈笑着解释说,农民伯伯手里的种子也能种,但种子经历了一代一代,容易退化,产量降低不说,还有可能生别的病。去粮站买新的种子就很好,粮站卖的种子,是农科院的那些特别有学问的人培育出来的新种子,肯定是最好的。
所以萧景曜知道,粮种也要和新品种去杂交,培育出新的粮种,才不会让种子退化。
从这点入手,萧景曜又提到了可以让商队从西域和海外带来更多的粮种,由此拓展到海上。萧景曜也是到了京城后才知道,大齐现
这就很离谱。
但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萧景曜要是上来就大大咧咧地嚷嚷着要开海禁,怕是刚进官场就有一堆人等着弄死他。
萧景曜想了想,点到即止,只提到海外可能有更多的粮种,民以食为天,若是能多出一样能让百姓们填饱肚子的食物,那便是陛下的恩德。

哪怕是后世史书上记载的太平盛世,也有小部分人饿死。大部分人不饿死,哪怕还没填饱肚子,也能算是盛世。
算算现
萧景曜以粮种为由提到海外,并不会让那些主张海禁的官员心生不喜。
接着,萧景曜又提到了给与匠人一定奖励,激
这也算是萧景曜的一点点私心,他一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但华夏从古至今都不缺能人志士,各行各业的天才多如繁星。只是
萧景曜选择相信先人的智慧,只想着为推进这个
想到这里,萧景曜顿时想到了后世那句流传很广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至于兵戈方面,萧景曜别出心裁,从抓军队神建设入手,提出可以组建宣传队,
这一点算是说到了皇帝们的心坎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昏君猜忌优秀的
将领无非就是担心他们功高震主,振臂一呼,底下的士兵们跟着他就反了。

虽然还稍显稚嫩,因为对军队不够了解,有许多不足之处,但萧景曜这个观点,足够让所有人耳目一新。
萧景曜越写越顺,下笔如有神。写着写着,萧景曜突然
萧景曜心态稳得一批,
正宁帝暗暗点头,对萧景曜愈
其他考生可就惨了,正宁帝这么一晃悠,有笔下一抖写废了一张纸的,有脑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来自己要写什么的,还有瑟瑟
真不是考生们心理素质差。摸着良心说,能过五关斩六将来到殿试的考生,
帝王
谁见到天子能不激动呢
萧景曜虽然没
中午也是
萧景曜优雅地干掉四个馒头,喝了点水润润嗓子,又把汤全部喝完,成为保和殿中唯一一个把汤喝完的贡士。
倒不是汤不好喝,而是其他人不敢喝太多水,免得要去上厕所。
殿里有出恭的地方,问题是,正宁帝和这么多大臣都
书人最爱脸面,哪能让自己丢这个脸
萧景曜为何不担心这点因为他仔细算了算,以他写字的速度,等他吃完饭,用不了多久就能写完试卷,交卷走人。
所以萧景曜并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感谢殿试可以提前交卷的规定,萧景曜啃完馒头,轻轻松松写完试卷,施施然交卷走人。

不愧是连中五元的萧景曜,殿试都能第一个交卷。如此看来,状元应该就是他了。
众人心里又忍不住酸了酸。
萧景曜走出宫门时,果不其然又看到了萧元青的身影。
萧元青很是惊讶,“你这么早就出来了”
萧景曜摊
手,“都写完了,当然就交卷走人。”
萧元青先是一忧,听了萧景曜这话后,又是一喜,眉开眼笑道“反正你每回第一个出考场,就证明你胸有成竹能拿第一名。这么看来,你的状元稳啦”
萧景曜拍了拍萧元青的胳膊,示意他别太激动,三天后才是出结果的时候。
萧元青已经喜不自胜地说道“我已经
这个想法没毛病,殿试又不淘汰人。所有贡士都能得到功名,一同打马游街。有家人一同前来的,都和萧元青一样,早早
萧元青笑着笑着,脸色顿时一僵,小声对萧景曜说道“据说京城十分盛行榜下捉婿,你年纪小,又极大可能是状元,不会有很多人来捉你回去当女婿吧”
萧景曜脸上从容的表情也裂开了。
“不会吧”
萧元青苦着脸,“我觉得很有可能。”
电光石火间,萧景曜想到了公孙夫人欲言又止的神情,想到了窦平旌嚣张的神色,突然福至心灵,“爹你不必担心,我觉得我可能有了个挡箭牌了。”
萧元青也不傻,萧景曜一提这事儿,萧元青瞬间就想到了他的新人小伙伴,顿时就理解了萧景曜的意思。
要是挡箭牌是窦平旌,确实能把所有想捉萧景曜回家当女婿的人家全都给挡得严严实实的。
但萧元青很是纳闷,“承恩公也没跟我提过此事啊。”
“他怎么想是他的事,重要的是外人怎么想。”萧景曜十分冷静。
萧元青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瞬间不再纠结,又有些
金榜题名,正是意气风
萧景曜想明白这点后,就将这事儿抛
回想起自己一路走来的这些年,萧景曜也忍不住叹息,当时没觉得什么,现

萧景曜沉沉地睡了过去。
三天后便是出榜之日,也是传胪大典。
萧景曜这些贡士早早地来到太和殿前,等着听礼部官员宣最后的结果。
一进宫,就有内侍捧来红色的官服,让萧景曜他们换上。
萧景曜他们现
今天是他们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打马游街,春风得意,穿一身红色官服,愈
萧景曜等人不敢拖延,迅速
一排排身穿红色官服的贡士们站
萧景曜神色轻松,举止愈
许久,穿着明黄色龙袍的正宁帝出现
一甲三人由正宁帝亲自宣布,这也是一甲三人的荣耀。
萧景曜等人屏息凝神,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正宁帝缓缓开口,语气比殿试时多了几分威严,“本次一甲三人,状元萧景曜,榜眼楚行昭,探花陆含章。”
萧景曜心中一定,
看着丹陛石上的大鳌,萧景曜心中也难免生出一股豪情,状元终于到手了。
连中六元成就达成,开出超级奖励青史留名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