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48 章
萧景曜站
同进士和进士有着一道鸿沟,一甲三人和其他进士同样有差距。
最明显的就是,一甲三人可以直接授官。如萧景曜,状元到手,直接授翰林院修撰一职,从六品,楚行昭和陆含章两人,可授翰林院编修,正七品。
其他进士,则还要继续
也就是说萧景曜他们这一甲三人,
正好官员三年一次考评,其他同年们刚刚得了个差事,萧景曜他们三人已经能进行第一次考评,考评上等的,还能有升官的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赢
官场是个多么看资历的地方三年呢
经历过三年之后再三年,不知等了多少个三年才顺利通过乡试会试的考生们,对三年这个数字可真是太敏感了。一想到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通过了殿试,却还要
萧景曜飞快
这么一想,萧景曜嘴角便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看似他们这一甲三人都是陛下按才学选出来的。仔细一分析,萧景曜自己,平头百姓一个,家里只是小富,
楚行昭,官宦子弟的代表,还是京城人士,又压了江南士族代表的陆含章一头,达成了微妙的南北和谐。
至于萧景曜也是南方学子这事儿这货太过变态,属于百年不遇的特定现象,不好分析。
而且,就跟先前萧景曜和陆含章比试时,国子监学生说的话那样。萧景曜进京后多受公孙瑾教导,公孙瑾身上又有一个国子监祭酒的职位,萧景曜勉强也能算半个国子监学生。
这样一分,萧景曜成了半个南方人和半个北方人,一甲三人南北士子完美平衡。
平衡个鬼啊萧景曜嘴角抽搐,觉得这个划分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自己怎么就半北半南了
就离谱。
萧景曜眼角抽搐,却也从中砸摸出一点帝王的平衡之术,估摸着本届传胪应当也会是北方士子。
果不其然,正宁帝宣布一甲三人的名单后,传胪则由礼部官员宣。
“第四名,兖州太清府慧明县林进筠。”
兖州离京城还算近,林进筠当然属于北方士子。
萧景曜偏头看了一眼兴奋出列的林进筠,对方大概三十多不到四十的年纪,国字脸,留了短须,十分端正的
长相。行礼谢了恩之后,林进筠便强压着内心的兴奋,恭敬上前接过礼部官员手中的黄榜,逐个宣接下来的进士和同进士名单。
传胪传胪,本就是唱名之意。二甲第一名有传胪这个别称,自然是因为他要宣除一甲三人之外所有新科进士的名单。
林进筠拿着黄榜的手都
“孔其文,二甲进士。”
“李跃洋,二甲进士。”
“封鸿轩,三甲进士。”
唱名唱到最后,林进筠的嗓子都有些哑。

众人先前还
林进筠手里拿着的黄榜有两份,这一份是
萧元青等人现

张伯卿三人也喜不自胜,右手握拳狠狠砸
“连中六元啊多少书人做梦都不敢奢想的成就,景曜竟然真的做到了”
柳疏晏兴奋地一拍掌,“我决定了,下届会试我直接把景曜的小像供起来,拜景曜得了”
拜什么文曲星啊指不定文曲星已经下凡,听不到广大书人的心愿。要拜就拜萧景曜活的文曲星
张伯卿和唐振源“”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但细想起来又怪有道理的。
迟疑了几吸后,张伯卿果断加入了柳疏晏,“那我也拜一拜。”
唐振源有点心动,又有点犹豫,“等我今晚夜观天象”
“你可别观天象了。就景曜现
“为什么十个人会告诉我二十次”唐振源纳闷。
“因为每个人最少会说两次。我还没说三十次呢,景曜不是说过,重要的事说三遍”
唐振源“”
好像没毛病。
说话间,厢房内的桌子咔嚓咔嚓好几声,裂开了。
唐振源三人有志一同地看向萧元青。
萧元青忍不住挠头,尴尬地笑道“刚才太激动了,没控制好力度。”
得知这种大好消息,他没当场就把桌子拍碎,已经算是十分克制了。
张伯卿三人想到萧元青的天生神力,表情都有点复杂。
萧元青咳嗽了几声,终于把要咧到耳后跟的嘴角给扯了回来,认真道aaadquo回头我给掌柜的赔点银子,按照这桌子的价格双倍赔我都乐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这种大喜事,真的让人特别想要往外撒钱。
萧景曜还不知道萧元青激动之下拍裂了酒楼的桌子,传胪大典完毕后,已经到了下午。
他们这帮新科进士立马就要进入人生的高光时刻,打马游街。
进士们都是会骑马的,有的甚至骑射功夫十分不错,像萧景曜,遗传了萧元青的好体质和运动天赋,骑射准头直逼武将。
萧景曜和楚行昭身为一甲进士,自然
萧景曜眼神微亮,不得不提,华夏人有点子白毛控属性
白马上面坐着红色官袍的少年状元,再加上萧景曜那一身无双的风姿,真真是马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连恪守宫规,一言一行规矩到骨子里的内侍和宫女们,都忍不住多看了萧景曜几眼。
陆含章跟
楚行昭年纪比萧景曜和陆含章都大一点,正好三十岁,听完陆含章这话就笑开了,“你这个俊美的探花郎都这么说,我这个榜眼岂不是压力更大一甲三人,两个俊美无俦的少年郎,就我这个而立之年的老菜帮子
萧景曜和陆含章齐齐笑出声。萧景曜保持住脸上的微笑,压低了声音对着楚行昭笑道“楚榜眼这话可千万别被后面的人听到了。你正值壮年就自称老菜梆子,看后面那些白
三人又是一阵笑,空气中充满着快活的气息。
说起来,今年的一甲三人确实年轻的过分了。就算是年纪最大的楚行昭,也就刚三十岁。一般人这个年纪还
真要说起来,楚行昭才该是最感慨叹息的那个。
萧景曜算了算他们三人的平均年龄,觉得自
己为降低一甲三人的平均年纪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心里却忍不住想远了,一甲进士全都是年轻人,正宁帝这是有意
正宁帝站
良久,正宁帝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多年轻的少年郎啊”
永远都有惊才绝艳的少年出现,而他却已经老了。
景氏皇族似乎没有长寿之人,大齐历代皇帝都没有活到六十岁的。正宁帝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就算以最长寿的先皇的岁数来算,也就只剩下短短九年。
正宁帝唇角抑制不住又

正宁帝欣慰地拍了拍太子的肩,笑而不语。那笑容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惆怅。自己的身体如何,没有比自己更清楚的了。不论是处理政务久了后的心悸憋闷,还是没睡好后的天旋地转,亦或是久坐后的浑身酸痛,每一次身体上的不舒服,都
自己真的只有短短十年,甚至还不到十年的寿数吗正宁帝忽而一阵心慌。
对死亡的畏惧是刻
所以史书上不乏帝王们寻仙问道求长生之法的记载。
正宁帝的理智告诉他,世上并无长生之法,历朝历代的帝王,不论是明君还是昏君,都没办法长生,甚至还会因为求长生之法而劳民伤财,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但感情上,正宁帝依然有着死亡的恐惧。尤其是这种给自己定了个期限,等着黑白无常慢慢来勾他魂魄的感觉,最为磨人。
即便是帝王,也无法阻拦死亡的脚步,对生死之事束手无策,甚至连一点点软弱恐惧都无法表现出来,只能强行用理智压下去。
太子不知道正宁帝内心的怅惘和痛苦,依然用濡慕敬重的目光看着正宁帝,语气真挚,言辞恳切,“
正宁帝顿时哈哈大笑,“那都是你三岁的事情了,你还记得这么清楚”
“和父皇的每一次相处,儿臣都记得十分清楚。父皇待儿臣一片慈父之心,儿臣不敢忘,也不愿忘。”
正宁帝神情动容,眼眶微红,欣慰地看着太子,感动不已,“珩儿啊,你果真至纯至孝”
太子同样红了眼眶,声音竟有一丝哽咽,深深低下头去,“父皇待儿臣极好,儿臣若是不孝,岂不是畜生不如”
感受到正宁帝对自己的亲近,还红着眼眶的太子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老二好好看看,谁才是深得父皇宠爱看重的儿子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太子眼中又闪过一丝对自己的厌弃。什
么时候,自己竟然能这样毫不犹豫地拿感情来算计父皇了父皇待自己如此好,诚如承恩公所说,自己这个太子,是大齐历代太子中最受君父宠爱的,为何他还会算计至此
正宁帝不知道太子心中的纠结,十分感动于太子的孝心,又给了东宫不少赏赐。
本作者清涴提醒您最全的寒门天骄科举
宁王得知这个消息后,把刚买回来的一套茶具摔了个粉碎,暴躁地
那个只会假仁假义装模作样的混账太子,哪里配得上太子之位不过是沾了出身的光罢了。若是他也是嫡子
宁王脸色阴沉,命人拾好地上的残渣碎屑,怒气冲冲地跑去了演武场
有了太子
正宁帝迅速整理好了心情,内心的惆怅一扫而空,兴致高昂了不少。
太子不知正宁帝内心情绪细腻的转变,却能感受到正宁帝的心情变好了,赶紧又顺着正宁帝的心思,绞脑汁回想着童年趣事,将正宁帝逗得哈哈大笑。
笑完后,正宁帝拍拍太子的肩,乐呵呵道“顾将军率大军班师回朝,再过十日便能到京城了。到时候你同朕一起出城迎接顾将军。”
太子大喜,恭敬应下。
正宁帝笑容满面,拉过太子的手拍了拍,“顾家世代忠良,顾将军对朕亦是忠心耿耿,此次他带着家眷进京,想
太子恭敬道“谨遵父皇教诲。”
二人身后的窦平旌暗道顾明晟当真是个聪明人。顾家人镇守边关多年,顾明晟又立下了大功。正好边疆战事平息,能有十多年安稳。顾明晟选择
若是冷酷铁血的先帝,将领们或许还要顾虑狡兔死走狗烹之事。但现
边疆能有十几年的安稳,十几年过后,顾氏
顾明晟这步棋,当真是走得太妙了
窦平旌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故友重逢,前路平坦,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当年的京城之围,窦平旌也是经历过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顾明晟带着大军进京救驾,窦平旌单方面觉得自己
欠了顾明晟一份人情,
太子迅速调整了心态,再次让正宁帝对他赞不绝口,从而从正宁帝身上获得让自己更安心的力量,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几分,顿觉疲惫,面上却不露分毫,依然同正宁帝说说笑笑。
气氛正好,窦平旌也加入进来,笑着对正宁帝提起萧家的趣事,“陛下有所不知,萧元青,就是萧景曜的父亲,前两天特别忧愁地问我,京城盛行榜下捉婿,万一他家儿子被太多人围着捉来捉去,岂不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正宁帝和太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太子双肩颤抖道“他这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蛮力榜下捉婿,几家人的护卫打起来甚至闹出人命的,那是前朝的事情。现
只要不涉及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们,太子的智商一直是
正宁帝也乐,“朕猜你肯定没告诉他个中缘由,等着看他的热闹。”
“陛下英明。”窦平旌叹气,“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陛下。只可惜萧元青好糊弄,萧景曜却是个机灵的,很快就打听清楚了榜下捉婿的缘由,倒叫我觉得无趣。我还想看新科状元表面意气风
正宁帝和太子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刚刚停下的大笑声又立马响了起来。伺候的宫人们低着头,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神色。陛下心情好,他们这些伺候陛下的宫人也轻松些,不用战战兢兢,生怕触怒龙颜。
被正宁帝几人笑话的萧景曜现
“好俊的状元郎”
“往年都是探花郎最俊美,今年竟然是状元郎生得最俊,还年轻也不知道状元郎说了亲事没有,这样才貌双全的少年郎,应当有不少大官抢着让他当女婿或者孙女婿吧”
“这么说来,等会儿的榜下捉婿倒是有的热闹看了。”
众人看着金榜两边站着的膀大腰圆的家丁护卫们,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也不知道今年最难抢的是哪位郎君。”
“上次榜下捉婿,不就有两家打起来了。后来才知道有一家家丁抢错人了”
“走走走,快跟上去我倒想看看今年的状元郎会被谁家抢走”
两边讨论声不绝于耳,陆含章忍不住打趣萧景曜,“状元郎,大家都等着你被人抢走呢。”
萧景曜无所畏惧,反正没有人同他说好抢人,榜下捉婿,肯定没有他的事。感谢窦平旌,没有他嚣张彪悍的名声,京中其他人还真的不会都不敢来找萧元青说亲,生怕惹了窦平旌这头恶狼,反而给自家招祸。
窦平旌可是连自己的家族都给拆得七零八落的狠人,还会
虽然窦平旌没什么暴戾的名声传出来,也没干过什么打死无辜人的狠辣事情。但所有人都认为,窦平旌比那些动辄杀人放火的凶恶之徒还要狠。毕竟这些大奸大恶之人,屠刀还是对着外人,窦平旌是直接把家族都给搅碎了啊。
能干出这等无颜见祖宗的破事儿,窦平旌是何等心狠手辣对自己都这么狠了,还会顾忌别人
京城权贵们对窦平旌的畏惧,一部分来自正宁帝对他的宠爱,另一部分,则是出于对窦平旌这个人的惧怕。
谁知道他疯起来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正常人的行为可以预料,可以进行谈判。疯子的行为,谁都预料不到。
窦平旌隔三差五去找萧元青,落
所以,哪怕窦平旌带着萧元青出去闲逛了好几次。大伙儿还是有志一同地认为,窦平旌这是醉翁之意不
只有萧景曜父子和窦平旌知道,这纯属无稽之谈。窦平旌就是和萧元青投缘,想
但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所以萧景曜明明是新科进士中最靓的崽,愣是没有一家敢派媒婆来找萧元青说亲。
萧元青很
陆含章脸皮多厚一人啊,当即挑眉道“我这般既有才华又俊美的探花郎,没有人来找我说亲才是怪事吧”
萧景曜给了对方一个自行意会的眼神,觉得陆含章这种自信可以分给自卑的人一丢丢,立马能让别人从自卑到自信。
打马游街完之后,为了给京城百姓增添更多的乐趣和谈资,新科进士们纷纷下马,又往金榜方向而去。
既然是榜下捉婿,那还是要一点仪式感的。不管有没有和人说好亲事的新科进士,都到了金榜附近。而后就听到一声,“冲啊”,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那么多家丁,眼睛冒绿光地盯着新科进士们,而后开始了认姑爷,省得再
萧景曜的好身手这时候
与此同时,一队骑着骏马刚刚进京的人被眼前的热闹所吸引,往这边走了走,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有人迅速下马跑去人群中打探消息,没过多久就回来复命,“小姐,今天正好是新科进士打马游街的日子,京城百姓正
婿。”
最前面骑着白马的明艳少女好奇问道aaadquo榜下捉婿aaardquo
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护卫又简单说了一下榜下捉婿之事。
“榜下捉婿啊。”少女眨了眨眼,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最为出众的俊美少年郎,一拍手,“柳姨,我们去把那个模样最俊的少年抢回府”
这么好的少年郎,竟然没有抢他。京城百姓是瞎吗
少女大为困惑,但这并不妨碍她下手的速度。
少女身后的中年女子抱拳应了声,“我这就安排人将那位郎君捉来。小姐,我们先回府吧。”
跃跃欲试准备自己上前的少女一顿,再次看了光夺目的少年一眼,双脚一夹马腹,往京城中最核心的权贵们的住处圈而去。
萧景曜正开开心心地看着热闹呢,周围冷不丁就冒出了一队穿着骑射服的女护卫,二话不说就伸手准备抓住萧景曜。
萧景曜瞳孔地震。萧景曜大为不解。萧景曜一边躲一边大喊,“等等,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两家可没说亲事啊”
这是什么情况啊自己好好地吃着瓜,怎么突然间自己也成了瓜田
就离谱
萧景曜转身准备跑路,奈何对方训练有素,不管萧景曜打算往哪边跑,对方都能
萧景曜“”
就没人来救救我吗到底

张伯卿等人同样一头雾水,唐振源挠头,“京城哪家有这么多女护卫吗”
瞧着气势还特别唬人,个个都巾帼不让须眉。
萧元青眨巴眨巴眼睛,决定喝口茶缓一缓。他
一路上,萧景曜尝试着向对方解释她们捉错人了,他并未和任何人家议亲。奈何这队娘子军根本不理他,只管带着他回府。
萧景曜只能放弃解释。看着她们训练有素英姿飒爽的模样,萧景曜心里有了些许猜测。

果不其然,女护卫们把萧景曜带到一座宽宏的府邸面前。萧景曜抬头一看,正门之上高高挂这一块匾,上书三个大字,“将军府”。
萧景曜“”
问就是心情复杂。顾将军的大军不是还没回京吗
很快,萧景曜就见到了将军府现
少女一身红裳,鬓间并无太多华丽的珠钗宝石,虽还有些稚气,却硬生生将所有艳色都压得黯
淡无光,唯有她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一抹绝色。姝色无双。
萧景曜眼神微微一凝,猜出了少女的身份,很是无奈,拱手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关注点却偏了,“姓萧敢问公子是何方人士”
萧景曜如实作答,“
“南川县萧家”少女激动地站了起来,“我知道你们家我爹提起过,当年先祖曾被你们萧家先祖救过性命。我们顾家人都记着呢”
萧景曜心头微暖,眼中多出一丝真切的笑意,“顾老将军已经给了先祖丰厚的回报,还福泽后人。我们并不敢以将军府救命恩人自居。”
少女看向萧景曜的目光已然亲近了不少,一双桃花眼弯成弦月,“怪不得我一见你就觉得你是个好人,还奇怪京城其他人是不是瞎了眼,你这么个好郎君,竟然没人抢。”
萧景曜“”
无语片刻后,萧景曜耐心地向对方解释了一下榜下捉婿的具体情况。
少女抓了抓脸,尴尬得耳根都红了,一脸心虚地看着萧景曜,“这这要怎么办”
萧景曜叹气,“等令尊令堂进京后,自然会来找我爹处理。”

“我名希夷。”顾希夷好奇地看着萧景曜,试探地问道,“你应该还没定下亲事吧”
萧景曜哭笑不得,忍不住说道“姑娘同我不过第一次见面,还是慎重些为好,总得打听清楚我的人品秉性如何。”
顾希夷自信一笑,“我看人可准了,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萧景曜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好人,也有些忍俊不禁,“人的皮囊惯会骗人。”
“但我就是知道你是好人呀。”顾希夷得意地晃晃脑袋,满脸自豪,“
边疆百姓久经战事,小小孩童都有着不小的警惕心。顾希夷是顾明晟生了五个儿子后才得来的宝贝女儿,边疆人人都知道她是顾将军的心头宝。胡人自然也知道,没少出动探子对顾希夷下手,就想着绑了她好生威胁一番顾明晟,就算顾明晟不受威胁,他们也能拿顾希夷的人头来祭旗,让顾明晟悔恨终生。
顾希夷看着像是蜜罐里泡大的,浑身冒着幸福泡泡的小姑娘,实则经历的凶险事一点都不少。
萧景曜沉默片刻,郑重地对着顾希夷拱了拱手,“顾将军高义。”
顾希夷眼睛又是一弯,笑眯眯地往萧景曜的方向凑了凑,好奇问他,“我听说你是状元,考状元难吗我小哥考了个秀才就得意得快飞到天山去啦,等他回来,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矬矬他的傲气”
萧景曜“”
就是不
是有哪里不太对
萧景曜和顾希夷聊了好一会儿,告诉她不少京城之事后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才回了家。
然后就被张伯卿等损友狠狠嘲笑了一通。气得萧景曜袖子都挽起来了,要不是他们躲得够快,萧景曜非得来个以一敌四,给他们一点新科状元的武力震撼。
“哈哈哈哈哈,他真的被顾明晟的女儿抢走了”
萧景曜能物理堵住损友们的嘴,却没办法管住窦平旌那个大嘴巴。这不,他糊里糊涂被捉走的乌龙事,竟然还被窦平旌说给了正宁帝听。
正宁帝当即就是一阵爆笑,好一会儿才说道“既如此,大军进京那日,便让萧景曜跟着朕一起去迎接顾明晟。”
新科进士们还未正式授官,正宁帝直接把萧景曜带去身边,不知要惹来多少书人羡慕的目光。
什么叫做简
官场菜鸟们要是能有
不过想想萧景曜的年纪,再想想他六元及第的成就。不管是官场老油条还是官场菜鸟,对此都心服口服。
人家凭本事都能青史留名了,陛下看重他几分也是应该的。
但还是好酸
萧景曜就这么被正宁帝点名跟着去城外迎接顾将军班师回朝。
说是班师回朝,实则边疆还留有大部分兵力,以免胡人趁着边疆防守虚弱,拼了命集结起来再杀个回马枪。所以顾将军这次带的兵马也不算特别多。边疆一万兵,回京后会被分到各个军队,不再回边疆。
这是顾将军和正宁帝的默契。
萧景曜一个没有任何官职
萧景曜“”我真是谢谢您全家
正宁帝对萧景曜的态度十分和善,笑着问了萧景曜不少问题,还都与政务无关,问的是萧景曜了哪些书,求学中有哪些趣事,甚至还当场考起萧景曜的过目不忘能力来。
正宁帝让人拿来了一本书,萧景曜瞅了一眼书名,摇摇头表示自己没看过。而后正宁帝就让萧景曜随意看一页,看完后立马背诵出来,他想要看看萧景曜是不是真的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提到这个萧景曜可一点都不困了,不仅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还顺便提了一嘴,哪个字
文官们本来对正宁帝破例带上萧景曜一事有些不满,但萧景曜展露出这手本事后,文官们眼中的不满瞬间就变成了看到人才的激动。
萧景曜微微一笑,心说真以为你们不满的情绪
,把不满的情绪对着我来算什么事。现
太子惊奇地看着萧景曜,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记忆力这样强大的人,忍不住又多看了萧景曜几眼,见萧景曜自始至终不卑不亢,不因正宁帝的考校而心慌,也不因正宁帝的褒奖而自傲,心中更是满意。
父皇说这个状元是祥瑞,确实没错
没过多久,远处便出现了一面写着“顾”字的旗帜,领头两人同时扬起马鞭,加快了速度向天子銮驾而来。
正宁帝亦是激动不已,等着顾将军夫妻二人前来请安。
顾明晟和吴长缨夫妻二人一个漂亮的下马,直奔正宁帝而来,到了离正宁帝十步距离时,两人齐齐跪下,顾明晟语气哽咽,“参见陛下陛下,臣幸不辱命,听从陛下吩咐,好好从边疆活着回来了”
正宁帝同样湿了眼眶,赶紧上前将顾明晟扶起来。
顾明晟比正宁帝还小几岁,但边疆风霜催人老,顾明晟脸上多了不少沟壑,一头头
正宁帝再看看默默跟
竟是难过得连原本要说的话都忘记了。
太子也
提到三个战死沙场的儿子,顾明晟同样悲从中来,哽咽不能语,眼泪鼻涕落了满脸,满衣襟找手帕向正宁帝请罪。
正宁帝擦了擦眼泪,紧紧握住顾明晟的手,动情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日后朕让太医定期给你请平安脉,好好养养身子。日后你就
萧景曜心情沉重,生出对顾将军的无限敬意。
他现
吴长缨是位明艳至极的美人,一身战袍更是英姿飒爽,眉骨一道伤疤,面上也有了风霜的印记,却并不能遮去她半分风华。当年来京救驾,她也
谁说女子就没有建功立业的梦想呢吴将军活成了她们想都不敢想的样子。
正宁帝了眼泪,看向吴长缨,也很是感叹,“将军风采依旧。”
吴长缨恭敬抱拳,“若不是陛下提携,臣至死都不能得一官半职。陛下力排众议给了臣将军一职,臣必然肝脑涂地,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不用你们肝脑涂地,你们好好活着就好啦”正宁帝长长叹了口气,许是年纪大了,正宁帝
顾家代代有人边疆埋忠骨,正宁帝又见过顾明晟最为意气风
正宁帝拉着顾明晟往城内走,心中一片感慨。他不是刻薄寡恩的帝王,不会薄待功臣。顾明晟这次回京后就会上交兵权,他可以慢慢抹去顾氏
将军定了太平,他这个帝王,也该让将军见一见太平盛世。
他绝不会成为先帝那样冷酷的帝王。
顾明晟恭敬地走
武将们暗暗点头,文官们心里虽然有点酸,但顾明晟确实立了大功,又连着丧了三子,想想也怪惨的,他们心里的酸气很快就没了,疯狂给史官使眼色这样君臣相得的感人场景,必须好好记一笔
史官秉笔直书,并不理会他们的目光。
萧景曜跟
窦平旌这个乐子人哪能这么轻易放过萧景曜,一把揪住想要开溜的萧景曜,压低了声音,笑着打趣他,“想溜没门。顾将军一家都来了,你不想着好好表现一下”
萧景曜顿时给了窦平旌一个白眼,世上怎么会有性格如此恶劣之人好气哦,还不能动手打他,更气了。
窦平旌挑眉,对萧景曜胆大包天敢对他翻白眼的行为不置可否,笑眯眯地准备看萧景曜的热闹。
萧景曜当初说了句什么话来着我就喜欢看到别人不高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窦平旌觉得萧景曜说得可真是太对了现
萧景曜忍不住扶额,再次觉得萧元青的社交牛逼症有时也未必是个好东西。看看窦平旌,性子这么恶劣,还不如当初见了他就绕道走呢
萧景曜心中深深叹了口气。
想到顾希夷,再看看顾将军和吴将军,还有断了一臂的顾小将军,不知为何,萧景曜也鼻子一酸,眼中有了涩意。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