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43 章
要不是还剩一点理智,萧景曜差点
萧景曜“”
我不要面子的吗
萧元青顶着一头鸡窝
萧景曜嘴角抽搐,这是什么不孝子孙,说的什么屁话,有盼着列祖列宗的坟全部着火了的吗
周围人本来想再同萧景曜道一道喜的,十三岁的秀才,还连中四元,脑子没问题的都知道,萧景曜日后绝对前途无量。不趁着现
但萧元青的骚操作太多,又是把萧景曜扛起来转圈圈,又是神神叨叨地嘀咕着祖坟的事情。让周围想来继续给萧景曜道贺的人也犹豫不前。
中举确实是大好事,你说句祖坟冒青烟就差不多得了,祖坟着火是几个意思要是这话是萧景曜说的,他们高低得嘀咕萧景曜几句不孝。
但说这话的是萧元青,人家又不是书人,瞧着他单手拎起萧景曜的臂力,就知道这位定然是位名声不显的壮士。他们这帮书人,还是别瞎逼逼了。
倒是萧景曜,双脚终于落地后,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被萧元青扛起来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神色从容地对着众人拱手笑道“多谢诸位,景曜本该同诸位喝一杯以谢诸位。只不过家父仪容略有些不整,景曜失陪,同家父回府整理仪容,还望诸位海涵。”
“应该的应该的。”其他人也是头一回见着关系这样奇怪的父子。稍微代入一下自己,亲爹
张伯卿几人也跟着萧景曜一同回去,都憋笑憋得很痛苦,时不时还
萧景曜无奈回头,“你们想笑就笑吧。”
张伯卿三人再也憋不住,“哈哈哈哈哈”
萧景曜无奈脸,就知道这帮损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笑话自己的机会。
萧元青剧烈地咳嗽几声,用威胁的目光一一扫过三人。
三人当即挺直了腰杆,一边擦拭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一边为自己辩解,“实
萧景曜幽幽地看向萧元青。
萧元青瞬间绷直了背,“我就是一时激动,没想那么多。”
“爹,要
是你说话的时候,嘴角不翘得那么高,会更有说服力。”
萧元青也绷不住了,捧着肚子笑了个痛快,张伯卿三人也毫不客气,继续哈哈大笑,四人的笑声几乎响彻整条街。萧景曜的头上却仿佛有一群乌鸦飞过。
◤想看清涴写的寒门天骄科举第 43 章 043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可喜可贺,只有萧景曜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看着这四个还
到家后,萧元青几人也正经了起来,开始表现出自己的兴奋情绪。
张伯卿喜气洋洋,进门之后连着翻了几个跟头,简直可以去大街上加入卖杂耍的队伍。柳疏晏这个缺德的家伙,顺手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就扔了出去,还鼓掌高声叫好。气得张伯卿怒气冲冲地要跑来揍他。
柳疏晏一边熟练地闪躲一边得意洋洋,“你这是嫉妒我”
“我一个正榜举人,会嫉妒你这个两届副榜”张伯卿讥笑。
柳疏晏摇头晃脑,伸手
这话还真就没毛病。副榜的规则总是变来变去,前朝只是张贴副榜,让副榜考生知道自己离举人的距离不远,没有什么别的优待。到了本朝太祖,副榜举人能有机会被举荐去国子监念书。一直到先帝时期,都是这个规矩。嗯既然有举荐二字,就意味着里头可操作的空间非常大,这个优待基本没有寒门学子的份,大多是为官宦子弟准备的。
及至正宁帝继位后,对百姓休养生息,对朝中贪官蠹虫杀了个人头滚滚,空出来不少缺,便出了新的规矩,
不过乡试年年都不同,主考官各有喜好。上一届正好投了主考官的偏好,被记入了副榜中。下一届主考官和上一届偏好却完全相反,这种事情十分稀松平常。所以很多乡试上了副榜的考生,也未必能
正宁帝的规定是连着两届上副榜,隔了一届都不行。柳疏晏
正宁帝登基十三年,乡试也就四届,连着中两届副榜成为举人的,屈指可数。从这个方面来看,柳疏晏说他是几人中运气最好的,完全没毛病。
见张伯卿哑口无言后,柳疏晏得意地叉腰狂笑,又跑去萧景曜面前嘚瑟,“嘿嘿嘿,论起运气,你这个解元也不如我”
萧景曜微笑着点头附和,“确实如此,我考中解元靠的是实力,不像你,全凭运气。”
柳疏晏“”
这一回轮到张伯卿叉腰狂笑了,笑容从柳疏晏脸上转移到了张伯卿脸上,空气中依然满是快活的气息。
唐振源笑着摇头,“你去招惹景曜干什么他那张
嘴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欺负欺负张伯卿也就罢了,毕竟你俩从武力到口才都旗鼓相当,信心膨胀跑去同景曜叫板,你做什么这么想不开”
柳疏晏aaadquoaaaheiaaahei▁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我谢谢你啊,并没有被安慰到。
柳疏晏果断转移话题,问道“我们肯定会接到官府帖子,去参加鹿鸣宴,赶紧去找找赴宴的衣裳。主考官冯大人和知州大人都会出席鹿鸣宴,必须得给他们留个好印象”
几人中,柳疏晏最
“是该好好打理一下自己。”唐振源看了看萧景曜,又看了看柳疏晏,笑着打趣道“尤其是你们两个,景曜这个解元自是不必多说,必定会被主考官考校。疏晏,你可是本届最幸运的举人,原本40名举人外的两届副榜举人,估计也会被两位大人叫过去看一看。”
柳疏晏摸了摸头上并不存
“那可是朝廷大员,能不
柳疏晏一指萧景曜,语气羡慕,“景曜就一直很稳重。”
被点名的萧景曜诧异地看过来,“鹿鸣宴是为我们这些新晋举人庆祝的,两位大人同我们无冤无仇,想也知道并不会
最差的情况也就是被两位大人无视,表现好一点就会得到夸奖,稳赢的局面,萧景曜是真的觉得没有紧张的必要。
柳疏晏勾过萧景曜的脖子,唐振源和张伯卿也围了上来,“真羡慕你这份平稳的心境”
换了身衣裳,重新束了
张伯卿三人顿时有种自己成了小鸡崽的错觉,看了眼萧元青并不强壮的身形,柳疏晏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可算是明白景曜方才为什么那么气急败坏了。”
他们好歹都是百多斤的汉子,也算有点分量。被萧元青这样轻飘飘地拎起来,委实伤自尊。
唐振源倒是很淡定,拍了拍柳疏晏的肩膀,“想想那棵被萧叔倒拔出来的树。再想想
要不怎么说,只要有个比自己更倒霉的,自己就觉得没那么憋屈了呢。柳疏晏看了眼萧景曜,瞬间就心理平衡了。
萧景曜暗暗翻了个白眼,又给了萧元青一记眼刀。
萧元青憨憨挠头,坚决不承认他先前是故意为之,笑着转移话题,“现
萧景曜偏头看了萧元青一眼,心说爹你这样的做派真的很像一个暴
柳疏晏三人都有些意动,又勾过萧景曜,“萧叔说的有道理,我们
就去成衣铺看看,置办几身行头。aaardquo
aaadquo我夜观天象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觉得我们几人缘分深厚,不如买同一样式的衣裳,
萧景曜站
柳疏晏三人顿时又是一阵大笑。
气氛活跃到这个份儿上了,再不去买身新衣裳也不礼貌了。张伯卿几人也确实没带几身衣裳,又因为多次浆洗,衣裳都半新不旧。鹿鸣宴如此重要的宴会,张伯卿几人想好好把自己打理一番,以最好的面貌去见知州和主考官,也是人之常情。
至于萧景曜,他对买衣裳之事可有可无。既然张伯卿他们都兴致勃勃地要去挑新衣裳,萧景曜也就跟着随了他们的心意,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后,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成衣铺。
和张伯卿他们抱着同样想法的新晋举人还真不少。
乡试已经放榜,没考上举人的考生们自然不想再
如此,省城几家大成衣铺,都来了不少新晋举人,卖的最好的,正是士子衫。
萧景曜还
邢克己坦然一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那身衣裳破了好几个洞,缝缝补补,好不容易攒了点银钱,也想为自己置办身好衣裳。”
两人说话间,萧景曜又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哼。
萧景曜转过身去,认真地连水清,“连兄若是鼻子不舒服,应早点去看大夫才是。免得到了鹿鸣宴那日还没好,
连水清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目光不善地看着萧景曜,“你小小年纪,心机倒是深沉。若不是你故意挑衅我,让我失了分寸,这解元之位,也未必是你的”
萧景曜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讥笑道“我
知许你干扰别人,被干扰了就怀恨
萧景曜觉得萧元青看人真是太准了,就连水清这狗脾气,迟早要被人拾。
邢克己也皱起了眉头,“连兄,乡试已经放榜,排名已定,你也该有些风度。”
连水清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青,狠狠瞪了萧景曜和邢克己二人,面上尤有不甘,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会试再见真章”
萧景曜真诚地问他,“若是我没记错,你这次乡试好像排
连水清“”
人群一时陷入了安静,不知是谁实
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阴阳怪气,“萧解元这话也太客气了,人家连举人可是连中小三元,眼高于顶,除了你和邢举人,他将谁放
连水清恼羞成怒,“闭嘴”
都是举人,谁怕谁啊能考上举人的,谁不是才学过人,从小听着夸奖长大的傲气,谁都不缺。
连水清这话一出,其他人当即冷笑,“连少爷好大的威风,不过这威风,还是冲着你家仆人去使。同为举人,我们凭什么看你的脸色”
“是啊,连少爷先前如此威风,傲气凌人,不将我等看
萧景曜准备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其他人已经你一言我一语,把连水清怼得哑口无言。
萧景曜都震惊了,小声问邢克己,“他得罪的人这么多”
邢克己同样压低了声音,“本就文无第二,他一副解元必定是他囊中之物的做派,言谈间对其他人多有不屑。同他有过来往的人,对他都有些怨言。”
萧景曜顿时瞳孔地震,用惊叹的目光看向连水清。人缘差成这样,这家伙出生时是把所有的情商都换成了智商吗
连水清说不过众人,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又狠狠剜了萧景曜一眼,恨恨地转身走了。
萧景曜一头雾水,“我可没骂他,他瞪我干什么”
邢克己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而后说道“可能他觉得,要不是你抢了他的解元之位,他也不会受此奇耻大辱。”
萧景曜“”
真是槽多无口。
萧景曜欣慰地拍了拍张伯卿的肩,语气十分诚恳,“伯卿啊,我以后再也不说你不会说话了。”
论情商低,还得是连水清。张伯卿也就是耿直了一点,完全没有和连水清的一战之力。
张伯卿茫然,“啊我很不会说话吗我觉得我性子挺好的,率真耿直。”
柳疏晏翻了个白眼,十分嫌弃地把他拽走,“别人夸你也就罢了,你怎么还自卖自夸上了心里能不能对自己有点数”
萧景曜扶额,无奈地看向邢克己,“你若是想同我们一起进京赶考,这一路上,怕是要忍受不少他们的吵吵闹闹。”
邢克己脸上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眼中还有几分羡慕,“你们的感情真好。”
真挚的友谊,委实令人羡慕。
萧景曜笑而不语。
五天后,鹿鸣宴正式开始。
这次鹿鸣宴
别院里竟然应有有。
邢克己忍不住小声说道“这家主人,当真是富贵泼天。”
萧景曜也压低了声音,“这话别让其他人听见了。”
一堆赏菊的高雅人士中,他们两个
邢克己轻笑一声不再多言。
算上柳疏晏这个幸运儿,本次总共四十一名举人赴宴。主考官冯大人和雍州知州江大人端坐上位,众人下意识地正了正神色,恭敬地对两位大人行礼。
座次按照乡试的排名而定,萧景曜正好坐
冯大人笑着看向萧景曜,
萧景曜赶紧起身回话。
“不必多礼。”冯大人摆了摆手,语气温和,“我看了你的策问,如何治水,你答得非常好,可是家中有长辈任过一方父母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冯大人作为治理水患的一把好手,一眼就能看出考生们的答卷中,哪些言之有物,哪些是纸上谈兵。
萧景曜的回答,可行性极高,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冯大人合理猜测,萧景曜家中应该有人当过官,不然,萧景曜不会对这其中的细枝末节知道得这么清楚。
教育资源的差距什么时候都有。这个时代,寒门学子和官员子弟的教育资源的差距更是如同鸿沟。考秀才还能凭借自己的勤奋刻苦接连通关,到了乡试,策问杂文和律法,想答得出众,必须要有可行性,也就是所谓的言之有物。
贫家学子们哪里能知晓衙门各房的细枝末节官员子弟的优势立马凸显了出来,他们家中有长辈做官,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清楚官场运行的那套规则,偶尔听上几句长辈们处理政务的方法,也是无意中
比如这次的主考官定下冯大人之后,官员子弟的长辈定然给他们恶补了许多治水相关的方法。萧景曜的文章为什么能脱颖而出因为他结合了南川县历代官员治水的办法,假定了一个同南川县差不多的环境,又算好了治水需要的银两,以及如何以工代赈,治水的同时还能安抚民心。
因地制宜。这点就是那些只被长辈们灌了一脑子治水学问的官员子弟没有想到的地方。更何况,以现
直到放榜后,冯大人又听到萧景曜只有十三岁,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萧景曜绝对出自官宦之家。
萧景曜也不奇怪冯大人能从他的文章中看出端倪,要是看不出来才奇怪了。就算是公司一个普通的人事管理,也能看出职场菜鸟和老鸟的区别。冯大人要是看不出来萧景曜有官方人员相助的底细,萧景曜都要怀
疑他这个治水能臣的帽子是不是都是水。
听冯大人这么问,萧景曜也就实话实说,认真答道“学生家境寻常,并无长辈有官职
冯大人点头,“原来如此。以你之年纪,能领略其中真意,实
江知州捋着胡须,呵呵笑道“景曜年纪并不大,终有一日能金榜题名。”
江知州话里话外,都对萧景曜十分亲近的模样。
其他人看向萧景曜的目光满是羡慕,这可是两位大人的青眼啊他们也想要这份风光
萧景曜也有些奇怪,为何江知州对他有几分亲近。
萧景曜不知道的是,如江知州这等一方大员,消息自是灵通得很,甚至比冯大人这个京官,对京城的消息更清楚几分。公孙瑾对萧景曜的亲近,还有萧景曜
谁不喜欢为自己带来好处的人呢要是这个人还有强大的人脉,那就更喜欢了。
萧景曜想到贾县令,隐隐猜到了几分,面上更为淡定,又听了江知州和冯大人几句夸奖后,这才站
这都是府学礼乐课上教过的内容,萧景曜动起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优雅从容。江知州都忍不住往冯大人身边靠了靠,笑着叹道“既有这般才华,又有这般相貌,只要萧景曜能金榜题名,他日前程必定不可估量。”
皇帝也是人,也看脸啊。同等才华下,为何不挑个颜值更高的官员呢,瞧着多么赏心悦目再说了,以萧景曜之才学,同年中能压得过他的人寥寥无几,正是帝王最喜欢的臣子。只要萧景曜自己不作死,青云路就
冯大人不赞同地瞥了江知州一眼,“那是萧景曜才华过人,同他的相貌无关。”
江知州悻悻,“我也就同大人小声说说,不会胡乱言语,反倒坏了他的名声。”
冯大人这才点了点头,特地命人将萧景曜杯子的中换成淡茶,直说萧景曜年岁小,不宜饮酒,以茶代酒便是。
这下,萧景曜是真的生出一丝对冯大人的感激。这位面容严肃的侍郎大人,确实对自己不赖。
之后,冯大人和江知州又问了几个举人。被点中的举人既高兴又忐忑,倒是真的佩服萧景曜了。被两位大人点名确实十分有脸面,但压力也是真的大啊。萧景曜刚才神色从容,不卑不亢,这份气度当真令人钦佩。
鹿鸣宴后,举人们也开始拾行李准备回家。萧景曜和邢克己互相留了地址,约好书信往来,到时候
回家路上,一行人再也没有来时那般紧张,柳疏晏更是拉着张伯卿,一路放声高歌,吵得萧景曜简直想
往耳朵里塞两团棉花。
柳疏晏还挺遗憾,aaadquo早知道带把琴过来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还能一边唱一边以琴音相配。”
张伯卿点头附和。
萧景曜呵呵一声,放下车窗,完全不想搭理这两个制造噪音的家伙。

萧景曜这才松了口气,又回马车上躺了会儿。
回到南川县,萧景曜还没到,萧子敬等人已经站
齐氏和师曼娘早就泪水涟涟,背过身去擦了好几回眼泪。
萧子敬满脸喜气,容光焕
齐氏也得意,“那是,现
齐氏说着,还伸手捧住萧景曜的脸,一脸慈爱,“祖母的宝贝乖孙哟,你怎么这么能耐以后别人再提起我们萧家,谁还敢阴阳怪气”
萧子敬直接领着萧景曜往祠堂走,“什么都别说,先给祖宗上炷香。等你休息两天,我们再回村里,好好给祖宗们修一下坟”
萧元青可算是找到插嘴的机会了,当即点头道“是该去祖坟瞧瞧。万一祖宗们的坟都炸了,我们都不知情,那多不好。”
“我看你是想我被炸了”萧子敬怒吼,
萧景曜赶紧拽住萧子敬想要脱鞋的手,打圆场道“祖父,祭祖要紧。”
萧子敬愤怒的表情立马又变成眉开眼笑的模样,笑得见牙不见眼,“是该好好拜拜祖宗。连中四元了呢,祖宗们保佑曜儿,一鼓作气,把剩下的会元和状元都拿下嘿嘿,连中六元,这可是前无古人的壮举啊。到时候曜儿必能名垂青史”
萧景曜沉默了片刻,认真说道“这个希望不大,很难的。”
萧子敬现
萧子敬说着说着,脸上又露出了迷之微笑。
齐氏看不下去了,抬手给萧子敬的背上来了一巴掌,和颜悦色地对萧景曜解释道“自从知道你中了解元的消息,你祖父就有些神神叨叨的。这段时日,他天天住祠堂,祖宗牌位都被他擦了无数遍,苍蝇上去都劈腿。”
萧景曜哭笑不得。
萧子敬神
色讪讪,当即表示,“我今晚肯定不睡祠堂”
晚餐十分丰盛,萧子敬几乎把南川县城内数得上号的好吃的全都买了过来,满满当当摆了整整两张桌子。有肉有菜有点心有瓜果和果脯,比过年还夸张。
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萧子敬笑眯眯地看着萧景曜填饱了肚子,这才说起了正事,“得知你中举后,县里许多富绅人家都送来了厚礼,田地宅院都有,我见那些东西太过贵重,都给推辞掉了。我虽然败家,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得的好处这个道理。反正你也赚了许多银子,不缺钱,别贪这点便宜,反而给人落下把柄。”
萧景曜眼神大亮,努力点头,“祖父英明”
萧子敬自得地捋了捋胡须,嘴角一翘,“那是。祖父没本事,也不能给你拖后腿。放心吧,祖父可不是贪便宜的人”
说完,萧子敬又提到了回乡祭祖之事,“族里虽然同我们的血缘远了些,但也是同族。我看戏文里唱的,有些当官的,就是因为族人为非作歹,被连累得杀头。族长是个明白人,把族人管得老实本分。你中举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到时候必然有许多人来找你攀交情,要好处,想把名下的田记
萧元青插话,“一昧地回绝也不行,族人心中必然生怨,被人一挑拨,容易为曜儿招祸。不如以曜儿的名义,再给族里捐百亩良田,也让曜儿得个好名声。等他们得了曜儿的好处后,再让戏班子给他们唱几出戏,就唱您说的族人惹是生非,给全族招祸的戏。恩威并施,才能让他们不去惹事。”
萧景曜看看萧子敬,又看看萧元青,觉得只要不涉及商业上的败家事情,他们俩还是挺靠谱的。
处理和族人的关系上,萧景曜觉得已经没有自己
正事说完,萧子敬又促狭地看了萧景曜一眼,乐呵呵道“曜儿要不要猜一猜,我拒绝了多少个前来给你说亲的媒婆”
萧景曜嘴角抽搐,“您再说清楚一点,给我说什么的我才多大”
给十三岁的少年说亲,认真的吗
萧元青拍桌大笑,“现
萧景曜无语。
萧子敬见状,又是哈哈大笑,“放心吧,我都替你拒绝了。你日后肯定是要
萧景曜拒绝讨论这个话题,萧子敬又是一通大笑。
回乡祭祖时,如同萧元青说的那样,族人们果然十分兴奋。萧家出了个举人,那他们村的族老,
有向萧景曜套近乎想要好处的,都被萧子敬糊弄走了,等到萧元青说萧景曜再给族里添一百亩良田后,全族人更是恨不得将萧景曜供起来,对于最先去萧
景曜身边伺候的萧平安都羡慕得不得了。有同萧平安年岁相当的,更是悔青了肠子。要是他们当初对萧景曜更好一点,说不定被萧元青选去伺候萧景曜的人,就是他们了
萧平安很是镇定,萧景曜特地让他去家里见见家人,看着又是高兴又是心疼的母亲,再看看沉默不说话,眼中也露出喜悦的父亲,萧平安的嗓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样,掏出钱袋子递给他娘,哑着嗓子道“娘你别担心,元青叔和景曜弟弟都对我很好,我现
萧母眼泪滚滚落下,伸手将萧平安抱
萧父偏过头去,眼眶微红,半晌才道“你元青叔是我们一家的恩人,你要照顾曜儿。”
萧平安见母亲脸上果然没了病容,知道这是元青叔请了大夫给他娘看了病,又好好调理了身子。萧平安心中感激,狠狠点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景曜弟弟”
萧景曜跟

祭完祖回去后,萧景曜又到了无数份邀请帖,都是邀请他参加各种宴会的。
再一问柳疏晏等人,都接了不少帖子。
几人去了府学,向同窗们分享了一下自己的考试经验。柳疏晏本着不能只有他们三人受折磨的原则,问了萧景曜的意见后,把萧景曜的模拟考试方法说了出去。
教谕们眼神大亮。
张伯卿用手肘戳了戳柳疏晏的腰,坏笑道“你这家伙,根本没安好心。同窗们要倒大霉了”
柳疏晏无辜脸,“我告诉他们这个好办法,怎么能算是不安好心呢”
嘿嘿嘿,反正受苦的不是我们,高兴
唐振源幽幽道“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会试同样有九天。你猜,景曜会不会再让我们来一场模拟会试二月份的天,一边冻得打哆嗦,一边闻着臭烘烘的味道,还得费心写文章”
柳疏晏和张伯卿面色大变,仿佛两只斗败了公鸡,无打采。
想到还要再经历一场这样的折磨,两人真是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萧景曜则
会试二月初九开考,南北天气差异大,最好提前到京城适应一番京城的气候,免得水土不服,一到京城都病倒,连贡院都进不去,只能躺
这么一算,留给萧景曜的时间也不多了,
萧景曜把柳疏晏三人叫
过来,四个人脑袋凑
定下出

看着信上“公孙大人,学生不负所望,如约来京城拜见您”这样不算客气却十分亲近的话语,公孙瑾当即拍桌大笑,“好小子,你竟然真的做到了若是真的能一鼓作气再通过会试和殿试,那就真是前无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了。”
正宁帝

正宁帝挑眉,惊讶道“他才多大,就中举了”
“不仅如此,”公孙瑾眉眼含笑,“陛下有所不知,他这回,拿下了雍州的解元,加上先前中的小三元,可是连中四元了。”
话音刚落,见多识广,养气功夫一流的阁老们都对公孙瑾投来震惊的目光。
正宁帝同样瞳孔地震,“十三岁连中四元”
而后,正宁帝想到今年正好是正宁十三年,又是大喜,“好好好这个萧景曜,确实不负他神童之名他要是能进殿试,朕可得好好看看他”
各地进献的祥瑞是假,但萧景曜这个
正宁帝性情温和,只是被先帝打压太过,登上皇位后也对此难以释怀。萧景曜的年纪很是讨巧,
就算正宁帝心里知道这些说法是假的,但也对萧景曜生出了几分好感。
刚拾完行李登上马车的萧景曜连着打了个好几个喷嚏,忍不住纳闷,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