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32 章
如同萧景曜预料中的那般,群英会迅速成为整个南川县最热门的话题。现
可以说,现
不仅如此,因为三位丞相太过家喻户晓,崇拜者众多,南川县的书人立马呼朋唤友,疯狂给各地的友人写信,中心思想就一个快来帮我给严展白丞相投票啊你们来不来没关系,赶紧多写些诗和文章过来,能算好多票
到信的书生,对群英会非常感兴趣。有空的,当即拾包袱就往南川县跑,这么热闹的盛会,不去多可惜实
嗯,有到信的书人,拿着友人寄回来的诗词文章,气得差点同对方绝交我拼命呐喊为白丞相投票,结果你给我的诗词文章全都是夸严丞相的还是不是好朋友了友必须友
辛辛苦苦为支持的丞相拉外援票,结果拉回来了对家的票。这个笑话,简直能其他书人笑上一年。
不过现
换来同阵营白丞相支持者愤怒的目光。
你这个叛徒竟然还给严丞相送了那么多票他现
闹出这种笑话的可不止这一个书人。很快,还
摇旗呐喊为对家送上巨额票数的书生“”
问就是心情复杂,狗贼要是
热闹太多,萧景曜仿佛处
萧元青这帮纨绔小伙伴们最喜欢看这样的热闹,有时候还跑来萧家聚会,喝点小酒,就着下酒菜,听着这些乐子故事,一边喝一边笑,日子过得赛神仙。
当然,笑着笑着,纨绔们就会开始内讧。
比如现
刘慎行同样眼神迷离,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的是展丞相。”
“胡说八道明明是严丞相更厉害”
“一派胡言展丞相才是最厉害的”
“你欠揍”
“你才欠揍要打架吗怕你啊”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好
宛若菜鸡互啄,打了个旗鼓相当。
萧元青他们同样看热闹不嫌事大,不仅不想着拉架,还
看完全场的萧景曜“”
他大概能想象出其他人
打了一会儿,两只菜鸡终于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刘慎行不服气,坐
对方好气啊,却没办法反驳刘慎行。
这帮纨绔小伙伴中,只有刘慎行和萧元青两人能掌管家业。萧元青是家中独子,哪怕他再败家,他也能插手家里的产业。只是他后来认清了自己的败家子属性,不想再给家里拖后腿,所以放手不管了。
刘慎行完全就是自身实力过硬。上次受完牢狱之灾后,他回家就
作为当家人,刘慎行手下的银子,当然比其他纨绔多。
谁让这些纨绔小伙伴们只是靠着家里混吃混喝,对家业没有任何处置权呢
刘慎行能轻松拿出几千两银子支持展丞相,对方能掏出一千两银子就不错了。实
有了刘慎行开头,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自己花了多少银子。
有花八百两的,有花一千两的,还有花一千五百两的仔细算下来,光是他们这帮小伙伴,就花了差不多上万两银子。
这还不算多,刘慎行不甘心地拍桌,“从省城赶来的那户人家,出手就是两万两,得到的票全给了严丞相可恶,我还是不够有钱”
酒劲上头的刘慎行愤愤不平地表示,他一定要把家业
可以说是非常真爱粉了。
赚钱的理由奇奇怪怪。
更奇怪的是萧元青他们还
刘慎行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
萧元青大笑。萧景曜扶额。看来刘慎行确实是醉得不轻,一点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你忘了你刚才还和小伙伴因为支持者不同而干了一架吗现
萧景曜觉得刘慎行委实醉得离谱,生意人的明头脑已然离家出走。
省城的大户都来买书参加群英会的打投活动了,可见群英会的名声已经传去了省城,并且
萧景曜略
微算了算这次邓氏书局的入账,就忍不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因为现
如今看来,当真是每一步都
萧景曜这种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往上爬的行事方式,邓掌柜表示学会了学会了,下次可以自己尝试一下。
还好小公子不经商,不然的话,他的饭碗不保
萧景曜
开盲盒太快乐了,上头
萧景曜
萧景曜每回去书局门口时,书局都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堆人。据说邓掌柜临时调过来二十个伙计,现
萧景曜对书局现
想来这次书局的利润,哪怕邓掌柜这等
邓掌柜现
但等到那些富商豪绅出手后,邓掌柜才
也就是邓氏书局家大业大,有自己的商队和印刷坊。一边从别的书局调书,一边拼了命的印书,邓掌柜
邓掌柜想想忍不住擦汗,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这么盛大的场面,他是真的没见过。

为什么邓掌柜能有这么大的权利,调动整个邓氏书局的资源。他是邓氏书局现任家主的亲叔叔,当年邓氏内部变动,他被排挤来了南
川县,但他和兄长感情深厚,一直暗中积蓄力量,支持侄子夺权,其中的曲折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最终他侄子终于夺回家业,视邓掌柜为亲父,几次三番邀请邓掌柜回雍州本家。
只是邓掌柜
所以邓掌柜说要
然后就被邓掌柜传去的单日进项给惊呆了,马不停蹄地往南川县赶。

没错,旁人不知道这次的群英会有萧景曜的手笔,但邓掌柜肯定不会瞒着邓氏家主。两人也谨慎,没传到第三个耳朵里,只是私下难免感慨一番,天才给人的震撼实
邓氏家主都忍不住对着邓掌柜苦笑,“我本来以为成器几兄弟还算争气,做买卖也能称得上一句机灵。看了小公子,再看他们,简直觉得他们不堪入目”
邓掌柜的心态就稳多了,老人看孙子辈,滤镜那都是几千米,当即表示“小公子这等天才,一千年都不一定有一个,你哪能拿成器他们同小公子比”
邓氏家主知道邓掌柜说得对,心里却还是不得劲。他真的很想要这样一个天才儿子哇,短寿二十年都行萧元青怎么这么好命
这一点。刘慎行和这位家主一定有不少共同语言。

萧景曜知道邓掌柜这次上门,必然是来给他分成的。本来萧元青还
那么多银子要分给别人,多心疼
萧景曜本来也防着邓掌柜这一手,不过
这是一位讲诚信的商人。
再说了,书局的益,萧景曜已经算了个八九不离十。邓掌柜要是真的起了别的心思,想欺他年幼,做假账糊弄他。那萧景曜就能让邓掌柜把吃进去的东西都给吐出来。
他的经商手段多的很,今天和邓掌柜合作,明天就能和王掌柜。被他当做敌人的对手,下场都十分感人。
萧景曜不希望邓掌柜这么昏头。
邓掌柜也没辜负萧景曜的期待,带着另一个中年人一起前来感谢萧景曜。
萧景曜见对方的相貌同邓掌柜有六七分相似,当即笑道“邓家主竟然亲自前来,晚辈失礼。”

“小公子如何猜
出我是邓氏家主的”邓氏家主很奇怪,他和邓掌柜的关系,并未往外传。南川县百姓只以为邓掌柜是邓家的远支,不知道他是邓氏家主的亲叔叔。
萧景曜偏头看了满脸问号的邓家主一眼,笑着为他解惑,“群英会如此盛况,不管哪家家主,想必都会来看一看。”
“那也未必会恭敬地跟
“邓掌柜先前那般轻松地调动邓氏书局的货物与商队,想必
邓氏家主见萧景曜轻描淡写就将他和邓掌柜的关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更是震撼得难以附加。
这真的是一个九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吗
邓氏家主笑着摇摇头,彻底服了,“小公子果然不负天才之名。”
而后,邓氏家主从邓掌柜手里拿过账本,自己恭恭敬敬地递给萧景曜,“这一个月的账本都
萧景曜见邓氏家主如此客气,心中也是一叹。这就是他没有一开始就把自家商铺搞成县里最红火的商铺的原因。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最低。萧家又没有个靠山,真赚了大钱,只能成为别人眼里的肥羊,然后被人盘算着到底是一刀宰了吃顿饱的,还是隔一阵就来一刀,走长远路线。
邓氏书局能
萧景曜看似极快地把账册从头到尾地翻了一遍,
邓家主苦笑一声,原来人家心里早就有成算,怪不得看账本都只是一扫而过。
然而
恐怖如斯
对方的账本只有一两处疏漏,并非刻意做假。萧景曜指出来后,邓掌柜探过头来,问萧景曜要了笔墨,当场改掉,重新算了一遍,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厚厚的一沓银票递给萧景曜。
大齐最大的银票是一千两,萧景曜感受着手中银票的厚度,第一反应就是对方给的好像有点多。
萧元青
整整三十万两,萧景曜数到最后,声音都不对了。他活了这么大,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萧景曜也很惊讶,“账册上记的是六十万两,刨去一应成本,这一次书局的总利润应当
,我应该拿二十万两才对。”
这是整个雍州的富商豪绅全都参与进来的结果。而且今年是第一次办群英会,大家图的就是一个新鲜,参与度才这么高。以后再办,营业额估计不能再达到这个数。
邓掌柜却笑道“这一次,老夫
邓氏家主也帮腔,“如今邓氏书局已经坐稳了雍州最大书商的位置,名声已经传去京城。若是能得京中贵人的青眼,便是将这次所有的进账都给小公子,也是我们赚了。”
萧景曜点头,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也不再推辞,坦然下了这笔巨款。
群英会就此落下帷幕,严丞相以三千多万的票数压下其他两位,成功拿下“最受百姓爱戴的丞相”这个头衔。气得其他两家的支持者好几天都没胃口,摩拳擦掌势要
群英会给大家带来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哪怕天气越来越冷,都未降低大家的热情,每天得了空,坐
萧景曜了银子后就不再关注这些闲聊,将心思都放
院试
萧家人得知萧景曜这回赚了多少银子后,震惊得三天没回过神。算上钱璋给的那份分成,萧景曜这一次就赚了三十三万多两银子。这么多银子,
齐氏不容分说地表示,这笔银子作为萧景曜的私产,家里都不许动。萧元青等人一点意见都没有,还默默反省是自己太过无用,才让萧景曜稚龄之身就要为家用费心。
萧家祠堂又香火缭绕,萧子敬拽着萧元青,整整跪了七晚祠堂,可见他们对祖宗多么感激。
萧景曜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熟练地给师曼娘递药油,让师曼娘更好地给萧元青揉掉膝盖上的青紫。
这时,尹县令差师爷登门,说是想见萧景曜。
有了贾县令的这个畜生的前例
师曼娘更是担忧地抱紧了萧景曜,不愿让他再去县衙,“就说近来天凉,曜儿不慎染了风寒,不便去见县令大人。”
齐氏无奈,“但昨日曜儿才去了私塾。”
“那也可以不去,我就不信尹县令还会让捕快们来捉曜儿去县衙见他。曜儿又不是犯人”萧元青暴躁,“他们敢来,我就把他们通通都丢出去”
萧景曜想着自己曾经见过的,乔装打扮一番后偷偷去书局呈交自己写的诗词文章的尹县令,有不同的想法,“尹县令和贾县令不同,贾县令鱼肉百姓,尹县令上任至今,都没传出什么坏消息,还经常下地,百姓们都说他是个好官。”
“不管他是不是好官,他都比贾县令聪明的多,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对付我。”
萧元青还是不同意,但萧景曜对
这位尹县令比较好奇,对方若是对他好奇,应该
萧景曜并不觉得尹县令会对他不利,两人并没有利益冲突,甚至于萧景曜连着拿了两个案首,还帮尹县令添了笔政绩。只要尹县令没有突然被贾县令夺舍,他就绝对不会对萧景曜有什么恶意。
再说了,贾县令人头都落地了。他的死可以说是萧景曜一手策划的。尹县令就算想搞点事情,也不会那么不长脑子的挑中萧景曜这个硬茬。
这个时候邀自己上门,萧景曜也想知道尹县令这是唱的哪出。
于是,萧景曜压下萧元青等人的担忧,独自来到了县衙门口。
陪着尹县令上任的师爷恭敬地将萧景曜领进衙门,不知道对萧景曜说什么,所以一路沉默。
萧景曜来到二堂后,尹县令就笑着站了起来,亲自递了杯茶给萧景曜,“茶是温热的,正好暖暖手,也可以润喉。”
萧景曜注意到,堂内的摆设十分简朴,不似余县令
个人气质不同,生活起居等细节中就能反应出一个人的性格。如此看来,尹县令表面上应该是个简朴的人。
萧景曜恭敬地对着尹县令叉手道“谢大人。”
尹县令皱纹遍布的脸上露出个亲切的笑容,对着萧景曜摆摆手,温声道“不必多礼。你这位小神童,名声如此大,我刚上任时就想见见你。不过那时正好是春耕之际,农桑要紧,正好你也要准备县试,我也就将这事儿往后推了推。没想到这一推,就推到了现
萧景曜连忙说道“大人心系农桑,是南川县百姓之福。”
“客气话就别说啦。我身为一县父母官,这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好
萧景曜抬头打量了一下尹县令的神色,见他的开心不似作伪,说话也随意了许多,笑着点头附和,“学生每年回族里拜年,族人均面有喜色,说是这两年成好,过个肥年。”
听了萧景曜这话,尹县令的眼神更为柔和,认真地夸萧景曜,“你能注意到这一点,日后金榜题名,成了朝廷命官,若是被外放,成为一地父母官,也会是百姓们口中为民做主的好官。”
萧景曜狡黠一笑,“就像大人一样吗”
一旁的师爷低头忍笑,尹县令微微一愣,摇头失笑,“我不过是做了自己分内之事,无愧于心,不敢自夸一声好官。”
说完,尹县令又和颜悦色地问萧景曜,“不知你这段时间可有空,陪我处理一下事务”
萧景曜的脑袋上浮现出大大的问号,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萧景曜看了看尹县令,又看看一旁笑而不语的师爷,想破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尹县令会说出这个提议。
“大人,您若是缺人手,或许可以问一问六房的胥吏们。”
我才九岁,您这是压榨童工您知道吗
任凭萧景曜再天才,也被尹县令这离谱的提议给搞得摸不着头脑。
尹县令却摇头笑道“衙门并不缺人,只是本官瞧着你天资过人,日后定然能穿上官袍。你家中并无可靠长辈,本官年长你许多,便托大指点你一番,也让你知晓,一县父母官需做些什么事。”
萧景曜心动了。
尹县令这个提议,萧景曜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萧家
就算萧景曜上辈子听了不少机关单位退休长辈们的教导,学了一肚子的事业单位的弯弯绕绕。但现
这一点,就连余县令都做不到。
也不能说余县令对萧景曜不够好,那会儿年纪还小,余县令就算有心提点萧景曜,也不可能让一个孩子来县衙处理公务。
哪有这么干的
结果尹县令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余县令,真有这么干的。
萧景曜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尖锐地指出自己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我不过一童子,贸然进县衙,怕是要引起不少闲言碎语。”
“所以我只说欣赏你,让你
萧景曜懂了,意思就是自己不进衙门,只
这个安排没毛病,萧景曜当即点头,“一切听大人安排。”
尹县令笑着对萧景曜说“那你可得去孙夫子那儿先告个假。”
萧景曜玩笑道“大人想来为此费心了许久,告假这等轻巧之事,竟然还让我去”
“你个滑头。”尹县令笑骂一句,“你自己课业,难道还要我替你告假放心吧,平常的课业,我来教你。我好歹也是举人出身,不至于连你的院试文章都指点不了。”
萧景曜得了尹县令这句保证,高高兴兴地点头应了。玩笑间,二人的关系便亲近不少,萧景曜胆子又壮了,好奇地问尹县令,“我当日曾见大人乔装打扮去投票,大人何必如此,正大光明地去不也很好吗”
尹县令大惊失色,“你竟然
萧景曜无语,“您忘记我过目不忘了我的眼力,非常好。”
尹县令长舒口气,“还好没被其他人
“上位者的一言一行,都会对底下的人造成影响。”尹县令温和地看着萧景曜,“我不想有人为了讨好我,而让这场盛会变了味道。”
说完,尹县令黝黑的脸上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县令不过九品官,也算不上什么上位者。只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还是需要他们仰望的大人物。”
萧景曜认真听了,起身一揖,aaadquo学生受教。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尹县令赶紧抬手将萧景曜扶起来。他是个急性子,决定要做什么事时,就不会浪费时间,直接问萧景曜,“明天就来县衙,你看如何”
萧景曜也很爽快,“我回去后立马向夫子告假。”
说完,萧景曜又转过身去,对着一旁的师爷叉手道“日后也要麻烦师爷了。”
师爷眉心的川字纹舒展开来,“小公子客气了,若是小公子不嫌弃,叫我一声刘伯就行。”
尹县令
萧景曜立即打蛇随棍上,笑眯眯开口道“尹伯,刘伯好。”
两位年纪颇大的老人家登时眉开眼笑,乐呵呵地点头。刘师爷看了眼萧景曜,又有些犯难,“大人公正清廉,饭食怕是不如小公子府中丰盛,委屈小公子了。”
萧景曜摇摇头,表示这都不算事,“大人不吝赐教,我这个学生厚着脸皮登门,还不给束脩,被人知道了,该羞得我抬不起头来。这些日子的饭食,不若就让我爹送过来,权当是学生的一番心意。”
尹县令本想拒绝,但看着萧景曜诚恳的表情,尹县令推辞的话就这么卡
沉默好一会儿,尹县令才笑着摸了摸萧景曜的脑袋,语气十分温和,“曜儿知礼又孝顺,这很好。有贾县令先前做下的错事,你家中长辈定然十分担心你。让你爹来送饭也好,能让他安心。”
萧景曜心中一暖,“多谢大人体恤。”
“你还年幼,我既然托大以你长辈自居,自然要担起长辈之责。”尹县令再次摸了摸萧景曜的脑袋,只觉得手感极好,甚至还想找机会再摸一遍。
一旁的刘师爷似乎也有所意动,看向萧景曜的目光中有几分跃跃欲试。
萧景曜赶紧后退几步,无奈地看着两位盯着自己脑袋的老顽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尹县令和刘师爷对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
萧家人听闻这个消息后,心情十分复杂。理智上知道这事儿对萧景曜大有好处,但感情上依然十分担心萧景曜,万一他
齐氏和师曼娘心里直犯愁。
萧景曜反过来安慰她们,“爹爹每天都会给我送饭,祖母和娘亲若是担心,就多给我做点好吃的。准保回来后让你们见到一个胖了一圈的我。”
齐氏和师曼娘这才笑了开来,婆媳对视一眼,自有默契,决定就如同萧景曜所说的那样,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
萧元青这些人际往来上从来不会出错,当即说道“除了尹县令和刘师爷的那份,其他的,我去街上买点肉食,给衙门里的捕快胥吏们分一分。”
拿人手软,吃人嘴软。这帮人吃了萧元青送去的东西,总不至于为难萧景曜一个孩子。
萧景曜知道萧元青的心思,笑着给他点赞,“爹果然考虑周到,大事上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萧元青得意地抬起下巴,“那是,我可是你爹”
尹县令说教导萧景曜,那就真的一点都不掺水分。萧景曜的功课,尹县令都是晚上再检查。平日里更多的是让萧景曜自己观察,县衙中三班六房中的弯弯绕绕。
萧景曜这才搞明白三班六房的职责分类,三班分为快班、壮班和皂班。皂班主管内勤,快班和壮班的职责更广,外出抓捕,站堂,传案等事宜都由他们负责。
同为捕快,快班和壮班的捕快们显然就比皂班的捕快们过得滋润些。先前去抓捕刘慎行的捕快,就属于快班,刘慎行等人平时没少请他们喝酒。
而六房的事宜更为复杂,职责分类按六部一样分,但因为事情太过琐碎,需要查验记载的地方太多,负责登记的小吏虽然
朝廷税全按这些小吏登记
要是县令搞不懂这里头的门道,哪怕他是堂堂正正的朝廷命官,小吏们不过是不入流的胥吏,看似县令高高
萧景曜恍然大悟,“怪不得大人一上任,就先去乡下问老农们成如何。那时候大人就想着怎么不被胥吏糊弄了”
官场上下,都
一方强,另一方自然就弱。尹县令一来就奔去乡间查看农桑之事,胥吏们知道他不好糊弄,甭管心里有没有想法,都会老实下来。反之,胥吏们的胆子就会大起来,受富户们的银子,想办法为他们更改户籍上的产业,让他们少缴税。
萧景曜表示学到了,以后自己要是当县令,也这么干。
尹县令还把萧景曜带去了田间。虽然已经入冬,但农户们也没闲着,他们想办法挖水渠,希望挖好水渠后,来年灌溉更容易。还有人捡了枯叶杂草焚烧,准备给土壤堆肥,希望来年能有一个好成。
萧景曜跟
尹县令暗自点头,问萧景曜,“可还受得住”
萧景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神情坚毅,“受得住。”
“瞧你这一头汗。如今你可知晓了农事之艰”
萧景曜点头,“农事确实累。尹伯这是想要我知晓民生多艰吗”
尹县令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你这样的天才,我此生从未见过。聪慧之人走了正道,必然名垂青史。但若是移了性情,以这等人的聪慧,便是天下百姓的劫难。”
“你尚且年幼,就受到了贾县令的迫害。心智未成熟之际,我也不知道你是否会被影响。同为县令,我可以身体力行地告诉你,这世间,从来邪不压正,乾坤朗朗,你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一个坏人。”
尹县令的话十分朴实,没有引经据典,也没有长篇大论,他只是平静地告诉萧景曜,“我只是一个县令,所以只能教你县令该做的事情。你的前程远不止于此,希望他日你身处高位,也别忘了你现
萧景曜蓦地想到了严知府的师爷让自己看戒石坊的事情,脑中豁然开朗,原来大家都
看着尹县令平静的神情,萧景曜重重一揖,“谨受教”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