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31 章
萧景曜没有吹牛。像邓氏书局这种有根基的商家,离行业领头羊的位置,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成为领头羊,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契机,幸运的商人能碰上这个契机,不幸运的商人一辈子都等不到这个契机。
而萧景曜,他的商业手段显然领先这个时代一大截。不是萧景曜仗着自己有点能耐就大言不惭,而是客观对比下,
邓氏书局的当家人或许也一直
而萧景曜,正是可以创造契机的人。
一无所有从资本中杀出重围并登上首富之位的萧景曜,经商对他来说,和背书一样,正好
邓掌柜本来觉得这事儿有些许额离奇。咳。任谁听到萧景曜这句话,心情估计都会和邓掌柜一样复杂。萧家接连出了三代败家子,家业都被败了个光。萧景曜倒是有神童之名,但那只是神
但看着萧景曜冷静自信的神色,邓掌柜又有点吃不准了。他也是第一回和神童打交道,面前这位神童,小小年纪就能冷静地搞死县令,然后接连考回两个案首,就跟文曲星下凡一般。或许他
萧元青本来也觉得萧景曜这话挺不靠谱的,但一看邓掌柜这纠结怀疑的模样,萧元青顿时怒了,没好气地开口道“曜儿虽年幼,却心中有丘壑,连知府大人都对曜儿夸赞不已。邓掌柜就这么看轻曜儿吗当心我这就去让我爹把家里的铺面改成书局”
萧景曜噗嗤一声笑出来,邓掌柜本来还
萧景曜看着邓掌柜古怪的表情,觉得邓掌柜更想说的是萧少爷快了神通吧,真不能把你爹那个行业冥灯给放出来啊。那杀伤力,简直比攻城略地的敌军还可怕。
毕竟敌军来袭还能等到我方援军,萧子敬那位行业冥灯,完全是玄学之力,让人想防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防,只能靠躲。
被萧元青这么一闹,邓掌柜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也没了,笑着对萧景曜一拱手,“不知小公子有何高见老夫洗耳恭听。”
说完,邓掌柜还有闲心开了个玩笑,“若是老夫听得不仔细,怕是令尊就真的要把你家的铺面改为书局,同老夫抢生意了。”
“然后大家一起亏银子,两败俱伤”萧景曜顺着这个玩笑吐槽,惹来邓掌柜的哈哈大笑。
气氛正好,萧景曜顺势同邓掌柜说了自己的想法,“书局平日里的顾客,大抵可分为两类。一类为科考学子,多买四书五经等经史
典籍;另一类则是富商豪绅,多买演义和话本,想看的就是一个个绝伦的故事。若我猜的没错,话本这类书籍的销量,应该比四书五经多吧”

“哪里是什么神机妙算,不过是合理分析罢了。”萧景曜笑着摇头,继续说道,“现
就像萧景曜说要念书,萧元青立马把他带去书房,翻出他当年的文房用具和书籍,而萧元青的那套书籍,还是萧子敬当年用过的。据说,萧子敬也是从他爹那儿继承来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诗书传家了。
这也就证明,书铺做完一代人的生意后,可能后面几代人的生意都做不了。当然,仅限于买书,其他的笔墨纸砚这些买卖,还是可以做的。
邓掌柜听着不住点头,
能分析出书局的客源以及各类书的销量的高低,萧景曜只用了短短几段话,就让邓掌柜相信,他绝对是知道如何做买卖的。
看着邓掌柜直起的腰,萧景曜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接着说道“能买话本看的人家,家底颇丰。又因为话本故事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引人入胜,还不用他们费心去背圣人之言,所以富家子弟们多爱看,自然买的也多。”
像萧元青还未成亲之前就买过不少话本,萧景曜
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分析,“更何况,话本,只要有人写,每个月都能出许多本不同的故事,并不像经史子集一样,每一本内容都是一样的。所以只要有新出的话本,必然就会有来买话本的客人。”

邓掌柜连连点头,忍不住追问,“小公子看得透彻,可是所有书局都是这般情况。小公子如何能让邓氏书局成为雍州书商的领头羊”
听完萧景曜这一番分析,邓掌柜猜测,萧景曜可能是想把经史子集类的书籍的销量给拉上去。
正统书人嘛,肯定
萧景曜微微一笑,问邓掌柜,“下个月便是下元节,下元节之后,农忙秋事皆毕,今年风调雨顺,城中富户人家想必又了不少佃租,正是高兴之时。邓掌柜何不
下元节是十月十五,本来是民间祭祀先祖的节日,但民国逐渐废除,民间就
将祭祖之事提前到了七月十五的中元节。所以这个节日后世很少听闻。

后世商家为什么总是乐意搞促销活动当然是因为搞活动的时候他们赚得更多呀。君不见原本某宝只尝试着过了个双十一,后来每一年,商家们的促销活动一个接一个,双十一走了,双十二又来了,后面又有618,七夕节,反正没有节日都要创造节日,想办法搞活动。
商家又不傻,要不是有利可图,他们费心搞这些花头干什么
想要提高销量,搞活动是最好的方法。萧景曜深谙此道。
“群英会”邓掌柜捋了捋胡子,“听这名字倒是不错,这个会是要干什么”
听着不像是要卖经史典籍的啊。
萧景曜却促狭一笑,眨了眨眼睛,问道“依邓掌柜之见,严继望严丞相,展庆嵩展丞相和白熹微白丞相,这三位丞相,谁更厉害”
邓掌柜都被萧景曜给问懵了,这三位丞相根本不是同一时代的人,又都有演义为其增添知名度,戏班子演他们的光辉事迹,说书人说他们的智计无双,
要把他们三人分个高低,就跟后世说的关公战秦琼一样,根本战不出个高下。
但粉丝们对偶像的崇拜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理智上知道他们三个没法比,但
话题度这不就有了吗

邓掌柜想到所有人为了这三位丞相到底谁更厉害而争得面红脖子粗的情景,就忍不住头皮
但即便如此,邓掌柜依然用他浑厚的嗓音,坚强地给他的崇拜对象投了一票,“我觉得白丞相更厉害。”
萧景曜乐不可支。
邓掌柜也讪讪一笑,不好意道“老夫实
“只是,即便办了群英会,将三位丞相争个高低,又有何用处”
总不至于被人骂成行业领头羊吧
萧景曜这才施施然开口道“既要争个高低,那就得定个章程,立个标准。你
邓掌柜的眼睛嗖得一下,亮得堪比天上的太阳。
但萧景曜的想法还没结束,接着说道“当然,只这么做,未免显得吃相有点难看。”
邓掌柜一琢磨,也是。这活动一看就是冲着钱去的,钱肯定能赚,但想成为行业领头羊,还是欠了一点名声。
邓掌柜当即起身,认真地
对萧景曜拱手作揖,“还请小公子不吝赐教。”
萧景曜却眨眼笑道“邓掌柜不觉得我不可信了”
“那是当然”邓掌柜回答得铿锵有力,十分诚恳地表示,“小公子大才,是老夫有眼无珠,看轻了小公子。若是小公子愿意为老夫解惑,这次群英会的益,老夫和小公子三七分,立字据为证”
萧景曜笑着看了邓掌柜一眼,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继续开口道“想要名声,就得拉拢书人。既是群英会,三位丞相是昔年无双国士,如今的栋梁又
“为丞相们作诗赋文章者,由书人们自行评选出上中下三等,上等得票一万,中等得票五千,下等得票一千。想必书人们十分乐意参与此次群英会。”
邓掌柜再次倒吸一口冷气,惊骇地看着萧景曜,只觉得萧景曜对人心的把握,竟然比他这个从商几十年的人还要准。
若是把书人刨除
不,不止南川县。萧景曜只说诗赋文章分为上中下三等分别计票,并未要求这诗赋文章必须是本人当场所作。既如此,南川县的书人,有才华横溢的好友
号召亲友为自己支持的丞相投票,没毛病要是不帮忙,那就友
还有那等孤高有才的士子,得知自己崇拜的丞相票数落后,这能忍不快马加鞭赶来和其他丞相的支持者大战三百回合,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上等佳作,就枉费他们狂狷的名声。
这么一想,萧景曜只是简单地办了个群英会,天下书人怕是都会来插一手。
而想出这个办法的萧景曜,还
有了这样一个代表作之后,雍州的书商行业,再也没有能和邓氏一较高下者。
邓掌柜目光熠熠,呼吸粗重,胸脯剧烈起伏,激动地眼眶都红了,站起身来对着萧景曜深深一揖,语气难掩激动,“小公子大才此次群英会后,邓氏书局怕是要天下扬名小公子就是我们邓氏书局的大恩人”
萧景曜起身,双手将邓掌柜扶起来,“邓掌柜客气了,邓氏书局早有贤名,书籍质量好,价格公道,
邓掌柜明白萧景曜的意思,当即保证,“小公子放心,邓氏书局绝不会见利忘义,做出任何店大欺客之事”
萧景曜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见邓掌柜实
直到离开萧府,邓掌柜都激动地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走路都是飘的。但邓掌柜的神却极为兴奋,回去后连觉都不想睡,通宵达旦写完了一份规划书,然后命人放出风声,说是邓氏书局
这年头儿的娱乐项目不算多,哪怕瓦舍里有各种江湖艺人,唱戏的,说书的,耍杂技的瞧着很是热闹,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邓氏书局提前放话,大伙儿一听,这肯定是个大活动,到时候肯定十分热闹
南川县所有百姓的好奇心都被邓掌柜给勾了出来。
萧景曜听了这话后只是一笑,觉得邓掌柜不愧是
萧景曜已经可以猜到这一次的群英会会有多热闹,对此也有些期待。这可是他来大齐后的第一次出手,结果应该不错吧
自从萧景曜
萧元青摸了摸萧景曜的脑袋,又忍不住摸了摸萧景曜的脸,手感不错,再摸几下。左一下右一下,终于把萧景曜给摸烦了,没好气地拍掉了萧元青的手,“爹,我都九岁了,不再是三岁孩童,你别再捏我脸啦”
萧元青下意识地又捏了几把萧景曜的脸,这才咳嗽几声,围着萧景曜转了好几圈,满眼稀奇,“这可真是祖宗保佑啊,没想到我们萧家人竟然还能有做生意的天赋”
三代败家子,已经让包括萧家人
看看萧子敬和萧元青。萧子敬就别提了,行业冥灯,
这俩就跟后世某些一心想要创业的富二代一样,不创业还好,还能躺
这种“人才”,真不如就好好
萧子敬和萧元青现

结果萧景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搞个大事。同为萧家人,哪怕萧元青是萧景曜的亲爹,这会儿都忍不住酸了,“祖宗们怎么什么好东西都往曜儿你身上扒拉啊就不能分给我一点吗我也很想有出息啊”
萧景曜看了一眼萧元青,沉吟道“或许,祖宗们是把萧家三代人的经商天赋凑了凑,全部放
你们败家我来修修补补,白手起家,到
底谁才是需要酸的那一个
萧景曜也想躺
萧元青闹了一通后才正经起来,不解地问萧景曜,“家里也不缺钱,你为何突然想着赚银子了”
“有钱不赚白不赚。”萧景曜看了萧元青一眼,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我去府城念书,花销必然比现
古往今来,房子都是百姓们的最大支出。尤其是京城的房子,天子脚下,房价就从来没有便宜过。
朝中许多官员都是
萧景曜可不想进京后,一家人只能过着紧巴巴的日子,连个大点的房子都租不起,那也太惨了。
萧景曜更不想啃老,虽然家里肯定还有些底子,但萧景曜并不想让家人
又因为萧子敬和萧元青都不靠谱,萧景曜早就计划着怎么养家了。现
不然的话,就算萧家没有那个人人都默认的败家属性,其他商家也不会相信萧景曜一个小孩子的话。
萧景曜再次惆怅地叹了口气,他怎么还是个小孩子呢,要是再大几岁就好了,想干什么都行。
一直被年纪影响了实力
萧元青的眼眶却有些红,偏过头去擦了擦眼睛,萧元青垂头丧气,就好像一只犯了错后被教训的可怜狗狗,看起来无助极了,“是我没出息,才让你小小年纪就为这些事情费心。”
萧景曜看到萧元青擦眼睛,心下有点慌,赶紧解释道“和爹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想太多。爹,邓掌柜都送上门了,有钱不赚王八蛋,我也不好意思错过这次机会啊”
萧元青的情绪还是非常低落,垂头不语。
萧景曜更慌了,语速更快,绞脑汁地安慰萧元青,“爹爹对祖父祖母一片孝心,爱重娘亲,对我尤为疼爱。正如邓掌柜所说,爹爹是个好父亲。”
“真的吗”
萧景曜使劲儿点头,“当然这世上再也没有比爹更好的父亲啦”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我这个爹当得不赖吧,这可是你亲口承认的,不许反悔”萧元青猛地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晃花萧景曜的眼。
萧景曜好气啊,尖声喊道“爹”
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今年是不是才三岁亏我还担心真的被打击到了,慌里慌张地安慰你。结果你竟然就等着看我笑话
萧景曜肺都要气炸了,要不是还有
些许理智,萧景曜真的想大逆不道地殴打亲生父亲。
aaadquo你就等着祖父来拾你吧aaardquo
ツ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这就恼羞成怒了”萧元青皮了一把后特别开心,尤其还逼出了萧景曜的心里话,高兴超级加倍,“原来曜儿心里,我这个爹当这么好。能听到这句话,挨一顿揍我都高兴。”
萧景曜脚步一顿,恨恨地瞪了萧元青一眼,转身坐
萧元青这下又嘚瑟起来了,啧啧啧好几声,乐开了花,“哎呀我可真是命好。以前有爹娘养,现
萧景曜“”
那你好棒棒哦。
邓掌柜
钱家做的是玩具买卖,店里的玩具数不数胜。准保小孩子们进了店之后就会撒泼打滚直到买到了玩具才会从地上爬起来。
萧景曜原本见钱璋办事还算有条理,脑子灵活又不会被道德绑架,正好是做生意的好苗子。萧景曜知道钱家的情况,觉得和钱璋合作一把也不错。他能挣到银子,钱璋能彻底接手家业,自立自强,双赢。
不过邓掌柜的拜访,让萧景曜有了别的想法。
萧景曜带着钱璋前去找邓掌柜。邓掌柜这会儿正准备筹备群英会,忙得脚不沾地,听到萧景曜登门,邓掌柜立即将手中事务全都往后推了推,亲自迎了萧景曜进府。
萧景曜见邓掌柜确实忙得不可开交,也没过多废话。寒暄几句后,萧景曜直接进入正题,“我本来想和钱璋一起做点小玩具,正好和群英会有点关系,想同邓掌柜商议一番。”
邓掌柜十分爽快,“小公子但说无妨,老夫应下了。”
萧景曜指了指钱璋,“这是钱家嫡孙,现
邓掌柜自然知道钱家,恭维了钱璋一句,“真是英雄出少年,钱少爷有祖父之风。”
同是南川县大户,邓掌柜当然知道钱至善是个什么货色,完美避开钱璋的炸点,夸他像他祖父。
钱璋果然很高兴,看向邓掌柜的目光亲近了一分。
萧景曜见双方对彼此的印象都不错,这才说道“钱家的玩具铺极受孩童欢迎,等到书局这边的群英会开场,玩具铺那边可以做些空心小人偶,也不拘于人偶,动物样式也行,做得可爱些,上下留道缝,可以拆开。里面也可以放些票。面额小一点,一票就行。”
盲盒的乐趣,南川县的小孩子值得拥有。
邓掌柜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萧景曜这神来之笔,竟然还把小孩子都拉进了这场群英会。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个顾客。
萧景曜却十分理直气壮我那是算计小孩子吗分明是为了小孩子们能得到更多的玩具,拥有一个更快乐的童年
大人们得到了票,小孩子们得到了玩具,分明是双赢
这么神仙的建议,邓掌柜自
然没有意见,当场就对钱璋表示,管放开了做小木偶,能做多少做多少,肯定卖得一个不剩。
钱璋虽然不知道萧景曜和邓掌柜先前的计划,但他敏锐地察觉到,邓掌柜要办的这个群英会,绝对是南川县多年来最大的一次盛事。见萧景曜和邓掌柜信心满满,钱璋也被激
等到萧景曜向他解释了群英会的打投方式后,这个尚未弱冠的少年当场拍板决定,“我这就去让工坊多做小木偶”
他已经能想象出来,到时候他家的玩具铺是何等热闹了
萧景曜看着钱璋匆匆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又是一笑。到时候店里客人多了,除了装有票的盲盒小木偶之外,其他玩具的销量也会被带动。
就看这次孩子们的战斗力有多强了,正好两笔技术股到账。就算以后进京,大宅子买不起,买个小宅子还是可以的。
再说了,这还是萧景曜第一次施展他的商业手段,以后能供他
萧景曜出完主意后就往孙夫子那儿一钻,又是那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完全不管邓掌柜和钱璋是如何累成狗的。
我一个金点子的股东,当然只要负责动嘴皮子就行。邓掌柜和钱璋跑断腿,和我萧景曜有什么关系
萧景曜沉稳练着字,如是想到。
自从萧景曜拿下府案首后,私塾里的学子们连酸话都不说了。人只会嫉妒和自己差不多的人,被抛下太远,只能抬头仰望别人时,就会连嫉妒都不敢嫉妒,只剩下崇敬。
如同王教谕所说,南川县文风不盛,多年未出过秀才。这一次府试,南川县竟然只有萧景曜一人上榜,也不知道王教谕得知这个消息后该如何叹息。
不说王教谕,就连孙夫子都郁卒地埋头雕了好些个木雕小玩意儿。据孙敏行说,孙夫子本来是想做桌椅的,但孙敏行怕孙夫子累着,把胖儿子抱去了孙夫子面前卖萌。
于是孙夫子当即改变主意,乐呵呵地给胖孙子雕玩具。
嗯,孙敏行半个月前得了个儿子,初为人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傻爸爸的气息。
说着说着,孙敏行就把目光放
孙敏行的儿子单名一个康字,许是孙敏行从小就身体不好,孙夫子和孙敏行才对刚出生的第三代取名康。希望孩子健康平安,这就是长辈们最朴实的心愿。
萧景曜颇为无语,“孙叔叔,旁人不知,你还不知道吗,我身上哪有什么福气”
然而傻爸爸孙敏行已然被胖儿子糊了眼,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润君子之风,乐呵呵道“万一呢讨个头,也让我们图个心安。”
萧景曜无奈,只能跟着孙敏行去了后院,抱抱这个刚出生半个月的小胖墩。
让萧景曜更无语的是,孙夫子
后,竟然没有阻止他,反而笑眯眯地让萧景曜多抱一抱小胖墩。完全就是一副溺爱孩子的熊家长做派。
萧景曜aaadquoaaaheiaaaheiaaardquo
清涴的作品寒门天骄科举最新章节由全网
小胖墩正
孙敏行小心翼翼地抱起小胖墩放
不过小家伙确实肉嘟嘟,骨头又还没长好,萧景曜只觉得手里的家伙软绵绵的,又颇具些分量,感觉自己稍微动一动,就能感受当怀里的小家伙的肉肉
孙敏行心满意足地看着萧景曜抱着小胖墩,暗自决定得空就去拜访一下萧元青,讨要一件萧景曜的旧襁褓。
得知孙敏行这个想法的萧景曜再次无语,自己用过的襁褓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功效啊,孙叔叔你别脑洞大开。夫子你怎么也一脸赞同
萧景曜心累。
孙夫子还笑道“你怕是不知道,你现
萧景曜的表情凝固了。摇摇头,把那个辣眼睛的画面给晃出脑袋。
孙敏行也笑,“确实如此。我厚着脸皮登门要你的旧襁褓,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我同你爹私交甚好,能要来你的旧物。其他人想要,捧着银子都买不着。”
萧景曜于是又开始思索,拍卖自己旧衣裳的可能性。
但这事儿羞耻度过高,以萧景曜那颗冷漠理智的资本家心脏,都干不出来这种离谱的操作。
算了,反正家里也不缺钱。萧景曜默默地想,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为了日后别为了攒银子而拍卖自己的旧衣裳,现
邓掌柜和钱璋确实十分靠谱。尤其是承担了绝大部分事物的邓掌柜,摩拳擦掌势要一鼓作气将邓氏书局带上巅峰,虽然年纪大了,但邓掌柜满肚子的生意经也积累到了顶峰,有条不紊地将各项事情安排了下去。
钱璋的活更轻松,只要让工坊多做一些空心小木偶就行。现
就是工期有点赶,主家要得急,匠人们只能埋头苦干。但钱璋承诺月底给他们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月份。
萧子敬和萧元青备好了厚厚的纸钱和香烛,还有丰厚的供品,神情肃穆地领着萧景曜进入祠堂。
两人都觉得萧景曜格外受列祖列宗偏爱,于是把放供品的事儿交给了萧景曜。
祭台有点高,好
萧元青见状,又向萧子敬嘚瑟,“我还是有点用处的,曜儿这健壮的身子骨,就随了我”
骄傲
爹和我比起来,一无是处
知子莫若父,萧子敬哪能看不出萧元青这个混账东西脑子里
忍了许久,萧子敬见萧元青还是那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咬牙切齿道“别逼我
萧元青终于老实了。
萧景曜心中默默叹气,看了一眼祖宗牌位,心说祖宗们真是辛苦了。
当萧家的祖宗,难啊。
作为萧家最受祖宗们喜爱的人,萧景曜理所应当地承担了更多的烧纸钱的任务。
下元节过后,邓掌柜造势许久的群英会,终于
邓掌柜这回也是费了心思,群英会活动当天早上,邓掌柜请来的舞狮队就热热闹闹地敲锣打鼓引来无数人围观,两头狮子互相搏斗,看得众人轰然叫好。
舞狮结束后,邓掌柜简单地说了一番喜庆话后,就让人点燃两边挂着的爆竹。

什么群英会要选出“最受百姓爱戴的丞相”还是
不管是书人还是不识字的老百姓,谁不知道这三位丞相的赫赫威名
大伙儿平日里谈起三位丞相来,也经常争个面红耳赤,对谁最厉害各有各的看法。

邓掌柜刚把规则介绍完,人群就炸开了锅,纷纷表示,“不就是买书吗我现
“巧了,我正打算来书局买书,现
“书人呢快点作诗写文章啊这个票数最高”
百姓们呼朋引伴,急匆匆地赶过来,他们一定要为自己喜欢的丞相赢下这个最受百姓爱戴的称号
萧景曜站

书人都来了,这一场盛会,想必都能
想想都觉得热闹。
萧景曜表示自己十分期待。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