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29 章
常明府府城几乎是南川县县城的五倍之大。萧景曜上次来府城时,因为头上悬着贾县令一事,关注点全放
摸着良心说,单论城市繁华程度,怕是连天子脚下的京城都比不得萧景曜上辈子的见闻。
现代社会的高速
繁华程度当然是现
但看一座城市当然不能只以繁华不繁华这一个角度来看。
南川县县城也好,常明府府城也罢,街道两旁全都是轻盈巧的房屋,屋顶多为硬山顶和悬山顶。尤其是些大商家,商铺建得尤为壮阔,悬山顶往外几乎悬出四五尺的距离,看着甚是威严大气。屋脊上的鸱吻用了染料涂了颜色,一排排屋脊兽乖巧地蹲
一看就让人觉着忍俊不禁。
有些商家更加直白,屋脊中央竟还雕了个元宝样式的屋脊兽,萧景曜不由失笑,觉得这位店家若不是怕犯忌讳,恐怕更想雕的是财神爷像来当屋脊兽。
但这是万万不行的,屋脊兽蹲
萧景曜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见萧元青和刘慎行两个人正提到他们两个小时候为一个糖人不打不相识的黑历史,萧景曜忍不住叹了口气,怎么纨绔小伙伴们中看起来最稳重的刘慎行,碰上萧元青,智商也咚咚咚往下掉
萧景曜笑着摇了摇头,趁他们二人还

“元青啊,这事儿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刘慎行举着糖人
萧元青同样呆滞,一手举着糖人,一手挠头,“是不太对。”
然后萧元青的表情从呆滞变为恼羞成怒,作势要逮住萧景曜这个小兔崽子,挥舞着糖人准备给萧景曜一点小教训,“好你个曜儿,还学会捉弄起我和你刘伯伯了欠拾”
萧景曜给了萧元青一个白眼,一点跑路的行为都没有,十分光棍的摊手,“谁让你和刘伯伯现
瞅瞅自己,现
萧景曜可不想
反正你们
也没什么面子可言。
萧元青和刘慎行听明白了萧景曜的言外之意,对视一眼,然后萧元青坏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将自己手里的糖人塞进了萧景曜的嘴里。
萧景曜“”
物理堵嘴,不愧是你啊,亲爹。
三人说说笑笑地来到了萧元青给萧景曜买的那间宅子。这宅子并不大,就一进院子,算上正房和左右厢房,倒也能拾出三间卧室来。
萧元青很得意,“正房最大,你要念书写文章,就住那间。我和你刘伯伯多年没秉烛夜谈了,正好忙里偷闲松快松快。”
萧景曜扶额,“哪有父母住厢房,儿子住正房的”
“以前没有,现
萧景曜不理他,自己进了东厢房,准备撸袖子开始拾。东厢房也有两个屋子,一个小花厅,后面就是卧室。萧景曜住这里正合适。
对于萧景曜而言,
萧元青眼皮子一跳,赶紧抬脚跟了过去,“停停停,别胡闹。我去请个人过来打扫屋子。”
萧元青和刘慎行打小就没干过这些活,手里又不缺钱,自然是选择雇人过来干活。
非但如此,萧景曜还
萧元青只出去一趟,就将家里需要的东西全都备齐了,甚至还让他们送货上门。
看着萧景曜诧异的神情,萧元青得意洋洋地告诉他,“这些人都是等活干的力士,不是各个商铺的伙计,守
萧景曜眨眨眼,这倒是和后世的跑腿小哥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以现
刘慎行意会了萧景曜的想法,笑着解释道“府城中不缺富家子弟,他们出手阔绰,又爱攀比排场。力士们虽说并不一定每天都能找到活,但一个月下来,零零整整拼凑到的活计,养活自己倒也够了。”
当然,也就只能养活自己的一张嘴。要是养家,那就不够了,还得想办法寻个旁的营生。
萧景曜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逻辑,又摸了摸下巴,“府城果然繁华。”
商业经济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
萧元青指挥着一帮人把他新买的锅碗瓢盆和书桌等东西一一放好,又花钱留了两个干活最麻利仔细的力士,让他们接着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
两个力士大喜,没想到还能多赚一份钱,
萧元青让他们最先打扫萧景曜的厢房,争分夺秒为萧景曜留出更多的看书时间。
萧景曜无奈,“爹不必太过紧
张,孙夫子都说了,我是县案首,这次府试必定能过。”
“那也得先紧着你来,这样我更安心”萧元青拍拍胸脯,“不然我睡觉都睡不安稳。”
萧景曜的表情更无奈了,“进考场去考试的人是我,你紧张什么”
“一提到念书,我就紧张”
刘慎行都被萧元青给逗笑了,故意当着萧景曜的面拆他台,笑着对萧景曜揭出一点萧元青的黑历史,“他那是被夫子们训怕了,孙夫子的戒尺抽起人来,一抽一道血印子。”
萧元青哇哇大叫,“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和我一样见到孙夫子就忍不住缩脖子的人是谁嘿嘿,我有曜儿这个儿子,聪明得不得了。你家刘圭可是嚷嚷着他没有念书的天赋,肯定是你的错。”
刘慎行开始撸袖子,“你要打架吗”
萧元青一双大大的瑞凤眼瞬间变成死鱼眼,“让你一只手,你也打不过我。”
萧景曜听得头疼,一手拽着一个,把他们拽进正厅,兜着手冷笑,“来,继续打,我找笔墨来,画下你们的英姿,贴
萧元青和刘慎行讪讪,终于不再闹腾。
等到屋子打扫干净后,也到了该用晚膳的时候。

再说,萧景曜也不会用柴火灶。
这回换刘慎行出门了,“你们
上回那家酒楼的招牌菜就挺不错,刘慎行天生一条敏锐的舌头,能尝出各色菜式的细微区别。
萧景曜和萧元青坐
好一会儿,瘫
萧景曜笑话萧元青,“私塾那两位师兄,父亲送儿子考试,可是把儿子照顾得妥妥帖帖,一应吃穿用度,都不假手他人。爹就不想试一试”
“我倒是想试。”萧元青白了萧景曜一眼,“就怕到时候你吃了我做的饭,还没进考棚,就先进了医馆。真要这样,你祖父就得把我抽进医馆躺着养伤了。”
萧景曜哈哈大笑。
这间宅子离考棚极近,出门走个几百步就能到考棚门口。每逢府试期间,这房子定然不愁租。
萧元青最自得的就是自己下手够快,这宅子,不管是出租还是转卖,都不会亏。当了许多年败家子的萧元青冷不丁明了一回,恨不得敲锣打鼓告诉所有人他这个败家子终于不败家了。
刘慎行很快就拎着食盒回来,里面全都是上回
萧景曜忍不住感慨,“刘伯伯真是心细如
萧元青
笑着附和,“这是你刘伯伯天生的本事,同别人打个照面,就能看出对方的喜好,拿手绝活”
刘慎行一边将菜摆
萧景曜并不这么认为,“刘伯伯自谦了,以刘伯伯的细心和眼力,还有办事的能力,做什么都能有一番成就。”
刘慎行忍不住哈哈大笑,得意地对着萧元青挤眉弄眼,“看吧,曜儿对我的评价多高你这个当爹的都没让曜儿这么夸过吧”
萧元青好气啊,特别想打人,咬牙切齿地看着刘慎行,“别逼我真的揍你。”
“我好怕。”刘慎行翻了个白眼。
萧景曜板着脸,“应该是我爹害怕。”
萧元青和刘慎行露出同款疑惑脸,眼睛里面挂满了问号。尤其是刘慎行,他对萧元青的手上功夫有过深刻的体会,他们这帮同龄小伙伴,谁小时候没感受过萧元青那身巨力的酸爽呢就算是萧元青刻意敛了力度,他们也没办法腆着脸说自己能打赢萧元青。
结果萧景曜竟然说他要是和萧元青动起手来,会害怕的是萧元青
哪怕萧景曜这话是站
萧元青更是想破头都想不明白萧景曜这话有什么道理,怒气冲冲地指着刘慎行,张嘴就扒了刘慎行的黑历史,“我记得你成亲那会儿,我们一起去斗鸡。结果你怎么都逮不住鸡,还被鸡跳起来啄了好几口,疼得哇哇大叫。”
萧元青扒完刘慎行的黑历史,不解地看着萧景曜,“曜儿啊,你刘伯伯还打不过一只鸡。你怎么觉得我和他打起来,该害怕的人是我”
萧景曜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一拳头下去,马上就要跪着求刘伯伯不要死,能不害怕吗”
刘慎行脸上的笑容僵住,萧元青嚣张的笑声几乎要掀翻屋顶。那欠揍的模样,让刘慎行的拳头硬了,狠狠瞪着萧元青,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闭嘴”
不然的话,我真的要揍你一顿
萧元青挑衅地看着刘慎行,意思很明确有本事就动手啊,动起手来我肯定真的要跪下来求你别死。
刘慎行生气,一个眼神都不想给萧元青。
等到开饭时,刘慎行的报复就来了。不管萧元青对哪道菜动筷子,刘慎行必然提前一丢丢把菜夹进萧景曜的碗里。并且还特地把萧元青爱吃的菜分一大半给萧景曜,另一小半往自己碗里倒,一片菜叶子都不给萧元青留。
萧元青“”
“你幼不幼稚”
萧景曜震惊,“爹你竟然会说别人幼稚”
刘慎行拍桌大笑。
萧元青痛心疾首地看着萧景曜,“我们可是亲父子,你像刚才那样和我一起对付你刘伯伯不是很好吗”
萧景曜冷漠地看着幼稚鬼亲爹耍宝,十分无情地拒绝了他的请求,“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
闹了这么一场,三人来到新环境的陌生感也没了。
萧景曜转身去东厢房,萧元青还嘴欠,aaadquo要是害怕的话,可以来和爹一起睡呀。1212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沉默了一瞬,缓缓露出一个非常标准的笑容,“这个提议不错,正好爹可以和我一起背书。”
这是什么鬼故事萧元青瞬间后退三尺远,把头摇成拨浪鼓,“不用了不用了,爹年纪大了,又不考科举,不必再背书。”
不然今晚得做一宿噩梦
萧景曜继续天真微笑,“就算不考科举,多背一篇文章也是好的,爹,你要不要试试”
萧元青继续疯狂摇头,他才不要背书。虽然他
多丢人
刘慎行可算是找到嘲讽萧元青的机会了,当即对萧景曜笑道“曜儿,你再说下去,你爹就该跪着求你别念了。”
萧景曜也忍俊不禁,只有萧元青
这间宅子的地段确实非常不错。第二天清晨,萧元青起了个大早,简单拾了一番,出门不远正好就到了主街,街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想着萧景曜科考
萧景曜同样起了个大早。对于考试,他虽然没什么紧张的情绪,但也不会懈怠。
既然已经定了个小目标,那就要好好努力。萧景曜对自己的实力再自信,也不觉得自己
能卷出头的卷王,都必定有过人之处。科考就像打仗,想拿第一名,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天时对于所有考生都一样,地利嘛,得看抽号牌的运气,要是不幸被分到臭号还能忍,万一倒霉分到了个屋顶透光的号舍,考试的时候再下场雨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天时地利都不可控,萧景曜只能将人和做到最好。
哪怕这些典籍已经稳稳地印
并不是把书背好后就能高枕无忧。萧景曜字字斟酌,脑海里过了无数遍阐述的方法,然后挑出自己觉得最合适的几种。研磨,铺纸,提笔,将各种方法阐述的文章都写出来,然后再一一对照,更改用词,挑出最让人满意的一份。
益求,不外如是。
萧景曜念书的时候,萧元青和刘慎行是绝对不会胡闹的。他们两个分头行动,刘慎行跑去府城各大酒楼到处转悠,看看这些大酒楼有什么过人之处。萧元青则去找了牙人,让牙人找个手脚麻利又老实的妇人,负责这段时间洗衣做饭这些事。
萧景曜沉下心来,一篇文章一篇文章仔细研分析,全心全意沉浸
的儒家思想的演变,以及孔孟荀等人的生平事迹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再结合他们三人所处的时代背景,蓦地豁然开朗。竟有种隔着遥远的时空同先贤们远远对话的感觉。
要是孙夫子
简单来说,萧景曜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只是让他单纯地记下儒家经典著作,他沉稳的心境让他能快速理解文章的意思。许多书人也就只停
而萧景曜现
感谢后世的教育体系,语文课都是联系作者生平和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一起来分析作者的思想感情。萧景曜熟练地用上了这一套体系,成功比现
其实这也是儒学
骂战热热闹闹,后人看这段历史只觉得有趣。但认真分析下来,那时候的儒生们,还是有一股锐意进取的锋锐之气
而现
萧景曜正好能跳出这个思维局限性看待问题,已经比许多书人强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现
但和现
只要天时地利不出大问题,萧景曜觉得自己定的那个小目标还是有很大可能达成的。
离府试还有十天时,府城越来越热闹。萧元青某天高高兴兴地跑过来向萧景曜献宝,“曜儿你看这可是前两年的府试试题,我好不容易才人堆里挤进去抢着买来的你好好看看,正好做一做题目,看和县试有什么区别。”
萧景曜沉默一瞬,默默叹了口气,“爹,你是不是忘了,严知府给我的信中,就有府试真题”
作为常明府的知府,每年府试必当考官的严知府,能拿到往年府试真题,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上回萧元青来府城,严知府让他给萧景曜带的信中,自然就有往年的府试真题。
严知府欣赏萧景曜这样有真才实学的后
辈,
萧元青得意洋洋的表情僵
“也不是忘了,就是见着一堆人哄抢试题,我脑子一热就跟着进去抢了。”
萧景曜再次无语,这种大甩卖抢购上头的既视感
萧元青果然没有做生意的头脑。
见萧元青蔫头蔫脑地站
“这些天我又有了新的感悟,再做一遍真题练手,更有把握。”
萧元青的眼神顿时就亮了,立即又兴奋起来,“有用就好我就说这些题目还是管用的。好歹能知道府试到底考些什么题目呢”
萧景曜失笑。
刘慎行同府城的太白楼谈了一笔大买卖,匆匆赶回家做生意去了。现
起码萧元青是这样认为的,曜儿现
随着府试的日期越来越短,常明府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其他七个县的案首也到了,看到萧景曜都吃了一惊,原本还有些倨傲的神情都敛了不少。
常明府八个县,这次前来参加府试的考生有近五百人,录取名额却只有四十个。
考生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头皮
虽然听起来这次的录取率比县试的录取率要高,但这次来参加府试的考生,都是经过县试卷出头的卷王,实力超群,想
哪怕知道萧景曜这次可以通过,萧元青还是被府城中紧张的氛围所影响,买了许多香烛纸钱,成天烧个不停,还十分遗憾地对萧景曜说道“可惜祖宗牌位不
萧景曜无语,好一会儿才提醒萧元青,“过犹不及,了我们的心意就行。”
萧元青点头,“反正你祖父肯定
“文昌星君听到那么多人的请求,肯定忙不过来,还是我们拜祖宗好。”
听着萧元青万分得意的话,萧景曜忍不住想到,萧元青以后不会和萧子敬一样,动不动就跑去祖宗上炷香吧虽然这行为没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还会被人说孝顺,但怎么就觉得那么奇怪呢
府试的考试流程和县试差不多,同样要经过严苛的查验后才能进考场。
但府试只要考三场,同样是一天一考,天黑时交卷,不用
萧景曜这次抽的号牌不算坏,但也不算好。因为萧景曜现
下就对上了严知府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庞,眼神中满是鼓励和安抚。

面对这种考官们注视的情况,要是心理承受力不够好的,顶着考官们打量的目光做题,怕是心态都要崩一崩。

主考官对萧景曜更好奇了,这年头儿又没有什么考官不能走到考生身边停留,干扰考生作答的规定。主考官惊讶之下,实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年纪只有一位数的小孩能答出怎样一份试卷。
巧了,第一天考的还是类似填空题的帖经。萧景曜手拿把掐,都不用过多的思索,看一眼题目就直接写答案。
只是
即便如此,萧景曜的答题速度还是十分惊人,让这位主考官感受了一下来自神童的一点小震撼。
萧景曜下笔如有神,从容作答,施施然交卷。
主考官目瞪口呆。
不远处的严知府低头掩饰自己嘴边的笑意。主考官看向严知府,眼中的震撼之色还未完全褪去,“严大人,这位”
“这是南川县今年县试的案首。姓萧,名景曜。过目不忘,自幼有神童之名。”
主考官再次瞳孔地震,“过目不忘啊怪不得他答帖经如有神助。”
第二天的墨义,萧景曜依然轻松答完。
第三天的经义,难度明显比县试时高上许多。
这种后感的题目,如果只是拾人牙慧照本宣科,很难出。好
主考官就等着萧景曜今天的经义答卷呢。帖经和墨义对过目不忘之人来说与送分题无异,主考官更想看看萧景曜这位声名远扬的神童的经义到底答得如何,这才是看他肚子有多少墨水,见识有多深的关键一场。
萧景曜觉得难的经义题,其他人同样觉得难。
考生们开始打腹稿时,萧景曜的答卷已经写完了一半。
看得主考官眼皮子直跳。
然后,萧景曜又成了第一个交卷的考生,
“这他是不是有些过于嚣张了”主考官忍不住问严知府。
一个寻常人家的小孩,见了这么多官员,愣是一点惶恐之色都没有。小小年纪就这么狂妄的吗
虽然萧景曜一言一行都进退有度,温文尔雅又知礼,主考官还是
等到萧景曜一走出考场,
主考官就迫不及待地拿过萧景曜的答卷仔细看了起来。良久,主考官才把考卷放下来,深深叹了口气,神情震撼,“这就是天才吗”
严知府好奇地凑过来一看,同样目光一缩,aaadquo以他的年纪和出身,能有这份见识,当得起天才二字。aaardquo
清涴提醒您寒门天骄科举第一时间
主考官笑道“恭喜严大人了。”
治下出了位神童,严知府这一任的考评不用愁了。
严知府拈须轻笑,却不接这话。
主考官却又将萧景曜这份答卷看了又看,赞不绝口,“如此见解,当个秀才也是可行的。若是今年没有另一位天才横空出世,府试案首该当落
萧景曜不知道主考官会给他这么高的评价。他只是觉得这位主考官这三天对他过分关注了,一到考试就盯着他,有时候还走到他身边看他答题,委实过分。
要是有投诉通道,就算萧景曜没被他影响考试状态,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投诉他。
自己心态稳,不会被影响。万一下一个倒霉抽到这个号舍的考生,没有自己这样的大心脏呢岂不是又得明年再来
萧元青本来被前来赴考的考生们影响得十分紧张,
你们紧张,那是你们自己不行看看我儿子,多么从容淡定,一看就是有大出息的
每次都第一个交卷,萧景曜无形中给了另外七个县案首不少压力,几人纷纷
显摆什么啊,谁不是个县案首呢就你能耐
萧景曜要是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定然嗤之以鼻。就这份心性,他们就已经输了。觉得别人提前交卷是显摆,有本事你也显摆一下啊不行就闭嘴。
三场考完,府试也就落下帷幕。七位县案首和一些嫉妒心强烈的人成天诅咒萧景曜落榜。有人考完试就回家,有人则选择
萧景曜
萧景曜本来想着同为考生,去参加一次宴会结实一些人也不错。结果去了之后就见来赴宴的两个县案首你一言我一语地挤兑萧景曜,其他人或明或暗地附和,有打圆场的,还假惺惺地来了一句,“他们不过是无心之言,并没有恶意,萧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会同他们计较吧”
这么低级的话术竟然还敢舞到自己面前萧景曜当即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毫不留情面,“嗯我确实大人有大量,不过我若是算大人的话,你们应该算是快入土了”
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萧景曜拂袖而去,临出门时还留下一句,“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这是骂人骂得非常狠的一句话。表面来看,是萧景曜骂他们一帮人联合起来欺负小孩子,不知廉耻,没有礼仪。但这句话的下一句是“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那就是明摆着骂他们去死了。

“小子狂妄看你能张狂到几时”
这是来自宴会之人的无能狂怒。
其他没和他们同流合污的考生忍不住摇头,心胸如此狭隘,当真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肚子上去了。就算你们
已经沦为旁人的笑柄而不知,真是一帮跳梁小丑
得知这一场闹剧后,其他心性正直的考生都忍不住反省自己的行为,是不是


知道萧景曜拿下府案首的那瞬间,曾经出言讽刺萧景曜的那八名考生脸色十分。
萧景曜是宽容大度不计较别人冒犯的人吗他不是。起码对于这种都没接触过他,就对他心怀恶意的人,萧景曜不会有半分手软。
这么好的机会,萧景曜稍一思索,便决定痛打落水狗,笑眯眯地看着最先嘲讽自己的丰蓬县案首,慢悠悠道“可惜天不遂你愿,真是遗憾。”
对方诅咒萧景曜得最后一名,结果最后一名正是他自己,回旋镖镖镖致命,将他扎了个透心凉。
听闻萧景曜这绵里
萧景曜眼眸幽深,如此小肚鸡肠,想必这件事日后定然会成为他的心结,下一次院试,对方很大概率上不了榜。
萧元青不知内情,高兴得快要晕过去,好
萧景曜应严知府的约,
家里人肯定等消息等得心焦,让人前去报喜是应该的。
萧景曜的身边迅速围了一群前来道贺的人,仔细一看,都没有上次赴宴的人。萧景曜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温声道“多谢大家,若是大家不嫌弃,便一同坐下,我请大家喝杯薄酒,散一下喜气。只是我年幼,不能喝酒,还望大家见谅。”
“萧公子客气了,你年少才高,又举止大方,倒是我们占便宜了。”
如果萧景曜只说请大家喝酒,那
于是萧景曜
关注萧景曜的主考官再次拍桌子,“这小子成了,硬得起心肠,也软得下身段,天生就是做官的好料子”
萧景曜则陪着众人一道闲聊,有人拿问题请教他,他也毫不犹豫地耐心说出自己的见解,言语文雅,毫无骄矜之色,还时不时夸赞对方某些句子,虽然岁数比众人小许多,但仍然以从容温和的气度,让所有人心折。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