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26 章
萧景曜得了孙夫子的召唤,老老实实地滚回私塾继续接受孙夫子的指点。
其实按照萧景曜现
但萧元青觉得萧景曜过早地承担了孩童不应承担的责任,心里还是倾向于萧景曜多出几个同龄人朋友。
社交小能手萧元青从小就是人群中最靓的崽,长得好,性格好,虽然萧子敬不靠谱,但他家那会儿还有不少家业,户籍又并非商户,
当然,这家伙天生性格爽朗,憨憨之余又有一点小动物的敏锐,哪些人他惹的起,哪些人惹不起,萧子敬这个不靠谱的爹没教他,他竟然也无师自通,还莫名其妙点亮了抱大腿技能。
所以萧元青的童年,那真是比后世一些小朋友都要过得快乐的多。惹不起的阶层里会有大腿主动送上来让他抱,他不用顾忌的同龄人,讲道理的就一起玩,不讲道理的,就会被他以物理服人。
嗯,他那身巨力,真是
拿自己一对比,萧元青就觉得萧景曜的日子真是太苦逼了。天天念书,吃穿用度上,萧景曜也没什么讲究,给什么吃什么,特别好养活。
就算知道萧景曜生来早慧,萧元青也时常为此感到自豪,但有时候单从父亲的角度,萧元青又忍不住心疼萧景曜。十分割裂。
萧景曜一眼就看出傻白甜爹心里的纠结,反正他不管
尤其是萧景曜的颜值本来就过于出众,加上小孩子的身份,私塾那一帮成年男子见了他,时不时冒出个姨母笑,实
他可不想进了科考班后,成天遭受这样的折磨,那他的眼睛可能真的要瞎了。
所以萧景曜婉拒了孙夫子让他去科考班的提议,继续待
虽然蒙学班的小屁孩们也很幼稚,但萧景曜宁愿面对一帮天真幼稚的孩童,也不愿直面蓄须壮汉对他露出的辣眼睛姨母笑
再说了,有刘圭和郑多福这几位小伙伴们,经过这次拯救刘慎行的事儿之后,萧景曜和他们的关系更亲密了。
孙夫子也是头一回教授萧景曜这般天才的学生,既然萧景曜更想留
别的小孩儿叽哩哇啦背蒙学课文,萧景曜埋头写孙夫子给他出的帖经墨义,顺便
欺负小屁孩,有时候也挺有趣的。
萧景曜偶尔也有点恶趣味。
已经成亲的孙敏行再次对着萧景曜露出姨母笑,无数次期盼自己的孩子也能像萧景曜这样聪慧。不,有萧景曜一半的才智和品行,他就十分满足了。
萧景曜还不知道,他这次惩治贪官,让他
老百姓不知道先贤至圣口中的礼义仁智信具体是什么,但是他们也有朴实的想法。
贾县令来了南川县后大肆敛财,被祸害最深的就是南川县的那些富户,但普通百姓就没受到影响吗
不可能的,世上所有事都是牵一
如刘慎行这等倒霉蛋,被贾县令算计得去蹲大牢,接管家业的刘慎独又是个蠢材,名下产业损失惨重。
对刘家来说,是少了许多银钱。而对依附刘家的一些人来说,面临的就是生计问题。
还有被贾县令压制的文书县丞捕快等公差,领导层争权夺利,百姓们的苦难只会成为他们夺权的筹码,不会让傲慢的县令大人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去看一看他所轻视的平民的血泪。

而这事本来和萧家关系不大,入狱的是刘慎行,萧家人并未被牵扯进来。但萧景曜还是为了帮助被冤枉的父亲好友,以稚童之身对上了一县父母官。
这样有情有义又有勇有谋的孩子,几乎所有南川县的百姓都认定,萧景曜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像戏文里那样的,为民请命的好官。
平民多艰,压
所以,再没有比普通百姓们更希望世上多出一位好官的阶级了。哪怕因为官员回避制度,萧景曜日后即便做官,也不会
起码
再者,南川县出了位官员,日后若是有什么重大事情,当地士绅好歹也有个打探消息甚至是求救的门路。
故土难离,官员们也是人,除了
南川县的百姓是真的为萧景曜感到高兴,也十分骄傲他们南川县出了这样一位人才。
萧景曜
“不管你有没有私心,你
站出来为民除害,就是品行高洁。”刘圭一张白胖包子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不然的话,任由那狗官为祸一方,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为他而家破人亡。”
差点真的家破人亡的刘圭如今看到萧景曜就双眼放光,自动成为萧景曜的脑残粉,现
别说萧景曜了,就连素来沉稳的郑多福,现
动画片的大多主角为什么要么是动物,要么是小孩子当然是瞄准了客户人群,让小孩子有亲切感和代入感啊。
萧景曜现
得知这事儿的萧景曜“”
谢谢,虽然我内心强大,脸皮也够厚,现
孙夫子对萧景曜的重视更上一层楼,看着惩治完贾县令回来的萧景曜,孙夫子忍不住感慨道“我本以为我对你的才华有了足够的了解,现
萧景曜赶紧作揖道“夫子可别挖苦我了,我治学不过一年半载,才学远不如夫子。夫子这般说,景曜无地自容。”
“你若是无地自容,那其他人就该羞愧而死了。”孙夫子感慨万千,看向萧景曜的目光中,既有对良才美玉的赞叹,也一丝掩饰的极好的,同为书人,对天才的羡慕,“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生能教导你这样的弟子,是上苍对我的厚爱。”
“日后你入朝为官,切记别忘了贾县令欺辱你,鱼肉百姓时,你内心的愤怒。官做的好不好,真正能给出公道评定的,不是吏部考评,而是治下的百姓。”
孙夫子这话,对现
萧景曜躬身应是。
能得这样一位老师的教导,也是萧景曜的福气。
至少,萧景曜觉得孙夫子比自己坦荡,更符合儒家对“君子”的要求。
萧景曜上辈子从底层爬上来,白手起家,登上首富之位。如果说萧景曜的德行是圣贤口中的“君子”,这是什么地狱笑话萧景曜自己都要被恶心得出一身鸡皮疙瘩。
被萧景曜按下去的竞争对手们就算是死了,也要从地
狱里爬上来,用他们腐朽的声音呐喊萧景曜心机深沉,君子个屁
孙夫子似乎看出了萧景曜并不赞同他的“君子”之说,笑着问萧景曜“曜儿可是觉得,
萧景曜倒不是因为这事儿觉得自己称不上“仁”,而是觉得他虽然不算是坏人,但也跟“仁”字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孙夫子低头笑了一阵儿,
这也是论语中的一段经典对话,全文是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
子曰“未可也。”
“乡人皆恶之,何如”
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直译过来便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人,和所有人都厌恶的人,都不如让所有好人喜欢,所有坏人厌恶的人。
以萧景曜的水平,这种简单的问答早就难不住他,给出答案的速度十分快。
孙夫子抚掌大笑,“你现
南川县心怀公道的百姓喜欢萧景曜,希望他顺利考上功名,当个庇护一方百姓的好官。如贾县令、苟师爷和孙耀祖等人,提到萧景曜就满心厌恶愤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这难道不能证明萧景曜已经具备了“君子”仁德风范了吗
哦,还有个瘫痪

为此,钱璋还特地备了厚礼向萧景曜登门致歉,说他治家不严,才让人有机会
萧景曜也奇怪,传闲话的人是不是和钱家有仇这个时候干出这种事,是生怕钱家的日子过得太好了吧万一自己是个小心眼记仇的,现
钱璋苦笑一声,低头抹了一把脸,笑容讥讽,“我都要佩服我爹交友的本事了,那帮人还真没有害他的心思,就是听了传言按捺不住想让我爹知道,完全不考虑这么做会带来什么后果。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初露少年棱角的钱璋冷酷地想,还好他不像他那个生父。
子不肖父,对某些特定阶级来说,等同于斩断了这个儿子的富贵路。甚至若是钱至善儿子多一点,他当众给了钱璋一个“子不类父”的评价,都极有可能让钱璋这个嫡长子由于各种意外不能继承家业。
但钱璋还是觉得,还好,他不像那个男人。
萧景曜叹了口气,看向钱璋的目光中顿时充满了同情。都说他被爹坑,甚至还有个败家子祖父和他爹一
直挖坑让他填,但钱璋显然比他更惨。萧子敬和萧元青真的只是水平不够来aaa看最新章节aaa完整章节,对家人没话说,还是那种特别溺爱孩子的熊家长。
而钱至善简直枉为人父。干的事情畜生连都不如。
但萧景曜还是提点了钱璋一句,“不要
这个时代孝字当头,讲究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父母视子女如私产,肆意打骂,甚至失手打死,也不会被判罪。但若子女不孝,那就是大罪。
就算子女并未不孝,只要父母跑去公堂状告子女不孝,那不管事情如何,被状告的子女先得挨上十大板才能自己为自己辩解。
本朝还算好,前朝有位帝王南巡,正好碰上一位偏心的老妇人状告长子不孝,本意是为了给幼子多争一点家产。结果被帝王插了一手,老妇人所有的子孙全部斩首,老妇人自己被送回族里奉养。哦,族长一家还被帝王以治家不严的罪名流放三千里。
看完整个记载的萧景曜“”
封建帝王,真的随时都能给萧景曜一点随心所欲的小震撼。
本着不能我一个人震惊的原则,萧景曜把这个案子当故事讲给了钱璋听。
钱璋果然大受震撼,嘴巴大张,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这个老妇人,回到族里后,也活不久吧”
这个案子判的,绝了。无辜的不无辜的人全都被流放斩首,这就是帝王之怒吗
钱璋背后一寒,起身恭恭敬敬地对着萧景曜行了一礼,郑重道“多谢公子教我。”
若是他表现出对生父的厌恶,有歹人拿这事儿做把柄,说不定某一天他还真会因为这事儿锒铛入狱。
钱璋虽然碰上个渣爹,但他的祖父祖母和亲娘对他还是十分疼爱的。所以钱璋才能一边挨钱至善的揍,一边毫不掩饰对钱至善的愤恨。
真正被家暴得留下心理阴影的孩子,面对施暴者,大多不会有钱璋这份勇气。
萧景曜可怜钱璋的遭遇,也欣赏他的勇气和果敢,想到钱家也是南川县数得上的大商户,萧景曜就忍不住心思微动,对着钱璋招招手,“我现
钱璋的眼神嗖的一下亮得堪比天上的星星。

听闻钱璋已经逐步接手家里的生意了,怎么一听到有买卖做还会激动成这样
“做买卖不激动,激动的是,和我做买卖的人,是公子你啊”钱璋高兴得都忘记了
萧景曜的脑袋上挂满了问号,“至于吗”
钱璋一边乐一边狠狠点头,“当然至于”
这就是萧景曜的思维盲区了。
不。萧景曜现
只是萧家的家业虽然被三代败家子败光了,也还留有不少底子。萧子敬和萧元青虽然败家却不贪财,又把萧景曜看得跟眼珠子似的,生怕影响了萧景曜的名声,连刘慎行送的财物都不肯,更别提其他士绅送来的厚礼了。

先前纨绔们嘻嘻哈哈和萧家齐心协力为刘慎行奔走,花银子替刘慎行上下打点,家里人没少抽他们。脑子坏掉啦,那可是县令大人你们就算游手好闲,不为家里做贡献,也别作死为家里招祸

这个时候,和萧元青关系亲密的纨绔们瞬间就抖了起来,嘿嘿,你们现
纨绔们根本不理会家中让他们刻意巴结萧景曜的要求,还嘻嘻哈哈对萧景曜吐槽,“呸,我们要是真这么干了,才是对曜儿的侮辱,是不是”
萧景曜点头轻笑,和他们同仇敌忾,“没错,我与叔伯们的情谊,无需金银点缀。”
纨绔们十分感动,然后送了萧景曜一堆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几乎把市面上常见的和不常见的孩童玩具全都凑齐了,其样式之丰富,萧景曜几乎能
到玩具大礼包的萧景曜十分无语,瞅了一眼两眼望天的萧元青,再看看气势汹汹准备脱鞋揍人的萧子敬,萧景曜脑袋上飘过三个点。
钱璋说的没错,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么多个人都凑不齐一个完整的脑子,你们哪怕
萧子敬果然磨刀霍霍向混账儿子,大声咆哮,“他们不知道也就罢了,你也不知道曜儿马上就要参加科考了吗”
萧元青抱头鼠窜,还不忘为自己辩解,“我这是相信曜儿的自制力”
萧子敬“”
拳头更硬了,孽障受死
县试
萧子敬这段日子本来就压力太大,睡觉都睡不安稳。现

萧景曜笑着看着被萧子敬追杀的上蹿下跳的萧元青,真诚地感慨了一句,“祖父真是
身强体健。”
瞧那鞋底挥舞的,多么孔武有力。
齐氏和师曼娘笑着对视一眼,自顾自喝茶,顺便仔细问一下萧景曜
对齐氏和萧景曜来说,什么都没有萧景曜自身重要。神童之名固然令人羡慕,但若是萧景曜因此受累,她们宁可萧景曜没有神童之名。
什么浪费天赋不浪费天赋的,她们只知道,曜儿开心最重要。
萧家人一贯宠孩子,是真的没兴趣逼着孩子建功立业。不然的话,就萧元青那天生神力,萧子敬和齐氏若是能狠下心从小请严师教导他,长大后再让他去参加武举,不也能挣个官身回家总比现
但萧子敬和齐氏还真就没有这么干。萧元青小时候娇气得很,他们也宠着。到了萧景曜,他们也是一样的做法。
只是萧景曜天生早慧,想要书,想获得更高的地位来庇护家人。他们也尊重萧景曜的想法,让萧景曜埋头苦学,顶着压力去参加科考。
孙夫子对萧景曜这次考试尤为重视,甚至比萧景曜这个考生更紧张,时不时就把萧景曜拎出来单独开小灶,又去拜访了王教谕,问了许多往年的县试真题给萧景曜做。
萧景曜答题的时候,孙夫子就紧张兮兮地
见孙夫子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萧景曜十分无奈,“夫子无须这般紧张,我心里有数。”
县试试题,绝大部分考的是四书五经原文,萧景曜都能把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了,这一关对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萧景曜还有心思同孙夫子开玩笑,“除非我进了考场后和县令打起来了,不然的话,县试的榜上,当有我的名字。”
孙夫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萧景曜说随口说的“县令”二字给带偏了,忍不住叹道“也不知这次派来南川县的县令,是何秉性”
千万别再来一个贾县令,不然的话,他这个得意门生怕是又要被人算计了。
孙夫子的心声得到了实现。因为出了贾县令的丑闻,这案子又过了公孙瑾之手,吏部那边对新派去南川县的县令也上了心,特地选了一位秉性刚直的候补举人接任南川县县令。
新县令姓尹,让南川县百姓惊讶的是,这位尹县令竟然一位家眷都没带,只领着一位师爷前来赴任。
到任后,尹县令推掉了县衙官吏们为他准备的接风宴,直奔农田而去,虽然秋已过,但这位头
南川县的百姓们顿时放了心,嘿呀,这位新县令和前面那个狗官完全不一样,新县令会关心农户们的成呢。
被孙夫子进行考前训练的萧景曜听了一耳朵,又很快被题海淹没。
萧景曜不知道的是,一场关于他的谈话,
新师爷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搞死了前任县令的萧景曜十分好奇,还带了一丝警惕,试探地问尹县令,“大人可要传那萧景曜过来一见”
埋头梳理账本的尹县令头也不抬,“听闻他明年就要下场,正是紧张备考之际,不必打扰他。明年县试之时,我自然能同他相见。”
这段对话没有刻意避着人,很快就
萧元青也松了口气,他实
有了贾县令的衬托,尹县令简直是公正廉洁本人。
萧景曜也很开心尹县令是个正直的好官。他取得了功名,自然算是地方官的政绩。萧景曜当然不想成为昏官政绩上的一笔,尹县令心系百姓,萧景曜非常乐意为尹县令的政绩添砖加瓦。
因着萧景曜要备考,正宁九年的新年,就成了萧元青最安分的一个新年。往常他都要呼朋引伴,带着萧景曜和他的小伙伴们到处撒欢,今年他坚强地忍住了甚至表现得比萧景曜这个要进考场的人还像个考生,难得正经起来,
萧景曜“”
这唱的又是哪出
萧元青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情,“你不是说,把夫子讲过的东西再说给别人听,就能加深理解来,给我讲吧”
萧景曜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问号,然后把这个憨批交给了萧子敬,果然又见到了熟悉的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的慈父暴打不孝子的场面。
县试
萧景曜填完自己的信息后,就见这位陌生的衙役对着自己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提笔
萧景曜“”
矮什么矮我目前八岁半,身高
衙役不知道萧景曜内心的吐槽,再次给了萧景曜一个和善的微笑,将誊写完的另一份纸卡递给萧景曜,小声叮嘱萧景曜,“别弄丢了,没有这样纸,你连考场都进不去。”
萧景曜明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考生们参加考试必须有的准考证,没有这张证明,就算有人能证明他的身份,衙役们也不会放他进入考场参加考试。
除此之外,萧景曜还要请一位秀才替他作保,并找到另外四位考生具结。这样才算顺利报完名。
作保具结,主要是避免科举作弊的行为。若是五个考生中有一人作弊被抓,那么为他作保的秀才,以及同他具结的其他四名考生都要受到惩罚。
科举舞弊,放

萧景曜当然不会
这四人,不管他们学识水平如何,人品都是上佳的。孙夫子
用孙夫子的话来说就是,萧景曜这样的良才美玉,绝不能因为师长的疏忽以及小人的罪孽,还未大放异就已浑身脏泥。
县试那天,天气还未转温。然而天还没亮,就有许多考生
萧景曜前天夜里睡得早,第二天天蒙蒙亮就神抖擞地爬了起来,本以为他是全家起的最早的,没想到萧子敬他们几乎是一晚上没睡。一见他房里亮起了灯,萧家人顿时全都起来,拿上早就为萧景曜准备好的考篮,紧张地看着萧景曜,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萧景曜反而是最淡定的那个,穿好几层用棉布做的衣裳,镇定地对着他们笑道“你们不会紧张得连早膳都没准备吧”
四人齐刷刷摇头,赶紧开口道aaadquo早就准备好了,快去正房用膳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怕萧景曜闹肚子,家里根本不敢准备口味重的菜,早膳尤为清淡。萧景曜看着四张写满了紧张的脸,又是一笑,“放心吧,只要我不是进了考场后大骂尹县令全家,这场考试对我来说就没有问题。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我可是承袭了爹爹的好身子骨,考一场试而已,累不着我。”
萧景曜天生就有种让人信服的能力,或者说,大的领导者,都具备这种个人魅力,让人不自觉就听从他,跟着他干。
萧家人见萧景曜轻松得仿佛像是去书房里写一份大字的模样,心里同时一松,齐氏一拍大腿,“竟然让曜儿反过来宽慰我们,当真没出息”
没出息的萧子敬和萧元青对视一眼,提着考篮跟
此时天还未大亮,天边刚露出一抹鱼肚白,考棚前已经站满了人,来了新等候的考生也并不稀奇。
但萧元青那张脸委实扎眼,考生们的目光瞬间就凝了过来,
贾县令一事后,南川县的百姓们提到萧景曜,都尊称一声“小公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