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9 章
第19章
换成旁的人家,家里孩子说要看账本,大人们肯定挥挥手让小孩儿自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但是萧家嘛萧元青一贯不靠谱,又宠孩子,头一回当爹,没个参照物,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再加上萧景曜早慧,萧元青
所以一听萧景曜要看账本,萧元青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十分爽快地点头道“我们去书房。”
萧景曜眨眨眼,满脸乖巧地跟着萧元青来到了书房。
要说萧元青还真是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他能持续不断地给孙耀祖挖坑,大半是因为拉了余子升和刘慎行入伙。尤其是刘慎行,这家伙满肚子心眼,全长
做生意本就是抓住对方的薄弱点狠狠咬一口的暗战,正好孙耀祖一碰上萧元青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么明显的破绽,刘慎行不好好利用起来狠狠宰对方一刀,都对不起他为了做买卖长出的脑子。
萧景曜一看账本就猜出了他们三个的分账模式。虽然萧景曜不是学财会的,但当老板的看不懂账本,这是什么惊天笑话萧景曜不但能把账本分析得透透的,还能一眼看出账本中的猫腻,谁动了小心思做假账,肯定瞒不过萧景曜这双利眼。
显然,刘慎行是真心拿萧元青当兄弟的。根据这份账本的记载,三个人的分红,给萧元青的那份稍微多了点。
傻白甜萧元青看不出来,萧景曜稍一盘账就盘出其中的巧妙心思。
刘慎行和余子升确实是难得的益友。萧景曜扬起笑脸对萧元青说道“这几年多亏了刘伯伯和余叔叔照拂我们,再过不久便是刘伯伯的生辰,我们可要给他备上一份厚礼。”
“这事儿不用你操心,我早有准备”萧元青自信地拍拍胸脯,念书方面他比不得萧景曜,但这种人情往来的事儿,他可从来没办砸过。
萧景曜微微一笑,厚礼还是要有的,刘慎行今年过的整生,正好而立之年,萧家送他的生辰礼可不能寒酸了。萧景曜觉得,南川县的两个好铺面,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萧景曜观察过孙家的两个铺面,从萧元青坑孙家的账目上推算出孙家亏了不少银子。就算孙耀祖有个做兵部侍郎小妾的姐姐,一个小妾而已,再得宠,萧景曜也不信她能给孙家多少银子。那位还生了个儿子,脑子没毛病,就知道就算攒下了银子,也要为自己的孩子打算。孙家这种得势就猖狂的娘家,要是不给他拴条链子,总有一天能坑死她。
萧景曜仔细算了算,孙家那两间铺面,一间纯亏空,另一间要填这间铺面的亏空,还要养活一家人。孙家骤然暴
萧景曜也打听过,孙家三兄弟,现
任何想法。
见萧元青还
想看清涴的寒门天骄科举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我倒是想,但不是没那个本事吗”萧元青挠头,丝毫不觉得
萧景曜噔噔噔爬上萧元青身边的椅子,趴到萧元青耳边低声耳语一番,听得萧元青的眼睛不住瞪大,震惊地看着萧景曜,“这样真的行”
萧景曜淡定地点头,“这次撺掇余思源来找我麻烦的,正是孙耀祖的儿子,他和余思源年龄相仿,也算是有点交情。我们若是不回敬一二,倒是涨了他们的气焰,让他们继续对我下手。”
“一帮瘪犊子,看我怎么拾他们”萧元青暴跳如雷。
这也不是萧景曜瞎说,孙家和萧家结了仇,现
所以孙家人撺掇余思源出头去找萧景曜的茬,其实算是一种聪明的做法。若是因此能让余县令恶了萧景曜,日后萧景曜若是科举,第一关的县试,可是余县令这个父母官负责的。
萧元青还没想到这一点,只是以为孙耀祖还是像以前那样致力于给萧家添堵。或许还记着当年被萧景曜拿话堵嘴的仇,这次才故意让他儿子撺掇余思源来找萧景曜的麻烦。
但不管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只要牵扯到了萧景曜,那就是碰到了萧元青的逆鳞。
萧元青确实是个没什么本事的败家子,但败家子也是有脾气的,也想保护自己
萧元青听从萧景曜的意见,让孙耀堂“无意中”
然后,萧景曜又通过萧家店铺控制了云来楼来了个大亏损,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两银子。
往常这可是云来楼半年多的亏损数目,现
萧元青见孙家果然如同萧景曜预想中那样闹起来,又想起萧景曜叮嘱他的第二步,让他和余子升他们聚会时,“无意中”透露孙耀堂得了一千两银子的消息。
“余叔叔回家后想必会同余思源提起孙家的这桩闹剧。而余思源和孙耀祖的儿子有交情,他那脑子,定然会将这事告知对方。孙耀祖得知此事,必将拿此做文章,毁了孙耀家和孙耀堂的结盟。三兄弟的乱斗,这才正式开始。”
“第一个出局的会是孙耀堂,孙耀家被孙家二老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不是孙耀祖的对手,但他却足够心狠。到了他手上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愿再给孙耀祖,这对他而言
,是失败的证据,万分耻辱。”
“这时,爹你再去做最后一件事情。”
萧元青看着孙家兄弟宛若萧景曜的提线木偶一般,按照萧景曜说的那样彻底撕破脸,兄弟变仇人,恨不得一碗药送对方入土,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

众所周知,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现金流。买卖做的越大,现金流就更重要。稍有断层,便会如同阿米诺骨牌一样,引
孙家
同样,
萧景曜只让萧元青把孙家的底牌抽出来摆
“之后爹管
萧家正好趁机把先前送出去的那一千两银子回来,还能点利息。
“刘伯伯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能以当初的公道价,再买回其中一间铺子。”
萧元青就这么看着一帮人如同戏台上的生旦净末丑角,认认真真地演完了萧景曜给他们安排的所有戏份。
看完全程的萧元青整个人都恍恍惚惚,忍不住陷入沉思我到底生了个何等天才的儿子这叫什么多智近妖
到意气风
“爹被我败出去的那两间铺子,我可以买回来一间”
“什么从来只有你败家的份,什么时候你还会往家里扒拉东西了”
同是败家子,你怎么偷偷转了性
萧子敬十分震惊。

“尤其是你”萧子敬严肃地瞪着萧元青,“赶紧把这事儿给我烂
说完,萧子敬蹲下身,笑着摸了摸萧景曜的脑袋,“曜儿以后不要再为这些杂事费心,好好念书。”
已经搞死了孙家的萧景曜毫无压力地点点头,欢快应下,“孙儿知道”
这天晚上,萧家祠堂灯火通明,萧子敬拽着萧景曜,父子俩虔诚地跪了一晚上祖宗牌位,无比感谢萧家的列祖列宗。
曜儿这孩子,果然是老天爷给萧家的恩赐哇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