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8 章
第18章
入学之后,萧景曜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以前的活动区域只
路上还能碰上刘圭,这位比萧景曜大了一岁的小胖子
萧景曜也无所谓,甚至觉得锻炼一下小胖子的独立能力也挺好的。
然后,余思行不知道怎么想的,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萧景曜不由黑线,刘圭和自己还算顺路,你家和我们隔了一条街,还特地绕过来,这是什么迷惑行为
余思行作为余家第三代最有念书天分的孩子,自然是备受家人重视。他闹着要自己去私塾,余家人虽然答应了,但还是不放心,每天都悄悄跟
被派去暗中护送余思行上学的,正是他头上的三个哥哥。
其实,暗中跟着孩子的,也不止余家一家。但心情最不好的,显然是余家人。
余思行那个脾气暴躁的二哥杀气腾腾地找上了萧景曜,“你倒是会撺掇人”
萧景曜满脸问号,“你是哪位”
说话的同时,萧景曜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再向右挪了挪步子。右后方正好有个石墩子,上面放着几块小石头,不知道是哪些孩子玩耍时放上去的,现
听到萧景曜这话,对方更生气了,“我是余思行的二哥要不是你特立独行,非要自己去上学,也不至于让我三弟也跟着胡闹你果然如旁人所说,是个满肚子心眼的小混蛋”
萧景曜眼神微动,笑着仰头看着对方,“原来是余二哥,怪不得我一见你就觉得面善。思行今天早上还说哥哥们待他极好,每天不辞辛苦地接他上下学,现
余思源神情一滞,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小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怎么找茬
萧景曜继续无辜脸,忽悠起傻子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余二哥这是心疼思行那我明天再去劝劝他。”
“不成不成。”余思源瞬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你不许同四弟说我找过你”
说了,四弟必然会回家告状,他立马就要挨训余思源心里门儿清,别看他爹对余思行单独出门一事不太放心,但要阻止余思行,他爹也是不干的。余家人又不傻,好事坏事都分不清。
余思源来找萧景曜的麻烦,无非就是心里不痛快,想来找茬出口气罢了。不过是个败家子的儿子,吓唬几下,再威胁对方不许说出去,他心里也舒坦了,多
简单的事儿。
萧景曜何等灵巧的心思,一看余思源的这态度,就把他的打算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面上却还是一派天真地反问余思源,“真的不用吗我看你为此颇为心烦,我还是再去劝劝思行吧。也不知道你对我的误解为何这般深,我要是不去劝一劝思行,你怕是更会觉得我一肚子坏水。”
说完,萧景曜还苦恼地叹了口气,满脸都是被误解的伤心,眼神都变得委屈巴巴。
余思源忍如芒
萧景曜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估计要冷笑三声。这货比萧元青小不了几岁,一个成年男子跑来找六岁小孩儿的麻烦,没点十年脑血栓都干不出这种缺德事。
也不知道撺掇他的人是谁,这么轻易就当了别人手里的枪,余家人是怎么敢把他放出来的
萧景曜不由陷入沉思。
余思源这种能轻易被人撺掇的人,说白了就是头脑简单,能被别人糊弄,当然也能被萧景曜忽悠。
萧景曜就这么无辜地看着对方,挂着甜甜的笑容和温声细语和对方商量着怎么劝余思行。
余思源顿时麻爪。他就是想来吓唬一下萧景曜出口气。现
萧景曜瞪大了眼,余思源得意这回终于被我吓住了吧。
却不料萧景曜只是震惊道“余二哥,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故意吓唬小孩子”
余思源
这小孩儿果然明得过分
除了少数丧心病狂的东西,正常人是不会对陌生的小孩子动手的。余思源头脑简单,也不至于犯傻。现
反观萧景曜,那叫一个气定神闲,瞬间掌握了主动权,笑眯眯地同余思源商量,“既然余二哥不想让思行知道这事儿,那我也不多嘴。”
见余思源的神情一松,萧景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话锋一转,叹气道“只是,余二哥对我的误解颇深。我思来想去,实
萧景曜那张脸,极具欺骗性。现
未之意,十分明显。
萧景曜心里有了数,面上却继续装傻,“我祖父和我爹怎么了他们对我可好了,非常疼爱我”
余思源又是一噎,心说他们对你确实不错,但他们行事不靠谱,那也是南川县出了名的,你这是被他们带累了名声你知道吗
萧景曜不想知道,并且把锅甩给了余思源,绷着小脸道“背后非议别人,非君子所为。对子骂父,更是无礼我爹怎么说也
是你小叔的至交好友,县令大人亦对我多有称赞。你却对萧家如此轻视,是生怕县令大人还不够烦心,故意给他添堵吗”
余思源冷不丁被萧景曜一顿臭骂,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手指颤抖地指着萧景曜,眼中满是不可置信,aaadquo你aaahei你竟然敢骂我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我只是
你们这些书人就是心黑,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余思源悲愤。
萧景曜却反问他,“若是有人
“那我不揍死他”
萧景曜努努嘴,意思很明显你只是假想一下就成了炮仗要动手,我骂你两句已经够便宜你了。
余思源憋屈,想说这能一样吗他说的,分明是事实南川县谁人不知萧家三代败家子的丰功伟绩
但余思源面对萧景曜,也实
这趟找茬之旅,余思源败得一塌涂地,离开的时候很是狼狈,却还是坚强地再三让萧景曜保证,“不许告诉思行”
萧景曜拍拍胸脯,一副包
余思源放心得走了。
其头脑之简单,萧景曜都为之震惊。
答应了你不告诉余思行,没答应你不告诉别人哇。
萧景曜转头就把这事儿描补了一番,告诉了前来萧府找萧元青的余子升。
萧景曜还是十分讲诚信的,没说余思源想阻止余思行独立这种小事,而是不着痕迹地向余子升透露,余思源听信他人撺掇,故意来找他的茬。
说完,萧景曜还十分苦恼地叹了口气,“圣人有言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余二哥这是结交了损友吗”
余子升的脸瞬间漆黑如墨。人傻一点没关系,但傻到被人耍得团团转,成为别人手中的枪,那就是耻辱
这一天,余子升回到家时,脸色阴沉得吓人。
萧景曜递完刀后,轻轻松松地拍拍手,认真写完孙夫子留下的课业,而后开开心心地去梦周公。
第二天散学回家,萧景曜就听到了余思源因为触怒余子升而被余子升暴打的好消息。
“听起来真是令人同情。”萧景曜笑眯眯地往嘴里塞了块小甑糕,对着刚分享完这件事的萧元青笑道,“爹,孙家那两间铺面,这几年生意如何”
既然孙家人这么闲,是时候给他们找点事情做了。
萧景曜忍不住反省,让孙家人蹦跶了这么久,是他日子过得太好,以至于神上有所懈怠了。
萧元青一提到孙家就没了好脸色,但想起孙耀祖还
还不如他这个败家子呢
萧元青很是自得。
萧景曜顺势问道“那我们家的铺面呢我可以看看账本吗”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