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5 章
第15章
萧景曜倒是没想到,他刚进学堂,凳子还没坐热,竟然就碰上了挑事儿的。刘圭显然和对方很熟稔,一张圆嘟嘟的包子脸上皱出几个包子褶,不悦道“余思行,孙夫子可是我们南川县出了名的严师,当初你都没能让夫子破例直接升班,莫非你觉得萧家比你家还有能耐”
姓余萧景曜眸色一深,正
萧景曜了然,这应该就是余子升某位兄长的儿子,瞧着对自己不太友善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单纯是这个孩子自己看自己不顺眼,还是受家人的影响。
余思行不高兴地看着萧景曜,趾高气昂地问他,“说,你是怎么让孙夫子为你破例的”
萧景曜无辜地看着余思行,微微上挑的瑞凤眼中满是疑惑,“我来班上是破例吗我也不知道,是夫子把我带过来的。你要是实
余思行神色明显一滞,羞赧道“牙尖嘴利”
萧景曜完全没有欺负小朋友的自觉,反而又露出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好奇地问余思行,“听刘圭哥说,你之前想让夫子为你破例,那你的功课应该特别好吧”
提到这个,余思行就忍不住骄傲地挺了挺胸,对萧景曜的敌意都没那么浓了,给了萧景曜一个“你真识相”的眼神,傲然道“我三岁就开蒙了,现
萧景曜继续星星眼看着对方,真心为对方鼓掌,“你真厉害”
“也也没有那么厉害啦,就是比你们早学了几年功课而已。”余思行白净秀气的脸又是一红。
萧景曜那张得天独厚的脸又占了便宜,小孩子是最真实的颜狗,就萧景曜那张脸,一进学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心里都想和这个俊俏的弟弟做朋友,带他一起玩。要不是余思行突然对着萧景曜冷嘲热讽,其他人早就围到萧景曜身边来了。
就这,余思行
结果萧景曜不但不生气,竟然还眼神亮晶晶地夸赞他。
这么想着,余思行十分大方地对着萧景曜一挥手,“要是有什么听不懂的,管来问我,我一定好好教你”
刘圭气得
余思行理直气壮极了,“谁让你笨,总是听不懂”
说完,余思行又高傲地看着萧景曜,撇撇嘴道“要是你也像他一样笨,我肯定不
乐意教你。”
萧景曜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说笨,倒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根本生不出气来,而是笑着点点头“我争取不麻烦你。”
余思行满意地点头。
说话间,孙夫子已经进来,板着脸开始点人背诵先前教完的三字经,手里的戒尺一晃一晃,看得学生们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
这种情况下,倒是容易看出来谁是学渣,谁是学霸。学渣如刘圭者,低头做努力看书状,余光都不敢瞟夫子一眼,生怕被夫子点起来背书;学霸余思行就不一样了,背脊挺得笔直,信心满满地看着孙夫子,满脸跃跃欲试,恨不得孙夫子立马点了他的名字。还有个和萧景曜隔了三个位置的,身形略显瘦弱的男孩,神情坚毅,眼神坚定,虽然不像余思行那样爱表现,但萧景曜一看就知道,这位的功课不然差不了。
萧景曜正到处打量班上众人的神情,袖子就被刘圭拉了一下。萧景曜疑惑地看去,就见刘圭对他挤眉弄眼,杀鸡抹脖子似的提醒他别再东张西望,不然就有可能中大奖被夫子点起来背书。
萧景曜颇为无语,很是好奇刘圭去年一年
只能说,学渣的伤悲,学神永远无法体会。
这时,余思行往这边瞟了一眼,突然开口道“夫子,既然来了新的同窗,不如让他来背一背。”
顿时,学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
刘圭低声咒骂一句,正要硬着头皮帮萧景曜说话,却见萧景曜已经从容站了起来,微笑地看着孙夫子,眼神不经意地扫过余思行,正好看到对方嘴边还来不及敛的得意笑容。
孙夫子也有意想锉一下余思行的傲气,见萧景曜站了起来,孙夫子也没多说什么,直接
刘圭以袖捂脸,完全不敢看萧景曜的神情。天老爷,夫子说的是什么东西,他真的学过吗,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余思行也微微皱眉,思忖片刻才慢慢舒展眉头。
萧景曜神色自若,从容地给出答案,“详训诂,明句。为学者,必有初。小学终,至四书。”
余思行诧异地回过头看向萧景曜,似是不敢相信萧景曜真的能回答出这一个问题。这段话的位置不前不后,一时间很难回想起来。萧景曜能答得如此流畅,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对三字经的熟练程度,比余思行还要高。
余思行正
学堂中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浑身一颤,众所周知,解释文意有时候比背书还难。尤其是三字经这种蒙学书籍,对小孩子来说,理解可比背诵难多了。一时间,众人看向萧景曜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同情。刘圭暗自决定,等会儿一定要多分给景曜
弟弟几块点心,景曜弟弟真是太不容易了,孙夫子怎么能这么为难人呢
这个问题,就算是余思行,也未必能答得清晰漂亮。

满座皆惊。
余思行惊骇地看着萧景曜,忍不住脱口而出,aaadquo原来你爹到处夸你过目不忘,是个天才,竟然是真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景曜无奈,“我爹说谎,对我有什么好处”
余思行语塞,看向萧景曜的目光却还是满满的不服输。
孙夫子见状,暗暗点头,开始了今年的课业千字文。
余思行瞬间就扬起下巴,得意地看着萧景曜,“这个我早就学了,已经背了一半”
萧景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自己已经能把这本书全部背出来,不然对面那只骄傲的小孔雀受不了打击,哭出来了可怎么办萧景曜实
倒是刘圭贱兮兮地开口了,“你怎么知道景曜弟弟就没背过千字文呢”
一击就中。余思行脸上得意的笑容逐渐消失,然后转移到了刘圭圆乎乎的脸上。
孙夫子今天就讲了前面的八个字,而后让大家开始写大字。
萧景曜可算是要开始学写字了,有模有样地磨墨,蘸笔,正要提笔写字,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的孙夫子默默纠正了他的执笔方式,耐心地向他讲解如何运笔,如何起笔和
萧景曜认真地按照孙夫子教的方法练字,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极小的嗤笑,“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连字都还不会写”
余思行又找回了自己的优越感,得意洋洋地看着萧景曜。
萧景曜丝毫不为所动,一心一意运笔练字。起初笔势还有些颤抖,而后慢慢圆融,
旁观全程的余思行“”
可恶,世上怎么会有学东西这么快的人
萧景曜旁边的刘圭默默地把自己那张鬼画符
余思行却不信邪,下了课后还缠着萧景曜比背书。背了三字经又背百家姓,最后把今天夫子刚教的千字文也拿出来往后面背,谁先接不上就算谁输。
毫不意外,余思行输得十分惨烈。
萧景曜眉毛都没动一下,余思行却急出来一身大汗,想着自己先前
萧景曜“”
上学的第一天,以余思行的大哭尾。
这一天,私塾里所有的学生回家后,全都兴冲冲地告诉家人那个出败家子的萧家,这次真的出了个天才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