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14 章
第14章
萧景曜就这么被孙夫子安排进了蒙学班。不过蒙学班还要过两日才统一开馆,萧景曜现
就这,萧元青都得意得像萧景曜中了状元似的,回去的路上,萧元青几乎
两个人怀里都塞得满满当当,要不是实
萧景曜满头黑线,搞不懂为什么萧元青能有这么强烈的购买欲。
“什么过年”买东西买上头的萧元青诧异地看着萧景曜,“你要念书了,这难道不是比过年更喜庆的事儿吗当然得好好庆祝”
萧景曜无言以对,只能看着萧元青购物欲大爆
其他摊贩们也被萧元青的大手笔给惊住了,纷纷问他,“萧少爷,近来可是有什么大好事”
萧元青浑身冒喜气,“我儿子要去学堂念书了,是不是大好事孙夫子都夸他是百年难遇的天才呢”
要不是手里还抱着一堆东西,萧景曜真想抬手捂脸。这是什么社死现场,萧元青真是永远能给他带来惊喜。被萧元青这么一宣扬,整个南川县都知道萧景曜要去念书了。
偏偏萧元青还没有任何社死的自觉,一个劲儿地夸萧景曜有多聪明。萧景曜真的想拔腿就跑,他宁愿再背一百本书都不想站
小贩们的嘴也甜,一个个儿顺着萧元青的话把萧景曜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大主顾嘛,哪怕萧元青说天上的太阳是绿的,小贩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点头附和说您说得对。
至于小贩们心里怎么想的看看萧家之前连着出的三代败家子,实
萧景曜无奈地看着萧元青瞎嘚瑟,好不容易回了家,整个人都快虚脱,往椅子上一靠,毫无形象地把自己瘫成了个饼。
萧元青还
萧景曜斜眼,“您要是把这话再对孙夫子说一遍,指定又要挨训。”
萧元青摸了摸鼻子,不再提这茬。
齐氏几人被萧元青和萧景曜带回来的大包小包给惊住了,迟疑地问萧元青,“你把整条街都买光了”
“哪能呢”萧元青大手一挥,“夫子可是对曜儿赞不绝口,说他教了那么多年书,从来没碰上过像曜儿这么聪明的孩子。你们说,是不是得庆祝一下”
萧子敬捋着胡子点头,“确实如此。”又让萧元青细说萧景曜的拜师过程。
景曜还不会写字时,萧子敬默默看了一圈萧元青买来的东西,眼神逐渐变得危险,悄悄脱了鞋,“曜儿马上要练字了,你买了一大堆东西,就没想着给曜儿买点笔墨纸砚”
萧元青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诧异地看着萧子敬,“我书房不是还有许多笔墨纸砚吗都是现成的,够曜儿写上个半年十个月的,那都是当年您给我买的,全是好东西,用完了再买也不迟。”
萧子敬倏地沉下脸,抄起鞋就满屋子追杀萧元青,“用你剩下的我都怕你的蠢气和惫懒通过文具传给曜儿赶紧的,再去买些新的文房四宝来,给曜儿一个好兆头。你那堆玩意儿,等以后曜儿定了性后再给他用。”
萧元青抱头鼠窜,赶紧跑路,听话地去买新的文房四宝。
萧景曜又看了一出大戏,心下毫无波动。这种场面
不多时,萧元青就抱着新买的文房四宝回来了,另一只手还提着一个酒坛,乐呵呵地往萧子敬身边一挤,“爹,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咱们爷儿俩喝一盅”
萧子敬不置可否,顺手拿了个杯子放
拜萧元青这个大喇叭所赐,整个南川县的人都知道萧景曜要去孙夫子的私塾念书啦。这不,刚过饭点,刘慎行就带着他儿子登门向萧元青道喜了。
刘慎行的儿子名叫刘圭,比萧景曜大一岁,去年跟着孙夫子开的蒙。听闻萧景曜也要去孙夫子的蒙学班,刘慎行立马就带着刘圭上门了,“元青,恭喜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的诚心终于打动了孙夫子,让他松了口。以后
“那当然,我还能跟你客气”萧元青伸手揽住刘慎行的脖子,一副哥儿俩好的做派,“咱们当年就是
“然后一起
“他身子骨好着哪”萧元青翻了个白眼,“今天吼我那架势,活到一百岁绝对不成问题。”
刘慎行大乐。
刘圭和刘慎行模样相似,同样一脸富态,浑身圆滚滚的,看着很是可爱讨喜,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让人不自觉地就放下心防,“景曜弟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一脸老实憨厚的刘圭偷偷瞟了瞟刘慎行,见对方
萧景曜瞳孔地震,没想到你个一脸富态的喜庆胖子,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刘圭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嘿嘿一笑,“我可没欺负他们,就是家里给我备的点心多了点”
萧景曜秒懂,合着那是一帮拜倒
刘慎行出手很是大方,送了萧景曜一方歙砚,上面雕着五子登科图,寓意极佳。
其他人也送了萧景曜不少好东西。萧景曜
单单这一套,就抵得过寻常人家至少十年的嚼用。
萧景曜默默将这些东西好,以他现
萧元青买回来的那些就正合适。
到上学这日,萧元青把萧景曜送进私塾后,拉着孙敏行的袖子,说什么都不肯走。
孙夫子看得又忍不住吹胡子瞪眼,萧元青却振振有词,“这可是曜儿第一天来念书,要是被人欺负了,我也能立马去为他撑腰。”
“一派胡言私塾里何曾有过欺负别人之事曜儿这等天姿,其他学生只有羡慕他的份,哪会欺负他”
“这您就不懂了吧。”萧元青面上竟然还有得意,“我们当初还想着套敏行的麻袋呢”
学渣对学神的记恨,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这么个缺心眼的货一定不是我亲爹萧景曜以袖捂脸,拽了拽孙夫子的袖子,仰头道“夫子,我们进去吧,曜儿想早点学写字。”
孙夫子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怒火压了下去,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狰狞,对着萧景曜点头道“我们去学堂。”
学堂里已经坐了不少小豆丁,萧景曜飞快地扫了一遍,总共19人,加上他自己正好20个学生,都是六到八岁的年纪,瞧着很是稚嫩,见了孙夫子,立马开始摇头晃脑地背起书来。
萧景曜还
长长的书案能做两个人,孙夫子也清楚萧元青和刘慎行关系极好,看着满眼期待望着萧景曜的刘圭,孙夫子略微思索片刻,便对萧景曜道“你暂且坐
说完,孙夫子又板着脸训斥刘圭,“要是你上课不安分,打扰到了景曜,那便罚你背两篇文章”
刘圭脸上的喜色瞬间一扫而空,蔫儿吧唧地点头,“是,夫子。”
萧景曜坐下后,刘圭十分热情地帮萧景曜摆好文具。等到孙夫子离开后,刘圭后乐呵呵地凑了过来,“景曜弟弟,没想到夫子会让你来我们这个班。”
他们都学了一年了,照理来说,萧景曜应该是和今年刚入学的,毫无基础的小孩儿一道上学才是。
萧景曜正要回答,右上方便传来一声冷哼,“谁知道他家使了什么办法,让他来了我们班真以为你爹夸你几句,你就真的是百年不遇的天才了到时候听不懂夫子讲的东西,可别哭鼻子”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