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7 章
第7章
事实证明,玩这种事,就是要跟着纨绔一起,才能感受到其中的髓之处。
萧景曜坐
当然,现
托亲爹个高的福,萧景曜虽然还是矮墩墩的两头身,但已经能傲视群雄,放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的头顶,有的头巾被挤掉的,萧景曜都能看到他们稀疏的头顶。
许是之前情绪压制得太狠,今晚大家伙的兴致格外高涨。
萧景曜四下一看,有敲锣打鼓舞龙舞狮的,有表演杂技口能喷火的,还有踩着高跷扮神明出行的,木偶戏,皮影戏很是热闹,另有人气最旺的女子相扑,场地外头里外里站满了人,时不时轰然叫好。
勾栏瓦舍中隐隐传来丝竹管弦之音,茶馆茶烟袅袅,茶博士正向客人们表演他的倒茶绝技,凤凰三点头。
还有被孩子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货郎,挑着高高的货架,上面挂满了各类东西,粗略一看得有百来件。有儿童玩耍的面具,小锤、刀枪等玩具武器,还有磬、笙等乐器,葫芦、拨浪鼓、大海螺稳稳吸引着孩子们的视线,又有妇人们想要的面巾手帕,还有剪刀、镰刀等生活用具。种类繁多,应有有。
萧景曜都看住了,原以为货郎只是挑点简单的东西走街串巷赚吆喝,没想到人家货品种类多得让人目不暇接,大人小孩需要的东西他都有,怪不得生意那么火爆。
街道两边挤满了卖吃食的小摊贩。这方面萧元青最有经验,从经过街头第一家摊贩起,就开始掏铜板,一边掏还一边和萧景曜分享自己的吃货心得,“这家的鸡碎饼最好吃,还有隔壁的水饭烟肉干脯,嚼劲十足。不过你那口小米牙还是别费劲了,就啃个饼子吧。”
萧景曜不服气,抢过萧元青手里的筷子,迅速扒了一口肉脯,然后立马放慢了速度,缓缓地啃着那一块肉脯,“确实很有嚼劲。”
虽然很难啃,但是这果脯太香了,这一年来净吃清淡食物的萧景曜啃着就不乐意撒手了,啃完一块还想再来一块。
萧元青火速把碗里的东西干完,
萧景曜看着表面凝了一层霜糖的柿饼,对萧元青的吃货眼光很有信心,嗷呜一口咬了一下,柿子软甜绵糯的口感登时
没走几步,萧元青父子俩就和笑眯眯的余子升几人打了个照面。
萧元青对此显然毫不意外,挑眉看向刘
慎行,“泰丰楼今晚怕是客似云来,你这个少东家竟然还有空出来逛夜市”
“楼里花那么多银子雇的伙计是吃干饭的吗”刘慎行张嘴就是萧景曜熟悉的资本家口吻,还反过来打趣萧元青,“倒是你,今年可不同以往,竟然抱着孩子出来玩了啧啧啧,这还是当年那个十分臭美的萧元青吗”
“我这叫做负责任”萧元青振振有词,十分看不上刘慎行有了孩子却依然没有任何当爹意识的行为,“你看看,曜儿和我多亲。你那儿子,见了你乐意让你抱吗”
扎心了,刘慎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然后转移到了萧元青脸上。
萧元青
然后,萧景曜就明白了有时候颜值太高也是一种负担。

萧元青当场瞳孔地震,赶紧弯腰将萧景曜死死护
萧景曜忍不住小声问萧元青,“爹,你不疼吗”
萧元青的声音里透着十二万分的委屈,“疼,但不能说,还得维持自己的风度,站起来后正脸对着众人的我,依然是那个俊美无俦的美少年”
萧景曜“”那你可真是怪自恋的。
当然,萧元青也有这个自恋的资本。萧景曜甚至都听到有女子惋惜的哭声,一边哭还一边冲着萧元青喊,“萧郎,你怎么就成亲生子了呢恨不相逢未娶时”
萧景曜无语地看着他爹故作镇定自若的神情,萧元青低声同萧景曜商量,“这话就不用告诉你娘了吧”
萧景曜呵呵一声,“你觉得我会帮着你来糊弄娘吗”
“哈哈哈,元青你可算是碰上能治你的人了。”余子升大笑,顺便对萧景曜解释道,“你也不必为你娘忧心,这个场面,你娘一年不知道要见多少回,早就习惯了。”
萧景曜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果然是小看了古人的开放程度了。谁说古人特别老学究的现
萧景曜也更喜欢现
刘慎行打趣萧景曜,“再过个十几年,等到曜儿初长成,到的簪花香囊,怕是要比现
萧景曜本来乐呵呵看他爹的好戏呢,没想到刘慎行一句话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顺着刘慎行这话一想,萧景曜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双手捂脸
往萧元青怀里一
余子升等人轰然笑开,“果然是元青的亲儿子,第一反应都是先护着脸。”
“那可不,长成他们那样,要是脸上被砸出个好歹来,那多可惜”
萧景曜揉了揉耳朵,决定把他们这些故意打趣的全都揉出耳朵,对着萧元青提出了新问题,“我们家的铺子呢”
不是说家里还剩下最后一个小铺面萧景曜正想趁这个机会去看一看。
萧元青神色一滞,想到了被自己败出去了那两间好铺面,情绪瞬间就低落了下来。
萧景曜见状,故作不知萧元青丰富的内心情绪,而是伸手把萧元青的嘴角往上扯,认真点头道“爹笑起来最好看”
“乖儿子”萧元青感动得差点落下来泪来,一旁的刘慎行等人看得心里
刘慎行扯了扯嘴角,想着自家那个只会憨吃憨睡,学啥啥不懂,吃啥啥没够的儿子,顿觉心塞,十分诚实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你更有可能得到的是一个只知道吃吃睡睡的小猪儿子。”
见余子升的脸色耷拉下来,刘慎行还继续补了一刀,“哦,模样肯定也比不得曜儿。”
也不看看他爹长什么样,咱们能不能对自己的样貌有点清醒的认识
余子升晃了晃脑袋,只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被鬼摸了头,不然怎么会产生想要成亲的想法。他可是打定主意当一辈子逍遥闲人的人,怎么可能想成亲
萧元青被萧景曜安慰了一通,顿时把心里那点小伤感扔出了脑海。人要懂得知足,也要学会给自己找个对照的对象。像他,就找了他爹当对照的对象,一想到他爹败光的那些家业,萧元青瞬间就觉得自己是个商业天才,立即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抱着萧景曜往空中一抛,又稳稳接住,高高兴兴道“行,既然你想看,爹就带你去看咱们家的店铺。反正咱们家就剩这么点家业了,你就算是想和爹一样当个败家子,也当不了。”
萧景曜无奈,“我真的不会当败家子,”
“对对对,谁让你没赶上好时候呢,想当败家子都当不成。瞧我这记性,都忘了我们曜儿可是抓了印章的,将来考个状元当大官”萧元青嘀嘀咕咕,脚下却不停,抱着萧景曜往自家的小店铺而去,顺道又买了碗滴酥鲍螺投喂萧景曜。
萧景曜捧过碗一看,惊讶地
萧景曜吃着点心,心下对这个时代的商业水平有了新的认知。
一个普通的小县城都能有这样繁华兴隆的商业,哪怕萧元青他们说这是过年才能有的热闹场景,萧景曜也觉得大齐的商业水平,比一般人脑海里的封建社会时代刻板的小农经济,要
商业
萧景曜觉得自己又可以了,前途十分光明。然而等到萧元青抱着他一路走到街尾,带着他来到一个冷冷清清的小店面门口告诉他这就是家里剩下的唯一一个小店铺时,萧景曜也不由陷入了沉默。
讲道理,今天这么热闹的日子,南川县几乎家家户户都出来消费了,这家店是怎么做到一个客人都没有的请牢记